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1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冤家 文/淇奥
 2008-5-31 10:56:2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81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晚上九点半左右,S大女生宿舍四楼尽头的洗手间内。
“镜子啊镜子,谁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女生?”莫小米身着可爱吊带睡衣,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抓着牙刷,此刻正杏眼圆睁,满嘴白沫,对着面前的镜子摆出一个威胁的POSE。
身后的好友贝月毫不客气地当场喷笑,“拜托,如果你想COS白雪公主她后妈请联系话剧社。” 
莫小米正想开口,却有人探头进来喊了一声:“小米,接电话。”
“谢谢。”收起恶形恶状的莫小米慌忙漱了下口,随即端着杯子就朝宿舍跑去;但是在她兴冲冲地推开宿舍大门的瞬间,一股诡异的气氛却让她陡然停住了脚——
MY GOD!N道目光在瞬间之内齐刷刷地扫向了她。
男……男生?
女生宿舍里怎么会有男生?
“啊!”鬼叫一声后,披头散发的莫小米身着睡衣夺路而逃,但是眼前突然人影一晃。虽然莫小米反应神经很好,运动细胞也不错,但是她仍然一头撞了上去,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抬头正准备道歉,冷不防却乍见一张让她万分震惊的脸。
“邱言?你怎么会在这儿?”莫小米难以置信地指着他。
对面的男生个子很高,平常总喜欢在眉间挂出一副“我是帅哥我怕谁”的神情,此刻唇角微微一勾,带出一抹可疑的笑意,随即伸出一根手指头竖在她面前摇了一摇,“蓝色的。”
蓝……蓝色的?
莫小米愣了半秒之后,整张脸顿时在瞬间热得足以煎蛋。
这个混蛋!
她火冒三丈,用尽全身力气,并成五指山的右手极其熟练地朝面前的男生招呼了过去,“下流!”
被她叫做“邱言”的男生却仿佛与她演练过千百次般熟练地伸出左臂一拦,右手随即抓住她的手腕,微微一用力,把她推靠在墙壁上,特灿烂地开口:“怎么又是这么一招?卷毛,你磨爪子吗?”
又叫她“卷毛”? 
莫小米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暴力冲动指标迅速飚升,恶狠狠正要一脚踢出去,邱言却已经早有行动,右腿一抬,压住了她不安分的腿。
怎么看都是很暧昧的镜头,尤其是在女主角衣衫不整的情况下,莫小米所在宿舍内正在执行校务的学生会成员已经走了出来,笑着七嘴八舌地开口问他:“邱言,你熟人?这么亲热?”
莫小米看着一、二、三、四……至少超过四个男生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顿时变得神情呆滞。
原本还在逗她的邱言立即挡住他们落在莫小米身上的视线,随即笑着开口:“诸位,非礼勿视不知道吗?”
虽然他是笑着开口,但是语气里却明显带着警告意味,本想继续看戏的人有些犹豫了,但是想想眼前难得一见的场面,都有些不甘愿。
一件衣服就在此刻轻飘飘又恰到好处地罩了下来,结结实实地裹住了莫小米,帮她隔绝了那些视线。
莫小米微微抬头,越过邱言的肩膀看过去,看那个对她施以援手的男生。
很高很瘦,神情冷静,眉似蹙非蹙,眼神冷淡而优雅,撑在阳台上的手指漂亮而修长。
好帅啊!
莫小米彻底花痴了。
“卷毛,你在看哪里?”暗自恼怒于自己被忽略的邱言伸手抓起她的一绺卷发拉了拉,瞬间把她从天堂拉回地狱。
被打断好事的莫小米彻底发火,“呼”地一巴掌扇出去,终于结结实实地盖在某人俊帅无比的脸上。
邱言你这混蛋,不要欺人太甚! 

莫小米平生有两恨。
一恨是天生卷发,奈何这是遗传学的问题,实在不容她置喙。
二恨家有恶邻,让她打小就备受“摧残”,至今已经十来年之久。
说到那位恶邻,他姓邱名言,虽然与她一般大,却在上学途中跳了一级,本该与她平起平坐的人,硬生生地在此刻变成了她的学长。
在学习上压过她也就算了,反正她也不指望自己成为天才少女,他爱当英才就让他当去,但是偏偏这家伙还是个两面派,表面上对她客客气气,实际上一肚子坏水,不说别的,就单说一条,这个混蛋明知道她为了自己那头乱蓬蓬的天生卷发苦恼不已,他居然还喊她“卷毛”喊了十年之久,简直士可忍孰不可忍!
