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1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刹那芳华 文/承欢
 2008-5-31 10:51:2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68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我静静地飘在空中,看着满山的姹紫嫣红瞬间开放,朝霞染红天际,空中大朵大朵的云静默走远,我的心温暖如初阳,烘烤着我即将消逝的魂。试着将唇角勾起,可眼边却泪水涟涟,一生只有一次,太珍贵了反而容易失去。
我看见自己静静地躺在融卿怀里,他对着我默默微笑,那双眼像是装满了星子般璀璨,一如我初见他时的明朗与倔强。
梵音骤起,靡靡之声催得我头痛,我伸出手试图碰触融卿的肩头,想将他身上的温暖永远留在我的心底,可,终究是我妄想了,直到我的魂消失不见,我也只能听他低低轻喃,唤着我的名——碧落碧落,一声一声的彻骨疼痛,彻骨欢愉……


上弦月静默地挂在空中,淡淡散发着温暖孤绝的光亮,白色的月光映着碧落山的万丈雪域,照得我眼睛发疼。山上的风很大,树梢上的积雪落到我的身上却显不出颜色,我心中明了,我与这里的一切早已合而为一,苍白且没有生机。
我在这山上住了很久很久,久到我已经忘记了我是怎样来到这世上,又是怎样在这山上万年如一日般细数朝阳静看落日的,我只知道,我是一只兽,通晓天力却懵懂无知。碧落山上朝夕相似四季无变,我每日从这座峰顶跃至那座山头地自娱自乐,看到的也无非是不同光线下相同的银白。
一阵暗香传来,拉回我无意间缥缈的思绪,我的眼半眯,感觉着心底生起的一丝波动,温暖且丝丝入扣。回峰之上的雪莲开了,百年一次,漫山遍野,遥望之下显得宁静而冰冷,它们是我最常见到的生灵,我微微动了动心念,摇身一变落到它们之中,我想象着自己也是一株雪莲,会随着它们一同绽放或是凋谢…… 


当天已露白,晨曦破晓时的光芒四射,我藏身于大片绽放的雪莲中低低哼唱,这歌谣是我出生时便会的曲调,仿佛刻在了血液中永生难忘。眼角处骤然有水痕滑落,我的心陡然颤抖,我仰望着上苍,不明白心中那彻骨的创痛是何缘故。
好不容易逼退了眼中的盈盈水光,我惊讶于身旁洁白的雪莲瞬间变得鲜红,那莲朵上的细细脉络仿佛有血液流动,融卿就是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一身血渍地扑倒在大片的雪莲之上,把我惊得手足无措,他的手无力地垂在我的身上,他的眼中,那抹如初阳般温存又清冷的光芒生生烙在了我的心上,即便只是刹那,我也觉得生活灿烂夺目,再不是这碧落山上永恒的纯白了。
他,是我万年孤寂中的第一朵心花……
 

