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3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招财进宝/叶翩然
 2008-9-19 10:26:1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06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一 招财的名字
招财本名不叫招财,叫做韩小昭。
从五岁起就失去了父母,跟着哥哥韩雷一起走江湖卖艺为生。十六岁那年,她忽然对这样的生活厌倦了,决定改变目前这种现状,要做个有钱人,于是招财这个名字随之孕育而生。
至于进宝
唉!招财不论何时看到他都会叹口气,这可是招财平生以来最大的失误。
发现进宝那天,她正在相国寺外同小师弟苍暮在红墙根算卦。瞎眼算命先生称她将来会大富大贵,招财听得两眼放光,头脑发热,伸手塞给先生一个五两的银元宝。
本来一切是那样好,所谓心诚则灵,招财毕恭毕敬地递上元宝,似乎看到光明的前途就在眼前。
偏偏要有人来捣乱,大哥韩雷不知道怎么得知了这个消息,一把抓住瞎眼算命先生的衣领,非要他还银子。
招财急得红脸,那可不是普通的银子,那是心诚的表现,是她招财后半生的命运呀。算命先生说了,今年她就可以找到乘龙快婿,从此后衣食无忧。这个死脑袋的大哥,被他这样一闹,全完了。
算命先生完全吓坏了,竟然忘记自己是一个瞎子,抱起自己摊上的东西,撒脚就跑。跑得还挺快,韩雷三个人在后面追了好一会儿,竟没有追上。
韩雷气红了脸,边跑边恶狠狠地骂招财的脑袋进水了。招财却什么也听不见,她所难受的是刚升起的希望又破灭了,自己还得继续过这种四处流浪,朝不保夕的生活。
就在这个时候,进宝从天而降。
他满面血污地躺在路中间,双眼紧闭,不知死活。
算命先生吓得魂飞魄散,几乎是刹那间没有了踪影。
韩雷和苍暮也吓个半死,只有招财一个人蛮有兴趣地打量着进宝的衣衫。
地上的人,虽然一脸血污,衣衫也被扯破了,可是仔细看,衣衫的针角,缝制的手法,还有被扯破衣衫露出一角雪白的中衣,那一样做工不精细?
这只说明了一件事:呵呵!他分明是个有钱人!
有钱人呀!招财的眼中视那些血污如无物,纤纤玉手转眼就拂上他的腰间,因为那里挂着一块玉佩,成色如此纯翠,是块上品。
“你在做什么?”韩雷怒吼,“快点离开!惹上官司就麻烦了。”
腕上一紧,招财惊得几乎跳起来,接着哭丧着脸转向哥哥,“大哥,他抓住了我的手,我扯不开。”
那天下午发生的事,招财一句也没有对进宝说过,就连韩雷和苍暮,在她的威喝和引诱下也不敢给进宝透露半分。
所以进宝得到的版本就变成这样。
一天下午,招财和苍暮在街上走,招财还详细地描述了自己当时是穿着一件粉红的长裙,非要从一条无人的小巷里穿过。而进宝那时满身血污躺在路中间,是她力排众议,不顾当时的他如何吓人,如何的脏,同苍暮一起硬是把他给救了回来。
她讲这些时进宝就坐在一旁仰面望着她笑,眼睛里泛着滴水样的温柔。招财得意地想,上当了吧小子!哈哈!可是讲得多了,最后自己也疑惑了,是不是那天她就是故意要经过那条街,专门等待着把他救回来?

二 进宝的名字
进宝叫什么招财不知道,进宝自己也不知道。
把他救回来那天,招财的手始终被握在进宝的手心里。他抓得死死的,招财一边抽气,一边恶狠狠地想,这笔账等他醒了要好好地讨回来。
苍暮去请大夫,哥哥不知去了哪里,屋里只坐了他们两个,气氛诡异起来。
招财尽量不去看他那满是血污的脸,眼角又溜上他腰间的玉佩,救人不得有回报吗?于是她的手有了自己的意识,爬上了进宝的腰。
“唔!”招财感到天旋地转,鼻息里满是血腥和陌生男子的气息,他竟被进宝用力压在身下。
脸霍地红透!眼瞪得比铜铃还要大,他在做什么?
