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3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暖冬/淇奥
 2008-9-19 10:31:5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81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这个城市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天气,明明是冬天,却总是阳光灿烂,于是有人预测,今年会是一个暖冬。
但是即便如此,洛臻却依旧高兴不起来。自从两个星期前她染上奇怪的病毒后,就一直维持着说感冒不感冒、说正常不正常的状况。嗓子肿胀得难受,一张嘴说话,仿佛80岁的老妪,又像漏了的风箱,听在旁人耳中,几乎是种变相的折磨。
于是今天,被她再次荼毒了一上午的同事终于忍无可忍,硬是替她请了假踢她去看医生。
洛臻恋恋不舍,“我的全勤奖……”
同事丢白眼砸她,“去死,嗓子不恢复不要来见我们!”
于是她只好拎包走人。
上午的阳光暖暖地倾泻在城市的上空,路上行人匆匆,洛臻下了车无暇理会,径直朝市医院的方向前行。
走到和平东路235号,正好是个拐角,洛臻抬头看了一眼,随即转弯,但是就在那一瞬间,一个挟带着不小力道的东西结结实实地砸到了她的手指上。
有点疼,所以她停步,捡起了那个东西。
是一枚戒指。
“银的?”她下意识地开口。
应该是根本没预料到她的出现,站在那里的男人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不,白金。”
“这么昂贵的东西,不应该随便乱丢。”洛臻挑眉,“还给你。”
“我不要了。”将手插在口袋里,对面的男人看着她无所谓地开口。
“那你再扔一次吧,希望你能找到可以收留它的人。”洛臻把戒指放在手心里,送到了他的面前。
男人看了那戒指片刻,最后还是收了回来,“好吧,下次我会注意的。”
洛臻随即继续前行。
那男人却一直跟在她身后,“你的嗓子怎么了?”
“不清楚。”洛臻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要到医院?”男人抬头看着前方的市立医院大楼。
洛臻索性闭口,这男人,突然出现态度又那么诡异,现在居然还跟在她身后……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好。
男人看出了她的疑惑,笑了,“不好意思,忘了做自我介绍了。”
洛臻回头看他,他又笑着开口:“司徒务,市立医院口腔科医生。”
……
“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洛臻看着市立医院大楼喃喃开口。

市立医院口腔科医务室。
“你叫洛臻?”那个叫司徒务的男人一边看着她的病历本一边开口。
“嗯。”洛臻点头,随即开口:“我的嗓子出了什么问题?”
“应该是上一次感冒落下的后遗症,但是也不排除是因为扁桃体发炎。”司徒务抬头看她,“我想问一下,你是不是一直在自己找药吃,根本没有来医院检查?”
“我以为没有什么关系,”洛臻无奈,“之前我吃过很多治咽喉的药。”
司徒务皱眉,“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
“那现在要怎么治疗?”洛臻只好向他求救。
“这样吧,我先帮你开一些药,你回去按照次数服下,然后过两天再来检查一下。”司徒务一边说一边在医笺上龙飞凤舞地写了几行字。
洛臻从他手中接过那张医笺,看了两眼,“一个字也看不懂。”
“你不用看懂,护士知道就好了。”司徒务笑眯眯地开口。
“也是。”洛臻起身,对他微笑,“多谢了。”
“不客气,你应该庆幸我今天休假,否则你肯定要排队,现在这个季节,是这种病高发的时间。”司徒务也笑了。
洛臻想了一下,笑了,对他开口道 :“再见。”
“再见。”司徒务对她点了点头,看着她走出了医务室。
在他明明休息却无意中得知自己的前女友要结婚而百无聊赖到处跑的时间内上班,说起来,他的情操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尚啊。

