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4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谢谢你的温柔/水瓶子
 2008-11-10 14:10:1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82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
晚饭时,觉得心口一阵一阵地疼痛,学修便陪着我到附近的医院检查。
当我们拿着挂号单相拥坐在走廊的长凳上,只听见“砰”的一声,抬眼望去,只觉得一道白影快速闪过,消失在对面那扇门内,那边是急救室的方向。
长长的走廊上,光洁的地板留下一条由血点聚集而成的血痕,狰狞延伸着,充斥着浓浓消毒水的空气中,多了一些甜腥味道。
几个相继而来的人在一旁焦急地等待,他们身上华丽而隆重的礼服在这时间这地点显得尤其的突兀。
走出来的高大男子面墙而站,看不清楚表情,只窥见好看的侧面轮廓。白色礼服上大片血渍开始凝固,形成暗红色,令人心惊,僵硬的身形纹丝不动,只有捶在墙面上的拳头在不自觉地微微颤抖。
站在他身旁的女子非常美丽,一袭纯白长礼服,柔美白皙的小脸上一双清澈的大眼眸里蓄满泪水,神情忧伤。
这时候的医院除了安静,就还是安静。直到……
“小洁,到我们了。”耳边传来学修低沉温柔的声音,我点点头,站起身。
回过头,看到一颗晶莹滑落。
“幸好,只是小毛病,肯定你又没有按时吃药了。”出了诊室门,学修佯装气恼地捏捏我的鼻子,动作满是宠溺。
“我哪儿有?”我立即反驳,“你每天盯得那么紧,我哪可能偷懒得了!”
他笑,俊朗帅气。
我撇着嘴看他,伸手毫不客气地扯他的面颊,“你笑什么笑啊?我说过你只能笑给我一个人看的!”要是让这里的护士小姐看上他怎么办?我鬼祟地朝四周望了望,幸好,除了一个负责清洁的欧巴桑正惊异地盯着我们看外,一时间无人瞧见。
我好险地吐了吐舌头,丢给他一个白眼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向前走。
学修大笑着快步跟上。
走廊上,地板光洁。

一个月前,我和学修搬进了这个小区,学修用他做电脑网页设计工作的工资在里面买了一套房子,并早早地装饰好了,就等着给我一个大大的supprise!
是很惊奇,惊奇得让我止不住地流泪。
泡了两杯咖啡,一杯放在他手边,我自己捧着一杯团坐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紧实地裹成一团。南方的冬天也不能小瞧呀!
柔和的灯光,他在电脑前工作时的专注神情,时不时端起杯子轻啜一口的优雅姿态,都是我最喜欢的画面。不需要言语,就只是这么静静地望着,胸口就被填得满满的,被一种叫幸福的东西。
撩起黑厚的窗纱,月光温柔。
记得,我一句“不喜欢阳光”就任性地将所有粉色窗纱都换成了黑布,那曾经是我最爱的颜色。白天的时候宁可开一整天的灯,也不愿让一丝阳光透进来。
学修对此只是笑着摇摇头,任我胡闹。
“学修。”我突然唤了他一声。
“嗯?”他看了我一眼。
“会不会觉得我很难养?”我有些闷闷地问。自从搬进来后,我就辞去了原来家教的工作,一天到晚地窝在家里,靠着他一人养着我。
虽然说养我对他来说是天经地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谁能保证他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就厌烦了呀!
学修一挑眉,俊美的脸上浮现为难的神色让我心一紧。
“这可怎么办好?”他看着我,说:“你太好养了,给什么吃什么,虽然吃得挺多的,但真的很容易养你,怎么办?”
“咦?”我着实一愣,但随即明白过来,“好呀,你把我说得好像猪一样!你欠扁吧?”
我瞪大双眼,在他面前挥舞拳头,却被他一手裹进掌里,另一只大手揉着我的脑瓜,力道温柔。
“你本来就是一只小笨猪!”他笑着回答,我龇牙咧嘴地准备狠狠地挠他一下,但下一秒却被他的话感动得一愣一愣的,“你是我这辈子唯一最爱的小笨猪!”
