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2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美少年说书记•猫(一两)
 2008-8-5 12:27:3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88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美少年说书记•猫(一两)
我喜欢狗多过于猫。
是谁说的,狗让人感到被爱,而猫让人感到爱人。付出总是比回报辛苦,我最不喜欢干辛苦事。

但今天,我的任务是盯一只黑猫。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在大太阳底下干这种事,该做的抗争我都已经做过,但一切于事无补,那条鱼仍然把我从16度的房间扯到了39度天台。
那条活该被被红烧成块的鱼现在我的左耳上,是一只银色鱼形耳钉,直接、笔直刺进我的耳坠,六个小时过去了,我的半边脸都因此火辣辣地疼,可,再也不敢扭过头去顶着干。
但是再这么晒下去,我干脆再直接从这里跳下去。正在我思量有什么办法可以脱身的时候,猫忽然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往前一跃。
落在另一幢高楼的天台上。
我的脑子立刻运转起来,“等我下四十层楼再爬上三十几层楼,那只猫早就没影了……没法追。”整个人却被凌空提了起来,刚才的愿望得到圆满实现——从这里跳了下去。
“啊!”
恐惧,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恐惧,只有一瞬间涌来的空白和绝望,但大脑终于知道要害怕的时候,脚已经着了地。它的速度逐渐加快,我跟着它居然不费力。恐惧渐渐被新奇感替代。修理高架灯的工人看到了我,下一秒他的动作一定是揉眼睛。
穿过了大半个城市,猫在一条死巷里被我堵住。
在它的前方,是巨大的落日,满天红晕笼罩着这个城市。黄昏。昼与夜轮回交替的时候,一切朦胧不可测知。
猫缓缓地转过身。
动作非常缓慢,尤其是在见识过它有多敏捷的我眼中,它终于直面我,一双眼睛在夜色里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碧色。
“为什么不放过我?”

这不是我能回答的问题,到了这一步,该是这两只东西之间的事,我得靠边上歇会儿,耳尖却被一提,“去捉住它。”
“你不知道去?”我怒,然而下一秒,我惊,“不会说单靠你收拾不了它吧……”那我就算把耳朵割了也要立马脚底抹油!
“它被困在猫身里出不来,只是叫你过去帮我拎住而已——离忧,在我的眼皮底下出现,是这辈子最后的错误。”
后面的话是对那猫说的,声音内敛,相当之有气势。
我没兴趣插手动物之间的帮斗,可鱼在耳上不得不从,我只是观察了一下,找到一把清洁工丢开的大扫把,正待捏住它的脖子,忽然巷口传来悠悠的叫唤:“小黑……小黑……”
这是咒语吗?在我的手指离猫的脖子尚差0.01厘米距离的时候,猫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跟着再一声更凄厉的叫声发自我的口中,手掌看上去毫发无伤,但每一颗毛孔都疼得像在滴血。
“不可能……”同时受到重创的还有鱼优游,我耳边传来短促又压迫的呻吟,“……这种年纪的离忧不可能做到这步……”
奇迹般脱逃的猫一溜奔向巷口,扑进一个人的怀里。
那是个老人。头发梳得妥帖,衣服也一丝不乱,她抱着猫闲闲地笑,我几乎注意不到她脸上的皱纹。
然而她看我跟看猫的眼神完全不同——我甚至还没来得及扔开扫把——她道:“孩子,请不要为难小动物。”
“这东西不能养——”这不是我说的,但在老人听来当然就是我说的,“它是离忧,养它你会家破人亡——”
我简直恨不得拿拖鞋塞它的嘴,人家一定以为我是神经病。
果然,老人叹息一声,抱着猫缓缓去了。

