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3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非常规之恋/醉笙
 2008-9-19 10:31:1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88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郑锦至的朋友曾经这样评价他:“就算把他按在马桶里,他也是个极其性感的男人,但如果有人想掳获他的心,就要准备好对付他的女友、同事以及他的保姆。”
但郑某从不承认,他会嘻嘻哈哈地纠正:他对人生顶认真,对恋爱最憧憬,对婚姻更是无限向往,至于先前那些数不清的女人全是同事关系,他从没和她们仔细交往。
少芸听了之后,“呸”了一声:“等我们分手后,你也把我当同事得了。”
锦至顾不上女友的挣扎,急忙紧紧搂住她的腰,用头发磨她的肩膀,发出犹如小动物般的呻吟。吓得少芸冷汗一身,后悔起自己怎会摊上这么个人!

古少芸,26岁,单身。中等长相,棕色短发,眼睛圆圆,皮肤不是很白,鼻子上还有不少的小雀斑。独自经营一家家庭照相馆,平时喜欢阅读各类时尚杂志,挑选杂志的标准非常肤浅——多彩页,多明星,多八卦,如果有优惠券和赠品则更好。其中以《魅》最得她喜爱,因为期期有奖品送,只要填写调研问卷寄回杂志社,经抽奖便有机会获得。可少芸的运气从来不佳,徒然浪费邮资。
可是,这次《魅》的奖品却再次击中她的心灵,全套美白产品外加祛雀斑精华液,让她不动心也难。于是,少芸细细总结了过去的失败经验,定是因为答卷太普通、信封太难看才没抽中。这次她写了厚厚七页纸的回函,颠来倒去翻来覆去全是对杂志的赞美之词和对编辑的敬仰之意。
冒充激情洋溢的老读者不是她的本意,但久抽不中,也不能怪她出此下策。看她老是老矣,但认识她的人没一个会把她与“热情”相联系的,所以更不能怪她分不清热情和肉麻了。

信件寄出一周后杂志社居然来电话通知她领奖,少芸兴奋得差点将老父的古董照相机摔碎。她就知道杂志社的抽奖和大学里论文评选并无不同,大家都是用力扔向远处,哪个分量重扔得远,哪个便入选,只是大学里扔的是论文,杂志社扔的是读者来信。
领奖那天,负责人员恰好不在,接待少芸的小姐让她在玄关处稍等。正当她等得快要睡着时,一个男人从她身边走过,蹲下与她平视。
“小姐,请问有事吗?”
少芸赶忙说明来意,递上身份证。
男人接过证件,只一眼便笑了出来。少芸以为他嘲笑自己的照片,满脸的不悦,真是没家教!他不知道大多的身份证照片都似犯人照吗?
“古少芸?你就是古少芸?”他仔细端详她。
“有什么不妥?”这个好看的男人难道认识她?
“没有。”男人站直身体,“你跟我来吧。”
少芸随他来到一间堆放赠品的房间,看着他在众多赠品中翻找。
“你应该多谢我。”好不容易,他终于将礼品袋递到她手里。
“谢谢。”少芸满心欢喜,为着这几百来元的赠品,多说声谢谢还是应该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哦,我懂了,是你抽中我的?”这个男人就是扔来信的人?少芸看着他的手臂偷偷笑,够结实,难怪将扔信的工作派给他。
“差不多吧。”男人并不否认,“你的名字真像五六十年代的人,我想一个中年人为了点奖品,还写来那么厚的信也着实不易,便把你挑了出来。”
听完他的解释,少芸变了脸色。她不喜欢这个没正经的男人,虽然他的皮相很好。
“名字是父母取的,自然有五六十年代的风格。”她鄙夷道,这个男人真没智慧。说完,少芸便抱紧奖品越过他身边昂然远去。
男人将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她的背影发笑。她的神情好似怕他夺回她的奖品一般,难道他那么大个人还比上区区小赠品?他敢打赌,那个叫古少芸的女人看他的眼神绝对充满鄙视,好似他是个大笨蛋!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他的运程居然差到极点,让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鄙视还真是比吞了蟑螂还难受。
“锦至,主编找你。”
男人回声应道,将房门关上走了出去。
其实郑锦至的牛市并没有过去,除了手里的奖品,令少芸开怀的当然还有他的好皮相。只是她更明白这副好皮相再跌停也轮不到她建仓,既然如此她当然得对他苛刻连连,好让自己死心。
这就是少芸的“自愚秘笈”,百试百灵。

