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4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断肠散/白螺
 2008-11-10 14:08:3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29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原本,我只是离宫的小小宫娥。那日雨散云收,碧空如洗,桃花树下,溪水澄澈,我在岸边,埋头洗衣,偶然间,掬水在手,看落花自指间流逝、随波飘零。
  而后,我看到他。准确地说,我先是看到了他的鞋子。接着我缓缓抬头,看到他绣工繁复的锦袍,金线镶就的华服,看到他那双深邃如海的双眸。
  他是那么帅气的男子,五官如刀刻般棱角分明,他叫楚君骜,他在西硫国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九王爷。我连忙起身,恭顺行礼。
  他唇边含笑,居高临下地望着我,然后他将一手落花在我面前散开,他饶有兴趣地问,这是你写的?
  那片片落花之上,都用银簪刻了一个字。合起来排好,便是一首诗。
  春阴正无际,独步意如何。不及闲花草,翻成雨露多。
  我大惊失色,急忙下跪请罪。
  无聊之作,难登大雅。污了王爷眼目,真是该死。
  他哈哈大笑,又将那几句念了一遍,沉吟半晌,继而又问,可会弹琴,可会歌舞?
  我低首敛眉,柔声答道,都只会一点。
  很好。他说,这些衣服,你且收着,先不用洗了。来,跳给我看看。
  春日融融,细柳依依,轻风如女子的酥手一般,柔柔地痒痒地撩过这袅袅溪水,微光粼粼照在那桃花树下长袖飞舞的女子脸上。
  灵动,是明眸秋水,笑一笑,是倾城容颜。
  一曲舞罢,他目不转睛地望着我。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回九王爷,奴婢名叫云断。 
  
  九个月后,我端坐在红木桌前,看着身后的宫娥手持红木梳,正在为我的云鬓上插上一支步摇,那发上还插了一支翠羽簪,点点珠翠。
  那是三月午后,昭云宫之内,一片静寂。我看到紫檀桌上的青瓷内插着的那朵花突然掉了下来,房内没有一丝风,它就在我的眼中无声地落下,最后,轻轻的“扑簌”一声,如凉秋的落叶,打了个旋儿静静地躺在半阖的胭脂漆盒上,我听到生命静静流逝的声音。
  养心殿内,当今圣上已是久病沉疴。
  檀香袅袅,明黄龙榻前,我跪坐在地,凝望着眼前这个男子。他有着宽广的额头,一张俊朗而端谨的脸,他的眉宇因病痛而微微蹙起,他的脸上有忧思过度的痕迹。
  他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我收回目光,低低地在他耳边轻唤,皇上,该吃药了。
  他微微张开双眼,他亦有一双深邃如海的双眸,似那一个人。
  他是当今圣上,九王爷楚君骜同父异母的兄长——楚静石。
  他在身旁太监的帮助下缓缓坐起来,他无力地唤我,云姬,又要吃药了吗?
  我微微点头。身旁的宫女递过玉盘,那上面放着一碗参汤,一丸药。
  取药之时,我的手指微动,原本的那颗药,已经飞快地落入我袖中,取而代之的,是断肠散。
  断肠散,浑圆如豆,色泽如墨,闻之有麝香之气,服下七个时辰之后无痛无苦,而后突然丧命,死时面含微笑,然五脏皆碎,柔肠寸断。
  无药可解。
  这颗断肠散送至我面前之时,已有八人为之丧命。
  他们都是死士,士为知己,士为护主,士为天下霸业。
  而我不是。
  我是宠妃,九王爷楚君骜献给当今圣上的宠妃。我是云姬。 

  古有擅谄媚之术的奸臣,君王在时,得宠一时。君王死前,告诉他,他受千夫指斥,他死后无力护他,新君继位之后定当杀死他,君王以明珠相赠,让他逃往他国。
  我想我的本领不会超过他吧,然而我却没有想到,我所得到的,竟比他得到的更是重上三分。
  服下药后,楚静石的眸光微微亮了一亮,似是回光返照,他抚着我的手长叹一声,云姬,朕若离去,你如何是好啊?
