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5期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就像一罐可乐(叶山南)
 2008-8-22 13:24:5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02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爱情就像一罐可乐   文/叶山南
    敲门声笃笃地响起。
  推销员阿姨隔着门板,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问:“同学,请问要不要电话卡、上网卡或者手机充值卡?”
  苏苏正趴在寝室床上看书,听到这样熟悉的问句,她当即把书本一推,朝门外大喊:“要男人!有没有?”
  门外没了回应,人已被她吓跑。
  室友思琪放下手头杂志走过来,叹一口气:“苏苏,你把我们327寝室的脸都给丢尽了。”
  苏苏听了,不以为然地一撇嘴,“爱情有理,欲望无罪,我要男人有什么不对?现在我们寝室就我一个没男朋友,我很可怜耶,叫两声都不行?”
  思琪半点都不同情她,双手环肩哼笑,“如今在师大,谁不知道你野丫头苏苏的大名?你这么野,有哪个男生敢追你?”说着扯扯她辫子,“对了,下午在逸夫礼堂有个讲座,叫‘爱情是什么’,听上去挺有意思的,你有没有兴趣过去晃一圈?”
  “爱情是什么……”苏苏语速缓慢地念出这五个字,心想:爱情到底是什么呢?
  她托着腮沉吟了半晌,举手发言:“爱情是狗屁——不对,屁放到空气中还听个响儿闻阵味儿呢。可是我的爱情就像是便秘,我很努力地等了很久,它就是不来。”
  思琪再也受不了这粗俗的家伙,门一开就一脚把她蹬出去,“野丫头苏苏,你出去钓男人去吧,钓不到今天就别回来。”
  “野野野,我到底哪里野……”苏苏抱着随后被扔出来的书包,瞪了门板好一会儿,才嘟嘟囔囔地离开。
  
  自己为什么会被叫做野丫头呢?对于这一点,苏苏十分想不通。
  苏苏是从一个小城镇考到这所全国知名的重点大学来的。记得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镇上的乡民统统挤进她家里,邻家的大婶指着她对自己的孩子说:“苏苏姐姐是你的榜样,人家考上了重点大学,是有文化的读书人哦。”
  那个时候,苏苏也认为自己是有文化的;不仅有文化,还有过人的胆识。所谓的“智勇双全”,说的就是她了。
  那时候才是大一,寝室里的姐妹们都还不太会做家务。有一次思琪洗完了衣服,将内衣随手搭在阳台竹竿上晾,结果一阵狂风吹来,内衣被吹走了,一直飘到楼对面的一棵大树上挂着。
  当时姐妹们都傻了眼,大家你推我搡,没有人愿意去捡那内衣。思琪也说 :“吹走了就吹走了,反正上面也没写名字,别人看到也不知道是我的。”
  可是苏苏不这么认为:内衣是私人物件,即使别人不知道,你自己成天看着自己的内衣在树枝上摇曳,像面五星红旗似的迎着风呼啦啦地飘,像话吗?
  于是,她换了件轻便衣服,随手找了条绳子就出门去了。当姐妹们发现她时,她已爬到了三层楼高的老槐树顶上,手里拿着内衣冲327寝室的窗口挥舞,“我拿到了,你们接着!”
