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1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提线木偶 文/白猫猫
 2008-5-31 10:55:3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68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引子
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灰暗,那坚固冰冷的大理石高墙静静地矗立在面前。
苍白的面孔上樱唇残红如血,黑亮的眼眸深处是一汪忧伤的潭,银发及地却偏偏鬓红两端。那几缕垂直膝间同那大红的长裙融成一色的发丝宛若雪地里盛开的火莲,就如同她的名字。
炎雪。
指尖滑过斑驳长满绿苔的墙壁,冰凉的感觉透过血液流遍全身,最后聚集在心口处,压抑得仿佛处在严寒。痛,在不知不觉中蔓延。
炎雪笑了,嘴角自然咧开,残忍在那张俊美的脸上以最完美的弧度呈现。

一 迷宫·木偶
景琳抱抱双肩,抬头看看已经升至半空的残月,有些后悔不该跟着那群无聊的女人瞎起哄,玩什么迷宫游戏。
“你怕了?”
走在前面的路新臣止住脚步,回过头来看着脸色不太好的景琳,手电筒四处探照。
“没有——才怪……”想要否认,突然想起三天前路新臣的告白,景琳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不必逞强。口气一转,由强硬软化含带着几丝埋怨。
“是你自己要来参加的。”脱下外衣给女友套上,路新臣很是时机地揽住景琳的臂端,“如果现在放弃的话,你那群女友们会是什么反应——如果你想回去,我们立马回头!”
“不要!”景琳有些犯憷地看着四周黑冷的大理石断壁,她宁愿玩这个破烂迷宫游戏也不要半途而废回去受那些无聊女的嘲笑!
路新臣淡笑,景琳的性子他早就摸清楚了。这个迷宫游戏一开始他的确不愿意参加,无奈景琳好面子再加上天已经黑了,他只好在后面跟着。
不过,现在这个被当作迷宫场所的古老堡垒已经充分引发了他的好奇心,不管是那个有关木偶杀人的传说还是这斑驳堡垒自身所发散出来的诱人气息,都让他的脚步无法移开。
深一些,再深一些,在手电光芒所探照不到的地方,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物。而他,就是那个将一切揭开的探秘者。
黑暗张着欲望的大口,探出的红舌在不知不觉间将好奇的人类围裹——起风了,暗云涌上来遮住并不明亮的残月,雾气弥漫。恐惧在心底蔓延,景琳紧紧拉着路新臣的胳膊,紧张地望着四周。
“那是什么?”
手电扫过,金属的反光让路新臣不觉有些兴奋。
“新臣!”
不顾女友的拉扯,路新臣从景琳臂弯中抽出胳膊,快步走向那个将他全部注意力吸引的东西。
是一个黑色的铁盒子,在手电光芒的映照下,隐约地可以看到上面斑驳的锈迹。一把已经锈死的小锁象征性地挂在盒盖上——铁盒是半开的。
“新臣,那个是什么?”
景琳好奇地探出手去,却被路新臣一把握住。
“我来!”深吸一口气,路新臣像是一个面临死亡的勇士,手电的光芒在闪烁,在路新臣的手碰触铁盒的瞬间一抹诡异的银亮在盒面闪过。
“百年之前那一场的盛宴,竖琴之声在城堡的午夜,工匠雕刻他喜欢的容颜,王子坐中间……”
突然响起的乐声吓了两个人一跳,但随即那熟悉的旋律便流进耳中,路新臣和景琳面面相觑。
“谁提着我的手和谁告别,他掌控我的灵魂我的笑脸,被锁在昏暗的时光里面,爱恨都不见……”
“刘、刘力扬的《提线木偶》……”
“哼嗯哈哈哈哈哈哈……”
 路新臣放声大笑,亏他之前还这么小心翼翼,他早该想到提出玩这种无聊的迷宫寻宝游戏的人早就做了准备。
“走啦,景琳。”笑够了路新臣起身拍拍依旧半蹲在地上的女友的肩膀,“怎么,被吓住了,要不要我抱你回去?”
“不要!”半嗔地白一眼路新臣,景琳站起身来挽住路新臣的臂端。
回去的路依旧,不同的只是这次两人有说有笑。
手电依旧四处扫射,不同的只是女孩的手里多了一个红色的提线木偶。

