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1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海恋月心 文/笑晨曦
 2008-5-31 10:50:2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71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one
“世事如沙,破红尘。”
夕阳的光柔和洒在碧绿的湖泊上,微风拂过平静的湖面泛起片片绿波,阳光的影子随波而动闪闪发亮。
海天俯头望着眼前宁静的一切,嘴角浮现浅浅笑意。从出生开始他便是罗兰万中选一的神司,后又凭着他对幻术的天赋,手握军政大权成为罗兰的大祭司……当大片疆土成为他掌心的棋子,当国王都畏惧他九分,他实在想不到这世间还有何事值得他动心?
也许,前任祭司算错了——“静可触心,动可勾魂”不过是句虚无的预言?他想不透此生还有什么他如此牵挂的东西?又何谈成为他命中最大的劫数?
“哎哟!”坠地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海天一惊不由转身,只见一个满身擦伤的小女孩含着泪望着他。
好亮的眸子,比天上的星辰还美百倍!“咚——”海天不禁觉得灵魂中的弦被狠狠地拨动一下,整个心魂被女孩朦胧的双瞳夺了去。
“不哭!”他不由自主上前,蹲在女孩身旁。白色的柔光从他掌心升起,透过女孩的手掌向女孩全身蔓延开……不一会儿小女孩身上的擦伤便消失了。
“好神奇!”小女孩惊异地看着完好无损的肌肤,高兴地抬起头,露出大大的笑容,“大哥哥,我叫月。谢谢你帮我疗伤!”

月!他不禁在心底默默念叨,甜甜的暖流快速充盈空荡荡的心房。那刻他才发现他不是看透红尘,只是属于他的尘事未到。
“叫我海天。”他低低出声。
“海天,你帮我取下树上的风筝好吗?”女孩笑着,笑得如同湖水般清澈。
月的笑容点燃了他的微笑,他冲着月点点头,冲着悬在树上淡白的风筝动动衣袖……一阵金光凭空而显,透过树梢将风筝带到他的手中。
“好厉害!”女孩敬佩地望着海天。他的眼瞳蓝得就像是头顶的蓝天,暖得就像是春日里的清风……看着他的眼睛她就觉得好亲切,好舒服!她继续笑着,笑得更甜。
好美的笑容!他微颤地将风筝递给女孩,恍然觉得努力多年的幻术不过是为了博得月的翩然一笑。
为了增加与女孩相处的时间,向来高傲的他静静看着女孩的笑颜,在温暖的夕阳下开始讲述宫外的奇谈,还有那些让人扰心的国家大事……他本以为这样沉闷的话题会让小女孩厌倦,可没想到当他讲到罗兰百姓生活的时候,小女孩居然指着天空豪言壮志地大笑:“我若当王,必定废除父皇所有苛政!”
这刻女孩眼中兴奋的瞳光,紧紧揪住海天狂跳的心脏。他深深吸了口气,只要女孩那双美丽的眸子能一直望着他,永远只望着他,他愿意达成她一切心愿……

two
金碧辉煌的大殿两旁站满了贺寿的群臣,虽然当今的罗兰王“好渔色,轻政事”,但在罗兰千年历史的支撑下,罗兰依然是这块大陆最富裕的王国。
看着来往的宾客,穿着红色小褂的月拖着照顾她的阿嬷躲在大殿最阴暗的角落。她是罗兰王与宫女一夜下的产物,她知道她所谓的父皇从未正眼看过她,她知道她在宫中不过是挂公主头衔的杂役,她也知道这场寿宴没有人期待她的出现……
伤心的时刻,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她不禁想到那个为她取下风筝,逗她发笑的海天。海天是从她出生以来,除了阿嬷唯一关心她的人。想到海天那双宛如蓝天的眸子,她不由幻想——如果他也在这宴会上,那她就不会如此孤独了。
就在此刻,穿着金丝滚边白色大祭司袍的海天,在大量祭司和贵族的簇拥下,面无波澜地踏入大殿。
海天!在月看见海天那刻,海天也看见了她。看着被阿嬷拽住前进步伐的月,他笑了笑,然后快步走到罗兰王身后的纱幕中。
只需要再等待片刻,他便可以让月暂时离开这苦闷的皇宫,便将月永远留在他的身边。想到这,他在纱幕后笑得更加开心。
讨厌的海天,到了这里却只冲她笑笑,假装不认识她!不就是大祭司吗?有什么了不起!伤心在她灵魂中蔓延,月冲着纱幕做出鬼脸。
她生气了!看着月高高嘟起的小嘴,他的心沉了又沉。在群臣向罗兰王贺寿完后,海天快速从纱幕中走出,草草向罗兰王赐福,不在乎旁人惊叹的目光,迫不及待走下高高在上的金色阶梯来到月的身边。
“从今天开始,月公主便是神殿中最尊贵的神女!”在月尚未能回神之际,他已将她抱在怀中,骄傲地向所有人宣布。
顷刻大殿中响起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想问为什么。但所有人都不敢开口,在这座宫殿中,海天代表着神,神做事是不需要原因的。
“海天?”月惊讶开口。幼小的她尚未能完全理解,海天的话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不过她听懂了一点,她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苦闷的皇宫。因此,她笑了,笑得很开心!
