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期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不过季(新衣)
 2008-8-22 12:39:2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40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爱情不过季  文/新衣    
  
  1
  “姐姐,我们一起放风筝,好吗?”
  我认识他,昨天才搬来的新邻居。
  “不好。”妈妈说,要和陌生人保持距离,“我们不熟。”我冷漠地把脸移开,心却留在他手中抓的风筝上。
  “姐姐,你瞧,风筝好漂亮,一定可以飞得好高。”
  我小心吞着口水,大树形状的风筝可是我从没放飞过的。可恶的小孩,小小年纪就会采用诱惑战术。
  “傻瓜,风筝当然可以飞很高。”想到自己差点就上当,我跩跩地再次把脸移开,小笨蛋,一点常识都没有。
  “姐姐,这风筝妈妈做了好久哦,世界上就这一个哦。”他现宝地把风筝高举,笑意盎然。
  我再一次吞了吞口水,好漂亮的树。
  “走吧,我们去放风筝咯。”他牵着我的衣服一个劲地往前奔跑,我踉跄着跟上。
  风好大,风筝飞得很高,我们笑得花枝乱颤。
  
   2
  我叫王紫辛,念中南路小学二年级,校中队长,不用怀疑我的智商。
  星期三第二节课,我都和瑶到各个教室检查眼保健操,无一例外。五年级、四年级,依次检查,我羡慕她们的成长,有一天,我也要慢慢长大,像风筝一样飞翔。
  最后一个教室,我格外认真。
  “姐姐。”突然一个人影从里面蹿出,“你和我一样哦,念这个学校啊。”
  又是他,我的新邻居。
  “是你和我一样。”才不要和小不点一样,我不爽地指出他的错误。
  “姐姐和我念一个学校,我好高兴。”他郑重地点了点头,我刹那间仿佛看到了天使。
  “小弟弟,回去做操。我们要检查的。”瑶指了指手臂上的标徽,挺了挺胸。
  “哦。”他沮丧地低着头转过身,不太乐意被人打断话题。
  瑶得意地笑了笑,低年级的果然好指挥。
  “这位姐姐,我可以在这里做操吗?”他突然转身,再回到我们的面前。
  “不可以,你要干什么?”瑶的脸马上拉下来。
  “我想多看姐姐一会。”他甜甜地喃语,听得我心里花也开了。
  “回去坐好,这是纪律。”原则第一,我表情挣扎地下了命令。
  哦,他轻轻点头,乖乖地坐回去。
  我抬头看了看,一年四班。悄悄地在记分栏上写下90,趁瑶不在身边。
  
  3
  阳铮平在中南路小学赫赫有名时,我念四年级,他也念四年级。
  “紫辛,待会我们一起回去吧。”
  两年的时光,他长高不少,也敦实许多。我们仍是邻居,他不再叫我姐姐。
  “跳级生,连礼貌都没了。”我耷拉下眼皮,闭目养神。
  “我都比你高了,哪能叫姐姐。”他笑着埋头看书。
  “那以后,你连你妈妈都不要叫了。”我150公分,最容不下他对我海拔的侮辱。他倒比我还要高上几公分,按照男生发育史来看,他多半是个怪物。
  “紫辛,我不要你做姐姐。”他放下书,笑着再说。
  士可杀不可辱。“你不稀罕,我还不乐意呢。是谁以前挂着两串粉丝跟着我屁颠屁颠地跑,又是谁以前掉在坑里哭着喊着要姐姐的,哼。”
  阳铮平,你跳了级连“亲”都不认了。
  “你这话我听了不下百篇,紫辛,换换词。”他打开抽屉,递给我一个本子:紫辛名言。第二页里,竟做了记录,一字不差。
  我脸红如番茄,他窃笑难忍,索性开怀大笑。
  王紫辛,阳铮平,此仇不共戴天。
  