二 王子·木偶
路新臣最近常常会做一个梦。
梦里是枯叶堆积,到处弥漫着浓雾和腐烂气息的森林,参天的树木枝丫交叠,横七竖八地重叠将天空隐藏——黑暗中,路新臣是唯一的光源。
淡色的灰黄亮光隐约地可以让他看清楚周围一两米的环境,那条不知道通往哪里的小路蜿蜒扭曲,在路新臣的脚下仿佛是一条狡猾的蛇,每当他以为已经是尽头,那里却只是一个弯进杂草丛的岔道口。
在梦里他不停地走,两腿不听使唤地朝前方迈进。正如他心底对任何未解事物的好奇,梦中的路新臣依旧清醒警觉。
时间倒退,空间扭曲。一片枯叶从路新臣眼前飞过,他下意识地闭眼,待睁开时,眼前却已是另一番场景。
红色的,到处都是翩飞的红色丝带,长短不一的摇曳拖坠。深深浅浅地映进路新臣已经习惯了黑暗的眸子里,恍惚得刺眼。
鲜艳如血的大红色,一片银亮格外的醒目。路新臣缓步前进,脚下软绵绵的仿佛踩一团棉花,低头望去才发现,脚下的路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一条红色的绒毛地毯,径直地通向那片银亮。
是发丝。
凌乱地散落,遮住面颊。大红的连衣套裙层层叠叠,一环套着一环,衬着那银色的落地长发。细长浓密的黑睫轻轻地颤抖,仿佛路新臣微微触碰,那红衣女孩便会醒过来。
伸出手去,缓慢而轻柔地撩开落在面颊上的发丝,路新臣喉咙发干。
那张精致得如同SD娃娃的脸苍白如雪,红唇娇嫩欲滴,充满着诱惑。
睡美人……路新臣想起那个脍炙人口的童话故事,他慢慢地俯下身去,呼吸有些急促——那张俊美的脸蛋在眼前逐渐放大,他和她的距离,一点一点地靠近。
“你想吻我吗?”
甜美而顽皮的调子,路新臣一惊,狼狈地抬起头来,后跌在绒毛地毯上。
“哈哈,我的王子,你想用吻来叫醒我吗?”女孩笑弯了双眼,她坐起身来,银发顺滑至腰间同那艳红的色彩纠缠。
“你是……”
“炎雪,我的名字。”
“炎雪……”
路新臣喃喃自语,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开始缥缈。那个自称叫作炎雪的红衣女孩甜美的笑容猝然在眼前放大,猛然又变小直至消失不见。
“王子,我的王子,不要丢下我!”
她伸出白皙的双手,却在碰触到路新臣的那一刻变得虚无,仿佛一阵青烟,风一吹便散了。
梦境,本来就是虚无的。
路新臣呆呆地立在原地,心底有个声音在说。
又或者,这,根本不是梦……

景琳有些担心路新臣,最近,路新臣一改常态,爱上了睡觉。
那个笑容可掬,总是能够先一步猜中自己的心思,敏感而又警觉的路新臣正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嗜睡精神越显颓废的路新臣。
比起这些,景琳更在意的是,路新臣常常会在睡梦中念叨的一个名字——炎雪。
炎雪?
她四处打听,却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证明,在路新臣所交际的圈子里有一个叫作炎雪或者有着类似发音名字的人。
炎雪……
望着镜子里头发散落的自己,景琳有些恍惚。
一个红衣服的女孩,镜子里站着的,是一个红衣服的女孩,而且,她长得很漂亮。
摸摸自己柔滑的脸蛋,景琳微微用力,让自己清醒过来。
或许,她该去买件红色的外套或者连衣裙也不错——拉开梳妆盒,一个红色的提线木偶赫然呈现在眼前。
破旧不堪,而且造型俗气,银发红衣,表情空洞,白瓷脸上的涂料已经剥落,两颗呆滞的玻璃眼球高高地凸起,景琳皱皱眉头,握住木偶的手不觉一用力,那两颗玻璃眼球的其中一颗竟然掉落下来,露出一个黑乌乌的洞。
她怎么会拾回这么一个破烂玩意?
厌恶地将木偶丢进梳妆台旁的垃圾桶,景琳摸出手机开始发出有关疯狂购物的邀请。