  不幸的是,她爬树的功夫虽高,手上的准头却还差点。那件内衣在空气中滴溜溜地打了几个转就掉到了地上。
  树底下围了一大群人,个个都拿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
  思琪为这事气得大哭了一场,半个月没有和苏苏说话。
  而打那天起,野丫头苏苏的名号便在这所大学里传开了。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两年,苏苏蓄起长发,开始穿江南布衣的长裙,化淡雅的透明妆,每天出门前总不忘洒上香水。然而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叫她野丫头苏苏。
  大三了,寝室里的其他女孩都有了男朋友,就连当初丢了内衣的思琪也和学生会的体育部长对上了眼,可苏苏却仍然是孤身的一个人。
  “爱情是什么”?呵,这真是一个太好的问题了,她正想知道呢。
  苏苏走到小卖部前,对店老板比出一根手指,“老板,给我一罐可乐。”
  可乐刚从雪柜里拿出来,圆柱体的罐身上沁了一层薄薄的冰雾。苏苏把可乐捧到怀里,立刻觉得心中有个按钮被旋开了,而那个按扭叫做“快乐”。
  可乐是苏苏的最爱。记得以前还在老家的时候,可乐是镇上惟一买得到的饮料。高考之前,她每天傍晚去镇上的小店买一罐可乐,回来走在斜阳西下的街道上,就着微风一口口地喝。
  那时候,小镇是她的天堂,可乐是她的营养。凭着每天一罐可乐,她考进了全国重点大学,进到一个更美好的天堂。
  在新的天堂里,她延续着旧时的口舌之味;然而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天堂缺失了一角——她没有爱情。
  因为没有爱情,所以她特别想知道,爱情是什么样子的?
  
  苏苏怀揣着可乐溜进逸夫礼堂;讲座早已开始,戴着眼镜的老教授在台上煞有介事地分析着爱情。
  苏苏放眼一望,见后排有个空坐,便一溜儿小跑奔了过去。刚坐下,就听得身旁有人说:“抱歉,同学,你坐着我的书了。”
  苏苏一转头,见旁边坐了个男孩子,干净漂亮的眉眼,白T恤上印着一个橘红色的篮球。他朝苏苏微笑,露出一口白牙,“不好意思,这个位子是我替朋友占的。”
  苏苏环顾四周,已经没有空位了。于是她对男生说:“我先坐着,等你朋友来了我再让开。”
  男孩有些怀疑地看了她一眼,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是没说出口。
  讲台上,老教授开始历数校园恋情的诸多弊端,什么浪费时间啦、浪费金钱啦、浪费感情啦,好像恋爱就等同于浪费。苏苏挠着头,越听越无聊:还以为他能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话来呢,原来还是卫道者的陈腔滥调。
  这时候,老教授开始提问:“同学们,你们认为爱情是什么?”
  当即有个愤青在台下喊:“爱情像盒饭,五块钱一换!”
  大家哄堂大笑。苏苏小声地骂了句:“妈的,真是淡出鸟来。”抱起可乐就往门口挪动脚步。如此没劲的讲座,听着也太憋屈,还不如回寝室睡觉来得实在。
  正在这时,她听到那个白T恤的男生起身发言:“我觉得,爱情就像一罐可乐。”
  “咚”的一声,苏苏手里抱着的可乐落了地,在地板上弹了两下,骨碌碌地滚到那男生脚边。
  难道是上天注定她要回来恭听他的高论?苏苏猫着腰,一步一步往回走。
  这时男生又说:“爱情就像可乐一样,没什么营养却很好喝;随便在哪里都买得到,就像爱情一样唾手可得。”
  “谁说的?”在自己的意识能够察觉以前,苏苏已经叫出声来,“我每天买一罐可乐,可到现在爱情还没来找我。”
  刹那间全场肃静。所有人都盯着他们两个看,有人去咬同伴的耳朵:“那个就是野丫头苏苏……”
  男生望着苏苏,眼底闪现出有趣的笑意。他弯腰捡起地上的可乐,在手里掂了掂 :“我们就拿这罐可乐来做示范吧。”然后“哧”的一声,伸手拉开拉环。
  流氓呀,抢我的可乐!苏苏在心中大叫,口里也大叫:“你们看你们看,我买的可乐总给别人抢去喝,怪不得我到现在还没修成正果。”
  底下又是一阵大笑,男生也笑了,“大家瞧,这可乐刚一开罐汽很足,放久了就像咳嗽药水又甜又苦。正如爱情一开始很快乐,时间长了却只腻不甜、只苦不乐。”
  “这个比喻很挫,你既然知道可乐放久了不好喝,还不快点把它还给我?”苏苏不甘示弱。
  底下笑得简直要炸了窝;老教授在台上冷汗涔涔。
  千百人的注目下,苏苏骄傲地挺着胸膛,别的不说,可乐可是她的最爱;若要她为可乐辩论,她一定战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野丫头苏苏又一次出名了。不出一天,整个师大的人都知道她为了一罐可乐跟人争得面红耳赤。
  思琪下了晚自习回来,用尖细的指甲直戳苏苏的额头,“你啊你,我们327寝室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边上有人搭茬:“我看,你是怕在你的俊辉面前丢脸吧。”
  俊辉是校学生会的体育部长,会读书,又打得一手好篮球;思琪和他谈恋爱,最大的好处是成为学校的八卦收集站。学生会里谁和谁是一对,谁和谁是情敌;老师当中谁对谁有意思,谁对谁有看法。诸如此类的消息她总是了如指掌,并且成天挂在嘴上津津乐道。
  思琪见苏苏径自捧着可乐猛喝,一副没心没肺的德行,忍不住怒从心起,只差拍桌大吼:“野丫头苏苏,你知不知道你惹到谁?那个佟昊是校内数一数二的篮球高手,俊辉求了他两年,好不容易人家才答应加入篮球队的,你跟着搀和什么呀?”
