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3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秋分狐仙梦/无宴
 2008-9-19 10:22:1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05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
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诗经.有狐》

“有一种花,花开无香,待得落花入尘泥,半缕轻魂过春梦……”老人笑着看着她的眼慈祥万分,然后目光移到了窗外,有一些凉风,拂上了他干枯的头发。
“长爷爷,相信有这种花吗?”小女孩依旧天真,坐在他的腿上,不停摇晃那稍显颤抖的手臂。
老人顿了下,眼里似有浑浊附着桑枝看不懂的感情。他只是回过头,转向了灰白墙壁上,直直地盯着,“信啊……”
桑枝便顺着他的目光看。
墙壁上是幅字画,一幅从桑枝被长爷爷捡来时就挂着的字画——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桑枝相信吗?”
“信。”
窗外的风卷过一丝清香陈靡,烟烟袅袅,整个易水镇在那天像陷入了一场狐仙梦境,而长爷爷只会反复地吟念两句词。
 “半丈素尺隔天涯,妖若桃花颜若鸯。”


桑枝是很相信狐狸之说的,凡是意见不与她苟同的孩子几乎统统与她打过架。
若说她后来十年的生活只有打架两字,恐怕也不为过,就像今夜……
当桑枝摆脱掉那群恶劣的小孩,狼狈地跑到清水湖边时,天色暮合。上弦月已经悄然挂起,撒下的清辉正映照着她一脸的灰尘。隐隐地从镇里传来桂花香气,一阵一阵,惹得人想深深吸口气咂嘴回想桂花糕的味道,可是她现下里完全失了那份心思。
吃痛地抚着擦伤的左手,血丝隐隐可见,她掬了一捧湖水清洗伤口,一边疼得咬牙切齿一边毫不留情,大咧咧地诅咒那群跟她打架害她受伤的讨厌小鬼,粗语到丝毫不像个女孩子。
“啧,啧,真是个狠心的丫头。”突然头顶上冒出的一道清冷声音令她打了个激灵……不快不慢,甚至带了些嘲弄。
桑枝慌忙起身,像个被抓到正在做坏事的孩子般顿时脸红心跳,支吾半晌才憋出一句:“你管得着?!”恶狠狠地想要回瞪过去,却在发现如此明亮的月光下竟然找不见那出声之人后,不由心惊地后退小步。
随着“蹬”的跳跃着地声,一袭白衣从上落下,身后清水湖狸灵石边的老藤花架颤巍巍地因着力道摇晃了几下,伴着“吱嘎,吱嘎”的竹架摩擦音,一时间落英纷纷,藤香竟盖过了桂花香,溢满两人之间。
男子眯了眼看着身前灰头土脸的丫头,猛地欺上跟前,近在咫尺,像要找出什么般细细地认真地打量起桑枝的脸来。
突然被陌生的气味包围,桑枝的惊诧起于对方那双如狐狸般细长的眼睛,墨绿色且半透明的瞳仁,加上轻佻的举止,使得藤香中透着几分妖娆的气息,顺着月光四下游走。
“人,不过如此。”玩味的话一出,立马变了调调,仿佛不再感兴趣,他自顾自走到湖边一个人静静站着,看水面上不断蒸腾的寒气被萧瑟的秋风带走,不留痕迹。
“喂,你住在这藤花架上吗?”半晌,后面细微地飘来句不自在的话语。
她还没走?
狐凌不悦地皱眉,决定不予理睬。
“你是狐仙吗?”桑枝跟到他身边,丝毫不被他的冷淡所熄灭好奇。长爷爷说过,这个易水镇世代受狐仙福泽,而狐仙就住在这四季长青的藤花架上。还不见他有任何答话的意思,桑枝无趣地努了努嘴,不解地小声嘀咕起来:“狐仙不是女子吗?”
