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4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堕天使的考验/咕噜
 2008-11-10 14:06:5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3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并不是所有的葬礼都会充满悲伤与眼泪的。
林向南的葬礼就是如此。
寥寥的数人,勉强地戴着一副墨镜站在墓前,听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连衣服都穿反了的神父在坟前假严肃地喃喃不知所云,甚至,还有人开始偷偷地用手机上QQ。
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尤其是这群勉强出席葬礼的人们而言,林向南的死是件好事。
但请别误会,林向南可不是什么社会渣滓,他的职业是教师。
作为一名孤儿,年仅25的林向南社会历练并不多,但是在他23岁那年,竟然以实习生的身份把市内出了名、绝对没可能考上大学的班级硬是调教得有声有色,并且跌破所有人的眼镜,让班上65%以上的同学考进了专科以上的学府,甚至这群人里,居然还有一人光荣地登上了一线大学的殿堂!
身为一名年轻有为的教师——并且是被重金礼聘高薪挖角进入市内有名的、学生大多是政要或名人后代的C大附中执教,想说他不是个前途无量的人都不行。而在他过去短短的二十五年生命里,林向南一直都是C大校董团——不,应该说,所有知道他的人的眼中最值得夸耀的年轻人,不但文质彬彬,又长得俊朗,不少年轻的女教师都对他芳心暗许,连校长都把自己的女儿往他的身边推去。
可,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居然在半年前疯狂地爱上了一个女人。
虽然爱情本来就是不可理喻的,但偏偏他爱慕的对象,竟然是他班上的学生——单套校长的话,是师生恋也就算了,居然还叫人吐血地挑中了家庭背景最复杂的那个白果果!
这个白果果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啊!
老爸是商界出了名手段狠辣的笑罗刹,老妈是知名的教育家,再往上数,爷爷一家是书香门第,外公一家是有名的杏林之家!最重要的,当然是这白家可是C大附中最大的赞助者——可是这不长眼的林向南呢,爱起来就天昏地暗的,情信不断,网上示爱,还追得人家白果果错脚落入河里,高烧不退差点烧坏了脑袋,整整一个月躺在床上不能起来!
白果果是谁啊?人家可是白家这一代仅有的血脉,被捧在手心上易碎的公主!
于是,白家施压了,如果不把林向南开除掉,白家将断绝一切赞助!
可挖这林向南进入C大附中时所签定的合约是天价!当初怕他不来,校长甚至未经校董会议就在合约上增加了许多对他的保障!
好了,这会两面不是人——不解雇嘛,得罪白家;解雇嘛,自己未经校董会就决定的事情又会曝光。而就在校长急得快发狂时,林向南发生车祸并当场身亡的消息就传来了,这不是喜讯又是什么?
“校长,葬礼结束后你还要去白家一趟。”
是了,这麻烦的林向南死就死嘛,居然还连累了白果果从小养大的狗儿受了重伤,昏迷不醒,害本来就大病未愈的白果果听到消息后又晕死了过去,真是死也害人家不安宁!
对身边的老秘书点了点头,校长忍不住撇了撇嘴。

白果果是个很安静的女生,皮肤很白皙,有一头乖巧的直发——这也是校长对白果果的印象。而如今的白果果,大病未愈,又添丧狗——不,狗昏不醒之痛,此刻躺在床上,身上套着宽大的衣服,显得更脆弱了。
“果果啊,好好休养,同学们都等着你回来呢。”
回答校长的是轻轻的眨眼。
白果果没有开口,一直都没有开口,至于因为校长到来而一直守在床边的老管家也没有说话,沉默到底。
于是,校长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白家。
“真搞不懂林向南喜欢她什么,不过是个布娃娃。”
离开时,校长忍不住对身边的老秘书碎碎嘴。
老旧的小轿车发动,在滂沱的雨中离开。
不一会儿,一个沉默纤小的身影走出了华丽的铁门,因为没有带伞,很快就被雨水打湿了。
这个纤小的身影,属于白果果。
她是趁着老管家接电话时,偷偷从房间里走出来的。
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不管是绿树还是精致如城堡般的洋房都被滂沱的大雨模糊成了一团,而雨滴顺着被打湿的刘海,一直滴入眼睛里再流出来。
可是,白果果拖着仍见虚弱的身子,努力地走着每一步。
如果,现在的白果果被任何一个认识她的人看到,只怕那个人会晕倒也说不准——毕竟,白果果在学校里,即使去的地方是离教室仅五十米的食堂都是由她家里的司机接送的,根本没有像现在这样独自一个人去哪里的经验。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白果果仿若新生儿似的,也不知道是一时的失神或是别的,竟然在红灯大亮时穿过繁忙的马路——
“天啊!小心……”
身后,一阵尖叫,白果果回过神来,只见一辆货车高速地驶来,而惊人的刹车声响震耳欲聋!
