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2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2008-8-5 12:37:51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66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情迷小武癜(青青)
闲云。
懒风。
某个衣着凌乱随意的小浪子仰卧草地,十分不文雅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双漂亮的单眼皮无精打采的,有一下没一下地眨着。
无聊,真的无聊……
“喂,她已经保持这个姿势两个小时了,没事吧?”萧小小曲起肘子撞了撞身边也是一脸担忧的余凤儿。
“自从琴香走了之后,她就这么失魂落魄了。啧,难题啊。”余凤儿歪着脑袋想了半天都没想出如何将好友救出失落的迷圈。
萧小小猛地一拍手掌,道:“干脆这样,你牺牲一下,陪她去打一架,只要有人陪她闹事,她就开心了不是?”
“开玩笑,你怎么不去牺牲?”余凤儿狠狠地白了她一眼,“她打架那么凶,也就琴香有本事陪她玩。一群小混混压上来,没有几十个,也有十几个,我老妈就我一个女儿,还留着要送终呢。”
“你不是还有个哥哥吗?”
“去!儿子有女儿孝顺吗?儿子跟女儿能比吗?我哥哥有我这么乖巧伶俐可爱多才吗?”余凤儿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小小立即总结出来。
“你哥哥有没有比你差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肯定没你这么自恋。”
“这不叫自恋,请叫我自信。”再说了,她再自恋,也敌不过那个文学社社长纪蒙远啊。
“你们两个蹲在这里做什么?”武晖晖蹲在石头上低头看着两个一脸心惊肉跳的好友。
萧小小摸摸心口,顺了顺气,道:“晖晖,你把我吓死了啦。”
“就是就是,突然出现也不出个声通知一下。我们又不是琴香,耳力没有那么好啦。”余凤儿心直口快,小小都阻止不及让她那琴香二字吞回腹中。
琴香啊……
少了个人,的确清冷了许多。武晖晖微微一笑,道:“我下次会注意的。走了。”她跳下坐石,清爽的短发在空中漂亮地划了个弧度。
看着她双手插进裤袋,走路姿势帅气又有些颓废,小小真是倾羡,“如果我是晖晖该多好啊。”
“哇,不是的吧。”凤儿超夸张地张大嘴巴,“你可是闭月羞花,远近闻名的大美女萧小小啊,怎么会羡慕起那个小混混武晖晖了?”
对啊,小混混武晖晖,懒散又暴力,在老师家长眼中一无是处,在同学们心中又凶神恶煞,避之唯恐不及。但那只是还没有人发现她的好啊……

“武晖晖!”
要打架吗?武晖晖有些兴奋地回头,看见那个不知道是谁的谁正瞪大眼睛横瞅她三次,竖瞅她三下,然后一副“我实在被你打败了”的表情同情加蔑视地盯着她,“你是谁?”
纪蒙远吃了一惊,大吼:“武晖晖,你又把我给忘了。这是我第几次告诉你,我叫纪、蒙、远!”
“啊,纪蒙远!”武晖晖陡地以拳击掌,开心地问道,“你要找我打架是吧?”
纪蒙远算是彻底失败了,“看来你还是没想起我是谁。你看看你,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一个女孩子不要穿得这么邋里邋遢的,头发剪得这么短,咦!上面还有两根杂草。还有,快把手给我从裤袋里拿出来,你到底是不是女生啊?扶住我,一定要扶住我,我快被你这个男人婆给熏晕了,你几天没洗澡了啊?这么臭也不知道洗一下啊?”
武晖晖下意识地抬起手臂闻了闻,确实有些臭水沟的味道。她笑了笑,说:“谢谢你的提醒,我会记得洗的。走了。”
纪蒙远望着她淡定的笑容竟没有回过神来,一时呆了呆。
她渐行渐远,两手依然故我地插在裤袋里。
纪蒙远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只因为一向爱美的他竟然觉得前面那个瘦削清秀的女孩的背影看来如此率性不羁,在落日缓缓坠下的金红色余光中那么闲适优雅。
“啊啊啊,纪学长!”一群花枝招展的可爱女生一阵乱叫,簇拥上他,“学长好帅哦。”
“学长最近有没有新作啊,好期待哦。”
“学长给我签名!”
“我也要!”
