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1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4 文/江雨朵
 2008-5-31 10:54:5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87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ACT4:突然与必然发生的爱情故事。

“我这样真的可以吗?”钟离夏自我怀疑地审视镜子。
从头到脚的金色装束,镶绣着繁复到难以形容的手工花。好像古埃及女子佩戴的金饰缀满直披过肩的头纱。耳饰、颈饰、腰带均采用统一的夸张设计,选用金色罗盘造型的花样重叠修饰。就连左右手腕都各自戴上了沉重的纯金手环。
“非常漂亮啊!”亚瑟几乎是目瞪口呆地在一旁点头。
“你没有弄懂我的意思。”钟离夏摆弄了一下腰部的佩饰,“我是指这套行头,实在太昂贵了。简直就是用纯金造就的衣服,如果一会儿不小心,稍微弄坏了一两件,仅凭我的打工费,可是无法还清的呦。”
“恕我直言,阿夏,你的美貌与小市民个性简直难成正比……”
“前者事关天生,后者牵涉民生。不可相提并举!”
“总之像这样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你能出场,就是老板的救星。不过我真没有想到你扮女装会如此合适。”
钟离夏看他一眼,悻悻然语:“美丽人生与性别无关。”
“阿夏!准备好了吧!”走廊那边搓着手掌的老板,难以按捺心头焦躁地伸头探看,随即目光呆滞完全怔掉。
冲他摊开双手,优雅地转了个圈。走古埃及风的清艳美女嫣然一笑,“只要您的薪金OK!我也随时OK!”
“这下糟了……”
脸色惨白地看着用来救场的“手下”,哼唱着小曲背手走向准备席位,老板的喉间发出一阵复杂难言的咕嘟声。
“什么东西糟了?”好奇地看着老板,亚瑟甚感兴趣地追问。
“说不定真的可能被买走……”
“啊?!”
于是,危险竞拍开始了。
灯光渐暗,配备舞台的豪华竞拍场,犹如海底龙宫般只有镶嵌在壁上的蓝灯发出幽暗光亮。已渐入席位的客人们坐在半封闭式的隐秘包厢,在经过特殊设计,可看到舞台却不会暴露隐私的席位上相互耳语。
竞拍人也开始走到舞台中场,三三两两好似预热那样,先从新奇动物开始进入阶梯状拍卖。
“我是听说今晚有珍奇异兽才会来的呦。”
坐在翦君行旁边的公子哥,透过镶嵌着银链的墨绿色眼镜甚感兴味地旋转手中的观望镜,打量着舞台周边的兔女郎。
“这样啊……”翦君行兴趣缺缺地托着腮,目光涣散地随意乱看。他可没有寻芳猎艳的心情哪。要是找不到未婚妻,极有可能被盛怒之下的姐姐踢出去。 
“嘿嘿。要是能买到那只小白兔……”身畔的朋友,已经发出了吞咽口水的有色声响。
翦君行暂时移开挡脸的金色面具,向身边看了一眼,慢条斯理地声明:“我与人交往的观念从来都是——你可以很恶心。但不要让我看到。”
从身份上来说,比翦公子低了不止一个档次,托他的福才能进入这里的朋友,立刻噤声。而像是为了扭转尴尬气氛一样,正式的拍卖也准时开始了。
“欢迎诸位高贵的先生、优雅的女士,成如诸位所知,今晚我们将要拍卖一份收藏家不容错过的超级珍宝!而在那之前,暖场的商品也将十分罕见呦。”
随着车声辘辘,一个镶有四轮的木头箱子在主持人话音停顿的瞬间,巧妙地抓住时间,被四位服务生推了出来。
笼罩在木箱之上的白色布单被猛然揭下的一瞬。
金红二色密密镶绣的豪华布匹刺目抢眼地夺人视线。
从布单之下伸出的手,抓住美丽的锦帛,向上轻掀,露出尖巧的下颌,柔软微翘的红唇,小巧的鼻子,略带茫然的乌黑大眼,再往上……
座位席发出了一片惊叹。
绮丽的黑发在红色头巾的密匝间,诱惑人心般地洒落丝丝绺绺,纯青的颜色装饰着饱满的额头。浓黑如夜的眼眸。是罕见地继承着古老东方血族的纯种丽人。
而比这黑发更加难得的……应该是那双清澈夜空般的眼眸吧。好像不解世事一般,懵然无措圆溜溜的大眼,刺激着人类固有的施虐心理。
“好想禁锢起来虐待……啊、不!是欺负一番啊!好纯好纯的少女啊!让人有种破坏欲,又奇妙的有种保护欲,总之就是必需只能属于我的独占欲!”