本来是可以逃开的。
但是,大雨激打在货车上,溅起了弹跳的雨花无数,朦朦胧胧的,竟吸引住了白果果的视线,使她连仅有的可以逃开的机会也放弃掉了。
雨声,还有人群的尖叫声,渐渐地也变得朦胧起来,就在白果果缓缓地闭上眼睛的瞬间,她的肩膀被狠狠地一拉,瞬间被人用力地搂到怀里,并快速地往边上滚去。
有力的怀抱,带着熟悉的味道。
回过神来的下一秒,白果果用力地挣开那个救了她的怀抱,惊叫:“林老师!”
眼光快速地寻找那个人的脸,居然感到失望。
没有浓黑的眉,没有会说话的眼睛,没有好看高挺的鼻子,更没有比性感女星更迷人的细唇——这个人,单眼皮,小眼睛,别说与林向南长得完全不像,根本就是不管身在哪里都能被人忽略掉的路人甲的相貌。
“作死啊,过马路也不看灯……”
就在这时,好不容易把车停在路边的货车司机跳下来,来势汹汹地跑过来开骂,都是些不堪入耳的话。
从小被呵护着的白果果哪里被这样对待过了?
于是,细小的肩膀,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可,就在下一秒,一双有力的大手把她带入了怀里,藏起来。
白果果抬头,只见那个长得很路人甲的路人甲正抬起头,怒瞪着那名货车司机。
“怎么,看什么看?!”
被那个路人甲瞪得心里顿感发毛,货车司机又胡乱骂了几句,走了。
而这时,路人甲低垂着眼帘看过来,眼神中依然敛不尽方才的凶狠,让白果果的颤抖又一次出现,吓得不敢动弹。可就像是察觉到她的害怕似的,路人甲居然冲她咧嘴一笑,露出了可爱的犬齿。
然后,就在白果果失神之际,这名路人甲扶直了她的身子,飞快地跑向一边的杂货店,然后又飞奔过来,并把一柄四折伞塞到了白果果的手里。
看着眼前傻傻地笑着的人,虽然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可怕,但白果果还是不敢靠近。悄悄地后退了一步,她分神地看了看那柄硬塞到手里的伞,发现那伞上的图案丑丑的,普通得就像是眼前站着的人。
“谢谢你……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白果果默默地看着那名路人甲许久,终于开口,而回答她的,是疑惑的眨眼,然后,那个路人甲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只见,他的脖子上戴着一条有点紧的黑色布链,上面有一个银色的吊坠,漂亮地刻着一个字:海。
“你叫海?”
似乎没看到白果果疑惑的表情,路人甲——海,快乐地点头,露出了可爱的犬齿。
“谢谢你,海。”
白果果道谢,然后转身离开。

G市很小,白果果一直这样以为。
可今天,她终于知道原来G市很大,只是以前她一直坐在车上,才没有发现自己的“以为”是多么的可笑。
而今天,她按照从网上下载的公交车路线指南,转了四次车,花了两个小时,才终于来到了她的目的地——安山。
安山,安眠之山。
绿树环绕,山明水秀。雨景中,整个视线里朦朦胧胧,没有烦嚣,没有工厂制造的废气,也没有汽车恼人的引擎声响,让人有了置身仙境的错觉——这是一个安恬之地,专属死者。
如今,这里还是林向南的灵魂安葬之所。
没有人知道白果果为什么要拖着虚弱的身体来到这里,也很难想象被林向南追求得掉入河里的她为什么会来。
站在墓前,她似乎也在为自己的到来感到疑惑。
雨,越下越大。
“你居然敢来!”
