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3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离魂刀/白螺
 2008-9-19 10:22:5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83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壹 月
第一次遇见他,是一个意外。
那夜月华如洗,桃花巷,歌阑人散。我褪去绫罗绸缎,洗尽铅华,匆匆换上一件素色衣衫,乘一轻罗软轿,往尚书府赶去。
中途遇劫时,我坐在轿内,听外面刀剑相击的声音,手心微翻,离魂刀自袖中落入掌心。微微掀开帘帐,正欲跃身而出,他突然出现,手持一柄长剑,武艺精湛,三两下便解我于危难之中。
我款款出轿,低垂螓首,双手置于腰前微微一躬,柔声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他说,姑娘,夜深露重,何不让我送你一程。我抬眸看他。他面容清俊,一袭白衣胜雪,站在轿前,颇有些玉树临风的架势。我的视线落到他腰间系着的那块碧玉,玉名无双,价值连城,看样子,他是个世家子弟。
于是我微微一笑,道,不敢劳烦公子,此去不到二十步,便是尚书府,赵离此行的目的地。
他微愕,望向我,目光中带了几分犹疑与惋惜之色。我解下覆面轻纱,朝着他微微一笑,回身入轿。
罗轿起,行了十步之远,我掀起侧帘,回头看他。他仍痴痴站在那儿,月光下他被照得像一片银叶子。

贰 杀
我叫赵离,桃花巷七十二家教坊最有名的花魁。见我一面,需明珠千斛。
无数名人雅士皆为我裙下之臣。礼部尚书亦不例外。
本朝律法,朝中官吏不得踏入脂粉之地,不得眠花宿柳。
所以每次他与我相见,都约在夜深时分。
众人皆知,桃花巷赵离是礼部尚书苏允常的红颜知己。
救我的那位少年他想必也听说过吧,不然听到我此行目的是尚书府,他的目光也不会如此。
琵琶一曲解人忧,更何况,佳人如酒。
一曲舞罢,对面年过不惑的中年人,已是客情如醉。
他微微抬手,召我近前,我俯首斟酒,柔婉温顺。他抚着我的秀发微叹,离儿,离儿。这世上也唯有你的歌,能让我暂时放下这朝中纷繁事务。
我将酒奉上,柔声相问,大人又是为九王爷之事烦忧?
此事我是早已知晓的。九王爷与当今圣上不睦,并且野心勃勃,私下里更是笼络一干朝臣。朝中忠良之士,有不愿与九王同流合污者,皆一一被杀。
礼部尚书亦在笼络之列。在此之前,九王爷设宴相请,已有三次之多。这一次是第四次,如果再拒绝,恐有杀身之祸。而一旦应允,即是拜九王爷麾下,犯下叛国之罪。
苏允常叹息,离儿,离儿,你说,我该怎么办?九王爷叛逆之心,路人皆知。我苏家三代忠良,若与他来往,岂不落人口实。然而他权倾朝野——
礼部尚书的话突然停止,他瞪大了眼,缓缓地低下头,望着胸前的那把刀。
离魂刀,刀长不足一尺,刀身刻有离魂二字,刀体轻盈,刀光如水。
他颤抖着手指着我,声音已经哑然,赵、赵离、你、你——
我微微一笑,尚书大人,您犹豫不决,推托再三,九王爷已无耐心再等你的答案,特派我送你往黄泉路上走一趟。
我弯腰拔刀,血色如虹。我缓缓而立,撕下一方纱帘慢条斯理拭刀。
门口突然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我回头,望见他正瞪大双眼,惊诧地望着室内一幕。
望见他的目光由惊骇变为悔恨,而后变为清晰的绝望与仇恨,我唇角微勾,朝着他,嫣然一笑。而后,从旁边小窗,飞身跃出。