某个座位传来某青年的激烈言词,严重影响了身畔另一位的心情,“我都说了你不要在我面前恶心!”
“可是君行,难道你没有这种感觉吗?你真不是个男人!”
“……我靠。你再说一遍的话,我让你现在就立刻变性喔!你信不信?”
“不要为了一只小白兔影响我们二人的友情。”
“少恶心。我和任何人都不存在所谓的友谊!”
就在翦君行与狐朋狗友一来二去的嘴皮子争斗之间,已经有数位客人举起他们高贵的手,准备参预竞拍了。
而面有难色的服务生,在嘴唇嗫嚅了几下之后,终于心虚地报出了令无数手臂当场骨折的可怕天价:“底价是一亿索拉!”
像狂风扫荡落叶,又像宇宙惨遭分裂。像时空邃道挨了真空斩,像一颗苹果轰然坠地展现了牛顿大哥的万有引力定律……总之就是全场陷入了寂静到可怕的冲击波。
必需要说明,今日来参加竞拍的大多客人,冲的是主场上拍卖的奇珍异宝。附增价值的前场美女……只是更像游戏的一种暖身前戏。
但就连正品货物也不会标出如此可怕的价格,霍然出现在诡妙的前场……严重超出了大家的心理预计。
人类有一种可怕的购物心理。
越是明知买不起的东西,就越会产生渴望拥有欲。
就算明明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但一想到这是自己无法拥有的东西,就会产生恋恋不舍的情绪。
而在这一秒,这种无关年代的人类心理,就集中体现在了钟离夏同学的这个天价上面。
“虽、虽然是有点罕见的血族……但没必要卖得这么贵吧。”
“胡说什么啊!你看不到那惊世骇俗的美貌吗?”
“呃?真的有那样美吗……唔……这样一说,好像是有种特别的气质哎。”
“一定是具备举世难匹的优点,才会有这样可怕的价格吧。”
“说得对!仔细看看,真的很美丽呢!”
……
就这样,短暂的沉默之后,会场陷入了一片赞美的沸腾里。
懒懒地交叉着手臂,以不雅的姿态坐在木笼中的钟离夏,歪头龇牙,“虽然我知道我很美貌啦,但没有到达这种可怕的效果吧。”
“这就是价格的奇效啊。”经验老到的拍卖人小声回答,“一瓶二十索拉的香水会被买家砍价到十索拉。但你标明一万索拉时,就再也不会有人来砍价。在难以了解商品价值之前,所谓的‘价格’就是它的‘价值’呀!人,也是这样喔!”
钟离夏心有戚戚焉,“我懂了。人们拼命考取各样证书,也是为了给自己增添价码吧。”
“对。炒作的要素呢。就是不管你是否具备价值,先把标签贴上再说!”
“但是一亿还是不会有人买呢。”
“是的。这是明显堵嘴的办法。”
但是,就在下一秒,发生了令钟离夏与拍卖人都意想不到的事……一位坐在二层包箱内的贵客,按动了膝上的拍买铃。电波直通舞台中心放射屏上的价格显示器。
“我,买了!”有人镇定非常地报了价。
“一亿一千万索拉!”
不不不不不会吧——一瞬间,钟离夏感觉大脑通电头皮发涨指尖发麻。她不得不在一瞬间内重新整理她的目标任务。
她,钟离夏。
职业:都市警察。
此次行动代号:59146。又译:我就要死啦。ORZ
行动目的:混入拍卖场,探取隐藏罪证的宝石——“撒旦之泪”的下落!
顺手牵羊的善举:放走了可被标为珍兽的美女!
所得到的结果:“啪!”
为了维持拍卖行的声誉,不得不脸色难看地落下代表成交的一响……华丽丽地让钟离夏露出了“不要吧妈妈”的表情。
TOT神啊,鬼啊,队长啊!我就要被这样卖掉了!
“到、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寿头啊?”在惊惶到快要疯掉的时刻,钟离夏下意识夺过拍卖人的手麦,雷霆怒喝。
然后在下一秒,看到一位青年徐徐举手,“是我,这个寿头。”该青年——翦君行同学,表情平静地回答。
于是,众人眼中的梦幻美女,轻启朱唇,以超可怕的表情,向他所在的方向杀去一个令在场者全部陷入噩梦的眼神,表情超剽悍地结论道:“一亿——YOU疯了!我的保险赔偿额显示,我明明只值五万索拉!”

 ACT5:没电了!

“你能不能老实一点?”