突然,她的身后被湿湿的东西击中,而气愤的声音穿过雨声而来,惊得白果果连忙转过身去——她的身后,站着三个大男生,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满眼的通红。
“你们……你们是谁?”
手胡乱地往身后摸了摸,摸出了一片湿泥,白果果不禁皱了皱眉。
“我们是林大哥以前的学生!你敢皱眉!现在只是在你身上撒一把泥你就这种厌恶的表情,可是我们的林大哥呢?我们的林大哥……”
一个男生哭起来,另一个连忙哽咽着接下去:“我们的林大哥、林大哥却要被这种泥所包围着!”
“都是你不好!”
第三个男生大步向前,打掉白果果的伞。
被打的手很痛,但发现手背上的乌泥痕迹后,白果果不禁低叫:“刚刚是你扔我的?”
“是又怎样?”
领子突然被粗鲁地拉住,白果果整个人被带到那个男生的面前,害怕地瞪着对方鼻子上发红的青春痘。
“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为了你,林大哥不会出意外的!”
“不要,放开我……”
眼看着那个大男生高举了手,白果果害怕得闭上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拍掉了那个男生的手,下一秒,白果果的手腕被用力地一拉,被带到了宽宽的脊背后。
心悸未定地,白果果瞪着那件带着雨水泥污、有点眼熟的灰色T恤。这时,那个人回过头来,视线在瞬间交汇,那人毫不吝啬地露出了可爱的虎牙,而白果果不由得一愣,竟然又是那个路人甲——海。
 “该死的混账女生,你还敢带情人来林大哥的墓前!”
这一对望,竟然刺激了站在那边的三人组,“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要跟林大哥道歉!”
身后是那三个男生异口同声愤怒的大叫,眼看着那三人组要冲过来拉自己,白果果害怕地想要逃开,而就在这时,手腕被用力地握了握。
眼帘抬起,白果果疑惑地看着那个拉着她的人——海。只是一个眨眼,海竟然疯狂地跑了起来,而白果果,吃力地跟在他的背后。
明明是被人在身后追赶着,但白果果,却忍不住一再放任目光寻找海的侧脸,海的表情——一个踉跄,白果果被路上的湿石绊倒,白皙的膝盖上,瞬间红了一片。
膝盖上的疼痛,使白果果皱紧了眉心。而海,紧张地蹲下来察看,看着他那种专注的表情,白果果的脸不禁红了起来。
“我没事的。”
她小声地说着,没料到海居然往她脏脏的伤口舔了起来。
而就在海低下头的瞬间,白果果的眼睛不禁瞪大了,看着他的脖子……
“在那边!”
来不及害羞或阻止了,白果果突然被海拦腰抱起。景色在眼前飞快地掠过,而白果果,看着海为了她而专注跑着的神情,泪水默默地流着,把头轻轻地倚在他的怀里。

海的脚程很快,所以他们很轻易就摆脱了那三个大男生。而白果果,安心地倚在海的怀里,任由他抱着,跑着,居然不过问他要把她带去哪里。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海把她放了下来。
双脚着地,抬起眼帘去寻找海的脸时,白果果才因为眼前的脸无比清晰而发现原来雨已经停了。
这时,一个指头指向白果果的身侧,白果果看着海的笑脸,转过头去,意外地看到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华丽铁门,说不出来。
而打断白果果的出神的,是海再见的手势。
“不要走!”
眼看着海竟然真的转身离开,白果果害怕地拉住了他,“拜托你,跟我进去好不好?”
短暂的沉默后,海的唇上展现了微笑,还有那可爱的犬齿。
于是,海被白果果带到了家里。
而走进家门的那一刹,白果果才发现这个时候的白家原来已经乱成了一团——正确而言,是白家的仆人们早已经乱成了一团。因为,白家的主子们忙得连一通电话也没时间接,管家根本没有办法把白果果不知去向的事情报告上去。
所以,看到白果果回来,衣服沾着雨水还有泥污,而膝盖上还受了伤——这样的一身狼狈,使一向板着脸的管家居然露出了泪水汪汪的表情。
“我的小姐,你到底去哪里了?”
