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3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雏菊日记/桑果
 2008-9-19 10:32:3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78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KTV房内的告白
邹静提着重重的十罐啤酒,一双眼不时打量着前面那个瘦高的身影,眸中满是算计。
如果我在这个时候装作扭到脚了,他应该会回头吧 ;或者,把手中的便利袋扯个洞,他也不得不回头来帮我捡啤酒吧;又或者……
“哦。”一声惨叫,额头已重重撞上了KTV过道上漂亮的雕花柱。
一直费尽心思想引起注意的人总算回过了头,黑亮的眸扫向那个揉着额头跳脚的家伙。
“没事吧?”他问的时候,已自她手中接过那十罐啤酒。
邹静仰头,明晃晃地咧嘴一笑,“没什么。”
话说完了,眼神却仍死死瞅着他的瞳,笑意也更加深浓。
他皱了皱眉,想避开她逼近的视线,却不想她索性一个探身,整个人逼近了他。
“喂,你不会是撞坏脑袋了吧。”他有些窘迫地想向后退。谁想那原本在拼命揉额的白皙手指突然伸手,抓住了他T恤的领口,将他的唇,直直拉到自己面前,与她那粉嫩的唇仅一指之隔。
“邹静,别闹……”
他意识到危险的降临,但还没来得走逃离,就已经被踮脚倾身的人吻住了唇。
吻罢,邹静冲着满脸错愕的人嘻嘻一笑,很有痞女的风范。
“你这是干什么?我有喜欢的人了。”他气急败坏。
“不过借个吻罢了,苏晓晓不会介意的。”想到刚才那个吻,她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总算,在高中毕业的同时,她将某个人的唇变成了自己的吻。虽然这个某人不是刻在自己心上的那个人。
“你太无聊了。要借吻找忽大班长借去。”他仍忿忿然。
那个姓被提起的同时,邹静的心咯噔一下,沉到了地底。忽楠,那个名字同自己的初吻一样,是决心要留在高中,而不带进大学的。
“陆景,你很小气。总结完毕。”她冲他吐了吐舌,迈着大步,豪迈推开了正等着啤酒的同学们所在的那间包房。
“啊呀,你们俩买啤酒买到大西洋对岸去了吗?”在众人的哄抢声中,二十罐啤酒顷刻被瓜分。
苏晓晓笑吟吟地握着啤酒紧挨着陆景坐下,顺手拉下立着身狂灌啤酒的邹静,“喂,你喝这么多,是不是壮胆要向忽班长示爱呀?”
苏晓晓的声音不大,但还是引来了全班同学的注目礼。
邹静暗恋忽楠的事早已不是秘密。她这样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心思从来放在嘴上不放在脸上,喜欢谁当然是一眼便能看透的。可偏偏忽楠那样聪明又敏锐的人就是不知道。
“嗯。有些事,是该说清楚。”邹静笑着又灌了自己一口酒,发现苏晓晓身旁那双黑瞳在注视自己,可眼神移向他时,却又故作不在意地闪开了。
恰在这时,去洗手间的忽楠推门而入。
未等他带上门,班中已爆发出如雷的掌声和起哄声,声音之大,竟然盖过了屏幕中在大唱《姐姐妹妹站起来》的陶晶莹。
“邹静,加油!邹静,加油!”不知是谁起的头,加油声渐渐洪亮起来。仿佛万事俱备,只等着邹静那临门一脚。
“忽楠,我有话要对你说!”邹静拍案而起,望着忽楠那微沉的面容绽出大大的笑来。
她从初中起就暗恋他了。整整七年,他的每个细微表情,她都了如指掌。现在的他,是在克制心中的不悦吗?
“呵。”邹静忽然重重将喝空的铝罐扔在地上,“忽楠你听好了!我邹静决定不再喜欢你了!”
什么?所有人都错愕到无以复加。这其中自然也包括那面容始终紧绷的忽楠。
“喜欢你整整七年!害得我早自修不能迟到!”
有同学在旁边小声解释:“忽班长是管考勤的。”
“每天背讨厌的文言文!”
又有好心人解释:“忽班长这次考的是F大的中文系。”
“错过了逃课、记过,还有早恋这一系列的精彩!因为喜欢你,害得我七年的美好青春变得这样苍白又无趣!所以,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再也不喜欢你了!”邹静长长吁了口气,边背上自己的单肩包边对着目瞪口呆的同学们道:“各位,以后的同学聚会,如果有忽楠,就不必通知我出席了。因为我在忘记他!”