海天爱怜地抚过月乌黑的长发……从这刻开始他未来的一切仅属于月,而月的一切也只属于他。他会静静地等待她长大,会将世间所有荣誉献给她,会亲手将她捧上皇位。


three
时光荏苒,在纯净的神殿中月学会君王应该具备一切知识。在海天精心安排下,无人不知在神宫的深处住着一位如同蔷薇般的公主,她有双慈悲的瞳子和高超的白魔法。
同时在海天的纵容下,原本就难以克制自己欲望的罗兰王,更加放纵自己施行苛政和重赋,在为自己打造的精美宫殿中慢慢腐朽。
“海天!”黝黑的长发在风中飘扬,因奔跑而越发红润的双颊就像苹果般诱人。
“月!”沉冷的海天露出淡柔的笑容,紧紧抱住向他奔来的月。
“海天,我治疗术的光从黄色变成白色了!”月骄傲地昂起头,长长的睫毛下满是欣喜,“你说过当我修炼到高级治疗师程度的时候,就会答应我一个请求哦!”
“我的月,好厉害!”海天抚过月顺滑的长发,十六岁少女的清香让他心动。他早对除了月以外的罗兰王族下了密咒,在两天前月最后的姐姐已死于天花后,月已成为罗兰王最后的继承人……
想到月当年的梦想,海天又笑了笑,“你有什么愿望我都会满足你。”是时候将江山交给月的时候了,登基大典和婚礼同时进行一定会非常热闹。
“我知道海天最好!”月毫无忌讳牢牢搂住海天,露出纯美的笑容,“那么就让我离开神殿体验一下平民的生活吧!”
笑容在空中顷刻凝固,他怎能让纯净的月接触那个肮脏的人世,怎能让月远离他的视野?“下次,下次我带你出去。”这是他最后的让步。
“海天欺骗我!”每次当她提到离开神殿,海天便会找寻借口回绝她。没错海天给了她所有的梦,可是海天却禁锢了她的自由。若可以选择她宁可待在皇宫最丑陋的角落,至少那时的她还可以坐在高高的树上眺望宫墙外的自由。
“月,我是为你好……”看着月眼中盈盈的泪花,他不知道如何告诉月他心中那份担忧和爱恋。
“我不是金丝雀!”她第一次向海天大吼,眼泪在眼眶中翻滚。
“月!”他心慌得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她昂起头就像第一次遇见海天那时一样,倔犟忍住眼眶中即将下落的眼泪。她知道海天给了她太多的东西,可是那些东西对她来说太沉,会让她窒息。她抱歉地望着海天,然后咬着下唇扭转脑袋,提起裙摆迈开脚步用力逃离。
这一次她一定要离开这里,远远离开这个金色的牢笼。十六年,这段时间对她来说实在太漫长……


four
神殿外是密密的魔幻森林,在这里生存着大量凶狠的魔狼,他们守护着神殿,抵御着外来者。
刚翻墙离开神殿,面对这片古老的森林那刻,月害怕得想大叫海天。可是看着身后那堵高墙的时候她忍住了,她宁可做一只勇敢的鸽子,也不要继续成为林中鸟。对于海天她只能默默道出千万个抱歉。
