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1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一场游戏一场梦 文/角绿
 2008-5-31 10:49:4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5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天马上就要黑了。
我抬头望了望天边最后一丝晚霞,从随身包里拿出一个折成四四方方的厚布墩,将它拆开来,架上架子,顷刻间就成为一顶帐篷。从厚布墩到帐篷,一分钟搞定,换成现实中肯定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但这是游戏,网络游戏,所以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的帐篷看上去很旧了,而且很小。我先是在标价上写了一万的字样,想了想后,还是把牌子上的数字改成了八千。最后我在帐篷门口点了一盏油灯,而做完这一切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轻轻吁一口气,在帐篷门口坐下,等。
最先过来的是几个年轻男女,男人们穿着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银盔甲,显得英气勃发;两个女孩则是法师和弓箭手的装扮,漂亮的眼睛在黑夜里似乎都能反光。看起来,这是一支练级队伍,应当是才从奥米鲁斯山结束练级后过来的。虽然仍有不少人选择晚上升级练功,但更多的人则把时间安排在了白天。这也是为什么私人旅店在这个世界里始终有市场的原因。
我看着他们,静静不动,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站起身来迎接。他们不会是我的顾客。
我知道我看上去很寒碜,包括我的外表我的衣服还有我的帐篷,而且我的帐篷也招待不下这么多人。
当他们从我的面前走过时,我清楚看到两个女孩眼里的好奇。确实,这里离最近的补给站很近,那里就有旅馆,而且比我的帐篷贵不了多少,但温暖干净舒适。我却觉得没什么不同,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选择住旅店只是为了找个安全的地方下线,并不是真的想睡上一觉。
我对着这群人笑了笑,其中一个女孩儿露出更加惊奇的表情打量着我和我的帐篷,但所有人的脚步都没有停顿,我望着他们的背影,隐隐约约听见一个女性的低语:“把旅店开在这里,能赚到钱才有鬼……”
女孩的话让我知道我连这一笑都是多余的,于是我立刻垮下了脸。她说得一点没错。可没办法,我等级太低,能走到这里已经是极限,再过去就是野狼区,我可不想去给野狼当晚餐。
继那组练级队伍过去不久,又有一个看上去比我更穷但眼睛露着红光的男性玩家来到我的面前。他看了我帐篷前挂的价格牌后跟我讨价还价,虽然他拿的武器等级让我心生警惕,而他红色的眼睛更是Pker一族的最好证明,但我仍是坚决地摇了摇头。那人站了好一会儿没动,我以为自己又会被恶意PK了,但最终他还是走了。我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才看到又有人向我帐篷走了过来。于是我这才明白,这人才是让我逃过一死的救星。
怎么穷人越来越多了?这是我看清楚面前拿着长剑,一脸疲惫的年轻男子后冒出来的第一个疑惑。看上去他的装备已经很旧了,我想他换身新装备的迫切度就跟我得快些存够钱换顶新帐篷的迫切度一样。我死死盯着眼前这个连头发丝都透着疲惫的男人,心里打定了主意,就算他无意中救了我一次,但如果他付不出足够的钱来,仍是得给我滚蛋。
“八千吗……”他像是自言自语,然后盯着我的脸,一脸冷漠,“一次八千?”
我心想这不废话嘛。点点头,“一次八千。”
“我给你七万,住十次。”
我立刻睁大了眼。这种客人我倒是首次遇见,老实说一次赚到七万的机会并不多,而且我的帐篷也空了好几个晚上了。
我已经心动,脸上却仍是吃了大亏的样子,“八千一次已经很优惠了……”
他拿疲惫的眼睛扫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转过身去。
我急了,赶忙站起来,“哎你别走啊,七万五,我们各退一步,成不?”
……
“行行行,七万就七万吧!”我看那人走得飞快,只能痛心疾首地松了口。
就在我“吧”字出口的同时,男子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我发誓我没有看错,他转过头来的时候,嘴角确实翘了一翘。

油灯从帐篷门口移到了帐篷里面,我的客人就着灯光扫了一眼帐篷里简陋的摆设,脸还是那样冷冷淡淡的表情,我也不以为意,反正他钱已经付了,如果他现在转身走人,那我是求之不得。
我指着三张床里最靠里的一张给他,“你睡那儿吧。”
他却不动,“你这里的储物柜呢?”