说罢,便扬长而去。只留下一群暂时性失语的同学和脸色铁青被暗恋自己之人抛弃的忽班长。

陆景的玫瑰
蓝天。
白云。
教学大楼。
还有……大捧的玫瑰?
四肢大张躺在草坪上的人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这才确定,眼前这隔挡了蓝天白云的家伙正是自己的初吻对象。
“苏晓晓也考进F大了吧?”邹静望着那鲜红的玫瑰呵呵笑着。陆景这家还真是挺会玩浪漫情调的。
黑瞳看了眼自己手中的花,视线直直落在邹静身上,“这是给你的。”
“什么?”若非嚼着口香糖,邹静真怀疑自己会因为太过诧异而咬到舌头。
“做我的女朋友吧。”陆景不急不缓地开口道。
他竟然以那样真切而坚定的目光望着自己?!劈腿能劈得这么镇定的,恐怕陆景敢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陆景,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好吧。不是他失忆就是自己幻听了。总之,陆景向自己求爱,这根本就是不该在现实世界发生的事情。
“你是邹静。”
“那就是啦。你没事送我玫瑰干什么?该送苏晓晓才是呀。”
“花拿着。”陆景没好气地将玫瑰塞入邹静怀中,自衣袋内掏出手机来,“要不要我拨苏晓晓的电话,让她证明一下我们之间的清白?”
邹静看了看怀中的花,又看了看拿着手机一脸“还我清白”的陆景,“你们不是一对?可苏晓晓明明就暗恋着你呀。”
“暗恋就是一对了?那你和忽楠……”声音戛然而止。
“说什么呢?我都忘记那个人是谁了。”邹静自草坪上立起身来,重重拍去裤腿上沾着的草屑。
“陆景,想追我,光一束玫瑰可不够哦。”向着那个仍一动不动坐在草坪上的家伙大幅度地挥了挥手中的玫瑰,“同志仍需努力。”
陆景静静注视着那抹轻快离开的背影,唇角不由微微上扬起来。
仰身在她曾躺过的地方躺下,满目的蓝天白云悠悠映入黑瞳深处。
邹静,我会耐心等待的。过去的七年如果还不够长,那就再等七年。

雏菊日记
“陆景,你从D大跷课来F大,就是为了蹭我一顿饭?”邹静看着对面埋头吃饭的人,还真是羡慕他的胃口。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吃面包吃得太急太快,现在竟然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月结吧。我没法办F大食堂的饭卡。”陆景轻描淡写说罢,又继续他的午餐。
“D大的食堂有这么糟吗?”邹静开始同情那些不幸落入D大魔爪的同学们。
陆景放下筷子,黑瞳中有温暖的笑意,“是想天天都来陪着你吃饭。”
“哦。是这样。”邹静低头捣着饭盒中的饭,一个没忍住,还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天天为你跷课让你开心成这样?”
邹静深吸了一口气,可在抬头望向陆景时再次笑崩,他的唇边沾了粒饭,位置那样恰到好处,活脱脱是男版媒婆。
见陆景一脸茫然,她朝着他勾了勾食指,“过来。”
依言靠近。
“再过来点。”继续勾指。
“邹静,你不会……”黑瞳中有暧昧的笑。
“什么呢。”邹静脸一红,飞快替他取下了那粒“痣”,“你脸上沾了饭粒。”
“哦。”黑瞳望着桌上那粒饭,眼中笑意不减。
两个人,都同时忆起了,夏初时,KTV走廊上那意外的一个吻。
邹静转头想装作看窗外风景,却不经意看到了远远的那双冷瞳。
“陪我去买点东西吧。”邹静霍地站起身来。
“好。”陆景没多问,一把牵起了她的手。
邹静僵着身子同陆景离开了食堂。可能是对那个人太了解,直到走得很远很远,仍能感觉到背后那冰冷的注视。
“还没忘记他吗?”陆景忽然停下步子,深黑的瞳中有隐不去的探问。
邹静呵呵一笑,“同志仍在努力。”
“呵。”陆景赔笑着,握着邹静的手紧了紧,“你要买什么?”
“文稿纸。”
“买那个做什么?”
“不告诉你。”

文具店橱窗内,那漂亮的压花笔记本深深吸引了邹静的视线。
“Daisy’s Dairy?戴茜日记吗?”一旁陆景凑过头来笑道。
“有没有文化。是雏菊,雏菊日记。”邹静拉着陆景径直进了店。
“老板娘,老样子。一刀文稿纸。”邹静熟门熟路。
“不要那个日记本?”陆景提醒邹静。
“高丽棒子的东西。不感兴趣。”邹静爽快付了钱,拿起文稿纸便走人。
离店时,忍着没去看那本日记本。天杀的高丽棒子。一本日记本,就是长得漂亮了点、纸张特别了点,竟然开价188。这和打劫有什么区别?