她会回来的,会回来报答海天曾经给予过她的一切。当她在民间玩够后她就会回来,回来完成海天所有梦想,成为海天的妻子,即使那时她依然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森林很宽广,一路上她虽未瞧见魔狼的身影,但是这些遮天盖日的古树逼得她心慌。只要穿过这片树林,她便能看见海天口中繁华的帝都!她牢牢握住胸前那把带有符咒的短剑自我安慰。
“嗷——”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吼叫,一只通体纯白的魔狼出现在她面前。
狼王!她脑袋轰隆乱成一团。遇见魔狼之王,这意味着她即将面对森林中最强悍的魔狼群。海天!那刻她害怕得想叫,可她叫不出来,只能颤抖地握着短剑。
在狼王的咆哮下,一群目露凶光的魔狼快速将她包围。如果她学习的不仅仅是治疗术那该多好?在想念海天的同时,不知为何她对于那个将她捧在掌心长大,将她推至皇权顶端的男人,竟萌生点点埋怨。
不!人应该知足。就如阿嬷一直提醒她那样,若不是海天她永远不可能成为罗兰最高贵的神女。对于海天,她可以爱,可以感激,但是决不可埋怨。
她紧紧握着手中的短剑,鼓足勇气盯着眼前的狼王。唯有这刻,她依然觉得自己是罗兰宫中最坚韧的杂草,不是养在皇家花园中失去尖刺的蔷薇。
“嗷——”狼王又是一声吼叫,随后张开尖锐的爪子向月扑来。
别了,海天!月挥动着手中短剑,瞪大眼向狼王刺去。
“啷!”就在狼王的利爪挥向她的颈项那刻,一道黑光闪过,击中狼王向月挥来的爪子。
黑色!在那道黑色身影持剑出现在她面前时,她被他比黑曜石更耀眼的黑瞳吸引住了。那双眼瞳没有海天那样温暖,却有着让人惊心的寂寞。
黑衣人瞟了她一眼,转身紧握着手中载满黑色魔法的利剑,向受伤的狼王挥去。
“嗷——”狼王后退一步,愤怒地冲着黑衣人吼叫着。那刻狼王身后的狼群疯狂向黑衣人袭去。
面对凶狠的狼群,他快速使用魔法将手中利剑幻化为无数黑色的剑锋,有条不紊地向那群魔狼脑袋砍去。
面对伤亡惨重的狼群,狼王怒嚎着。森林中的魔狼无休止地向这里聚集,他们不畏生死在狼王的指挥下不顾一切地向黑衣人扑去。
“嗷——”见黑衣人攻击放缓,狼王又是一声嚎叫,四周的魔狼快速退到狼王身后。
狼王鼓着灰色的眼瞳阴冷盯着黑衣人,“嗷——”又是一声嚎,全身皮毛竖立的狼王,刹那幻化成千万道分身,整齐地挥动着尖锐的利爪向黑衣人袭去。
黑衣人微微一怔,随后更快地挥动着手中的魔剑。可是任凭剑锋如何锐利,划掉的不过是一道道幻影,而幻影对他造成的伤害却是真真切切。
看着黑衣人身上越来越多的鲜血,月不由为他捏了把冷汗。狼王的千幻术,是世界上最阴冷的魔法之一。
狼王用生命启动魔法,不是它杀死敌人,就是它被对方找出本体杀死!想到不久的将来,黑衣人会满身是血倒在狼群中,月不由全身一颤。她不想他死,要帮他!