三 童话·木偶 
炎雪躺在路新臣怀里,幸福地眯着眼睛。
手拂过那带着微凉气息的银发,路新臣满足地拥着炎雪——这个女孩的感情就像她双鬓间犹如火焰的几缕长发,撩动着他的心,让他放不下。
“新臣,你知道有关王子和木偶的传说吗?”
经过路新臣的一再要求,炎雪终于改正了她的称呼。因为他说,我是你的王子,可我更希望你叫我的名字,炎雪,我叫路新臣。
很好记的三个字,炎雪轻轻翻身,爬起来靠在路新臣肩膀上。乌黑的眸子深邃而幽远,她开始讲述那个有关王子、公主和木偶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座古老的城堡里住着一位英俊的王子和一位美丽的公主。他们的相爱,得到了天地间所有仙女精灵的祝福。可是,死神嫉妒王子的容颜,更嫉妒王子有那么一位美丽的妻子。所以,他毫不留情地夺走了公主的生命。”
路新臣感觉到那个瘦小的身子在微微颤抖,他没有打断那个略显伤感的声音,而是加大了拥住炎雪身体的力度,希望自己的怀抱可以给她一点温暖。
“公主死了,城堡里陷入一片死寂,因为王子沉溺在巨大的伤悲中不肯醒来。他躲在阴暗的屋子里,开始雕刻公主的提线木偶。他是如此的思念着公主,所以那个木偶里包含着王子对公主所有的爱。终于,在王子的第一万滴泪水落进木偶双眸里的时候,木偶拥有了生命。它感受到了来自王子内心的绝望和剧痛,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早在最初便随着王子手中刻刀的滑动烙印在木偶的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所以,木偶爱上了王子。”
“最后,王子和木偶相爱了。”无法忍受炎雪轻轻的哭泣,这让他的心如同刀割般疼痛。路新臣打断炎雪的话,他知道这肯定是一个不完美的童话。
“不,新臣,王子并没有爱上木偶,因为木偶只是公主的一个替身,只是王子用来寄托思念的一个雕刻品……”任凭泪水滴落,炎雪的身体轻轻滑落,她环住路新臣的脖子,一双黑眸幽怨地看着他,“王子爱上了别人,那是一个误闯城堡的女孩。她的天真和可爱感染着王子,是她,让王子从黑暗中走出来。最后,王子得到了幸福,可木偶却被关在了一个黑匣子里。木偶一直在等待,等待着当王子忆起公主的时候会想起它,会打开那个黑色匣子,看它一眼,哪怕一眼……”
“新臣——我的王子,你说,那个提线木偶是不是太傻?”
“炎雪……”
“新臣,你爱我吗?”
“我……”
“新臣,如果你是王子,你会爱上木偶吗?”
路新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双被泪水浸透的黑眸黯淡无光,忧伤多得盛不下,一点一点地漫出,顺着他捧着炎雪脸颊的手缝流下。
“炎雪,我……”
冰凉的触觉,她的唇迎上来,将路新臣的话堵在嘴边。
这是梦,只是梦……
泪滑过唇边,苦涩的咸在心底蔓延。路新臣突然有种想逃离的感觉,可那些冰冷如火的红色已经缠至他的全身,让他无法挣脱。

梦醒,路新臣揉揉发涨的脑袋,有些怅然。
炎雪的泪最近似乎越来越多了,多得让他心烦。他不是一个留恋梦境的人,他只是在好奇,为什么每次入睡那个银发女孩总会出现。向他撒娇,向他哭诉,梦里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心——他不是她的王子。
每次梦醒,路新臣总是会很清楚地提醒自己。
他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只存在于梦境当中的人呢?
拿起摆在床头上的照片,穿着可爱公主裙的景琳正笑眯眯地望着路新臣,似乎在说,我是你的公主,你跑不掉哦!
公主,王子,木偶……
太阳穴如针扎般刺痛,路新臣闭紧双眼重新倒回床上。
他该醒醒了,真的该醒醒了,景琳,还在等着他。

四 真相·木偶
一天,两天,三天……
连续一个星期,路新臣严格控制着自己的作息,上课——图书馆——打工——晚自习,从早忙到晚,不给自己留一点的空闲。或许匆忙和劳累真的能让人忘记一些事情,这一星期,那个银发女孩再也没有出现。
打开手机,删掉几条垃圾短信,路新臣皱皱眉头。
这一星期,景琳也不曾同他联系。
景琳……炎雪……
两者的面孔在路新臣脑海里同时闪过,爱的天平突然失去平衡,路新臣呆愣一下,手一松,手机掉在地上摔成两半。