   篮球高手?怪不得要在T恤上画个篮球了。依此类推,她是否应该在衣服上画罐可乐来玩玩?苏苏这样想着,忍不住回想起下午在礼堂,佟昊最后笑着向她欠身,“还是你说得有道理,我认输了。”
  很干净的笑容,还有浓浓的书卷气。他看起来不像那些成天在球场上流汗的男生,反倒像个唱诗班的美少年。
  苏苏伏在桌上,看着可乐罐上的冰雾化成水汽,在罐身上蜿蜒成玄妙的曲线。她突然有些恍惚。
  敲门声笃笃地响起,伴随着推销员阿姨的声音:“同学,请问要不要电话卡、上网卡或者手机充值卡?”
  苏苏乐了,对着门板说:“我想要一段像可乐一样好喝的爱情,有没有?”
  在思琪怒气腾腾的大白眼中,她旁若无人地哈哈大笑。
  
  第二天特郁闷。苏苏走在路上,不断听到有人在她身后窃窃私语:“那个就是为了可乐跟人打架的野丫头苏苏……”
  这真是六月飞霜的冤案,她哪有跟人打架?
  算了,谣言止于智者,她才不去跟他们计较。她来到小卖部,老板笑眯眯地对她说:“妹妹,又买可乐呀,今天算你八折。”末了,又补充一句:“听说你昨天很英勇哦。”
  苏苏没啥想法地看着老板。原价两块钱的可乐现在卖一块六,既然老板念她英勇可嘉,为何不多打些折扣?
  她低头正要掏钱,一个声音止住了她的动作:“苏苏,我请你喝可乐。”
  她抬头一看,原来是佟昊。他今日换了一件黑T恤,上头依旧画了个篮球。
  苏苏眯起了眼看他——佟昊站在阳光里,像是刚从篮球场上下来,汗珠沿着他的鬓角一颗颗滚下来,晶莹剔透。
  他这样子很像刚从雪柜里拿出来的可乐呢,也有一层薄薄的汗。苏苏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
  佟昊付了账,将可乐递给她。
  苏苏没有伸手去接,只是皮皮地笑,“像我们这种情况,该说是冤家路窄还是有缘相见?”
  佟昊也笑,“该说是可乐万岁。”他拉开可乐拉环,“哧”的一声,白白的小泡沫泛上来,溢在罐口。
  “哧”的一声,苏苏心里那个叫“快乐”的按钮被旋开了。她抿了一口罐口边沿的泡沫,心里甜丝丝的。
  
  自那天起,可乐变成了她的下午茶。每天傍晚斜阳西下的时候,她和佟昊一起在小卖部买两罐可乐,就着微风一口口地喝。有时候,他们在草坪上坐一会儿;有时候,他们绕着河堤走一圈。
  他们之间的对话大多没有什么意义,但不知为何,苏苏总是爱笑。
  她笑着问他:“为什么你说爱情就像一罐可乐?为什么是一罐,而不是一瓶、一杯?”