“我……我去看海宝宝了。”
说这个话时,白果果偷偷瞄了瞄海的脸,可是,海低着头,无法看清楚表情。
“小姐,你要看海宝宝应该跟我说啊!还有,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狼狈……”管家边说边叫人准备家庭药箱,为白果果放洗澡水,然后又瞄了海一眼,“这位是小姐的客人吗?衣服都脏了,先去客房换一套吧,请。”
“管家,他是……”
“小姐,有什么话请等一下再说!”
管家很少会对白果果使用这种命令的语调,显然是因为担心她而乱了分寸了。
于是,白果果也不多说什么,在管家的安排下,乖乖地洗了个澡,包扎了伤口,才穿着乖巧的洋装来到安顿海的客房里头。
“好了,管家,请你先退下。”
“可是小姐……”
“管家。”
耐不住白果果恳求的目光,管家只好退出了客房。
而海,津津有味地看着这样的互动,一直笑着露出他那可爱的犬齿。
“海,知道吗,你的名字跟我从小养大的狗狗一样呢。”
为了能够自然地聊天,白果果随便找了个话题。
海还是没有开口说话,一直看着她。
这样的沉默,是一种鼓励。于是,白果果走到海的身边,坐下来,然后,怯怯地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臂。发现他没有拒绝,于是,她胆子大了起来,开始用指尖在他的手心画圈圈,并不时地偷偷抬眼看他。
房间里很安静,静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
“海,你不能说话吗?”
海还是没有说话。
“没关系,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就好。边说,白果果的手边摸上了海的脑后,在脖子上揉着某一处,“海宝宝的这里,也有一个小印记,像星星,你知道吗?”
海依然没有开口说话,是的,他的脖子后的确有星星标记。
“虽然你不说话。但我知道的,你就是海宝宝。你是特地回来陪我的对不对?”越说,白果果的声音越沙哑,“海宝宝,自从你发生车祸昏迷不醒后,你知道我有多么寂寞吗?”
泪水,从白果果倔强的眼睛落下。
而海,在这样的倔强目光注视中缓缓地伸出手来,为白果果抹去她的泪,然后,把她搂入怀里。
虽然为海的举动感到疑惑,但白果果还是用力地搂住了他的腰并贪婪地吸取着海的体温。白果果对海诉说着心事,就像以往,不同的是,现在被搂住的,是她,“海宝宝,我告诉你,今天,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跑到那个人的墓前,你知道我有多么憎恨他吗?都是他,都是他把你害惨了,偏偏,你受伤昏迷,我却连你在哪个兽医诊所也不知道!他们都听爸妈的,不肯告诉我……”
舒服地在海的怀里寻觅到安稳的一方后,她的目光,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看着自己的左手——只见,白果果的手腕处,绑着一条墨绿色的手绳。
记忆,曾经有个女人跟她说,只要戴上这手绳,她的愿望就会成真,本以为是骗她的,没料到……
昏昏沉沉地想着,白果果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而海,低着头,看着白果果的睡容,唇上的笑容,在这一刻变得让人心疼,伸出的大手,轻轻地拍了拍白果果的头。
海的唇,微微动了动,似乎在说什么,只是,声音没有发出来,一直没有,使得这一夜,更寂静,更适合做梦。

而这一夜,白果果都在做梦。
梦见的事情乱七八糟的,没有一个具体,只是,她依稀记得自己梦见了海与一个打扮奇怪的女人站在落地窗前,聊着什么。
醒来,已经是中午。
没有找到海,白果果慌了,听说他一早离开了,连忙冲了出去。
撇开了苦苦追上来的管家,故意发小姐脾气轰走了硬是要跟上来的司机,白果果独自走在街上。
眼前,是熟悉的景色。
漫无目的地找着,白果果不经意地来到了经常带着海宝宝散步的公园。而这个公园,同时也是她初遇那个叫人害怕的林向南的地方。
记得,那是深秋时分。
林向南还没有进入C大附中执教,而她,也不过是刚进入学校不久的新生。他打扮得比实际年龄小很多,像个高中生似的,笑起来蠢蠢的,会露出一对可爱的犬齿。而她,因为被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的爸妈笑长不大,于是气得故意穿起了完全与年龄不搭调的成熟洋装。
然后,两人偶遇,他跟她在公园里玩了一个下午,甚至还带着她偷偷地躲在公园的一角里烤栗子吃——
“你,心愿达成了吗?”