  他刚过而立,然而疾病缠身,憔悴不堪,连声音中都显露出疲老之态来了。
  皇上您贵为天子,得苍天庇佑,龙体自会安康。我轻声安慰。
  天子,天子……他咀嚼着这两个字,而后,长叹一声。他道,天意难测。若朕当真归天,他们必定要你陪葬,你还如此年轻,朕实在于心不忍。朕已为你准备免死金牌,戴着它,可保你不死。
  皇上!我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周全。
  朕在世之时,一直宠幸于你,这后宫之中,妒恨你的人,不知道会有多少,这大殿之上,因你而获罪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他们都骂你奸妃,骂你离间君臣,骂你残害忠良,骂朕昏庸无道,朕都知道。
  朕这一去,他们碍于金牌,明着杀不了你,必定暗下杀手。
  你带着这块玉,赶紧逃至它国,找个僻静村落,找个好的男子,安居下来吧,从此男耕女织,远离纷争。
  当今圣上屏退左右,那方宝玉落入掌心之时,我的身体不由一震,惊呼出声,皇上!
  讲完话之后,他全身力气就像是突然被抽光一般,他挥挥手,无力道,去吧—— 
  
  我连夜出逃。
  西硫国京师,夜阑人静,黎明还远。这黑夜中我感觉到空气中有暗流涌动,有风吹过,紧,像是拉成满月的弓弦一般,一触即发。
  楚静石说,去吧,云姬,去找个僻静村落,从此男耕女织,远离纷争。
  我知道这世上有一处叫桃源之地,武陵人,缘溪行,遇桃花源。可是那是中原的传说,我不知道这到底是真是假,更不知,它在何处。
  可是我却知道,我的桃源,在九王府。
  还记得那一日九王爷凯旋而归,一群年少宫娥,挤在离宫后墙之下,叽叽喳喳,来了,来了!那就是九王爷!
  透过镂花墙棱,我看到一男子正走过来,他一身华服,近了,近了!我们都静下来,大气不敢喘一下。我们就这样,偷偷地挤在那儿,抬眼觑他。
  他是那样俊美的男子,五官深刻,鼻梁高挺,他薄唇微抿,他的下巴线条刚硬而有力,我的心怦怦直跳,我的脸上火辣辣一片。
  正在这时,我望见她迎出来,她是赵离,离宫的主人。远远的,我望见他笑了,他拥她入怀,这一幕就像一个巴掌,狠狠打在我的脸上。
  所有的宫娥也都停止偷窥。像是突然间了无生趣一般,她们叹了一口气,纷纷离开。
  算了,算了,有什么好看的。
  哎,九王爷只喜欢离姬,又不是不知道的。
  我跟在她们身后,听她们窃窃私语。
  离姬长得很好看呢,哎,我要是有人家那半分,说不定也就被看上了。
  王爷怎么会看上你?说到底啊,这还是命。你看云断长得不也是很漂亮,可是王爷有正眼看过她一回?
  突然间所有人目光聚在我身上。
  我干笑一声,我哪有这个福气。
  我只是一个宫娥,这宫中,多的是白头宫女,她们就像这桃花一般,纷纷扬扬地开了,又老了。就算有人见过,那又如何?它们那么多那么渺小,又有谁怜惜那其中一瓣的娇羞。
  可我仍是不甘心。
  那日碧空如洗,桃花树下,溪水澄澈,我在岸边,埋头洗衣。偶然间,掬水在手,看落花自指间流逝、随波飘零,我的心突然间空荡荡一片。
  刹那芳华,弹指红颜老。难道我真要就此老去?
  远远地突然传来男子说话的声音。我站起身,踮起脚,望见溪水流下之处,他正与三五男子,说说笑笑而来。
  一瓣落花于我面前飘过。我突然心生一计,接住那瓣落花,拔下发间银簪。
  我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他的妃子。可是却只有三个月。三个月后,他说,云姬,你愿不愿意为我做件事?
  我连连点头。我怎会不愿,我的王爷,云姬费尽心计才抓住你,云姬此生此情,皆属于你,你说,我怎么会不愿意帮你。
  于是,他将我送予当今圣上。
  我很快得宠,六宫之中,无人能比。当今圣上那么温柔那么体贴,然而我心中所想,心中所念的,却还是那个男子。
  而今,我终于回来,云断此生唯有一愿,愿长伴他身侧。
  他问我,任务可有完成?
