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4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地上铁/风自在
 2008-11-10 14:11:3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32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跟地下铁一样却又本质不同的地上铁,因为架建在地面之上,所以视线范围宽广,却又因为一条无法横越的轨道,将左右分离的人群隔开,虽然近在咫尺却又触不可及,多少次偶然的相遇却碰撞不出任何火花。
  
  气温开始零下,有风紧迫,钻心透骨的凉。站台上人群依旧密乱如麻,我夹在其中,夹杂在这些混合了乱七八糟气味的人群中,屏气,从缝隙中向前探。与许多翘首等车的人不同,我的目光具有穿越性地落到对面。一样的人,相反的方向,只是在这里短暂地相遇,之后又各奔西东。
  地铁来了又走,一批又一批的人上来又下去,我却依然定定地站在那里,目光坚定地落到对面。偶尔也有行色匆匆的人投以奇怪的目光,不过,无所谓,我用长长的刘海遮住眼睛,细细的耳塞堵住耳朵,我在音乐的喧嚣中等待,等待,直到对面的那个人出现。
  仍然是固定的位置,固定的人,剪得很短的发,干净利落的蓝色外套,明亮的眼睛。真是明亮的眼睛,目光如炬,看到对面的我,轻轻一笑,然后,在我还没来得及回应时,就被呼啸而来的地铁隔离,仿佛是算准了时间,在被铁皮箱隔开的瞬间微笑。
  意义不明的微笑,对我,或是对他人?我回头环顾,身边只有一张张漠然的脸。对我?或许是对我吧。
    
  早上吃了凉风,上班时开始胃痛,忍耐着做完两张报表,却错了三组数字,被年轻的女老板拎到经理室训话,指着那三组用红笔圈出来的数字问我,怎么解释。
  我无话可说,她却开始提醒,这是本月第二次了?
  我只能低头道歉,因为,只有低头时我才能名正言顺地看清宽大的橡木桌上显眼的相框。木制的螺纹边框里压着一张双人照,男人的脸是日日地铁里见过的。
  我一直不清楚洛美青的真实年龄,尽管她看上去明艳又动人,可是与那样年轻的男人站在一起,却有种说不尽的风韵,说是成熟,更是沧桑。
  办公室里一群无是生非的女人,她们总有一些不寻常的本事将捕风捉影形象化真实化。见到我出来,便挤眉弄眼问,那个男人帅不帅?
  帅。我老实回答。
  然后她们又开始讨论,关于洛美青与那个被包养的小白脸,绘声绘色,声情并茂。
  那样干净的男人,明亮到令人移不开眼睛,却是众人口中不堪的小白脸。我有些不平,更多的是些愤怒,胃痛得一阵紧过一阵,我希望能做点什么取代这无边的痛苦。然而此时,似乎只有将愤怒激化才能平息我满腔的痛楚。于是,我拍案,将桌角边沿的玻璃杯震落在地,摔得四分五裂,哗啦脆响。没有人说话了,我义愤填膺,开口,关你们什么事,别人男未婚女未嫁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偷人养汉哪里碍着你们了吗?
  只是不想听到任何亵渎的话,那个男人不是众人口中形容的那般不堪,他在我印象里已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微笑而已,他已成了心底最干净的向往,单纯却又美好。
  气氛因为我的狂怒而迅速冷却,明明前一刻还热情澎湃地说长道短,接下来却埋着头仔细地钻研起电脑里密密麻麻的数字,仿佛那里有比八卦更值得研究的东西。我警惕地回头,洛美青正从我身边越过,我没看清她的表情,只是觉得气氛压抑到无法呼吸。

