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3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下)/桐华
 2008-9-19 10:32:5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622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夜晚葛芬在灯下写道——
花满楼:
我今天认识了一个人,他也是一个很懂得生活乐趣的人,我在想如果我当年的手术没有成功的话,我只要能做到他的一半,我想你应该就不会对我失望了。他的声音似乎和你的一样温润好听,我真后悔当年为什么没有记住你的声音。你是否还会偶尔想起我?也许你不会记得了,我当时表现得那么差,脾气又那么坏,而像你这样的男子肯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倾慕。我但凡有时间都会回东湖,我一直在祈求老天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看看你。可是已经五年了,我怀疑你可还会出现,但我想你肯定也是喜欢东湖风景的,只要你还在这个城市,你总会再去看看东湖的,我迟早会等到你……

葛芬自恢复视觉后就开始写日记,因为曾经失明,觉得每天看到的都是值得珍藏和记忆。
大二时,同寝室的女孩子朗读《凤舞九天》,“……只要你肯去领略,就会发现人生本是多么可爱,每个季节里都有很多足以让你忘记所有烦恼的赏心乐趣……你能不能活得愉快,问题并不在于你是不是个瞎子,而在于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你自己的生命,是不是真的想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她立即觉得那个男子就是现实中的花满楼,古龙书中只要和花满楼有关的段落她都倒背如流。从此,刻在心上的一道声音有了名字。她爱上了一道声音,一个从未见过,但是却给予她良多的人,荒唐吗?五年来,葛芬只觉幸福与酸楚同在。

花荻虽然看不见,每到夜晚却仍旧喜欢打开灯,他总觉得夜晚的光亮对黑夜中经过的旅人而言有别样的含义,一座黑漆漆的屋子和一座灯光温暖的屋子讲述的故事不一样。今夜屋子却罕见地黑着,黑暗中,重复播放着葛芬应征工作时的歌曲。一首童谣,旋律简单,可却颇有《诗经》的韵味,感情淳朴真挚,作曲的人显然在用心感受世界和生活。花荻沉默地坐着,手中的咖啡由热变冷,心中滑过一句话:“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夏日的暴雨来得突然猛烈,葛芬紧着跑,可短短一段路也让她腰以下的裙子湿透。夏天的衣料本就轻薄,此时紧紧贴在身上,让一向喜雨的葛芬有些恼恨起这场雨来。
院门安装着电子密码锁,葛芬核对完密码后,赶紧推门进去。正对院子的一面墙几乎全是大玻璃窗,花荻正立在窗前,身后是那架三角钢琴。
葛芬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裙子,抿着嘴笑起来,继而又有些发愁。她看了眼光洁的木地板,再看看身上滴着的水,站在屋子门口,实在难以举步。
花荻侧身看向门口,笑问道:“怎么不进来?”又立即“哦”了一声,“你等等。”
花荻转身拿了一条大大的浴巾递给葛芬,“先擦一下。如果还觉得不舒服,可以去冲一个热水澡,有崭新干净的毛巾浴袍给你用,浴室内有烘干机,冲澡前把衣服放进去,洗完后估计也快干了。”
葛芬一面用毛巾吸着身上的水一面道:“不用了。我小时候最喜欢淋雨,下雨时经常会故意跑到雨中。”
“我也是。我小时候最喜欢下雨,因为它比太阳、比春风更容易感觉。或者温柔,或者粗暴地打在人身上,给人最直接的触觉。今年一直没有下过雨,我一直在等它,刚刚差点想冲到雨中,想到你要来……”
葛芬忽然扔了毛巾,拉着花荻的手走进院中。满天的雨冲打而下,顷刻间两人都已湿透。
葛芬的裙子紧裹在身上,曲线毕露,不过此时只有花荻,葛芬无所顾忌地伸展着双手,模仿着种子初发芽的样子,欢快地在雨中转了几个圈,“小时候,爸爸给花浇水,我问为什么,爸爸说为了让花快快长大。第二日下雨时我就跑到雨中假扮花的样子,想着过几日就可以快快长大,可以穿上妈妈的细长高跟鞋可以光明正大地把嘴唇涂得艳红。惹得众人从此后都不肯叫我名字,都叫我傻囡。”
雨大风急,声音刚出口就被吹散在风里,葛芬扯着嗓子直吼,花荻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大声地吼了回来:“你现在唇是艳红的吗?”
