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2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2008-8-5 12:31:2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45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厉灭天在窗外无声地笑得腹痛,端着碗莲子羹推门而入,她眼睛一亮,一跃而起,扒着他的手臂闻莲子羹的香味。一碗莲子羹竟然就能收买她,他又好气又好笑,再次确定一个事实,东方老贼真是派她来送死的,幸亏自己留了个心眼,没一见面就出手,要不真的会后悔永生!
那东方老贼说不定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他恨得咬牙切齿,脸上笑容未减,拉她趴在自己膝上一口口喂她,如同在喂当年那小白狐。
一口气吃完,她终于把注意力放在面前的男子身上,越看越觉得亲近,歪着头赧然道:“你认识我,对吗?”
他轻轻叹息:“你怎么不问我的名字,怎么不问你的剑去了哪里?”
她恍然大悟一般瞪圆了眼睛,连连点头道:“对啊,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剑呢?”
他突然有种无力感,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指着案几柔声道:“听好,我就是厉灭天,剑在那里!”
“哦……”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飞身而起把两把剑拿起来比较,突然手一抖,指着他颤声道:“你就是魔头?”
剑重重落地,发出沉闷的声响,似敲打在他心头,他轻笑,“正是在下!”
她眸中顿时水汽蒸腾,把泣血踢到手中,却怎么也狠不下心拔出剑,呜咽着狂奔而去。
他一拳砸在墙上,冷笑道:“东方老贼,你果然厉害!”
她的魂魄在昆仑山被秘密拘役千年,这是她第一次转世,如果不是他的作乱,她仍然没有机会。
这就是满口仁义的天神!他怒气愈盛,浑身的酒气愈浓,一直悲泣的问天感应到他的气息,突然长啸着一飞冲天,稳稳落在他的手心,他仰天狂笑,“问天,原来你也不怕,好,在人间闹够了,我们上天去闹!”
他走出门,屋外正是阳春三月,阳光正暖,一片桃红柳绿,他深深呼吸,发出震惊天地的怒吼,用问天劈开蓝色天幕,大雨滂沱而至,把酒香弥漫人间,天神只道他是妖魔,却忘了他有一半血脉来自酒仙,他沉寂,他隐忍,只为一鸣惊人的那天。
父母的仇,他无一日敢忘!众妖的恨,已刻骨铭心!他知道不自量力,只能在人间胡闹一场,闹个过瘾也算出了口气。
现在,又多了一个她,即使不自量力,他也要做那逆天之人!
酒雨过处,天昏地暗,山陵崩塌,河流湖泊巨浪滔天,众妖纷纷感应到他的召唤,呼声震天。
他收回问天,露出坚定笑容。

她在大雨中奔跑,浓烈的酒香让她醺然欲醉,如果不是泣血在她头顶遮蔽,只怕她早已醉倒在地。
雨雾中,她的眼前一片茫然,往事历历在目,太过荒谬,那么温柔可亲的人,怎么可能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如果不是师父从小到大的耳提面命,她真的会把他当作亲人。
那种从未有过的安心感觉,岂是三年五载的相处能产生,她再愚钝也能感觉,他的关爱,比师父还要真挚温暖!
不知不觉,泣血把她引到一个烟雨迷蒙的美丽湖边,赫然就是天下闻名的西湖。刚刚扶着一棵柳树站定,湖水暴涨,朝两岸气势汹汹扑来,柳树扑斥一声,舞起千条柳枝,将她护得严严实实,她惊诧不已。连连后退,却见泣血脱手而出,越过滔滔湖水,带着一道红光劈在对面的塔上。
“雷峰塔倒了!”呼喊声从四面八方而来,所有的事完全超出她的接受范围,她维持着拿剑的姿势,成了雕塑。
一个白衣女子踩着波涛翩然而至,湖边的所有柳树争先恐后朝她伸出长长的枝条,隐隐带着欢笑,女子拉着她的手轻笑,“离商妹妹,主人命白素贞护送你去蓬莱小住!”
