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3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前月下/姜绿兮
 2008-9-19 10:30:3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67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所谓天时地利的求婚,就应该是这样的……    
一场细雨过后,山里的空气清透微凉,有隔世离尘的味道。此时正值樱花盛放期,淡粉烟霞一般的花色蔓延了整座山谷,将湿润的一切都晕染上了柔美的浪漫。    
细处纷飞的樱花雨下。男主角深情款款地半跪于爱人的面前,两人的目光交汇,用眼神传达出浓浓的爱意。    
“我爱你……”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被念出来,接触空气的同时就产生巨大的魔力,将背景瞬间转换成了雀跃飞绕的红心和舒缓绽放的玫瑰。    
女孩的面孔素白如瓷,渐渐泛出红晕,如早樱钻出覆满积雪的枝头展露娇颜,是无与伦比的美丽。      
“请你嫁给我好吗?”温柔地执起她的手,他在上面印下轻轻一吻,并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精美钻戒,等待着她的点头应允。    
时间就此凝固,风都止下脚步,生怕打乱此刻的唯美,仿佛全世界都在和他一起屏息等待着她的答案。    
她脸上的表情从惊愕到欢喜,终于化作格外甜美的笑容,说:“好。”    
花瓣、金粉、梦幻般的泡泡铺天盖地而来。在这片温馨浪漫里,他缓缓将戒指戴上她的手指。视线依旧与她的缠绵,彼此的眼中没有蓝天白云,没有樱花如雨,没有尘世喧嚣,只有你我,只有浓得化不开的深情……    
灿亮的钻戒闪烁着耀眼的光彩,徐徐套上她的手指……    
蒋晓的眼光迷离了一秒,而画面也就定格在此刻……    
笑容同时僵化在脸上的两个人很有默契地默默将眼神从对方的眼中移开,难以置信地看向了戒指……    
卡、卡住了?!    
戒指居然牢牢卡在了原歆染手指的第二个关节处,下不去了!    
时间再次凝固。    
“咻——”一阵凉风不解风情地掠过,席卷起所有的浪漫氛围,飘向了天涯海角。    
……    
“卡!卡卡卡!”被大家私下称为“带鱼”的导演戴誉跳起来,终于被剧组工作人员草率的工作态度刺激得再次忍无可忍地暴走了,“道具师呢?道具师给我死出来!” 他的浪漫唯美爱情偶像剧处女作历经坎坷拍摄终于进入尾声了,但最重要的镜头就这么被毁了被毁了啊啊啊!谁都不要拦着他,让他学某位和他名字谐音的林姓小姐,将那个状况不断的道具师和这漫山花瓣一起葬了吧!身材魁梧堪比阿诺的导演出离愤怒地挥舞着硕大的拳头。    
剧组成员们顿时很没有义气地集体作鸟兽散,只把已经习惯了承担导演怒火洗礼的包姓道具师留在原地。包毓缩着肩膀辩解说:“因为道具……是按照……陈小姐的尺寸……订做的……”这已经是她无数次使用这个借口了,但其实并不能怪她!    
这出戏原本的女主角是陈熙熙才对,可是到达拍摄地了陈大小姐才轻飘飘地丢下一句“我退出”就收拾行李走人了。虽然新的女主角很快就走马上任了,可原本这些道具不会因为女主角的更换而自动更新至适合她的大小啊!若是简单的衣服也就罢了,好歹修改一下也可以将就,但这最重要的钻戒是实在没主意了!道具师愁眉苦脸地在心里怨念。    
“这个理由你用过很多次了!”导演一如既往地发挥着他的暴君本色以此激发道具师潜在的能量,“不行也得行!不然你就死定了!”    
你的威胁也用过很多次了!“鲍鱼”小姐更加头痛,幸好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可以扑进好心人的怀里寻求安慰。    
被抱住的是这次《花前月下》剧组临危受命的女主角原歆染,她无奈地敷衍着泪花飞溅的道具师:“好了好了,不要哭了!”    