身后突然有个陌生的女声响起,白果果触电般地回过头去,看到一个穿着打扮很古怪的女人——白色的唐装设计丝绸长衬衫与黑色的西方罩网长裙,既保守又暴露的衣着让人感到奇怪又忍不住觉得好看!
“祝你好运。”
奇怪的女人笑了笑,从公园里走出来。
白果果瞪着女人的脊背,说不出话来。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小姐,不好了!”
管家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
“不好了小姐,医生刚刚打电话来说,海宝宝……海宝宝它……”
看着管家慌张地跑来,白果果只感到大脑一片空白、麻痹。
“海宝宝在哪里?”
“就在……”
管家的话才说完,白果果已经转身,疯狂地跑了起来。
海宝宝因为被责骂而委屈地呜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因为高兴而在地上孩子般滚动的可爱画面,看到她伤心流泪故意凑过来用头撞她的乖巧……
当然还有昨天的海在记忆中的每一幕,都在脑海里不停地播放着。
“别走!”
肩膀突然被一拉,白果果差点没失去平衡摔在地上。
回过头去,跳动的视线里出现了那天用泥巴丢她的男生的脸——以及那颗大到无法被忽略的青春痘。
“哼,真是巧遇啊!这次我可不会让你白白跑掉……”
心急如焚,没听他把话说完,白果果拨掉他的手,继续往前跑去,快速地跑上了天桥。
“该死的!”
大男生的脚程比白果果快多了,突然猛地一拉,再一按——下一秒!白果果被硬生生地按在天桥边上。
“放、放开我……”
双脚离地,白果果倒抽了一口气。
“谁要放开你……”
本想放狠话吓吓白果果的男生,发现身边的人突然都对自己指指点点,突然一愣,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让人误会的事情,连忙撒手。
“没有,我没有要推她下去……”
“哇!”
突然被放开,白果果整个人失去重心,往下坠落!
“小心!”
男生一惊,连忙伸手去抓,但还是慢了一秒,扑空了。可就在这时,一抹快影踩上天桥护栏,往下纵身一跳!
而就在这时,那个混在围观人群里的怪装女人,口里快速地念起了咒语。

从天桥上追着白果果跳下去的人,是海。他在紧紧地搂住白果果的瞬间一使力,翻了个身,让自己的脊背向下,可就在两人坠落地上的瞬间,白果果只感到眼前一阵花白——
再醒来时,身上除了有点酸痛外,再无其他的感觉。
恍惚地用手拍了拍懵懂的脑袋,白果果坐了起来,眼角余梢,因为不经意地掠过地身边的某一处而浑身僵硬了。
猛地一转头,白果果错愕地瞪着正从上翻坐起来的海。
只见,海的脸居然龟裂成无数的细片,而后,随着他翻坐起来掉落在地上——浓黑的眉,刚毅的眼眸,高挺的鼻子还有比性感女星更性感的唇……
好一张,让她噩梦连连的脸!
浑噩间,听见了脚步声在接近。白果果抬起眼帘,竟然看到了那个衣着奇怪的女人!
“时间到了。”
只见那个衣着奇怪的女人姗姗地走近,然后半蹲在海的身边。
而海——不,那个曾经有着海的脸的人,沉默地点着头,站起来,与女人并肩走着,自始至终,没看白果果一眼。
“林……向南。”
喊住了根本不想喊住的人,白果果无力地坐在地上,只感到脑海里一片空白。
为什么?
脑海里,只能清晰地浮现这三个字。
这个时候,那个装扮奇怪的女人走回来。
“你一脸的泪水,该不会是不满意我为你达成的心愿吧?”
被女人这么一说,白果果伸手往脸上一抹,这才错愕地发现自己流了一脸的泪。
“我的心愿?”