深情的眼神,温柔的话语,迷人的笑容,相信没有一个女人能抵挡这诱惑的魅力。
所以,我捧着杯子傻笑个不停。
过了一会儿。
“学修。”
“嗯?”
“学修。”
“嗯?”
“学修。”
“怎么了?”他转过头,看着一脸乐开花的我。
我摇摇头,示意没什么事。
他疑惑地看了我一会儿,才转过头继续工作。
“学修。”
这次他将整个身子都转向我,有些无奈,却带有更多宠溺地问:“你到底想怎样?”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伸开双臂。
他先是一怔,随后失笑地摇着头站起身,将我结结实实地揽入怀中。
嗅着他特有的气息,我满足叹了口气。
如果能这样一辈子就好了,可,为什么我心里这么不安呢?

小区的对面就是一条小江,两岸修筑了石板堤坝。我和学修几乎每晚都要在江边散步,稍远一点的地方是个生态小公园,我更是喜爱去那里走走。
还没走到楼下,就传来一阵嘈杂的说话声。
“真可怜!在婚礼当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甲太太说。
“对啊!听说是运气不好,被一辆违章车辆给撞倒了,当时血流了一地。唉!”乙太太叹了口气。
“那新娘漂亮着呢,新郎也是帅气多金!”丙太太也不甘落后地说。
“可惜了可惜了!”甲、乙、丙三太同时叹气。
看见我们下楼,她们又堆起笑容,“哟,又出去散步呀?”
我和学修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地说道:“是呀!”
身后,她们还再讨论着。
我攥着学修的手不禁紧了紧。
江边,清风徐徐,吹得面颊冰冷的,但心却是暖暖的。一轮明月高挂着,黑蒙蒙的天空中几颗微暗的星星也让我觉得心情舒爽。
对着波光闪闪的江面,学修紧紧地搂着我,挡去冷风。
“学修。”我从他的胸前抬起头,看着他俊朗的面容,“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的是不是?”
他一怔,笑出声,伸出大手轻拍我的面颊,说:“你还真是个傻丫头!”
我知道我又问蠢问题了。在这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可我希望我和学修能永远在一起,真的。
“那你答应我,”我神情认真,“如果哪一天你不爱我了,你要第一个告诉我哦!”做第二个和最后一个都很惨的。
学修没回答,只是将我抱得更紧了,像是要将我揉进身体里。
如果不是有人说话声激动,我想我们会就这样相拥站一夜的。
不远处公园的长凳边,三个身影在月光下晃动着。
“你清醒一点行不行?每天都烂醉如泥的算什么?”
借着月光,我看见半瘫在长椅上的男子狠狠地灌下一大口酒,露出一张憔悴落魄的脸。
好像在哪儿见过……
一名女子蹲跪在他面前无力地劝阻着,另一名女子却只是安静地坐在他身旁,一言不发,唯有那双清澈的大眼眸里泪光闪烁。
在看清那女子的美丽面貌后,我不禁睁大了双眼。
他们不是那天在医院的那两个男女吗?难怪看着眼熟……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蹲跪着的女子我那天没见到,但似乎是他们的朋友,她一脸的着急和不舍。
“依岚已经去了,你不要再这么折磨自己了好不好?”女子话语激动,“难道在你的眼里就只有依岚,就看不到其他的人了吗?”
我明显地看到他身边的美丽女子颤了一下。
进急救室的女子已经……
男人像是根本没听见她说话,更把她们当作透明人般视若无睹,只自顾自地喝酒。
说话的女人心急无奈,跺一跺脚跑开了,只留下她一个人静静坐着,丝毫没有离去的迹象。
她看着他,眼神温柔宽容。
我明白,她爱着他,深深爱着。那眼神我熟悉。
可是,命运都爱捉弄人,不是吗?幸好,我还有学修。
我紧紧地揽着他。

白天的时候,我喜欢窝在家里,并拉上学修一起看碟。《罗马假日》《乱世佳人》《红与黑》《茶花女》,都是些老片,我们却看得津津有味。
我们俩现在都是夜猫一族,见不得光。我是闲人加米虫,都靠学修养着,而学修的工作只是网页设计,只要有部电脑,哪都是工作地点,按时完成任务交差就行了。所以咯,我们理所当然光明正大地当起了人人口中的无业游民!