叁 姬
他叫苏允陌,礼部尚书苏允常之子。看到他腰间那块碧玉之时,我便已知晓。
我不知道那一晚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许对他来说,一开始,只是一个明月夜,他救了一个晚归的柔弱女子,却不想,她此行任务,便是要杀了他父亲。
九王府前,华灯如昼,花开如荼,酒香如醉。
九王府后,雾气氤氲,人影寂寥,帘影轻摇,我闪入房内。
他早已等候在内。他是一个凛然的男子,五官如刀刻般棱角分明,眸深如海。他一袭华服,尊贵无比。
他叫楚君骜,西硫国九王爷。
事已办妥。我敛眉,谦恭回禀。
他没有回答。灯光下他目光炯炯,似知晓一切。
我唯有以实相告。赵离行迹败露,桃花巷已不能再住,离宫可还为我留着?
他终于出声,他的声音低沉如醇酒,却冷酷如刀。
他说,离姬,你为何不杀了他?
他——指的是苏允陌。
我毫不意外楚君骜会洞察这一切。礼部尚书苏允常府中,恐怕早有耳目安插进去。
我不置可否,淡然一笑,赵离若再住桃花巷,这离宫内,不知何时会有他人入住。
我虽在九王府外,然而这王府内发生的大小事情,自然有人向我禀报。离姬一走,什么样的女子进了府,还用我说吗?
我问得犀利,楚君骜却哈哈大笑。他拥我入怀道,离姬,离姬!你总令本王刮目相看。你放心,你在本王心中之重,远大于你所想象到的。
罗帐褰红,绣枕旋移相就。一夜情浓似酒。香汗渍鲛绡,几番微透。
这一刻,我是离姬,九王爷楚君骜宠妃。
夜深,楚君骜已睡去。我无意识地望向绫罗帐顶,脑中却突然想起苏允陌。为何不杀了他?

肆 剑
第二次遇见他,在我意料之中。
那是我本月的第二个任务。
来思客栈前,我望见我的目标,一位鹤发鸡皮,拄着拐杖的跛足老丈。他不会武功,手无缚鸡之力,然而我知道他袖中有一张纸,那张纸轻如羽,却有翻转乾坤之力。
那是一张兵器详单。
我知道他从何而来,那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小镇,贫穷而落后,几乎与世隔绝。按理说,朝中风云,不该波及边塞小镇。然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梧水村四面环山,其中三座皆是矿山。
半年前,九王爷派人去梧水村,按照图样打造兵器。梧水村民风淳朴,只道是来了大商人,日夜赶工,辛苦劳作,却不知兵者、祸也。
三个月前,我在梧水村,我的任务是,杀。
只有一个字,杀。杀气如虹。
在三万八千多件兵器打造完毕之后,梧水村尸横遍野。全村男女老幼,无一例外,皆被屠戮殆尽。
老人是漏网之鱼。真难为他了,本已是垂暮之年,行将就木,却还要风雨兼程,带着九王爷意图谋反的证据,奔赴京师。
世上最悲哀之人,莫过于肩负深仇大恨而无能为力之人。
离魂刀下离魂客,客死他乡,死不瞑目。
收刀回鞘之际,我的心突然震动了一下。我望见老人眼角落下的泪划过纵横交错的皱纹,凄凉而荒芜,让人想起边塞小镇那些随风而起、无声呜咽的黄土。
伸手阖上他的双眼,就在这时,我颈上一凉。
他站在我身后,剑架在我脖颈。我没有转身,却已知他是何人。
赵、离。
他说。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叫我的名字,可是却是那般的咬、牙、切、齿,似乎每一个字,都是一场生离死别。
我轻笑转身,你为何不杀我?
他的剑一滞,我知在他心中,赵离是毒如蛇蝎的女子,然而他却只是持剑指着我眉心。他咄咄相问,赵离,九王爷是逆臣贼子。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为何效命于他?
我放声大笑。笑完,我懒懒地看向他,他仍是那日装扮,一袭白衣,洁净胜雪。
他的世界,忠奸分明,黑便是黑,白便是白。
那夜月色端好,街市绮丽,而房内,却是剑拔弩张。他怒目而视,愤激到目眦俱裂,可是那剑,就这样停留在我的脖颈,却再也压不下去。于是我笑了,安详端好地微笑,在他最后犹豫之时,我终于转身离去。
苏允陌,你既然杀不了我,那么,质问我又有何意义?我唇带讥诮。
就在这时,胸口突然一痛,我的身体一颤,几乎站立不住。我微微颔首,望见胸口黑衣之处,一朵艳红的花,绚烂奔放地绽开。
我回身,望见他的身后,烛光如昼,灼目刺眼,照进我的眼里,一片惨白。