一月底的天气暖和如斯果然有问题,这不,继这个星期突如其来的大雨之后,一场让人惊叹的暴风雪袭击了这个城市。
洛臻的病因为这样的大雪而越发有加重的趋势,上次那个叫司徒务的男人给她开的药早已经吃完,但是因为年底公司比较忙的关系,她居然一时间把他要她再去医院检查的叮嘱给忘得一干二净。
同事走过来在她的电脑桌前敲了敲,“洛臻,刚才我要的那份报告呢?”
“十秒钟前刚发到你的邮箱里。”洛臻伸出五指拢在额头,虚弱得仿佛随时都会奄奄一息。
同事点了点头,随即皱眉,“你的嗓子怎么还不好?”
“我怎么知道?”洛臻有气无力。
“医生怎么说?”同事皱眉开口,“你不是正好碰上一个庸医吧?”
“应该不会吧,他说……”洛臻的话说到这儿,突然停了下来。
同事口中的那个“庸医”似乎有说过让她去做复检?
“还是再去看看吧。”上司老白走了过来,“别说公司虐待员工,我准你假,现在就走。”
“这么好?”洛臻苦笑。
众人都是一副嫌弃的表情,“那是因为我们被你虐待得太久了。”
洛臻只好接受了众人的好意,出发去了市立医院,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堵车路径以及将近二十分钟的排队等待,她终于站在了司徒务的面前。
“是你?”很明显的,司徒务一眼就认出了她是谁。
“是我。”洛臻点头。
“不是让你过两天就来检查,你怎么拖了两个星期?”司徒务很是恼火。
事实上,他这把火已经憋了两个星期了,如果不是因为他不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他早就杀过去兴师问罪了。
最让医生生气的就是那种根本不拿自己的健康当回事的病人了,那样的话,还来医院做什么?
“我忙。”洛臻回答得简明扼要。
“你忙?”司徒医生索性站起身来,“你是国家主席还是总统大人,忙到居然连上医院复诊的时间都没有?”
“很遗憾,我只是个小会计,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的那种。”洛臻看着他,“你干吗那么大的火气?”
“那是因为我有医德!”司徒务横她一眼,这才给她做检查。
只是不检查还好,一检查司徒务忍不住就想训人。
“我真是服了你了,扁桃体都发炎到这种状况,你不知道什么叫做疼吗?”司徒务也说不上来自己干吗生气,反正他就是很不爽。
“疼的时候我都是吃凉水果,我以为是因为补水不够才引起的肿胀疼痛。”洛臻叹了口气。
“你现在给我闭嘴,别再折磨我的耳朵了。”司徒务皱眉,“我给你开药,你明天再来复诊,严重的话,可能要动手术。”
“不至于吧?”洛臻怀疑地看他。
“很至于!”司徒务狠狠瞪了她一眼。
洛臻只好点头,“我明天会来检查。”
“你记得就好。”司徒务顿了一下,突然开口:“把你电话留给我。”
“这个……没什么必要吧。”洛臻狐疑地开口。
“有必要。”司徒务以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霸道断然开口。
“那好吧。”洛臻只好给他留了一个电话号码。
司徒务眯起了眼睛。
说真的,自己干吗要这么鸡婆?

一天之约。
一直等到了下午五点,司徒务很恼火地发现洛臻又没有来。
她根本就是把医嘱当成了耳旁风是不是?
火大地抄起电话拨过去,结果电话那头传来清晰的女声:“你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SHIT!
司徒务超级不爽地瞪着电话,发现自己再次失去了可以同她联系上的途径。
她居然留了个是空号的电话号码给他?!
怪不得她那么爽快,原来根本就是在耍他?
越想越是火大!
不管了,就让她自作自受去吧!
电话铃却突然响了起来,司徒务下意识地接了起来:“哪位?”
“是我。”电话那头是个低柔的女声。
“苏蕊?”他很惊讶。
早已经和他断了联系的前女友打电话给他?
“我……是想和你说一声,我要结婚了。”苏蕊顿了一下,但是还是开了口。
司徒务半晌没说话,片刻后才勉强开口:“恭喜你。”
原来……她果然要结婚了……
“谢谢。”苏蕊轻声开口,“你会来参加我的婚礼吗?”
“如果有时间的话……”司徒务说不下去了,只好深呼吸一口。
苏蕊清晰地听到他抽气的声音,但是既然她已经做了选择,就只好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司徒,以后再恋爱的时候,记得不要再像以前那样……”
司徒务无声地苦笑起来。
事实上,他一直不觉得自己有错。
喜欢一个人,不就是要把所有的关心都交诸给她吗?
但是苏蕊却说她觉得窒息……
别人如何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他喜欢一个人的话,一定会像医生对待自己的病人一样,既有责任也有义务。
如果这样真的会让人窒息的话,那么……他再也不要这样了还不行吗?