“啊呀,我忘记了。今天还有预备党员活动。”陆景松开握着邹静的手,忽然拍起脑袋。
“预备党员?”邹静打量了一眼陆景,挥着手道:“快去吧。难得你这么有思想觉悟。千万千万要继承革命前辈的光荣传统。”
陆景走后,邹静望着手中空白的文稿纸,忽然觉得有些落寞。她有些想念橱窗里那本孤零零的日记本;好像还有点想念陆景那掌心传出的温暖。
当邹静打开寝室的门时,差点没尖叫。
天呐!男人!女生寝室中出现了一个男生!而且,那个男生正是应该在D大参加预备党员活动的陆景。
陆景没等邹静开口问,已经扬起了手中厚厚的日记本,本子上带着童趣的Daisy’s Dairy几个字歪歪斜斜,可爱到了极点。
“你说我没文化也好,说我捧高丽棒子的臭脚也罢,反正日记本我也买了。上面全是花花草草,我这个大男生也没法用。”陆景说罢,便用闪亮的黑瞳望着邹静。
邹静也望着他,眼睛眨了又眨。
陆景正迟疑她是不是生气自己擅自买了高丽棒子的东西,她却突然朝着陆景伸出手来,“给我。”
陆景长长吁了口气,将日记本递给邹静。
她却摇头,“不是。”朝着陆景努努了嘴,“手。”
当陆景将那宽厚的掌覆上那摊开的手时,邹静的唇边露出一个大大的满足的笑来,如雏菊般明媚而晃眼。
真幸福。日记本、陆景,竟然都奇迹般又回到了自己身边。如果一直有他们的陪伴,该多好。

雏静的秘密
讲台上,教授的粉笔刷刷刷;偷偷将身子矮下半截的邹静,啃着馒头巴叽巴叽。
忽然,一架纸飞机落到了邹静面前的课本上,不偏不倚。
邹静寻找着发射基地的眸在触到那双冷冷的瞳后,自动回车。
忽楠给自己传小纸条?虽然彼此都是太过优秀的人才,所以很不幸地被F大最难考的文科系同时录取,但是,开学至今却是零交集。
拆开飞机,忽楠那有着专业功底的硬笔字占据了眼帘,“有件事,必须向你证实一下。下课后,我在杏林等你。PS:怎么又没吃早饭?”
忽楠竟然用了“证实”?!什么事情严重到要用这么严重的一个词?
“你是戴茜吧?”忽楠一见到邹静,便开门见山。
“你……你怎么知道?”
冷淡的瞳将邹静脸上的惊诧与意外尽收眼底,唇边扬起自得的弧度来,“邹静,你让我觉得被你暗恋实在是件太过……太过有趣的事情。”
“你少得意了。那些不过是小说创作罢了。”用戴茜这个笔名写杂志小说一直都是邹静不为人知的秘密。
“谢谢你为每个有着我影子的人物都安排了一位有着你影子的爱人。”忽楠不紧不慢道。
“那又怎么样。小说创作本来就要那种非常态的、非典型的人物。而你恰巧又是我接触的最怪胎的人。”邹静顿了顿,又补充道:“连我这个怪胎都自叹不如的怪人。”
“你在暗示,我和你是天生一对吗?”忽楠扬了扬浓黑的眉,向来冷淡的瞳中竟然有着隐隐的笑意。
“不好意思。”忽然插入的声音打断了邹静和忽楠的对话。
“陆景?”邹静眼中的惊讶很快转为欣然,主动握上陆景的手,朝着忽楠举起紧扣的十指来,“请看清楚。我和陆景,才是一对。不是暗示,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你。”
冷淡的瞳饶有兴趣地在那紧握的双手上停留了片刻,继而对陆景露出一个古怪的笑来,“抢先一步的感觉很好吧。”
邹静只觉得那只握着自己的手忽然冰凉得仿佛冬雪一般,而那与自己纠缠的五指,却如同害怕失去般扣得更紧更深。
忽楠刚才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抢先一步?陆景抢了什么?

