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4期
 [花花故事本—漫画读本]鞠·骨董宠物店/针叶
 2008-11-10 14:06:2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49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第十三回——弊蛙
雪蛤是什么?
  它是长白山雌性林蛙体内的输卵管。它富含蛋白质、氨基酸和各种微量元素,非常滋补,非常养颜。只是,在吃之前,我们重复、强调、提醒你——它是雌林蛙的输卵管!
  输、卵、管!
  这样,你还吃得下去吗?

  天气,晴朗。
  “啊——”掩去大大的哈欠,男人搔搔松软的黑发,继续咬香口胶。
  十字路口,人来人往。男人穿着蓝黑色的格纹棉质衬衣,略显陈旧的牛仔裤,脚上的跑鞋一如他的步子那般随和,嗯,也可以说休闲得彻底。
  在匆匆而过的行人中,男人一点也不突兀,一点也不显眼。
  “先生!”一道幽昧的嗓音穿透嘈杂与喧嚣,如一丝清泉流入耳朵。
  “呃?”男人停下步子,睁大眼看着递送到手边的一张彩色广告单。他抬头,一张含笑的俊脸映入眼瞳。
  派广告单的男子有一头柔软如帘的黑发,一双如星电般闪烁的乌瞳,只是站在那儿,就已吸引不少路人的眼光。他若仅是派广告单也就算了,偏偏他斜靠在墙上,一腿微曲,一腿伸长与墙面成60度角支撑着身体,笑眯眯地将广告单送到他眼皮下。
  好巧!巧得令人怀疑,他是不是特意站在这儿等他,而目的则是将这张广告单送到他手上。
  男人期期艾艾,搓搓手,接过,“给我的?”
  “是。”
  心中微微惊讶,男人快速将广告单浏览了一遍。
  “鞠……骨董……宠物店?”男人轻声念着广告单上吸引第一道视线的六个大字。
  “欢迎您光临本店!”派单伙计冲他微微一笑,站正身子,不再看他一眼,越身而过,穿行马路。
  男人转身,见黑发的派单伙计迤迤然过了马路,此时,一只黄色花猫不知从何处蹿出来,一下子扑跳到那人身上。那人左臂半抬,让花猫安稳地缩进自己怀里。随后,一名小男孩从侧方冲出来,不分东西地撞在那人身上。只是,被撞的黑发伙计稳稳当当,撞人的小男孩反倒被彼此相冲的作用力反噬,摇摇晃晃,趔趄倒退,两眼闪“十”字星星。
那黑发伙计微笑,揉揉男孩的金色头发,不知说了句什么,猫从他手臂中跳下地,向前蹿去。
男孩带着崇拜的表情抚摸着被黑发伙计揉过的地方,回了一句后,转身追猫。
  “奇怪的宠物店……”男人默默忖想,视线重新落回手中的广告单上。他从上到下扫视一遍……又一遍……
  走三步就有垃圾桶。
  男人动动手,将广告单对折再对折,塞进口袋。
  “鞠骨董宠物店……唔……”咕哝着,男人转身,向另一个拐角走去。

  真的真的……很胖了……
  男人捏捏自己的手臂,无声一叹。他没想过会这么肥啊……手在胳膊上摸了一圈,移向肚子,在肚子转一圈后,滑向大腿。
  不行不行,真的太肥了……
  他决定——减肥。
  男人的眼光在天花板溜过一圈,被衣角露出的一小截纸片吸引。他抽出来,眯眼念道:“鞠……骨董……店……哦,宠物店。先在网上找找看,好像……没听人提过这个宠物店啊……”捶拳一笑,他打开网络精确搜索,一秒钟后,一堆资料跳出来。逐行查找,他点开一页,屏幕突然全黑,他一惊,随即,屏幕重新亮起,弹出一个简单的页面。
  “欢迎光临鞠骨董宠物店!鞠骨董宠物店欢迎您的光临!”一种类似鸟儿的叫声响起。
  短短新奇之后,男人不怎么用心地浏览起网页的面容。
  这个名为“鞠骨董宠物店”的网店实在是没什么特色,左边数行文字是宠物分类,虽说是分类,却只有六条信息:狗、猫、水族、虫、鸟、其他。页面右边是一些宠物图片,图片下附几行短短解释。
  这种类型的网店,一搜就是一大把,这个鞠宠物店也许只是一般般……男人的脑子自自然然跳出不以为然的念头。他点开一张新品宠物的图片,页面弹开,一张图,几行文字,也是很简单的画面和内容。关掉这一页后,他点开“其他”类,随着页面的弹开——