郑锦至,33岁,最大的优点是突出。好皮相,好身家,好工作令他从没尝试到失败的滋味。但最大的缺点也是突出,太过突出就成了众矢之的,特别是前女友们的大靶心。他听说,他的前女友们更是因为他,从毫不认识到相互交心,还变成了姐妹淘,每次茶话会的主题之一必是口诛笔伐他,可见他的功德不小。其实,他并没有传闻的那么花心,但他不明白为何普通人的分手便是平常,放在他身上便变了滋味,他俨然成为辣手摧花的“雨夜狂魔”。
郑锦至对那些古旧的物品没有兴趣,老土又守旧,跟不上发展。但偏偏父母却对那些淘汰货格外思念,说是有一份非凡的情感融在其中。他提醒他们好多次,让他们用数码相机照相,到正规大品牌去冲印,可他们总是喜欢光顾转角那家私营小店,说是祖传老店,祖传手艺。他苦笑,冲照片也需要手艺吗?
不是他对老店有偏见,看,刚过午饭时间员工便公然在柜台上打瞌睡,怎让他心生好感?
叩叩。
郑锦至敲击着玻璃,希望将那位女职员叫醒。
“吵什么?”女职员满脸不耐,在玻璃柜上摸索了半天才找到她的发夹,待她将刘海别起后才正眼瞧了对方一眼。
是他?杂志社那个肤浅男?
是她?拥有琼瑶剧女主角名字的古怪女?
郑锦至敢发誓,平日里他对女生绝对礼貌有加,可对上古少芸便功力大失,她总有办法让他破功。
“小姐,你的发夹……”那个橙色大号“发夹”让他憋得慌,那不是他们家的晾衣夹吗?
“有问题吗?”少芸决定装作不认识他,摸摸发夹给他一个“要你管”的表情。
“取件还是冲印?”
“哦,取件。”郑锦至拿出单据。
“嗯,等等。”
不多时少芸便将一册相片扔给他,“你看看。”
趁着郑锦至看照片的工夫,少芸提醒道:“以后午休的时间别来打扰。”
“午休?”他不知服务行业还有午休。
“当然,门口牌子很大呢。”
对了,祖传的店自然自作规定。郑锦至将照片合上,突然来了兴致。
“古小姐,护肤品还好用吗?”
他居然还记得她?!少芸见装不下去,只能故作恍然,“哦,是你……”
她的表情太做作了,郑锦至点头,刚要说话对方已下了逐客令。
“还有事吗?有事的话两点以后再来吧,我还没睡醒。”
少芸表情骄傲,让大帅哥吃鳖的机会不是常有,她得好好把握。

郑锦至知道自己还是不喜欢那家旧照相馆,但他却突然对其中懒散兼古怪的女主人兴趣多多,没事便往那里逛。他想知道少芸是否真的对他不感兴趣,不过答案似乎挺让他伤心。
“你每天都来冲一张照片,不怕浪费胶卷?”少芸低头喂狗,压根不看他。
“有吗?”郑锦至发现照相馆一册摆放了很多影碟,“这是?”
“哦,个人兴趣爱好。”少芸抬头看了一眼,扔下狗蹿到他身边,防止他破坏她的心爱收藏,“收集得多了便拿来租。”
“都是恐怖片?”有人惊叫。
脱线。少芸暗暗骂。
“还有恐怖书耶。”这个女人真不正常。
这个男人真大惊小怪,“唉,这本你不可以看,要看得买回家看。”少芸按住封面不让他翻。
“神神秘秘。”郑锦至读着书名,“鬼怪大全?”
“你识韩文?”少芸似发现新大陆。
她总算没把他当白痴看,“我在首尔呆了四年。那你呢?也学过韩文?”
“对,而且还是自学。”少芸得意道。
“就为了看这些东西?”
“不是,为了看韩剧。”她脱口而出,才发现他偷偷笑。
原来她和一般女孩并无不同。
“会了之后才后悔。”少芸撇撇嘴。
“为什么?”
“韩语歌词最无聊,翻来覆去都是那几句。”少芸模仿起宝儿的声音一阵怪唱。
这次,郑锦至笑出了声。
“那好,这本书我买回家看。”
“120元。别怪我不提醒你,千万别翻到最后一页。”她神色严肃。
他嬉皮笑脸,“怎么?有女鬼还是怪兽?”
少芸冷笑,“总之会气血上涌。”