“呜呜呜……原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我……”    
原歆染点点头,她才应该是哭的那一个吧!“好啦好啦!你要是帮我一个小小的忙我一定原谅你。”    
“呃?”泪眼矇眬的道具师抬起头,赫然看到原歆染对着她竖起了中指,而她的中指上,还卡着那枚光彩夺目的大钻戒。    
“拜托,请帮我把这玩意儿先弄下来好不好?”    
道具师傻眼了。    
不是每个浪漫的开始,都会如我们想象中的那般美好。看,这里不就发生了一个不幸的例子?    
    
无数惨痛的事实教育我们,美好的开始不一定会有美好的继续,而不幸的开始则必然带来益加不幸的经过。这绝不仅仅是为了剧情跌宕起伏的需要,同时也是为了成就我们的男女主角坎坷艰辛的人生阅历……    
在蒋晓看来,这世上的女人只有两种:麻烦的和即将成为麻烦的。    
这次接拍的戏中,与自己演对手戏的原歆染本来是即将成为麻烦的那种。可就在求婚的那场戏时,她终于正式升级、变身为麻烦的那一型,而且还是他近期内遇见的最麻烦的一个。    
当然,这也怪他自己。他一时的失神,导致不小心将尺寸过小的戒指牢牢地套进了她的手指,并卡在了上面。于是他不得不蹬着前几天用来当道具的破自行车载着她下山,去把戒指取下来。这个麻烦的过程让即使心存愧疚的他也很难摆出好脸色。    
女人还真是脆弱的生物。一个戒指就能把手指卡得血液不流通并让指尖发紫红肿,到了山下还是找了钳子才把指环剪断并把她的手指解放出来的。折腾了一个上午,他们还要重新回到山上去继续拍戏。    
相较于前几天他骑车带她穿梭于樱花树林时的唯美浪漫,此刻的画面实在很糟糕。因为是上坡,他蹬车的姿势一点也不玉树临风。弓着背哈着腰,脚下用力踩动自行车的踏板,颇有几分街头蹬三轮小贩的架势。    
男人还真是奇怪的生物。这个蒋晓明明是出了名的讨厌女人,居然非要自告奋勇带她下山去取下戒指。明明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也不肯让她自己下来走着,非要逞强带着她爬行山路。既然他自己想要扮酷,她没理由不配合。    
原歆染坐在车后座上,百无聊赖地从手袋中摸出一盒话梅糖,随手扔进嘴里一块。想了想,伸一根手指头戳了下前面拼命蹬车的家伙的背,“喂!你吃糖吗?”    
“……不。”硬邦邦的简短回答。    
原歆染毫不在意地将糖放回口袋,自言自语道:“我猜也是。”    
已经有些口干舌燥的蒋晓半边面孔不禁抽搐地划下了黑线条,非常怀疑如果刚才他回答“好”的话,这个女人会不会可恶地说“啊我就是客气地问一下,其实根本没打算给你吃耶”。这个家伙当他们是在春游吗?连零食都随身携带!    
并不知道也并不在意前面的家伙在腹诽着自己,原歆染好心情地东张西望。虽然这次拍戏的地方偏僻又荒凉,但风景的确是好。山明水秀鸟语花香,一处绝对的世外桃源。如果不是和这个枯燥乏味即使看到火山爆发也都是一副扑克脸的家伙一起,这将是一次多么惬意的郊游啊!    
自行车继续行进在极窄的盘山小道上,一侧是陡峭的山壁,而另一侧则是林木茂密葱郁的山坡。光影斑驳地自叶缝间筛落,洒在两个人的身上。    
这样的美景良辰,全都是因为身边陪伴的不是正确的人而变得乏味到令人想打呵欠,真希望能有什么刺激的事情发生啊……    
就在这时——    
“啊啊!蛇!有蛇啊!”凄厉的叫喊声响彻了林间,惊起无数飞鸟“扑啦啦”地掠过天空。接着就是自行车车把猛地拐向了道路左侧,伴随着两个人尖叫的背景音,一阵剧烈摇晃着蛇行骑向了山坡下面。    
闭着眼睛放声尖叫的同时,歆染终于真切地体会到:有时候,刺激的事还是少遇为妙!    