一朵朵桃心乱乱飞,纪蒙远笑容可掬。果然,还是有女人味的女生可爱点,那个男人婆……再帅她也是个男人婆。

武晖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低头看了看被刀子刮破的校服,叹气:“琴香不在了,打架也不过瘾啊。”她拍掉身上的灰尘,无视倒在地上乱滚的几个小流氓,头也不回地走出地下通道。
回去怎么解释?
又要被那个老妖婆骂了吧。真是糟糕啊,这是这个月里第几次惹怒那个老妖婆了?再这样下去,说不定会被赶出武家吧。
脑中浮现武家那两个恶形恶状的继弟弟抱着机关枪在家里扫射,弓箭乱飞,她闺房一片狼藉的情景,她抿了抿唇,被赶出去也好。
武家,国内机械器材业的领军。她父亲,没落的满清皇族子孙。她母亲,埋葬在皇家陵墓已经十多年。而她,如同无父无母的孤儿也好久了。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沿着夕阳一路走到没有人的地方。这也是她为什么家住在繁华区,她却选择这么偏僻的小路走。
静谧,才能让她浮躁的心情平静。
突然,绝好的耳朵里传来狗的惊吠声,还有某个很熟悉的男声惊恐失措的说话声,武晖晖嘴角抽搐,“不会吧?”她飞快跑到一条绝对是环境污染下的牺牲品的臭水沟旁,果然看见那只蠢狗正在水里扑腾挣扎着。
她想也没想,直接跳下臭水沟,一把抡起那只落水狗飞跳上岸。
纪蒙远惊呆了,早就听说十班的武晖晖武功超好,干架一流,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居然有人会飞……好神奇哦。
“蠢狗,你到底要我一天救你几次?”武晖晖指着狗鼻子狠狠地问道。
纪蒙远突然想起,叫道:“难道你就是为了救这只狗才弄得全身那么臭?”
这时,她才疑惑地转头望着眼前这个好似有点印象的仁兄,“你是……”
“不要告诉我,你又忘了我是谁!”看着她一脸抱歉的笑容,他就知道她又把他这个英俊迷人、风度翩翩的贵公子给遗忘到不知道哪个角落去了,“我是纪蒙远。”他已经无力了。
“哦,你就是刚才那个人啊。”她摸摸后脑勺,终于记起今天教训她一顿的人是谁了。
“你能不能长点记性啊?”他郁卒地抱怨。
“下次我会记得的。”
“哼,我可不敢奢望……喂喂喂,你干什么啊!”他毫无形象地尖叫起来,看着她就那样随随便便地脱掉湿漉漉粘在身上的校服,然后目瞪口呆地发现这个男人婆……其实还挺丰满的……
“湿了,把它拧干啊。哎呀?”“嗤啦”一声,她拧过头了,直接把衣服拧破了。
他真是被她打败了,蠢女人!“拿着,穿上。”他舍命一次,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她穿。
“多谢,改天还你。”她不客气地接过。
“说得好听,你连我是谁都记不得,我哪敢指望你。”他说得酸溜溜的。
武晖晖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你是纪蒙远,我记得你了。”
“多谢你终于记得我了。”还是很不爽,他纪蒙远虽然不是帅得冒泡,但好歹也是帅得一塌糊涂,她凭什么就三番五次地把他给忘记了?
“不客气。”她……一笑,修长的美腿踢了那蠢狗一脚,然后往前走。
纪蒙远赶紧跟了上去,他走在她的身侧,如此近距离地细看她,才发现这个男人婆长得颇有几分俊俏。他嗫嚅着问道:“你今天为什么不解释一下,你是为了救那只狗才弄地那么臭的?”
武晖晖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反问:“有什么可解释的?”自小到大,她无论做对做错,一概都是做错,总之认错就对了。
“你不解释那别人不就误会你了吗?”他不解。
她大笑,“别人误会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啊?”
看着他费解的表情,她促狭一笑,“你可以说我任性恶劣,脾气糟透了,我不介意的。”当然,如果她介意起来的话,就保证打得他一个半月的下不了床。
“你……还真是糟糕透了。”纪蒙远恨恨地说道。
这个乱没形象,只顾自己的女人!讨厌,他以后绝对不会再跟她说一句话了。

“我找纪蒙远。”武晖晖对三班门口站着的几个女生说道。
叶梅欣上下打量了一下她,道:“他不在,你找他什么事?”