碧落山上的时间过得缓慢而悠然,大雪纷纷飘落在我的身旁,我不再似往日那般不遮不掩,而是在胸前化出一道淡淡光圈,罩在周身屏蔽着严寒冷洌。低下头静静看着怀中的容颜,我的眼里仿佛再塞不下其他的存在,我心神激荡,轻轻用头抚摩着他的脸,想把他的样子深深刻在心中。
许是我的力道重了,怀中的人眼睑处动了动,然后便缓缓睁开了双眼愣愣望着我。我惊慌失措,他低沉的嗓音响起,他问我:“你可是碧落?”
碧落——碧落——我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名字在他口中叫出是这么的醉人心脾,我慌忙点头,茫然地看着他,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所以只好等待他再次唤我的名。他见我并不回答,眼底略略有着失落,然后他冲我笑道:“我叫融卿,为了见你,我求喜见把我送到了这里。”
喜见,我有些苦恼地在心底搜索着这个名字,然后模糊地忆起自己初生之时遥尘泉旁与我同生的另一只兽,遥尘泉远在红尘,那么融卿,该是来自红尘之中了。
我点了点头,缓缓吐出自己体内的元丹在融卿的周身转了转,他受伤了,我怎能视若无睹?然后,我轻声开口,带着一丝胆战,我问道:“为什么找我?”
话一出口我便后悔了,只见融卿忽地脸色一变,他急忙跑到我的结界外,然后冲着满山的雪莲发呆,神情凄然。我有些懊恼,怕是我说错了什么惹他如此,半晌,融卿才回过身看我,他说:“碧落,能不能送我一株雪莲?”
我愣愣点头,随心所想,一株雪莲便落到了他的怀中,我看着他顿起光芒的眼神,心中却莫名酸楚,我走近他,把头轻轻靠在了他的胸口,一股强大的创痛顿然充满我的心间,眼边有大颗大颗的水珠落下,我说:“融卿,是什么让你不顾一切地来到这里?”
“相思。”融卿的眉眼微眯,目光柔柔,他的手被冰冷的雪莲瞬间冻伤,他退后一步离开我的碰触,然后悠悠说着:“我心尖上的那个人等我拿到雪莲回去救她,你,能送我回去吗?”
我看着融卿的手变得僵硬,这碧落山毕竟不是他该来的地方,可我又何尝愿意让他来了又走?万年来,我从没想过有人做伴是怎样的感受,如今,他来了,我又怎能甘心就此放手呢?
半晌,融卿见我不言不语,他眼中露出一丝恳求,他就那么单薄而坚定地立在我的面前,仿佛看透了我的不甘与挣扎,他说:“救了她,我回来陪你。”
眼边的水珠又要落下,我感受得到他心中的那股创痛,浓郁得像要喷涌而出。轻咬下唇,我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我的眼边总有水要落下来?为什么每次有水落下来的时候我的心很痛?”
融卿的眼因我的这句话而微微低垂,他走到我的身边,用手轻轻摩挲着我身上纯白的皮毛,他说:“那水叫泪水,哭的时候会有泪水,悲伤难过的时候会哭,你现在就在哭。”
我懵懂地想着他的话,不愿见他眼底的黯淡,我说:“融卿,我想化成人的样子,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我化成你的样子可好?”
融卿摇了摇头,他把我微微仰起的头靠在他的胸前,然后低低叹道:“我心中有一个女子,你,就化成她那般吧。”
我闭上眼,静静感受他心中的轮廓,然后,我的嘴角流泻出动人梵音,有淡淡金光将我们包围,当我再睁开双眼时,我已然盈盈立于他的面前,看着他冲我怔愣,半晌,他才狼狈道:“她的发是黑的。”
我皱了皱眉头,抬手把弄着一头银丝,不知为何,我不想把自己幻化得与那女子一般模样,我淡淡望着融卿,开口道:“我与你一同入红尘,然后,再带你回来。”
冷风乍起,翻飞了我们的长发,黑的白的交相纠缠,看见他轻轻点头,我不再迟疑,带着他离开这万年冰雪之地……


红尘比我想象中的要纷繁复杂,我静静跟在融卿的身后,心中却是惊慌万分的。融卿是个体贴入微的男子,几日来,他会随时在我左右陪伴,见我好奇什么便给我讲解什么,我虽不至全部心领神会,但总比在碧落山上时心志开化了许多。人间短短几日,却比过往万年来得激荡而充盈,我经常偷偷观望着走在身侧的融卿,心里会莫名欣喜,可脸上却毫无表情。
夜半的时候,我会带着融卿轻轻跃至树梢之上,仰望漫天星光。融卿往往都不出声,只是静静听我说一些话,他的表情沉静又迷离,望着我的时候我会心跳加速,我说:“融卿,我喜欢你注视着我,又害怕你注视着我,为什么?”
融卿只是随手把我的银发缠到他的十指之上,他说:“在红尘中,头发也叫作情丝,碧落,你可愿被情丝纠缠?”
我歪着头看他,他头上的一方星光,远不及他眼中的熠熠夺目,我说:“融卿,你的情丝呢,缠住了谁?”
融卿不语,放掉我的发,风起,迷了我的眼,涩涩发疼。