“谁说的?”边上终于冷冷地爆出一句,像是反驳还带着轻蔑的冷哼,但转身便要跃上花架的动作却硬生生地遭人半途截下……桑枝紧紧拽着他的衣袖揽在怀里,看着那墨绿的眼眸一改刚才的平静沉寂而显得慌乱起来时,她笑出了声,踮着脚便要去扯狐凌一头散落的长发,与藤花一般的紫,暗染了藤香。
“看看我们狐仙大人究竟生得如何绝代风华呀?”虽然是学着促狭的语气说出的话,但眼中笑意稚气而真诚,让狐凌没办法发作出一贯的脾气,只好不自在地别过脸庞,抽出素白的衣裳。
“哼。”算是不屑的回答。
“我叫桑枝。”
背过的人错愕良久,难得地回头又望了她一眼,终是抵不住那张洋溢笑颜,不情愿地吐出两个字:“狐凌。”
那夜……秋分,易水镇吹起第一场秋风,零乱却毫无寒意。


后来桑枝便经常跑来这狸灵石边,坐在藤花架下,生拉硬扯地拽着狐狸一聊就是一天。若要桑枝说来,狐凌确实是个妖孽,长年穿着及地的白色衣衫,墨绿的眼眸只那样狭细地带着嘲讽意味地远远看你,任你气得直跳脚,他依旧没有善良潜质的不冷不热。风起的时候,那一头紫色的长发便带着那些藤花散在空中,毫无牵挂般。
狐狸是很没大起大伏的性情的,虽然冷淡刻薄,但有时还是很孩子气……这是桑枝与他接触这么久来的感觉。
而唯一一次看他居然用惊奇的眼神盯着自己时,她也好奇了起来。那时她说:“窒茫花,漂亮吗?”
他呆愣地看了她半晌,“你知道?”
“想见!”她很想见见长爷爷口中所说过的花,花开无香。
于是只见到狐狸在那低了头不知想什么,又是半天没有一句话。然后他偏了头,目光落在桑枝无法看清的地方,只是细声地念了句话。
“半丈素尺隔天涯,妖若桃花颜若鸯。”
虽然狐狸的话语总是没心没肺,但下雨天时还会好心收留桑枝躲在藤花架下,当然免不了对她冷嘲热讽一顿。她就会蹦起来与他争个面红耳赤,可最后竟然每每以狐狸先作了让步而结束,别扭地低下头轻哼一声,桑枝甚至觉得狐狸开始迁就于她。
“呐,狐凌是神仙吗?”
“是妖精。”
“哎?不想做神仙吗?”
良久没等到对方的回答,桑枝也习惯了地向后一仰,直直躺倒在地上。深冬的夜空像“一阁轩”的上好墨汁般漆黑浓郁,间或点缀着忽明忽暗的星,高挂的月亮泛出偏黄带白的光,透过藤花架一缕缕的如流水一样淌过心底。
桑枝突然伸手扯了扯狐凌的衣袖,“狐凌从来只有一个人吗?”不着边际的话。
看不清他的表情,狐凌也学着她的样子躺在架下。沉默许久,就在那张殷红的唇终于嚅动着要说出话时,镇上“噼噼啪啪”的爆竹声盖过了一切喧嚣,热闹非凡。刚才一时的宁静似乎隔了几世纪,一切回到了原点。
“哎?今天是除夕吗?”桑枝恍然大悟爬起身,拍掉身上的尘土,抬手遥望着灯火阑珊的易水镇,“既然错过了,那就陪狐凌吧!”接着又拽紧了身边男子的衣袖,这次是真的紧紧抱在怀里。有点迷乱的气息混着藤花初放的味道,在这除夕之夜靡靡而开,无人可挡。
狐凌当下一愣,这个丫头,做什么事都要冠上个借口,是特意来陪自己的吧。心里像是软了一角,伸出手宠溺地抚了抚桑枝被北风吹乱的发,难得的轻声细语:“桑枝,去看窒茫花吧。”
于是桑枝便跟着狐凌沿着清水河,一路往上有游走,直到跟前的人落下一句:“窒茫花还是雪中最美啊。”眼前陡然出现一整片粉红,她甚至分不清身在何处,就好像回过神时人已在花海中央。
冬夜刺骨的风包裹着那些只有在深夜才会开放的夺人心魂的花朵……一时间,乱花飞渡整个天下,随之而来的是突然下起的纷纷扬扬的大雪,压在枝头,摇摇欲坠。
“待得落花入尘泥,半缕轻魂过春梦。”她伸手接着花瓣念着诗……这绝美华丽的背后,是一缕轻魂,前尘后世两处隔。
粉白间,桑枝只看到狐凌在另一头用细长的眼打量自己,却少了从来的不屑和轻蔑,像倍感迷惑错愕,最后嘴角竟扬起淡淡的笑。桑枝就在那刻觉得,狐凌该是仙而不是妖。
“狐凌,我累了……”
“狐凌,我走不动了……”
“狐凌,你背我回去吧……”
将狐凌那些不经意流露出的关怀收进心里,狐狸竟然会对她笑得毫不设防,于是桑枝撒娇般想要逗弄他地喊起话来,却引来狐凌敛了笑容转身便走的动作以及没心没肺的一句:“自己回去!”