  “哦——呜嘿嘿——”一道诡异的叫声传出来。
  男人脸皮抽搐,一滴冷汗从额角滑下。
  这次弹出的画面与前面的不同,背景是模糊化的宠物店空间,第一层浮出登录名和密码框。他转回首页寻找注册信息,却发现这家宠物店从头至尾没有给顾客注册的地方。他转点宠物图片,三分钟后,终于发现普通的宠物可以点开,而略显稀有的宠物,每每点开后都会弹出登录界面。
  所谓的稀有宠物,例如——豹盛蝾。
  “也许这家店能让我减减肥。”男人扬起笑,抓过广告单找地址,“北轩路……唔唔……1114号……”

  鞠?骨董宠物店——
  书桌边,符沙正展现他难得的“勤奋”,而蒙甲,瞪大两只猫眼,甩着尾巴,在他的小腿边已经绕了五圈。
  眼前有一本书,纸张不知是何材料,内容以一种古老的文字抄写,书封是某种动物的鳞皮,神秘的铜褐色,坚硬且光滑,边角处弥漫着一点点红,封面左侧写着三个字——辑蛙谱。
  《辑蛙谱》,阵列于收藏架第一层,现在平放在桌面上,而符沙坐在桌边。
  “辑、蛙、谱。”一字一字地念出书名,白皙小手随意翻开一页,溜了一眼。
  《辑蛙谱》记:二十八蛙,形巨,声如裂雷,伤脑。
  “一,二,三,四……”符沙以自己都佩服不已的耐心数着仅仅记录二十八蛙的几个字。
  十二个字,不算标点。
  他、要、吐、血。
  嘟着小嘴,符沙痛苦万分地翻开下一页。不是他要偷偷嘀咕,如卿姐肯定是觉得他烤的绿茶仙人掌蛋糕太多了,所以“惩罚”他读书。书嘛,他也不讨厌,可是,要在如卿姐的书架上找一本他能看懂的书,还真的是……那个……好难好难好难。
  首先,他认得字的书没几本。不过他很有耐心地翻开一本又一本,翻到第九十五本后,终于看到自己认识的文字了,可那本书厚得像砖头,郁愤!
  其次,他也没什么投机取巧的心思啊,只是想找一本薄一点的书,可以很快翻完,偏偏他不识字的书一本比一本薄。这点心愿也无法达成,悲愤!
  终于,终于,千辛万苦找到一本他既认识字又比较薄的书——就是这本《辑蛙谱》,如卿姐却说,若他能将书上的蛙类特征熟烂心头,就允许他继续烤蛋糕。老实说,他最近又在储物室里找到几款可爱的蛋糕模具……好想烤……如果现在有客人……
  “欢迎光临鞠骨董宠物店!鞠骨董宠物店欢迎您的光临!”白鹦鹉的叫声响起,而符沙……
  推开《辑蛙谱》,小身影一个诗意地单腿旋转,舞向客人。
  啊,鹦鹉迎客声,这是纯洁的天籁,这是完美的乐章,这是大草原的野性呼唤,这是他生命的里程碑和转折点。这一定、一定是六界之中最美的声音,为什么他以前就没发现呢?
  他的救星!
  他的救星!
  他的救——星——
  兴奋的小身影连蹦带跳,引得缩在角落的鞠如卿从笔电中抬头。米寿被她派出去送货,能招待客人的也只有小家伙了。灰眸抬平,因为她正面对着大门,不必扭转脖子,只需端正眸珠,平视,就可打量入店的客人——
  一双大头休闲鞋,一条千疮百孔的长裤,当然,“千疮百孔”是这条裤子设计师本身的意念,应该不是客人自己剪的;此外,一件普通的蓝黑色格纹衬衫,袖子卷到臂弯以上,裸露的手臂肌肉可判断客人有一副强壮的身体。客人的头发很短,脸颊消瘦,年龄大概在29到32岁之间,属于很有型的那一种。是位先生。
  客人礼貌地一笑,在符沙过于“殷勤”的欢迎下落座,并且直观快速地介绍自己:“Tryon,我叫Tryon。请问,哪位是店主?”
  “我是。”魅色女子摇曳一笑,不急于起身。尖尖的食指在绯色唇角点了点,她歪头确定客人的名字,“Tryon?”
  客人点头,同时接过某只“殷勤”小手送上的茶水。
  “客人喜欢什么样的宠物?客人有选择吗?如果没有,我可以为你介绍一二。”骨董店店主的声音中有一丝好客的热情。
  “本店有猫有狗有鸟有鱼。”符沙持续着他的殷勤,笑吟吟,笑哈哈,笑容可掬。
  Tryon左右打量,被立于门边的僬侥人干吸引。僬侥人干竖在一丛植物后,如果不定眼细看,会以为绿叶后躲着一个小人。
  有点可怕……
  “咳!”客人掩饰地清咳,询问:“这家鞠宠物店,老板是鞠小姐吗?”