这个女子全身有种柔和的气质,让人如沐春风,她眼前突然闪过一张张丑恶的脸,人间短短一个月的历练,让她的世界天翻地覆,师父说过,天神是最尊贵的,地神次之,人类卑微渺小,而妖精个个都是十恶不赦的魔头,一定要铲除。
她所见的妖精,从为她指路的美丽花妖到以柔弱之身护卫她的垂柳,从大魔头厉灭天到镇压千年的白素贞,全都无比温柔,让人想亲近,想依赖,真正十恶不赦的倒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和卑微的人类。
到底谁是谁非?难道师父会害她?
白素贞似懂得她的疑问,指着倒塌的雷峰塔叹道:“离商妹妹,你可知我为何被镇压于此?”
她隐约听说书人说过白蛇的故事,那个抢夺民男,水漫金山的凶狠女子与面前之人格格不入,她不由得有些失神,听白素贞低声倾诉。
原来,天神为了不让妖精们作乱,一直鼓励小妖修炼,又害怕他们坐大,一发现有谁修炼成功,威胁到他们的势力,便找出种种借口来镇压。他们的手段无耻之极,千年前见白素贞修炼有成,竟派一个叫许仙的凡人引诱,允诺他成功后加官进爵。许仙依计而行,在西湖断桥边守候,白素贞刚修炼成功,兴奋莫名,带着一条刚能化身的小青蛇来西湖游玩,正好遇上了他。
白素贞一派天真,果真动了凡心,把他爱到骨子里,甚至为了救他去天上盗取灵芝,与天神相斗,触犯天条无数,最后被天神借机镇压在雷峰塔下。 
“姐姐,你终于出来了!”随着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一道青影飞到两人面前,抱着白素贞哇哇大哭,白素贞拍着她的背哽咽道:“别哭了,你来得正好,先送离商去蓬莱,我跟主人会合!”
原来这就是青蛇,离商恍然大悟,被她们之间那种亲密温馨的气氛感染,再也说不出“不”字,唤下早已有些不耐烦的泣血绑好背上。
白素贞微微一笑,抓来一片祥云让两人上去,郑重道:“离商妹妹,你放心,白素贞一定护得主人周全!”
离商眼前闪过厉灭天温柔的笑脸,心头一阵刺痛,捂着胸口身体慢慢下滑。
白素贞见势不妙,长袖一拂让她睡过去,催动祥云送两人离开。
云刚升上天空,一股酒香扑鼻而来,白素贞悲喜交加,盈盈拜倒,“主人,您终于来了!”
问天哀哀铮鸣,似要挣脱他的手,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红光破空而来,他摊开手,满脸凝重道:“泣血,你难道真要跟我,你可知道后果?”
泣血毫不犹豫地冲入他手中,剑歌长鸣,激越澎湃,全是金戈之声。
目送着云朵远走,厉灭天和白素贞交换一个会心的眼神,同时一跃而起,用云彩扯出妖王厉字大旗,随着滂沱大雨撒向人间。刹那间,人间漫山遍野的血夜花疯狂呐喊,各种妖精身披铠甲、手持兵器在云端集结,白素贞摇身一变,也成了英姿飒爽的巾帼悍将,一柄通体乌黑的长剑在手,威风凛凛。
柳树王点完兵马,却见湖水分开,龙王、阎罗王和地君带领大队兵马携手而来,龙王对厉灭天高高抱拳,大笑道:“有这种热闹不叫我们兄弟,妖王实在不够意思!”
厉灭天心头狂喜,正要寒暄两句,黑脸阎罗王冷冷道:“厉灭天,天神作威作福已久,你算很沉得住气嘛,非要把酒喝光才作乱!废话少说,你若真有本事,这次为地界和妖精界讨个公道,如果没有本事,给老子闪开,不要挡咱们的道!”
厉灭天不怒反笑,把问天和泣血同时拔出,高高举起,大喝道:“杀!”