臭脾气的狐狸!
桑枝依旧坐在雪地里不肯起身,想着狐狸那种纯净无畏的笑意,心里的牢骚埋怨渐渐平息。风里被雪压落的花跌在身上,她便拿起来细细地看,然后收在手心里小心翼翼地温暖着,转而视线就落到了手上那些大小不一的伤疤上。
她从来都是个任性妄为的孩子,没认识狐凌前常常和镇上的男孩子打架,每次都被揍得落荒而逃……就像遇到狐凌那天晚上一样。后来认识了狐凌,她就常常坏心地把欺负自己的人引到藤花架下,让狐凌在背后帮她摆平,渐渐再也没人敢去招惹桑枝了。
至于狐凌……桑枝想,她是把他放在心里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吧,比长爷爷重要,或许比自己还重要。
就在她呆愣着要被这漫天飞花飞雪覆盖而起时,一句“呐,不是哭了吧”夹杂着妖媚的气息,落在身侧。
桑枝猛一转头却被那张近在咫尺的邪魅脸庞所吓到。
狐凌饶有兴趣地蹲在她身边,眼里嘴角全是笑意……
那是他第一次用平视的角度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话。桑枝心里莫名地“咯噔”了一下,舌头也打结似的说不了话。
“喂,你不是走不动吗?”视而不见她的错愕,狐凌顾自捉起桑枝的手,转身轻轻一提就将她搁在自己背上,缓缓向镇里方向而去。
冬夜如幕布一般将一切包围,只听得到大雪压在窒茫花枝头的声音以及狐凌那穿着的白底有墨绿花纹的鞋子轻盈踏过雪地的声音,还有就是桑枝自己不安分的心跳。
呼出的气息马上被凝结成一小团水汽,迷蒙了雪落在狐凌长发上形成的晕人的银白色光圈。桑枝腾出一只手揉了揉眼,想要把眼前的景象看得更真切些,想着狐凌其实是很关心她的吧。虽然嘴上不说,也明明知道是她任性说的话,但是还是忍不住折回来带她回家。
伏在他的背上,桑枝隐隐察觉这副身体的纤细,恐怕连胸腔里的骨头都是细致如玉的吧。脊椎微微有些隆起,周围的皮肤带着暖热的温度透过狐凌的身体传到自己身上,温暖得不可思议。回过头望了下渐渐远离的窒茫花海,心里顿时融成一片。
窒茫花,生于冰天,开于深寒……那是传说中妖精们付出轮回所不惜寻找的花,那是妖精们送葬的冥花,那是易水镇永远开不出的花……而狐凌为了她曾经的一句玩笑便幻化了一场窒茫花海。狐凌,真的不该是只被困于藤花架下的妖。
“喂,狐凌不冷吗?”她突然发问,这狐狸就算在寒冷的冬季也只穿着那单薄的白色衣裳。
半晌不见狐狸回答什么,她也不恼,只是揪起几根紫色的头发,轻轻捻揉着,“不如我做件衣裳送给狐狸吧!”
身下那硬净如玉的背因为这话明显的颤了下,出口的话还是不带温柔:“不用你好心。”
果然是只臭脾气的狐狸。桑枝在心里大大地叹息后转了话题。
“狐狸这么多年最想见谁?”
