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2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2008-8-5 12:36:2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44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邂逅PARTNER5(江雨朵)
ACT6:犯法的事是不能做的。
“我说,我是你的未婚妻子对吧。”
“是的。”
“你未婚妻子的愿望,也就是你的愿望吧。”
“好……吧。”
“那么我的要求你都会替我实现吧。”
“不管是约瑟芬,还是爱莲娜,从今开始,我会断绝和她们的一切往来。有了你,其他一切就都不需要了!”
“很好!那么,去买一块最佳性能的电池回来!”
“只是区区这种程度的野心吗?”
“最需要的东西是无法用金钱判断其价值的。”
“那么好吧。”带着微妙的困惑,翦君行问号重重地向下人颁布施令。也许,未婚妻有奇怪的嗜好也不一定……毕竟,金银珠宝玉器古玩,生长在大富大贵之家的千金,可能早就看到烦腻的程度了吧。
而托手下人员办事效率之高的结果,五分钟后,钟离夏已经更换好联络器的部件,重新拨通了队长的号码,元气十足地拉开嗓门:“第四小队组员阿夏!报告队长!任务失败!请求撤回!”
“……你这个没志气的东西!”
果不其然,联络器那边在少顷沉默之后,传来了与队长大人斯文外表不符的咆哮。
“不管是怎样的任务,也会潜藏着重重危机。怎么可以稍微遇到一点困难,就轻意向它屈服?”
“老大。你真是太不讲理了。我可是差点被人卖掉,不!是根本已经被人卖掉!”
“买卖人口现在不归我们刑事课处理!忘记这件事!专心调查你自己应做的任务!”
“……”
被粗暴的驳回噎得转瞬发不出声音来了。钟离夏恼怒地瞪视联络器,咬牙切齿:“你果然没有把我当人看。”
“是政府没有把我们当人看!”
“可我现在活动受制,没有办法调查‘撒旦之泪’的下落啊。”
“真没办法……”那边,传来不情愿的小声嘀咕,“让你装个服务生,竟然也会被卖掉。办事能力不是一般差……”
“这种话去向让我成为警官的政府抱怨吧!我现在……”抓了抓脸,钟离夏向浴室外面的门重重踢了一脚,问那个老老实实地守在门外的家伙,“公子!你们家叫什么什么集团来着?”
“靖德集团。”某人一脸无所谓地回答。
“呐,老大。你听到没有。是靖德集团。我现在就在那个集团的继承人手里。不过危险性是暂时没有啦。”
“谁关心你有没有危险性……不过,我真是要对你随机应变的能力另眼相看了。”
“这是什么意思?”虽然队长的后半句,带出了隐约的赞美之意。钟离夏却觉得反而有些头皮发炸。
“据其他内线的回报,拍卖当天确有一颗黑色珠宝被以高价售出。拍买人,应该就是靖德集团的那位翦公子哦。”
“你关心的重点是不是有什么偏差?” 钟离夏冷冷道,“原来属下的生命安危还不如国宝的下落来得重要。”
“那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吗?”
冷酷的上级发出不屑的冷嗤:“再说,这难道不是误打误撞的良机吗?不在他的身边,你要怎么弄回撒旦之泪呢?”
“这也太过简单了,只要言明我的警官身份,请求调查,直接要求他交出珠宝归还国库不就好喽?”
“这样啊……那你告诉我,归还国库之后,我们还能从撒旦之泪里寻找到秘密特工的同事,以生命为代价换回的情报吗?”
“……”
“你记住,阿夏!我们的任务是弄清副都长有无参与确实犯罪!而能够逮捕他的证据则隐匿在撒旦之泪里。但是不管怎么说,国宝就是国宝。绝对不允许把国宝破坏!”
“否则呢?”钟离夏不自觉提高了音调。
“从你的薪水里扣除!”
“喀嚓!”
这一次,是钟离夏自行掐断了通话。
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讲理的事吗?又要从宝石里面找到证据,又不许破坏宝石。重点是想要扳倒副都长这样的事,怎么想也属于政府内斗的统辖。凭什么要把这么庞大的任务,扣在她的头上啊?
“怎么了?和家人联络过了?”