葛芬哈哈大笑道:“最奇怪的是等我真可以光明正大抹口红时,最怕的就是艳红色。”
花荻刚张嘴欲说话,风向突改,吹了他一嘴雨水,花荻低着头只是咳嗽,葛芬又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未断,惊呼了一声,花荻赶着问:“怎么了?”
葛芬扭捏了下,吼道:“我也被灌了一口雨水,看来真是不能嘲笑人。”她话没说完,花荻已经笑起来,只不过这次学精乖了,弯着身子低头笑着。
两个人淋雨的感觉和一个人大是不同,一个人时是静中感受着动,两个人却是与雨一起动着,花荻只觉心中说不出的畅快。
花荻捂着嘴吼道:“再淋下去该感冒了,进去冲澡,楼下归你,楼上归我。”
“地板怎么办?”
“地板?地板谁洗得慢谁擦。”花荻话音刚落,葛芬人已经冲进了屋子,花荻叫道:“我用楼上,你已经占了便宜。”回答他的只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花荻不紧不慢地走进屋中,眉眼间俱是欢快。
葛芬蹲在地上抹着地板,花荻捧着一杯热茶,靠窗而站,脸上满是无法抑制的笑意。葛芬嘀咕道:“不公平,你有干净衣服可换,我其实早洗完了,是为了等烘干机才在浴室里又呆了一会。”
花荻心想既然已经胜利,就保持君子风范,不再多言,只是静静微笑着。
葛芬擦完地板,看了眼正在专注听雨的花荻,随意地坐在了钢琴前。
潮湿的风从窗外吹进屋中,深浅不一的声音环绕着屋子,一阵是节奏分明的,一阵又因为风,节奏突乱。葛芬闭着眼睛听了一会,心中忽有所动,睁开眼睛,手指按上琴键,只是一个音符。伴着雨声,葛芬如同第一次接触钢琴的女孩子,只用食指玩着琴键,时断时续,时快时慢,雨声与琴声简单地交织在一起,葛芬心里却满是高兴喜悦,她仿佛在和雨嬉戏。
花荻悄悄走到录音设施前,按下了录音键,又走回窗前用心听着窗外大自然的音乐和屋内女孩的音乐。简单纯净快乐,却是人心中最初的柔软感动,其实这就是音乐的真谛。
葛芬玩了好一会才尽兴而停,一抬头,看见花荻正定定凝视着她,瞳孔内没有任何情感,却仍旧让葛芬脸一下子滚烫,有些尴尬地道:“我我我……”
花荻摇了摇头,“非常好听,我很荣幸能作为这首曲子的第一个听众。”
能得到黑瞳的赞誉,葛芬心中半喜半羞,起身坐到沙发上,笑问道:“要开始工作吗?”
花荻坐到葛芬对面,笑道:“工作?难道刚才我们没有工作吗?刚才的曲子请人重新编曲制作后,我有信心会很受欢迎。”
葛芬只是侧头笑了笑,“我写我心,市场不在我关心的范畴。”
花荻犹豫了会,最终下定决心,试探地问:“你上次说要介绍一个朋友给我认识,什么时候有机会见他呢?”
葛芬的笑容缓缓逝去,沉默了一瞬,又笑起来,坚定地说:“他现在不在我身边,不过我肯定会带他来见你的。”
花荻脸色有些黯然,一丝透着苦意的笑容,近乎自言自语地说道:“你很喜欢他吧?”