我又看了他一眼。他要存东西?也就是说这家伙并不像我以为的那样穷啰?
“在那里。”我指着旁边并不起眼的柜子,“使用一次二百五。”这柜子相当于临时的私人仓库,用的时候上密码就成,所以更多人把它戏称为保险箱。
我假装没看见他皱眉的样子。确实,很多私人旅店为了招揽熟客,通常都把储物柜的使用价格设定为零。但我这帐篷,已经两个月没回头客了,能宰一回算一回。
他使用储物柜的时候,我本想站在旁边看看的,但被他冷冷的目光一扫,就只能摸着鼻子走开了。
当我转到帐篷外又转进来后,风尘男子已经一动不动地坐在了床上。我知道,他下线了。

一连几天,我的帐篷里都只接待了这一位客人。虽然只有几天的接触,而这位又是个不爱答理人的,我却也看出他是一个练级狂——第二天他回来时装备是新的,而且等级比头天更高,第三天便又旧了,第四天则旧得厉害。这是因为玩命儿的升级所造成的直接结果。
结论是:就算这家伙不是富翁,但也绝对不是穷鬼。
我竟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后来我也摸清他行动的一定规律,反正天不黑之前他是不会回来的,所以白天的时候我也收了帐篷,在附近打野狼。我自己也该升升级了。
本来一切也挺顺利,杀死那匹落单的孤狼后,我的等级已经提升了,而且终于能够施展大面积攻击的法术来杀怪,还能开启自动吃药。40级和41级的差别就是如此巨大,说是“成年”的标志也不为过,所以我挺兴奋的,计算了剩下的药还能支撑的时间后,就埋头狂杀。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我遇见了野狼王。
我此刻的等级杀杀狼喽啰还行,杀BOSS是万万不够水平的,而且我的药也所剩无几。我立刻转身就逃,却没一会儿就被狼王追上。我红了眼,只能苦撑。就在我以为自己这次非挂不可的时候,我看见一个人远远走了过来,而且是熟人。
就是那个理应在天黑之后才会回来,我必须得马上回去为其支开帐篷,点上油灯接待的人。
分神的刹那,我的后背又挨了一记,令我不得不拉回全部精神对付眼前的恶狼。被狼王扑倒在地的同时,我使了个同归于尽的招数,虽然可以拉狼王垫背,死亡却是既定的事实——
我随身的小刀已插进了狼王的喉咙,而狼王的利齿已咬上了我的脖子,我闭了眼,却没感到被撕裂的痛楚。
再次睁眼,一只手伸到我面前帮我推开了狼头。我看见了我的客人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他只看了我一眼,然后立刻对此刻才跟上来的狼群喽啰展开攻击。实力果然很可怕。我得出结论。然而没等我有更多的机会看他比我高了不下三个档次的华丽法术,已被他拉起身就跑。
一边跑的时候,我还一边在想,他又救了我一次。

支起帐篷之后,我点亮了油灯。天刚好黑透。
进了帐篷,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以后再用储物柜我不收你钱了。”
他愣了一下,弯起嘴角笑了,很淡的一笑,却看得我连连眨眼。
我以为他根本连笑都不会呢。
“原来你的等级真的很低。”他说。
是什么原因让他以为我等级高?我无语地望着他。虽然我平时只穿了普通的衣服没穿装备,他无法从装备上猜我的等级,可是这误解也太没有来由了。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一连救了我两次,不问问恩人的名字似乎说不过去。
“……罗恩。”我猜他并不想回答的。
我一脸严肃地告诉他:“我叫卫斯理。”
他呆了一下。
我耸了耸肩。他的反应很正常,我的这个名字确实更适合男生用,虽然我是女生。
这次罗恩用储物柜的时候,没有再拿冷冷的眼光扫我,于是我也很心安理得地赖着不走。帐篷外风那么大,坐门口等客人上门是不得已,否则谁愿意出去吹风?
罗恩打算往柜子里放的并不是金币,而是一把剑,繁复的花纹,剑柄处是一颗很大的绿宝石,我屏住了呼吸,叫出来:“等等!”
