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4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胭脂绣/柔若光
 2008-11-10 14:09:4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49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京城里多了家胭脂坊,卖些胭脂水粉类的东西。不光是小户人家的姑娘爱在这里买胭脂水粉,就连京城里的大家闺秀也是指定了这家胭脂坊。
  这家胭脂坊的主人是一个名叫嫣之的姑娘,她长得眉清目秀,清新脱俗,不仅会制作各类胭脂水粉,而且化妆术高超。
  风尘滚滚。一辆马车在胭脂坊停下。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跑进来。
  嫣之奇怪地看着他,这都是姑娘们来的地方,一个男孩来做什么?嫣之正想问,对方便开口了。
你可是嫣之姑娘吗?我家王爷要见你,请上车吧。
嫣之正想问个明白,就被那少年拽上了车。
  
  马车停下了。嫣之撩开帘子,头顶上赫然写着“成王府”。她先是一惊,随后定了定神,随少年进去了。
  少年在一间房门口停下,轻敲三下,躬身禀报道:嫣之姑娘来了。
  那就请姑娘进来吧。里面的声音说。
  嫣之推开门,金蟾香炉里散发着龙涎香的味道,浓烈而不腻,沁人心脾。这时从紫檀青花山水挂屏后面走出来一个男子,二十上下,面如敷粉,美如冠玉,一身苏织锦衣,腰束湖色长腰带,风神俊秀。
  我如此的唐突,没有吓着姑娘吧?那翩翩男子轻轻地吐气。
  嫣之确实没有料想到这样的场景,不过大户人家、达官贵人也见多了,自然也会应对。只是还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谁?
  成王爷?她低声轻叹,正要欠身道福却被他阻止了。
成王爷是我爹。我是他的儿子,叫仁仪。男子淡淡地答道。
  嫣之仔细地端详这个人,像雕琢的玉,精致得要碎掉了。
  嫣之姑娘?嫣之姑娘?他连声轻唤把她从沉醉中叫醒。
  嗯?她回过神来。双颊酡红。
  明天是青阳公主大婚,宫里人手拙得很,素闻姑娘大名,知道姑娘化妆术极高,所以想请姑娘明日进宫一趟。仁仪简单地说明情况。
  进宫?嫣之怔了怔。
  是,不过——仁仪顿了顿,走到黄花梨木案桌前,拿起它上面的一个东西,递到嫣之面前。
她小心地接过,是一个影青釉粉盒。
这是明天给青阳用的胭脂,她最喜欢用这种。仁仪接着说,似乎熟识公主。
  她看了看他,他似乎无动于衷,只是浓眉微微上扬。眼角飞掠过刀光,冷冷的疼。
  小女自幼研制胭脂,小王爷,可否告知它叫什么名字?嫣之拿着盒子,凭着对香粉的直觉,觉得它与众不同。
  她似乎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他眉头紧蹙。
  它是西域的贡品,难得的材料,用冰山顶上初升的太阳融雪,加上玉簪花粉和葵花汁经四十九个胭脂女七天七页研磨而成。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仿佛是自己亲自研磨一般。它叫冷烟脂。他最后补充一句。
  什么?她差点叫出来。猛地退后一步。她赶紧把冷烟脂揣入袖中,说:如果小王爷没事,小女就退下了,回去准备准备。
  他没有发现她的惊讶和慌张,挥了挥衣袖,明天就有劳姑娘了。
  
  马车在回胭脂坊的路上不停地颠簸,嫣之双手捧心,满脸通红,她抑制不住波动的思绪。冷烟脂,明明是她的独门秘方,怎会是西域贡品,即便是西域贡品,又何须他送,皇宫有的是。

  天未亮,嫣之就被接进宫了。大大小小的宫女穿梭在红色的宫墙里,每个关口,无论大小都有重兵把守,红色的宫灯,红色的罗帐,红色的嫁妆,精致却不失大气,红得夺目,无与伦比。
  公主,小王爷派人带来了嫣之姑娘给公主上妆,说是送给公主的贺礼。小宫女急急地说完就转身跑出去了。寝宫外格外的热闹,里面却安静得苍白。
  青阳坐在镜前,背对着嫣之,听了宫女的话,双肩抖动了一下。
嫣之远远地给青阳请了个安,说了些道贺的话,来到青阳面前。玲珑的面庞,精致的五官,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上刻着哭过的痕迹,双眼微肿,目光黯淡,如死灰般。嫣之充满了惊讶和好奇。惊的是她以为公主就是充满奢华和娇宠的浮华之气,而眼前的青阳如空谷幽兰,清澈至极;奇的是本是大喜之日却愁眉苦脸,毫无欢喜。
  你真的是小王爷送来的?青阳抬头看了看嫣之,眼角已经溢出晶莹的泪。
  回公主的话,是小王爷要奴婢来的。
  仁仪,你就真的如此狠心,最后还要来挖苦我?青阳使劲捶胸,跪坐在地上,大呼“仁仪”,还不停地抓着嫣之的手用沙哑的声音说:你知道,我是被迫的,也非我愿意啊,难道他就不明白?
  嫣之扶起青阳,慢慢安抚她,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也猜到七八分了。
  嫣之点起了紫荆香炉里的香。
  等青阳平静了,她宽慰道:公主,他总有一天会明白你的难处和痛的。既然已经成为事实,就安安心心出嫁吧。
  青阳木讷地看着嫣之,不置可否,好像任她摆布一样。
  公主,你喜欢什么妆?是桃花妆,酒晕妆还是飞霞妆?嫣之一面说,一面打开影青釉粉盒。公主刚才哭过,妆要浓些才好。就酒晕妆吧,怎样?她转过头问青阳的意思。
  