伍 吻
赵离第二次放过苏允陌的时候,他刺了她一剑。
呵,有进步。也许终有一日,我会死在他剑下吧。
捂着鲜血淋漓的胸口,我脚步如风,往离宫急奔的时候,我居然还有余力讽刺地对自己笑。
那一日的来思客栈想必很热闹。
他刺了我一剑之后,我立刻回了他一掌。他猝不及防,我看到他的身体撞落烛火,和着烛台、撞破纸糊轩窗,齐齐跌落下去。
九王府,离宫。我回来的时候,正是歌舞升平。酒宴正中,楚君骜正慵懒托腮,望着他面前那个舞姬。那女子楚腰纤纤,不盈一握,胭脂檀口,不点而朱。望见我回来,楚君骜盈盈一笑。
我上前,一步踏住那女子水袖,手一扬,刀光一闪,女子尖叫声惊起,歌者舞娘四散。丢下那如破布一般被摔在地上的舞姬,我抬头,傲然迎向他的目光。
我望见那个男人张开双臂,我踉跄几步,上前,扑入他怀中。他低下头来,滚烫的吻,如火燎一般,扑面而来。
他是九王爷,我夫、我父、我主、我命。
七岁,赵家触犯皇威,满门抄斩。彼时,他十三岁,他救下我。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乃至骑射剑击,皆是九王爷楚君骜所教。
我是他的妃子,他的女儿,他的棋子,他的死士。
苏允陌,你问我,为何效命于他?

陆 爱
第三次遇见他,兵荒马乱。
九王爷大军入京,当今圣上,生死未明。
平乐苑、大庆殿、上林苑、银安殿——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九王爷手下暗藏三千死士,里应外合,杀入宫中,势如破竹,锐不可挡。
而我则率众攻占成林庙,那是当今圣上掌管社稷这么多年精心筹备的死士。他们暗藏在角落,多少隐秘之事经由他们之手完成。而如今,不过是一封秘报,几百死士寡不敌众,已是垂死相争。哈,你看,不过是成王败寇。
可是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他。他与一众死士,拼死相抗。几乎是同时,他望见我,俊秀面容突然一颤。我想他可能是认为那一剑已刺死了我,却没想,他仓促间刺出的那一剑,只刺中我的右胸,我重伤,却仍活了过来。
望见我的那一刻,他的脸竟是狰狞如鬼。与前两次看到他之时,他已经是瘦削不少,两颊深凹,唯有一双眸,炽烈如火,布满血丝。恨与绝望,令他杀红了眼。
眼前突然恍惚,面前的这个男子,是谁?我曾经见过吗?耳边,有手下覆耳告知,九王爷的命令到了,尽量活捉。然而他们与我皆知,活捉,是多么不可能的一件事,死士一旦落入敌手,立刻咬舌自尽。
我突然朝他出手。他回剑相迎,招招紧逼,尽是杀招,他竟是真的狠下心来,要杀了我。
我集中精神,与他厮杀。因为顾虑着九王爷的命令,所以下手有些不便,几番下来,他的白衣上是溅满了血,我亦有几处轻伤。
他周围之人,纷纷落败,一一自尽。我盯着他,又要赢他,又要防备他自戗。正在这时,打斗到我身侧一女子,突然回身,不顾对方刺向她腹中的刀,一剑往我身上刺来。
电光火石间,我望见他的目光如幽火般闪了一闪,而后,就在我来不及反应的时刻,我的身体被他拉了过来,他闭上眼,头也不回地迎向他同伴的那把刀。
那一刻,我看到血色如虹,我看到白衣胜雪,我看到他转过身,朝我微微一笑。
他的唇微动,他的声音几不可闻,他说,我爱你。