“素颜。”这一次他没有迟疑地脱口而出,却惹来桑枝的沉默。
狐狸,狐狸,肯为她微笑回首,那么他也值得她去成全的吧…
镇上放过爆竹便是烟花,在深夜里绚烂到无可比拟。
他背着她,在除夕的烟火中步步行走。目光透过灿烂的花火,凝结在空中,一闪,又回转过来。暗中扶着桑枝的手臂用力托起,她闪了闪,然后柔软地靠上来,“狐狸……”
他吐出一口急促的短气,既苦涩又雀跃地笑了一下——终于,她进入了他有着预谋的手掌心。 
狐狸转过头,戴上原本的面具,假装着大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他料定了她,一定会羞涩得不再言语。果然,背后落下的是一份沉甸甸的柔软感,温度微微发烫。桑枝,如果我解脱,你是否记得我?他握紧拳头,没在意自己弄疼了背上的人,只是叹息道:“这烟火,真像一场天上人间的梦。” 
“狐狸……”她亲昵地将脸贴上那优美的脊线想要温暖的感觉持续更久,慢慢轻声呢喃:“谢谢你……”
不解风情的狐狸只会冷哼一声继续走自己的路。桑枝好笑地抬头,猜想狐凌这个时候的表情……不屑于自己的谢意但心里又忍不住会雀跃吧……他向来都是只矛盾又别扭的狐狸。


把被针扎得不成样的手摊在他面前哭丧着脸埋怨:要不是为了你,她才不吃这苦!
每每到这,狐凌总是会用那不温情的绿色眼眸瞥她眼,然后一头扎进藤花架后,声音冰凉刺骨:“活该!”
衣裳是湛蓝湛蓝的颜色,如同天空一般的自由。她甚至刻意延缓了进度,一点一点,拆了又缝,缝了又拆。
她会对着墙上的诗默默地念,她不想放手,那只狐狸,她却困不住。衣裳完成的时候已经是夏末入秋。狐狸从来不问衣裳的进度,像是一切了然于心。他只会坐在藤花架上抬头仰望星空,一语不发,看不出是失落还是庆幸。
其实桑枝不曾忘记除夕那晚狐凌毫不犹豫念出的那个名字……素颜……是个女子吧?每次她望着狐凌,狐凌却望着天……是在回想关于素颜的一切吗?是想去寻找素颜吗?
桑枝不知道,她甚至连问话的勇气也没有,只是悄然生出些许疼痛的感觉,纠缠在心上放不开手,那刻她终于觉得不该再困着狐凌。
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像是几经思量后下定的决心。桑枝将衣裳拿出,“哗”一下如同幅水墨画般展开,她冲着架子高喊:“狐狸,这次是真的要成全你!”
清亮的声音穿过藤花架直冲云霄,狐凌跃下架来,对上女子强作微笑的脸,一时竟想不明白那眼中的坚持是从何而来。
“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他眯起了眼,似无奈埋怨,不知是欣喜或者不忍。
被注视的荒乱,桑枝将衣裳贴在胸前,低下头嘴角浅笑如故,“狐凌也曾经和我一样吧。”不用看也知道狐凌现在的表情肯定是从惊讶转到了不解,这只狐狸有过对素颜的深情执着与她多像?桑枝的语气有如藤花般轻柔:“心甘情愿。”他就像她这样心甘情愿地将衣裳送给了素颜。
最后四个字,万分坚定。
其实她知道,在除夕那晚就知道。
关于这藤花架,关于这狐仙的古老传说。修仙的狐狸被困于藤花树下,只等待有人愿意送上羽衣,羽化成仙。而奉上衣裳的人便注定成为下一个“狐”仙,在这四季不败的藤花架上,不老不死,孤独永远。
所以,狐狸定然是寂寞很久了,桑枝看着毫无动静的狐凌,不由分说一把将衣裳塞在他怀里,僵硬地将他掰过身去,背对自己,轻声催促:“狐凌还不走吗?”
“嗯……”他支吾了声,明明达到了目的却迟迟迈不开脚步。
西边的夕阳渐渐下沉,衬得整个远山橘红一片,似乎连飘舞着缓慢下坠的尘埃也染上了微光,以至这一瞬的时光流动,缓慢得有些不真实。狐凌的步伐停在与她一湖之隔的距离,像等待什么般回过身,看到的依旧是那张纯净天真的脸,就像第一次见到那样……
“啧,啧,真是个狠心的丫头。”
“你管得着?!”