    
所谓主角,就是被故事的创造者赋予了小强般强韧生命力的物种。关于他们的狗屎运,绝对不是因为贿赂了作者,只是他们有了任何的缺失,必然导致故事发展成悲剧或者不了了之。所以……    
自行车顺着山坡上的一条羊肠小道冲下山来,直直撞进了一片灌木丛停下来。而车上的两个人则因为惯性摔了出去,形成完美的抛物线降落在一团巨大的稻草堆上。    
原歆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闭着眼睛伸手四下摸索了一番……    
“咳咳——”刻意的咳嗽声从她身下传来。    
她猛地睁开眼睛,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发出惊叫:“哇!”怎么摔在了这个家伙的身上?光摔在上面还不算,两个人还颇为暧昧地叠在了一起。歆染挣扎着要坐起来才发现,自己的腿被压在了他身下,腰也被他用力扣在了怀中!    
蒋晓显然还没有发觉自己的动作的不合时宜,只是皱着眉希望她能尽快站起来。顺着歆染惊恐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此时自己手中揽着的绵软物体竟然是她的腰。
“抱歉!”像是被火烧到一样,他弹坐起来推开她,于是引发了第二轮的惨剧——    
“啊啊!疼啊!”原歆染跌坐在地上,哀叫连连。她的脚踝一定被这个冒失的家伙弄断了!    
蒋晓有点傻眼,自己下意识的动作竟然引发了相当严重的后果,这下惨了!“你,没事吧?”很是心虚的语气。    
“没事才怪!”很少有人能在这样的时候还保持良好的风度,自诩淑女的歆染也忍不住爆发了,“我的腿八成是断了!疼死了!我要是死在这里,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走着瞧好了!”    
“我不是故意的……”蒋晓汗颜,没想到看起来温和甜美的原歆染也会有仪态尽失的发狂模样,还挺吓人的……    
他伸手过去想帮她按摩一下,歆染一巴掌打开了他的手,顺便送了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给他。    
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些鲁莽,蒋晓讪讪地收回了手,脸可疑地染上了红晕。    
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他的表情,歆染知道他一定会错了意。打开他的手并不是因为他的动作唐突,只是扭伤之后根本不能推拿,这个没常识的家伙!没好气地检查了下伤势,幸好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只是扭到了而已。她从手袋中翻出一块小毛巾和水壶,将水洒在毛巾上后敷在自己的脚踝上。做完了这些,却发现蒋晓还呆呆地站在旁边一脸不知所措。见惯了他水仙花一样的神情,还真没见过这样的模样。
“还愣在这里干吗?赶快回去啊!”抓住了这个机会,歆染当然是理所当然地颐指气使。    
“你不是受伤了?怎么走?”他问。虽然只认识几个月而已,多多少少也从原歆染平时的言谈举止中看出她必然是出身良好。这样的娇娇女可不像他,摔断了肋骨也能走十几里山路找到救援人员。她又不可能让他背她上山,男女授受不亲,光是想帮她推拿一下都会被打开,要是想背她岂不是会被一巴掌抡到山下去?    
“当然是你自己走!我脚已经成这个样子了,难不成你还想背我上山吗?”歆染并不认为他能背着她走回拍摄现场,想打发他快点离开找到人,好在太阳下山前接她回去,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背向她蹲下来,一副让她爬上来的样子,“喂!你疯啦!你要是背着我至少要走两个小时才能到……”    
蒋晓侧过脸,“你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我有责任要带你回去,不管是两小时也好,两天也好,我都要带你回去。”    
这是他第一次在拍戏之外的时候对她说这么长的一句话。此时阳光正好,投映在他的侧脸上,显出坚定的线条。蒋晓一向是演出贵公子一类角色的奶油小生型的艺人,可没想到,他的面具后面居然还隐藏着这样一面坚定、执着、负责……歆染有些怔然地望着他,心底有一角,似乎也洒进了阳光……    
    
“这是你第一次和戴誉合作吗?” 啪、刷啦。    
“是。”    
“你知道咱们的摄影师吗?听说他是从美国回来的,真的吗?” 啪、刷啦。    
“对。”    
“他拍过什么片子啊?我经常看电影的,你说说,没准我看过呢。” 啪、刷啦。    
“Discover的动物星球。”    
“……什、什么?以前他是拍摄野生动物的?开什么玩笑?他会拍偶像剧吗?” 啪、刷啦。    
“……不知道。”蒋晓终于是忍不住了,“你没事拿棍子打树叶干吗?”    