葛芬心事被人撞破,脸颊绯红,轻轻“嗯”了一声,脸俯在膝盖上微微笑着,“他教会我许多东西,热爱生命,感悟生活,善待他人,用心去发现美、体会美。”
花荻仓惶地站起,“我去加点水。”心思紊乱中,方位判断错误,在沙发拐角处被绊了一下,手中的茶杯摔落在地上。葛芬忙跳起身帮他擦拭身上的茶水,花荻却立在原地怔怔发呆,满心苦涩。遇见是缘分,却已经迟到一步,原来前世修行得还不够,缘分太浅。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你在我旁边只打了个照面,五月的晴天闪了电……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用一场轮回的时间,紫微星流过,来不及说再见,已经远离我一光年……”
花荻拿起电话,却犹豫着没有按键。既然已经远离,的确没有必要说再见。
他拨通了公司人事主管的电话,“帮我重新招聘助手,葛芬调到徐姐手下工作。”
……
“不,不是对她不满意,她非常优秀,否则我不会让她为徐姐工作。”
……
“和她说是公司内部人事安排就可以。”
葛芬接到人事通知时,刚开始满脑子不解,以为自己做错了事情,变相解雇。可当了解到徐姐手下都是训练有素的公司精英,她作为资历最浅的人,本来应该没有机会加入徐姐的团队时,仔细回想着和花荻相处的一幕幕,蓦然明白过来,心中竟然是一下巨痛。其实花荻何尝不是一个现实中的花满楼呢?只是,只是……只是他到晚了,她心中已经有了人。

夏去秋来,花荻人消瘦了一圈,作品却是往常的两倍。阳光音乐的另外两个合作伙伴都是心内诧异,旁敲侧击地询问花荻,却一无所获,只能小心翼翼地观察花荻,寻找着蛛丝马迹。
不知道哪个办公室的人把音响开得有些大了,声音隔着会议室的墙壁依旧隐约可闻,“……用一朵花开的时间。你在我旁边只打了个照面,五月的晴天闪了电……”
陈凤研判地盯着花荻,用胳膊肘推了推西门明,“老三在听着一首歌发呆。”
西门明头埋在文件中一动不动,语气寒意阵阵:“老三发呆我不管,如果你再盯着老三发呆,而不是看你面前的文件,我肯定会让你今天晚上见不了女人。”
陈凤拍了拍西门明的肩膀,“我对别的女人都没兴趣了,现在只对闪电劈中了老三的女人更感兴趣。”
西门明终于从文件中抬起了头,看向花荻。
往日敏感的花荻依旧一无所觉地侧头听着歌,眉宇间的悒郁,虽淡却深,仿若心尖上涔出来,隔着眉间心头的遥远距离,却依旧掩饰不住,露了痕迹。歌声完后良久,花荻还在怔怔发呆。
西门明微挑了下眉毛,侧头对陈凤道:“女人,我不耐烦打交道,交给你了。”说完埋头继续看文件。
陈凤摸着下巴,笑着点头,仿若大灰狼看到小红帽,一脸兴奋。陈凤把花荻半年内见过的女子一一筛选,最后锁定了葛芬。有钱好办事,不到几天时间,葛芬从高中到大学,从大学到工作的所有芝麻蒜皮的经历都摆在了陈凤案头。再加上陈凤在音乐圈内的名气,从葛芬同学和老师处打听葛芬的事情也是易如反掌。
陈凤笑眯眯地研究着花荻,花荻含着笑意泰然自若地品着茶,西门明冷眼旁观着两人的对峙。
“嗯,嗯……”陈凤清了清嗓子,“我决定要追一个女子,想请你们帮我出谋划策一下。”
花荻微微笑着,轻抿了一口茶,“从我认识你的那天起,你总在追女生,经验难道不比我们丰富?”