进宝也同样瞪大了眼,与她对视。离得这样近,招财看见进宝眼瞳里有一个小小的惊慌的自己。
“风玉!”进宝皱着眉轻轻地呼唤。
慌乱中招财听到一个玉字,以为他看出什么,心虚地指着他腰间的玉佩说:“你的玉,在那里,我只是想拿过来看看。”
“风玉!”他再次模糊地发出一声如同梦喃的声音。招财还没有弄明白他这两个字的意思,冰冷的手拂上她的脸庞,双眼如同蘸了水样的朦胧。
招财从没有见过男子还可以有这样的眼神,似乎穿透了她所有神经,心脏停止了跳动,所有的感官都在瞬间死掉,眼前一片狂乱,背上冷汗涔涔,唯一的感觉是他的头越来越低,热辣辣的呼吸扑到脸上痒痒的。
“去死!”招财用力地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他闷哼了一声再次晕了过去。招财跳了起来,又在他胸口上用力捣了几拳。
想占老娘的便宜还没有这么容易!招财恨恨地想,想她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什么男人没有见过,想占她的便宜,哼!下辈子吧!
招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那一拳,总之,进宝再次醒来后,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谁,不记得自己家,不知道自己从何来,要去何方。
招财站在他面前泪流满面。自己太命苦了,好不容易捡到一个有钱人,想着可以得到他的回报,谁知却是这个结果。
进宝看着她泪珠滚落,感动得说不出话,许久才安慰她说:“不要紧,我会把这里当家的。”
呜!招财放声大哭!
理所当然,进宝成了招财的私有财产。看着他跑进跑出为自己忙活,招财就在心里恶恨恨地想,小子!没有钱,那你就给我拼命地干活吧!
但进宝却不以为意,累了停下来的时候,就会冲招财温和地笑,完全把她当作救命恩人来看。
招财被他看发毛,想起来那天晚上,他那如水样的双眼,脸一红,心竟怦怦跳。

三 将军的儿子
认识谢将军的儿子,还得感谢进宝。
那天王记绸缎铺举行抢绣球大赛,招财早早地带着进宝去看热闹,挤在人群里,听见规定是:抢到绣球的人可以得到赏银五十两银子。
招财只要听见银子两个字,顿时两眼放光。
二话不说,提了裙角,跃上高台,平日里练的就这轻功,上高台抢绣球没什么难的。
招财漂亮的身姿引起台下一片叫好声,进宝也激动得涨红了脸在台下用力地拍手。
招财得意一笑,几个利索的翻身,连跃上三层高台。
但招财把这一切看得太容易了,这是一场竞赛,镇上的每个人都不愿落后,看见她上得快,有两个男子从两面围了上来。
招财所会的只是平时卖艺那几下花拳绣腿,根本不是对手,几个交错后,手一松人便向下落去。
“啊!”台下人群发出惊呼。
望着高台越来越远,招财已没了思想,满脑袋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这一次是把命赔上了。
腰间一紧,人竟腾空飞起,眼花缭乱之际,招财再次回到了高台上。而身边紧紧抱住她的竟是进宝!
直到进宝扯着她的手,打倒想拦住他们的数十个抢绣球的人,一路攀上高台的最高处,扯下那个五彩绣球,站在高台之上,得意地冲着她笑时,她还没有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
背临半个繁华京城,彩带飞舞的绣球递到面前,阳光照在他的眼睛上,一时间流光溢彩,招财竟有种睁不开眼睛的感觉。
扯过高台上的绳索,进宝拦腰抱住招财,翩翩落下,围观的人群轰动。
招财不敢相信地望着进宝,进宝还像平时那样温和地笑着,带着三分傻气,三分憨厚,竟还带着三分可爱!