“你这个罪犯!根据联邦法律第七章第二十一节第三条显示,公然买卖人口,要视情节严重程度,处以三年以上无封顶限期的囚禁哦!”
“嗤。在二十二世纪,金钱就是正义。”
“我说这位大哥,现在是二十三世纪……你历史怎么学的?”
“靠!要你管!我是NH9890学年届第一名优等生!”
“缘分啊!我是NH9890学年届第二名优等生!”
……
坐在奶白色私家飞行车上,双手被枷锁禁锢,身边各坐一名彪形保镖。钟离夏只能放弃从这里逃跑的打算,借着斗嘴的时机,试图探清前方这名青年的底细。
“虽然她是不错……但是你为什么不惜这种价码也要买下她?”
翦君行的大脑中,还浮现着适才朋友错愕的嘴脸。
无可奈何地敲了敲自动驾驶仪。
没办法。谁叫这是他未来二十年豪华生活的保证呢。
“我说,玛丽安啊。既然你也承认有缘,我们两个不如就各安天命吧。”
“你叫谁玛丽安……”钟离夏隐隐约约地感觉,是不是有哪里出现了什么未知的误会呢?
“你尽管不承认好了。”翦君行哈哈一笑,“但是你的黑发骗不了人。就算我忘了你的口鼻眉眼,可根据政府中心的电脑情报显示,瑞德集团的玛丽安小姐,是本城仅有的三名黑发黑眸的人类之一呦。”
“很显然。”钟离夏冷静颔首,“你遇到的是另外那三分之二。”
“怎么可能。”翦君行嗤之以鼻,“在浩大有如旧有国家的东盟中心,同一个固定地点之内,会有两名拥有罕见发色的人类同时并存吗?”不要小瞧他家的情报网。
“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钟离夏饶富讽刺意味地提高音调,“不如你利用你那堪比正义的金钱力量,再次确认一下你目标人物的脸孔吧。”
“玩这种花招有什么意义。我们已经是未婚夫妻了。在婚礼举行前的这段时间,好好相处,培养一下感情,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吧。”
钟离夏抬腿踢向飞行车的玻璃。
“我的当务之急是执行公务!快点放我下去!”
“好啊!拿一亿元来还我啊!”翦君行欠扁地吹着口哨,一副小痞小贱样。
“我说过你认错人了。”钟离夏猛然拉近距离,在他耳畔一声大吼。
“你是我花一亿元买来的女人,这点是不会有错的。”某人半转过脸,回以一个懒洋洋而又超可恶的微笑。
长长的睫毛因距离过近的缘故,竟然刷过了她的脸颊。钟离夏缩回身体,瞬间皱起眉头。有种……可恶的感觉。但是……又稍稍松了口气。还好不是落入了什么恶人的手中呢。
算是……最差情况中的最好选择?
托腮沉思的同时,对上眼前那个有点孩子气的得意笑颜。
“嗤!”

大概情况实在太过莫名其妙吧,钟离夏自己竟然也露出了微笑。

“姐姐。我办到了。是的。”
站在包租下来的酒店顶层的走廊内,翦君行对着联络器那边的女暴君毕恭毕敬:“已经找到了呦。简直就是马到功成!”
“你还算有点用嘛。”联络器那边传来满意的声线,“那么,你也应该知道下一步做什么吧。”
“做什么?”
“开动千元打火机。既成事实吧。”
“姐姐。你要注意减少意识不良用语。”
“没关系。这就好比远古童话《皇帝的新衣》!如果你觉得我的话有问题,就说明你的思想早就非常有问题!”
“虽然是歪理,但令人无法反驳。”
“就是这样,希望你尽快努力。最好你们怀抱着某种结果回来参加我为你们准备好的婚礼。”
“……”
“喀嚓!”
对方已然切断收线,徒留翦君行呆呆注视手中的万能联络器。
而一个人在高级套房内独自奋斗的钟离夏,也终于摆脱了手上的枷锁,系好了鞋带,脱掉了造型繁复的拍卖用外衣,仅穿着贴身绿背心,以壁虎状上蹿下跳检查地形。
“……”
从窗子探头出去,只见一片云雾,“从这里跳下去似乎有点……”虽然穿着具备高性能弹跳功能的特殊鞋子,但这个距离,也实在太过勉强了点。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令人措手不及的特殊情况?
“黑社会的人果然根本不能相信!”