陈凤朝西门明挤了下眼睛,声音满是苦恼:“唉!这次我是认真的……喂,老三,你别笑,这次我真的很认真……”陈凤唉声叹气,“就是你以前的助手,现在是徐姐手下的人,我已经约了她好几次,却没有任何结果。本来怀疑她有男朋友,可请了私家侦探,又买通了她的大学同学,都说她从没有交过男朋友,不过有人说她似乎喜欢一个根据武侠小说幻想出来的男人,叫花满楼。她不会精神有问题吧?但看着又不像,经常去做义工,每月捐钱资助西北的一个孩子读书,应该不是精神病呀!”
花荻手抖了一下,茶水溅出,他忙把杯子放下。
陈凤朝西门明比了一个V字手势,一脸得意,嘴里却仍旧满是忧郁:“唉!该怎么追呢?先想法子钓到她的心,还是先想法子得到她的身体……”
花荻再听不下去,“陈小鸡,你要敢胡来,我和你翻脸。”
陈凤无声地笑着,花荻从没有如此叫过他,只有西门明心情不好时如此叫他,看来自己的火点得不错,“老三,你什么意思?葛芬又不是你的女朋友,你这么激动干吗?我的原则只有朋友妻不可戏,好像没犯忌讳吧?”
连陈凤都可以大声说出约过她,会费了工夫去了解她。而他呢?他什么都没有做过,根本没有开始,他就自己先喊了停。花荻默默思量了一会,一字字道:“凤大,你不用为了戏弄我去约葛芬,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喜欢她,我现在就开始追她,即使被拒绝,也曾努力过,不会有遗憾。否则万一有一天知道因为自己过度的自尊失去了机会,后悔都来不及。”
陈凤重叹口气,一脸沮丧,“这么快就被踢出局,没得玩了,我定了一个月的花,还不能退。”
西门明轻鼓下掌,笑道:“该出手时就出手,男儿所为。”

这几日葛芬桌上的花从没有断过,每天九十九朵红玫瑰,成为办公室内养眼的一道风景。女同事啧啧称羡,葛芬却收花收得心惊胆战,唯恐被同事察觉出来是谁送的。
论容貌,自己顶多算清秀,没有什么可能吸引花名在外、阅人无数的大老板;论内在,自己似乎从未和大老板直接打过交道,他怎么发现自己的内在美?搞不懂这只被圈子内戏谑地称作金凤的老板为何追她,她十分苦恼地想,实在不行,也许只能考虑换工作。
送花的女子捧着花进了办公室,徐姐笑叫道:“葛芬,收花了。”
葛芬忙跳起,冲向送花女,却不料送花女尴尬地一笑,对徐姐道:“这花是送给徐姐的。”
徐姐纳闷地接过九十九朵红玫瑰,低头看着卡片,摇头而笑。
葛芬舒了口气,正要转身离去,送花女从身后的花篮中捧了一个纤细的水晶瓶出来,瓶中只插了一枝栀子花,虽不引人注目,却是扑鼻的香,“这是给葛小姐的。”葛芬愣了一瞬后接过花瓶,一张小小的卡片,上面只写着“闻香识人”,她的心立即大力地跳起来。
一整天,葛芬一听到电话响,呼吸就不禁屏住,总要紧握一下拳才敢接电话,一旦对方开口,呼吸虽然恢复了正常,可心却似乎漏跳一拍。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盼着电话,还是恐惧着电话。
一整个星期,葛芬每日都会收到一枝栀子花,摆在办公桌上,不注意似乎就会忽略,可香气却萦绕不去,沾染在她的衣角裙边,晚间躺在床上时还觉得鼻端都是栀子花香。
不知不觉间,她的日记本上,花荻二字出现得越来越多。待她惊觉时,她有一种背叛的羞耻感,可是究竟背叛了谁?是背叛了花满楼,还是背叛了自己?
她曾经以为花满楼早已长在自己的心上,即使青丝变霜,娇颜老去,只要心仍在跳,那一把声音就会清晰一如当日,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那一把声音还很清晰,可她的心上又多了一个人的声音。

徐姐头疼地看着葛芬的辞职申请,“为什么?有什么不愉快的地方可以沟通,为什么非走不可?”