好像那时的倔强已经不复存在,他瞬间发现,这个丫头已然懂得克制,懂得隐藏,显得安静而美好。他一直想问除夕夜她伏在自己背上最后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可最后什么也没开口。
他是个骗子,狐狸从来都很狡猾。
他也很少笑,他想桑枝一定不知道……狐狸笑了,是因为目的达成了。他把她当作了目标,他要她送上羽衣,在她说出“窒茫”的时候,在她念出“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的时候,在她要为他做衣裳的时候……什么都在他的意料当中。
可为何,这一刻,他竟然笑不起来。他唯一不在预料的……是坚持,桑枝的坚持,与他曾经一样的坚持在这时看来居然陌生得可怕。他欲擒故纵,他是只不择手段的狐狸吧,可桑枝,偏偏要做个心甘情愿的傻瓜。
秋风卷着刚从树上跌落的叶,在他眼中划过美丽弧线,将视线里的桑枝分割成两段……这时,他与桑枝认识整整一年。突然想起十年前素颜离开的那日,也是这般天气,就算夕阳再暖也照不进那沉寂入湖的心。
狐狸转身,坚持却在最后一秒犹豫,他甚至有丝希望桑枝永远不将那衣服做出。


桑枝的目光与笑容一直坚持到狐凌的背影如小帘布般静静融入天地线中……
那一刻,她终究难以掩饰地蹲下了身,细细地掐着嗓子哽咽,掩着本该有着灿烂如春的笑颜的脸,不敢哭出声来。原来放他自由后,酸痛多过欣慰,像墨汁在心里落了一滴,如针尖般疼痛,随后层层扩散开来,直到溢满胸腔,泪流满面。
她其实知道素颜该是个如何的女子。
半丈素尺隔天涯,妖若桃花颜若鸯……不是素颜,还会是谁。她想长爷爷是极喜欢素颜的,喜欢到不敢放她自由,而狐凌放了;而她也是极喜欢狐凌的,只是她选择了与他一样的做法……放他自由。
还有一件事,是她没有告诉狐狸的,她不是没见过窒茫花……十年前的秋分日,落岵山上,茫茫一片,花开无香。
半缕轻魂过春梦……一旦花开,必有妖亡,而春梦终究断送在那轻烟弥漫中。比如长爷爷,比如,她自己。
桑枝常会一个人静静坐在藤花架上,抬头望天。也许在某个轮回的午后,狐凌会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蓝如天空,不沾烟火,然后笑着挽了她的手问一句:“呐,不是哭了吧?”
到此,低低的笑声隐隐传出,在寒凉如水的夜,坐在狸灵石上,摘着藤花,任月光流泻过周身。想着这只明明可以很温文尔雅的狐狸,这只性格冷淡又乖张的狐狸,这只别扭又矛盾的狐狸……在这一生,至少为她……回首三次。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寸相思一寸灰,她可以守着那点点滴滴直到寸寸破败亦不后悔。
是啊,不后悔,可不后悔的又岂止是她。
在那个沾染了寒露的清晨,蓝如天空的衣裳安静地摆在藤花架下时,一针一线何其熟悉。桑枝瞬间觉得一切当如天上人间梦,心若止水,嘴角却悄悄勾起弧度。她仰头看到天空,干净得如狐狸那般的笑意显现在脸上,届时,狐狸那些不懂得表达的暧昧全然涌上心头,终究有丝甜蜜像这湖边藤蔓般扎进心里,生根发芽。他为她送回衣裳放弃成仙,永世为妖……一个理由是不是就够她寻遍天下?
寸寸相思寸寸灰,她将相思化蝶漫过易水连同狐狸不善于表达的情爱通通收进心里,不管他在何方。
成灰,不过为重生。
很多很多年后,人们依旧会在茶馆说起那个萧瑟的秋分日。深夜的气息掩住了狸灵石蔓延的凉意,如狐如仙的女子安良轻巧,轻笑连连,伴着周围夜幕四起的寒露,声音落在心上,一如水般清泠滑过。易水镇口燃起的小火灿亮了黑夜,她执着蓝衣罗衫飘忽,眉目含情焦急且欣喜,下一秒衣裳如蝴蝶坠落般焚毁于一片红光中。而女子面带欣慰走得毫不留恋,唯有藤花开得盛大无比,动人心魄。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heap cialis - 2009-10-6 19:24:56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rr/1.html ;,cheap cialis,
写得真好! - 2008-11-7 15:55:48 - 逸芸
-----------------------------------------------------
清清浅浅的文字,宴写得真好!
瓒个! - 2008-11-5 12:31:58 - 乐琳琅
-----------------------------------------------------
宴滴古代文哦,粉稀饭!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4, 共 1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