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4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烟锁寒之逐月/starry
 2008-11-10 14:08:0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26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关于那段记忆,水荧总觉得画面是那样的模糊,仿佛印染上似水流年的光影而泛着层层不甚分明的昏黄。
  星曜亭中,那光洁无瑕的青玉案上铺展的是神州山形图,难以计数的山水丛林形成一组组复杂而神秘的图画。她与放歌分站石案两侧,仿佛俯瞰了整个天下。
  水荧的手拂过图上的点线阡陌,忽然叹道:“每当我看到这幅图就觉得,人真是渺小,天下那么大,我们身处其中却连地图上一个点的分量也没有。战乱、瘟疫、意外……有太多的事情可以把身边的一切带走。”
  “你害怕我会忽然消失吗?”云放歌懒懒地笑着,脸上尽是不着痕迹的得意,惹得水荧给他一记大大的白眼。
  其实再多感叹也只是空话,她没有家人,也不知道自己的故乡在何方。打从小时候起已被师傅收养,归入青麓门中。“孑然一身”并没有世人想象中那样凄苦,了无牵挂也是一种解脱,她从不担心会失去什么,皆因她也再没什么可以失去了。但忽然产生的感叹因何而来,可能真的因为他吧……
  即使她再聪明,遇上这个一脸嬉皮的家伙也是毫无办法,明明自己只喜欢独自一人,但久而久之竟习惯被他赖在身边。她也只好认了,然而口头上却还不放松:“你要是消失了,我就耳根净静了。”
  放歌随即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直叫:“水荧你对我真是太无情了。”
  回想起来,他这句话是戏言,却也是三分事实。他们相识六年,这六年中,放歌是一直不断付出的那一个,而她只是默默接受而已。
  如果,那时候,她愿意为放歌多付出一点,那么如今,她会否不用那么难过呢?
  山岚萧瑟,时光难逆。这世上,没有如果。
  

  近日最盛传于江湖的要闻,莫过于“逍遥剑”云放歌向江湖第一美人姬水荧提亲了。
  事实上,当这个消息传出时,几乎所有的少年侠客都不敢相信这个消息。这是真真正正足以震动江湖的大新闻!
  姬水荧,如此冷傲卓然的一个女子,远观则倾心,近之则情怯,加上精通天文术数的绝顶聪明……她本身就像一个江湖传奇。
  难以想象,世间竟然还有男子可足以匹配!
  不过传闻中的男主角是云放歌,那么一切又变得理所当然了。如果说云放歌的剑独步天下,那么他的轻轻一笑则可以令男男女女为之心折。慵懒的笑意里带上十二分的自信,营造出一种微妙的、强烈的魅力,专属于云放歌的魅力。
  这样的表情是独一无二的,见过这个笑容的人都知道。
  御剑山庄的云放歌与青麓门的姬水荧,无论家世、实力、性情、外貌,他们二人之间已经找不出不相配之处,所谓天作之合也不过如此了。
  名门正派乐见这两方势力的结合,江湖上对门亲事渐渐变得喜闻乐见。
  但是谁也没想到,故事却在这里峰回路转起来。
  大婚之日,云放歌竟然逃婚了!当着喜堂内众多观礼嘉宾的面,转身离去,留下一室的惊讶莫名,也留下一脸震怒的水荧……
  喜帕坠落在地上,软弱无力,揉成了一团。那张动人心魄的俏脸上见不到一丝血色,是错愕,更是不信。他欠所有人一个解释。
  江湖上对云放歌的悔婚作了种种猜测,有人说御剑山庄出现问题,所以云放歌才不得不赶去应付危机;也有人说他其实另有所爱,根本不是真心爱着姬水荧;更有人说他正在练一种盖世神功,但因为走火入魔,所以才会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行为。
  因为此后云放歌便失去踪迹,任凭御剑山庄和青麓门上下把江湖翻了个天也遍寻不获。这个说法一时间广受普罗大众接受,谈起云放歌时也不禁自动增添几分悲壮。
  传言愈盛,似乎每一个都是真实的,散播传言的人言之凿凿,各自均相信自己的故事才最真实。其实,他们当中谁也没有亲临现场。
  就在传言越来越扑朔迷离的时候,云放歌却又悄悄出现在御剑山庄了。刚一出现,他便宣布即将和“耀扬镖局”联姻,而对象正是凌总镖头的掌上明珠——凌楚楚。这凌楚楚只是一般闺阁小姐,在江湖上也无甚名气。但那凌总镖头却不一样,他的耀扬镖局掌握了长江、秦淮以及西域一带的水陆两运,堪称富可敌国。
  道上的朋友送予凌总镖头“赛陶朱”的雅号,足见凌家财富之殷厚实在非同凡响。
  事到如今,云放歌依旧没有为他逃婚的事做出一丝一毫的辩解。于是,江湖又开始盛传了,云放歌毁约悔婚另娶他人,纯粹是为了凌家亿万家财,他想用这笔钱把御剑山庄做大,雄霸武林!