她记得海天说过,只要她静心,用魔力构成真神之眼,她就能看透世界上所有幻术。月集中精力,缓缓闭上眼……渐渐整片森林映现在她脑海中,然后是大量的魔狼群,还有数不清的狼王幻影。
接着她低低吟唱着古老的法咒。一只、两只、三只……狼王的幻影逐渐从她冥想的世界中消失。她看见了!磨动着利齿准备从后偷袭黑衣人便是真正的狼王。
“小心,身后!”她睁眼呼唤。
见阴谋揭穿,狼王狡猾地偏移身体,恶狠狠转向月扑来。完蛋了!无路可退的月,只能握着短剑呆看着狼王。
就在此刻,黑衣人快速转身用身体拦住狼王前进的身躯。“刷!”狼王的利爪刺入他的胸膛,就在鲜血崩出那刻,他黑眸一亮,砍断狼王的头颅。
狼王一死,四周的魔狼顿时失去了进攻的动力。它们畏惧地看了黑衣人一眼,耷着脑袋快速消失在森林中。
“我帮你。”看着满身是血的黑衣人,月焦急上前扶住他。
黑衣人不吭声,咬牙拔出深刺入体中的狼王爪子,然后弯下身用手中利剑掏出藏在狼王脑袋中白色的魔晶。
然后他甩开月的手,冷凝吐出:“滚!”接着,他紧紧握着狼王魔晶,步伐飘浮蹒跚离开。可是不待他走出十步,因失血过多,身子一偏倒在了地上。
她帮他,就算他拒绝她也要帮他!月跪在他身边紧紧握着他的手,默默念出高阶治疗术。白色的亮光缓缓在林中聚集,渐渐将他们包裹,被狼王刺中的伤口慢慢停止流血,开始愈合……一滴泪顺着她的眼角落下,看着停止流血的黑衣人,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有用。


five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看见一大片透蓝的天空,听见安宁的流水声。当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的时候,他看见对着溪流梳理一头宛如绸缎黑发的月。宁静!面对眼前的一切,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安详。
“你醒了!”转身看着安静坐在草地上的黑衣人,月笑着起身迎了过去。
“嗯。”他点点头。
“对了,我叫月,你叫什么?”她大方伸出手,期待着对方能像她第一次遇见海天那样接纳她。
他不回答,只是急忙寻找费尽心力得来的狼王魔晶,“魔晶呢?”他的双瞳布满噬血的光亮。
月全身一颤,后退一步。他不欢迎她!心头一揪,点点泪花袭上眼眶。她低头从衣袋中掏出在阳光下发着白色亮光的魔晶,“我……我只想在你醒来前暂时保管。我知道你不喜欢陌生人待在身边,既然你没事……我……我走了。”将魔晶放在对方手中,她紧紧咬着下唇转身离开。
就像阿嬷说的,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海天那样待她。她还是回去吧!在神殿中虽然会失去自由,但是至少没有吓人的魔狼,至少有海天会不顾一切宠爱她……
他误会她了!就算她来路不明,但至少她本性善良。如果不是她,他即使能得到狼王魔晶,也必定早死在那个恐怖的森林中了。
“大家叫我炎。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随我一起离开。”他不舍。在看见那双漂亮的眸子布满泪水那刻,毫无波澜的心房涌现从没有过的心疼。
她不需要他的施舍!她准备拒绝对方的提议。可当她回头撞上他黝黑眸子那刻,她单纯的心不由重重一震,改变了主意……
她不想让他的眸子像她的灵魂这般孤独,更何况她想要再看看外面的世界。“好!”她冲着她笑了。

 
six 
从炎在集市需花千金才能买的血马,她隐约地知道炎并非只是她想象中的落魄游侠。因为好奇,路上她不止一次询问炎的来历。
炎不吭声,总是瞥她一眼然后继续走着。若是被她惹烦了,炎会恶狠狠地瞪着她赶她走。她则低头不语,委屈地跟在他身后。彼此沉默半天,若她依然不开口,炎就会出声开始安排食宿问题……渐渐从这怪异男子的身上,她由衷感到一股暖意,比海天更真实的暖意。
“炎,你为什么拼命取得狼王魔核?”坐在血马上,缓步走在山间小路上,月再度无聊出声。
炎不语,恶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扯扯缰绳骑着血马将月甩得远远的。
甩她?连罗兰最高贵的男人——海天,都不敢如此对她!月嘟起小嘴,挥动马鞭快速向炎追去。
可惜她身下的坐骑,速度始终赶不上炎。遥遥望着炎的背影,她咬咬牙,开始咒骂对方的小气!
其实离开魔幻森林后,她早可以与他分道扬镳。只是不知道为何,当她看见炎那双与她同样寂寞的眼眸时她选择留下,她想要待在他的身边看看他的世界。
“等等我!”看着炎快要从她视野中消失的身影,她连忙出声呼唤。与往常不同,这一次炎居然真放缓了血马前行的步伐,在远处等她。
不一会儿,她便追了上去。当她指着炎的鼻头,正准备发泄不满的时候,突然她听见“嗖”的一声,身下的马蹄一软倒了下去。
啊!她来不及出声,强有力的手臂便搂上她的腰,将她拉上另一匹血马。
“把狼王魔核交出来!”她还来不及在他怀中害羞,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严厉的吼叫声响透了整个山林,上百个黑衣人快速窜出树丛。
“抱紧我!”炎一只手将她搂在怀中,另一只手紧握着利剑,冷冷望着将他们重重包围的黑衣人,“做梦!”