罗恩愣了一下,我趁机从他手里抢过剑,入手沁冷,光是用手感觉,都能察觉出这把剑的好来。
我没来得及细看,罗恩已经以我无法反抗的速度和力道将剑夺了回去,盯着我的目光甚至是敌视的。
我耸耸肩,“放心,我可不敢打你这把剑的主意。”除非我真的希望救我的恩人立刻成为杀我的凶手。
罗恩收回了目光,将剑放入柜中,上锁。
“你没法儿用这把剑的。”我说的是实话,他救我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他的基本属性应当是火,法术也是火性,而这把剑的属性明显是水,拿着属性相克的武器,本事再大的人也发挥不了能力。
没人理会我。
我发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这把剑你是从哪儿得来的?”如果我没记错,在排行榜上位居第三的这把剑,本应在九茵城城主的手里。
“买的?”我猜测。不对,他好像还没那么有钱。
“偷的?”但这可能性太小。他不是盗贼。

“……抢的。”罗恩淡淡回答,走到他自己的床边,坐下。
我瞠目结舌。从九茵城城主手里?从等级在200级以上的高手手里?
我再次打量我的救命恩人。我眼光什么时候退步到如此地方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有眼不识泰山。
憋着气半天,我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费老大力气抢来一把用不着的剑,吃饱了撑的。”
罗恩的目光剑一般射过来,我赶紧扯出笑脸。
“这把剑,不该落在那样的小人手里。”罗恩淡淡道。说完以后,他闭上眼,再没有动。
我看着他,有点明白又有点糊涂地点点头,才回过神他已经下线,看不见了。
坐到另一张床上后,我看了储物柜一眼,不禁想到宝剑的原主人九茵城城主。
罗恩说他是小人。这其实没什么道理,虽然现任城主是用不太光明的手段从上一任城主手里抢过了城主之位。
要怪的话,也该怪上任城主没有当领袖的能力,不然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撵下城主之位,最后销声匿迹了呢?
还连心爱之物都落在现任城主手上,实在是失败之极。
说起来,罗恩今天抢来的这把名为“莱茵”的宝剑的第一个主人,正是那个笨蛋城主呢。传言是删号自杀了,如果我是那样的笨蛋,被骗了宝剑,被骗了信任,恐怕也会羞愤得自杀。
——冰里兰
与我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并成为游戏里的传奇的神秘女子。
但那又怎么样呢?一年之后的今天,我们称她为“上任城主”,一年之后,恐怕也再没有人记得她了吧。

接下来的几日,我跟罗恩之间的对话终于由十问一答变成了三问一答。这是好现象,可惜的是,我的房客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他是救过我,可是他也只付了我十日的房钱。
罗恩从储物柜取出莱茵剑的时候,我承认我确实不该露出贪婪的表情,但我确实很喜欢这把剑。
我跟罗恩打商量:“把这把剑让给我吧?”要是价格合适的话,我真打算买下来,而帐篷可以迟点再换。
罗恩连头都懒得摇,他只是瞪了我一眼。
“要不我的帐篷今后都让你免费住得了?”我提议,很诚恳的。买帐篷也是需要一大笔钱的啊,关键是维护……虽然我从没维护过我的帐篷。
罗恩瞪我都懒得瞪了,他直接走人。
我却还不肯放弃机会,一路跟了他上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让他点头将剑卖给我。
他先是去了补给站,我有些急了,接下来他肯定是去练级,那些地方我是没法儿再跟的,只能望而生畏。
罗恩买了药水和其他必需品,往补给站外走,我喋喋不休地跟在他身后,罗恩却突然停步,我一没注意,直接撞到了他的背上。
罗恩的背绷得很紧,我从他的身后露出半个头看,然后连我都绷直了背。
穿着闪闪发光的银色盔甲的战士,高傲地昂着头用冰冷的目光盯着罗恩,英俊的脸孔就像是太阳神阿波罗下凡,那神气却是嘲讽的,看罗恩的表情就像看一个低等动物。
九茵城城主。
原来还是找来了。
我有些担心地看了罗恩一眼,正打算退到一旁,罗恩却将莱茵剑递到我手上,“我缠住他的时候,你拿着剑跑。”
他这个时候突然表现出的信任让我有些惊讶,九茵城城主却还是嘲讽地盯着他的对手,并不将我看在眼里。是的,他既然敢一个人找上罗恩,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
我收起惊讶的神色,接过剑,退到一旁。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而场上两个人的表情却越来越凝重。
他们没让人等太久,几乎是所有人眼前一花,两个人便缠斗在一起了。我握着剑,微微地皱起了眉。PK的时候人们几乎都是选择近身技,而不是大规模使用法术,但是我知道九茵城城主在这一点上绝对和普通人不一样——
“罗恩,小心!”