“这是他的衣服,请你帮我转交给他。”武晖晖拎起袋子递给她。
“什么?纪、纪蒙远的……的……”叶梅欣瞪着怀里的袋子,语不成句。
“衣服。”武晖晖欣然一笑,不理会她吃错药的表情,丢下一句拜托了就跷课去也。
“纪蒙远的衣服!”叶梅欣尖叫起来,“你……你跟他什么关系?咦,人呢?人呢?”
“早走了。”众人瀑汗。
“女生真吵。”一打完球回来就看到一群女生围成一圈叽叽喳喳个没完,乔鑫就丢了球过去骂道。
一个女生捅了捅叶梅欣,“纪蒙远。”
泪光闪闪的叶梅欣走到正在玩转球的纪蒙远面前,提起一个袋子,道:“你的衣服。”
“啥?”他疑惑地打开来,正是那天他借给男人婆的衣服。他皱了皱眉,“怎么送到班上来了?”她怎么知道他是哪个班的?难道是特意去问的?他心中莫名一喜。
能让那个超级自我为中心的男人婆在意的东西少得可怜吧。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叶梅欣醋劲大发,气呼呼地问道。
他莫名其妙地瞪她,“关你什么事?神经。”他一把夺过袋子,回自己位置上去了。
“哇呜呜……”叶梅欣号啕大哭着跑了出去。
“喂。”乔鑫推了推他的肩膀,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叶梅欣喜欢你哦,你干吗这么说话?”
“她喜欢我跟我有什么关系?”纪蒙远理直气壮地反问。
咦?他怎么变得跟那男人婆似的,一样蛮不讲理起来?

纪蒙远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武晖晖,他站在树底下仰望正在上头打盹的武晖晖,叫道:“喂,你下来。”
“干吗?”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两眼飘忽的武晖晖懒懒回应。
“你害我被人误会了知道不知道?”他很是郁闷地叫道。
等了半天没人有反应,他仔细一听,果不其然,武晖晖她睡着了,还轻鼾好梦。
“武、晖、晖!”
“嗯?嗯?打雷了?”被某人咆哮惊醒的武晖晖擦擦嘴边的口水,还半梦半醒的。
“我说你害我被人误会了,他们以为我跟你……那个什么的。”他说着,脸色微红。
“什么什么的?”她旋身,跳了下来,着地十分利落轻快。
“就是那个啊。”她怎么那么笨?
武晖晖“哦”了一声,点点头,打了个哈欠走人。
“喂,你怎么什么表示都没有啊?”纪蒙远郁闷地发现她根本就没把他看在眼里嘛。
“我该有什么表示?”她懒懒反问。
纪蒙远呆了呆,喃喃问道:“武晖晖,你对谁都这样爱理不理吗?”
这么冷漠,好似别人都是隐形人,天大地大,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她不孤独吗?
她默然望天,开口时有些涩然:“也不尽是。我当然也有感情。只是,那个曾经让我感动的人如今已经走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陪她打架惹祸,也再也没有人为她驱赶孤独。
朋友,毕竟也不是个天长地久的东西。
“谁?”是……喜欢的人吗?她脸上那明显失落的神情让他的心揪痛。
“走了就走了,没必要再提起。”她突然咧嘴一笑,愁云拨开,好似一片晴空。
望着她高挑好看但很颓废的背影,他心痛地蹙眉。那张云淡风轻的笑容底下为什么藏着哀伤。她真的那么喜欢那个离开的人吗?思及此,他的胸口竟一阵绞痛。
武晖晖……她有喜欢的人……
真是糟糕。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结局呢? - 2012-6-30 20:53:20 - 妖仔仔
-----------------------------------------------------
结局不会就是这个吧?。。咋感觉不全呢。。
喜欢 - 2010-7-21 16:35:33 - 珍
-----------------------------------------------------
还有结局的不?
支持 - 2008-11-5 17:57:44 - 支持
-----------------------------------------------------
支持
感想 - 2008-10-3 9:07:38 - 晓晓
-----------------------------------------------------
真好看,以后的一定是更值得我们期待了吧,加油呀!
情迷小武癜 - 2008-8-19 13:54:47 - 张爱
-----------------------------------------------------
一个字好看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73, 共 1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今日从君醉(鹂吹)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