“姑娘,这是你的手帕吗?”一只保养得很好、修长的手出现在招财的面前。
皮肤白晳,指节匀称,雪白的中衣衬盖在腕处,金线绣边的长衫,腰间白玉佩发出丁冬的好听声音。
还在震惊之中没有回过神来的招财再次陷入迷茫之中,阳光落到她的眼里,她几乎看不清面前高大男子的容貌,只是在心底狂叫,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富家子弟?
“姑娘好轻功!”那人偏偏风度如此之佳,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雍容华贵,“在下谢安晋,请问姑娘贵姓?”
招财直到后来也记不清当时是如何回答他的,又是如何离开的,只记得她与进宝走得很远了,回过头去还能看见那人站在原处,在他的身边立着另一个男子,两人久久疑视着她。
当晚,招财失眠了。这一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她不敢相信这些事情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谢安晋!她把这个名字反复念叨。晚饭的时候,哥哥听到这个名字时震惊的表情,她还记得清清楚楚。
谢安晋,名满天下谢将军的小儿子,京城最有钱的公子。据传说,他一夜挥出三千两银子,只为博得一个青楼姑娘的一笑。
真是个败家子,银子是可以这样花的吗?招财恨恨地想。
可是,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让人不动心哦!
转眼看见进宝还在院子里忙活着,招财好奇地去看,原来是在修一个绣凳。
那是招财的绣凳,前几天坏了,招财不舍得抛掉,一直放在屋角,没有想到他竟拿起来一点点地在修。
月光如流水,照得他额头上汗珠亮晶晶的。招财有几分感动,伸手在他肩头上拍了拍,“进宝若是我有钱了,决不会让你再这样辛苦!”
进宝猛地抬起头来,目光炯炯有神。

四 终身大事
招财怎么也没有想到,谢府会送给他们请帖,请他们去府上表演。
韩雷高兴得不用说,招财整个人就傻掉了,然后疯一样满室里想找件像样的衣服来穿。
进谢府时,招财远远看见谢安晋站在偏门口,手中握着折扇冲她暖暖地笑。
招财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膛,低头大气都不敢出。
整场的表演,招财都不知道眼前演的什么。木然地注视着哥哥他们在台上一会儿顶碗,一会儿走绳索,不经意地转头与谢安晋的目光相遇,涨红了脸,慌乱地调开,手心里握着满满汗水。
中间站得实在累了,她悄悄到院中假山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刚坐下来,便看见谢安晋不知何时已走过来,站在离她不远处。
她忽地站起来,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盯着他腰间那来回晃动的白玉佩,晃得心里也乱哄哄的。
“园子里荷花开得正艳,韩姑娘一同来看看吧。”他转身折向园子外面,招财愣了愣,四顾无人,大了胆子跟在他身后。
荷花果然很美艳,满池青碧之中摇曳生姿。招财咬了咬嘴唇,这得多少银子呀!如果少种几株荷花,折成银子给她,哥哥们也不必这样辛苦了。
“这里的莲花果然很美!”招财素来胆大,此景此时说出的话却如蚊哼。
“是呀!”谢安晋停下来注视着她,声音低沉温和,“但自那日见到姑娘在高台上的身姿,便觉得这满池娇艳的莲花也不及姑娘一分。”
招财的太阳穴霍霍而跳,胸口如同兔跃,满池的荷花在眼前来回地打转。
“此生,我非姑娘不娶!”手中一凉,一块白玉佩被塞入手中。招财整个人都傻掉了,当她再次抬头,哪里还有人。刚才的一切就像一个梦,只有手中的玉佩冰凉地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招财就那样一直站在那里,傻傻地站着,直到进宝满头大汗地找来,她才猛地清醒过来。
这一切是不是来得太快了?招财捧着玉佩翻来调去地看。
进宝一直坐在她的身边,神色有些古怪。
“进宝!等我有了钱,你想要什么?”招财在心底算了又算,有了钱给大哥娶亲,让苍暮可以去做自己喜欢做的泥人,给自己卖个大宅子,那是从小的梦想等等之类。但进宝想要什么,她还真没有想过。
“我给你好多好多银子,让你娶个漂亮媳妇如何?”