看着钟离夏气呼呼地从浴室内推门步出,靠在墙壁上的翦君行微笑探问。
“你真是有钱啊。”钟离夏看着那张标准帅哥的面孔,纯属迁怒地回答:“买回自己的未婚妻另当别论。你还买了竞拍的宝石啊。”
“你是说那颗耳环吗?”翦君行瞪大无辜的眼眸,顺手揉了下鼻子,“其实我并不是很想买……”
重点是,就在他刚刚产生“要不要顺手买回去呢”想法的同时,距离他座位席次最近的一位中年绅士,已经伸手按下了拍买铃的按键。
总之人类呢,就是会产生这样的奇怪心理。
也许放在那里,是自己连看一都不会想要去看的东西。一旦有了其他人介入争抢,就会产生“一定要抢到手”的占有欲。
“那个人真是好奇怪啊。我已经出价到了三亿索拉,他竟然还能和我断续扛价哦。”
看着翦君行一边用细长的手指梳理金色卷发,一边皱着鼻子不甘心地抱怨,钟离夏无语地想,说不定那位拍买人,就是副都长方面派出的手下。果然,警视部门能得到的消息,副都长也一定收到了相关信息。谁能先夺回藏有罪证的撒旦之泪,就成了问题发展的重心关键!
“结果啊。还是被我抢走了啊。哈。”某个青年快乐外加欠扁地抖动着双膝。
钟离夏肩膀一垮,无力地抬起眼皮。才刚刚想要说点什么,一排空气弹蓦然打碎玻璃,冲着二人站立的方向扫射而来。

“哇啊!这是什么啊?”
被动作灵敏的钟离夏一脚踢开,后背结结实实摔在对面墙上的翦君行不可置信地看着整面破碎的玻璃壁。
“这是……”钟离夏来不及讲清二人目前的危险处境,紧接着又是两连发的空气弹再次袭来。
“我靠!联邦法律第十五章第二十条第四小节显示,空气弹为三类管制器械!私自在民间使用者将会触犯管制类枪械罪哦!”
一个就地滚,滚到床边,拉起脱在床上,那件造价不菲华丽昂贵的织衣,缠在手腕上飞速旋转,利用空隙改变空气弹的轨道。同时抓住翦君行的脚踝,强行把他拽倒在地。
“我说猪头!面对空气弹还傻站着的行为,可是相当危险呦。”
“那要怎么办?我的良好体能因这些年来的胡作非为,现在已DOWN至最低!”
“虽然你如此没用,但是保护良民就是我的职责。快点抱住我的脖子!”
“婚前亲热至斯的行为,一旦经过新娘本身的允许,也就不触犯礼仪了。不过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我的保镖又在哪里?”
“我的少爷,如果保镖这种生物有用,他们怎么会知道你的落脚点在这里?”
“说得有道理,话说我经常感觉到保镖存在感的时候,就是在每月发薪水给他们的那个瞬间。”
“没关系,反过来他们感受到你这个老板存在价值的,也肯定是在相同的瞬间里!”
快速地交换着对话,同时打量着一早梭巡过的地形。平面射来的空气弹航线,大概是在位于相同楼层的对面大厦里。这种毫不规巧的粗糙做法,当然不会抱持以为仅凭如此就可将他们击毙的目的。
“从正门逃生很危险呦。”
身畔,侧趴在地面的翦君行那里,竟然传来了与自己相同的判断。阿夏挑起一抹危险的微笑嘉许道:“说得对。公子!一定会有人隐藏在那里啊!”
这先发的空气弹根本就是要把他们逼向唯一的逃生点。
不过,道路这件事,从存在的那天开始,可就从来没有简单地括以唯一性哦。
“抱住我!”
单手揽过翦君行的腰肢,感觉对方的手瞬间听话地搂住自己的脖子。满意对方配合度甚高的同时,阿夏拉起翦君行的膝盖,以背向已被空气弹打成完全外放式的玻璃墙处奋力跃出。在翦君行哇哇乱叫的配乐声中,脚尖点向墙面,以可攀比蜘蛛人的方式弹跳着跃向下方。
转瞬几个起落,已经快要降到人口稠密的地面。
安置了强力弹簧装置的鞋子,不可能承受千米的下坠之姿。咬脚牙关,正想着此番肯定要受一点小伤的时候……
怀中的青年却于千钧一发之际,甩出了银亮的一抹索线,粘性十足地攀附在了附近高大的建筑物上,稳住了二人下坠的势头。
“我靠!”脚尖距离地面还有零点零一米,钟离夏惊魂未定地在空中扭头,刘海刷然甩向怀中人的脸蛋,“根据联邦法律,粘力定位仪属于二类管制器械!非警务人员禁止私自配带!”
