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4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她在光阴里沉沦/蝴蝶爱纯
 2008-11-10 14:16:0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80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又是六月了,高温里的微风也熏人。
  这时候,桂花小小的嫩蕊也会绽开,不起眼,却令人流连,捏一点细黄细黄的花瓣在手掌,搓一搓,香气氤氲。
  那时候,我六岁,在一个人的孤单中常常玩这种游戏,一边搓一边想着糯软的桂花糕。
六岁的我,短发,发质粗硬,根根竖立,穿黑色或者灰色的卡诺奇背带裤,右手插在裤袋里,摇摇晃晃地走路。
  我们家住在飞燕新区的一条宽阔的柏油大街旁,走到路中间,是小小的夕照公园。小孩子们很少从大门走进去,偏要从七里香的荫绿里钻进去,假想自己在玩一场刺激的游戏。
  走到路尾,又是民宅了。
  其中,有一幢日式洋房,总是引得我在围墙外驻足。围墙的镂空处,可以窥见一片花圃,六七月的时候,鼻子用力一嗅,可以闻到甜甜的桂花香,有一枝桂花就在墙的镂空处,用手一勾,应该摘得到。
  但是,六岁的我怎么摘得到啊?我只有那么点高,仅够望得见而已。于是,每个夏日的傍晚,在围墙外的偷窥,是我的一种痛苦的乐趣。
  有一日,我在墙角摸石子跳五角楼时,突听得大门“嘶嘶”地响,只见厚重的铁门悠悠地开了。
  从门里先走出一个仆人打扮的老妈子,老妈子再把门推得更阔一些,又从门里走出一个年轻的女子,撑一把蕾花流苏的白绸伞,眼眸如葡萄一般黑亮,皮肤白皙,瀑布似的直发在薄薄的斜阳余晖中闪烁光芒。
  她们坐上一辆黄篷的三轮车走了。
  我坐在沙石上呆呆地、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板寸头,决心长大了要留一头漂亮的直发!
  回到家中,迫不及待地问妈妈:“路尾的那幢日式洋房里是不是有一个神仙姐姐,叫什么呢?”
  “路尾有很多幢洋房啊。”妈妈不置可否,继续做她的家务活。
  可是我却念念不能忘。从此,我舍弃了许多如跳绳下河过家家的乐趣,一有空闲就到路尾闲逛。
  
  隔些日子,约莫是下午两三点钟吧。
  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偷偷地爬起来,小心翼翼地绕过凉席上的妈妈,又跑到路尾来了。
坐在围墙下,午后的炎日无处可躲。我犹兴奋地找了两块红砖头,叠在脚下,从镂空处往里张望。
  垫高一些些的我,视野开阔多了,看见了墙的南面的一棵低低却枝叶茂盛的石榴树。
  结果了吗?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正当我极入神时,肩膀被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立刻向后一跳,却看见了神仙姐姐对着我微笑呢。
  “你在这里做什么?”语气温和如春日溪流。
  我讪讪地,讲不出话来。
  “要不要到里面去玩呢?”神仙姐姐发出邀请。
  “要!”我再无法矜持,雀跃地大喊。
  神仙姐姐在前面走,蓝底大花的裙子在风中摇曳。
我甚怕她反悔,急急地跟在后面。
  推开大门,院子里寂静得很,只有那桂花的香味在放肆地波动,而旁边的石榴树,我的情人,正在安静地思考呢。
  神仙姐姐要我提了小木屐,走到门前的走廊,自己折身进去,拿出一罐五彩的糖果,打开盖子,要我自己去抓。
  我哪里敢,只是羞怯地低头。她笑了笑,抓出一把放在我的手里。
  我剥开一颗,用舌头去舔,一下一下地舔。
  神仙姐姐见我滑稽的谗相,忍不住笑,“你这那男孩子真可爱。”
  我的脸红了,迅速把糖卷入口中,含糊不清地说:“我是一个女孩子!”
  她又笑了,我竟不知道自己这样得意,可以逗她笑。
  我吃糖的时候,她走到火红的石榴树下,仰头张望,终于看中了一个又圆又大的石榴果,打了下来,抛给我。
  我在这边,开心得牙齿都快掉了。
  这是我一生中度过的极为幸福的一个下午。
  从厚重的大门走出时,我一边飞跑一边回头望,掌心中攥着一把糖果,右手是一个石榴,欢喜得心快飞了,兴奋地闯入家中,摇醒妈妈:“我认识了好美丽好美丽的沈姐姐!”
  妈妈睁开矇眬睡眼,懊恼地瞪我一眼,又沉沉睡去。
  我才不管呢,一个人坐在宅子的大梁下,津津有味地剥开石榴,挖出一粒粒晶莹的石榴籽,一咬,就是满口的甜。
  后来,我又进去一次,沈姐姐送了一套《海的女儿》的彩图故事本给我,让我欢喜到夜里睡不着觉。
  