数日的走走停停,融卿带我来到了一处深宅大院前,我仰望着高高悬挂的门额,金黄的大字刺眼,这里是融卿的家,他说他心尖上的女子就在里面。我忽然间就不愿踏进一步,调转方向仓皇而逃,而融卿,并没有来追我。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锁在我的身上片刻,而后,便迈步进了宅子。
我其实并没有跑远,而是幻化做一缕轻烟悄悄地跟着融卿,我心底有着丝丝不适,我想那不适并不是针对融卿的,而是,针对他的心上之人。融卿快步走至一处四角玲珑楼前,楼上流苏挂帘飘荡,隐隐传来淡雅香烧之气,我随着他走进阁楼,看他立身于病榻之前,静静的,神情充满怜惜。
那女子紧闭双目,面色苍白,额间有着一股黑气升腾,我心下明了,那黑气不该是红尘之物,难怪融卿必要前往碧落山;但即便有了雪莲,这女子怕也撑不了多久吧。
半晌,融卿从怀中拿出雪莲,一片一片细细咀嚼,然后他弯身环抱起榻上女子,以嘴喂食。我看着融卿满是忧伤的面容和他轻柔至极的动作,心中创痛骤起,再也按捺不住地化出人形站在他面前。
融卿只是抬眼望了望我,然后以指抵在唇上叫我轻声,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我皱眉,我问着:“她,便是你心尖上的女子?”
融卿淡淡点头,他见怀中之人因雪莲而面色稍有起色而安心一笑,我却兀自说着:“她命该绝,雪莲只可续她一月性命。”
话一出口我便后悔了,我捂着自己的唇呆呆看着融卿的眼因我的话而黯淡,他说:“碧落,你何必非要说出来呢?”
“……我、我不知道。”我慌了手脚,低着头站在他面前,隐约觉得自己像是做错了事,可这错,我却不知从何错起。
室内暗香流转,伴着那女子若有似无的呼吸,融卿目光轻柔,静默守在她的身边。片刻,女子的睫毛微动,我连忙隐去了身形,却见融卿大喜,他轻轻唤着:“相思……相思……”一声一声如数家珍。
我愣愣观望,在心底喃喃地咀嚼,相思……相思……原来她叫相思……

自从相思醒了之后,融卿便很少离她左右,我不愿现身于相思面前,便默默隐于暗处悄悄跟随。
与相思在一起,融卿经常大笑,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模样,他的目光只专注在相思一个人的身上,会因她的一个眼神而心情激荡,或是因她的一句笑语而恍惚失神。他们一个是玉立儿郎,一个是如花美眷,出双入对,让人好不羡慕。只是,相思额间的黑气越来越重,总是在她转身的瞬间,我会感受到融卿隐忍的痛楚和他心底的绝望……
这些都让我觉得,融卿,怕是把我忘了。


这日夜里,满院的紫藤花成串开放,花冠似蝶,紫英婉垂,融卿独自站在花丛下发呆,我俯在花藤上低低望着他,不知该不该出声。半晌,我听见融卿轻轻叹息,喃喃自语:“相思……相思……”
他反反复复念的都是这两个字,像是中了咒语般沉迷。我听得心头酸涩,连花藤也被我的念力震动,抖落掉一地落英。我化为人形站在融卿的身后,然后素手轻拍唤他回身。
融卿转身,望着我怔愣,他的目光迷离,五光十色的煞是好看,我蓦地脸上烧红,目光低垂。片刻,他手上的酒壶掉落在地,我被他一把拉入怀中,电光石火一瞬间,我听见自己的心花乱颤,双唇便已然融在了他的口中。
闭上眼任由自己瘫软在融卿怀中,我略带惊慌,脑中混乱,我想着今晨时相思的话——
晨曦笼罩,我栖身于花丛之中,手指不停拨弄着露水自娱自乐,眼角忽然有一束光线反射,我抬眼望去,竟是相思手持铜镜站在阁楼窗口处向我招手。我心中诧异,若我不愿,常人是无法看到我的。犹豫片刻,我还是飞身跃至她的面前,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叫什么?”相思笑盈盈问我。
“碧落。”我虽口吻清淡,却还是忍不住问她:“你怎么看得见我?”
相思歪着头想了想,她笑说:“大概是因为我快要死了吧。”
我愣愣望着她,初阳照在她的脸上,为她镀上一抹晕红,显得娇艳万分。我问道:“叫我做什么?”
“我怕死。”相思忽然说着。
“嗯?”我挑眉不解。
“我怕我死了以后融卿会寂寞。”
“什么是寂寞?”
“寂寞是无人相知,无人陪伴。”
我的心陡然一颤,万年的岁月我独自一人,再没有人比我更明白这个中滋味,我又怎能让融卿受苦?没有丝毫犹豫,我说:“我会陪他。”
“……碧落,你真是个好姑娘。”相思的眉眼弯弯,她笑容温婉娴静,然后轻轻又道:“若可以,替我好好照顾他。”
绛紫色的血顺着相思的唇边滑落,我噘着嘴看她笑颜中泪光盈盈,抬手轻轻按住她的额间,我说:“我答应你。”
然后,看她笔直倒在我的面前,化做无形……