“我只是因为好玩,才会刚巧戴在手腕那里。”
怀中的人回以她一个潇洒无辜的微笑,像害怕掉下去似的,攀在她肩上的手,拉近了二人的空隙。
这张近在咫尺的面孔,传来了清柔好闻的香气。在空中洒开的头绳,使大卷大卷的金发以某种诡异花朵的姿态开放,配合着微微上挑的眼角,呈现某种微妙的妩媚之姿。
心神略微摇荡了刹那。
但是,紧接着黑色的眼瞳瞄到了正从人群里闪出,向这边奔跑的可疑男子。
“不好意思了。少爷。好像注定要被牵连到了呢。”
她说着,抿起一个微笑。再次抱紧了怀中的青年。
“咦?”眨了眨眼,某人忖疑地歪头,“难道不是觊觎着我家财产的暴徒的侵袭,在牵连你吗?”
“……说得对。如果不是你随便乱买东西,也不会遭遇危险的呦。只能算是你的自作自受了吧。”
不讲理地说着,钟离夏梭巡着逃生路线。
总之,不管是谁在连累谁,目前为止,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这是再发几排空气弹也无法改变的事实哦!
手握成拳,按向地面。
金色手环内里的工具,吐出一阵灰色浓烟。
四周的人们一阵咳嗽之后,望向混乱突发的中心点,适才位于那里的两位青年,已经暂时消失了踪迹……

ACT7:不能舍弃的才华。
“被跑掉了?”
听着属下颤声回禀的内容,西装革履的男子不禁露出一抹稍嫌愚蠢的表情。
“对方不过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小子!难道你们连一介平民也无法应对?我还真是养了一群吃闲饭的人啊。”
对于位高者以苦涩表情做出的讥讽,单膝跪地的手下,只能心惊胆战地解释:“本来是没有问题的。他原本的保镖也全部进行了收买!可是、可是……那个人身边有个身手利落的家伙……”
“够了。我想听到的并非是无用的辩解。”
“我们已经在继续追查他的下落了!”
“我要的也不是他的下落!而是撒旦之泪的下落!你们不明白吗?被谁拿到不是重点,重点是使出一切手段也要抢在政府之前,把它拿到我这边来!”
“是!”
以手指松开紧系在颈部的领带,香格里拉权力顶峰的副都长大人,苦闷地吐了口气,在挥退手下的同时,坐在了身后宽大的藤椅上面。
涂以金粉装饰的翠绿台灯,被按下开关按键。墨色灯影亮起的瞬间,坐在藤椅对面背光处的客人的容颜,也被清晰地照亮了起来。
翡碧的眼眸配着修长的金色睫毛,无表情的面孔,有点像刻意修饰过的人偶。尽管美丽,却带着难以言喻的阴悒。反复敲打座位手柄的手指关节上,清晰可见拇指大小的戒面,其上精心雕刻的狂狮图腾,突显了这位客人的真实身份。
“抱歉,被你目睹了丢脸的场景。”转过身,适才还对手下趾高气扬的副都长的嘴脸,马上带出了献媚的成分。
“我对你手下的无能并不关心。”带着讽刺感的语调漠然说道,“虽然与你的事无关,但我需要拿到那颗撒旦之泪。我想要的,就只是这件事实。你懂吧。”
“当然、当然。”忙不迭地点头,颈后已经不自觉地淌下了冷汗。副都长寻找着口袋内的手帕,一面殷勤地露出讨好的笑脸,“关于我去西联的事……”
宛若人造眼眸的眼珠轻轻转动,投来一抹人工射线般令人无法直视的视线,“吾王答应别人的事,从来不会悔改。”
“是、是。我当然知道。放心好了。我会马上派出全部人手,一定会追回撒旦之泪!”得到了得以安心的保障,副都长连连颔首,“今夜鄙人宅内,正在举行小女的生日宴会,使者阁下请放心游乐一番,静待我的好消息吧。
抵住洁白的额角,冰翠色有机金属般的眼眸微转,透过副都长略嫌臃肿的身体,望向窗帘之后等间相隔的窗柱外。
“花园里,像溜进了不合时宜的宠物啊。”
略微扬了扬眉,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轻笑着那般结论。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62, 共 2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今日从君醉(鹂吹)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