喊杀声惊天动地而起,三界大战正式开始。 

蓬莱山上,一心报仇的小青把离商交给山精照顾,提剑气势汹汹而去。看着云彩飘散,离商这才想起自己的泣血,懊悔不已,如果师父知道她把剑丢了,真不知道会怎么骂她。
丢了正好,不用担心找魔头报仇,她一边安慰自己,跟随山精在在淙淙溪流边结庐而居。看到云雾缭绕的山峰,她有种奇特的熟悉感觉,仿佛在这里住过很久很久,对一草一木都无比眷恋。
这里没有血腥,没有杀戮,没有心痛,生活平静安然,只是她明白,这段日子是偷来的,师父决不会放弃,厉灭天更不会。
果然,两个月后,师父匆匆寻来,冲破蓬莱的结界,对她拔剑相向,怒喝道:“你可知道,这一年魔头凭借着两把剑掀起腥风血雨,你临敌遁逃,竟把泣血白白送人,让我成为天下的笑柄……”
他说了许多,无非是要诛她以谢天下,她在他的剑下悄然闭上眼睛,但笑不语,这两个月的幸福生活,已经足够她拿命来偿。
师父的剑没有落到她的身上,他老泪纵横,重重跪在她面前,哀哀呼唤:“离商,你怎么如此铁石心肠,难道你忘了你们离家的深仇大恨,难道你的心疾已把你的人性泯灭?”
她也想永远置之不理,可是,师父的泪水又让她的心疼痛难忍,她忙不迭扶起师父,捂着心口轻声道:“师父,我去!”
与其活着痛苦,不如求来生,如果她有来生的话。

天神懈怠日久,如何能对抗两界联手之力,由于实力差距,天、地、妖三界大战出现一面倒的情况,天神两个月连败十场,天兵被妖王和阎罗王的兵马打得落花流水,地君手下留情,故意留了空隙,让天帝天后和众仙逃到西方。
天帝怒息未定,立刻派出老好先生太上老君,带着天帝天后的求和书前来,三方在天山之巅会谈,议定三方地位平等,妖精界取得自治权利,天山作为妖精界之都。天界释放所有妖精,不得再干涉妖精界和地界事务,关系到三界事务由三界代表共同协商处理。
太上老君见厉灭天一身戾气,想起过往种种,眉头一皱,悄悄添上一条,三界和人界以前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不得再以任何借口伤人,违者交由其他三界联合处置。
厉灭天回头看了看白素贞,从她眼中读出无奈的宽容,大笔一挥,签下妖王之名。
尘埃落定,厉灭天遣散兵马,满心欢喜来到蓬莱,却只见一片白茫茫的迷雾,他暗道不妙,驱散迷雾后,蓬莱已不见踪影,只有海上残留的花朵证明它的存在。
“离商……”大海上响彻他凄厉的呼喊,激得海水汹涌澎湃。
 不知东方老贼在离商身上用了什么东西,厉灭天发动众妖和地神,却根本无法找到她的下落。他从蓬莱找到西湖,又从西湖找到昆仑,处处扑空。
自从放出所有被拘妖精后,昆仑就成了一块死地,东方青龙一贯主张灭妖,是迫害妖精之首,且手段残酷暴虐。他自知罪孽深重,怕众妖报仇,带着所有弟子去西方避祸,并在昆仑山外设下重重陷阱,一有妖气万千暗器就招呼过来。
这点雕虫小技厉灭天并未放在眼里,摧毁了昆仑山下的所有陷阱,他总算出了口恶气,将问天和泣血学着她的样子包裹好背在身上,换上一身青色长衫,拉着她走过的道路一径向南而去。
如果不能找到她,就是感受一下她存在的痕迹也好。慢吞吞走了近一个月,有天他走得累了,见前面有棵光秃秃的树,连忙靠着树坐下,刚把眼睛闭上,猛然想起这个情景似曾相识,不禁心跳如擂鼓,一跃而起,旁边的血夜花丛里,赫然就是他日夜思念的那张脸。
“你也在这里吗?”他要强忍下血脉几乎沸腾的激动之情,才能微笑着平静地相问。
他的声音温柔,却如惊雷霹雳响在她耳际,她猛地抬头,看到那双陌生却温暖的眼睛,心似乎被什么狠狠地刺了进去,疼痛难忍。
他的眸中流光溢彩,那是漫天的霞光,绽放的烟火都不能比拟的绚烂与美丽。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仍然在微笑,从她茫然而慌乱的表情中,已经感觉到不同寻常的气息。
“你是不是离商?”他似乎在自言自语,又如同哄摇篮里的孩童,“跟我回去吧,我会照顾你。”
泣血突然呜咽起来,问天也尖啸声声,原来这就是剑歌,剑歌原来这样雄壮悲凉,她看到北国的草原雪山,成群的牛羊,看到江南的细雨,垂杨拂柳下的人影双双。
人间原是这样美丽澄净,有如巍巍昆仑上的仙境。仙境里,却有师父的谆谆教诲,“离商,你要报仇……离商,你要拯救苍生……”
她扑上来夺去泣血,毫无章法地朝他刺去,他拔剑来挡,两剑相遇,发出惊天动地的铮鸣,如百鬼夜哭,如神将御风而巡。
她虎口发麻,剑竟脱手,直直飞入他手中,鸣得无比欢快。她仓皇遁逃,在心中黯然道:“原谅我,师父,我没有办法……”
苍生与她何干,魔头又是何人,她宁愿做一个山野女子,把草鞋挂在牛头,在漫天柳絮里做一个无关风月的梦。
他身形一变,又堵在她面前,长叹道:“别走,离商,我找得你好苦!”