还什么不会真的卖掉她,满口信誓旦旦。结果在最后关头,罔故她求救视线的,也还是那个可恶的老板。
“这次公仇私恨搞在一起了。休想我会放过你。”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先通报队长自己目前行动受限的处境。钟离夏气闷地坐回到镶满蕾丝花边的白色大床,按下手表外形的联络器。
“队长!队长!”刚刚接通,钟离夏就忙不迭喊道:“发生了惨事啊!嘟嘀——嘟嘀——”
接着,惨事真的发生了。ORZ联络器内响起了可疑的杂音,一个悦耳的人工女声提示:“——对不起。您的电池即将用完。请更换电池之后,再继续通话。”
然后就是无情的“喀嚓”。
钟离夏的眼睛瞪得好像栗子那样滚圆,充满不可思议味道地牢牢锁定手中的联络器。
怎么会这样啊?她在行动之前,刻意更新了电池哦!
这么说……
那个从二手摊上买来的便宜电池,果然不是好货!嘴角抽动,握住联络器,小警官只能悲愤地总结:“这就是贫穷的悲哀!”
而身后的门,正在发出吱呀一响。有人摸着漂亮的鬓角,讪讪地进入,“我亲爱的,你觉得我们应该从哪里开始培养感情呢?”
“少费话。”钟离夏悻悻然道,“这还用说吗?当然是——Room Service!”对。管他什么行动,重要的是,她饿了。
十分钟后,看着珍贵的美女,狼吞虎咽的恶形恶状,翦君行头皮有点发凉,“你……离家出走之后,很久没有吃到饭了吧。”对,大概是这样吧!
“算不上很久啦。不过你知道的,以我的薪水,通常很难吃到这些好料!”
“这么说,你当初是认真离家出走,都没有做什么准备喽。”翦君行有点小钦佩,他还以为对方和他一样,只是故意闹任性。
“准备当然有做!我哪次行动不是做好万全准备啊。但是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于这里吧。”钟离夏歪头懊悔的脸颊非常可爱,微嘟着嘴巴。还在懊恼她那个突然消失的电波。
“我忽然发觉……你长得很可爱。说不定政策联姻,也能培育出爱情的小花朵。”
“你长得也算勉强能看吧。”钟离夏咬着叉子,用眼皮扫视面前的帅哥,“只是为什么脑袋里面装的全是这个?”
翦君行借势正襟危坐,“听说你是因为讨厌我,才会跷家。那么你究竟讨厌我哪里呢?”
“虽然我是不知道玛丽安讨厌你哪里。不过就我看来……嘛,你那个轻浮的眉毛、过于妖艳的眼睛、靠不住的细手指头、唱歌似的讲话语调……总之全身上下就是浓缩的‘轻浮’二字!你大概没做过一件所谓的正经事吧。”
一块巨石就这样砸中一颗正冉冉升起的红心。
露出吞了两颗鸡蛋的表情,翦君行面沉似水瞪大眼睛。心有不甘却又偏偏无法反驳。
“这么说……你是打定主意不会嫁我了?”
“也不是这样啦。”钟离夏看他一眼,扬起红润的唇角,微微一笑,“要看你愿意为我做到怎样的程度再说。”
所谓人贵自救,更别说她是个经由专业人士考核检测,最适合成为都市警察的人选楷模。连面前这个贵公子都摆不平,就更别说这桩找回政府官员罪证的危险case了!
有趣呢。未婚妻大人,一脸想要和他玩游戏的表情哦。翦君行扬了扬眉,兴味盎然地接招。
“那么,要怎样,才能确定我拥有娶你的资格?”
“首先,告诉我你的姓名。”某专业警官,把脸一板,不耐烦地用手指敲桌面,同时脚也抬了上来,进入了平时的工作状态。
“姓翦名君行。全名翦君行。身份贵公子,职业有钱人。”
“你和靖德集团的大头目是同姓呦。”警察怎么了,警察也需要背护官符啊。了解本城权贵那是身为一个警业人士的基本常识!
“……我是那边的俗称二世祖。”
“哦。明白!那玛丽安是谁。”
“玛丽安是你。”
“好吧……请问,在你眼中‘我’的身份地位?”
“瑞德集团继承人。”
“我懂了。”钟离夏点点头,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腕,叹息着放弃了强行突破的打算。与其随意殴打在背后支撑香格里拉经济的豪门世子,不如索性利用他们吧。什么?说她龌龊?肮脏?邪恶?开什么玩笑……
撩起额头乌黑发紫的漂亮刘海,露出超级璀璨有如迷人宝石的笑颜,她可是通过评定报告最最适合成为都市刑警的人才呢。
——否定我,就是否定政府制定的科学测试结果!就是叛国!
以上,新世纪考试制度下诞生的警官,钟离夏大人无敌的歪理邪说。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2, 共 2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