  “因为用罐装的比较可爱,圆圆胖胖的,还可以像这样抛起来。”他说着把可乐抛向天空,再接住。苏苏抿着嘴笑,感觉自己的一颗心也随着他手臂的动作飞扬到天际。
  他问她:“为什么大家都叫你野丫头苏苏呢?”
  敢情他还不知道内衣的事呢。苏苏想了想,笑着对他摇头,“佛曰:不可说。这是个秘密来的。”
  在佟昊面前,她是文雅、漂亮、身上总带着香味的苏苏;两年前那个爬在树上像野猴似的她,是她永远不想让他知道的秘密。
  一天傍晚,他们去逛学校后门的夜市。佟昊在一家小店看到一枚休斯顿火箭队的勋章,便站在店门前不肯走。
  店主是个年轻人,他跑出来,冲佟昊挥挥手,“别看了别看了,看了也白看。这个勋章是正品,我叔叔托朋友从美国带来的,绝对不能卖。”
  见佟昊表情失望,苏苏连忙开口:“老板,能不能通融一下?”
  “绝对不行。”店主头摇得像波浪鼓,“这勋章是我私人珍藏,平常只是放在店里秀秀,连我爸来了都不许碰。”说着拍拍佟昊的肩,“你去八万人体育场附近的小店找找,说不定有正品卖。”
  佟昊苦笑着摇摇头,“都找过了,没有。”
  然后,他们两人继续往前逛;一路上苏苏讲了很多笑话,但可以看得出佟昊的笑容有些勉强。
  晚上苏苏回到寝室,第一件事就是仰头灌了两大杯可乐下去。喝完了,她打着饱嗝、拍着胸脯,却还是没办法缓解心头的无力感。敲门声笃笃地响起,推销员阿姨又来了,“同学,请问要不要电话卡、上网卡或者手机充值卡?”
  苏苏想了想,一本正经地说:“我想要一枚休斯顿火箭队的勋章,要正品的,有没有?”
  “神经病。”门外传来小声的咒骂,看来推销员阿姨终于忍不住了。
  苏苏没有生气。她抱着可乐瓶,内心充满了感激。推销员阿姨已经替她实现了一个愿望,给了她一段像可乐那么好喝的爱情;现在,该是她为这段爱情做些什么的时候了。
  
  期中考的成绩出来了,苏苏得到五百元的奖学金。拿到钱的那一天,她扯了思琪就往八万人体育场跑。
  车一到站,她就跳下车,急吼吼地杀进路边小店。
  “傻苏苏,为什么来这里逛?这里根本没有衣服、化妆品、首饰、洋娃娃……”思琪气急败坏地追杀进来,抱怨连连。
  苏苏一把拉过她,“你男朋友不是体育部长吗?你一定知道休斯顿火箭队的勋章长什么样。来,快帮我找。”
  “你疯了?”思琪诧异地瞪她,“那种东西一百多块一个呢,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废话少说,快帮忙找!”苏苏捶她一拳。
  整个下午,两个人扎在一溜儿路边小店里埋头猛找。苏苏觉得自己也变成一罐刚从雪柜里拿出来的可乐,浑身上下水淋淋的,被汗意浸透。
  终于在一家店里思琪眼尖地发现了那枚勋章。苏苏眼见愿望得偿,高兴得差点没扑上去。
  “我要买这个!”她敲着柜台,大声地喊。
  老板优哉游哉地从柜台后踱出来,嘿嘿笑着,“小姑娘真是天真得可爱啊。告诉你吧,我这枚勋章是正品,只看不卖的。”
  又是只看不卖?苏苏急了,一把掏出钞票拍在玻璃台面上,“我出双倍价钱,卖不卖?”
  “苏苏你疯了!”这回思琪的尖叫换成了肯定句。
  老板脸色犹疑。
  苏苏见状,深吸一口气,终于豪气干云地喊出:“这五百块都给你,卖是不卖?”