  这时候,传话者无一不露出一丝又羡慕又鄙夷的神色,渐渐地,大家也觉得实情就是如此这般,如铁证一般不可动摇。
  

  
身为流言的主角,水荧却是最后一个知道流言的人。因为自放歌逃婚之日起,她竟昏迷了整整十天!
  一觉醒来,身上的红嫁衣早已换下,抬头四望,房间内所有喜庆的装饰也已撤下。房间还是平日的模样,似乎本应如此。脑内昏沉一片,只觉大婚当日发生的事毫不真实。
  然而心里那么痛,痛得不能忽视,这才让她惊醒——一切都不是梦。
  他真的走了。抛下了她,不留一句。
  师傅只说她急怒攻心,所以才昏迷不醒,又说青麓门上下会全力找寻云放歌,让她不必挂心。
  但试问,她又怎能不去挂心?
  那些似真似假的流言,水荧一条也没有放过,她尽所能地收集每一个关于放歌的消息。一条一条,仔细抄写在薄如蝉翼的云涛丝玉笺上,细细吹干墨迹。烛光透过那些黑白分明,那样娟秀又熟悉的文字如今却越看越让人心痛。暗运手劲,轻软的云涛丝玉笺已如快刀一般穿越了烛火,灼热的火舌迅速把纸上的种种消磨殆尽。她终于无力地趴在软榻上。
  对于流言,她不相信便可以让它瞬间消失无踪,但面对事实,她又可以凭一己之力逆转吗?流言中弄不懂放歌的心思,况且放歌会移情他人之事,叫她怎么相信?
  她和他结伴江湖,从默默无闻四处闯荡,他曾在她伤心时留守身旁,曾在她危难时挺身守护,他会为她许下诺言即使倾尽所有……种种片段都历历在目,刻画在脑中,不能磨灭。
  好不容易才对他敞开心扉,他又怎么可以在此时此刻抛下她?
  “荧儿,是我。”师傅的声音自门外传来,水荧立即敛去脸上的哀伤开门迎接。师傅待她视如己出,这次的意外已经让青麓门颜面尽失,她不能再让师傅为她担心更多。
  师傅进门后望着桌面随意摆放的纸笔顿了一顿,这才缓缓坐下。他似乎有话要说,但一时间又不知怎样开口,气氛就这样胶着,让人难受。
  “你已经下定决心了吗?”
  “是的——”她低下头,但语气仍是坚决的,谁也不可动摇。
  师傅所指的正是她决定下山追寻放歌一事,他既然重新出现在江湖上,要打听他的去向自不是难事了。据说,他现正停驻在凌家的西湖别院中,她要找他容易得很。
  “我知道你心中定是在怨恨放歌,但是,荧儿,事已至此,你再苦苦追问也是于事无补啊!”
  “师傅——”水荧蓦地抬起头,师傅的话重重地戳中了心底不能触碰的疼痛,那眼中再掩不住悲恸,“你相信放歌是一个背信弃义的人吗?”她的声音已近乎嘶哑。
  那孩子和水荧,他是一起看着长大的,他相信放歌不会另娶他人。但现在……
  “荧儿,你就不怕江湖的宵小取笑你吗?”荧儿的傲气自小便比常人更甚,她输不得。青麓门的面子是小,时日一过,所有的难堪总会风吹云散。他只担心荧儿的自尊再度受创,届时,那便是一生的伤了!
  水荧凄然一笑,“师傅放心——荧儿自会保重自己的。”
  流言再可怕,也不及夜夜梦回却始终茫然无知,醒与睡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的恐怖。
  她忘不了那一双眼睛,大婚当日,放歌临走前对她那深深一瞥,那么不舍。虽然不发一语,但她看得出,放歌并不愿离开他。
  他或许有说不出的苦衷?