  对,对!符沙在一边点头。
  “骨董店。”鞠如卿强调,推开屏幕完全可透视的笔电,起身走向客人,“鄙姓鞠,你可以叫我鞠老板。”
  对,对!符沙在一边点头。
  “鞠老板,”Tryon搔搔头,腼腆一笑,“请问这儿提供宠物减肥吗?”
  对,对……减肥?符沙点下去的头飞快抬起。不是他要偷偷嘀咕,店里有这种服务吗?他来了这么久,都没听米大人提过。
  偏头,他又看了鞠如卿一眼,这一眼让他确定:本店绝对提供宠物减肥服务。
  鞠如卿并未点头,也未回答“有”,她只是颔首,嘻嘻一笑。她笑的时候,端正的水眸比寻常时候睁大了一些,流光溢彩,精神十足,当然,也不缺乏幽昧不明。
  这是对某种东西感兴趣的笑。
  不是他要偷偷咕哝,今天生意黯淡,能让如卿姐露出这种笑容,表明Tryon所说的“宠物减肥”一定与收藏脱不了关系……
  啊——符沙闭上金眸,小小佩服一下自己。他的推理能力真是越来越强了!
  “本店……”鞠如卿瞥了金眸小帅哥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满脸感动地握紧小拳头。暂不理会,熠熠双眸转回客人身上,“……的确提供某、些宠物的减肥服务,客人的宠物是哪一种?”
  “蛙。”
  哇……他鬼叫什么?符沙小帅哥皱皱小眉头,眯眼横瞟过去,适巧对上Tryon的视线。
  变!小帅哥以常人不可能的速度端起笑脸,将绿茶仙人掌蛋糕向Tryon的方向推了推。殷勤,殷勤。
  “什么蛙?”鞠如卿估量着。
  Tryon脸上突然升起可疑的红色,他看看鞠如卿,搔搔头,表情似乎很为难,又似乎很局促。在鞠如卿的耐心等待下,Tryon下定决心般地深吸一口气,低声道:“以前,它在我手臂上爬来爬去,我能看到完整的它,现在……嗯,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让它爬出来。”
  “当然不介意。”骨董店店主的声音缓慢而清晰。
  得到允许,Tryon吐气一笑,拍拍腹部。
  符沙目不转睛地盯着Tryon的一举一动,他不明白Tryon想叫出怎样的宠物,但他能感到Tryon腹部有一团奇怪的气在移动。数秒之后,他看到一团彩色的东西慢慢自Tryon的衣袖里浮出来。准确地说,那团彩色东西从Tryon的手臂皮肤上慢慢滑出来,仿佛生命物体般蠕动……蠕动……等到静止时,那团彩色完全覆盖了Tryon的整块小手臂,像一块薄膜——无法判断形状的薄膜。
  哇!
  蛙?
  符沙明白了,Tryon手臂上是一只很肥很肥很肥的——蛙。它的头部是碧绿色,左右两边是凸鼓的红色大眼睛,脖子是一圈白色,从前腿开始,下方的皮肤呈现一环一环的颜色块,半圈红,半圈黑,半圈蓝,半圈紫,就这么一环一环……环到屁股。
  如果从立体视觉来欣赏,这只蛙像极了野兽派的艺术品,只是,它在骨董店两位“欣赏者”眼中是平面形,仿佛被重物压扁似的。它贴在Tryon的手臂上,像浓墨重彩的刺青。
  符沙的鼻子皱了皱。他真是没见过这么“艳”的蛙,还很丑!
  指腹滑过彩色肌肤,鞠如卿眉眼含笑,“它叫什么?”
  “哇卜。”
  对于宠物的名字,鞠如卿没什么特别的偏好,而相较于她不变的笑眯眯,符沙的脸皮就有点抽搐意向。
  哇——扑?
  嗯……不是他要偷偷嘀咕,虽然他曾嘲笑被半枯人苗片帆取名为“苗蓝”的女丑之尸,但老实说,女丑之尸长得还真是国色天香,可惜他们认识没几天,女丑之尸被苗片帆买走了。他还记得啊,喂女丑之尸吃东西时,那家伙简直乖到不行,嘻嘻……情不自禁捂嘴偷笑,符沙再度斜视Tryon手臂上的彩色“刺青”。
  蛙?天知道这是什么鬼蛙?不是他要偷偷……算了,他还是不要嘀咕,身为鞠骨董店的资深小伙计,这点小小惊讶尺度还不够他塞牙缝。
  “几岁?”鞠如卿以指为尺,测量哇卜的长度。
  “十岁。”
  “以前减过肥吗?”
  “七岁的时候减过。”
  “你是一个好主人,它被你养得很幸福。”这话,鞠如卿只是陈述,不带任何正面或负面的情绪。停了停,她又道:“本店可以为你的宠物减肥,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先确定一下价格。”
  Tryon理解地点头,“没问题。”
  “你是要全套减肥,还是半套减肥?”