心里快速地掠过一些画面,白果果的视线模糊了,豆大的泪水,因为眨眼直掉落下来。
她努力地用手撑起自己的身子,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麻绿色的绳子从手腕上掉落下来。白果果震惊地瞪着手绳,心跳的声音一下子涨满了脑袋。
对了,她想起来了……
就是这个女人,当她听到林向南的死讯又听到海宝宝昏迷的消息后晕死了过去,一醒来就看到她站在床头。
当时,这个奇怪的女人投射在地上的影子十分的诡异,竟像是长着一对巨大翅膀!
“你要不要跟堕天使做交易?”
就在白果果心里一阵骇然之际,一本巴掌大小的魔法字典塞到了她的手里。
“只要你肯付出,我就能实现你的愿望。”
那女人说罢,就在白果果精神恍惚之时消失了——可是,白果果完全记不起来,自己到底许了一个怎样的愿望!
就在白果果用力地捂住自己的脑袋,想要把这个愿望想起来之际,脚步声,又在耳边响起。
抬起头,只见海……不,应该是林向南走了过来。
看着缓缓在面前蹲下的人,白果果害怕地退后了一步。
“一直,我都想跟你说一声抱歉。”
大大的掌心,轻轻地拍着她的头,“不要再自责了,我的死,不是你的错。”
看着眼前的笑容,白果果的眼睛突然痛得发热!
脑海里,快速地滑过无数的画面!
就在这时,抽回的手,还有转过去独自前行的身影,让白果果的心猛地抽搐。然后,比脑袋更快行动的,是身体,还有语言。
“不要走!”紧紧地从背后搂住林向南,白果果哭得泪流满面!
对了,她终于全部想起来了!
在这场爱情游戏里,被疯狂追求的人不是她白果果,而是林向南。
是她,因为爱上了自己的班导却又被拒绝,所以想方设法,冒充他写情书给自己,还故意在校园网上假装他公开求爱,甚至还趁着校外旅行逮到他独处的时候故意掉下河里,陷害他求爱不遂想对她乱来的疑云,还故意装病不去学校,逼着他来见自己……
那天,也下着很大的雨。
而他们,站在车水马龙的路边。
他说着陈腔滥调,以教师的身份再一次拒绝她,于是,她一咬牙,拉下他的脖子,强吻住他的唇,想证明他在撒谎,他对她有感觉的。
就在这时,她的海宝宝,冲出了马路,被车撞到!
可是,车并没有停下来,就像海宝宝根本不存在似的飞速驶开,但更可怕的,是后面的货车眼看着又要从海宝宝的身上辗过去……
她害怕得连忙放开他,想冲出去,可他手一使力,把她甩到身后,自己猛地冲了出去,然后,她听见了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接着,眼前的景色,除了雨水,就是殷红,占满了所有的视线……
绝望,就这样铺天盖地而来!
她很害怕,也很伤心,心里痛得几乎无法呼吸,而且每每合上双眼就会看到这样的一片红。于是,她向堕天使许了这样一个愿望。
“我要得到幸福,所以,请让我忘记喜欢他的那份心情。”
可是,她真正的愿望,并不是这个啊!
“我,也向堕天使许了愿望。”
林向南的声音低沉,让白果果愣了愣。
“你的海宝宝,不会离开你的。”
手,轻轻地被握住,他看她的目光里,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已经不是教师身份的他,已经不必再隐藏自己的感情了。
“你,果然是喜欢我的。”
白果果呆呆地看着他,呆呆地发出结语,然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可是,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
“因为我是老师啊。”
看着白果果数秒,林向南终于坦白了自己的心结——白果果总说自己对他一见钟情,其实,他也是。
他第一眼看到那个长发的女孩子孤独地坐在风里仰望着白蒙蒙的天际时,他就爱上了她。所以,他特地跑去买了一袋生栗子,又风风火火地跑回来,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她的身边去邀她烤栗子。
越是了解,越是沉沦。
她的寂寞,让他心疼,她的逞强,让他哭笑不得,而她的追求,更是让他……
所以,他很贪心地向堕天使许了两个愿望。
他的第二个愿望是,回来再与她相处一阵子。
“那么现在呢?”