柒 命
他没有死,却已奄奄一息,离死,仅一步之遥。
重伤的他成为了唯一的活口。
京师失陷,圣上已死,可最重要的国玺却消失不见,九王爷想知道京师之中是否还有其它效忠皇命的死士。
几番拷打,他闷声不吭。
风雨如晦,血洗过后的京师,一片断壁残垣。
我在朝野之间疾走,履行着一个又一个紧急的任务。偶然之间,我想起他,那一瞬我的脚没有踏空,心却像是突然失落一块。
夜了,我的耳边经常会回响起他的话。
他说,我爱你。
若他恨我,这岂非最大谎言。
若他爱我,这岂非一生悲哀。
若他想以他一命,换我一生难安,那么,我想,他做到了。
这一刻,我竟是如此恨他! 

他抵死不屈,终于令九王爷发怒,下令杀他。
那夜月华如洗,我以一方轻纱覆面,潜入牢中。
碧云山前,我送他出关。晨光之下,他一袭白衣,虽是破败不堪,瘦削着憔悴了,然而却仍是那般俊秀。
我说,你走吧。
送君一别,从此千里。
我说的时候,他正望着雾气氤氲的碧云山。过了许久,他才转过头,他木然地望了我一眼,而后,他低下头,望着我掌中的那把刀。
离魂刀,刀长不足一尺,刀身刻有离魂二字,刀体轻盈,刀光如水。
我解刀相赠,微微一笑,此去凶险,你用它防身亦可。
他一脸麻木地伸手欲接刀。
离姬,杀了他。就在这时,我听到身后楚君骜的声音,九王爷终于追了上来。昨夜劫牢,我早知有人跟踪,然而时至今日,身为楚君骜手下最锋利最有用的那把刀的我,怎么可能将这些小卒子放在眼里?
可是我没有想到,却会是他。楚君骜竟是亲身追来!他为何亲身前来?
我的心震颤,还来不及深思,却看到苏允陌的眼一亮,他夺刀,飞身向前,朝楚君骜刺过去,电光火石之间,我的身体先于我的意志,已然扑了过去。
我一直以为,终有一日,赵离会死在苏允陌的剑下,果然,我还是被他所杀,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我却是死在自己的刀下——离魂刀。
苏允陌说,我要你的刀,本是想趁机杀了你。
我说,我递刀给你,亦是想趁机杀了你。
可是最后,他想杀的人,却不是我。而我,是真的想杀他吗?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一刻,我的眼皮渐沉,我听到耳边楚君骜的声音,他的声音嘶哑,他摇着我的身体怒吼,他说,赵离!你为何不杀了他?
为何不杀了他?我也不明白。兴许是因为,桃花巷内,他贸然出现,救我一命?又或许,是月光下,那个女子轻抬酥手,轿帘轻挽。她回过头,望见远远的,那个玉树临风的少年,痴痴伫立。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一直放过他。他不过是与我在罗轿看到的那一个缓缓远离的路人,可是为何却像生生照见了自己? 
他是一把刀,一柄尖锐带血的匕首,他要杀的人,是我。可是他却逃避了,他将刀锋直指楚君骜。然而,他却忘了,我是死士,九王爷楚君骜的死士。
楚君骜的命,便是赵离的命。于是最后,那一把刀,终于刺入了我的胸口。这是否,就是一把刀的宿命呢?
就像我一般,永生难忘,七岁,一夜之间,赵家覆没,那个男人踱步至我面前,蹲下来,望定我。他说,你想报仇吗?
就此接过,离魂刀,刀长不足一尺,刀身刻有离魂二字,刀体轻盈,刀光如水。握于掌心,到今日,恍然阖眼,竟是一生。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7:33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 - 2008-12-3 6:14:06 - 23
-----------------------------------------------------

很喜欢呢

555 - 2008-11-7 15:24:02 - rong..rong
-----------------------------------------------------
fdgg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 共 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