  我点头。
  他说,国玺何在?
  我说,圣上没有让我服侍到最后,养心殿内我也没有见到国玺踪影,那可能只是一个传说吧。
  传说西硫国有一国玺,通红如血,温润如玉,四角以金银镶成,触之生温。
  执国玺者,得掌天下。
  他说,不。圣上登基之时,我有见过。
  我想了一想,道,皇上重病之后,宫内乱成一团,可能有人趁机藏了起来或拿走,也未为可知吧。
他又沉吟半晌,望了望我,突然展颜一笑,他说,算了,那也好,没有人会怀疑到你身上去。你会很安全。

  是夜,帝薨。
  九王爷大怒,太医院一干御医战战兢兢。
  因为他们诊断当今圣上本还有三日可活。结果却没有想到,他死得如此突然,一夜之间,宛如天崩。
  圣上膝下只有一子,但已被废,现正困在悠州,路途遥远,就算快马加鞭赶回,也要三五月之久。
  圣上死得突然,连任何遗旨都没有留下,一时之间,国内无主,朝中大乱。
  第二日,大殿之上朝臣分作两派,一派是鼓动九王爷登基,按他们所言,九王爷是圣上兄弟,兼之文韬武略,胸怀大志,可掌江山社稷。
  另一派是忠贞不渝的老臣子们,他们认为太子虽然被废黜,然而圣上没有遗下其他一男半女,按本朝律法,应当传位于太子。
  我在帘后,冷眼看这些人吵吵嚷嚷。那些顽固不化的老头们,在殿堂之内,个个大义凛然,一副宁死不屈模样,却无一人敢踏出紫金殿一步。
  紫金殿外,京师之中,一片血雨腥风。
  九王爷进殿之时,沸沸扬扬的紫金殿上,突然之间,鸦雀无声。
  那是我所爱的男人,他一袭华服,尊贵无比,他唇角含笑,昂然屹立。
  他说,悠州传来消息,太子途中遇刺,已经身亡。哎,当真不幸。
  他又说,三王爷与六王爷拥兵自重,意图谋反,已被清肃殆尽。
  他是尚且不到而立之年的男子,风华正茂,人人皆知他权高位重,为这京师安宁,他鞠躬尽瘁,没有人知道,他是下令毒杀天子的罪魁祸首。
  因为所有知情人都是死士,他们已一一自尽。
  他双手背在身后,往皇位走近几步,停驻在那儿,凝望半晌,而后转过身来,对着满殿朝臣道,京师现在很安全,大家尽可回家,明日起,一如既往,为国效力。
  哦,对了。
  他刚转过身,似是想起什么,又回过头来,轻描淡写道,大哥早已殡天,当年二哥登基之时,我另外两位兄长犯下谋逆之罪,已被赐死。今日三王爷与六王爷亦是如此。现在先帝骨血,只剩下我一人。这九天之位,理应是我坐的吧?嗯?
  说完,他转过头,又往那皇位走近几步。
  突然之间,有一位老臣子冲出队列,那是右相吴文远,只听他怒骂,楚君骜,你这个逆臣贼子!你心狠手辣,毒杀兄长,残害忠良,你竟敢妄图谋权篡位,你休想!我拼了这条老命,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他突然拔剑,冲向九王爷,那个男子,只是微微一抬手,就见一道血光掠过。
  而后,他微偏了偏头,同情且怜悯地望着倒在地上的老人。
  他摇摇头,叹息道,右丞相,您怎么老糊涂了。毒杀兄长?当今圣上是病重不治,要怪的,只是怪太医无能吧。残害忠良?恕我不敬,残害忠良的是当今圣上吧。二哥生病这几个月,当真是有些忠奸不分了。还有谋权篡位?呵,谋权篡位的是三王爷与六王爷呀。
  他抬步走至龙椅前,正要坐下,又站了起来,他站在九天之上,他问,还有谁有什么意见?现在都可以提出来啊。
  有一人抖抖嗦嗦而出,他说,圣上没有遗旨,那么,国、国玺呢? 

  国玺在我手中!