  咦咦,骗人!宠物减肥还有全套半套之分?符沙腹语。
  “当然是全套。”
  “它减肥之后会留下些什么,Tryon你应该知道。”
  “知道。”
  “一旦减肥开始,除了需要付宠物减肥服务费,在减肥成功后,你只能从本店带走哇卜,其他的,都、不、可、以,接受吗?”
  如卿姐的话委婉而另有所指,似乎暗示哇卜减肥后会留下些其他东西。金眸闪了闪,望向Tryon,符沙见他迟疑了几十秒,然后点头,默许。
  “今天不可能,你明天上午九点之前,带哇卜来本店。”
  “大概……我是说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两次,如无意外,明天一次,两天后,进行第二次减肥,第一次9小时,第二次6小时。”骨董店店主耐心解释。
  Tryon问了些细节,得到鞠如卿的解答后,他答应明天光临。
  目送Tryon离开,符沙合上店门,蹦蹦跳跳来到鞠如卿身后,“如卿姐!”
  “……”
  “那是什么蛙呀?”
  “你不知道?”鞠如卿拍拍小脑袋。
  摇头。
  鞠如卿倾颜一笑,笑得符沙颈后一阵寒凉。
  捏捏人见人爱的小脸蛋,鞠如卿表情一变,“去背《辑蛙谱》。”
  还……还要背……捧着一颗枯槁破碎的心,符沙垂头弯腰,小老头似的挪向书桌。

  《辑蛙谱》记:弊蛙,鬼界蛙种,无异值,唯肥者可得蛙油,蒸而得之,燃灯可用。
  记得真是简单啊……蹲在僬侥人干前,拖完地、清理完猫毛狗毛的符沙一边替两只长毛狗辫辫子,一边期待Tryon的光临。
  期待客人的同时,他也顺便期待哇卜。
  哇卜,鬼界弊蛙,在人界的存活范围是饲主的身体磁场,虽然看上去像是生活在饲主的身体血肉内,其实是幻觉误差。
  人界青蛙属于变态发育生物,也就是从蝌蚪到成蛙,从纯鱼类变态为两栖类,鬼界弊蛙也是如此。即是说:如果你是饲主,当弊蛙刚孵出来的时候,你可以看到一只色彩鲜艳的小蝌蚪在皮肤上游来游去,游来……游去……隔一段时间后,你会看到它长出短短的前肢,再来是弹跳力充沛的后肢——不过看上去都是压扁的薄膜形,呵呵;等到小弊蛙该变态的不该变态的地方统统变态生长后,你会看到一只大弊蛙。
  以上,是常识,也是他昨天翻了一堆资料,外加偷窥如卿姐的笔电后才得到的。
  现在是——符沙瞟钟——清晨八点四十五分。
  如果不是宠物有病,这个时间通常客人稀罕。米大人在喂鱼,如卿姐在桌边摆弄一个盒子,那是昨天Tryon走后,米大人从储物间里搬出来的。
  呵呵,如卿姐的储物间里稀奇古怪,什么都有,不过让他最有成就感的还是翻到造型各异的蛋糕模具……算了,还是说盒子。
  盒子四四方方,暗红色,不知什么材质。盒子的外表和内壁统统平滑无花纹,没特色得害他找不到任何形容词。让他有一眯眯好奇的是盒底,看上去有点凹陷的弧度。对此,他特别用手触摸加以求证,弧度感果然存在。接着,为了亲自验证它的材质,他意图不轨想咬一口,美不美味姑且不论,当时的他只想试试自己的牙够不够坚硬。
  惭愧,他已经很久没磨牙了。
  但事实证明,意图不轨只能是“意图”,他的“不轨”毁灭在米大人手中——如果不是米大人及时捂住他的嘴,也许盒子真会被他咬掉一个角。
  哇卜是鬼界宠物,Tryon会是什么骨类呢?
  想到这个问题,符沙不知不觉便问了出来,鞠如卿听到他的轻喃,柔柔一笑,一点吊人胃口的意思也没有,“符沙,Tryon是胶骨人。把胶骨高温融化,熬成胶状,可以作寻常的骨肉粘合胶,断处长好后,和正常无异。”
  “……”符沙停下给狗狗辫辫子的动作。
  两只狗狗同时昂头抗议:“呜——汪!”
  敢吠他?金眸竖起凶凶瞪过去。他喂饱它们,给它们辫辫子,这两只家伙还有什么不满意?
  “呜——”两只狗头惶惶垂下,分别向两边偏了偏——“咚!”两只狗头撞在一起。
  狗狗晃脑袋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它们忘记脖子上的长毛被符沙辫在了一起。对了,汪汪,它们刚才抗议的就是这个。
  符沙没空理它们,哀叫着向后一倒,盯着天花板,两眼发直地说:“如卿姐,你的意思……胶骨人其实就是骨肉粘合剂?”
