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2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2008-8-5 12:33:0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40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花太香(晓之天)
谷雨日,波澜不惊,苍穹无境。
“你在哭吗?冷香……”上然纤细却有力的手里握着油纸伞遮在她的头顶。
女孩子没有回答,苍白的脸上挂着细丝,顺着青丝扭转着滑落,“上然,我永远不会哭,永远。流泪的是上天……”

洛阳王府——
正逢歌舞升平的日子。庭院里甚至主阁里充斥着人群。繁华似锦,亦然如夕阳斜影般的热烈。
“然儿,来。上前至我身边来。”说话的女人一袭红衣,好像晚秋满山火红的色大波斯菊,铅华无双。
少年在众多宾客前起身,单手覆背,眉宇间流露着说不出的清俊。
“这是我的小儿子,唤作上然,他十三岁就考取御使,这可比状元更风光呢。”妇人满面春风,笑容满面。
“夫人您的儿子,长得真是俊俏。”
少年依然神情淡然,没有丝毫牵动。仿佛听不到任何人的言语,任何夸赞。似乎他专注的只是一只毛色奇特的宠物。
府院的明镜湖上此刻流转着烟花,细细碎碎,缭绕念念。
人的心,却比烟花更寂寞。
此时,妇人才休止,拽着少年的衣袖,原来了他身边的另一个少年。
“上轩……上轩……”大家的目光又转向了那个满头金发的少年。
上然只是轻声地退下宴席,没有惊扰正沉浸在浓烈气息中任何一个人。

明镜湖上,幽若空谷
湖中心的隐泽阁跳跃着一个影子,依稀看不清轮廓。对上然来说,却还是能抵过夜空中划在星芒之中的烟花烫。
他不屈不挠地走近,但又不敢出声。却被四周满庭院的蝴蝶花儿所羁绊。
朦胧中他似乎听见那个影子的低唤:“是…………在那里?”
上然终于看见了那人的容颜,却又被她那缭绕的舞姿晃得目眩神迷。
“你喜欢蝴蝶花?”他终于开口。
她似笑非笑。
嘴角却满载着氤氲妖娆。
“我喜欢的何尝是那蝴蝶花。”
“那是……”
“是那可以漫天飞舞的蝴蝶。”
“我的名字叫——上然,你呢?”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的名字,上然。”
话毕,他只嗅到她裙摆锦绣间的撩人芬芳。似有坠入梦海般的沉醉。
她似蝴蝶般地飞走,留下百般惆怅与他。

三天后,他知道她是跟在当今公主身边的人,她的名字叫做——冷香。
可她仍旧是如此神秘,仿佛这个名字和身份不足以让他觉得安心。他想了解她更多,却依然裹步不前。
冷香似乎不属于这里的一切,任何人,任何地方。
她满身充斥着那样的不真实感。仿佛明天就要像大海的泡沫般逝去。

霜降日,明镜湖畔,望景阁内——
置死地而后生。
是你教我的。
人生如棋,不走到最后一步,永远不知道结果。
一切都只是个局。
窗外,飘散着蝴蝶花的柔荑,漫溢的,带着幽幽冷香。楼阁之间,溪水灵动。皎洁的明月,透着隐隐的光阴。
枫叶流转于暗阁的桌面。两个人镇定地坐在那里。如流水般踊动。
座边的男子黑发如缎,末端慵懒地束着一个发髻。棱角分明的侧脸,俊秀的鼻尖。他低头望着棋盘,眼神的余光却扫向对座的女子。
“此棋已持。”冷香……地说道,“我持黑子,先行子,故我微。”她神情淡然,手心紧紧地抓着衣裙摆,细白的双腿上已经被抓出些细痕。她一直在忍,双颊微红。这一局下得如此神伤。
她青丝如瀑,蜜紫的双眸,她抬着头,眼神好像穿透桌面上的棋盘,飘忽在更远的地方。
上然单手托持下颌,脸上并没有表情。赫然是持续着一个固有的举止。嘴角并没有黯淡,不曾改变地微提。
“枉费然教我举棋至今,”冷香的纤指开始蕴红,膝上更甚有深深的指印,“我永远胜不了你。”
“死局。”说话的男子,银色的发丝,英挺的身姿,缓慢地吐出两个字,沉静地站立在一边。任时光追逐,任反转流离,他永远是这样的状态。
他的身边,站着一位女子,发丝犹如染溅血红色般。摄人的气息,简单的衣装,坚定的眼瞳。
“然,此为双死局。”女子突然微微地笑了。观棋不语乃为君子,那明知故避,又是何堪?“你若下在此处,我将必死。”冷香幽然唤道。琉璃般的眸子,语气淡然却具有穿透力。纤指点在棋盘右侧。玉石涅槃。
上然目光没有流转,余光没有落在黑石榴般的棋子上,逗留在她发红的指尖。
    “黑子死,白子亦亡。”他清水而道,手未离颌寸尺。
花落窗台,红荧闪落。棋盘如秋风,散落着无声尤物。
或许你早就知道,要征服一个睿智的男人,必须也要倾尽自己的所有慧思。

 观棋的女子忽然转身,遥步移向门庭。身边的男子,如影随形。
“不等终局便离开吗,主上?”低沉的声音,如此伟岸之人,也愿意向他面前的人俯首称臣。
“双死局乃何,你可知?”女子目光坚定,好似不需要目睹终了。”
“不知。” 他已经成为了她的影子,身体发肤的一部分。

