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4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夏日物语/青青
 2008-11-10 14:17:2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05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这次一定要成功!
  萧小小握紧粉拳,深呼吸三次,昂首挺胸走进音像图书城。尽管心里很害怕,很紧张,细细的汗水已经渗透素白的衬衫印出大片的汗渍,尽管她曾经七次涨红了脸从这里夺门而出,尽管看到在书城门口摆摊的众小贩如瘟神来临纷纷将摊位搬得远点远点再远点,也不能改变这次她绝对要借到《桃色禁欲》这部名满大江南北、声震娱乐圈的性爱教育片的决心。
  大步走到VCD区,她假意搜寻想要看的文艺电影,一步一步慢慢地接近,眼神一点一点地逼近,再三瞟眼去确定那个在众多VCD中赫然红艳艳的四个大字没有错,的确就是余凤儿跟武晖晖口中的很大人、很特别的“桃、色、禁、欲”之后,她“咻”地伸出手,以她那个高贵优雅的妈妈见了绝对会晕倒的速度朝期待已久的VCD抓出。
  终于,终于摸到了!萧小小在几经努力之后首次成功地碰触到目标,兴奋得几乎要尖叫出来。Yes!现在就把它拿下来,然后冲到柜台结账,回家就可以躲在被窝里偷看了。
  “小小,萧小小?”低沉柔和的嗓音在背后响起,小小只觉得浑身冰冷,就像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阵阵恶寒。
  她低头垂眉,欲盖弥彰地将白皙的小手转移到《桃色禁欲》旁边旁边再旁边的一部叫做……管他叫什么的,羞愤得想自此耳聋的小小一把抽出那部什么名字也没有看清楚的VCD埋头快步走到柜台前结账。
  “萧小小,你不认识我吗?”一副好嗓子的主人声音里带着一抹紧张,紧随在小小身后。
  烦不烦啊,我知你是谁啦。就是因为我知你是谁,所以才躲着你的你知不知啊?快速拿过收银小姐装好的袋子,她莫名其妙地收到那小姐窃笑鄙夷的眼神,难道这小姐也看见她刚才的举动?突然的认知让天空一道霹雳打在了她的头上,她僵硬地转身,正对上了屁股后面的那个白净书生。
  “萧小小。”那男生微微一笑,清澈明净的眼眸流露出友好的感情。
  林飞晗啊林飞晗,你每次都一定要出现得这么不是时候吗?萧小小将袋子紧紧抱在胸口,从林飞晗身边匆匆跑开,留下错愕不明所以的林飞晗拧紧了眉心,久久望着她远去的背影。
  萧小小一从书城下来,众小贩纷纷护住自己的摊位,生怕在这个貌似文静高雅的姑娘的埋头拔足狂奔下,自己的货品将第八次遭到踢飞、碰倒、撞翻以及横尸街头的下场。
  只是这次萧小小叫小贩们大失所望,她慢步走下来,明媚柔和的俏脸上挂着一抹失落的神情,终于,很端庄了,很淑女了。这个才是真实的萧小小,一个被家教规范得服服帖帖的大家闺秀,一个到了十六岁还不知道两性之间差别的书呆子。
  
  
  
  第二天来上课,萧小小就没有抬起过头来,也没有勇气往后面望去,一整个上午沉浸在“昨天出了个大糗”的悲剧氛围中。
直到下课铃响,可怕的午休时间来临。
“怎样怎样,看了吗?”余凤儿又兴奋又紧张地拉着小小的袖子好奇地问道。
  她很想知道像萧小小这样名门望族的女孩,在这么严谨的家规管制下,第一次看到两性的秘密会是怎样的目瞪口呆、惊慌失措。
  “别提了。”厚重的书本后面闷闷地传来细细的娇柔声音,“昨天遇到林飞晗,把我魂都吓飞了。哪里还管什么‘桃色禁欲’!”她在那可怕的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无比郁闷。
  余凤儿和一旁跷着二郎腿看漫画的武晖晖有志一同地往后面望去,昨天那个白净的男生正翻开英语书,准备下一堂课的练习。发觉有人在瞧自己,他掀起长长的睫毛,清澈的眼眸不解地回望。只是在望向那鸵鸟一样躲在书本后面的漂亮女孩时,英眉微微烦恼地拧起。
  两个偷窥者齐刷刷地掉头,受不了某些人无意中放电还放得那么厉害,“他看见你买桃色禁欲了?”余凤儿俯身对着小小耳语。
  “我压根就还没买。”就是随便抽了个VCD,买回去后才发现为什么那个收银的小姐会有那样的神情了,她买的是比桃色禁欲还桃色的正宗A片,吓得她连忙把VCD折成两段,丢到路边的垃圾桶里毁尸灭迹了。
  “那就是说,你作战失败,到现在还是个超级乖乖女?”余凤儿拍了拍额头,对好友这么龟毛的行为大感无语,“这样不行啦,你不是说要融入到集体中,不想再被那几个腐女排挤在团体外面吗?不是说要为我跟晖晖挽回点面子,不让人家以为我们跟一个笨蛋书呆子玩得很好吗?”
  “我没这么觉得。”武晖晖立即撇清立场,“小小这样很好,乖巧听话,家长老师都很喜欢。”反而大人们还很困惑,为什么像萧小小这样一个温柔端庄的好孩子居然会跟她这个干架小太妹混在一起,还混得那么开心。
  她也很困惑,小小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
  萧小小闻言,从书本中抬起头来,望着有点混混模样又很神俊的武晖晖。武晖晖一定不知道,她是多么的羡慕她任性的脾气,她多么的向往她那般自在的生活。
  她只要有一点点空间,可以喘息,一点点属于自己的生活,可以想象,可惜她已经被死死地禁锢在严厉的家规中。
  