葛芬轻轻一笑,“是我自己的私人原因。”
徐姐还想追问,可看到葛芬眼中的悒郁,最终只是轻叹一声,收下了辞职信。
徐姐在房间内打了个电话后,出来对葛芬吩咐:“葛芬,你把手头艺人的资料整理好,把每个人的特点就你的观察写一份报告,赶在明天早晨交接给小黄。”
在阳光音乐,葛芬学到太多东西,所以对最后的工作丝毫不愿马虎,从艺人的声音到舞台表现,点滴不露地总结。下班时间早过,公司的同事陆续离开,办公室内只剩葛芬一人仍在电脑前苦干。
葛芬关了大灯,扭亮桌上的台灯,准备挑灯夜战。微黄的灯光下,栀子花皎洁似玉,幽香在暗夜中似乎平添几分缠绵。葛芬凝视着栀子花怔怔出神,心中忽喜忽悲,窗外猛然炸响的雷声,蓦地惊醒了她,她深吸口气,狠命地甩了甩头,似乎要甩掉很多东西,盯着电脑,强迫自己开始工作。
丁丁冬冬的曲子响起,葛芬正在敲键盘的手定在半空。自己在花荻屋子中随意而的《雨曲》奇妙和谐地交织着古曲《凤求凰》。仿若一个雨夜的邂逅,一场雨中的倾诉。漫天的大雨,漫天的相思,葛芬觉得自己竟然无处可躲,她第一次恨自己听懂了曲意。
花荻修长的身影立在门口,暗影中看不清神情,“葛芬,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声音不高,却让葛芬的心硬生生地疼,她紧紧地抓着桌角,半晌后才声音平稳地说:“对不起。”
暗影中的花荻身子似乎微微晃动了一下,“为什么?因为花满楼吗?这一个星期,我请人把古龙的书读给我听,所有关于花满楼的段落更是听了一遍又一遍,相识恨晚,这是一个值得喜欢和尊敬的人。葛芬,我不敢说自己会做得比他好,但有一点肯定是他没有,而我有,我爱你。”
葛芬抓着桌角的手无力地滑下,声音终于失去了平静,微颤着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真的遇见过一个叫花满楼的人。我已经爱他爱了五年,如果没有他,我不会是现在的我,你也不会爱上我,你和他很像,可我……对……不起……我不能。”
花荻的身影似乎凝固在黑暗中,悠长的曲子完结了很久,他依旧一动没有动。葛芬不敢再看他,趴在桌上,仿佛从心口拔落一些东西,一字字艰难地吐出口:“我还要赶工作,明天也许就会离开公司。”
花荻默默转身,向外行去,办公室内死一般的宁静,葛芬嘴里喃喃自语着:“要工作了,要工作了……”手却软无力,只有泪,一滴滴落在键盘上。
窗外雨势变急,砸得窗子噼啪直响,葛芬猛地从椅上跳起,匆匆奔出屋子。
一天一地的雨,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花荻一动不动地立在路旁,浑身早已被浇透。有出租车经过花荻身旁时,试探地慢下车速,可花荻一个手势不打,一句话不说,车子又加速而去。
葛芬分不清自己脸上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她挥手招出租车停下,上前想把花荻扶进出租车,花荻猛地握住她的手,“葛芬。”
葛芬一言不发,只是手抖,出租车司机叫道:“上车吗?”
葛芬忙推了推花荻,花荻紧紧地拽着她,“你为什么要下来?”
葛芬道:“雨太大了,我也准备回家。”
花荻慢慢地、缓缓地松开葛芬,扶着车门进了车子,葛芬忙对司机说了地址,花荻关门前对葛芬客气有礼地说:“对不起,今天晚上麻烦你了。”葛芬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痛得痉挛,车子远去,她却依旧呆呆盯着远处。
“小姐,要车吗?”一辆出租车缓缓驶过路旁。
葛芬茫然地钻进车中,“小姐,去哪里?”葛芬想了半天,脑子一片空白,只想到“G音乐学院”。
雨水混着湖面蒸腾的水汽,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葛芬失魂落魄地站在木棉树下,时不时有打落的木棉夹落在身上,很快又被雨水冲走。
我爱他?我不爱他?我不爱他?我爱他?葛芬痛苦地蹲在地上,为什么看到他伤心,我会如此心痛?为什么看到他疏远客气的神情,我会如此恐惧?