“局中有心,心为人。心已为棋,攻之难,守亦难。欲置对方于死地,唯有刺己心死而已……”清风撩人,女子血红色的发丝飞扬在奚落的斜阳里。
“刺己心死,惘若人亡。”女子悠悠地转头头,望着银发男子,“寂隐,你可以背我吗?”
他望着夕阳下泛着温温红晕的女子,竟有些不能转移。他缓缓地蹲下身……
“那此局何解?”他问道。
“此生无解。”她答道。

立夏日,清波微漾,细水无痕。
女子吐气如兰。
男子神情如柳。
他疲倦地靠在她的肩头,嘴角泛着涟漪。
“此时此刻,好似一切都没有纷争,府外的一切都惘然。”
“倘若众人欲与洛阳王府争继统之位,要如何?
“如果可以……我宁愿不要天下。”
宁愿不要天下。
心已载满,又如何装天下?
“此话可当真?”她轻喃。
“嗯。”他闭上眼,沉沉地睡去。好似初生的婴儿般毫无防备。
醒来的时候,她已不在,全然是蝴蝶停留片刻之后的飘摇。

“上然少爷,”说话的丫头呼吸急促,“尊夫人让您过去呢。”
“好。”上然淡定自若,天下的任何事,又怎能扰他心神呢。
“莫急。”他跟着道。
明镜湖上,永远是盈盈静廖。
没有惊蛰。
上然不安分的发梢在空气中伴着青草的香味舞蹈起来。
心如此霍定,世间的事物就越发的灵动。
这难道就是你给我的假象?
一如你的一切都不能让我控制自如?
他发现那个熟悉的影子正在晃动。
穿梭与楼阁之间。
而她身边的男人——
居然是寂隐。
她笑得羞涩腼腆,宛若出嫁的新娘。
他大步流星上前扣住她的手腕,不知所谓。
甚至找不到给自己的理由。
“人家心里纵然有个天神般重要之人,你又何必自取其辱?”
“齐上然。”她依稀可见的清冷,瞬间扼杀了他的平静,“就算你身份高贵,你也没必要如此看低于我。”
她的语气还是如此温润,却拒人于千里之外。
“上然少爷。”一旁的银发男子悠然接口,没有半点躁意,“主上,请香姑娘过府切磋棋艺而已。”
上然啊,上然。那个举止雅尔,冷静睿智的自己去了哪里?
还是因为她收服了你的所有才思?
“那——我陪你一同去吧。”他有些懊脑,快步向前。

相同的场景,却不是相同的局面。
冷香的双眼里没有流露一丝情绪。
只留下一个空字。
她单手托颌,亦然那次棋局,他的姿势。
心已动,又如何面对这一局?
上然轻笑,将黑子落与桌面。洒脱而随性。
也罢,已是任人宰割的势态。
又何必挣扎。
冷香襟袖间的淡香随她举落的动作旋绕而来。
如此,就这样沉醉吧。
寂隐直直地站在朱雀殿的门外。四季如此,坚韧不已。
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别无其他。
陆陆续续有下人端上茶来,浓郁的雏菊香,却谁也没有注意。
一个人影猛然扑向了大殿之上的女子。火红色的发丝顷刻间夹杂着殷红色的血飞散了开来……
那个时候上然知道自己尽了君臣之义,却全然对那个片刻没有记忆。
只知道——
那一瞬间他看见了寂隐眼里的不安与惶恐。
看见了冷香眼里若有似无的悲凉。
一种决然无奈的悲凉。

你是在为我痛苦吗?
自那以后,她便像从人间蒸发了。无影无踪。
可他却似乎能在每个角落寻觅到她的影子。乐此不疲。

洛阳王府的声势却在不久之后越发庞大。母亲脸上洋溢着越来越多的笑颜,看起来像一颗不断膨胀的种子。
欲望的种子。
只有他知道,他的所有也抵不过明镜湖畔的一丛蝴蝶花。

晚晴日,物是人非。
返照斜初彻,浮云薄未归。江虹明远饮,峡雨落馀飞。
亦然环绕着如此深刻的景幕,一群眼神冷漠的人,润湿的青苔销路。纷纷扰扰,喋喋不休。
上然的剑眉微微地皱着,冷香,到底是怎样的一位女子?
四年前,在漫天飞舞的蝴蝶中飘摇如舞的她,一如神秘遥远的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那一刻起,他知道自己沦陷了,无法自拔地迷恋上这个带着水般清透,茶般幽怨,酒般醇香,毒般渗入身体发肤的女子。
他漫步跨出门槛,心情是沉重而灰色的。每每想起她的时候,心头总是收紧。路边的小石子,无心地翻滚着,敲打着记忆与心情。
站在海角天涯,贪慕着世间最迷醉的花香。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可遇不可求 - 2008-9-20 20:48:45 - 奇太邑邑
-----------------------------------------------------
内容真的有点深奥,行文如流水,文风清新,使人恰意,可惜是结局太离奇了,也没有清楚交等过剧情,有点一头雾水!或许这寓意着,人生的奇情就在那可遇不可求的瞬间......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 共 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今日从君醉(鹂吹)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