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2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今日从君醉(鹂吹)
 2008-8-5 12:29:4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5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今日从君醉(鹂吹)
穿透枝叶缝隙的阳光,串起七彩虹圈。清澈山泉沿着林间小道一直流出密林,消失在远方。
慕容剪雪的视线追逐跳跃的水花。长途的奔波因悦耳的流泉、树木的葱郁获得短暂的松懈。他解下马缰系在一棵树上,拨开长满尖刺、高大浓密的野杜鹃,朝泉水流经的方向走去。
会踏上这条荒芜的小径,走进这片古老远久的乡村小镇,纯属偶然。相信宿命的慕容剪雪知道,有时候,偶然的下一步是必然。  
随着他的深入,溪流渐渐地加宽,山石小道被沙土砾石代替。尽头是一片破落的村庄。也许它曾经繁荣一时,但时过境迁,昌隆已经成了历史。
泉水在村庄的左侧汇聚成弦月形的大湖。湖面开满了美丽的莲花。  
阳光越发灿烂,空气清新宜人。粉红嫩白的莲花绽放笑颜,一对淘气的鸳鸯在田田叶子间穿行。少了文明的污染,这里仿佛人间天堂。  
慕容剪雪忽地停住脚步,他诧异地盯着弦月湖中纤柔的身影。  
僵立原地的他,只能痴迷地膜拜着坠落天际的仙子。  
湖中的女孩稍微撩起遮住眼睛的长发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长长的头发上空跳跃阳光,水珠从发梢滴落,滑过蜂蜜色的肌肤,滴入平静的水面,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女孩缓慢地扬起眼眸。  
慕容剪雪往后退了一步。  
午后清溪纯洁迷人的瞳孔,轻易地夺走了他的呼吸。  
慕容剪雪丝毫不觉自己的双脚正向女孩靠近。在他伸手抓住天际的精灵时,女孩闪开他的手,消失在莲花深处。  
张开拥抱的双手,冻结在半空。  
慕容剪雪瞪着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平静的弦月湖。不确定刚才的那一幕是否仅是旅途劳累产生的幻觉?
他环顾寂静,虚无人影的湖畔。
她是莲花的精灵?水的精灵?还是空气的精灵?
轻灵,柔美。又如此的娇弱,圣洁。 
慕容剪雪环抱火热的躯体,朝上空的艳阳微笑。  
不管她是谁,他终将找到她并将她带回。
因为他的心,已经醉倒在那双明如秋水的眼眸中。

黛安娜女神宫。 
都城最负盛名的贵族游乐地之一。创立者据说来自太洋彼端,倾慕帝国繁华的异域商人。这位从不在大众面前展露真容的商者,在奉给大皇一颗举世罕见的夜明珠后得到在都城经营风月之地的殊荣。  
推开沉重的月亮之门,迎接的是背负银弓手持金矛,头戴百合花冠的女神像。女神高贵美丽,侍女们更是可爱甜蜜,笑容迷人。她们手捧镶嵌各种宝石的金盘,盘中盛满即使在帝国也难得一见的美酒。每位经过她们身边的贵族哥儿们,纷纷放下金币换取美酒,当然还有神女们感激的一吻。  
女神宫最令人流连忘返的,当属狩猎大厅。布置得像是女神的游猎地,触目可见特意移植的灌木和一丛丛绽放的花朵。其间偶尔闪现敏捷小鹿的身影。
“对不起,将军。我无意冒犯你。”
靠近大厅和长廊的杜鹃花树下传来细微的,不失庄重的道歉声。
“那是有意的喽。”
被称为“将军”的黑发披肩男子,英俊的脸上掠过不怀好意的笑容。
围在他身边的几位锦缎公子,心知肚明地相视而笑。今夜,他们的金主,帝国最年轻的将军赵久微找到他心仪的猎物了。
“我不是有意弄脏你的衣服。”
杜鹃花下的身影,纤柔修长。宛如初生小猫的细细声音,勾动的是人心深处的蹂躏恶性。
“弄脏将军的衣袍,这份过失你赔得起吗?”