  所以无论如何,这次她定要找放歌问个清楚,就算遇到再多的难堪,她也要得到他口中的实情。
  师傅叹了一口气,身心俱疲,即使算尽机关,人之一生参不透的又何止一个“缘”字。
  

  三四月间,正是西湖两岸最春色无边的时节。河堤上一色嫩绿的垂柳微微摆动,次第地延展开来,直至消失于天与地的交界。
  雾雨之中,四周都渲染上一层浅薄的灰色,就连西子湖上零星飘荡着的数只游船,看上去也变得遥不可及,仿佛成了浑然一体的水墨画般。平整如镜的湖面上,唯有那艘徐徐前行的丹绯色画舫跳出这抹不开的迷蒙,以其华美而高雅的姿态,吸引了西湖所有的目光。
  西湖边上的人都认识这艘豪华精致的画舫,那是凌家的船,此刻船上载着的无疑是凌家的大小姐凌楚楚以及她的未婚夫婿——云放歌。
  琵琶幽怨语,弦冷暗年华。泪润玲珑指,多情满地花。
  画舫中,凌楚楚手抱琵琶,她那纤细柔软的手指仍在琴弦上流动,弹拨出珠玉相碰似的天籁轻吟慢唱。然而她的心,却早已不在乐韵之中,既然听者无心,她又怎能继续专注?  
  看着站立船头的身影,和风把他月白色的衣袂轻轻扬起,看起来似乎不经意间便会随风飘起,一去不复返,到底是她触摸不到的人。
  是的,虽然她不会武功,算不得江湖中人。但如同江湖上众多的女子,她何尝没听说过云放歌种种事迹,又何尝禁得住种种旖旎遐思。只是她从来都不敢想象会有那么一天,她,要和放歌成亲了……
  其实他们之间的世界相隔太远。婉娴寂静的朱门绣户不可能吸引洒脱如风的放歌,所以,在此之前她一直只在重重珠帘内,窥看这个挺拔修长的身影。江湖上都说她凌楚楚是最幸运的女子,何德何能,竟然可以得到云放歌。不过仗着有个富甲天下的爹,要不是如此,云放歌又怎么抛下江湖第一美人而垂青于她。
  她当然明白,但她不在乎。
  只要放歌对她好,一切问题便不再是问题了。
  尽管他对她总是那么彬彬有礼,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是温柔得不见一丝起伏,带着隔阂……
  然而天下间所标榜的夫妻之道不正是相敬如宾吗?正如她的爹娘一般。那么,就这样吧。她可以不计较放歌的真心,只要他仍选择她,或者说,只要他仍选择凌家的财力。
  可是为什么放歌还是难展笑颜呢?那种摄人心魄的微笑居然不再出现了,总觉得如今的云放歌似乎有什么不同了。
  其实她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毕竟她又何曾深知放歌呢。
  放下琵琶,凌楚楚莲步轻移走至船头。他在这里也站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了,船外的景致真有那么好看吗?她忍不住顺着云放歌的视线望向远方。
  烟雨蒙蒙的西湖边上俏生生地站着一个人。她的体态是那么轻盈,令身上的紫色纱衣烟霞一般飘飘如仙。隔着细雨,虽然看不清玲珑的五官,但那双大大的眼睛里分明充满了忧郁,如泣如诉。雨水沾湿了她的黑发,服帖地垂坠在脸颊两旁,更衬得肌肤如雪,明艳得让人不敢平视。
  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凌楚楚只觉得自己已瞧得呆住了。
  “她终于来了。”云放歌蓦地开口。
  “她……是谁?”楚楚说道。忽然间,她非常后悔自己问出如此可笑的问题。她,当然就是姬水荧,天上地下仅此唯一。
  “楚楚,能帮我一个忙吗?”放歌握住了凌楚楚的肩。


  该说什么呢?此时此刻,那个只在流言中出现的凌楚楚已经活生生地站在她眼前。一望而知,凌楚楚正是那种典型的富家千金,怯生生的,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柔弱。身为耀扬镖局的千金却不会武功,可见自小便是被双亲捧在手心疼爱。
  她命好得“无需”动手。
  来了江南数天,该打探的已经打探完毕,到如今已经没有理由可以让水荧告诉自己——放歌没有抛弃她。
  事实就在眼前,再下去,岂不是自欺欺人。
  站在这里,亲眼看着他和凌家大小姐风雅游湖,实在是一种折磨。然而她依然不走,为的不过是希望放歌亲口说话,哪怕是痛彻心肺的一句话。自问,她还熬得住。因为她是姬水荧,向来冷然不服输的姬水荧,遇上再大的难堪,她也有自信不崩溃于人前。
  但,这算什么呢?他竟不敢见她,即使他真的选择凌楚楚,难道她又会不让他去爱别人吗?千里而来,无非只想听他亲口解释。但他却连照面也不敢打,只叫那凌楚楚来见她?  