在我喊出来的同时,罗恩被一个高等级的近身攻击法术击中,其实这种法术的杀伤力并不强,但它最关键的作用却是“麻痹”。罗恩抵挡的动作立刻变僵,他敌人手上的利器眼见就要穿透他的胸口,我想也不想,举起莱茵剑,施展了我想到的第一个法术。
绿色的光束将九茵城城主击退一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震惊地向我望来。
这次,我选择了走上前去。
“你、你怎么能使用这把剑?”罗恩的语音都变了调。没错,在游戏里这剑只认一个主人,虽然知道这一点的人并不多。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向城主脸上。
震惊过后,他的目光很是复杂。他认出了我。是的,就算我再狼狈,再寒碜,他认不出我也只会是一时。
“原来他抢这把剑,是为了你……”他的声音很低,像是叹息。
我沉默地望着他。
他又望着罗恩,“没有人能够杀我一次而不被我报复,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他就走了,没有再回头。很骄傲,永远那么骄傲的样子。还跟以前一样。
可是时光仍然带走了许多东西,包括我自己都以为永远不可能会舍弃的仇恨。
有些怅然地收回目光,我回身面对罗恩。
罗恩看我的眼光已带着不可置信,但他仍然问:“你……到底是谁?”
想来他也猜到几分了,只是还是不愿意相信贪财市侩连野狼都打不过的我会是他心里想的那个人。
我撇了撇嘴角。
虽然很不舍,可是这剑确实是他“暂借”给我的。我拉起罗恩的手,将剑塞到他手里。
他的麻痹仍然没过,连脚步都迈不动的样子实在让人不忍。
我看了看四周,看热闹的人已渐渐散去,而且别人不会知道罗恩中的其实是“麻痹”。莱茵还给他应当还是蛮安全的。
“……你先别走……”
我反而加快了脚步。
开玩笑,算着时间麻痹就要过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确实有些不舍哪……
已经远远跑开后,我望着身后早已看不见的方向,轻轻叹了口气。
不想解释,我到底是什么人。
不想解释,我跟九茵城城主的恩怨。
被杀了上百次而掉到如今这个等级,成为守着帐篷过活的普通人物。
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就算被狼咬也不会求救的人……我早已不是曾经的我。
让传奇永远成为传奇。
让早已消失的过去,永远埋进尘烟,成为记忆。
就算有不舍,就算我已发现,让我不舍的不仅仅是莱茵。

天马上就要黑了。
风呼啦啦地吹,我支起帐篷,油灯在风中依然燃烧旺盛,虽然在现实中这很不可思议。
我回头看了我的帐篷一眼,它已经旧得不能再旧了。
我有些愁眉苦脸。
一套100级的转职装备不比一顶新帐篷便宜多少,也许我可以再忍忍,不转职也没关系,帐篷却必须得买新的了。
幸好随着我等级的提高,可以带着我的帐篷去更多地方,离补给站远一点,出租的价格就可以更高一点。
这种时候我难免会想起那些曾经当过我冤大头的人,如果这时候还有人提出租我的帐篷十天半个月,我会在梦里笑醒。
风太大了——我忍不住起身,提着灯油打算回帐篷。这附近也有几座帐篷,就算有客人选择我这座的机会也很小。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巧了,我才转身,就有人远远地问:“一万元一次?”
我乐了。可不是,别家都是一万二,就我这家定的一万。
“是啊是啊,一万元……”我心里感激老天开恩,总算让我没白吹这么久的冷风。提着油灯转身,笑容却慢慢变成惊讶。
来人一脸的疲惫,仿佛永远没休息够似的。
他的表情也先是惊讶,然后嘴角似弯非弯,看得我直皱眉。
“不是八千吗?”他问得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看了他很久。怎么这世界总是这么小呢?
“没办法,物价飞涨。”我故作平静。
他看着我,慢慢取出一把剑,递到我面前,“要不,我用这个租你帐篷的永久使用权。”
就这破帐篷?我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帐篷,想了半天,咧开了嘴。
“成交。”我握住剑。
怎么算都是我赚了。
结果,那看似做了赔本生意的人却握住了我的手。然后再没有松开。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好看 - 2008-9-23 19:38:21 - 珍
-----------------------------------------------------
总是喜欢这些优美的文字,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18, 共 1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