赵久微冷冷地笑,逼近爪下极力挣扎的猎物。很久未曾有人能够引起他征服的欲望。这位娇柔的女孩,应该很荣幸地得到帝国实力派人物,财貌双全的赵家公子的青睐。
成诗不停地后退,直到肩膀抵在杜鹃花树上。杜鹃尖利的刺压入她的肌肉,但心中的愤怒使她忘记了疼痛。
对自己出现在女神宫会碰到什么样的遭遇早有了心理准备,受到刻意的接近或显露的调戏还是令她感到莫大的愤恨。靠着一点的聪明虽然可以避开众多的纠缠者,但在权势的面前,弱小的她根本毫无抵抗的能力。
“你叫什么名字?看在黛安娜女神之名上,或许我会大发仁慈。”
赵久微猛然伸手掀开她的面纱。
刹那间,明丽动人的脸庞夺去所有目睹者的呼吸。
赵久微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正视他的眼睛。
如溪流清澄的纯洁双眸,诱惑灵魂的坠入。宁愿迷失在那一片永无尽头的魔海,也不愿意接受救赎。
赵久微的手心在冒汗。沙场上,他纵横驰骋,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但从未像现在,让他感到害怕,害怕自己的心从此不再属于自己,臣服在这双拥有魔力的瞳孔下。占有的欲望如此的强烈,强烈到他可以无视帝国和军人的法令。如果刚才只是玩一玩的心态,捉弄小耗子的游戏,现在他已经沉沦了。
“接受我的爱吧,女孩。”  
他痴迷地执起一绺黑亮的发丝,虔诚地吻。
“绝不!”  
成诗抢回头发,低头钻出赵久微的臂弯,朝长廊的出口跑去。 
她蓦地惊叫一声,拉扯钉在杜鹃花树上的衣服。插在上面的,是赵久微的佩剑。 
“违抗的人我都会让他终生铭记。女孩,你美丽的脸若刻上了毁灭的印章,就令人叹息了。”  
赵久微轻轻地抚摸线条完美的轮廓。指下柔细的肌肤激起的不仅是爱怜,还有撕裂的欲望。  
成诗闪开赵久微的手。谁能来救她脱离这位冷酷的男人?
他说的都是真的。成诗毫不怀疑。这双紧盯着她的浅褐色眼睛,就像盯着一只青蛙的蛇眼。你见过有哪只青蛙成功地逃脱毒蛇的记录?
违逆他的人,赵久微会很乐意让他们尝尝欲死不能的滋味。这是他最喜欢的游戏之一。
“我,讨厌你。”  
咬紧牙关,挤出的字。成诗吞吞口水。对自己的下场,她已无任何期待。  
黛安娜女神宫往来的人群,全都视而不见。女神宫更不愿意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得罪帝国的新贵。
赵久微的眼神变了,嘴角弯出冷酷的弧度。他蓦然伸手,扣住成诗的脖子。
“几年没见,你的暴躁本性还是没有收敛。”长廊上传来懒洋洋的男声。
依着大理石柱的高大男子迈着有力的步伐朝他们走来。子夜深沉的瞳孔和他的长发一样充满致命的吸引力。
狩猎大厅中的人群停止交谈,他们敬畏地看着越来越近的人影。
女神宫的神女们爱慕地冲他微笑。
笑容未映在赵久微的眼中。事实上,他眼冒烈焰。
从第一次见面起,赵久微就非常讨厌和慕容剪雪相处。原因无他,只要慕容剪雪在场,众人眼中的焦点永远是他。而他,赵久微,只能排在第二位。这让被恭维宠坏的赵将军非常不快。
“你以为还是三年前的我就大错特错了!” 
赵久微冷言。
“哦,将军的意思是不介意来场争猎?” 
慕容剪雪笑吟吟道,一点也不在乎赵久微眼中的杀意。
“你不会事事如意的,慕容王爷。” 
赵久微愤然,他甩袖离去。怒极的他连佩剑都不要了。

慕容剪雪拔下杜鹃花树上的剑,扔给一旁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的女神宫总管,命令他送回将军府。赵久微会气得砸断佩剑还是恨不得用这把剑砍掉他的脖子,那可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他的注意力现在全部集中在怀中女孩的身上。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成诗挣脱慕容剪雪的手臂,毫不退缩地瞪视女神也为之跪拜的夜之神子。
很倨傲的孩子,跟她柔弱的外表一点也不相符。慕容剪雪暗自赞赏。成诗的倔强和勇气赢得他的心。她不怕他!这个想法让慕容剪雪大为满意。习惯了众人眼中爱慕与畏惧,面对一双不妥协的眼睛,他的心正绕转奇异的柔情呢。
成诗重申一遍。他正是在弦月湖把她吓得惊慌而逃的男子。想到当日狼狈躲逃的模样,成诗的脸红了起来。不是因为羞窘,是气愤。
收回徘徊过久的视线,慕容剪雪极力不去理会羞退晨曦的容颜浮现……红晕的吸引力。他认识的女人中找不出能与成诗相媲美的。慕容剪雪强忍亲吻的冲动。
“你带我去哪里?”成诗惊叫。
她甩脱慕容剪雪的手,很快,屈服在强有力的掌控之中。
“我家。”慕容剪雪简短道。
凭什么她要去?