进宝怔了怔,摇头,“不要!”两个字说得斩钉截铁!
“为什么?”招财愕然。
“就是不要!”他好像还挺生气,“别人的钱,要来不是好事。”他望着她,双眼异常的乌黑。
“不知好歹!”招财愤愤地想,好心情都被他破坏了。不要就不要,还说什么不是好事,活该穷死他!
站起来就走,几步之外,却听见身后进宝低低地说:“我要你一直快乐!”
招财蓦地停下来,转头去。进宝已离开,满院清凉,空气里飘浮着荷花的香气。刚才那句话,招财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五 原来是骗局
招财早早地起来,收拾得漂漂亮亮的,还细细地描了眉,对着镜子左转转右转转。心满意足后,一个人悄悄从后门溜了出去。
晨雾未散,街上行人不多,赶早市的人行色匆匆。招财走在街头,心里慌慌然,分辨不清自己究竟求的是什么。
昨天谢安晋差人送来一封信,约她在北门相会,说是要带她去看城外的风景。
去与不去,她犹豫了好长时间,最后看见那个白玉佩,所有的疑惑都不存在了。能钓到一个金龟婿不容易,大好的机会可不能放弃。
北城门吱吱呀呀地被打开,谢安晋就站在城门口,晨晖之中,闪动耀眼。
被他牵着手走出城门,不知为什么,招财竟忽然想起进宝,想起他那乌黑的双眼,傻傻的笑,想起他说,“别人的钱,要来不是好事。”这一切是不是得来得太容易,反倒让人不敢相信?
进宝?招财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幽静的小径上,进宝负手而立,神色凌厉。
一刹那,招财不知道她眼前看到的究竟还是不是进宝。
“你竟然也来了。”谢安晋微笑,握着招财的手紧了紧。
“你等的不就是我嘛!”进宝看了看招财,“让她站到一边吧,这是咱们男人之间的事。”
“好呀!”谢安晋依旧微笑,如此平和的几句对话,招财却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谢安晋拉着招财站到了一边,小径另一头又走来一个男子。招财认得他,是抢绣球那天站在谢安晋身边的男子。
进宝的神色越发凝重起来,“原来,你也在这里。”
那个男子冷笑道:“没有想到吧,庄都指挥使,咱们会在这里相见。”
进宝漠然地看了他一眼,转眼注视着谢安晋,“谢将军一生戎马,不想儿子却与杀人犯为伍。”
谢安晋的手指微微发颤,脸上却还镇定,依旧温和地笑道:“杀人犯不杀人犯,只看今天你能不能活着回去。或者,你不想要她的性命!”
招财顿时吓地手脚冰冷。什么非她不娶,原来从头到尾都是阴谋,只是为了能抓住进宝。也不知道这个进宝做了什么,让他们非要赶尽杀绝,还要把她也牵连进去。
“好吧!我放弃!”
进宝轻飘飘的一句话,把招财震呆在那里。
从没有见过进宝如此神武,就站在几步之外,长袍褐衫,沉静如水的脸上有光芒闪烁!
“进宝?”招财感动得几乎要流下泪来。
“哼!”谢安晋冷笑,“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在这里情意绵绵。”
招财变了脸,“小子!让你骗我!”抬脚用力地踩到谢安晋的脚面上。
谢安晋不防,痛得直吸冷气。
招财回手一拳打到他的鼻子上,心里恨恨的想,让你长这样漂亮出来骗人!