趴在他背上的原歆染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说你没常识你还真的是没常识耶!有个成语‘打草惊蛇’大少爷您听说过没有?万一一会儿再有蛇难道你要用尖叫声吓跑它?”她促狭地说。    
轰!某个刚发出过超越人体极限的大声尖叫并因此让两个人陷入困境的人,脸炸成了番茄一样的色泽,“原——歆——染——”在愤怒尴尬的情绪下,第一次开口喊了她的名字。    
“哈哈哈……”伤到某个怕蛇的大男人的自尊心,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啊!    
蒋晓的脸上烧得热气腾腾,他确信如果和这个女人接触久了,不脑溢血都难!    
趴在他背上也不老实的歆染吃了块糖,注意到他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建议道:“喂,到了前面的山坡上咱们休息一下吧!”     
不待他说出反驳的话,她就将另外一块糖塞进了他的嘴里,“好,就这么决定了!到前面就休息。”    
话梅糖酸甜可口,阻止了他的话。蒋晓也没再说什么,他的确是累了。    
    
终于走到了位于河谷边的山坡上,蒋晓小心地将原歆染放在一块大石头上,自己随即瘫坐在一棵大树旁气喘吁吁。    
歆染把水壶扔给他,然后托着下巴好奇地问:“你为什么接拍这出戏?”    
蒋晓愣了一下,笑了笑,“这是我好朋友的偶像剧处女作啊!”    
“你和戴誉关系果然好!”歆染不无羡慕地赞叹,“听说你是推了一出年度大戏来拍《花前月下》的,万一这出戏卖不出去怎么办?你岂不是耽误了自己?”    
“戴誉要做的事,我都会尽量地帮他的……”他望向天空,“我们是发小儿,上小学那会,我们俩带着他妹妹爬树,那会就知道瞎胡闹,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老是欺负她吧!我拿了条小蛇吓唬那小女孩,结果她一下就从树上摔了下去,我想拉住她,可是……后来我就开始怕蛇了。我觉得特对不起他们家,所以只要是他们的事,赴汤蹈火我都做……呃?你怎么啦?”    
歆染眼泪汪汪地看着他,语气凄哀地说 :“你放心吧!那个女孩在天之灵会原谅你的……”想不到他是如此重视承诺的人……    
“胡、胡说什么?”因为怀念过往而聚集成的哀婉气氛消散了,蒋晓的额头浮现起了小丸子的黑线条,“谁说她摔死了?只是受伤撞到了脑袋而已!你别咒人家!”    
“没死你干吗说得那么沉痛,害我也跟着哀怨起来……”    
“你……不过她后来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也可能真的死了,只是大人怕我有心理负担不告诉我。总之,因为我的一个恶作剧,害别人受伤,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你也别太责怪自己了,都这么久了,什么事也都过去了。”歆染笑了笑,“戴誉一直当你是很好的朋友。越是我们亲近的人就越是希望我们好。你看我,我家人很反对我拍戏的,他们觉得太辛苦,又容易受伤,可是知道我喜欢,也就随我去了。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最希望看到的都是我们开心的样子。”    
“我胆子很小,一直不敢去问戴誉现在那个女孩的情况。可能有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去向她道歉,她原谅我了,我才真的能释怀吧。”蒋晓将水壶盖上盖子,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好了,咱们准备走吧!”    