匆匆赶到景琳的住处却发现自己没有带着女友房门的钥匙,在被疑心重重的房东严肃询问良久后终于被放行。这边房东刚刚把钥匙插进锁眼,路新臣便迫不及待地抢行过去,一脚踹开了木门。
“景琳,景琳,景琳!”
“景琳,你在不在?景琳?”
“景琳!”
客厅,卧室,阳台,卫生间,皆是空的。
“景琳……”
一拳捶在梳妆台上,惊得站在门外的房东一跳。
该死,他的手机坏掉,她的手机又关机——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这么慌张?或许景琳只是出去了,或许她的手机只是忘记充电,或许只是他多疑……心跳慢慢舒缓下来,路新臣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该去和那些无聊的女人联系一下,景琳被她们拉去逛街了也说不定。
吐口气,正打算转身和那位可能就要打电话报警的房东重新解释下,余光中却看到一抹熟悉的影子。
“新臣,我的王子……”
幻觉!
路新臣惊恐地睁大眼睛,几近狼狈地跪跌在地上。垃圾桶里,一个红色的木偶正在慢慢地蠕动,伸展着僵硬的四肢,攀爬着粗糙的编织篓壁。它腆着脸,唯有的一只眼睛空洞无神,蚀黑的红唇拉扯着似乎要张开,嘴角开始呈现裂纹化。
“炎,炎……”
手指碰触到什么冰凉的东西,拾起一看,竟是那木偶另一颗玻璃眼球!
黑色的瞳仁正对着路新臣的双眼,炎雪的身影不断地在那眼球中心闪现,伴着耳边时时出现的嬉笑哀泣,路新臣的呼吸越发急促。
新臣!救我!
炎雪的魅影突然消失,转而变成了在一栋栋高墙壁垒间奔跑哭啸的景琳,她恐怖的面孔不断在路新臣眼前放大放大,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泪水涟涟——啪!
玻璃眼球被捏碎,碎成颗粒状,闪亮一片。
景琳!
猛然醒悟过来的路新臣抓起那个已经攀至垃圾桶边沿的提线木偶,敏捷地从地上爬起,推开阻挡在门外的房东,飞快地跑出房间,消失在楼道拐弯处。

残垣断壁,四周被浓密的树林包围,这块曾经奢华的土地此时展现给路新臣的只有黑色的被大火舔噬的印记。
起雾了,视线在一刹那被阻断。
“王子……”
公主甜美可爱的笑颜在眼前匆匆闪过,路新臣像是拨开迷雾一样挥开那扑面而来的影像,缓慢前进。
“小雪……”
“这是送给你的,要随身带着啊!”
白马飞过,扬起的灰尘同公主的泪一起随风消散。
“小雪,小雪!”
“对不起……”
阴暗的城堡,病逝的公主,颓废的王子,没有生命的提线木偶——一场大火的蔓延,将所有的恩恩怨怨,全部化为灰烬。
泪,无声地滴落,路新臣紧紧握着手中的木偶,那传说的童话如同放电影一般在他脑海里一遍遍闪过。那个叫做炎雪的木偶最后在大火里的挣扎如针般刺痛了他的心,王子对公主割舍不断的感情,木偶对王子激烈至极点的爱,让一切幻灭。
路新臣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当泪落下,幻影消失,理智很快地再次占了上风。
他来这里,是为了要找到景琳!
“新臣!”
仿佛是为了印证路新臣的判断,景琳一声求救似的高呼从深处传来,路新臣加快了行进的脚步。
痛!
指尖传来的痛楚让路新臣站住,他低头看看那个静静地躺在自己手心的木偶——已经张裂开来的嘴巴正狠狠地咬着他的指尖,渗出的血丝将那原本颜料脱落的红唇再次染艳。
“炎雪,你出来吧……”
无奈而又困苦的声音在路新臣嘴里吐出,木偶一阵挣扎,在路新臣手中掉落在地上。
“咯咯,我的王子,你终于来找我了呢!”
瓷片剥落,木偶僵硬地一点点变大,空洞的表情开始变得有神,那颗不知为何脱落的眼球自动长出,一身的殷红在迷雾中飞散。
“她在哪里?”
闭上眼睛,任由炎雪冰凉的手指在自己额眉滑落,路新臣淡淡地只是问出一句话。
“她不在,我的王子,公主已经不在了啊!”
天真里暗藏着狠毒,炎雪幽幽地攀住路新臣的身体。
“她在哪里?”睁开眼睛,映进眸子的是炎雪突然受伤的眼神,路新臣心有不忍,却依然推开了炎雪。
“我的王子,你来这里是来看我的,不是吗?这里没有她,没有公主,没有……”
轻轻地垂泣,拉住路新臣的手放在自己嘴角,泪水在眼眶里滚落,如一颗晶莹的珍珠,凝结在路新臣的手腕处。
“炎雪,我只问你最后一遍,景琳,她在哪里?”
“没有景琳!”泪珠终将碎落,炎雪一声大吼,甩开路新臣的手,“我给你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为什么你都不承认你爱我?为什么要企图甩开我?我的王子,你忘掉我了吗?”
“景琳,她在哪里?”依旧是那句话,路新臣平静地看着近乎发狂的炎雪,淡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你……”炎雪慢慢后退,受伤的神色在那张苍白的脸上越发浓烈,黑亮的眼睛黯淡下去,风扬起那拖至地面的银发——雾,越来越浓。
“都说了,公主,已经不在了……”
狠狠地,带着些许玩弄的意味,炎雪的身体开始变得虚无。
“还是不肯罢休?”路新臣一步步逼近,他相信,自己已经知晓了一切。他知道,炎雪在撒谎,“根本没有什么误闯城堡的女孩,你只不过是公主送给王子的信物——是王子的爱让你拥有了生命,你却不满足想要独占王子,是你害死了公主,是你一把大火烧毁了城堡,是你毁掉一切!”
“不是的!”
被激怒的炎雪再次出现在路新臣眼前,她惊慌地看着路新臣,不愿相信路新臣所说的一切。
“这里的幻影就可以说明一切,你不想让我知道真相,所以咬住我的手指,让我从幻影中解脱……炎雪,你的爱,不管是谁,也都无法承受……”
“你可以,王子一定可以,因为我爱他!”
“可王子爱的是公主,我爱的是景琳。”路新臣摊摊手,表示自己的无奈,看着炎雪渐渐失去防卫,迷雾渐渐消散,他睁大眼睛,努力地在那些飞舞的银丝里寻找着什么。
一根,两根……
“为什么,为什么你都不肯爱我,我明明那么爱你……”炎雪捂住双眼,沉浸在伤悲中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路新臣奇怪的举动。
“因为,你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路新臣突然冲到炎雪身前,一手掰住炎雪的肩膀,另一只手飞快地握住那漫天银丝中的一根用力一扯!
“嗯……”
肩膀一松,炎雪的身子半歪下去,就像是一个吊线断了的木偶,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路新臣,甚至忘记了反抗。
“你对王子没有任何的爱,你只是继承了公主的意念,所以,炎雪,你根本不懂得爱!”
大手挥过,提线木偶失去了所有的支撑,瘫倒在路新臣的怀里。
“你只是想占有,一心地占有,你的爱太过狭隘……炎雪,告诉我,景琳在哪里?”
眼睛慢慢阖上,炎雪已经无力再笑,她努力地张着嘴巴,吐出一句话,却是——
都说了,公主,已经不在了。
王子,公主,真的,已经不在了。