当然,邱言有的时候还是很不错的同学,比如经常在她做“月光美少女”的时候请她吃饭;在她被人欺负时凶神恶煞地冲上去跟人掐架;高中时期足足接她上下学两年,直到他跳级直升大学为止;高考时帮她抓题、然后又顶着大太阳一手可乐一手冰淇淋地等着她出考场,但是……但是就这一个“难听至极”(起码莫小米同学是这么认为的)的外号,已经足以完全抹煞邱言在她心中的形象,让她经常性地忘记以上的事情都是谁做的。
尤其是现在,就在她刚刚进入学校的大门、刚刚选好合适的对象,正满怀憧憬地盼望着来一场纯纯校园之恋的时候,他居然又这么损她?!
校道上,莫小米越想越生气,手中随便拽的一根草几乎被她揉得稀巴烂。
“然后呢?”贝月却依旧兴致勃勃地追问。
莫小米一想起来就悔恨得欲撞墙,“哪还有什么然后,我当场呼了邱言一巴掌,那个男生一定对我的印象坏透了!” 
贝月顿时连连叹气,有点遗憾昨天没有赶上实况转播,等她赶到现场的时候,好戏早已经散场了。
莫小米碎碎念,愈念火气愈大:“死邱言这个混蛋,我入学还不到一个月,就被他破坏掉了形象……”
贝月好奇地问她:“你说的那个男生到底是谁啊?”
一想到昨天的那个男生,莫小米立即兴致勃勃地开口:“还好最后我拉住那痞子问了一声,你知道吗?那个男生居然是齐皓耶!”随着落下的话音,莫小米配合地做出无限向往的花痴表情。
“学习部的帅哥部长?”贝月同样两眼放光,“久仰大名啊,是不是和传说中的一样帅?”
莫小米立即点头,顺带磨了磨牙,“当然,简直比那个痞子好上千倍万倍!” 
她抬头挺胸,正想做鄙视状以示对那个痞子的不屑之情时,面部表情却突然一僵——
对面踩着单车的家伙,可不就是那个痞子?
她下意识地脚跟一转就要避开,但是转念一想,却又突然转身,脸上挂着算计的笑容,猛地冲过去拉住了那辆单车。
“咣当”一声后,猝不及防的邱言被凌空抛起,摔得晕头转向,现场一片惨不忍睹。
莫小米忍不住吞了下口水,这威力……似乎不是一般的大……
贝月呆掉了,被摔得有点晕的邱言见她正大睁着眼睛看他,居然还不忘摆出颠倒众生的笑容对她潇洒地“嗨”了一声,然后才慢吞吞地爬了起来。 
莫小米心虚无比,没等他走过来就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他,“你敢打我,我肯定回家告诉你妈。”
邱言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时才发现为什么他会觉得透风,原来刚才那一摔,居然扯裂了他的衣袖,他低头拉了半天后见抢救无效,只好随它去了。
莫小米见状悄悄朝后退了一步。
邱言终于抬头,阴恻恻地开口:“卷毛,你最好给我一个好理由!”
莫小米听他刚开口说话便是这么一句,顿时怒火熊熊,“你再叫一遍试试?”
“卷毛,我叫了你又能如何?”他立即抬起下颌,根本没把她的威胁放在眼中。
“你……”莫小米气得跳脚,“你这混蛋!”
“卷毛,你这样整我,不是只为了喊住我好跟你吵一架吧?”邱言一边说一边眯起了眼睛,狐疑地打量她。
“是你要跟我吵的好不好?”莫小米气嘟嘟地哼了一声。
“有话就说,没话闪人。”邱言扶起车子试了试,发现没什么大碍,长腿一抬,重新又坐了上去。
“等一下!”见他一副急着要走的模样,莫小米下意识地喊住了他。
邱言回头,笑得分外狐狸状。
莫小米犹豫了半晌终于试探地开口:“你跟齐皓很熟吧。”
“废话……”邱言突然一抬眉,唇角似笑非笑地勾了一下,“原来是因为他?”
“告诉我他喜欢什么样子的女生?”莫小米立即兴奋地扑到他面前开口。
邱言不语,只是审视地将她上下打量了好几遍。
 “你想干吗?”莫小米下意识地朝后退去,和他保持两尺远的距离。
但是……没用!
邱言大手一捞,结结实实地把她抓了过来,安放在车子上,“卷毛,想知道齐皓的事,就跟着我走!”
他说话的时候习惯性地轻笑,眼睛微微眯起来,唇角勾出的弧度盈满了算计,让莫小米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想跳下他的车时他却已经踩着单车走人了。
“你会告诉我吗?”莫小米坐在后面用力戳着他的背。
“你说呢?”在前面踩着车子的邱言为之挑眉,他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才让她记忆深刻,齐皓只花了短短数分钟居然就让她如此念念不忘?
还真是不公平啊!