  是先看过照片而后才注意到那个人的,冥冥之中多少次偶然相遇才发现,那个爱穿蓝色外套的男子,有着与照片里人相同的眉眼,笑时真诚又迷人。我注意他,带有一点刻意,每天早晨,在七点零五到七点十三分间的地铁站放眼对面去寻找那抹蓝,或早,我便等,却从来不曾迟过。
  今天,因为胃痛而病休,在七点零五分前,我鬼使神差地绕到对面的站台,将自己藏身在密集的人群中,寻找,等待。
  跟地下铁一样却又本质不同的地上铁,因为架建在地面之上,所以视线范围宽广,却又因为一条无法横越的轨道,将左右分离的人群隔开,虽然近在咫尺却又触不可及,多少次偶然的相遇却碰撞不出任何火花。然而今天,我无所事事,胃也不怎么痛,所以一门心思开始无聊地玩起跟踪。
  七点零八分,他准时出现,我小心翼翼紧跟其后,隔着半节车厢偷偷注意那抹蓝,目测了他的高度,猜测他的嘴唇与手指力度。偶尔被他无意瞟来的目光扫过时,还要不动声色地将视线凝聚在未知的一点。过了七八站再随他下车,隔四五个人不紧不慢地跟着,先是进了一家看来热气腾腾的早点店,买了豆浆油条之类的食物在靠窗的位置不紧不慢地嚼着。
  我抬腕看了下表,八点四十五分,又过了十五分钟他居然摸出一份晨报读了起来。我忽然感到十分无聊。这个男人莫非不用工作?莫非果真如那群女人言中有不可告人的身份?
  我点了豆浆,在他右后方的角落里慢吞吞地喝着,想象这个时候我若上前搭讪会不会被误认为意图不轨,想着便不可自制地笑出来。
  我很好笑?男人说话了。
  天哪。我这才后知后觉地作出反应捂住唇,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坐到我的对面了?手里还握着那份报纸,桌上还是豆浆油条的空盘。不,不对,不是他坐过来了,而是我竟在不知不觉间走了过去。
  你要请我早点?他抬头望向站着的我,眨了眨眼睛。
  我相信这话绝对是一种暗示,可是我居然不能立即悟出其中的深意,只是莫名其妙地问,我为什么要请你?
  那么,是需要我请你早点吗?
  我为什么要你请?
  他笑了,神采奕奕地放下报纸,笃定地问,那你跟着我做什么?
  原来,原来我自以为是的跟踪早就被当事人发现,之所以不马上揭穿是想探寻我的目的吗?他问我为什么,语气不见逼人却无法令人回避,目光不见责备却不能令人忽视。明明是阳光明媚的一个男人,在问话时也是彬彬有礼的客气,却令我陡生一丝寒意,竟是被抓包后的羞愧。
  为什么?因为你长得好看,我无聊而已。
  他不说话,脸有些微的红。而我则是满腔的气愤,明明是这么好看的一个男人,明明是如此谦谦有礼的君子,却偏偏被别人形容成那种寄生的莬丝,完全依靠女人的莬丝。
  我果然是很无聊,在交换过姓名后居然镇定自若地跟着他一路走走停停,逛书店,服饰店,电子城,家具城,超市,菜市……一个上午,没有选择性地挨个逛完整条街,这令我无法通过单纯的观察了解梁洛的喜好。
  结束时我终于忍不住问,你难道不用工作?
  他笑望着我道,我现在就在工作啊?
  莫非你是市场调查员?我诧异。难怪每样东西问过价钱后又翻来覆去地研究最后却又空手而出。
  他不置可否,我却如释重负。

  依然是相同的位置,依然是特定的时间,依然是一样的男人,所不同的是梁洛的笑容里不再是礼貌与陌生,取而代之的是熟悉后的一抹了然。笑过之后他往东我往西,各自忙碌,然后期待着次日里的重逢。
  这仿佛成了心底永恒的秘密,在办公室那群女人八卦时我想到梁洛的笑容,然后心境一片澄明。清者自清,我固执地认为关于梁洛的传言只是一些捕风捉影的谣言,而谣言是经不起时间与事实来沉淀的。
  然而,我没想到,谣言更加经不起时间与事实的证明。
  忽一日下班时办公室里沸腾起来,说是洛美青的男人正在楼下。我经不住好奇从三楼往下看,刚好那位蓝衣主角为洛美青打开车门,绅士地扶她入座,然后绝尘而去。我立即缩回头,忽然觉得很冷,在冬天,即使室内温度高达二十四,我依然抱紧双臂惨白着脸瑟缩发抖。那是秘密已死的痛苦,希望破灭的悲哀以及心中执着的净土不再时的凄凉。
  办公室短暂的寂静之后讨论开始更加肆无忌惮起来,我起身,离去,将那些明目张胆的亵渎用一张单薄的木板门隔开,仿佛这样才能说服自己,谣言只是谣言而已。
  我彻底生病了,在一星期前隐约的胃痛之后我又喝了许多酒,这加剧了胃部的负担,而它给我的报复则是死去活来的痛。请假一周,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地翻看着书,转换电视频道,严寒的冬日我关掉暖气,玻璃杯里的水都开始结冰。
  北凉在这时一脚踢开门,叫道,北暖,你是想自杀吗?
  可惜我死不掉。我缩在两床冰成一坨的被子里哼哼唧唧,北凉一把打开暖气,屋里顿时如沐暖阳。
  关于我的事,对于北凉我从来是直言不讳。关于梁洛,他知道我是暗恋,小女生般地憧憬。他不去制止,反而姑息我异想天开的迷茫。
  他问我,是我错了吗?我不应该如此纵容你?
  哥。我叫他,谢谢你对我这么宽容。
  北暖,如果你真的很喜欢他,我一定帮你。
  我没有回答,算是认同。北凉怎么帮我呢?我知道,却不敢想,也不愿想。只是在心里默默地道歉,北凉,对不起。
  对不起,北凉。