  4
  老妈在厨房里弄饭,饭香阵阵,五脏庙开始蠢蠢欲动。
  “紫辛,去给铮平开门。”墙壁上的时钟正指五点,阳铮平就要给王紫辛辅导自然。
  “好咯。”我嚷嚷着打开门,送给他两颗卫生眼。
  “伯母好。”他热情问候,让我在书房也能听到妈那响彻上空的笑声。
  “铮平,你这孩子就是乖,多懂礼貌,哪像我家紫辛,见着人连话都不会放半个。”妈妈手没停,嘴也没停。
  “妈,是说,不是放。”我懒散地出口,习以为常。这家伙,年纪轻轻,倒挺会灌迷药,嘴甜得能挤出蜜,让甚少与邻为友的老妈也对他赞赏有加。可恶。
  “紫辛,昨天的课你没复习好,对吧?”一坐下,他就审问起来。
  “是老妖婆怪题太多。”没有半点迟疑,我堵上了他的嘴。比他大一岁,和他平级,已经是耻辱。老妈圣旨:王紫辛接受阳铮平的辅导,已经是耻辱,答不出老妖婆的问题,已经是耻辱。若他在发话,我保证把他踢出去,小女子受够屈辱了。
  “呵呵,是啊。”我脸上的杀意看来已震服了他。
  “那我们接着再温习一次。”打开书和笔记,他一脸认真。马上就要小学毕业考,不敢马虎。
  
  5
  省重点中学。
  我看着校门口的大红榜单,阳铮平初121班,王紫辛初122班。
  少了个人折磨,我心里失落。他也如丧考妣。
  “别失望。我一定会时常来照顾照顾你的。”拍了拍他肩膀,我阴森森笑道,“谁叫我们是姐们。”
  “初122在六楼,初121在二楼。有得你爬。”他今天的牙齿功夫猛然提升。
  “皮痒,我乐意。”不睬他,我继续看榜。
  新教室,新同学,难得看到旧面孔。
  我眼尖捉到他,“阳铮平,你怎么在这里?你还不好好地去爬楼?”我兴奋地喊道,熟悉让我放肆。
  “我们同一班,校门榜单写错了。”他不在意地开口。
  “呵,那姐姐以后多多关心你。”我是真的乐,倒不介意他所言真假与否。
  初122班班长,阳铮平。班主任张开菊花般笑脸,以120分贝高喊,民主果然不在未满十八周岁的青年中实施。
  “为什么是阳铮平?”底下,一人小声问出自己的疑惑。
  “阳铮平同学进校分数全年级第一,除了他有谁可以胜任?”班主任激动地扫射在座诸位,这样的学生可是她的宝贝。
  他不是人,我瞪他。跳级生还可以如此优秀,我狂恨。趁他低头,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爆栗。
  “同桌的福利。”我虚伪笑道。
  “你嫉妒我。”他在那大笑。我继续赏他爆栗。
       
  6
  紧张忙碌,初中三年,转身间就要滑过。
  “阳铮平,你干脆去念*大附中吧,你不去读还真浪费。”天气炎热,为打发瞌睡虫,我八卦鱼姿势张开。
  “承认我的优秀了吧。”他到底吃了什么?这几年他就像春天里的树儿直往上蹿,和他走在一起,我简直就是矮人国的。
  “是啊。”此话不假。奥赛冠军,市三好学生,科技发明大奖,头顶上的光辉,足够把黑夜照得像白天一样通透。我才不嫉妒,省下脑细胞。
   若这么几年的嫉妒下来,我铁定是命已呜呼。
  “紫辛,你直升吗?”他停下手里的书。
  “是啊,所以才赶你去别的学校,省得我老妈老在我面前念叨。”他一走,我就翻身做主人,多自在。
  “别乐得太早,我也直升。”他抓起书,继续看。
  “喂,你放着可以直升清华的学校不读,干吗要赖在这里?”美梦一碎,别奢望我客气。
  “赖?紫辛,学校舍不得我的。”特意加重后面几字,叫我难堪。舍不得,不就成绩嘛。瞧那美的。
  “*大附中挺远的,若我走了,谁当你放哨的、跑腿的和免费家教啊?”
  想不到就一个人,用处听起来这么多,若他真走了,还挺可惜的。
  “那就别走。”换我央求。
  