  “骨肉……粘合剂……”含笑的嗓音轻咬着这些字眼,水眸中是全然的赞同,“对,对极了。”
  啊,还给他对极了……受不了地蹬腿,小帅哥在洁净的地板上滚来滚去。
  他滚来……滚去……倏地,一个华丽的鲤鱼龙门跳,符沙撑地而起,帅气凛然,同时,店门由外推开,客人如约而至。
  两只长毛狗狗借机逃脱符沙的辫辫子,它们同时跳起,却也同时——咚,趴地。
  汪呜——好痛好痛!
  Tryon进门后,看到的是金眸小帅哥粉饰太平的大大笑脸,和两只脖子一圈坠满小辫子的狗,滑稽的是,那些小辫子将两只狗连成一体,乍看去,像连体双头犬。
  不给Tryon感慨的时间,米寿立即上前,与他寒暄了几句没营养的话,如“您今天气色真好”、“您的宠物真活泼”之类。寒暄完毕后,鞠如卿问了几个没营养的问题,如“哇卜昨天几点睡觉”、“你今天的早餐是什么”之类。符沙对这些前奏曲没兴趣,他只想知道如卿姐怎么给弊蛙减肥,快快,快!
  喵!虎纹猫跳上他的肩,咧出猫牙,尾巴亲昵地绕上他的脖子,形成一圈天然的真皮装饰。至于“头脑发达”的灵猫蒙甲,早已在收藏架第一层占居了有利位置,角度绝佳。
  鞠如卿逐一瞥过这些小东西,不多理会。让Tryon坐在自己对面,她揭开盒盖,冲他笑道:“把哇卜给我。”
  Tryon盯着盒子看了四五秒,慢半拍才意识到鞠如卿是对他说话,连忙点头,“哦,是,是。”他先拍拍肩,表情一如所有饲养宠物的人,爱怜,宠溺,随后,他皱起眉,拍拍腹部,似乎哇卜不愿意出来。
  “哇卜,乖,别闹了。”他轻嗔。
  没反应。
  “哇卜?”
  还是没反应。
  他尴尬地看向鞠如卿,讪讪道:“抱歉,请等等,我把它宠坏了。”
  “不。”以指触唇,灰眸内笑意盈盈,“它们生来就是被宠的,没有宠坏之说。”
  她身后,墨漆双点,梼杌之王垂颜一笑。
  又等了片刻,在Tryon又哄又逗又求又拜之下,那只被压扁的肥弊蛙终于蠕到了他手上,红色大眼半阖半开,只露半颗眼珠子。它眨眼,它再眨眼,当红色大眼完全睁开时,一坨肉感十足的肥蛙缓缓浮出Tryon的掌心。
  浮,的确是浮。哇卜并非像烟雾一样整体出现后,再渐渐显现实体,也不是先显出镜中虚景般的身形,然后现实化,对它来说,人类的肉体仿佛水一样,碧绿色的头部一点一点浮上来,是完全的实体形态,然后,是白色的脖子、色彩艳丽的前肢和布满半环状色块的臃肿身躯……
  符沙没看到它的后肢。因为哇卜实在太肥太肥太……肥了,臃肿的肉堆垂下来,将它的后肢完全覆盖。
  鞠如卿伸出手,Tryon将哇卜轻轻放到她手上,看着她将哇卜轻轻放在盒子里。在鞠如卿盖下盒盖前,符沙对上红色蛙眼,从里面看到一丝困惑。
  也许它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呵呵呵……符沙愉快地偷想着,静观其变。
  盒盖紧闭后,鞠如卿在盒底的某个地方按了一下。
  计时,减肥开始!
  之后……之后……
  丧气地嘟嘴,符沙失望得天地变色,差点泪如雨下。如果不是有客人,他真想倒在地板上滚来滚去。
  为弊蛙减肥的方法很简单——加热盒子。当密封的盒子达到一定温度后,哇卜身上的脂肪会因受热而流出来,类似于人类出汗。这些脂肪液汇集在有凹面的盒底,当脂肪液保存到一定厚度,凹面的中心会因液体压力而旋开一个小洞,将哇卜的脂肪液导流出来,届时,只需要用小瓶接下脂肪液,存起来,就是上好的弊蛙油。
  第一次加温,哇卜要在盒子里待9个小时,第二次,只需要6个小时。
  因为不可能也没必要在骨董店等候9小时;在减肥开始半小时后,Tryon便离开了,他将在下午六点之前回到骨董店,那个时候,哇卜就可以出笼了。
  简言之,打开盒子——把哇卜扔进去——盖上盒子——9小时后再打开盒子——把哇卜拿出来。
  出笼……咦,又不是蒸包。

  一小时过去,符沙跑到盒子边。盒子被鞠如卿放在一只圆形三角架上,下方早已准备了一只透明空瓶,瓶里空空。
  两小时过去,符沙推着拖把跑到盒子边,瓶子还是空的。
  三小时……四小时……
  终于,符沙忍不住了,“如卿姐,蛙油什么时候才流出来?”盒子外面一点也不烫,真的有在加温吗?