  一周以后我又去上班,地铁站前我缩在人群中,没有在特定的位置看到特定的人,懊恼不已。七点十三分已经过去,我叹息准备上车,胳膊却被人拉住,转头却看到梁洛微皱的眉头。
  他说,北暖,你生病了吗?还是出了什么事?我有七天没看到你了。
  我顿时雀跃。他在关心我也在注意着我吗?他坚持要送我去上班,而我却斩钉截铁地拒绝,怎么可以让他知道我工作的地点,那不是明摆着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再说,被那群八卦女或是洛美青看到怎么办?
  这一次比上一次的接触更加短暂,我们彼此互换了电话后便匆匆告别。然而这一次才是更加丰富的收获。
  梁洛给我发短信,先是偶尔几天一条,到后来变成每天两条,最后开始随时随地询问:“在做什么?”、“中午吃的什么?”、“星期天去打网球?”、“出来见个面吧?”、“为什么不出来?”、“出来好不好?”、“我想见你……”
  为什么不出去,我明明十分想念那个男人,为什么不出去?洛美青在分析运营报表,我面无表情地托着下巴撑在会议桌上神游太虚。短信来时铃声剧烈,洛美青望了我一眼,回头继续分析,我则偷偷翻看短信,梁洛来信说,我在地铁站门口等你,一直到晚上十点,你知道北方的冬是很冷的……
  我一笑,关掉手机。
  下班的时候听到办公室里又流传起一种崭新的传言,洛美青的男人又换了,似乎比前一个更加有男人味。我从窗户向外看,果然是北凉高大的身影。
  北凉会帮助我的爱情,他果然成功地介入洛美青的生活,可是他取代了梁洛的地位吗?我无法高兴,蔫蔫地听着别人兴奋地讨论,骂着北凉与洛美青恬不知耻。
  这一回我不敢也无法理直气壮地辩解,只灰溜溜地夹着背包落荒而逃。
  对不起,北凉,别人这样在背后骂你,我却置之不理。
  
出了公司,漫无目的地走,心却惴惴不安。坐地铁,然后在出口处看到靠在墙边的梁洛。
  去吃晚饭吧。他走过来牵住我的手,我没有拒绝,心思更加纷乱。
  吃涮羊肉时我被铜制的锅烫着了手,嗤啦一声,像极心底那根惭愧的弦被烙断,我借机哭出声来,让眼泪肆无忌惮地落。心底不止一遍地问,怎么办,我对不起北凉,却又放不下梁洛,怎么办?
  怎么哭了,很痛吗?他坐到我的身边,捉住我的手小心地吹着。语气中满是怜惜。
  很痛。我继续不管不顾地哭着,引来许多客人的侧目。是很痛,分不清是精神还是肉体的疼痛。
  我们去看医生。他不由分说要搂我起身。
  不,我要吃火锅。我固执地用受伤的右手去夹滑溜的鹌鹑蛋,颤抖着折磨自己。
  走。梁洛看不下去了,强横地拉我出门,去就近的诊所检查。
一管清凉的药膏涂在手背,散发出淡淡的药香,灼痛顿时减轻。
  我送你回家吧。
  这个时候北凉不可能在家,事实上他很少回家。英俊的北凉,温柔的北凉,优秀的北凉,不管是什么样的北凉,他都有足够吸引女人的本钱,让那些女人心甘情愿为他痴迷疯狂。然而,他吸引的不仅仅是那些单身的女人,更多的是一些挥霍无度却又寂寞空虚的妇人。我的哥哥北凉其实与梁洛是一样的人,所以在第一次听到办公室里的女人那样议论梁洛时才会愤恨不平地怒目而视。
  梁洛,你有没有骗过我?在车上,我闭着眼睛故作不经意地询问。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骗过我我才好骗你啊!
  他将车停靠在路边,然后慎重地握住我的手坦诚,我是骗过你,不过现在向你坦白,其实我不叫梁洛,我真名叫洛梁。
  我不出声,继续听他忏悔般的坦诚:其实我不是市场调查员,其实我有一个单亲母亲……
  说到最后我居然发现自己对他的了解真是少到陌生的地步,只是彼此看来顺眼而后心生情愫,交换过电话号码后聊得比较投机,如此,便以为就是全部,到后来,居然连姓名都是假的。
  可是,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我一点也不在乎,最后我问,你的感情生活呢?
  一片空白。他回答。
  梁洛最终连向我坦诚的勇气也没有。我想,如果他有勇气我仍旧还是欣赏爱慕着他的。
  我默默地笑,心想,北凉,为了我一时的迷茫,你的付出还真是不值得啊。
  