  这已经不是她熟悉的云放歌了。
  凌楚楚手持着放歌要她转交的信札,轻轻的一封信,几乎没有重量,但这封信又是那么重,让她递出信函的手也微微抖动起来。
  “这封信,是他叫我交给你的,收下吧。”
  水荧看着这封所谓的信,轻薄得一望而知只有一张纸的厚度。既然无话可说,那封信也没有用处了,她该转身便走,但偏偏她的手又是那么不争气,竟从凌楚楚手上接过了信札。  
  她始终不够狠心。
  “嘶”的一声信函封口被撕开,和她想的一样内里仅薄纸一张,就连纸上的字也不多,仅十六字而已——武林盟主,势在必得。今生无缘,月映长空。
  多简洁,一句势在必得,把一切前因后果都含括其中。为了有足够实力当上武林盟主,为了令御剑山庄足以称雄武林,所以才需要凌家的财力增加他的筹码。原来那些荒诞不经的流言也有说对的时候,错的人其实是她。
  随手把信向天空一抛,只见银光一闪,那纸已被利剑划成无数片。雪白的信笺随着西湖的柔风缓缓吹送,纷纷扬扬,恍如漫天飞舞的柳絮一般。
  狠的是剑光,而破碎的,又何止是信笺。
  “告诉云放歌,武林盟主的位置轮不到他坐。” 放歌对她的爱比不上对“武林盟主”的热衷,所以她输得一败涂地。
  就在那一刹那,水荧忽然恨起“武林盟主”这个位置了。如果这才是放歌真正在乎的东西,那就让她一手摧毁吧!
  这一次,她终于可以干脆地离开,头也不回,因为她没有回头的必要了。
  凌楚楚看着姬水荧的身影渐行渐远,心底的一块大石却是越悬越高。她不懂武功,所以不知道姬水荧对放歌的威胁有多大。但她同样是女人,所以知道该有多大狠心才会走得这般决绝。
  但若然不是深深地爱着放歌,又哪来这么深的恨?放歌和姬水荧原本就应该在一起,她,才是多余的一个。到底姬水荧的话,她该不该转告呢?
  江南的烟雨让一切都模糊不清了。
  

  五月初八,又一件足以载入武林史册的大事即将发生。峨眉山上,各大门派聚集一堂,他们的出现为的是推选出新任武林盟主。这一次盛会不同以往之处就是,参选资格不再限定于一派之长。也就是说,即使是门派中弟子级别的好手,只要武功过人也有当上武林盟主的机会。
  这样的选举方式出乎众人意料之外,但当云放歌和姬水荧均欲夺武林盟主之位的消息传出时,大家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他们两人身上了,这场比试也变得不再纯粹。好事的人们只关心御剑山庄和青麓门之间的纠葛。
  战况颇为激烈,因为武林的新一代好手都想趁此机会碰碰运气,但实际上当今正道势力中谁也比不过御剑山庄和青麓门。
  所以最后,比武场上就只剩下二人了。
  水荧负剑而立,细长的冰冽剑在阳光之下映射出一片森蓝的光。今日一会,世人才知道,夺人心魄的其实并不止她那倾城的容颜,姬水荧的剑法同样诡秘莫测让人不能移开视线。剑势之强,竟不下于云放歌!这样一来,鹿死谁手就更加耐人寻味。
  场外的议论,水荧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她一动不动,只紧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他终于站在她面前,以比武的方式。细细凝视,脸上既无一丝愧疚,也不见恚怒,就连往日的那种洒脱自若也不见了形迹。眉目依旧,感觉已大不相同,是因为她已对他死心?原来即使彼此曾互通心意,但只在转瞬之间,两人也可以形同陌路。
  银光骤起,耀眼的剑芒笼罩了四周,放歌先动手了。刚一出手便是一轮快攻,水荧皱眉,以冰冽剑轻轻格开。二人出招极快,围观的人只听得剑刃相交的声音不绝于耳,却瞧不清究竟谁占上风。
  其实,谁也占不了上风,他们对彼此的招式已是太熟悉。或许这场比试,只是比比谁能更狠下心而已。是云放歌,还是姬水荧?曾经相爱的两个人此刻却拼个你死我活,无论胜负如何,都是悲哀。