不行,说什么今天也要给她特训一场让她明白,男人——
在某些事情上面也是很小气的! 

中午十一点半,太阳很好。
莫小米抱着书从阶梯教室里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兀自苦思。
齐皓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女生?
她到现在还是没弄明白,邱言那个小人,上次把她拐走,不但没有跟她说答案,还顺便敲走了她一件衣服,小气鬼!
但是齐皓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女生呢,真的很想知道啊。
“卷毛,你思春了?”有人冷不丁地在她额头上敲了一记。
“邱言你这混蛋!”莫小米顿时火冒三丈,为什么她走到哪里都会碰到他?难道他都不上课的吗?还是他看了她的课程表按时间来堵人?
邱言摸了摸下巴,挑眉看着她,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很正常嘛,精力充沛,不错不错。”
“哼!”莫小米白眼以对。
“邱言,我先回学生会了。”邱言身后突然闪出的男生对他略略一点头,随即快步走出了教学楼。
哇,连背影都那么帅!
莫小米的双眼顿时呈星星状。
“卷毛,人都走了你还看什么?”极度不满意莫小米此刻行为的邱言用力扳过她的脸。
一听到那个词,莫小米顿时神速地一脚踹出去,这下子没有落空,邱言立即抱着小腿惨叫了起来。
“活该!”莫小米得意洋洋。
“你好样的!”邱言咬牙切齿,“我看你别想从我这里得知关于齐皓的任何问题了!”
“别这样嘛,邱言——”莫小米见状突然瞬间变脸,谄媚地靠近他,“告诉我啦。”
“我干吗要告诉你?”邱言横她一眼。
“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莫小米突然卡壳了,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以威胁他的,于是只好用力、再用力地想。
“你就怎样?”邱言料定她没有任何杀伤力,已经笑眯眯地开始想象要让她如何割地赔款了。
莫小米的眼珠子飞快地转来转去,过了片刻终于停下,笑得一脸无辜,“我就……哭给你看!”
邱言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
这死丫头,居然拿眼泪威胁他?!
她多大了,居然还用这一招?!
但是……
邱言忍不住磨了磨牙。
但是偏偏她这一条就是能威胁得住他,谁让她小时候曾经被他撞倒而折了一只手臂,哭了整整一个夏天才了结。打那以后他就再也不敢听到她哭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她并不是爱哭鬼,不然他早就受不了了。
但是现在她居然拿眼泪来威胁他?!
邱言再度咬牙切齿,感觉牙根那儿痒痒的。
莫小米看着他精彩万分的表情得意至极,“快点儿告诉我他是怎样的一个人?有没有女朋友?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她还有完没完了?
这个笨蛋——
邱言被她气得暗伤,冷哼着开口:“估计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你这个笨蛋再笨的人了!”
“你到底要不要说?”莫小米急了,“你再不说我真的要哭了!”
“我……”邱言吞下这口气,重重地砸她一个白眼,“说了也没用,就你这头卷毛,下辈子吧!”
这个笨蛋简直迟钝得让人上火,齐皓到底哪里好?
她到底……有没有注意过他呢?
冷哼一声,邱言气冲冲地闪人。
莫小米怒瞪着他的背影半天后,抓过自己的发尾暗自思忖,他那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说她的卷发难看到影响齐皓对她的印象?
肯定是这意思!
莫小米用力、肯定、慎重、郑重地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个鬼鬼祟祟或者又可以称之为神秘的笑容,看着邱言离开的方向挑眉,“放心,我保证齐皓不会因为我的头发而拒绝我!”
她决定了!她决定要来个华丽的——大!变!身! 

周末中午,天气晴朗。
邱言刚刚同其他学生会成员开完会,临走的时候齐皓突然喊住了他:“票。”
话说完,两张电影票端端正正地放到了他的手心上。
邱言微微一笑,“为什么给我电影票?”
齐皓抬手推了一下眼睛,唇角微微一弯,“因为送票人不是我的那杯茶。”
邱言把票收起来塞到口袋里,看着他笑笑地开口:“谢了,我会和我那杯茶一起谢你的。”
齐皓淡然一笑,“不客气,这两天怎么没见你去找她……”
他的话音还没落,有个人影却突然从外面飞奔进来,同时“哇”的一声后便开始大哭,扑到了邱言的怀中,仿佛终于找到了主人的宠物,既无辜又委屈。
齐皓惊讶地挑眉,随即对邱言了然一笑,而邱言亦毫不客气地低声对他开口,说了两个字:“快滚!”
还真是……翻脸不认人啊。
齐皓舒眉一笑,随即极端优雅地走出了会议室。
“小米,你怎么了?不要哭啊?说话好不好?”邱言无奈地叹气,轻拍着莫小米的背,“谁欺负你了,我帮你去出气!”