“等下……”歆染忽然盯住他,自己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径直向他走过来。    
“喂!你有伤……”他想站起来制止她。    
歆染却忽然露出一个安抚般的微笑,“别动……”边说边凑到了他的面前……    
“你、你干吗?”蒋晓莫名其妙地向后仰,却被她一下子拥抱住。轰!他的脸再次成为番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是这么想的,手却不自觉地伸出去,想要回抱住她的腰。    
不过没等他抱住,事情就已经真相大白!歆染动作敏捷地从他身后的树枝上扯下一条一米来长的黄绿色带黑色横纹的蛇!一只手推开蒋晓,另一只手则是牢牢地捏住那条不断扭动的蛇七寸的部位。    
“喂!你小心!”蒋晓一时又陷入了手足无措的境地,想上前帮忙,又实在无计可施。他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忘记了对蛇的恐惧,一心只想着歆染的安危。    
“别担心,我知道怎么对付蛇。”歆染动作熟练地顺着蛇的七寸部位向下捋了一下,紧接着走到山坡旁,将蛇狠狠向远处甩去,“你看,没事了吧……”    
话还没说完,她脚下一晃,竟然向山下跌去。    
“啊——”尖叫回荡在空旷的山谷里。    
这山坡下就是河谷,虽然不是陡峭山崖,可好歹也十米多高,要是摔下去很可能会送命的!    
惊恐的感觉像一条蛇,缠上他的心脏,用力收紧。蒋晓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有的动作,只是下意识地想要挣脱这种束缚,瞬间扑过去,狠狠拽住了她的手!    
原本紧闭着眼睛尖叫的歆染被手腕的疼痛拉回了神志,睁开眼睛,只看到了蒋晓苍白而坚定的面孔,“你……”    
“我不能放手。我拉你上来!”他咬着下唇,用力把她向上拉。    
山坡上并没有可以抓的东西,歆染知道他根本支撑不了多久,“你放手,不然我们都会摔下去!”    
“不行!你坚持一下,我拉你上来!”    
“你这个没常识的白痴!”歆染的眼角涌上温热的水汽,“这样我们都会死!”    
“那就一起死!我如果看你死在我面前,我一辈子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眼泪终于流下来,她努力用另一只手试图攀上岩壁,想要减少他的负担。在泪意模糊的视线中,她仿佛回到了很小的时候,也曾是这样的恐惧,却没有这样的希望。    
“是……你?”    
……    
时间似乎静止在这个瞬间,风也怕伤到了他们而止息下来……却有人不停大呼小叫。    
“再支持一下就可以了!马上就好了!”    
“好了好了!可以跳了!你们一起跳下来吧!”    
“喂!跳下来啊!气垫充好气了!”    
“他们两个人怎么了?”    
正陷入震惊的男主角终于忍不住发火了:“你们吵死了,安静一点!没看到我们这危……你、你们?”他的视线移到歆染的下方,赫然发现那里已经摆好了快速充气完成的安全气垫,所有的剧组成员都围在气垫旁,伸长脖子看着他们喊。    
歆染很奇怪地向下看,也被吓了一跳。这群人什么时候来的?在干吗?    
“鲍鱼”小姐一把抢过导演的扩音器,冲他们大声喊:“喂!我已经准备好安全气囊了!你们跳下来吧!没事的!”    
蒋晓也很愤怒地大吼起来!“你们在搞什么鬼……啊!”还没吼完,他脚下的土就已经支持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崩塌下来。    
“啊——”两个人再次用尖叫做了合奏……    
砰!    
尖叫戛然而止。    
围在四周的人面面相觑。    
“没事吧?”戴誉悬着的一颗心依旧没有安定下来。    
包毓瞪大了眼睛看着气垫的下陷处,声音明显底气不足:“卖这个给我的人说这个安全气垫最大的特点就是充气快和安全……说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我一直带着以防万一,可是还从来没有用过,不知道行不行……”    
“不行也得行!不然你就死定了!”依旧是没有新意的一零一号威胁!    
“我看你们都死定了!”气垫中传来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声音。    
大家都惊恐地再次作鸟兽散,这次被留下的是导演!    
“啊……哈哈……阿晓你听我说嘛……嘿嘿……”“带鱼”狡猾地打着哈哈。    
“说什么?”随声音一起出现的是一张灰头土脸的面孔,歆染披头散发地恶瞪着他!    