我半靠在沙发扶手,一双脚搭在学修的大腿上,手里还捧着一大盒的香草冰淇淋,冷得我不时做鬼脸。
冬天吃冰淇淋,两字——过瘾!
刚才在冰箱翻食物时,在一旁的塑料袋中发现了好久不见的手机。有一段时间没用了,机身铺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我盯着看了半天,一挥手将它扫进杂物柜里。
“你少吃点,小心等下拉肚子。”学修找来电热水袋敷在我双脚上,一边叮咛着。顿时,脚趾都苏醒过来。
我没做声,盯着电视直到茜茜公主盛装打扮粉墨登场,才吁了一口气张嘴,却答非所问:“学修,你怎么看上我的?或者应该这么问:你喜欢我什么啊?”
我自认长相身材一般,无权又无势,这点我还有自知之明。脾气也时好时坏,而且还属于欺善怕恶的那一类人,脑子也时常清醒时而糊涂,神经质颇为严重。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我有什么通天的优点让他这么死心塌地地宠着我,呵呵,更不用提当年可是有一整连的娘子军追着他呢!
“哦?”他抬头瞟了我一眼,反问:“那你又喜欢我什么?”
“这可多了!”我扔开冰淇淋,扳着手指数着他的好处,“你在高中时已经人见人爱,车见车载了呀!高大俊朗,性格温柔体贴,带出去超有面子;大学时代,面对如此多的狂风浪蝶,你都能坚守阵地,忠贞不移;毕业后你工作顺利,加入多金一族的行列,前途可谓是不可限量,是只优积股,我能不喜欢吗?”好处多得双手都动不过来,“除了时常和我顶嘴外,你简直就是我的superman!”
想想,跟学修在一起的时间好像也整整七年了吧,好久了……
对于我不知道是褒还是贬的话,他有些哭笑不得。
“那么我喜欢你的原因就是……”他看着一脸紧张的我,笑得蠢蠢的,“因为你正好跟你形容的我相反!”
等我明白反应过来时,他早已闪进厨房。
臭学修!竟然说我不漂亮,性格不温柔,还暗讽我三心两意,可恶!苍天可鉴耶!我虽然是花心了些,见到帅哥两眼发光,可这是女人的天性好不好?自从和他交往以来,虽有偷偷地瞄过其他帅哥,但一直以来都是忠心耿耿的呀!怎么能这么污蔑我嘛!不甘心!
“今晚要吃些什么?”学修伸出个头,看我鼓着双颊的样子,笑容更大了。
“不想吃,气饱了。”我赌气说。
“那可怎么办?”他为难地皱起好看的眉头,“本来还想说今晚做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咕噜肉、茶香明虾的,既然你不想吃,那就算了。”说完一副不准备开伙的样子。
“杜学修,你就只会用这招欺负我!”我急得在沙发上跳脚。早在听到那几个菜名,我的肚子就已经在抗议了。学修的手艺在我的“调教”下是好得没话说。
他帅气一笑,“有效就行,管我新招还是旧招!晚点去超市买点配料就行了。”

从超市疯狂购物回来,我老远就看见江边一抹常见的白色,于是回到家便跟学修说我想到江边走走。
他揉了揉我的短发,叮嘱我小心点早点回来之类的话就任我去了。
今晚的江风比往常大了些,吹得我也忍不住缩了缩头。
美丽女子站在栏杆旁,背对着江水,任风吹散她一头的长发。她只是望着别处发呆。顺眼看去,不意外地看到长椅上半趴的修长身影。
“他会好起来的。”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悲伤的神情,我心里便一阵疼痛。
“是啊,他很快就会好的。”对于我的突然出声,她并没有惊讶,连眼神都没移动过。
“你为什么不见见他呢?”我问。
她转头看我,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随后笑了,“原来你发现了。”
我也笑了。我也是刚刚才注意到的。
没有人会在大冷天穿件无袖小礼服而毫无异样,没有人会每天都穿着同一件礼服,没有人会在月光下看不到自己的影子的……
    可我并不害怕,因为她眼中的忧伤和不舍。她只不过是个正爱着的女人而已,仅此而已。
“见到了又怎样?”她无力地叹气,“他以后会有自己的生活要过,我已经没办法参与了。或许有一天,会有另一个女人走进他的生命里,代替我好好爱着他,然后逐渐将我忘记……”
她的话让我背脊一凉,“不会的,你依然可以和他在一起呀,一起生活……你不是也舍不得他的吗?”我有些激动地说。他们会在一起的,就像……
她看着我,眼带同情,“我是舍不得,可是,我宁愿放手。”神情坚定。
我无话可说,看着她走回他的身边,静静地坐在一旁,守护着她的他。
她最后说了一句话,让我心口一窒。
她说:“你,也该试着放手了。”

回到家里,学修还在厨房忙着。
看着他匆忙的身影,我心思复杂,转过千遍。他在为我忙着呢,这样想着,眼睛就热辣模糊了起来。
“回来了吗?怎么了,丫头?”他转头,看着紧紧抱住他的我,感觉到我身上的颤抖,就疑惑地问:“是不是在外面受了凉?”