  夜里失眠,第一次认真地想对梁洛的感情,辗转反复直到天明。
  顶着黑眼圈去上班,用分线偷听洛美青与北凉暧昧的谈话。他们不用手机,这让我吃惊,却无暇顾及其他,因为正有厚重的纸袋扔到我的脸上,纸袋里零碎的物件落了我一身,甚至有一只胸罩兜头挂到我的脸上。我措手不及脑袋混沌,有一只巴掌凌厉地扇偏了我的脸。
  一个明艳的女人抓住我的头发歇斯底里地哭喊,我莫名其妙地反抗,听到她叫声里反复有北凉的名字。
  原来是北凉的女人,原来是北凉的女人找错了人。她应该抓住洛美青的头发大打出手,而不是死抱住我不放。我看到洛美青惨白着脸打开办公室的门,想是听到那个女人口不择言地胡乱曲解我与北凉的关系。
  尽管我想隐瞒,可脸上刺目的掌印出卖了一切。紧跟着那个女人冲进来的北凉看到我捂住脸,苦不堪言的模样惊诧地瞪大眼,反手一掌挥过去,直将那个女人扇倒在地。
  我的北凉哥哥是从来不会打女人,可是现在,他气愤到近乎疯狂,一掌似乎不足以泄愤,抡起拳头还要上前。我从背后搂住他,叫道,不要再打了,北凉,她认错人了,她不是故意的……
  被扇倒在地的女人借机扑过来揪住我的头发,我哀叫,办公室里乱成一团。
围观的人、指划私语的人非常多,可只有保卫冲过来拉开我们,并将那个女人拖到保安室。
  洛美青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冷着脸转身用力关门。
  
此后,北凉神色黯然,将自己关在家中一连几日不曾出门。我不知如何劝说,只能看他日渐消瘦。我知道北凉陷了进去,在这场原本就目的不纯的爱情中,他损失惨重。
  从此,去上班时有人指指点点,我不以为意,一遍遍告诉自己清者自清,更何况北凉是我唯一的亲人。可是洛美青为什么一点也不介意,来来去去依然是仪态大方的模样,莫非只有北凉无法自拔?
  我敲开门,将运营分析放到洛美青的办公桌上,踯躅着不愿离去。
  还有事?她不看我,只是盯着电脑屏幕不动声色。
  我无法猜透她的心思,只能望着她侧脸,解释,北凉与我,我们都姓北。我们是同一对父母的孩子,所以……
  洛美青忽然抬头望着我,眼睛里透出惊喜。我知道,自己赌赢了,北凉并不是在独自沦陷,如果必须有一个人要付出,那么,我希望可以用我苏醒的良知来弥补。然而我并没有交待北凉的动机,尽管当初它是多么混沌不清,可是现在,经过爱情的洗礼后,它开始越来越明媚。
  我希望北凉有个好结局。