“你是争猎的奖赏。”
慕容剪雪肯定的语气告诉她,赵久微成不了那匹黑马,毫无疑问她成诗姑娘正是他的奖品。
这个自大男人凭什么决定她的未来!成诗气得说不出话。慕容王爷如果很闲,大把名贵花草等着他的采摘,何苦招惹她这朵小野花。 
慕容剪雪轻而易举地把反抗的成诗甩上肩头。
成诗气恼地挣扎。她捶打慕容剪雪的肩膀,恨不得狠狠咬上几口。
慕容剪雪好笑地用力搂紧女孩不安分的身子。柔软躯体的律动带给他奇异的快感,他喜欢成诗紧贴他的感觉。
下一秒钟,慕容剪雪忽地把她重重扔进车厢,力道之重把成诗摔得喘不过气。
揉搓乌紫一块的手肘,成诗决定放任自己的眼泪。
慕容剪雪内疚地擦去她的泪水。他不知道她的力量竟如此之大,轻易瓦解了封锁千年的冰层。来不及拒绝和防范,冰层已然悄无声息地融化,融化成他极力避免如今却波涛汹涌的春水。
马车停靠在一座气势如虹的行宫前。暗金的拉门镶嵌慕容王府的徽号,火焰羽蛇。冰冷的碧绿眼睛俯视每一位为它尊傲气质倾慕的人。宽阔的汉白玉路一直延伸至宫殿十二级的石阶。两旁是绿草茵茵的花圃,蔷薇开得正艳。
一跳下马车,趁慕容剪雪不备,成诗拔腿就跑。
“除了我,谁也不敢收留你。”
慕容剪雪却也不追,凉凉抛出的一句逼使成诗止住脚步。
男人胸有成竹的笑容看上去相当°眼。成诗恼怒地咬咬下唇,明白慕容剪雪说得没错。哪一方都是得罪不起的权贵,即使她能回去,诚惶诚恐的总管也会把她打包送返王府。
“我的父亲是翰林院前编修成岚。王爷不想被冠上劫持官家女儿的罪名,就请送成诗回女神宫。”
成诗咬牙。若不表明自己的身份,她一个月来在女神宫的日子就白费了。不远千里来到都城,就为了和母亲相见,完成她十七年来的愿望。
慕容剪雪微微吃惊。成诗娴雅的仪态证明受过良好的教育,可也不曾想过她就是成岚的女儿。
翰林编修成岚,连皇上也赞不绝口的才子,前朝的文状元,才赋惊天下。为人耿直,仗义。也正因此得罪不少权贵。导致他辞官归隐的最大原因恰恰是赵久微的父亲,执掌朝政数十年的左丞相。
“父亲临终前让我来找母亲。他告诉我母亲和女神是好朋友。”
否则她为何委屈自己,每日绞尽脑汁摆脱追求者不算,还得想方设法博取女神的欢心,盼望有朝一日得到帮助和母亲相见。
慕容剪雪微微苦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满怀希望的女孩,她的母亲,正是她父亲落难祸首,左丞相的续弦夫人。
“你在女神宫多久了?”
“一个月。”
慕容剪雪叹气。他太清楚美丽的左丞相夫人面具下的野心了。自负美貌的丞相夫人凭借高超、八面玲珑的手段在风云变幻的宫廷里争得了一席之地。若能把亲人卖个好价钱,慕容剪雪相信她会毫不犹豫地将女儿公开拍卖。
当初她甩开再不能带来荣华富贵的丈夫投入左丞相的怀抱,就是最好的例子。

与慕容家气派非凡的王府相比,左丞相的官邸虽谈不上富丽堂皇,却也高大巍峨,符合权官的派头。
一大早接到来自丞相府的客气邀请,毫无思想准备的成诗一时间愣在了当场。
母亲是左丞相续弦夫人的事实让她感到愤怒的同时又一阵悲哀。父亲知道他的妻子如今是当年令他执意辞官之人的继室吗?成诗看得出来,父亲其实并不愿意告诉她真相,若非她的苦苦哀求,他至死都会深埋在心里。
可她整整盼了十七年啊,日夜梦想母亲的样子,想着见面之时该说什么话或者一句话也不说。姑且不论进了丞相府会不会碰上令她噩梦连连的赵久微,母亲意料外的身份也使得成诗本能地选择了退缩。
良久得不到她的答复,传话的管家咳了一声,提醒成诗邀请她的可非一般的小老百姓,而是显赫的丞相夫人。丞相夫人的耐性一向不是很好,管家着重强调。
成诗偷偷地瞄了一眼一直不做声壁上观的慕容剪雪。
“要我陪你?”
接收到信号的慕容剪雪露齿一笑。
美人求救,英雄岂能袖手旁观?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2.33, 共 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