当作家的幸福 
陆景一本接一本翻着有署名“戴茜”的杂志,脸色越来越难看。
邹静在一旁小声嘟囔着:“不过就是编出来的故事而已……”
“那为什么编的都是他?这本是,这本是,这本还是。”每一篇的男主角都是那样自负又冷淡,摆明就是写那个家伙,“真奇怪你怎么能YY这家伙这么多遍也不腻烦。”
“陆景,你在吃醋吗?”邹静眨着眼问,唇边已盛满幸福的笑。
他撇开头,闷闷道:“什么嘛。至少也写我一次。”
“我又不傻。才不要写你呢。”邹静说时已嘻嘻哈哈去握陆景的手,却被陆景不悦地挥开。
“什么意思呀你。我就糟糕成这样吗?”黑瞳因她话中的意思而蒙了那样深的黯色。
“当然不是。只是,陆景的好怎么可以公诸于世呢。让别人都知道了,万一都和我抢,我岂不是自找麻烦吗?”
黯然的黑瞳望向邹静时闪满了惊喜,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哄人的水平很高竿?”
邹静笑而不语。她当然知道自己的高竿。不管三流末流,自己好歹也是个摇笔杆子的。
“唉。当作家还真是件幸福的事。”再次捧起杂志来翻的人忽然叹气。
“幸福?”每次为了抓灵感昏天黑地、没吃没睡,不知道多想死。
“是啊。看谁不顺眼,就把他安到书中YY。对他百般施暴,他还要笑眯眯夸你施得好。”陆景说时,眼中竟然泛着羡慕的光亮。
咚。
可怜的邹静彻底被陆景的惊世言论打败。

小气男的赌约
邹静气喘吁吁地望着排放着尾气扬长而去的公车,真是欲哭无泪。只差一步就能赶上的。现在,只好傻等了。
“邹静?”身后有甜甜的声音轻唤自己。
邹静转身,开心得几乎没蹦起来,“蔡蓓?好久没见你了。”
蔡蓓开心地点头,“从那次高中聚会后,就没见过。”
“你最近好不好?好想你们。”如果不是因为那次的豪迈宣言,也不会被高中同学列为“聚会黑名单”。
蔡蓓点头,望向邹静的眼中却探出一抹古怪的担忧来,“邹静,你还好吧?”
“我?好啊。很好。”有日记本和陆景的陪伴,现在的她很幸福。
“邹静,你现在是和陆景,还是和忽楠在一起?”蔡蓓小心翼翼地问着。
“为什么这么问?”虽然自己和忽楠仍是同学,和陆景在交往,可蔡蓓的问法,好奇怪。
“邹静……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蔡蓓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我想这件事还是让你知道比较好。”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邹静心湖掠过大片阴影。事情会和陆景有关吗?
“邹静,那次高中毕业的同学聚会,你扔下两颗广岛原子弹后就没……”
“广岛原子弹?两颗?”自己公开表示不再暗恋忽楠这一件事,能达到两颗原子弹的效果吗?
“一件是你当众羞辱了忽楠。还有一件,是你在走廊上和陆景接吻。”
自己和陆景接吻的事?怎么可能被别人知道?
“是去洗手间的忽楠正巧看到的。”
“哦。”没想到自己的初吻竟然有着这么一位与众不同的观众。
“苏晓晓听到后,当场就甩了陆景一个巴掌。后来听说晓晓因为这个出国去了澳洲。”蔡蓓担心地看了眼邹静,知道接下来的内容可能会非常打击她,“你也知道,忽楠是多要面子的人,被你当众抛弃,他恨你恨到入骨。而陆景也因为你和苏晓晓掰了……所以,他们在第二次同学聚会时,当众打了个赌。就是谁先伤害了你,讨回了这笔债,对方……邹静,邹静,你没事吧。”
“没事。早饭没吃而已。”步履不稳的人挣开蔡蓓的好心搀扶,强硬地挤出笑来。
抢先一步的感觉很好吧。
难怪忽楠会这样问陆景。原来是他得到了抢先一步伤害自己的筹码!怎么可以这样!这两个小气的男人简直太过分了!
自己洞悉了他们的赌局,原该高兴的。可是,只要一想到陆景那深情的注视、那温暖的牵手,都只是为了报复自己拆散他和苏晓晓的前奏,她便止不住眼泪的涌出。
“你这是干什么?我有喜欢的人了。”
回忆起他当初的气急败坏,心中的缺口不断溢出酸痛来。
在自己已经爱上他的今天,他怎么可以真正爱的、真正在乎的,只是苏晓晓?