  
  
  这次是黄色书刊!
  而且为了让班上那群腐女彻底明白,她萧小小已经经过完全的改造,这次她不仅要面对两性问题,还要面对同性问题。余凤儿给她派了死任务,要她在三天之内搞清楚什么叫做BL、GL、SM、蕾丝等等众多名词,了解男欢女爱、男欢男爱、女欢女爱的正常步骤,同时还要甩出一本黄色书刊证明自己的确腐败了……
  在林飞晗三番四次破坏她腐坏的历史惨痛教训下,她学乖了,认真地打探清楚林飞晗在这个时间段里应该在做些什么,根据可靠情报,今天下午他要打工,没空到书店乱晃悠。
  好,粉拳再度握紧,小小给自己打气。为了跟凤儿的友情,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单纯到有点愚蠢,这次行动不成功,便成仁。从中国上下五千年浏览到中外名著,再挪到不良书籍面前她花了整整一个小时进行心理建设。
  封面上妖冶的女人涂得胡里花哨的,小小瞪大眼睛,惊骇地看见封面女郎毫不羞耻地露出光天化日不宜出现的两点,手起书落,她极快地抄起一本《论语》盖住黄书,心跳声如打鼓般振聋发聩,手心也捏出了一把冷汗。死余凤儿,叫她来买这种东西!
  可是,想起余凤儿今天在那些女生面前夸下海口,说相信她萧小小一定会坏给她们看的,要是没做到,凤儿就得当众用鼻子吃面条。凤儿那自信满满的样子以及好不容易得来的友情,叫小小犹豫了。
  因为她显赫的身世和出众的才华,从小到大,没有人敢跟她往来,她上下学从来都是由司机专门接送,十六岁之前她从来没有一个人上街的经历。每天周而复始地学钢琴、复习功课、学习礼仪,没有朋友,根本没有自己的娱乐。在上雍德贵族高校之前,她一直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有错,她天真以为全世界的小孩都是这样过来的。直到认识了武晖晖,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这样自由,才知道自己非改变不可了。
  深深吸了口气,移开《论语》,这次就厚着脸皮买下来,以后,以后就是个不一样的萧小小。将那本香艳杂志抱在怀里,生怕被人看到,她低头走到收银台前,递上书,声如蚊咬:“我,我要买这本书。”
  半天,没有人回答,空气弥漫死寂的沉默。
“萧小小,虽然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话,但是我敢肯定,你认识我。至少我们是同班同学你应该知道吧。”这次一贯柔和亲切的声音带着一点点莫名的愠怒在她脑袋上方响起,她头皮阵阵发麻,觉得自己当真是背到家了,每次做坏事都会被抓包,而且那人还是自己暗恋了一年的对象。
  “你以为把头低到柜子底下去我就认不出来了吗?”她鸵鸟的行为看在林飞晗的眼里,只觉好笑,也没了先前的怨气。
  她很想问他——唉,你不是打工去了吗?
  “我就是在这里打工的。”接上她不自觉吐出来的问话,他很聪明地没有问她是怎么知道他去打工的,他随手拿起她放在柜台上准备结账的书,萧小小果不其然地看见他的脸色由白变紫,然后变黑,半天说不出话来。
  萧小小只觉得一股热气往上冒,熏得她的脸如苹果一般红艳发烫。她掏出钱重重地摁在台上,从他手中狠狠地夺过书来,道:“我是帮我爸爸买的。”甩下话,她就拔腿狂奔,毫无淑女形象可言。
  望着她飞快离去的身影,清俊的脸庞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温柔心疼的笑。将她放在台上的钱叠成一颗完美心状,凝觑许久,放进胸前的袋子里,然后从皮夹里取出钱放进钱柜里。
  他怎么都不知道那个以严谨古板著称的萧氏古董行大老板喜欢看色情杂志?俊逸的笑容扩大,是因为今天又遇见她了吗?林飞晗自己也莫名不解愉悦的心情,这份久违的快乐突如其来,轻轻撩拨起他沉寂的心湖。
  

