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2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2008-8-5 12:32:11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19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宫廷变(杜童若)
竹蒿一点,荡起圈圈涟漪,在水面轻颤开去。筏上女子布衣荆钗,回首嫣然,秀丽的眉眼倒影在秀水河面,欲语还休。
“如果你愿意,后位永远为你留着。”
女子却并未回头,竹筏轻悠悠地飘远,消失在水泽深处。
岸上的人静立良久,也终于转身。有些人,有些事,在回忆里才能成为传说。那一年,有一个女子,为了她爱的人,用木簪挽了乌发,改变了整个夜柳国。
而他,也该学着放手,学着,祝福她一步一步走向另一个男人怀里。

夜柳国有很多柳树,八月的柳絮飞得像一场没有止尽的相思。一只素手挽了柳枝,露出宛若昙花的秀颜,凝固了绝世的芬芳。
“优昙,你看,这是我从父王那讨要过来的呢!”身着黄袍的少年,讨好地拿出一朵玉雕的昙花,晶莹剔透。
少女接了玉昙,插在本不着一物的发上,更衬得整个人玉般温润,花般娇美。……的眼波轻扫过少年身边的侍卫,“我美吗?”
美,真的很美。瞬间的凝视让少年红了脸,少女轻笑起来,刹那间如昙花盛放,美得不可方物。
太子厉自以为得了夸奖,也笑起来,“优昙,听说贤才人种的昙花在今个儿开,我带你去看,可好?”
好。黄衣的少年拉了白衣少女的手,背影美得像一幅画。年轻的侍卫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两人离开,他只是一个侍卫。
“绝,你也一起来吧!”太子丝毫不察自己侍卫的忧伤,拉着身边少女的手,那就是他的全世界。
侍卫答了声,快步跟上。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

天色终于黑了下来……
绛紫色的外衣,裹着雪白的花瓣,静静地躺在夜色里,美得惊人。
淡蓝色的纱幔里,一个红色的身影分外妖娆。细细的眉入鬓,狭长的眼是数不尽的风情。一朵血红色的花,在鬓间开得张牙舞爪。
“欲望越多,在后宫便越不容易快乐。”优昙揽过一旁的铜镜,镜中的红衣女子,有多美,眉就锁得有多紧。
贤才人转头,看见那一身白衣的少女……地站定,纯净得像她曾经最爱的昙花,不由笑了,“郡主,你还真是美人儿。”
“才人也很美。”优昙顿时失了谈话的兴致,放下镜子径自向花房走去。
“但……”贤才人拿过镜子,纤纤玉指划过镜中白衣女子的身影,“但是,越聪明,在这皇城就越是一种错误。”
优昙身形一顿,厉的声音从花房传来:“优昙,你在哪儿?昙花要开了。”
眼前的贤才人,不似听说的娴静,抹尽了颜色的脸上,多是妖媚之色。
“太子好像很喜欢你呢!”贤才人轻笑,鬓上那朵花,长长的花蕊,也随之一颤。
“他会慢慢很喜欢很多人。”优昙轻鄙,在瞬间看到贤才人落寞的表情。

绛紫色的外衣慢慢打开,雪白的花瓣和嫩黄的花蕊颤巍巍地暴露在月光下,一点一点吐露着芬芳。
众人被这样的美惊了心跳,太子厉却看向一旁的少女。洁白的衣裙,秀美的眉眼正对着绽放的昙花,月下仙子一般若无旁人的美丽。
“花要开了呢!”贤才人轻轻地叹。
一股奇异的香味在花房弥漫,似雪的花瓣完全张开,在一瞬间美到极致。
皇上驾崩了!
一身红衣的贤才人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弧度。本来昙花是想独自绽放的……
鲜红的血从唇角逸出,才人的身子在同一时间软了下去……
她鬓上的那朵花,名唤曼珠沙华,本是地狱之花。
重重的侍卫围了太子厉,无忧无虑的少年,对突来的变故慌了神,无助地站在中央,看着身着白纱的女子,期望她能说一句话也好。
优昙却固执地望着躺在地上的才人,眼里是幽深的波光。
“郡主,皇后娘娘有请。”小小的宫娥,态度恭敬。
她还是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座上华贵的女子,刻画精致的脸上,是不经岁月的美貌,环绕的宫娥,将她月亮般围在中间。
“看看,我们的小昙花越长越标致了呢。”皇后挥退了左右,笑盈盈地拉她坐在自己身边。
“皇后娘娘。”
“你这孩子,要叫我姑母。”皇后拍了拍她的手背。湿热的手心,意味深长。
“好漂亮的簪子。太子送的?”皇后叹了一口气,“厉这孩子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一朝成王。优昙,以太子喜欢你的程度,你马上就可以坐上哀家这个位子了呢!”
“姑母。”优昙敛了目光,面沉如水,看不出任何喜乐。
皇后一愣,又笑了,“新王初立,后宫不可一日无主,而且如今政局混乱,厉的处境可不好。不过听说他身边有个侍卫武艺很不错,这样应该会安心不少呢!”
优昙抬了眼,眼神幽暗,“我知道了,姑母。”
她还是威胁了她……
呵呵。皇后满意地看见自己侄女微变的神色,一颗悬了十五年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贤才人这一手,可是帮了她很大的忙呢!