白果果突然哭了起来,推开了突然而来的温暖怀抱,低头啜泣着,而林向南伸出手,拉住了她纤弱的手腕。
“已经是最后了,能为我笑一个吗?”
林向南的话,让白果果触电般地抬起头来。
对视着的两人,默默地,不发一语,交汇在半空的眼神,就像是能够化作永恒一般。而那个打扮奇怪的女人,看看他们,又瞄了瞄身边静止的一切,终于还是不好意思地轻咳了一声:“那个,时间到了,很抱歉哦两位。”
“不要!拜托你,我取消愿望,换一个可以吗?”
看着抱着林向南泣不成声的白果果,女人挠头,“堕天使的交易,是没有办法取消的。”
回答她的,是灾难般的哭声。
女人挠头再挠头,以魔法分开两个人,手向前一伸,只见林向南瞬间化为一点光圈,被女人收入掌心里,“走了。”
“不要!”
不理会白果果悲伤的哭声,女人转身就走。
才想追上去,手,却被拉住,白果果回过头去,意外地看到了管家。
“小姐,你没事吧?”
“管家,你放开我,我要……”
无法挣开管家的手,白果果也顾不上许多了,连忙回过头去,没想到才一个晃眼,就失去了那个奇怪的女人的身影!
顿时,只感到浑身无力,白果果跌坐在地上。

又是一个晴朗无云的天气。
带着已经痊愈的海宝宝来到经常散步的公园,白果果顺着它身上的毛,躺在无人的草地上。
现在的白果果,打扮得很中性。
长长的头发剪成了娃娃头,看起来比以前精神了许多。
而本来,哀伤,随着时间的洗刷,早就该变淡了。
半年了,不是吗?
因为怕触景伤情,她在父母的安排下进入了另一所高中就读,新的环境,新的同学,还有以新形象示人的自己——白果果已经没有再为林向南的死整天落泪,只是很偶然的,会在午夜梦回时,因为梦见林向南被带走的那一幕哭醒过来。
突然,耳边洒落黑黑的硬硬的东西,吓得白果果直跳了起来。
“美丽的小姐,要吃栗子吗?”
那天,林向南也是这样跟她说的。
这样想罢,白果果触电般地瞪大了眼睛——眼前,可爱的犬齿在笑着。
猛地从地上站起来,白果果踉跄了几步,然后,又急急地走上前去,声音颤颤,但依然骄傲地抬起下巴:“栗子好吃吗?”
“吃吃不就知道了?”
那个人,向她眨了眨眼。
而白果果的泪,猛地掉下,人向前,紧紧地搂住了那个人。

谁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的戏剧化。
尤其是校长,当他看到那个被新闻誉为医学界奇迹,死而复生的林向南精神奕奕地在学校里行走时,几乎吓得心脏病发作。听说,葬礼那天的大雨居然引起了安山一带的山泥倒塌,而这个陷入假死状态的家伙,就这样幸免于死了。
于是,问题回到原点,校长又面临着到底要请林向南吃鱿鱼还是被白家断绝赞助的难题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已经转学的白果果又转回来了。
就在校长胆战心惊地担心着两个人碰头的第一天会发生什么时,这两位主角居然没事人似的,林向南没有继续追求白果果,而白果果也没有表现出很害怕林向南的样子。
但 ——
最可怕的居然是在校长刚刚安心之际,又听说有人目击到这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在路上!
听到这个消息,校长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而一个衣着古怪的女人,坐在大树上,看着拉着手的两人,笑眯了眼睛。
“你不觉得这样很乱来吗?居然让已经死去的灵魂复活……”
身后有人在说话,是个头发颜色红得刺眼的大男生。
女人没有理会,直接把重量转移到大男生身上,“有什么关系,本来就是你胡乱勾魂,把人家提早勾到幽冥界去。”
“我那是忙中有乱,你知道的,能者多劳啊。”
“算了吧你!能者是我吧?为了你闯的祸忙了个焦头烂额!”
幸好那两个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能够顺利通过了让死去灵魂复活的考验。
不理会身后的人继续唠叨什么,女人看着林向南为白果果整理头发的一幕,唇上浮现出了绝美的笑容。
“只要能掩盖住真相就好了。”
要幸福哦!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4:18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2, 共 1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