感觉身子被猛然推开,我的思绪拉回,我看见融卿用手指着我,一字一顿:“你不是相思。”
我目光微敛,摇身变回本来模样,任由星光照在我光洁的皮毛上,我说:“融卿,我可以变成相思。”
融卿的眼因我的话而微微一顿,半晌,我以为他不打算再开口的时候,他却说道:“变成相思,我会好好待你。”
融卿看着我的眼神温存而暧昧,我再次听见自己心花乱颤的声音,我低唱梵音,流光四起,只需一点念力,在融卿的记忆中,便只有我一个相思。
在他惊艳贪恋的眼神中,我化做相思一般的女子……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我坐在紫藤花下,手执香扇一动不动,心里念着这几日来融卿教我的这首诗,真真是句句不离相思,压下心中翻滚的莫名苦涩,我皱了皱眉眼,嘟着嘴问他:“融卿,你画好了没?”
“快了,”融卿抬起头冲我微微一笑,他说:“你这猴急的性子怎的就是改不了呢?”
我望着他的笑脸失神,忽然很想问他,他是在冲碧落笑,还是在冲相思笑,答案不言而喻,我虽不通世情,但也并不痴傻,再也坐不住地朝他走去,却发现宣纸上的女子独独少了一点朱唇,我不解道:“怎么没有嘴?”
“相思,你怎么不笑呢?我都快忘了你是怎么笑的了。”融卿口吻柔和,看似无意,却生生砸在了我的心上。
我把自己塞进他的怀中,轻轻低喃:“融卿,看见你笑,我的心都是笑的。”
融卿紧紧把我嵌在他温柔的胸膛,忽地将我抱起,他的嗓音沙哑而暧昧,他说:“相思,我们今晚就成亲。”
我闭上眼,任由他把我抱进相思阁中,轻纱暖帐,玉炉生香,我们的发纠纠缠缠绊在一起,我喃喃道:“融卿,你的情丝把我缠住了……”