  “应该快了。”鞠如卿随口答他。
  “对了。”想到一个问题,符沙跑到她身边,“如卿姐会收藏胶骨人的骨骼吧?”
  这次轮到鞠如卿嘟嘴,“符沙,我为什么要收集胶骨?”
  “为什么?”符沙不自觉地拔高了声音。如卿姐居然问为什么?是谁天天叫着“我开的是骨董店”?是谁堆了八层展架的收藏?是谁见到好骨就两眼发光,妖魅横生?
  不是他,不是米大人,是谁?
  他知道他知道,发生在如卿姐身边的事都不能用常理判断,可是,对骨骼的狂热和执着对他来说不是常理啊,不过对如卿姐而言,就是。
  如卿姐竟然不想将Tryon变成收藏,情况有点诡异啊……金眸小帅哥捂着下巴思索,不知不觉将心中所忖念了出来。
  “符沙?”尾音向上扬起,带出疑问的味道,鞠如卿咧嘴一笑,“不收藏就是诡异吗?”
  符沙犹自思索着,不觉点头,“是啊……”
  “嘻嘻……”捂嘴闷笑,鞠如卿欢快地摇手,“才不是,才不是。如果有人知道你有一瓶胶骨液,他们受伤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了。六界中,时不时断手断脚的家伙多如猫毛,我才不要被他们打扰。再说了,发善心给这些家伙接骨接肉可不是我会做的事。”
  做善事的确不是如卿姐的风格……符沙嗯嗯点头,还是有些不解,“可以交换呀,以物易物,如卿姐你帮他们治疗,他们用人界找不到的东西做交换。”
  “才、不、要!”鞠如卿捏住符沙的小耳朵,“受伤的家伙能有什么好东西。就算有,也未必就是我要的收藏。收藏嘛,一定要自己发现才比较有趣,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她捏捏捏,捏得符沙连连点头后,才又道:“总之,我不要被打扰,而且,Tryon的骨骼太青涩了,现在收藏不划算。”
  明白。
  救回耳朵的符沙悄悄退一步,慢半拍才捕捉到鞠如卿最后一句话。咦,有隐情……重新跳回去,他眼巴巴等着——等鞠如卿解释什么叫“骨骼太青涩”。
  当然,若是如符沙所愿继续解释,鞠如卿就不是鞠如卿了。剩下的,自然由米寿解答——
  “胶骨人越老,熬出来的骨液粘合性才越强。”
  已将自己定位成“资深小伙计”的符沙歪头,“米大人的意思是?”
  “以Tryon的年纪,他的骨骼还达不到涂什么粘什么的地步,现在收集只是浪费。等他年纪大了再去收集,效果会更好。况且——”米寿托腮回忆,“我记得储物室里应该有一瓶胶骨液……”
  “有一瓶?”符沙紧张起来,双手捧心。先确定位置在哪儿,以后受了伤,他可以找来涂一涂。
  “嗯,”米寿肯定地点头,“是有一瓶,如卿的父亲收集到的。”
  符沙还想问什么,鞠如卿突叫:“出来了,米寿,符沙,快看!”
  “啊?”追着纤影冲向盒子,小脑袋搁在桌面上,符沙睁大眼,口中不断发出惊奇的低叫:“真的真的耶,如卿姐!啊,还是粉红色的!米大人,是粉红色耶,粉红色!”
  盒底,一道细细的黏稠液体注入空瓶,淡淡的粉红,清澈似水。
  “还有还有,它还在流!”符沙叫着。
  “哇卜真的很肥啊,这么快就收集到半瓶了。”鞠如卿感慨着。
  米寿听着一大一小的惊喜叫声,不由莞尔。
  那清澈的粉红液体正是弊蛙油。这种油无法在空气中燃烧,只能凭依某种特殊的灯座才可点燃。
  只是,符沙惊奇也就算了,如卿有必要这么兴奋吗?
  黑眸流转,他瞥看其他宠物:两只长毛狗仍然与纠缠在一起的辫子奋战,蒙甲在沙发上打哈欠,虎纹猫四肢大张,肚皮向上,躺在地板上睡觉。

  两天后,Tryon按计划带哇卜去骨董店,进行第二次减肥。途经北轩路,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哗啦!”