谢安晋被打得满面流血,招财反倒乐了起来。原来他不会武功,千算万算,他们竟没有算到招财有些花拳绣腿。
可怜的谢安晋不多时就被招财按到地上一顿猛打。
当进宝将那个男子捉住时,招财正一脸得意地坐在遍体鳞伤的谢安晋身边。

六 原来你不是你
进宝原来叫做庄少黎,是殿前都指挥使。
近两年海上海盗猖獗,在沿海强掠商船,后经查,这些海盗竟与京城有些高官相勾结,皇上便派出庄少黎来查此事。
当他查清这些事是谢安晋与海外强盗勾结,急速回京复命,还未进京城就遭人暗算。他带着重伤努力进入城内,但没有走多久,便晕倒在小巷中,若不是招财,只怕早已死去了。
韩雷一干人都被这样大的官职吓呆住了,大家用一种敬佩的眼光注视着招财,她这次真是捡了个宝回来。
招财心里却空落落的,本来是要找个有钱的人可以把自己嫁掉,结果是空欢喜一场。这个事,一切根由全因进宝而起。
更可恶的是现在她想见到进宝也难了,他似乎挺忙,很少回到这里来。
“人家是都指挥使,再不是那个傻乎乎的进宝了,怎么可能回到咱们这个破地方来。”苍暮经常酸酸地在招财面前说。
招财恶狠狠地斜了他一眼,才不管他是什么都指挥使!等他回来一定要给他好看。
进宝果然回来,送给韩氏兄妹一个大大的金牌,是皇帝赐的,并赏银五百两。
喜欢得韩雷眼都直了。
招财一脸不以为然,等众人散去,冷冷道:“我的命差点赔进去,你就讨了这一点银子来打发我。”
“当然不是。”进宝故意卖关子,“你跟我来。”
招财虽然满肚子狐疑,但还是跟他去了,门外一辆华丽的马车在等着他们。
她坐在马车上,同进宝面对面。进宝的目光始终温和地落在她的脸上,看得招财不好意思,脸红起来。恶狠狠地说:“你要带我去哪里?如果不顺眼了,看我如何收拾你!”这是以往她常叫嚣的话,此时顺嘴又说了出来。
“由你处置!”进宝倚到车厢上,笑容不变。
真是人要衣服马要鞍,换了衣服的进宝,果然与以往不同,不论是举动还是笑容竟都带着三分洒脱。
招财话虽如此,心里却被莫名的喜悦填充着。
马车转了几圈终于停了下来,进宝忽然上前捂住她的眼睛,笑着在她耳边说:你先别看。”
招财一怔,一股男子气息包围过来,她的心再次怦怦跳,由着他几乎半抱着领下马车,手缓缓在她眼前打开。
眼前是一个豪华的大院,灰白的高大石狮子相对立于门前,朱红的大门,高大气派。
“招财进宝”四个烫金大字,高高挂在门上。
招财完全震惊,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欢呼了一声,推门跑了进去。
巨大华丽的庭院,一碧如洗的湖水,碧水红莲,如梦境一般。
“皇上要赏我,我求他赏给你了。”偏偏这个时候还要说出这样的话语来,招财强压的泪珠终于滚滚而落。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梦想在一瞬间涌到眼前,真实到让人难以承受。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不必太在意吧 - 2012-7-19 23:50:04 - 东方欲晓博弈天下
-----------------------------------------------------
简单的女孩子比较幸福呢
幸福 - 2010-7-25 17:10:44 - 珍
-----------------------------------------------------
好幸福,感觉暖暖的...
赞! - 2008-11-5 12:33:55 - 乐琳琅
-----------------------------------------------------
翩然的文很轻松,逗趣!
很可爱的文啊~~~ - 2008-11-3 10:12:48 - 淇奥
-----------------------------------------------------
没想到翩然还可以写这么轻松的故事~~~~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6, 共 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