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似的,那个为了莫小米抓起板砖勇往直前的邱言又回到了她身边,喊她“卷毛”的那个痞子暂时消失了,“呜呜……”莫小米埋在他怀中因为找到了熟悉的感觉而更加委屈地放声大哭。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 邱言依旧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告诉我出了什么事?”
有多久没见到这么温顺的小米了?
真是让人怀念啊。
“我、我……”莫小米抽泣着说了一句什么。
邱言突然觉得她似乎哪儿不对劲,试着把她稍稍推开一点,“你先别哭,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
奇怪,大热的天,小米干吗戴帽子?
他一边说一边准备拿下莫小米头上的帽子,哪知道帽子没拿下来,莫小米却又再次抱住他大哭了起来,鼻涕眼泪什么的全部都抹在了他的身上,看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张脸红通通的,邱言的心霎时软得一塌糊涂,收回了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好了好了,没事了。”
“我有事。”莫小米抽泣着在他怀中拖着尾音开口。
“什么事?”邱言疑惑地问她。
莫小米靠在他怀中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伸手“刷”的一下子摘掉自己戴的帽子,拖着哭腔开口:“你看!”
邱言抬眸,顿时满头黑线呆滞无言,只觉得仿佛有无数只乌鸦呀呀叫着从他的面前飞了过去。
面前的人真的是莫小米吗?
她那一头标志性的长卷发呢?
眼前这个留着一寸长小鬈发的女生是谁?
“你的头发……”虽然和她做了十多年的邻居,邱言依然震惊得目瞪口呆,顺手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幻觉。
莫小米泪眼汪汪,“我本来想做离子烫拉直,但是谁知道电器跑火,把我头发烧着了……”
“噗!” 邱言顿时被这个意外的事故刺激到了。
“你、你……”莫小米的脸色变了又变,“哇”的一声再次哭得如同洪水泛滥江河决堤,“你嘲笑我。”
邱言又好气又好笑,“谁让你去折腾自己的头发?”
“可是……可是你说齐皓不会喜欢我的卷发啊!”莫小米含着眼泪咬唇。
看着她像受了委屈的小白兔似的眼睛鼻头哭得红红地看着他,楚楚可怜的让他忍不住就伸手用力地抱住了她,无奈地温柔叹气:“笨蛋笨蛋笨蛋!他不喜欢有什么关系,我喜欢不就好了?”
“啊?”莫小米呆滞,“你……你喜欢……”
“对,我喜欢。”邱言再次叹息,“不喜欢你,干吗总和你吵嘴?不喜欢你,干吗总要叫你外号惹你生气?不喜欢你,干吗不告诉你齐皓的事?不喜欢你,干吗要介意我在你心中的地位?”他抓过她,看着她的眼睛温柔地微笑,“笨蛋,那都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可是……可是……”莫小米摸着自己的头发又想哭了。
“别哭别哭!”邱言有些手忙脚乱,“反正头发很快就会长长的,没关系。”
莫小米的眼睫上犹挂着一颗泪珠,晶莹剔透,“我现在变得这么丑,齐皓肯定不会喜欢我了,怎么办?”
“你怎么还想着齐皓?”邱言有些发狂了,“我不是都说了我喜欢你?”
“谁知道你有没有骗人?”莫小米轻声嘀咕了一句,睫毛上的那颗眼泪摇摇欲坠。
“我保证,这次绝对没骗你。”邱言微微一笑,轻轻拭去她的眼泪,掏出口袋里的票放进了她的手中,“虽然变成了小卷毛,但是聊胜于无,晚上还是一样约你看电影。”
莫小米犹在怀疑,“我吗?约我看电影?你是准备追我吗?”
“是啊!”邱言见她发呆,坏坏地勾唇一笑,“答不答应?不答应我可要吻你了!”
莫小米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一刻居然偷偷欢喜了一下,就因为那么一点点欢喜,她下意识地想要掩饰:“谁要答应……”
邱言得意地一笑,果然,他算计得刚刚好,就知道她会这么说。
于是一个温热的东西就那样软软地落在了莫小米的唇上。
虽然突然,但是却温暖,甜蜜。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5 20:24:59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opeyixa.com/qvoxvva/1.html";>cialis</a> ,
cialis - 2010-2-23 8:11:22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cialis - 2010-2-22 16:02:15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lalala - 2009-2-3 21:20:25 - 花雨紫泪
-----------------------------------------------------
要说什么呢!
花雨 - 2008-9-25 10:51:00 - 珍
-----------------------------------------------------
好看是好看,但没有故事情节,希望作者有更好的作品出现,期待中......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72, 共 1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