葛芬望向东湖,那一日的对话句句在耳。在这里,黑暗中的她懂得了珍惜生活,懂得了珍惜手中的幸福……懂得?我真的懂得了吗?葛芬自问。她脑中一个惊雷,她究竟推开了什么?
她忽地笑起来,眼泪却还在不停往下流,冲着白雾中的东湖叫道:“花满楼,我爱上了一个人,我会永远记住你,感激你,但我的爱要给他了。”
多年前在湖边许下的约定就此解除,一段过去就此别过。过去难以忘怀,但珍惜现在的人才更重要,否则将来有一日,又会变成一个遗憾着、不能忘怀的过去。

葛芬按了门铃,屋内却无反应,她试着输入以前的密码,门缓缓打开。她轻轻扭亮灯,花荻一动不动地正坐在沙发上,全身依旧湿淋淋的,显然从进门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变过。
葛芬眼中满是水汽,直直盯着花荻。花荻察觉到有人,忽想起原本答应过陈凤和西门明,走时通知他们来接自己,竟然忘记了,强笑着说:“不好意思,我忘了打电话,不用担心我,只是有些累,睡一觉就好。”
葛芬一步步走向花荻,花荻脸色大变,他显然已经听出是葛芬。葛芬走到他身旁蹲下,“我……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我……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花荻僵硬着身子,一句话也没说。
葛芬的眼泪一颗颗落下,滴在花荻手背上,滚烫。花荻轻声问:“为什么?”
葛芬道:“我想我爱上你了。”
花荻又沉默下来,葛芬望着他,擦去眼泪,坚定地说:“也许你现在满心困惑和不相信,但我会……”
花荻笑起来,虽然头发还滴着水,可他的笑容却明亮如阳光,“我愿意,葛芬,你没有喝酒吧?”
葛芬心中绷着的弦一松,心里暖意溶融,“没有醉,很清醒呢!” 两人再无一言,只是相对着傻笑。
随在葛芬后溜进门的陈凤和西门明,已经偷看了好一会,西门明唇边缓缓带出一丝笑,陈凤嘀咕了句“原以为还有激情戏可以看”,笑对屋内的二人嚷道:“喂!你们不怕感冒吗?就算要含情脉脉,也等换一身干衣服呀!”
葛芬羞得满面通红,花荻虽然看不见,却似乎知道葛芬此时的样子,朝葛芬温和地一笑,“这人嘴里从来不吐象牙的,不用理会他。”
陈凤“呜呼”一声,一脸哀苦地对西门明说:“西门子,老三这家伙过了河就拆桥,你们还说我有异性没人性,我看……”
陈凤的声音在葛芬耳边霎时远去、消失,葛芬只呆呆盯着花荻。老三?西门子?早就刻在心上的字一字字轰然炸开,老天和她开了一个多大的玩笑?她蓦地握着花荻的胳膊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却是泪水哗哗直落。
陈凤眼睛发直地看着葛芬,就连一向冷漠的西门明也略显担心。
花荻忙揽住葛芬,葛芬又是笑,又是哭,“是你,居然是你!”花荻一脸茫然,葛芬抹去眼泪,“我本来还觉得今天晚上很对不起你,如今想来,我已经爱了你五年多,等了你五年多,老天罚你为我吃点苦,也是罪有应得!谁叫你让我等这么久?”
葛芬虽说着嗔怪的话,语气却满是欣喜。毕竟等到的是幸福,一个了无遗憾的幸福,那么不管再多的兜兜转转都是值得的。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55, 共 1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