  7
  我们都直升本校高中,仍然同班。
  学校要求高中生早晚参加自习,统一住校。
  食堂的两旁,男女宿舍各据一方。从没住校的新鲜感,我乐在其中。
  “你能适应吗?”爸妈出差,他负责送我的桶盆进寝室。
  “能啊。”接过他手中的洗漱用品,我急着赶他走,“还不去整理你的窝。”
  “不适应你得告诉我。紫辛——”
  不等他说完,我已把他推出门外。“知道了。像个老太婆一样。”话一完,门自动闭合。
  “王紫辛,他是我们班的阳铮平?好帅哦。你认识他啊?”立即,我身边围绕一大群女孩。
  “是啊。”既是室友,我免费扯出一朵大菊花。他帅?蟋蟀的蟀才是,“我们是邻居。”
  “哇,紫辛,你好有眼福。”眼福?因为他,老妈给的大白眼不少,只不叫福气。
  那家伙,才没他们说的那么好。不然,阳铮平的男性魅力横扫整个高中年级。书读得一级棒,且女生缘超级好,相信在X校校史可占一席。
  托他的福,我成了敬职的信使。每天一袋,风雨不改。那么多信,他到底怎么处理?
  
  8
  镜子里的女孩,一六二的个头,短短的头发,大大眼睛,白皙的皮肤。
  不错,算是中等姿色。我自恋地点头。
  结识李朝后,我喜欢上了照镜子。谁是李朝?校学生会体育部部长,我隔壁班班长。
  “你喜欢李朝。”没有疑问,倒是笃定。
  “嗯。”姐弟这么多年,我也就不隐瞒,点头。
  “紫辛,我们高三。”他低语。
  “阳铮平,我知道。”算了,看他这样,没打算帮我。
  李朝每每出现在我视线所能及达之地,我便轻飘飘,心神不安。尤其是操场上,他投篮的英姿,三分球的准射,为他倾心女子何其多。
  “紫辛,李朝目标是北京体大。”铮平递给我一张纸条,我正在走神。
  “真的吗?”我奋笔疾书。
  “嗯,想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吗?”他再写。
  “嗯嗯。”我点头如捣蒜。
  “个子一六零左右,短发,大眼。读书一极棒。”他递与我。
  “天,不就在说我?!”我毫不知羞,完全忘了英语考试徘徊在及格边缘之耻。
  “可是你成绩……”他还算有点良心,不直接捅破。
  “走着瞧。”什么眼神?阳铮平,看扁我?
  我发了疯地念书,凭借以前不错的功底,再加上免费家教的帮助。我成绩扶摇直上。
  高考降临,我喜色而归。
  
  9
  我第一百次在白纸上写下——臭家伙。我第一百次在白纸上划骷髅头,再将它狠很戳破。
  暑假炎热得让我爆炸。有种就别让我看见你,否则十刀八枪,跆拳道黑带拿手踢。足以让你脱离地心引力,滚到外太空。
  我如雷达,搜寻他的身影,失败。他今天跑哪去了?
  在我等得昏昏欲睡时,门铃声响了起来。
  “是你。”我一个夺命剪刀踢。
  “紫辛,小心你的裙子。”他笑。
  “你这个混蛋。”竟然叫他吃了豆腐。
  “怎么了?”不等我开口,他自个坐下。
  “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偏闯。”我咬牙切齿。
  “地狱好热,咱们喝冰去。”他撒腿就跑。
  “混蛋!”我飞身上前,扯住他衬衣。倒怀念以前抓着他衣领的时光。长高了,皮也厚了。
  “你说,给我好好解释李朝的事。”平生的第一次暗恋,却失败了。
  “解释什么?”他还装蒜。
  “你说李朝喜欢我这样的女子。对不?”心里发酸,李朝惊异的表情历历在目。
  “你存心看我出糗。”怂恿人家告白,他不是不打无把握的战吗?眼圈发红。
  “紫辛,别哭了。”抽出纸巾,他轻柔地接着我滴答而落的泪滴。
  兴冲冲跑去,挠头搔脑躲躲闪闪,却发现人家原来早有女朋友,x校校花。短发,大眼,一六零个头。
  “有什么事吗?”
  “我喜欢你。”吼,我以吼的气势告白,震得那女孩抖了一下。
  我横眉竖眼,外加狮子吼,折煞人家,自己倒得意起来,胆小鬼。
  “你干吗?”
  “干吗那么凶?”
  狠狠瞪了瞪那梨花带雨的美女。不管了,我要回家。
  眼泪流了一地,账有得一算。
  “都是你。”抢过他手里的纸巾,我胡乱抹了一通,“你知道人家有女朋友。”
  “嗯。”男生宿舍,这消息没腿却跑得最快。
  “你设计整我?”别让我听到是,我摩拳擦掌。
  “不如是,君高考险否?”毫无愧疚,还打起文言文腔。
  我快、准、精,左勾拳一出,熊猫眼出世。
  “不如是,熊猫何以再生?”以牙还牙,被拒的心还在冒血,“算了,平了。”自己喜欢的是李朝,还是那种暗恋的感觉?
  “紫辛,换我做主角,比他强多了。”他笑着推销。
  “你脸红了。”我发现新大陆。
  他倏地逃走。
  镜子里,自己竟笑如桃花。
  