  我高声叫道,我手持一方宝玉,从帘后走出。
  满朝哗然。
  九天之上,王座之前,他听到我的声音,他的身体突然间一震,他转过头来,望向我。我看到他瞪大的双眼,又听到他不敢置信的声音,云姬。
  是,我是云姬。我是当今圣上最宠幸的妃子,宠幸到——连传国玉玺,都可以交付于她。
  迎上他的目光,我走到龙椅之前,大殿之上的群臣们,突然间齐齐倒吸一口气。
  我没有看那些人,我只看他。我看到他仍是傲然屹立,他的手突然握在身侧剑鞘之上。他想必是握得很紧很紧,紧到连他的骨骼之处都显出了苍白之色。
  那是他向往已久的高位,他离它,仅一步之遥。
  后宫嫔妃安能入殿,荒唐!荒唐! 
  可是她手中的是国玺!执国玺者,代有天下。
  她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安能执掌江山!
  来人!快把她拉下去!可笑!这太可笑了!
  大殿上喧嚣一片。然而这些声音,我都听不见。我只听他。我看到他的唇微微蠕动,我看到他目光死一般地盯着我,我听到他在说。
  云姬,你疯了。
  是,我是疯了。我疯在听信你的话去毒死了当今圣上!我疯在回来找你!我疯在我还可笑地以为可以与你一生一世相守!我疯在昨晚看到你派人杀我灭口之时,我还不敢相信!我疯在拼死存活下来之时,居然还敢回到这宫中,藏身于此!
  我是疯了,我疯在爱上了你。
  可是你忘了,我是死士,当今圣上楚静石的死士。
  六年前,圣上把我安插入你的府内,原以为,凭我容貌,可以轻易得宠,却不想我不慎撞破一青瓷花瓶,于是你将我贬为宫娥。
  六年后,我处心积虑成为你的宠妃,你却将我送予圣上。
  我说话的时候,满朝如死般寂静。
  他只是望着我,他的目光如水,他同情地望着我,一如望着一个已经死掉的女人,他大声说,云姬,你疯了。
  我没有疯!我是云姬,九王府的宠妃!我不要当你的死士,不要当你的棋子!我声嘶力竭。
  他说,来人,快将她从这九殿之上拉出去!来人,快将她斩了!
  他的声音如此镇定,可是我却看到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是,他当然要骇怕,他本可以光明正大地坐上高位,可是却功亏一篑。
  还是那个抖抖嗦嗦的大臣,他说,九,九王爷,这、这不太好吧,她手上有国玺。
  国玺被宵小所夺,我等理应为国夺回!
  可是……可是你弑君……那人颤抖道。
  何人弑君?他突然大叫,拔剑!他一剑刺向那人,一剑穿心。
  那一剑就像号令一般,一众死士突然从大殿门口纷涌而入,人人仗剑而立,将朝中群臣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看到两位死士,身着黑衣,上来要杀我,我突然骇怕起来,我大叫,我有免死金牌!你们不能杀我!你们不能杀我!
  他冷笑一声,他一把拉下我,他朗声宣布,云妃云断犯下弑君之罪,打入天牢,择日问斩! 

  新君登基之日,要往大理寺祭祖。
  新君即位之时,便是我身死之日。
  我被套上枷锁,锁上铁链,推推搡搡,踉踉跄跄,拉往大理寺。
  一路上有不知是非的百姓,冲着我扔鸡蛋、扔石块。蛋壳破碎在我脸上,额头鲜血淋漓,我想睁开双眼,可是血糊住我的眼睛,我想大吼大叫,可是口被塞住,我的耳中传来一阵又一阵嘈杂的声音,那些声音有的大有的小,如波浪一般,齐齐向我涌来。
看!看!那便是挑拨离间的云妃!那便是淫乱后宫的云妃!那便是毒死皇上的云妃!
  不!不!我在囚车之中拼命挣扎,那不是我!那一切都不是我!那是九王爷所做!那是楚君骜强加的罪名!
  可是天地无眼,它们安安静静地、默然无声地注视着这一切,它们默许这一切发生在青天白日之下。
  车到大理寺,楚君骜一人登上高台,执香,拜祭三下,而后,他毫不留情地拉过我,拔刀,便要血祭先皇。
  正在这时,我听到大理寺的钟声响起,幽远洪亮。守卫高台的死士们突然拔刀,朝着高台上的九王爷刺去!