“硬从她手里抢,她会不高兴。你要知道,我的食物就是人类的‘快乐’,我最讨厌弄出那些倒我胃口的东西。”这话不知是想说给我听还是说给她自己,“可是……你说,一只连身形都脱不了的离忧,怎么可能伤到我?怎么可能?”
我说?哼,“请先告诉我那是何物?”
“专吃人痛苦和怨恨的蛊!”
“帮人把痛苦和烦恼都吃掉,嘿,比你好多了。”
“弱智,它会不停地在人身上培育自己想吃的东西。这只猫被它附身,主人一定很悲惨。以它那时的一击之力,这家伙靠近的人,一定出门被车撞,跳楼成残疾,霉运连天——”我没空理她,甩上门睡觉。
日子终于安静了下来,每天可以睡到十四点钟,不必像某天一样,突然被拉到天台暴晒,原因是她感觉到“那只猫身上有东西”。
无事的日子,她重新变成一条鱼,安分老实地待在鱼缸里。姐每次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要扑到房里去看她,又看见我的耳朵,笑,“这耳洞打得不好,不早说,我带你去打。”
星期三的时候大姨的婆婆七十大寿,这种人情往来本来都是老姐出马,奈何她那天不得空,于是由我代理。
多年不曾混迹江湖,在场的十个倒有九个半不识得,剩下的那半个,也已叫不出名字鸟。鱼优游又变成一只耳钉跟在我边上,因为“家庭聚会的时候会很热闹大家会很开心”,然后“她能吃到很多好吃的”,结果她“吃”到的还没我吃到的多。
“除了那几个小孩,居然没人高兴。”
“不过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有什么好高兴的?”
“但你们人类不是很看重亲情的嘛?”
“亲情?那是何物?”
正说着,身边忽然安静下来,原来正主儿被后辈众星拱月般拥出来,我手里正端着一块抹茶蛋糕打算往嘴里送,一见寿星,蛋糕险些掉地。
如果不是已经知道自己参加的“七十大寿”,我绝想不到她已经七十岁。她看上去顶多五十,头发花白,没有刻意去烫,是一种自然的灰色,笑容得体优雅,穿套装,戴珍珠项链,贵妇就是贵妇,愈老愈贵。
众人捧着她,她捧着一只猫。黑猫窝在她的白衣前,色彩对比非常之强烈,以至于我和鱼优游第一眼就被震住。
是的,就是那只被离忧附体的猫。
它当然也看见了我,贵妇人与它的神经似是相连,它的头一转向这边,她的视线也掠了过来。
我连忙报以眯眯笑容,乖巧可爱的少年后辈,诚心诚意来贺长辈寿辰。一面按住鱼优游。两下里都甚平安,她不见什么动作,我也不见什么动作,她开口致辞,声音还是很好听,……几句过场,说到遗嘱。
场中颇为哗然,但老太太温婉里头带着笃定,律师上前,从容分配身家,她抚着猫,腕上的镯子如一泓清水。
“你谁人,”里面提到关键词震得我耳朵发热,我这才明白这位老夫人是谁,我低低向鱼优游道,“她从小是千金小姐,长大嫁给大富商,几个儿女个个都飞在天上,家败人亡个鬼!”
她的回答是扯着我往休息室去,在那里,刚刚结束亮相的老夫人正在喝茶,猫伏在她膝上,见我们进来,即刻跳下来。
两只异物各自虎视眈眈。
我只担心老夫人会认出面前这位温良少年就是当初那个手拿扫把捉她家小黑的不良少年,但身体已经不受我自己控制,我一伸手,空气如水泡一样裹住老夫人,老人闭上眼睛熟睡。
像是知道这一手并没有恶意,黑猫没有阻止,只定定看着我的耳坠,它倒是识得仇人真身,我放松地在另一只大沙发上坐下。鱼优游迟疑了一下,像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它却开口了:“小倚人,我知道你在奇怪什么。我可以把你想知道的告诉你,作为报答,你以后多来找她。”
那条鱼显然已经拎不太清对方到底是敌是友,“……与其让我来培养她的快乐,不如你自己走开吧?”
猫低低笑,“我很快会走开……”

它遇见她时,她十岁。刚刚从汽车上下来,雪白的小皮鞋还没有落地,穿着蓬蓬公主裙的身子就落进保姆的怀里,然后被放在地上,三五个人簇拥着她,走向守卫森严的大门。
小小的脸上是认真的表情,但眼睛泄露了她的好奇,眼珠子滴溜溜转,很黑,很温润。视线扫过大门内的喷泉与绿茵,落在它身上。
它正懒洋洋地伏在花园的椅子上,懒洋洋地看着她。
看着它小小的食物。
她的情绪是单纯而稀薄的,就像那裙子的布料,白而半透明。
这不是它可口的选择,却可以成为美味的繁殖地。怎样让污黑显得更黑?莫过于由雪白来做衬底。
只要一点点黑,就都在她身上显得触目惊心。
那会,很美味。
它不自觉舔了一下嘴角,喵呜一声,跃进她怀里。
“啊。”她有小小的吃惊,又欢喜,此刻是半透明的情绪里仿佛涌进了橙色的光。这真不是它喜欢的东西,不过,没关系,它很快会栽培出它热爱的黑色。
“伏虎很喜欢你呢,小小姐。”身边的人说,“除了老爷,平时很少有人能抱到伏虎。”
这本是一次很简单的拜见。在这座大院里住的是她的祖父,每个季度的第一天,他的子孙都会被领到这里,参见这位赐予他们富裕和尊荣的人。祖父很老了,话也不多,她并不是很喜欢来这里,祖父的屋子好像永远都看不见阳光,她害怕独自待在那里,每一次问完安都巴不得快点被保姆带出来。
但这一次好像有点不同。
她是抱着猫进去的,保姆说:“这样老爷会很喜欢你的。”
是吗?不过这不重要,她喜欢这只猫,猫咪的眼睛绿绿的,像妈妈的手镯的颜色。
所以当祖父问她是不是喜欢这只猫时,她毫不犹豫地说“是”。然后祖父笑了,“很好,它也选择了你。”
这是祖父第一次对她笑,甚至还伸出手抚摸她的头顶。
老人眼中有温和的神采,一点儿也不像平时严峻的祖父。至于温和深处流露的接近于深黑的悲伤,女孩子是不可能看出来的。
他太老了。人老到某种年纪,神经会有一部分慢慢和另一个世界接轨,他渐渐看到过去他看不到的东西。
——猫。
在他小孙女怀里微笑。
就像当年他还是个市井混混时遇见它一样,碧绿的眸子,闪着诱惑而温柔的光。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6-24 9:16:13 - cialis
-----------------------------------------------------
Hello!
http://oieypxa.com/oryrvsr/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6-23 18:17:46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tx/1.html ;,cialis,
呵呵 - 2008-9-27 0:40:06 - 暗夜絮血
-----------------------------------------------------
呵呵,我是很喜欢猫的喔,但不是因为这样才喜欢本文,是因为我喜欢里面淡淡的情感。
恕我直言 - 2008-9-20 21:12:53 - 奇太邑邑
-----------------------------------------------------
可能不是知音吧!真有点啃骨头的感觉!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33, 共 1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