  一杯茶从天而降,淋得他不明所以。还没来得及思考怎么回事,一名蓝发青年带着夸张的尖叫冲过来,脸上挂着肇事者特有的心虚笑容。
  青年有一双冰灰色的眸子,因那两汪冰灰晶莹得接近银器的光泽,看到这双眼睛的人常常无法肯定是用“冰灰色”形容恰当还是用“银灰色”形容恰当。他将Tryon拉向一间茶楼,同时叫嚷着:“对不起对不起,先生,请进来休息一下,您的衣服我帮您烘干,很快很快,绝对不会耽误您的时间。”
  “不……”
  青年扯人太快,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时间。Tryon只看到一道门缝扭曲的大门,门上的“鱼锤茶楼”四字从眼里一闪而过,他已被青年扯了进去。
  衣服淋湿的确不舒服,Tryon倒不太介意,只是肩上湿了一点,走一走就会干了,他和鞠老板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他不想耽误太久。因此,在蓝发青年放手之后,他试图表达自己的友好和宽宏大量,“那个……真的没关系……”
  “怎么能说没关系呢,先生,我真的真的很抱歉,都怪我不小心。快快,把衣服脱了,我把茶渍清洗干净,很快就能烘干的,绝不耽误您的时间。”蓝发青年热情过头,不等Tryon再拒绝,竟然亲手扒他的衣服……不不,是帮他解衬衣纽扣。
  Tryon不及设备,胸前纽扣已被解开两颗,蓝发青年手指灵活,更意图向下……
  “不不,真的没关系。”用力挣开青年,Tryon“蹬蹬蹬”连退三大步,表情别扭。环顾茶楼,客人不多,侍者几名,他不知道蓝发青年为何执着于帮他洗衣服,他也没有想歪什么哦,只是当青年的手触到衬衣腹部的纽扣时,他感到哇卜颤抖了一下。
  “先生……”被推开的蓝发青年又想“扑”上来。
  Tryon颈后一阵寒怵,转身向店门跑去,连连摆手,“不不,真的不用,谢谢。”天知道怎么回事,他一点也察觉不到青年的歉意,那与其说是道歉不如说是“扑”的动作,仿佛他成了青年的猎物。
  “先生?先生?先生——”尾音长长一拖,Tryon身后,蓝发青年手合喇叭形,乱没诚意地叫了几声。不叫倒好,他一叫,Tryon跑得更快。忍俊不禁,青年捂嘴“哧哧”闷笑,眼睛却盯着Tryon,一丝不放,直到Tryon进了1114号的骨董店,他才收回视线。
  身后,一只裹着黑衫的手臂搭上他的右肩,尖尖的下巴同时搁在他左肩上,浅浅的戏笑,音线一流:“看清楚了,暖?”
  “没错,虽然只看到一点,不过是一只非常漂亮的弊蛙。”蓝发青年偏头,眼中映上一双浅绿色的眸——绿眸之主,他的主人,房禺。
  “你吓到他了。”房禺微微眯眼,若有若无挑起几缕蓝色发丝,闻到一缕淡淡的香氛。他又嗅了嗅,没说什么。暖纹喜欢将头发染成奇奇怪怪的颜色,所幸不难闻,他完全接受。
  察觉到他的轻嗅,暖纹紧张地拉过一缕放到鼻下,“染料有怪味?”
  “不。”房禺莞尔。
  放心吐气,暖纹又道:“禺,我找机会给你拿回来。”
  “不急。”绿眸妖唇的男子朗朗一笑,也的确没有半点着急的意思,“暖,暂时别去惹如卿,我答应过她。”
  轻触那一缕不属于自己的墨发,暖纹撇嘴,“你答应如卿的只是那只猫。”
  “呵……”房禺笑出声,以指背轻磕他的下巴,“偶尔,我也要让如卿觉得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信守承诺?他的主人信守承诺?暖纹决定不发表意见。
  房禺见他不语,逗弄之心不减,笑问:“难道说……你想在这儿得罪米寿?” 