一场残酷的杀戮开始了,黑衣人不断向炎飞来,挥动着隐隐含着蓝光的兵刃。在确定月牢牢待在他怀中后,炎开始挥动着手中利剑,坚决不让黑衣人靠近他们半分。
听着在他们四周响起的惨叫,感觉那一股股溅在身上的热血,月害怕得紧紧将脑袋埋入炎的怀中。那刻她听见炎强有力的心跳,真实感受到他火热的体温……她坚信着炎是个英雄,像海天那样的大英雄。
“哼——”突然他们身下的血马被人在身后刺了一刀,血马受惊仰头一啸。
就在此刻炎抱着月飞上树梢,阴冷地注视着树下那群目露凶光的黑衣人。
 “炎!”月害怕出声,眸光不由瞟向倒在地上的马匹。
死了!刚才还骑在身下的血马,居然留着黑血死了。再看看黑衣人手中泛着蓝光的利器,月又颤了一下。
“别怕!”炎在她耳边轻语。
“嗖——”在炎分神之际,忽然一道利箭破空而现,冲向炎的后背。
小心!声音还来不及出口,月想也不想地扑向炎的后背。
炎微微一惊,在毒箭即将接触月的肌肤那刻,他慌张将月再度搂入怀中。
“当!”黑色的剑光和毒箭相撞,可惜力道不够,虽然能改变毒箭的方向,但毒箭依然稳稳射入他的手臂。
“炎!”看着立刻涌出的乌血,月呼吸一紧,颤抖地拔出毒箭,含泪要为炎疗伤。
炎握着她即将施展魔法的手,笑了,“没事,我会保护你!”
在月迷惑的目光下,他一手遮住月的双目,一手握着剑,飞下树梢,然后……又是一阵杀戮。
当月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除了满身是血、一脸乌黑的炎,就只剩下满地的死尸。
“没事,一切都结束了。”向来不笑的炎,无力握着她的手又笑了,接着他双脚一软倒了下去。
“炎!”眼泪顿时涌出,她跪在他的身边,施展魔法开始为他疗伤。看着炎唇边的淡笑,她知道此生无论他有着怎样的身份,她都离不开他。

seven
离开被伏击的山林后,他们继续南下。再次共经生死后,炎不再像往常那样冷漠。在月努力的挖掘下,她终于知道炎拼命得到和保护狼王魔晶,是为了救身中奇毒朋友的性命。
一路相伴下,她渐渐对身边口中不语、举止却对她关爱备至的男人,产生了仰慕。这样的仰慕比她对海天的崇拜来得更真切,因为她真实地感受过炎的心跳,看见过他炽热的鲜血,听见过他朴实的安慰……慢慢她明白这种仰慕,就是阿嬷口中的爱情!
在偷偷喜欢炎的同时,她也日益感觉到他也喜欢她。要不他不会在山林遇袭的时候,用身体拦住毒箭;不会因为她夜间发烧,而抱着她全城找医生;更不会因为她脚底被磨破,默不作声将她背在身上……
他们应当相守!那种用一辈子去报答海天恩情的信念,在这刻变成用一辈子等待炎的爱语。
只是她将一切想得太简单,当海天冷着一张脸出现在他们眼前那刻,她才知道她和炎彼此能拥有的不过是短短一个月。
在海天带着军队拦截他们那夜,她落下从未在海天面前流出的泪水,她跪在海天面前哭着恳求他的成全。
“罗兰王暴毙了!”海天没有点头,反而用月是皇位唯一继承人的借口,抹杀掉了月想要的爱情。
她知道只要她咄咄相逼,海天会放她自由,可是她不忍心。不忍心为了爱情自私地抛下心碎的海天。
就像阿嬷说的,海天是个好人,是个改变她一生命运的大恩人。她可以不爱他,但是她必须用一辈子去偿还他对她的恩。
……
第二天,她红着眼站在海天的身边,依依不舍地和炎告别。那刻,那个沉默寡言的男子终于出声了。
炎向海天跪下,恳求海天将她交给他。他愿意用生命来爱护月一辈子!