成亲后,融卿更是待我百般宠爱,相思阁中堆满了他送我的各种礼物,碧玉的梳子,晶莹的耳坠,在夜晚亮若白昼的明珠,很多很多世间罕见的物什被我放在角落不曾注意,我的目光永远只跟随在他的身后。
日子如水流逝,转眼间又过去了一月。
这晚,我坐在镜前,细细观看镜中的人,我的手轻轻抚摩着自己的脸,面若芙蓉清丽郁洁,我忽然就想起了碧落山上大片大片绽放的雪莲。碧落山,我很久不曾想起它了,我甚至以为自己忘记了碧落山,我如今是相思,如花美眷,发黑如墨,已为人妻。
正自想着,融卿兴冲冲地出现在我身后,他一脸笑意,明眸皓齿,手中捧着一盆花,见我在镜中望着他,他便走过来拉我起身,他笑道:“相思,快来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我不解地看着他捧来的花盆,那花洁白无瑕,香气四溢,花瓣上的点点水珠剔透,让人一见心喜。
融卿说:“我记得你从前吵着要看昙花,彼时我没能偿你所愿,昨日想起特地问友人要来,你仔细看着,昙花一现,难得。”
我定定立在原处望着逐渐盛开的昙花,一点一点伸展枝叶,那样子痛苦而又坚忍,我突然抬眼看着融卿,我说:“融卿,如若今夜我没能见它昙花一现,这刹那芳华岂不可惜?”
融卿被我说得一愣,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只是任由自己开口:“这花太固执,偏不会顺人所愿,如此这般自以为是地在夜半盛开,可惜了它娇好姿容。”
“……”融卿的目光烁烁,半晌,他才开口道:“相思,这固执难得,不该辜负,便是谢了,至少还有香气犹存。”
我点了点头,慢慢蹲下身子与花平齐而视,融卿就在我身后,轻轻把玩着我的一头青丝。他的手掌宽厚,手指修长,我的发在他指间萦绕,千回百转的像是我的淡淡情肠。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昙花谢了,我缓缓站起身靠在融卿的肩上,我悠悠问道:“融卿,如若相思也像这昙花般,你会记得相思多久?”
“一生。”两个字,融卿却说得铿锵有力。
“……你当真这般爱慕相思吗?不变?”我的眼紧闭,径自嗅着残留在空气中的花香。
“不变。”
不变……不变……融卿的话回荡在我心中,像是碧落山大风之时我的低鸣,我想,相思,你真幸运。

拾壹
那一夜后,我忽然变得粘人,融卿去哪里我便跟到哪里,我经常与他逗闹或是溺在他怀里死不放手。对于我的纠缠,融卿只是但笑不语,他会轻轻附在我的耳根说些腻人的情话,然后坦然自若地看着我的脸庞灿若红霞。
融卿仍然日日为我作画,画中女子或清丽或美艳,或俏皮或妖娆,只是统统没有一丝笑意,融卿经常自怨自艾,他说:“相思,是我不好,你不开心,可我却无能为力。”
我目光低垂,嘴角难掩苦涩,你可知道,我若开怀,便只能一生一次?

拾贰
遇见喜见,是在一个迷雾重重的清晨,我挺着已然隆起的小腹在院中散步,目光中多了一丝慈爱与柔和。顺着清风而来的,是若有若无的灵力,我骤然四顾,喜见就这么笑嘻嘻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说:“碧落,我是喜见,你我初生之时我在幻镜中见过你一次。”
我点了点头,任由他搀着我坐在青石凳上,我目光低垂,几缕发丝荡在我的额前,我说:“喜见,谢谢你送融卿到我面前。”
“……是我欠他的,”喜见淡淡一笑,只是口吻低沉,“可我还了他的债,他却欠了你的情,这并非我愿。”
“有什么关系呢?”我素手一挥,香茗带着淡淡茶香摆在喜见面前,我与他对盏而饮,心境平和,我说:“喜见,我在碧落山独活了万年光景,却不如这人间半载,我很幸福。”
喜见望着我的目光清澈,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弧度,我忽然伸出手指按了按他唇边的淡淡酒窝,“整日带着笑脸,很累吧?”我问。
“……整日不笑,你也很累吧?”他反问,然后又道:“万年,活够了吗?”
我摇了摇头,轻轻道:“回吧,不管怎样,我仍然谢你。”

拾叁
我是在一个大雪之夜诞下的融融,分娩的痛苦让我尖叫出声,大滴大滴的汗珠顺着我的脸颊滑落,融卿不理稳婆的阻挡,硬是留在我的身边照看。他见我痛苦的模样,不停说着:“相思,对不起,对不起,早知道这么痛,我便是不要这孩子也不会让你受苦。”
听他一声一声唤着相思,我泪如泉涌,随着阵痛我的指甲嵌进了肉中,却比不上心头苦涩。一声清亮的哭声响起,我无力地躺在床上,外面月光如水,照在融卿焦虑的眼上,我疲倦而又满足,我说:“融卿,我愿意为你受苦。”
我看见融卿的眼抽搐了一下,他吻了吻我的发,他说:“相思,你先睡吧。”
我乖乖闭上眼,沉沉入睡,梦中,相思灿若桃花,她对我说:“碧落,你真是个好姑娘。”