颤抖从手一直传递到内心,她几乎语不成声:“那……是我的剑!”
原来东方老贼再次抹杀了她的记忆!他把老贼几乎恨到骨头里,笑容尽敛,一步步逼到她面前,她慌了手脚,连连后退,手几乎失去拿剑的力气。
他的声音轻柔,如同在说绵绵情话:“离商,我终于明白你心疼时的感觉了!” 
他眼底突然红得耀眼,捂着胸口,一字一顿道:“这里痛,痛得想用剑插进去!”
他将问天和泣血捧到她面前,轻轻叹息道:“这个,你也拿走吧,它们本是一对鸳鸯剑,谁离了谁都痛苦!”
她颤抖着伸手,他深深看进她的眼中,眼中如有波涛激涌,沉声道:“离商,难道你真的忘了我?”
从心里传来的剧痛让她几乎把剑跌落,他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顿觉天旋地转,如同喝醉了一般。她暗道不妙,把牙一咬,将泣血和问天包好,它们同时发出呜咽,龙吟虎啸般,夹杂着峥嵘的岁月之声,滚滚而来。
多年来,那凄厉的声音缠绕在她的梦里,徘徊不去,她的心似撕成两半,痛不可挡。
当她倒下的那刻,她双手齐舞,使出练得最熟练那招天崩地裂,把问天插进他的胸膛。
泣血,进了她的胸膛。
不痛了,再也不会痛。
“离商……”藏于问天和泣血身上的记忆排山倒海而来,厉灭天一声声呼喊着她的名字,状若疯狂,把问天猛地拔出,来不及抹去伤口,急切地去拔泣血,封住伤口。
来不及了,泣血呜咽而出,血,却只剩最后一滴。
往事在他脑海渐渐清晰,当泣血和问天出炉时,剑立刻要以血祭,他用自己的血祭了问天,她,他那世的妻,用自己的血祭了泣血。谁知泣血天性噬血,一沾她的血便不能停,他救之不及,瞬间,她的血便已流干,如同现在这般。
他把泪留在她的心里,永生永世,剧痛无比。
前世,他投胎成了醉狐,她也是一只小白狐,一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就醉,睡得昏天暗地,修炼多年还不能化成人。他也不催促,总信誓旦旦说他会保护她,然而,当天劫滚滚而来,他中了东方青龙的调虎离山之计,白白送了她的性命。
看到她脸上满足的笑容,他凄然笑道:“对不起,我还是欠你一生。”  
噙着泪,她慢慢闭上眼睛,最后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出来。
“灭天,我们来生再见!”
他发出惊心动魄的悲鸣,逼开周围以血肉为生的血夜花,像对待绝世的珍宝,将她的身体小心翼翼放下,号令天下地精立刻移土过来,转瞬间就堆起一座高山,他径直走入山的心里,让她长眠于此。
 离别,他在她唇上轻吻一记,轻柔道:“别怕,我马上就会来陪你!”
灭了东方老贼,陪你永生永世。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2:47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 - 2009-6-19 4:32:42 - ZT
-----------------------------------------------------
都不完整啊~~~~~~~~~~~~~~
美中不足 - 2008-9-20 20:20:31 - 奇太邑邑
-----------------------------------------------------
文字确实用得很好,美中不足的是剧情与男女主角间的感情欠点力度,文字是写心痛,却感受不到那种东东!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 共 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今日从君醉(鹂吹)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