“有本事到皇宫中来带走她!”海天看看一旁泪水婆娑的月,留下一句让所有人震惊的话语后,便紧紧握着月冰冷的手,领着军队离开。


eight
炎来了!在她登基的前一夜他穿着一身黑衣来到她的面前,他伸出手说要带走她。
“炎!”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刻没有责任,没有报恩,只有感动……她满脸是泪向炎递出右手。
久别的双手,如同久别的心,他们缓缓靠近彼此,然后握住彼此——永不分离。就在此刻,为月送宵夜的海天推门而入。
“啷!”他手中的瓷盘碎了一地。看着相拥在一起的炎和月,他的心更碎成一瓣一瓣。他想杀了他们!可他做不到,月在他心中的地位远远超过了一切。因此,他无法对月下手,也无法当着月的面,杀了月心爱的人。
三人沉默了好久,海天终于从牙缝中挤出:“月,明日你登基。你想像你父皇那样吗?”
不!“我若当王,必定废除父皇所有苛政!”她忘不了小时候的誓言,忘不了海天对她的恩情。
她抬头望着炎,在炎满眼期待的眼神中摇摇头,不舍和绝望地放开他的手,退回到海天身边。为了爱情放弃一切,她做不到!
“月——”炎深情的呼唤得不到回应,他狠狠甩甩衣袖,坚定开口,“我会回来,用天下来换她!”那刻他的眼瞳中满是很沉的黑,很坚定的黑……

nine
从离开炎后,月便没哭过和笑过,更没对海天说过半个字。但她很乖,很乖……安静地待在海天身边,听从海天一切安排,顺利登上皇位。
面对失去笑颜的月,海天除了心疼,还是心疼。为了博月一笑,他按照当初对月的许诺大赦天下,废除罗兰王在世时的一切苛捐杂税。
他以为当月在城墙上接受万民欢呼的时候,高高在上的权力和荣誉,会让月忘却虚无的爱情。可是月依然不笑,她仅仅按照海天的意愿,站在城楼上对百姓挥了挥手。
她没笑!眼中甚至没有一点点喜悦和兴奋。海天的心随着月一起破碎,但他依然不会放弃。他相信可以将月捧成女皇,也可以让她重新获得微笑。
为了让月开心,他召集了天下最杰出的艺人到皇宫中为月表演。可月就像具没有生命的玩偶,呆呆坐在皇位上。
不可以,她怎能如此对他!那夜满腔怒火的他捏碎了酒杯,驱动着魔法毁掉了整座宫殿。然后他颓废跪坐在月的身边紧紧握着她冰凉的手,呆了整整一夜……
……
第二天,他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紧紧握着月的手,将她带到他们曾经相遇的湖边。为了让她开心,他驱动魔法,让天空飞满了各式各样的风筝。
看着天空上的风筝,长久以来没有任何表情的月哭了。她看着海天,颤抖吐出:“何苦!”他对她的真心,她一直知道,只是她不爱他!
看着月脸上的泪,听着她冰冷的声音,海天笑了。她可以怨他,可以恨他,可以打他……但他就是无法接受她的不哭,不笑,不闹。
“我甘愿如此!”他将月紧紧搂在怀中,激动出声。他相信时间会淡忘一切,今天他看见月的眼泪,听见月的声音,明天他势必能看见她的笑容。
但事情并非他想象那样,第二天开始无论他想出什么方法来博月一笑……月依旧像没有表情的木偶那样。
一天、一个月、一年……他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许多夜里他无法控制的魔法,从而毁掉一座又一座宫殿。
可在月的面前,他依然微笑,他依然不愿放弃……只是他不知道,时间真的会淡忘一切吗?
终于有一天,他再次看见月落泪了。不过这一次月落泪的原因并非为了他,而是一张谋反的文书——炎,成为了叛军首领。
“炎,炎,炎……”月紧紧抱着奏折,一遍又一遍念叨着。她以为自己不哭,不笑,不闹……就可以慢慢忘记炎。可她错了!她对他的爱,对他的念,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浓,越来越深!