  起初,我以为北凉有足以使人痴狂的魅力,毕竟之前跟过他的女人五次三番地纠缠,不止一次地围堵在我家楼下的石子路上,只为哀求他回心转意。可是,对于洛美青的心,我实在是没有把握她会如北凉一般,付诸全部。
  于是,在蓄谋多日后我打车尾随洛美青。几乎没有任何盘查地便进入小区,远远地隔着修剪整齐的冬青丛偷偷观察,直到那个蓝色的身影出现在三楼的阳台向她招手时,我才惊觉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欺骗,爱或喜欢只不过是人类不负责任的欲望。
无比的沮丧,心如死灰。我打电话给北凉,我说,我们都是傻瓜。我跟北凉说了目睹的一切,他当然不相信,于是报了洛美青的住址。
北凉,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陷得如此之深。
我挂断电话,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心比夜更凉,一路踯躅,不知不觉间来到地铁站入口,刷卡入内,站在夜风猎猎的站台,望着彼方。
想到出现在洛美青家的梁洛,我心如刀绞。梁洛,怎么有人能一面说着喜欢一面背叛?    
是退出还是争取?可是,我是真心喜欢梁洛,怎么办?我发短信给他,卑微地只字不提,只说,梁洛,陪我去西藏,现在。
他没回信息,隔了许久才打电话过来,北暖,下个月我请长假,陪你去西藏。
不,我现在就要去,马上。
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久久才开口,北暖,不要任性,我今天……呼啸而过的地铁淹没了他的声音,我只听到他在那头的责备。
任性?原来是我不识大体了。不想再听电话那头的解释,多说无益,刚刚只不过是一道选择题,在我与洛美青之间他选择了后者。
北暖,你在哪?许是他听到嘈杂的背景声,顺便毫无诚意地询问。
我在地铁站,梁洛,你真的不过来吗?
北暖,乖,听话,先回家。
我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回上衣的口袋里。我一点也不乖,那一瞬间我想到了无数的报复手段,或残忍或卑鄙,或疯狂或暴戾,然而我最终什么也没做,只是愣愣地望着一列又一列呼啸而过的地铁,脑子里一片空白。

手机一遍接一遍地响,是梁洛,可是我不想接,我只是盯着两条永不相交的轨道,想象我与梁洛的爱情。
或许是我的异常举止引来了工作人员的注意,两个体格健硕的男人一左一右走到我的身旁,问了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然后在没有任何抗拒的情况下我被领到工作室。
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温柔地说了许多诸如生活多么美好、我是多么年轻、未来多么令人向往之类的话题。原来,刚刚的我沮丧到让人产生轻生的错觉。我不回话,只是愣愣地望着他,到最后他实在没法子了,也只好愣愣地回望着我。
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说,我好得很,只不过刚失恋而已。
工作人员摇头,你们年轻人啊,总是将爱情当作生活的全部,冲动起来就将一切抛诸脑后,什么都不管不顾。
我点头,告诉那个好心的工作人员,我不是要轻生,我只是在哀悼失去的爱情。
这时候梁洛又打电话过来,我想了想,终于按下接听键。即使分手,有些话还是要说得清楚明白才不枉相恋一场。
北暖,你生气了?他在那边问。
是的。
因为我没陪你去西藏?
我沉默着,隔着电话告诉他,去西藏只是借口,我只是想看一看我在你心中的分量。
他叹息一声,道,北暖,我出来了,你在哪?
我走出去,看到对面的站台上一脸无奈的梁洛,他在电话那端告诉我,今天是他母亲四十岁生日,因为很久之前就答应要陪她。
我隐约觉得蹊跷,忍不住问,你的妈妈叫什么名字?
洛美青,她叫洛美青。
我哑然失笑,这个世界实在奇妙,原来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我在庸人自扰。洛美青姓洛,而梁洛实际也是姓洛。洛美青十四岁早恋,十六岁产下他,独自承受着舆论与世俗的压力抚养他成人。
梁洛故作无奈地叹息,现在,只好由你跟我一块陪我妈了。
我笑了笑,答道,好!
他在对面向我招手,说你等我。
地铁轰隆驶来又呼啸而去,而我的梁洛正从人行天桥上走过来,一身明媚的蓝,笑靥盎然,我看到那两条永不相接的轨道在他脚下变得模糊。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蒸汽胶管 - 2015-11-3 7:42:21 - 蒸汽胶管
-----------------------------------------------------
好文章,内容完美无缺.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蒸汽胶管  http://www.motianjiaoguan.com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33, 共 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