虽然是大雪,但仍然为了公司的账务跑到分公司呆了四天三夜,此刻回来,洛臻有种再世为人的错觉。
雪居然一直都没有停过,这样大的雪,早已经被无数人惊叹。
据说是百年难得的大雪……
街上雪花纷纷扬扬,洛臻从公司出来直接跑到常去的那家店,叫了一份火锅。
这样的天气,吃些热热的东西最好。
只是热食入口的瞬间,受到刺激的咽喉却顿时抽缩,痛得她几乎当场掉泪。
突然想起来,她似乎忘记了一些什么……
无法再享受面前的食物,只好打包带回去出店门的瞬间,寒意袭人,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城市……街道上仿佛突然空了许多,整个世界苍茫无边。
仿佛……只有她一个人。
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人。
没有父母,没有很知心的朋友,也没有男朋友。
但是她还是很努力地活着,努力的给自己营造着温暖。
所以,她热爱自己的工作,不早退不迟到不无故缺席,只要是公司的任务,她一准顺利完成,即便带病也要坚持……
对了!
她终于想起来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了……

市立医院医务室。
司徒务板着脸看着面前无故消失此刻却又突然出现的病人。
还是那样的微笑,声音也同样难听到了极点。
“你终于想到要过来了?”他很是面色不善。
“前两天我出差。”洛臻小心地看了他一眼。
“这样的天气出差?”司徒务压根不相信她的鬼话,“那电话是空号又是怎么回事?”
“公司整修,那个号码给取消了。”洛臻也没有想到这么巧。
“反正你就是有理由对吧!”司徒务冷冷开口,“张嘴!”
洛臻顺从地点头张嘴。
这个男人似乎很愤怒,最好还是不要惹他——虽然她根本不认为自己有得罪过他。
司徒务检查结束,冷笑连连。
“我的咽喉……”洛臻再次小心地开口。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司徒务冷笑,“很遗憾地通知你,请去做手术吧!”
洛臻顿时傻了眼。

于是只好挨了那一刀。
洛臻清晰地记得,挨刀的那一天,那个叫司徒务的男人清晰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自作自受!”
他摆明就是在幸灾乐祸!
看着他那副表情,洛臻其实是很想讽刺他两句的,但是动过手术后,那人可是很清晰地通知她:“半个月内尽量少说话,否则……”
阴险的表情代替了下面未说出的内容,洛臻还能说些什么呢?
不仅如此,那人还得寸进尺,要了她的电话和家庭住址,说是随时可以联系上她让她就医。
当然,还不仅如此,他还经常联系她就为了让她按时吃药,或者是告诉她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会伤害嗓子。
这个医生也未免太热心了一点……
从电脑桌前抬头,朝厨房看去,微微的药香传来,中间夹杂着男人唱歌的声音。
司徒务。
她起身走过去,站在厨房门口,就见他正兴致勃勃地研究着所谓的调理她嗓子的“药膳”。
“工作做完了?”司徒务回头看见她随口问了一声。
洛臻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因为司徒务警告过她要她尽量避免开口说话。
伸手指了一下他正在折腾的东西,洛臻的眼内满是怀疑。
“这个对你的嗓子好,你怀疑什么?”司徒务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专业受到质疑。
洛臻终于无法再继续保持缄默,“你这么做,似乎超出了一个医生的职业范围了。”
“你说什么?”她的声音太小,司徒务根本没有听清楚。
“没事。”她转身,继续回去做账。
“马上就好了,你再等一下吧。”司徒务在身后大声叫了起来。
在电脑桌前坐了下来,洛臻看着桌子上一只眯着眼睛的瓷狐狸出神。
奇怪,这男人很闲吗?怎么最近老往她这里跑?
如果说这是专业或者是职业道德的话,也未免太过分了一点。
因为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关心,所以此刻她满心疑惑和不解。
司徒务却又在厨房里叫了起来:“好了,准备开动!”
洛臻回头看过去,就见他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他刚才所熬的什么东西走了过来,热气袅袅袭上他的脸,有些模糊,又有些虚幻。
她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不切实际起来。
“怎么了?”司徒务把手里的东西交到她的手上,疑惑地看着她微微动容的表情。
“没什么。”洛臻顿了一下,勉强笑了一笑,“只是……从来没有陌生人对我这么好过。”
司徒务的心软软地痛了一下,从他走进她的房间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有了这种微痛的错觉。
她的房间里东西很少,一张床,床边就是电脑桌,上面放着一台电脑,对面是一个大书柜,里面的书放得满满的,整个房间只有一张椅子,其他的,就没有了。
没有空调,也没有取暖器,这样的天气,房间里居然没有半丝热气。
明明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却冷清得仿佛根本没有人存在。
“你家人不在?”他曾经问过。
她却只是微笑,“我一个人生活。”
他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当时就想,难怪她这么不知道照顾自己……
她脸上的表情,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生活的淡然和从容,但是他的心,当时便是这么柔软地痛了一下。
洛臻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司徒务给她的东西,见他许久不说话,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一下,“我随便说说,你别介意。”
司徒务依旧没有说话。
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介意了。