五 结局·爱
“那个……”
咖啡厅里,临窗的餐桌上,一个女孩低着头绞着手指,磕磕巴巴地解释着什么。
“这一个星期,你倒是放纵得很啊。”眼睛瞄瞄餐桌下一大包一大包的新衣服,路新臣搅动着咖啡,脸色有些难看。
“我错了。”
好不容易吐出三个字,却换回来路新臣不谅解的一个白眼。景琳恨得牙痒痒,哪里有这么小心眼的男朋友,她只不过是跟着朋友去外地玩了一圈……嗯,忘记和他打招呼,手机又忘记带充电器……所以……
“你爱我吗?”
“啊?”被路新臣突来一问,景琳有些怔然。
“我说,你爱我吗?”路新臣狡诈地眯起眼睛,端起咖啡轻抿一口,“说你爱我,我就原谅你!”
“路新臣!”
不要太过分!她可是他的女朋友,要知道女朋友是用来宠的!
“干吗?”路新臣懒懒的带着威胁的一个眼神,让景琳的气焰忽地灭了下去。
“我……那个……我喜欢你……”
“是爱啦……”
“不要太过分啊!”
“明明是你错在先……”
窗外,天很蓝,阳光穿过羽翼般轻薄的云朵撒向人间,静静地照射着咖啡店里那对半吵半闹的情侣,一切都那么的安详。
“送给你的……”
“什么?”
“一个木偶啊,在买衣服的时候看到的,很漂亮吧……”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第四维 - 2011-11-24 18:10:44 - Ds勿忘心安
-----------------------------------------------------
故事又重复了   最后还是又送了一个木偶
花雨 - 2008-9-25 10:49:53 - 珍
-----------------------------------------------------
看是看懂了,我也觉得新臣与景琳的爱情在这里面表达的并不深厚,结尾处却安排了女主角送给男主角又一个木偶,或者说又要上演同样的戏码了,木偶又爱上了男主角,如此反反复复....
有点过 - 2008-6-19 11:08:37 - 如
-----------------------------------------------------
女主角去玩的有点过了吧!而且女主角和男主角的爱似乎没有更全面的表现出来!
爱来过的 - 2008-6-15 16:58:38 - 恋l.l
-----------------------------------------------------
虽然看不太懂,但感觉伤伤的!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62, 共 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