  
  一群腐女错愕地瞪着桌子上一本很火暴的色情杂志半天,难以相信那个娇柔文静,一脸呆板古董的萧小小居然真的做到了。
  腐女之首段流霜半信半疑地挑眉,“余凤儿,你肯定这是她买的?不是叫她司机保镖或者哪个仆人买的?或者不会是你买给她的吧?”
  “我敢保证绝对是她自己挑选自己付钱买的。”余凤儿好有面子,笑得可嚣张了,那得意忘形的样子看得萧小小冷汗直流。
  她的确是买了那本书,但是她根本就没敢看里面的内容,光是看那封面她就必须提起莫大的勇气,先把爸爸可能发火的恐怖模样在心里默默刻画好几遍,再把妈妈高傲鄙夷的冷然神情摹拟几次,默默念叨着“我必须改变”、“为了朋友”几十遍,她才终于肯把那个淫秽的东西塞进书包里。
  “我才不相信呢。”
  “对,我们不相信。”腐女之首一开话,下面的腐女纷纷举旗振威。
  “那你们要怎样才相信?”余凤儿禁不起激地举起拳头,气愤地问道。
  “偷东西。没玩过吧?”段流霜冷冷一笑,“想加入到我们这个大家庭,没一点胆色可不行。怎样?只要你能偷成一样东西,我们就不会再挤兑你。”
  “好!偷东西就偷东西,算什么啊。”一锤定音,连问都没有过问她这个当事者的意见,那两人就这么达成了协议。
  唉唉,不是真的吧?偷东西犯法啊……萧小小发现她被余凤儿无情地给推向了犯罪的深渊。这下玩大了……
  
 
  
  果然!又是他……
  她费尽千辛万苦踩好点,找了一个离她家、警局、学校都非常遥远的地方作案,居然也能碰到他。真是好奇迹好孽缘啊……
  现在终于晓得什么叫做进退两难了。余凤儿跟段流霜躲在草丛里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以防她为偷来的东西付钱。而柜台前是那个不知道打了多少份工,如阴魂不散的林飞晗。而她手上握着一包德芙巧克力,茫然无措地望着林飞晗。只见他抬起眼来,一双好看的眼眸对着她轻轻扬起笑意,随即又低头计算一天的营业额,认真专心的模样叫萧小小心中一动,埋藏了一年的情愫被搅起,在心海里暗涌。
  要她在自己喜欢的人眼皮底下偷东西,她怎么可能做得到啊?她已经三番四次在他面前丢脸,落下非常不好的名声印象,再这样下去,她在他心里非得恶贯满盈不可了。
  只是,只是,凤儿跟段流霜说了,如果她不偷,凤儿明天就得倒立着去上学。倒立着去上学,多么可怕啊……
  萧小小将赃物背在身后,警惕地瞪着埋头做账的林飞晗,靠在墙上缓缓往门口挪去。正当她一脚马上就要跨出店门时,林飞晗突然抬头,开口说道:“有点晚了,这里离你家很远,你等等我,我送你回去。”
  萧小小心一促,怔忡地望着他平静友善的漂亮脸庞。关于他的片段记忆模糊零碎,忘了当初喜欢上他的原因,只是当发现靠近他时会脸红心跳,不能自已,才知道自己陷入爱情的漩涡中了。学校里谈恋爱的不少,也看多了女追男的故事,只是真正轮到自己时,她却宁可将一腔炙热的情感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她的确很龟毛……
  他身世不算光彩,父亲虽然是政界名流,富甲一方,母亲却出身很差。私生子现象在雍德贵族高校非常普遍,几乎一半的学生都是社会名流人世偷情放纵下诞生的小孩。这样的学生大多数都很叛逆、常常惹是生非,很典型的例子就是段流霜,不然就是内向阴沉、几乎不敢开口讲话,而像林飞晗这样勤勉学习、温和干净的却极少。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她慌张拒绝,平时连接近他都不敢,更何况跟他一起回家。这样只会让她洋相百出,饶了她吧。
  林飞晗星眸极快地掠过晦涩阴沉的不悦,随即被很好地掩盖了,“你一个人不安全,我现在马上关店送你回去,你会等我吧?”他露出小心翼翼的神情,叫小小不知怎么拒绝了,只能点点头,歉然地望了望远处正往这里巴望的段流霜和余凤儿。那里蚊子好多,早点回去啊。
  