  犀利的剑光照得水荧阵阵心寒,放歌使的尽是御剑山庄的精妙招式,他是认真的,尽管仍没有使尽全力,但从剑招上已可以看出他的决意。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变得如此热衷当一个武林盟主呢?水荧毫无头绪,在六年的追追逐逐中,自问是放歌对她的了解多于她对放歌的了解。
  冷漠也好,骄傲也罢,放歌只把她的种种看成欣赏,从未要求她为他做出什么改变。
  她的确是恨放歌为了“武林盟主”的位置舍弃她,然而如果这是他的心愿,那么自己为他牺牲一次又如何?这些年来,放歌没有亏欠过她什么,一次也没有……在两人共抗强敌的时候,他甚至愿意以身替她挡刀!
  是她一直不在意地享受着放歌的温柔,像理所当然那一般。
  现在,不过是还债罢了。
  手上的力道忽而减小,只待下一招是借故把手中长剑跌落,那么他们之间的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众人只听得“锵”的一声,尘烟四起。
  倒在地上的竟然是他!胸前的衣襟还被划开一片,虽未伤及皮肉,但显然他已经输了。依旧站在那里的是姬水荧,但她的脸却惊愕得失去所有血色!
  怎么会这样?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身上竟然没有疤痕……
  他分明故意让招,好让她划破衣襟,看个清楚。放歌曾经为她挡过致命的一刀,几乎因此丧命,但他始终满不在乎地指着这个丑陋的疤痕笑,很为自己留下保护水荧的印记的骄傲。
  当时她心中的激动再难言语,今生能获得另一个人如此爱护,还有什么值得后悔呢?此后不久,他们开始着手安排婚事,及后生变……
  如今这个“云放歌”竟然没有了那道疤痕,他到底是谁?如此说来放歌并没有背叛她,而另娶他人?那真正的放歌他……一股隐隐的不祥划过脑海,一波接一波的疑惑将她重重包围了。
  茫然地望向师傅,却见他刻意低下头避开她的目光。刹那之间,她忽然像是明白了一切!
  “新一届的武林盟主是——姬水荧!”无数人欢呼的声音在峨眉山上响起阵阵回音,如幻似真,她不在乎什么“武林盟主”,可以的话,她只希望一切仍有一点转机。
  

  夜已深,武林大会终于曲终人散,峨眉山上重归一片静谧。
  水荧屈膝坐在曙光台的悬崖边上,总觉得此情此景似曾相识。夜色中弥漫着的是浓浓的酒香,放歌笑嘻嘻地拿着酒瓶子坐在她的身旁。
  那时候,她和放歌还没踏足江湖,不曾互相依靠,甚至她还有一点点害怕放歌。害怕那种不羁笑容背后是无法捉摸的一时之兴,也害怕那双黑如子夜的眼眸里能洞悉她内心深处的感觉。
  然而,那个人却对退缩的她说:“我们是相似的,那么贪心,别人给的永远也不能满足。只有自己真正在乎的东西才会不惜一切得到手,所以,水荧,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满足你!”
  “要是我要当武林盟主呢?”其实她只想挫败一下放歌那份莫名的自信。
  谁知放歌却毫不犹豫,他说,只要你希望,我就帮你抢到手! 他答得掷地有声,敛去了所有笑容,竟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水荧被这样的表情吓了一跳,按捺不住地心跳忽然加快,那是第一次,她真真正正感受到放歌并不如自己想象中轻浮。
  这么久以前的事,她差点就要忘记了。“武林盟主”,可笑呐,原来这竟然是她先提起的……放歌终于为她抢到手了。
  月色下,有人以一流的轻功纵身跃上曙光台,站在了水荧的身后。
  水荧不愿回头看身边那个冒充放歌的人,她只是目视前方,“说吧,真正的云放歌在哪里?”