没有署名的情书
忽楠静静望着一脸兴师问罪的邹静,唇角勾出一个嘲讽的笑来,“没错。蔡蓓一点也没有夸张。”
“你们……好卑鄙。”邹静无力支撑着墙角,脸色已是惨白。她以为忽楠会掩饰、会解释、会辩解,没想到他却这样爽快地认了罪。
面对“卑鄙”两字,忽楠仍是清清冷冷的语调:“邹静,是你打破了‘从来只有我忽楠不要一样东西’的规矩。犯了规总要接受惩罚的。”
“呵。你太天真了吧。这样小儿科的游戏,怎么可能伤害得了我。”邹静勉强撑出满不在乎的表情。
冷瞳扫了眼她的苍白,视线直直移向她身后,“陆景,你来得正好。你觉得我们的小儿科游戏伤到她了吗?”
邹静闻言,疾速回头,双眼正对上陆景那双深黑的瞳。这瞳,竟然还在表演着痛苦、担忧和不舍。演技真是好得让她ORZ。
“陆景,算你狠。”好吧。她投降了。承认自己被伤到了。
陆景自那离开脚步如此凌乱的人身上收回视线,“忽楠,为什么要提前告诉她?不是说好一起宣布的吗?”
“因为我迫不及待想看到她知道被你欺骗后会是什么样子。”忽楠淡淡道。
“我没骗她。”陆景抬眸望向忽楠,“我只是想给她爱着的你,一个爱上她的机会。”
忽楠耸了耸肩,继而道 :“你不去追吗?没听说F大每年有女生投湖殉情吗?”
望着陆景匆匆离开的身影,始终冰冷的瞳中一抹哀痛破冰而出。当她举起与陆景相扣的十指,笑得那样幸福而满足时,他便知道,自己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你离我远点!”邹静胡乱擦去脸上、眼角、唇边的泪。才不要让这个可恶的骗子看到自己为他伤心流泪。
“邹静,我真的没有想伤害你的意思。”从头到尾,他想设计的人只是忽楠,可却没想到那个暗地里的赌约会被提前曝光。
“陆景,把这些解释留着打包寄去澳洲吧。我没兴趣听。”他该求得苏晓晓的原谅才对,何必再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
“邹静,如果我喜欢的是她,那我又为什么要将这辈子的第一封情书寄给你?”陆景急切道。
“我才不要听。什么情书,还不是阴谋!”
“你觉得我有必要在七年前就策划这场阴谋吗?”他因她这样过激而抗拒的反应而紧握双拳。
“七年前?”
“你应该有收到一封错字连篇,还因为太过紧张而忘了署名的情书吧。”
电光火石间,邹静回忆起了人生中收到的第一封情书。虽然用词那样幼稚可笑、还忘了署名,可是,带给她的温暖她却一直铭记。
“在你视线停留在忽楠身上的同时,我也一直以同样的视线远远关注着你,整整七年了。”他喜欢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孩子,那么久那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喜欢。若非那个吻冲垮了他的理智,他或许会选择那样默默地喜欢她一辈子。
“陆景,你真的没有骗我?”她动摇了。她相信了。谁让他提出了这么有力的证据又说出这样深情的话语。
“如果我骗你的话,你可以在书中将我碎尸万段,再让我磕头致谢。”陆景说时已拉近了彼此因误会而生出的距离。
“我才不要。你只能是一本书的主角……”
邹静话未完,已经被深爱的男主角堵上了唇。
她想说的是,那本由陆景领衔的书,书名叫做《Daisy’s Dairy》。书内记录着她心事的每一页都将只为他陆景而存在。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3-18 17:41:30 - cialis
-----------------------------------------------------
Hello!
http://aieopxy.com/osoxvtv/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2-23 0:17:02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不错 - 2009-1-24 23:33:34 - 福祾儿
-----------------------------------------------------
嗯,很有意思!构思简单明了,是一篇好作品
不;赖 - 2008-10-21 17:32:26 - 啊星
-----------------------------------------------------
不;赖
不错 - 2008-10-21 12:36:56 - ...
-----------------------------------------------------
短短的故事,淡淡的情绪。
女主角不错哦,放得开也懂得珍惜的。
故事虽然很简单,但是还是挺亲切的~~
但是短篇,每个人的情感描写的不是很细腻具体啊。但是对于短篇来说已经很好了~~
美丽的雏菊 - 2008-10-18 14:37:41 - 奇玉邑邑
-----------------------------------------------------
邹静一个非常阿力莎,敢爱敢恨的女孩,一个令人意外的小活宝!
美丽的雏菊 - 2008-10-18 14:36:49 - 奇玉邑邑
-----------------------------------------------------
邹静一个非常阿力莎,敢爱敢恨的女孩,一个令人意外的小活宝!
不错 - 2008-10-12 14:41:09 - Mideast
-----------------------------------------------------
这个故事很不错 喜欢 挺心酸的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19, 共 2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