  10
  同年,我在北师大,他念北航。
  以他的成绩,上清华绰绰有余,饮恨多少人啊。最心疼的还是班主任,她的明星学生,却只愿意上航空学校。
  我十八岁生日,北京雪花飘舞。
  六点钟了,他竟没半点响动。
  我十岁生日,他送我一日记本。
  十二岁生日,他送我一个发夹。
  十四岁生日,他送我一个手工风笛。
  十六岁生日,他送我一片枫型水晶。
  该死的,又在泡MM,连我的生日都忘了。
  忍不住拨通了他的手机。
  “今天的日子很特别哦。”我温柔地轻语。
  “是啊,下雪了。”
  蠢猪。
  “生日时下雪一定很浪漫。”我细细轻语。
  “冻死人了,还浪漫。”
  蠢蠢猪。
  “你还记得我生日吗?”我轻语。
  “紫辛,过了吧,又来混礼物了。”
  蠢蠢蠢猪,没记性的猪。
  “阳铮平,你给我滚过来,今天我生日。”我咆哮。
  “知道了,打开门,接收礼物。”他轻笑。
  又被他耍了,但有礼物,我高兴地拉开房门。
  一个雪人站在面前。
  “紫辛,happy birthday。”他深深给我一个拥抱,熟悉的声音。
  “铮平。”我高喊。
  “满意这个礼物吗?”他的眼神和平常不同。
  “哪?”我看了看空中,哪有什么礼物?
  “我,我这个礼物你满意吗?”他声音什么时候这么磁性?“紫辛,未来的空中礼物,就和风筝一样。”
  我陡地明白了,上航空学校的用意,以前种种,也一一清晰。
  “不是榜单写错?”
  他点头。
  “直升本校高中?”
  他点头。
  “你故意叫我去告白?”
  他点头。
  “你第一次见我,就喜欢我了?”我得意地翘起头。
  他摇头。
  “紫辛,我还没那么早熟。”
  我瞪了他一眼,一见钟情多浪漫。
  “紫辛,我那时五岁。”他笑着辩护。
  “那你现在喜欢我?”我毫无羞意,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嗯,我比李朝强多了。”他大言不惭,脸色依然染霞。
  “准备追我?”
  “嗯。”他大笑。
  “有你受的。”我面露狰狞之色,嬉笑下帖。
  “荣幸之至。”他欣然自得。 
          
  为了免于他死于女性同胞的互相残杀,免于北航附近杀戮深重仿如无间,一个月后,我成了阳铮平的女友。
  “我说一就一。” 
  “嗯。”
  “以我为天。”我张牙舞爪。
  “嗯。”小红帽大肆点头。
  狼与小红帽的爱情帷幕于冬天的某个角落,徐徐展开。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0, 共 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就像一罐可乐(叶山南)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玫瑰的阳光雨露(迷迪)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任性(林阳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