  隔年,我上了一年级,领到新书的那一天,老师说:“各位同学都已经长大了,要和过去混闹混玩的日子告别了。”
  我听了有些伤感,决定长大之前要重温旧梦,留作幼时的纪念。
  那天夜里,是一个月光皎洁的晚上,我溜出家门,从七里香的绿荫下钻进夕照公园,沿着碎石小路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到八角亭。
  八角亭的边檐高高翘起,白柱子在夜里十分美丽。我大摇大摆地数着步子往前走,撞见了一个挺拔的干净的男子,眼神坚毅,笑容温暖,他宽厚的臂弯里挽着一个女子,微笑如同春风一般温柔的女子。
  我一惊,喊出声了:“沈姐姐。”
  沈姐姐微微一愣,也笑,“小蝶,这么晚了,你还出来,不怕妈妈骂吗?”
  男子蹲下身,摸摸我的板寸头,“妹妹,快些回家去了。”
  沈姐姐往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拉我的手,“这是姐姐的秘密,谁也不要说哦!”
  我乖乖地点头,心里暗喜:我分享到沈姐姐一个美丽的秘密哦!
  男子的手温柔地牵着沈姐姐,我看着,竟幻化出斑斓的色彩。
  孩子的记忆本是瞬间的 ,但我却深深地记住了“牵手”这个美妙的词汇。
  
  三个月后的一天,已经是夏末秋初的天气了。我上学回来,在大厅里,妈妈和刘太太正讲着话。
  刘太太是我极讨厌的一个妇人。
  我暗暗地叫:“长舌妇!长舌妇!”
  “颜太太,你不知道啊?路尾的沈家出了一桩大事啦!”刘太太细尖的嗓子渲染着奇怪气氛。
  我放慢脚步,踱到八仙桌旁边。
  “沈家的小女儿,家里已经给订了婚,被人撞见和另一个男人有私情,听说那男子还被有权有势的沈家打成重伤呢!”
  妈妈还来不及应话,我就一声怒喝:“你胡说!”
  刘太太攒眉,“好没礼貌的孩子。”
  妈妈连忙道歉,将刘太太送到门口。
趁这时候,我也跑出门,只想到路尾见一见沈姐姐。
  斜阳血红,沈家笼罩在一片如烈焰的晚霞中。
  我拼命地用拳头敲击铁门。片刻,就有一个老妈妈来开门,“是哪家的小孩在这儿胡闹?”
  “我要见沈姐姐。”我挺了挺还未发育的胸脯。
  “去!”老妈妈作势要关门。
  我一急,用身子挡在门缝间,眼泪就下来了,“求求你……”
  老妈妈压低了声音:“别闹了,你的沈姐姐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住了——”
  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不回来了吗?我混混沌沌地,不知道如何回到家中。
  
  后来,每一天放学后都到路尾去兜一圈,但再也没有见到沈姐姐了。也在月夜里,偷偷地钻到夕照公园的八角亭,期望可以再见到一个男子温柔地挽着一个神仙女子。
  在我上了初中以后,沈家的洋房已经关闭,里面的人都不知搬到哪里去了。我站在围墙下,不用垫高就可以看见墙南面的石榴树和桂花了,但它们一副委顿的样子,只靠雨水维持生命了。
  路尾的日式洋房,五彩的糖果,甜美的石榴树……终成为了记忆中的味道了。
  我上了高中,大学,毕业后又回来。
  飞燕区的柏油大街仍然那样的熟悉,一切宛如昨日星辰。
  一个憨厚的男子紧张地深呼吸,在我身后自言自语:“你说,我今天的打扮会不会太稳重了,显得有些老啊?”
  我回过头,甜蜜地笑,“丑女婿也要见公婆。”
  他恼,“你这妖精!”
  回到家中,他拿出面对考官的智慧和勇气,表现良好,于是皆大欢喜。
  夜间和妈妈闲聊,妈妈突然讲:“你还记得以前,路尾的沈姐姐吗?”
  我的心怦地一跳,“记得。”
  “她回来住了好些年了,总一个人孤单着。”
  “一个人……”我机械地重复。
  来不及等到天明,我和他一起到了路尾。
  还是那美丽的日式洋房,十六年了,光阴可曾偷转换?
  我已经懂得按门铃了,不用拳头。
  等待铁门开启,我攥紧他的手。
  一个直发都藏在髻里,眉眼安静的女子打开了门。
  “沈姐姐——”我仍是一眼认出了她,虽然她老了。
  “小蝶?”沈姐姐惊喜地喊。
  太多的回忆都接踵而来。我们在走廊上燃起一盏灯。我摸摸木式的走廊板,“沈姐姐,那株石榴又开花了吧!”
  “已经开花了,你过些日子可以来吃石榴。”沈姐姐淡淡地笑,停了一会,才说“可是,我的日子已经不能够重新抽芽开花了。”
  “沈姐姐……”长大后,我仍是口拙舌笨。
  “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你们自己认识的吧。多好,不会有什么束缚。”沈姐姐愉快地祝福我们,眼睛里亮晶晶的。
  从沈家出来,走在大街上,我细细地讲着故事。
  他听得青虬迸发,“也不过是十六年前,还有这样蛮横霸道的家庭吗?”
  “我多想问沈姐姐现在可找过那位哥哥,可是,她现在那样的平静,无所欲求地生活,真的不忍心去揭开这道伤痕了。”
  他默默地,默默地握紧了我的手。
  于是,我们在一片静谧的黑暗中拥抱彼此,感觉幸福。
  平淡的幸福。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平凡 - 2009-1-1 22:06:19 - 左手
-----------------------------------------------------
爱情追求的就是平凡!
伤感 - 2008-12-31 11:40:33 - 大宝宝
-----------------------------------------------------
爱情,真的让人说不明,但让人感觉幸福!
评<她在光阴里沉沦> - 2008-12-27 15:09:01 - 双河
-----------------------------------------------------
我觉得文笔很好啊!但就是故事写的好象欠缺点什么.这是我愚见.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67, 共 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