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期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任性(林阳光)
 2008-8-22 12:32:3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44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任性       文/林阳光
  我知道,自己是越来越任性啦!
  所以,我尽量与所有的人都保持距离。我越来越害怕与人打交道,我担心与人一碰撞,就会擦出火花。我一个人安安静静,自得其乐,挺好的。可一与人接触,不是我的怒火冲撞着别人,就是别人把我凿得伤痕累累,然后像踩了一堆狗屎一样跑得远远的。
  真的,我相信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风景。我会由专业老师新设计的发型联想到隔壁寝室的那只狮毛狗的髭毛而发笑;看到想着踩着高跟鞋,裹着紧身连衣裙,放肆扭着臀的美女,被人抢了肩头拎着的绅包后会是啥样,故一路担心而又好奇地紧跟着;看到蓝天里白云的形状觉得逗乐;看见路边的绿树,青草丛跳出的青蛙,心情就莫名其妙地好得不得了。
  走在校园里的时候,我习惯目不斜视地盯着地下的石子路,思考各式各样的问题,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时候。这样可以避免与人打照面,我说过我害怕与人打交道。
  “小样,装什么纯情呢!”
  穗子、美乐和我是一起出寝室去上晚修的。她们在开心地聊校园八卦和娱乐,我静静地跟在旁边思考明天要交的论文。
  我不说话的时候不一直都是这样吗?我有些莫名其妙。"
  “扮啥纯情哟,看着就恶心巴叽的——”
  穗子还在针对我的忧郁状喋喋不休,我本可装做啥都没听见也就没事啦,而且明明知道她们是爱开玩笑的,可我的疯劲上来了,冰冷刺骨的语气席卷着怒火任性地鞭扫过来:“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知道什么叫纯情!我要扮纯情也不扮给你们看呀!”
  话泼出去以后,我自己都觉得这脾气发得有些莫名其妙,可我就认准了她不应该胡说八道,是的,在这之前我心情就很坏,可是还不至于到如此恶劣的地步。她本可以不搭理我的,我安安静静地呆一边,她偏要来踩我这堆臭狗屎,结果害得自己遭到一顿臭骂。而事实上,当我怒吼一通后,我上晚修的心情早没了。我一点都不想掩饰自己的不快,“美乐,我不想去上课了!”

  “别,真生气啦!”美乐和穗子笑嘻嘻地过来拍我。
  “没,没有。”我原本要回答是的,可我他妈的生谁的气都不知道!穗子吗?她只是一只自己都没弄明白自己说了些什么便遭臭骂的小可怜虫。
  穗子见我愈发阴沉着的脸,委屈得不行。
  我的愠怒变成了难过,我他妈的像疯狗一样乱咬谁呀,她们可都是我的朋友呀!我的怒火显然不是为穗子而来的,但我懒得解释。我前面就说过,我不喜欢打交道,尤其用语言打交道。王菲不就说语言的沟通不就是简称语沟吗?
  
  我那晚终究没去上晚修,而是潜进了网吧。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上网,我不进聊天室,自己打开QICQ。我喜欢望着里面的图像,若有所思地等着。里面几乎全是我的同学朋友,也就是说都是认识的人,里面就有穗子,只不过她的图像今晚没亮。我喜欢这样守着QICQ里的人,似乎用不着任何语言的挽留,你就能实实在在拥有这样一批看得见得朋友。一般常见的朋友几乎是用不着这个来聊天的,大家都忙着和不常见甚至没见过的人泡,所以,你不要磨任何嘴皮子或点头或微笑或挥手和人家打招呼,这些看得见的朋友依然会让自己的图像五彩缤纷地开在你的QICQ里,感觉真棒!面对面,而又不说话且不觉得尴尬,恐怕只有QICQ能做到这样。