下午临下班的时候,突然又接到了司徒务的短信。
因为他的体贴,所以他一直在和她短信联系,没有直接打电话给她。
“等你干吗?”她疑惑地发短信问他。
“你只要在你们办公大楼门口等我就好了。”她几乎都能想象得到他发短信时鬼鬼祟祟的模样。
虽然心存疑惑,但是她还是在下班后站在办公大楼门口等他。
没等片刻,司徒务就抱着一个蛮大的盒子朝她跑了过来。
“这是什么?”她忍不住问他。
司徒务却瞪她,“闭嘴,不是要你不要随便说话?”
洛臻无奈地闭嘴,但是疑惑的眼神却依然留在司徒务身上。
“到你家去就知道了。”司徒务却兴致勃勃。
到家后答案很快揭晓,司徒务手中抱着的是一台取暖器。
“你干吗买这个?给我的?”洛臻很是茫然。
“谁让你家冷冰冰的仿佛没有人气似的?”司徒务一边指导她怎么用,一边横眉瞪她。
洛臻却突然不说话了,过了片刻突然伸手在他肩上一按,“我们谈谈。”
“谈什么?”司徒务看着她一脸严肃的表情,脸上的表情突然有点僵。
“你这样,似乎不仅仅是以一个医生的身份来关怀自己的病人了。”洛臻看着那台取暖器淡淡开口。
“我……”司徒务有些语塞。
“为什么?”洛臻抬头看他。
司徒务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你这样生活……似乎很不正常。”
“哪里不正常?”洛臻抬头一笑,“我这样不是很正常才对吗?”
“不正常。”司徒务有些激动,“我觉得你活得很与世隔绝,不仅没有其他人来在意你,甚至连你自己都不在意自己。”
“我哪有?”洛臻下意识反驳。
“你的嗓子就是一个明证。”司徒务立即指名,“明明很早就可以治疗,但是你却一直拖到必须要动手术的地步。”
“好吧,我承认。但是,和你没关系不是吗?”洛臻微笑,抬眸看他,说出来的话却丝毫不客气。
司徒务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又难堪又失落。
是的,明明和他没关系是吗?
但是……他以为自己已经是她的朋友了,她为什么还这么冷淡疏离?
他只是想关心她而已……
一念及此,司徒务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更加捉摸不定了。
为什么他想要这么关心她?
为什么?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 - - 2009-10-10 11:47:36 - 糖果猫
-----------------------------------------------------
请问还有下文的吗,什么时候出啊,我都等了很久了,哪里有啊,谁可以告诉我啊
- - 2009-5-6 10:45:03 - 柠檬
-----------------------------------------------------
这就完了!
继续 - 2008-11-30 18:09:48 - 豆子
-----------------------------------------------------
还有下文吗
结束了? - 2008-10-28 16:47:15 - 我
-----------------------------------------------------
这就结束了吗?
因为有你在 - 2008-10-12 21:56:00 - 小盏
-----------------------------------------------------
寒冷的冬天因为有你在所以变得温暖,这便是暖冬的所在,呵呵,爱情还真是温暖人心的东西!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 2008-10-11 16:15:46 - dddddddddddd
-----------------------------------------------------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果然很暖 - 2008-9-20 0:47:41 - 叶翩然
-----------------------------------------------------
很温暖的文!~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67, 共 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