  ……
  回家的路上,她怀里揣着那个勋章,感觉就像抱着一罐可乐,内心充满了满足感。
  她假意向思琪抱怨:“真搞不懂,男人为什么都喜欢这玩意儿?小小一片,还贵得要死。”
  “我才搞不懂,你明知道这东西既贵又没用,还砸下五百大洋去买?”思琪狠狠白她一眼。
  
  苏苏本想找一个恰当的时机把勋章交给佟昊,可是她没有等到。那一天傍晚的可乐约会,佟昊没有出现。苏苏抱着两罐可乐在小卖部门前等了一个小时,可乐罐上的冰雾缓缓融化,水一滴一滴地洒在她的帆布鞋面上,形成一个哭脸。
  她垂着头,失落地回到寝室。思琪见了她连忙一把拉住,“佟昊在今天下午的篮球训练中扭伤了脚。怎么,你还不知道?我倒奇怪了,你们每天见面,竟然都不留个电话号码?”
  苏苏这才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就该及早留下他的电话号码,只有这样,你才不会突然找不到他。
  苏苏抱着可乐和勋章,心急火燎地冲到男生宿舍。门房的舍监板着一张扑克脸告诉她:“探视时间已过,女生不准进男生寝室。”
  怎么办?怎么办?苏苏焦急地四下环顾,突然眼睛一亮——
  她看到一棵老槐树正种在男生宿舍楼边上,长长的枝桠探向三楼寝室的窗口。
  一阵夜风袭来,老槐树沙沙地摇着满树绿意,像是在对她发出邀请。
  苏苏往手心吐了两口唾沫,望着高高的树桠,踌躇满志了。
  五分钟后,她已爬到了最粗的树桠上。裙子的蕾丝边高高卷起,长发乱得像一把稻草。她稳住身子,冲佟昊的寝室窗口大力挥手,“佟昊,佟昊,我在这里!”
  她这一叫,整栋楼约有一半的男生寝室都打开了窗;不少人探出头来,见到她,惊讶得合不拢嘴。
  佟昊一瘸一拐地跳到窗口;看见了他,苏苏兴奋地大叫:“佟昊,瞧我带来了什么?”她高举起手里的勋章秀给他看。正在这时,她清晰地听到佟昊的寝室里有个男声说:“这个野丫头苏苏,不就是上次爬树摘内衣的那个?佟昊,你怎么会跟她搅在一起?”
   在佟昊错愕的眼神中,苏苏的手臂难堪地垂了下来。她突然觉得坐在树枝上的自己像一个笑话。
   无可幸免的,佟昊终于知道了野丫头苏苏这个名号的由来——而他那副像见到鬼似的表情,令苏苏羞窘得无地自容。
   苏苏用比猴子还快的速度爬下树——到了这时候,她已无须再伪装淑女。
   她飞奔回寝室,抱着可乐猛喝。心底的难过像气泡一样膨胀起来,直憋得她透不过气来。她连连打着饱嗝,心里羞愧地想 :“爬树摘内衣”,多么难堪的五字组合;那一刻,佟昊也替她觉得很丢脸吧?
   她原本有一段像可乐一样好喝的爱情;可是现在,幸福变成气泡,一触即破。
   她是粗鲁的野丫头苏苏,她亲手把气泡弄破了。也许,她根本就不适合拥有这样细致的幸福。
   
   那天以后,苏苏再不敢去赴那个傍晚的可乐约会,她害怕看见佟昊眼底的尴尬。她也不敢再去买可乐,因为她怕小卖部老板会关切地问她:“为什么你和那个男孩子都不再来了?”
   佟昊,佟昊,他不会再去了吧?
   没有可乐的日子味同嚼蜡,苏苏每天循规蹈矩地上课、下课、自习、睡觉,偶尔听人在她身后小声嘀咕:“你知道吗?那个野丫头苏苏那天又上树了呢……”
   思琪告诉她,佟昊的脚伤好了,他现在每天参加校篮球队的训练,很多女孩子站在场边替他加油。
   苏苏由衷地替他感到高兴。她想,训练中途休息的时候,一定会有善解人意的女生为他递上可乐吧?