  他无言地低下头,非常小心仔细地从脸上撕下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是无宵,自小便被云老庄主收养,和放歌一同长大犹如影子,她早该猜到的。除了他,没有谁能把放歌模仿得如此惟妙惟肖了。
  “放歌在哪里?”她又再一次问道,这是她最急切想知道的问题。
“他……已经不在了。”
“你胡说!”水荧整个人跳了起来。
“还记得他替你挡下的那一刀是何人所砍吗?
  水荧蓦地转过身来,咬紧了下唇。她怎么会忘记,当日她和放歌面对的对手正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百毒鬼王”,“难道说,他的刀上有毒?”水荧的声音都颤了。
  无宵点点头,说道:“是极厉害的毒物,初时并无异样,但却会潜伏在人身上渐渐消耗体力,直至力竭而亡。”
  “那他为什么要离开我?”
  “你以为,放歌会让你看见他衰败无力的丑态吗?” 无宵静静地注视着她,语气中没有多少起伏,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大婚当天他体内的毒忽然发作,令师察觉不妥时已经太晚了。所以他拜托令师用离魂香让你昏迷十日,好令他有足够的时间为你安排这最后的戏。”
  师傅果然有份瞒着她,果真是“用心良苦”。大家都知道真相,只剩她一人,懵然不知,让放歌离开,然后不见了。
  她了解放歌,那么骄傲的人,容不得让人看到他一丝软弱。但是在她面前软弱一点有什么关系?他不是老是叫她不用太坚强的吗?为什么反过来,他却自己承担一切。
  “你怕我不来和你争武林盟主,辜负了放歌的一番心血,所以才会叫凌楚楚来送信,激起我的斗心。哼,真是好计谋!”
  “对不起,我只是在完成放歌给我的任务而已。”
  “以后你都要当‘云放歌’吗?”
  无宵点头,“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御剑山庄还需要‘云放歌’,他不能死。”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干脆连我也一起骗过,为什么偏偏要让我知道放歌已经不在了?”水荧的怒火蓦地爆发,她知道她在迁怒无宵。但是既然大家都骗她,就让这个谎言一直下去好了,不是吗?
  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其实师傅也好,放歌也好,就连无宵也好,他们都只是为她好,怪得了谁?根本没有人犯下过错。
  压抑于心的绝望无法停止,她的胸口好痛,如炸裂一般灼痛。
  无宵抬起头,淡淡地说道:“放歌说,云家的一切以后都交给我了。但是,只有姬水荧,他谁也不愿交付。而且我自问没有放歌那份能力,为了保住御剑山庄,我只能让‘云放歌’联合凌家的财力。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请你原谅。”
  水荧整个人震住了,对放歌而言,她太重要了。原来他什么都放得下,名誉、地位、未来……都可以让人代替,但唯独她身边的位置,放歌不愿任何人代替。
  真的太像“云放歌”的做法了。
  似乎转身回眸,仍可以看到他漫不经心的笑脸,在她耳畔细说:我骗你呢,傻水荧。
  似乎……只是“似乎”。
  天际远处,穹苍上的月影渐渐西沉,到了明天“云放歌”依旧存在于江湖,但没有多少人知道,他,已消失于她的世界。
  水荧环顾山巅之时,只觉天地悠悠,孤独的感觉从来未像此刻浓烈。然而地面上浮现的月影无声伴随,看上去,又似乎有人默默伴在身旁,月亮一般的守护。水荧忽然想起放歌的信,那的确是他的笔迹,也是他最后对她的承诺“今生无缘,月映长空”。
  “放歌,是你在看着我吗?”水荧轻道。
  没有人回应,只有山风呼啸扑面,发出阵阵呜呜的声响,肝肠寸断。
  无宵正想安慰水荧,却忽然发现她已不在。
  月影之下,群山间有人影逐月而奔。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52 - 2010-7-20 13:00:34 - 123
-----------------------------------------------------
dklfsdlf
cialis - 2010-3-18 17:44:57 - cialis
-----------------------------------------------------
Hello!
http://aieopxy.com/osoxvtv/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2-23 0:15:13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67, 共 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