“为什么,为什么?”海天疯狂夺过月手中的奏折,用火魔法将它焚为灰烬,再用风魔法将灰烬在空中吹散。
他觉得他快疯了,快要被月逼疯了!他是那样的爱她,可是她却无法用万分之一的爱来回报他。
在将书房中所有家具化为粉末后,海天冷冷站在跪坐在地上哭泣的月的身边。既然月如此想念炎,那么他成全他们。他会让他们见面,不过代价却是百姓和江山!不知道他的月,是否像他这样,有足够的勇气去承担贵族的恨、百姓的怨呢?


ten
剥夺贵族特权,没收贵族财富,增加百姓税收,严厉一切刑法……海天就像疯子似的,假借月的名义快速颁布了一系列法令。
刚开始复苏的罗兰又开始动荡起来,以炎为首的叛军,变为百姓心中的义军。
从这刻开始,海天彻底将罗兰当成与月博弈的游戏。他不断将一张张对炎出兵的诏书放在月的面前,在月一次次拒绝中,他一次又一次杀掉征战的将军放弃防御。
一座城池,又一座城池……起兵以来炎简直如有神助,快速接近皇城。就在炎夺下大半个罗兰的时候,按捺不住的群臣终于集体死谏,握着刀剑跪在月的面前,恳求月出兵抗敌。
她怎能用剑直向心爱之人!月像以往那样流着泪拒绝。可当看着一个个朝廷重臣,诅咒着她的懦弱,将刀剑刺入胸膛,鲜血流满整个大殿的时候……她知道已无路可退。
“出兵吧!”她流着泪在圣旨上盖上玉玺。在群臣退去后,她决裂地望着海天,“我恨你!”但她偏偏却不能恨,因此她只能生气地扔掉手中玉玺。
看着碎了一地的玉玺,海天搂着月的肩膀疯狂笑了,“恨吧!无法得到你的爱,得到你的恨,也很好,很好!”
炎一定会摧毁一切阻拦他的事物,来到这个冰冷的宫中再度与月相遇。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拦下一切罪名,笑着将月交给他……然后他会死。不过那样月就可以不恨他,牢牢将他记在心中。


eveniev
罗兰残余的兵力已不足以抵抗义军的进攻,三个月后炎率领着军队攻陷了皇宫,那刻炎按照约定,扔下手中剑独自一人奔入大殿。
阳光照在月细腻的肌肤上,她穿着高贵的黄袍,手握权杖静默坐在皇位上,静静看着满身是血静静站在门口的炎……
他早就想好了,如果所有人都无法原谅月离开他之后的所作所为,那么他就放下一切带她离开。就算因此成为新朝的敌人,他也在所不惜!
“月!”他展开双臂,等待着月放下一切扑入他怀中。
他们相见,似乎总离不开鲜血!她颤抖起身,露出他们分别后第一个笑容,“炎!”
“月!”站在月身边的海天不由看呆了。神,他终于再次看见她的笑容了!看来他的决定是对的,用破碎的生命换来月的笑颜,很值得!
月向炎笑了,同时也向海天笑了。她握着海天的手,同海天一起缓缓向炎走去。整个江山因为她而破碎,是她赎罪的时候了。
在炎和海天呆讷望着月,想不透月此举的含义时,月已将海天的手放入了炎的掌心,“如果有来世,我愿将灵魂劈成两半!”月笑着,却又哭着。在她说话的同时,一股鲜血从她唇角滑落。
这两个男人,她都只能爱无法恨,她无法看着他们其中一人死在她面前,那么死的就只能是她。今早起床她便偷偷服下了剧毒,她愿意用她的生命承担祸乱天下的罪名,她愿意用她的死来让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握手言和。
“月!”海天和炎同时惊呼出声,同时出手扶住了月下落的身形。
“海天,我不恨你,从不恨你。只是无法爱……无法爱……”泪水簌簌下落,她将冰冷的手掌递给海天。她曾想用一切来报答海天的恩情,可是她做不到,做不到。
然后她转头看向炎,她动了动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懂,我懂!”炎静静看着她,他知道她爱他,一直只爱他。只是他们相遇的时间和地点不对,如果有来世他只愿先于海天找到她,好好保护她一辈子。
“这一世,能遇上你们,真的好、好、好开心!”她从不后悔遇上了他们,只是和他们相处的时间太短,短得就像从指间滑落的沙砾……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08, 共 2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