   有时候,她会从抽屉的最底层拿出那个勋章,轻轻抚摩着,怀念那段有可乐和佟昊陪伴的日子。
   一个月后,师大篮球队参加了全国大学生篮球赛。佟昊随队去了另一个城市打比赛。
   思琪自费买了火车票跟去,死活要和俊辉的球队同生死共存亡。临走时,她绕着苏苏团团打转,“怎么样,凑个分子一起去吧?我们上下铺的话,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苏苏笑着摇头,“我要读书呀,不然奖学金从哪里来?”
   
   思琪走了两个礼拜,每天挂长途回来通报战况:初战告捷,再战告捷,一路过关斩将,统统都告捷。有时候,她在电话那头尖叫得像只小鸟,说苏苏你没看见佟昊今天好勇猛。
   苏苏放下电话,笑得很甜很满足。
   又过了一个星期,思琪打电话来说,师大篮球队拿到全国第九名,是有史以来的最好成绩。
   “这次全靠佟昊,他是最大功臣。”她在电话里声声强调,又告诉苏苏他们一行人要在赛地多逗留几天,好好游览一番。
   “赶快逃了课加入我们吧!”思琪大力鼓动她。
   苏苏没有答应。她放下听筒,换了衣服跑到楼下小卖部,对老板说:“给我来罐可乐。”
   佟昊的球队取得了好成绩;她想在远方为他庆祝。
   老板惊讶地看着她,说:“妹妹,你有好多天没来了哦。那个男孩子每天傍晚都在这里等你,你们是不是闹别扭了?” 
   苏苏当场愣住了,连可乐都忘了去接。
   
   这天晚上,苏苏在一张卡纸上写下“谢绝推销”四个大字,贴在门板上。
   今夜,她不想别人来打扰,她要好好想一想她和佟昊之间发生的一切。
   寝室里就她一个人;其他姐妹不是去了外地就是去约会了。苏苏抱着一罐可乐,坐在窗边一口口地喝。夜风轻袭进来,翻卷起她长裙的蕾丝边,令她想起和佟昊一起喝着可乐、在校园里闲晃的那一个个斜阳西下的傍晚。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窗外有人唤她的名字:“苏苏,苏苏。”还有人大声叫喊:“看哪,有人上树了!”
   苏苏睁大眼睛朝窗外望去——在正对着窗口的那棵老槐树上,她竟然看见了佟昊的身影!
   佟昊爬在那棵她曾经爬过的树上,坐着那根她曾经坐过的树桠。他短发凌乱,T恤上的篮球图案皱得像漏了气。他冲苏苏挥手,“苏苏,我回来了,我给你带了可乐来!”
   苏苏猛地站起身,连帆布鞋都来不及穿好,趿着就飞奔下楼。
   楼下围了一大群人,都在仰头张望树上的英雄。苏苏拨开人群,跑到树下,佟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盈满了温柔笑意。他抛下一罐可乐到她怀中,道 :“今天我乘火车回来时路过你老家的小镇,在站台上买了这罐可乐。你喝喝看,是不是有回忆的味道?”
   苏苏双手掬着可乐罐,仰望着树顶上的他,幸福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人群开始鼓掌。
   佟昊三两下利落地滑下树干,站定了,歪着头对她道:“像我们这种情况,该说是树上历险还是有缘再见?”
   “该说是可乐万岁。”苏苏笑了。
   智勇双全的野丫头苏苏在师大做了三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两年前,她爬上树为同学摘内衣;两年后,她爬上树冲着男生寝室的窗口大叫佟昊的名字;而今天晚上,她不需要爬树,就在树底下等到了她的可乐王子。
   在人群的喝彩和祝福声中,她拉开可乐拉环。“哧”的一声,幸福的泡沫溅了她满脸。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我们小说的题目一样哦 - 2011-7-28 11:03:31 - cherry刘美希
-----------------------------------------------------
原来我们小说的题目一样,我刚写了一本网络小说也叫做《爱情就像一罐可乐》,我觉得我们很有缘啊,你可以加我的QQ:1320471630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67, 共 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玫瑰的阳光雨露(迷迪)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不过季(新衣)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任性(林阳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