我拼命地摇着头。
“没事就洗洗手,准备吃饭了!”他转过身捏捏我的脸颊,却在看到我满眼的泪水时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哭起来了?”他慌忙地替我抹眼泪,但却越擦越多。
我还是摇摇头,说:“我没哭。”只是眼睛在不停的流泪而已。
满桌子热气腾腾的饭菜,我丝毫没有食欲,脑子里还在想着美丽女子说的话。
放手是吗?望着学修的温柔笑容,我的眼眶里迅速升起水雾,泪水随即止不住地滴落。
“我很自私对不对?”因为我无法放手。
学修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我面前蹲下,仰视着我,轻柔地将我的眼泪拭去,嘴角挂着一丝了然的笑容。
“我不准你这么说自己,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最善良可爱的。”
“可是,如果不是我……”我的眼泪掉得更凶了。
耳边浮起刚才楼下的私语声。
“201的住户挺奇怪的,喜欢晚上一个人散步,白天又不见人出来。”
“奇怪的还有,窗户都是用黑布蒙着,神秘着呢!”
“有时还传出自言自语的声音,很诡异。”
这些事情我知道,医院清洁欧巴桑的惊疑,超市收银小姐的诧异我全都知道,只是,我装作不在意而已。
我抚摸着他的脸,这张熟悉得如同刻如脑中的俊朗面容。
“如果不是我自私,以为不记起就可以当作没发生过,我只不过在自欺欺人罢了!”
如果不是我为了捡回跌落的戒指,就不会……
电话这时突兀的响起,几声后转入了录音箱。
“不要以为你搬了地方,关了手机就可以这样人间蒸发了,死丫头!学修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你还要消沉到什么时候?”
如果不是我为了捡回跌落的戒指,就不会看不到开来的卡车,而学修就不会为了推开我而被卡车撞上……
车祸那晚,当学修毫发无伤地站在我面前,拥抱着他却没听见心跳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是我不愿意明白。
“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学修额头顶着我的,冰冷的感觉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地传过来,“还记得你那晚问我,我们能不能一辈子在一起吗?”
他幽深的双眸看着我,说:“我现在就回答你——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的,因为——”他伸手按在我的心口处,温柔的,“我永远都在你这里!”
泪水就这么流下来,像是装不住的悲伤,我只是怔怔地望着他。
“我也很自私,我曾希望就这么一辈子地跟你生活下去,因为我最舍不得的就是你!”他忧伤的眼里映出忧伤的我,“可是,我得放手了。”
他捧着我的脸,在我的额上印下一个冰冷却无比温柔的吻。
“记得,把黑布换了吧,你很久没看见阳光了。”
眼前,只剩下留有余温的饭菜。
终于,我掩面放声痛哭起来。
爱的方式有许多种,而我选择,将你深藏心底。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heap cialis - 2009-10-6 19:20:44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rr/1.html ;,cheap cialis,
感动 - 2009-1-16 17:13:13 - 幺
-----------------------------------------------------
都哭叻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17, 共 1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