拾肆
融融出生之后,我发现我很少能见到融卿了,我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唱着歌谣哄着融融入睡。那歌谣悠远绵长,像是碧落山上万年的积雪,底蕴厚重却失了轻灵。
终于在除夕之夜,我再次见到了融卿,在下人们躲闪的目光中,我隐约感到了不安。
融卿带回来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相貌酷似相思,我不明所以,用目光垂询。融卿躲避着我的目光,倒是那女子盈盈走上前来,冲我一拜,轻声唤了声:“姐姐。”
我脑中轰鸣,心底有一块地方瞬间塌陷,我指着那女子颤声问着融卿:“她是谁?”
“潋滟。”
“你带她回来做什么?”
“续妾。”
“……”我被融卿答得半晌无语,咬碎了银牙才压制了眼中泪水,我迎着他的目光问道:“你说过你对相思不变。”
“……可相思对我变了。”融卿道。
“哪里变了?”
“相思再不对我微笑,我的相思该是每日笑颜如花的女子。”
……
我的泪大滴大滴落下,怀中的融融失声痛哭,望着厅外漫天大雪,我忽然怀念起碧落山上不变的银白,我说:“你随我去一个地方,我还你不变的相思。”
融卿眼中悲痛,但终是迟疑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放下怀中婴孩,梵音骤起,碧落山上狂风大作……

拾伍
初阳斜上,红彤彤地照亮了碧落山上的万丈雪域,我迎风而立,身后跟随着沉默不语的融卿。
站在回峰之上,我忽然回过身望着融卿,他依然如同当初初见时英挺而又坚定,眼中也依然是让我兀自沉迷的星光。
我悠悠开口:“融卿,你对相思当真不变?”
“……不变。”融卿开口,却已然不似那日的毫不犹豫。
“多久不变?”
“一……生……不……变。”
我点了点头,抬手摘下固住发丝的丝带,任由狂风翻飞我的发,我目光柔柔,跃至融卿面前,轻轻靠进他的怀中,我问:“相思笑起来美吗?”
“美。”融卿点点头。
我忽然失声,如泼墨般的长发瞬间变成银白,我不理会融卿的惊慌失措,径自飞身站在离他不远处,然后——
碧落山上冰雪崩塌,万物回春,那象征希望与生机的颜色如海洋般在碧落山上铺天盖地地疯长出来,大片大片的紫藤花漫山遍野地绽放,我轻扯嘴角,粲然微笑,体内却撕心裂肺般疼痛,我笑道:“融卿,我美吗?”
“……”融卿不语,眼底痛楚连连。
我哭哭笑笑,笑笑哭哭,望着碧落山万年回春的模样,我喊着:“融卿……我不是相思……但我还你相思……”
我从半空中坠落,落入融卿的怀中,我望着他含泪的眼角,轻轻笑道:“哭什么?傻瓜。”
融卿只是紧紧抱我在怀,直到我的身体渐渐变冷,我才隐约听到他说:“碧落,碧落,对不起……”
其实,当我把相思融入我体内之时,我便决定终有一天我以一笑换相思重生,只是我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这么匆忙。
我是一只悲伤兽,一生无喜,一笑则亡,我亡之时碧落山万物回春,天地逆转,相思回生有望。
我也知道,融卿一直在骗我,他知道我是碧落,他要的只是让我爱上他,为他倾城一笑……
在见到喜见的那天,我在那盏香茶中看到了喜见给我的幻境,我感谢喜见把一切告诉我,但我更感谢他把融卿送到我的身边。
融卿是皇族,我的那点法术于他而言,无效……
可无效的又何止是我的法术,还有我那心尖上的一点爱恋,终比不过相思的嫣然微笑……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5, 共 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