  我知道,他们是当今圣上楚静石安插到九王府中的棋子。
  他们是死士。
  当今圣上楚静石的死士。
  我亦是死士。只不过,我是一个叛逃的死士。
  楚君骜想必是没有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死法吧,当他躺倒在地的时候,他仍然不敢相信这一切,他圆睁双眼,死死地盯着他信任的那些黑衣将士,他的死士们。
  而统领他们的,则是西硫国的帝王,楚静石。
  那一夜,那颗被我换掉的药,其实并不是剧毒的断肠散。
  这一场战役很快就结束了。
  大理寺早已被包围,九王爷以为当今圣上已死,却不想,他又神通广大地出现在大理寺。他运筹帷幄,引出九王爷罪证确凿,铁证如山,而大理寺的钟声响起之时,便是行动之时。
  而今,一切已然落幕。
  一顶轿子摇摇晃晃、吱吱呀呀地被抬了过来,一队死士上前,其中一人弯腰,轻轻掀开帘帐一角,他唤道,皇上。
  轿中没有回音。
  所有人都等在那儿,可是过了好久好久,轿中仍是没有任何回音。
  那名死士的手一晃,像是突然之间预感到什么不祥一般,他猛然拉下轿帘。午后炽烈的白光之下,只见轿内那名男子,已是双目紧闭,不知何时死去。
  他终究是没有服下那丸药。
  我长叹一声。
  我早知九王爷对我不信任,除去断肠散,他双管其下,命人在圣上饮食中下毒。那同样是一种毒,无色无味,不易被人诊断出来,那亦是剧毒,只是有药可解。
  楚静石本还有三日可活,可是九王爷却已经忍耐不住,他怕夜长梦多,于是让我送上断肠散。
  那一夜,那颗被我换掉的药,不是断肠散,而是一颗解药。
  服下它,之前的毒便可解除。没有服下它,他的生命,仅余三日。
  那个男子,他爱我宠我,他愿将传国玉玺置于我手。
  我是他的死士,可是他却不信任我。
  于是,我便真真正正地弑了君,成为九王爷的死士了。
  楚静石,我的皇上,是你让我叛离了你。
  而那个男子,我爱他恋他,愿意为他犯下弑君之罪。
  我是他的死士,可是他却欲杀我灭口。
  于是,我便真真正正地揭穿他,成为当今圣上的死士了。
  楚君骜,我的九王爷,是你让我叛离了你。
  弃我如敝屣者,我爱之恨之,爱我如至宝者,我忠之信之。当你与他,一颗断肠散,置于我手之时,我想,我只能这样做。
  可是最终,我双手所掬,不过是流水逝尽,一片荒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明黄龙椅之上,我痴痴怔怔,望着面前跪倒一地的臣子们,我的手微微一抬,身边的太监便尖声叫道,娘娘说,平身——
  谢万岁!谢娘娘!
  大殿之上,所有人下跪磕头,山呼万岁。
  我终于还是登上了皇位。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太医在我腹中,发现了两个月的龙胎。
  这个结局,无论是那些腐朽不堪的老臣子,还是曾经倒向九王爷一边的年轻臣子们,都愿意接受。
  毕竟,除却我腹中胎儿,皇朝骨血,已经再没有一丝一毫留下了。
  我抬头,望见远处,紫金殿外,碧空如洗,又是一年桃花开,又是一年桃花落。依稀记起昨日掬水的小小宫娥,那时,她的手中,还有三月桃花,艳红,娇羞。
  而如今,我的手中,只有一颗药。
  这一颗,才是真正的断肠散。
  断肠散,浑圆如豆,色泽如墨,闻之有麝香之气,服下七个时辰之后无痛无苦,而后突然丧命,死时面含微笑,然五脏皆碎,柔肠寸断。
  无药可解。
  我是死士。
  一个无主的死士。
  我怀孕已有两月,我尚有八个月可活,八个月后,便是云姬服下断肠散之日。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3-18 17:41:17 - cialis
-----------------------------------------------------
Hello!
http://aieopxy.com/osoxvtv/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2-23 0:16:19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 共 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