新王登基,而绝,也成了御前侍卫。
星光è璨,忠诚的侍卫静静地守在书房前,颀长的身形站得笔直。
一身白衣的女子,鬓上一朵玉昙,乘着夜色缓缓而来,“你还没有下定决心吗?”
“郡主。”侍卫低了头,脸色在暗处变得隐忍。
也罢。优昙惨淡一笑,默默地从他的身边走过。只是希望在将来的一场混乱里,他能够全身而退才好。
“优昙,你来看我了。”新王厉从房里冲出来,孩子般的脸上满是无助,紧紧拉了少女的手,仿佛那就是他的所有,“太后和伦王都不许我娶你,你跟他们说说好不好?优昙,你那么聪明,一定可以说服他们的对不对?”
“皇上。”
厉王的手一下子顿住了。他的昙花都是叫他厉的,他的昙花从来不会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为什么才过了短短的一夜,一切都变了呢?
“厉,我们进屋谈吧!”优昙心中一软,拉了新王的手,允许自己,最后一次是个孩子。
他身旁的侍卫,忧伤地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手里的木簪深深地扎进了肉里,他,从来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

慈宁宫。
纤白的手指,沿着木簪一点一点滑下,最后停留在簪尖上,干涸的血迹,是凝固的痛。
太后细细品尝着上等的好茶,透着氤氲的水汽,观察着优昙有些漫不经心的动作。她一直猜不透自己的侄女在想些什么,永远恬淡的表情,让她有时忍不住想,那层面具被脱掉后的脸,到底是什么样的?
“太后,皇上突然大发雷霆,将御前侍卫绝打入天牢,并将其毁容!”
鲜红的血从细白的肌肤中渗出来,优昙一愣。昨晚从御书房出来,她固执地打开了侍卫的手,将带血木簪仔细地收入怀中,而厉王,还有着孩子气的脸上挣脱了最后一丝青涩。
“我会帮你的。”太后抱了优昙小小的颤抖的身体。仿佛看见了,她盼望了十五年的位子,金色的巨大的位子。
优昙出生的那个夏夜,全城的昙花突然全部绽放,花飞如雪,异香充塞了整个皇城。有术士言,她便整整盼了十五年。
得优昙者,得天下。
五岁的幼女,出步成吟;十岁时无意的一句话,阻止了一场流民的暴乱;年仅十二,制定的行军方案,竟可以一敌十;十五岁的少女,貌美如花,成为太子最爱的人。

“疼吗?”
躺在床上的少年摇头,不意扯到了伤口,低吟出声。
“厉真的生气了。”优昙用手帕沾了药粉,轻柔地擦过狰狞的伤口,看着原本清俊的一张脸,因这条疤变得凹凸不平,不由得心疼起来,“可厉也该知道,如果我生气了,后果会严重很多。”
“郡主,皇上他……”绝听出了她话中的阴鸷,急着解释。
“我知道,别动。”优昙笑着制止他的动作,“你要快快好起来,以后要保护我的啊。”
“好。”侍卫被这样的笑迷了心思,傻傻看着那张玉雕出来的脸慢慢向自己靠近,轻若羽毛的吻在脸颊上一闪而过。
“我先出去一会儿,你好好休息。”优昙在一瞬间红了脸,用一根木簪,将那玉昙换了下来。
“你打算怎么做?”太后挽了珠帘,看似随意。
优昙……一笑,“姑母希望侄女怎么做?”
太后也笑了,“你这孩子,哀家是说专门为你配了安神的圣药。”
“谢姑母了。”优昙接了淡蓝瓶子,眼中波光流转。
一切即将改变,新的机会来临……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0, 共 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今日从君醉(鹂吹)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