  我不喜欢说话,却喜欢上QQ,这恐怕就是原因之一吧。
  我的网名叫“水晶玻璃”,意思是说“像水晶一样纯净,像玻璃一样透明”,因为我从来未用这个号在网上说过一句假话。他们都说网络是虚拟的,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我就要做真实的,哪怕我的真实面目只是一坨像狗拉的屎一样的东西。常有陌生人加我,我通常只会“通过验证”,却不会“加为好友”。所以这些人通常在“陌生人”栏里闪动,并且先说“你好”,就如现在这个一样。
  “嗯。”
  “你是女孩子吗?”
  “嗯。”
  “你在读书吗?”
  “嗯。”
  我第一次跟陌生人说话,从不深入交谈,他们大多会觉得无趣便离去,但我却能很好地记住在他们闪动的图象下千奇百怪的网名。
  我在网上同样不喜欢讲话,而且你知道我是任性的,跟在现实生活中一样,我很少顺着别人的性子说话,只是一味由着自己的性子行事。不过,你知道,我前面说过,我是不会讲假话的,哪怕你问的是我不愿意回答的问题。遇到这类问题,我心情不好时常会直截了当切入“我不想告诉你!”;心情还不算太坏时,我会说“你管我呢!”。这样的回答可算不得太糟糕,在网上被人骂是不能归入“很没面子”这类事的(因为网上狗多,谁能保证不会乱咬呢)。当然,这样的回答很容易中断对话,而可怜的我本来就不会与人对话,更别说去延续这种毫无意义的聊天。可是我不能总处在"无聊"的状态,我要结束各种状态的无聊,我就会费尽心思将这种游戏进行到底。于是,我大多数情况下,还会像一个无赖一样绕着圈子说真话。
  有个陌生人这样问我:“你在上大学?”
  我这样回答:“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
  “你的资料写着你20岁。”
  “20岁就不可以念高中?”
  “那就是说你才上高中?”
  “也就是说你对自己的判断能力表示怀疑?”
  “你不是在聊天!”
  “那是干什么?”
  “你是在胡搅蛮缠!”
  呵呵,这是我听过的最绝妙的答案。是的,我的确不晓得什么叫“聊天”,可是天知道我在多么努力认真地聊。我用心设计了那么多废话台词,仅仅是为了填补这出话剧本身的空白。结果,它还是匆匆落幕啦!
  如此下来,“陌生人”栏里经常闪烁的图像并不多见。
  但是,也有例外,譬如说“成真”。他加我的理由是“喜欢你的网名”。他能坚持不懈挂在上面的前提条件是:我说一句,他讲四句;他问四句,我答一句。他倒也不怒,口头禅是“真的就好”。
  他刚开始就告诉了我他的真实名字,不过我当时没心没肺的,很快就忘记了,事实上我压根就没打算让自己记住。
  我并没有礼尚往来地回答他:“我在网上从来不问别人的名字。”
  我不回话的时候,他就“呵呵”一声,自顾自地说下去——
  直到有一天,他又遇见我,问:“今天心情还好吗?”
  我说:“嗯。”   
  他说:“真的就好。嗯,我们可以见面吗?不行,那就告诉我你的地址好吗?你一定在摇头了,那就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好吗?”
  我说:“我嫌麻烦。”
  是的,我都说过我讨厌和人打交道啦,连现实生活中的都忙不过来,又哪有闲功夫收拾心情跟网上的人过招啊!
  刚好,这时西单出现了,我告诉“成真”:“我出去透透气,你跟我朋友聊吧。”
  西单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果然,成真也觉得她可爱,尤其是西单将自己的网名改成“美梦”后。
  成真在网上跟我这样说的时候,我一点也不奇怪。西单有办法使每个陌生人都轻而易举地喜欢上她。
  我对别人的的事不感兴趣,可是西单乐此不疲,她兴致勃勃地告诉我“成真”真名叫陈真,国防科技大学的,又高又帅,他们见面了。
  我说:“好呀!”
  几个星期后,西单告诉我,陈真说他“喜欢真实的女孩子”,这就是他牵她手时的表白。
  我说:“美梦成真!”
  顺理成章地,有一回,我去我们学校的食堂便撞见了美梦成真粘一起。西单慌忙站起来要介绍,我把她按住了。虽然我老远就猜出陈真,可他未必知道我是谁。况且,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又认识一个人(或者说又有一个人认识我)多麻烦。
  我撮合了一对神仙眷侣,这件事本该到这儿就结束了,没有我啥事了,你也这么想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也正当我把这事忘得差不多的时候,也就是我咬了美穗一口后便跷晚修课跑来泡QQ的晚上,好久没有这么主动地发消息过来陈真说话了:“你和她关系好吗?”
  我纳闷,但很老实回答:“我不知道。”
  “你们经常谈起我吗?”
  “她经常。”
  “她怎么知道我喜欢灰色的风衣?”

  “不晓得。”难道我知道吗?我省去了要打一长串字的麻烦。
  “我记得你上个礼拜问过我这个问题。还有,其实——你,不用一直背着西单,跟我在背后说她的不是。事实上,我以前一直——”
  上个礼拜,上个礼拜我跟街心公园的一只流浪狗说了一个上午的废话,我跟它还共进了十二根火腿肠。
  西单知道我QICQ的密码。
  我没回话,也没关QICQ,强行直接锁机。
  我上网回来,看见刚上完晚修回来的美乐。
  美乐很难过的神情,看见我就像撞上了催泪弹一样,“你死定啦!”
  “怎么死的?”
  “老师点名啦!”
  我记得这门选修课老师讲的话,因为他也是一个很任性的人。
  他说,你选了我的课,爱来不来,反正我整个学期就点一次名。我点的那次没来,您就可以永远不来啦!
  我就冲他这句话,苦苦挨了大半学期的公共关系选修课。
  在放假前的倒数第三周,他点名啦!
  也就是今晚,我的选修课宣布被当啦!
  看来,任性的家伙真的很讨人厌。
  活该!谁叫你任性来着!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 共 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就像一罐可乐(叶山南)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玫瑰的阳光雨露(迷迪)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不过季(新衣)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