  成府的少年急急忙忙附在仁仪的耳边,仁仪紧皱的眉笑开了,松了口气,对少年说:你去叫他们把嫣之姑娘放了吧。说完后就骑上停在成府门口的马,奔驰而去。
  
  她醒了。发现自己在大牢里。这时成府那少年来了,对狱卒说:嫣之姑娘是王爷请来的人,与公主的死无关,这点王爷可以作证。恍然间又塞给了狱卒一袋东西,沉沉的。

狱卒接过,对少年使了个眼色,恭恭敬敬地说道:是,小的这就放人。
  她在牢里隐隐约约听到“公主死了”,还没有等她回过神来,她便被少年带出了牢门。
一出牢,少年就给了她一包银子,说:小王爷要我谢谢你,你快走吧,胭脂坊是不能待的了,去个远离皇宫的地方吧,重新开始。
小苏,你告诉我,王爷呢,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还有你刚才说的“公主死了是什么意思”?她一口气说了很多,这转眼间发生了太多离奇的事,让她觉得不可思议了。
你知道我的名字?少年皱了皱眉,催促道:算了,总之,不要问你不该问的,赶快离开,还没等她弄明白那少年已经飞驰而去。留下身后扬起的漫天沙尘。
  她一头雾水,只是有一点她听懂了,就是京城已经呆不得了。
她顺着河走,累了,就靠河捧水洗脸,清澈的水中渐渐清晰地展开一张清秀的面容,她双手捂唇,隐忍着即将破喉而出的叫声。怎么会这样?她不住地摇头,猛退了几步,一张陌生的脸浮在水上。
    
  仁仪坐在芦草上,看着怀里熟睡的人,恍如隔世。他知道他用自己和她的生命冒了一个很大的险,只是为了换取与她的一生一世。熟睡的人渐渐睁开了眼,仁仪有些激动地搂住她,温柔地说:吓到了吧,现在已经没事了,以后我会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也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只是平静地说:你可知道,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石回镇。
  这是一个边陲小镇,过往的商旅在很早以前只是在这里歇歇脚就接着赶路,自从六年前,一个叫李落阳的女子在这里开了家墨庄,许多人有意无意都要来拜访她。   
墨庄其实是家绣坊,只因为李落阳喜欢用自己的发丝做线,所以名“墨”。她有个习惯,从来不见女客,男客也只是隔帘相望,最多不过三个问题就叫丫头送客了,但是来者临走时必要挑选一样刺绣,粉袋,方帕,绣轴,龙被什么的,上面的楼台花鸟山水人物,个个针线细密,不露边缝,别致精巧,堪称精湛。每个来访的男客,虽有惋惜不能一睹绝色芳容,但是看到白纱帐内那影影绰绰的柔美姿态也甚是满足。
  姑娘,有位公子来拜访。丫头在房外回禀。
  回了他,说我的身体不适,叫他改日吧。房内飘来仙乐般轻柔的声音。
  那位公子说了,或许姑娘能得到想要的答案。丫头又添了句。
  那就让他进来吧。
  门推开了。落阳很想知道那个人口中的“想要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公子能够猜出我的心思。她问道。心里却觉得该不会又是哪里来的登徒浪子。
  是,在下想姑娘一定在寻人吧,而且还是个男子吧。白纱帐外的男子说。
  只听“当”的一声落阳手里挑花用的小梭子掉在地上了。很轻。
  姑娘不是本地人吧。是京城来的?对方反问。
  她又大吃一惊,忙问道:公子如何知道?
  姑娘绣的图案这小户人家哪里会,只有京城和皇宫里的人才有如此的手艺。
  她瘫坐在椅子上,经纬纱从手中滑落。极轻。
  对方好像看出了她的紧张,遂说道:姑娘放心,我并无恶意,只是来凑个热闹罢了。说完就准备起身离开。
  慢着,落阳突然叫住他,然后挑起帐子,走了出来。
  男子惊呼:你是——
话还没完落阳就打断了:我姓李名落阳,是京城人,因为我爹在京城惹了祸端不得不把我送到这里来。公子是这六年来唯一看透我的人,所以也没什么避讳了。
  落阳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眼熟,但却也记不得在哪里见过了。想想以前自己身边有那么多人,是犯了事才逃出来的也说不定,也就没想再多问下去。
  