郑锦至并不是全无禁忌之人,饶是好奇心作祟也不敢越雷池一步。当夜,凉风将他桌上的书页掀起,刷刷刷的声音让他一个紧张,赶紧按住书页。一松手才发现为时已晚,已是末页。
上面别无其他,只是赫然写着——售价:40元。
果然会虚火旺。

时间久了,郑锦至不似照相馆的客人,反而似少芸的小工。
“我去暗房冲照片,你到前面招呼客人。”使唤起他来,她毫无愧色。
总有女人问他,她是他的谁?今日,他倒好想问问她,到底将他当作什么?
“可以参观你的暗房吗?”他倚在门边看着她工作,橘色的灯光笼罩了她一身,动作很娴熟,表情很默然。这个女人并不特别出色,而且还古怪得很,偶尔还偏执。可偏偏他却为之吸引,盲目得毫无道理可言。
“神经,暗房有什么好看的。”饶是这样说,少芸还是挪了挪身子,在狭窄的空间里给他腾出地方来。
“这是你男朋友的照片?”他指着墙上的某张照片开始试探。
“那是我哥哥。”
“那这张呢?”
“我同学。”
“你没谈过恋爱?”这是他的结论。
少芸白他一眼,“我有那么差劲吗?”顿了顿又道,“我与男友的合照都是用数码相机拍的。”
“你这里不能数码冲印。”他奇道。
“不冲才好,一分手就删除,免得费力去撕。”
真是狠心的女人,比他还决绝。
“我追你好不好?”硬生生,郑锦至突然道。
“不好。”几乎没有考虑。
“为什么?”
“因为你条件太好。”
“这也是理由?”他笑道。
“你不是好人。”少芸补充。
“你会看相?”他气急。
她认真道:“对啊,而且很准。”
“但我发觉自己开始喜欢你了,那怎么办?”
少芸看着他,发觉他并未开玩笑,悄悄松了口气,故作淡然,“至多当朋友。”
“但我从不和女人做朋友。”
郑锦至发觉她的神色有变,暗自高兴,却听她兴奋道:“你昨晚看《火鸟》了,对不对?”
“什么?”鸡同鸭讲,这个女人的逻辑真是奇怪。
“刚才你那一句话啊,明明是男二号的台词嘛。”少芸念念有词。
这次,郑锦至真的哑口无言了,不过他似乎发觉喜欢上古少芸的原因了。
单方面去爱是没意思,有如打乒乓球,有乒必有乓,让人拒绝真难受。郑锦至深谙这个道理,曾经他甚至把此作为至理名言奉送给各位亲亲女友,但当这条“金玉良言”被古少芸打包好系上红丝带犹如重磅炸弹一般扔到他脸上时,他立即后悔起自己往日的作孽良多来。不需要下辈子,他已经尝到了亲手种下的苦果。
但他是谁?他是战无不胜的郑锦至耶,小学就有隔壁班的小女生送苹果给他,初中每次罚抄都有红粉知己倾情客串,大学又收到徐志摩诗集的全套手抄本,如今怎能败在这个冷漠呆板又不解风情的古少芸手中?
他,决定了,要为荣誉而战!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4.88, 共 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