  暖纹拉拉自己染成蓝色的头发,思索不过须臾,立即得出结论:“万不得已,最好不要。”
  万不得已……万不得已……
  他犹记得数年前,当他挣脱米寿的困束从海里救回主人时,那冰凉的躯体,那无色的冷唇,那仿如安睡的双眼,让他如坠冰窟,悸动的寒意浸骨入髓,离魂憔悴,不死不休。
  那全身发冷的一瞬……
  “暖!”肩上重量一轻,房禺的声音自他脑后传来,“就算如卿生气,我也不会让她有机会重演相同的事,我有你呀。”
  我有你呀……
  轻轻的几个字,像秋天清晨掠过海面的凉风,仿佛逗起了层层迤逦水纹,回首时,海平如镜,什么也没有。
  冰灰的瞳子悄然闭上。
  这一刻,暖纹眸中的情绪,无人得见。

  如果Tryon以为进了鞠骨董店后,他的厄运就此完结,那是美梦。当然,大白天是没有美梦可做的。
  他的厄运源于符沙。
  因为今天的减肥只需要6小时,他经鞠如卿同意,留在店内等哇卜出笼。在这6小时里,他深深意识到:今天的自己绝对“犯水厄”,比犯桃花还惨。
  首先,他“不小心”踩到一只长毛狮犬的尾巴。之所以强调“不小心”,因为他前一脚明明没看到前方地板有狗尾巴,没想到后一脚下去,惊天狗吠炸响,吓得他差点腿软。绕店躲了一圈,最后是那位叫米寿的伙计喝止了长毛狮犬,救他升天。随后,他在金眸小男孩眼中看到一种称为“失望”的情绪。
  其次,他征得骨董店店主同意,借得一本《辑蛙谱》翻阅,以消磨等候的时间。就在他认真阅读的时候,一杯热茶从天而降,烫得他哇哇大叫。身后,符沙冲他吐舌一笑,“抱歉,客人,我手滑了。”看着那张纯洁天真无害到绝对零度的脸,他一点气也生不出来,总不能和一个小家伙斤斤计较吧。
  差不多五小时的时候,他跑到大鱼缸看鱼。因为鱼缸过高,在符沙的邀请下,他兴冲冲爬上放在一边的简易铁梯,准备趴上缸沿看个仔细,没想到他的头刚探向鱼缸,一只乌剑鱼兜头就给了他一注水喷作为见面礼。结果可想,他没站稳,屁股着地,非狼狈能形容。而符沙,缩肩站在一边,双手捂嘴,不用猜也知道在笑。
  至此,他开始思考:是不是哪里得罪过符沙?符沙的行为像小孩子的恶作剧,他感觉不到敌意,但很不幸,偏偏他就是被“恶”的那个人。
  在剩下的一小时里,他决定和小家伙沟通沟通。
  因为鞠如卿在盒子边照顾他的哇卜,不便打扰,因为米寿在安抚一群猫猫狗狗,也不便打扰,于是,Tryon蹲在清理植物叶的小帅哥身边,扬起自认为亲切的笑,问:“符沙,平常店里的植物都是你照顾吗?你真能干。”
  符沙瞥他一眼,实在不想理。
  这家伙说话的语气像哄没长牙的婴儿,拜托,真要按年龄算,他比这家伙不知大上多少轮。如卿姐说他有一副青涩的骨骼,既然目前没有收藏价值,那他试试这人有没有异于常人的能力总可以吧。
  刚才的恶作剧,他的目的很简单——测试Tryon的身体灵敏度和异变反应能力。可惜,他发现这个叫Tryon的胶骨人一、无、是、处。
  青涩的骨骼……
  不是他要偷偷嘀咕,还真是青涩得可以……
  金眸斜斜一转,半眯着飞向Tryon,“你平时都干什么?”
  Tryon被他问得莫名其妙,困惑道:“工作啊。”
  “什么工作?”他见过不少蝶骨人,个个身份奇特,职业怪异,他呢,他至少也有一份令人咋舌的职业吧。
  “司机。”
  “……开什么车?”
  “垃圾车。”
  咚!符沙直接向后倒,情绪陷入低谷,无论Tryon在他头顶上方怎么叫,他都没兴趣理了。直到减肥成功的哇卜呱呱跳上Tryon的手,他才掀了掀眼皮。
  嗯,减肥成功,哇卜现在的体积只有减肥前的二分之一,四肢修长,颜色鲜艳,看上去蛮可口的。
  Tryon非常满意骨董店的减肥效果,鞠如卿也非常满意一大瓶的弊蛙油。
  主、顾二人皆大欢喜。

  Tryon走后,符沙明白了三件事。
  第一,蛙也要减肥;第二,饲主虽是好骨,达不到如卿姐的收藏标准也没用;第三,这些异骨的饲主中,也有平凡正常的职业者。
  此外,刺青是一种不错的身体花纹装饰。
  符沙捏紧小拳头,抬高手臂,戳戳……
  嗯,他的肉还真有弹性……他可不可以向如卿姐要一只弊蛙小蝌蚪养养?
  还有还有,如卿姐说他不必真的把那本《辑蛙谱》背下来。
  呼——终于逃脱了“蛙”的噩梦,有惊无险,又可以烤蛋糕了哟!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好看 - 2009-3-6 12:02:09 - 花雨紫泪
-----------------------------------------------------
拜托,快点出吧,好期待哦!!
很喜欢 - 2009-1-2 15:48:56 - 在你的视线
-----------------------------------------------------
我真的身喜欢你写的《鞠·骨董宠物店》,看了让人有一种开心的感觉...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03, 共 2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