  少爷,果然不出你所料,那李姑娘确实是从京城逃来的,果然是来寻人,只是寻了六年也没有结果。那男子微笑地告诉马车上的主人。
  马车上的人也笑道:我只是看不惯这姑娘寻人就寻人却搞出这样的怪名堂,活生生地折磨那些男子,我们揭了她的底,也好挫挫她的傲气。
  少爷,还有件事你想不到,她竟然和青阳公主长得一模一样!
  是吗?她叫什么名字?车上人有些惊讶地问。
  叫李落阳。
  落阳?好奇怪的名字。还是先回去吧,免得青阳担心了。
  
  仁仪,你和小苏为何这么晚才回来?屋里的女子婉约地问。
  青阳,你猜小苏看见了谁?仁仪一进门就问。
  谁?青阳微笑地问,小心地端起了紫瓷茶杯。
  一个一模一样的你!仁仪轻轻地捏了捏她的鼻子。
  杯子破碎的声音。她面色苍白,顾不得摔碎了东西,拉住他的双臂急切地问:一模一样的我?在哪里?
  仁仪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或许是和你长得像而已,我也没有亲眼看见,说不定是小苏夸张了。
  看见仁仪的冷静,青阳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蹲下拾起破了的杯。她死死地捏着碎片,竟割出了血。
他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碎片,叫小苏拿来药箱。
  小心翼翼地给她包扎伤口,责备却又心疼地怨道:为何这么不小心?他一心专注她受伤的手指,却没有看见她眼角晶莹的泪。
  仁仪,我还是变回来吧。她痛苦地说。
  青阳,他轻轻放下包好的手,握紧她另一只手:青阳公主在六年前已经死了,现在的青阳就是嫣之,嫣之就是青阳,我喜欢青阳,也喜欢嫣之。能够逃避众人的耳目,真正该谢的是嫣之姑娘。
  青阳搂住他的脖子,吻了吻他的额,双眼含泪凄迷。
  石回镇。
  墨庄。
  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落阳就要得到想了六年也想不出的答案了,只是苦等了六年,时间磨去了所有伤痕。
  好,就让我给你讲两个故事。青阳转过身对她说。
  先说第二个故事。六年前我受小王爷所托,到宫里为青阳公主化妆。小王爷给了我一盒冷烟脂,并告诉我说这是西域贡品。但是我知道这是我的独门秘方。我觉得事有蹊跷,就仔细地研究冷烟脂,发现多了样东西,就是迷粉,迷粉是让人昏迷的迷药,和上冷烟脂就会造成人假死。第二日我进宫听了你的哭诉便了解了大概——你和小王爷是对苦命鸳鸯,他想借我让你假死,然后再救你出来。于是我趁你不注意,在香炉里放了安魂香,让你睡了过去。我把你我的衣服掉换了——
  然后,你顺便把容貌也换掉了吧。落阳冷笑道,没想到你不仅懂化妆,还会易容!
  不,我不会。青阳说道,这只是化妆术的一种,一遇水就会恢复原貌。我用化妆术暂时改变了我们的样子,于是我就被误认为是已经死了的青阳,你就被认为是杀了青阳的凶手带进大牢,再后来你就都知道了。青阳说到这里停了下了喝了口茶,又继续道:我为了能演得逼真,确实假死了,送我入皇陵的侍卫全都被小王爷买通了,小王爷救我出来后就带我远走高飞。我深知脸上的妆始终会掉,就骗他说,嫣之教了我一种易容术,能够把我的容颜易成她的样子,免得被人认出。所以我就安心地变了回来。就这样和小王爷浪迹天涯了六年。
  落阳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纤纤弱女子竟然一个人做了那么多事,骗了所有的人六年。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这个惊天的秘密让真正的青阳难以平复,她勉强地按捺住自己,激动地追问。
  我来告诉你第一个故事。在十六年前,有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在河边救了我一命,为了不让我再哭,他拿出一盒冷烟脂抹在我的脸上,告诉我说它是用冰山顶上的初升的太阳融雪,加上玉簪花粉和葵花汁经四十九个胭脂女七天七夜研磨而成。他转身离开时,留下一句话,它在你的脸上很好看。这个人就是现在的小王爷。
  听了接下来的故事,落阳心里不是滋味,她无法恨眼前的这个为爱而痴迷的女人,却也无法原谅。
  你回到他身边吧,若不是你的出现与追寻我还不知道我是这样的自私,所以也不奢望你们的原谅。嫣之向落阳跪了跪,转身离开了,留下的是她一抹孤独的背影和点点泪光。
  
  华灯初上,夜幕四垂。
  青阳望着已经历经磨砺而日渐成熟的仁仪,叹了口气:如果让她知道救她的人不是你而是你已经过世的哥哥仁德她会不会崩溃?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8:11:59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cialis - 2010-2-22 16:03:04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评论 - 2009-6-12 19:17:10 - 泠澈素心
-----------------------------------------------------
凄婉遗憾 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 但是这样的爱情我不喜欢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89, 共 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