“小音,你也先冷静,呵呵……听哥哥说……”    
“滚!我又不是你妹妹!少套近乎!”原歆染顾不得脚上的伤了,几乎是扑过来掐住了他的脖子,“你这个混球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戴誉缩着肩膀一副小媳妇的德行,“我没、没想到会出这种状况……我就是打算拍一个你们骑自行车遇险的镜头,所以在路上藏了摄影机,放了假蛇清出了一条小道还摆上了稻草堆……我们是精确计算过的!还实验了五遍!真的!可没想到你们还是受伤了,而且也没在原地等我们接就自己跑回来了!这、这些都是意外!意外!真的!再说,最后你们有了危险我们还不是正好赶到,还带了救命的气垫……可以将功补过吧……”    
原歆染的眼神更加危险了。戴誉更惊恐地缩成一团,知道今天自己活命的几率很低很低。    
而就在歆染的拳头挥向他肚子的前一秒,戴誉竟然消失了!啊,不是消失,是被蒋晓像拎小鸡一样拎到了他的面前。    
歆染眯了眯眼睛,确定蒋晓也不会放过他,“好!他交给你了!我去料理其他人!”说完,她就继续一瘸一拐地向众人藏身的地方杀去!    
“兄弟!就知道你最讲义气!”戴誉紧紧拉住蒋晓的手,一是表示感谢二是防止他揍人!    
一把挥开他的手,蒋晓扯住他的领子,“我问你!原歆染就是当初的小音?”怎么会这样?她明明不认识他啊!        
“你、你才知道?”戴誉也吓了一跳,“她失忆你也失忆啊?”        
“什么什么?失忆?”蒋晓将他的领子提得更高,“你们当时说后果很麻烦?是指她失忆?”        
戴誉连连点头,“她撞到脑袋,失去一段时间的记忆,当初可能是咱们太小了,家里人没详细跟咱们说。”        
“这么说,她原谅我了?”蒋晓的手渐渐松开了,转向歆染离开的方向,怔然地看过去。        
“原谅你什么?”戴誉觉得这次拍戏似乎出现了很多故事,尤其是这两个人之间!        
“我抓蛇吓她……”        
“噗——”戴誉喷笑出来,“阿晓,你别逗了!你不会以为是你当初拿蛇吓她害她摔下树的吧?哈哈!那丫头属蛇的,从小不怕那玩意,当初你拿的那个就是她自己养的!那次是意外!意外啊!”    
意……外?       
简单的两个字,将多年来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
有什么感觉在心底缓缓流淌。将戒指套上她手指的时候,那种熟悉;坚持要骑车带她回来时候,那种责任;摔出去的瞬间搂住她时候,那种本能;她微笑着凑近他的脸时,那种心跳 ;看她再次坠落下去的时候,那种惊恐……    
时间瞬间流转回了当初懵懂的童年,抓向她的手划开的时候,骑坐在树上一手拿着蛇的他;拿着蛋糕想要去道歉的时候,得知她已经离开了的他;向家人打听她消息的时候,只得到一声叹息的他……那时候的感觉,只有悔恨。
可忽然有一天,却发现,那个言笑晏晏的小音,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于是这一次,绝对不能再放开手。不管她还有没有那时的记忆,有些话,一定要说出来!        
“小音!”蒋晓冲过去,大声喊着:“我喜欢你!”        
“……”
没有导演没有编剧,没有摄影师和道具师。这次,他们的故事才是真正地,开始了……
这是言情小说中的必然规律哦!花前月下之时,即使经过无数意外,都会有浪漫的事情发生,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7:09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 2008-10-26 18:37:20 - 啊星
-----------------------------------------------------
bu cuo
- 2008-10-24 11:57:11 - 啊
-----------------------------------------------------
嗯,现代罗曼史的故事的确不错
好看!!!!!!!!!!!!!! - 2008-10-11 21:35:18 - ……
-----------------------------------------------------
好好好……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名不虚传!!!!我最爱看这种现代爱情罗曼史了!!!!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 共 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