  
  其实七点在夏天实在不能说晚,但在他的坚持下,她也只得默然让他一路护送。平时坐的都是家里的豪华轿车,突然搭上了一辆小绵羊,与喜欢的人有了亲密接触,当双手环抱着他腰间,色情杂志上那个封面女郎的样子怪异地涌上她的脑海,吓得她连忙放开手,抵死不敢再碰他。
  “这样很危险,别胡闹!”语气坚决,态度坚定地将她的手拉回原来的位置,才又开始发动小绵羊。
  她果然不单纯了……“你提前关门会不会有事啊?”为了不让骇人龌龊的思想侵占她的脑子,她开始找话题。
  沉默了一会,他才缓缓开口:“不会,这店是我妈妈的。”
  “为什么你要打那么多份工?你爸爸没有给你抚养费吗?”她好奇地问道,没有注意到自己在无意间泄露了对他太多的关注。
  “有给,但是我没要。”他微笑,没有问她怎么知道他那么多的隐私。
  “为什么?”
  “不想感觉欠他的,我可以养活自己。”他尽量放慢车速,愉悦地享受与她在一起的短暂时光。夏夜的清风吹乱了他们两人的头发,如墨的青丝与飘逸的短发在风中交缠,月色下有些温馨,也有些唯美。
  如果这条路没有尽头该多好,能将两人相谈甚欢的情节永远演绎下去……将车子停在萧宅不远处,他小心地收起眷恋不舍相关的种种表情,露出一贯温文尔雅的笑容,一张清俊迷人的年轻脸庞足以叫众多女子疯狂,却让萧小小困惑的拧起了眉心。
  虽然他这样很俊气,却像是戴着一个假意的完美面具,没有任何情绪,只有唯一死板的笑容,用来欺骗别人也用来欺骗自己。鼓噪了一晚的心忽然平静,这样的林飞晗不是那个值得她心乱如麻的林飞晗。礼貌地鞠了个躬,她道谢,然后转身离开。
  他总是望着她的背影,看着她离去,没有回头地离去,仿佛她从来不曾在他生命中出现过,“小小!”一股冲动涌上心头,他脱口喊道。
  萧小小回头,望见他不小心打破面具露出的羞怯笑容,心一悸。
“明天见。”他盖上头盔掩饰住潮红的脸庞,开足马力几乎是夺路而逃。
  “再见。”林飞晗可以做到很完美,而她喜欢的却是不完美的林飞晗。完美的是面具,而她想亲近的是面具下那个真实的、有情绪的人。
  
  
  
  将偷来的巧克力交给了段流霜,被蚊子叮得满脸包的段流霜默默地接过,默默地表示接受这个乖乖女,然后默默咬牙不爽去了。
  “她一定气死了。”同样满脸包的凤儿还有心情笑别人。
  而萧小小作战计划终于告一段落,她几乎疲软地趴在桌子上,不敢回想与林飞晗种种冤孽似的交集。
  “唉,那个人是谁?”顺着凤儿的眼望去,她一眼就认出站在门口那个高大严肃的男人正是林飞晗的高官父亲。她收集了许多关于林飞晗的照片海报,所以对这个虽然很少出现在林飞晗生活中,但是却也是他生命里不可缺少的重要男子十分熟悉。特别是他脸上冷峻的神情,骇人的程度绝不亚于发火中的爸爸。
  下意识地去寻找林飞晗的身影,只见林飞晗一双明眸怔怔地望着自己,并没有发现门口站着他的父亲。她不禁转过头去,因他忘情的注视而浑身燥热。
  同时又不安起来,那个长年对林飞晗漠不关心的林高官突然的到来,会对性格其实很阴沉内向的林飞晗产生怎样的影响?
  
  
  
  沿着拱桥漫步而去,绿水袅绕,清风吹拂,伴随着音乐教室传来的优美钢琴声,她走到湖中心的小岛上。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直觉,她会在这里找到他。凭着感觉,她绕过岛上的凉亭,果不其然看见两块巨石中间那片葱绿草地上正仰卧着一个清俊男子。他神情冷漠,眉宇间一片孤独,闭目养神,看过去却一点闲适的感觉也没有。
  终于记起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人了。也是在这个小岛上,在这片绿意盎然间,她像个格格不入的误闯者,不经意地窥见他。传说中雍德贵族高校有史以来最温柔完美的男子,正用寂冷孤高甚至有些自卑的目光凝望着粼粼湖波,阳光折射在他白皙的面容,脆弱得让人泛起心疼。
  从那以后,她开始留心起有关于他的点点滴滴,小心地收藏起他每一张照片,精心制作了一本关于他的影集,像个痴迷的粉丝默默地追捧着他。却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渐忘了当初的惊鸿一瞥,忘了喜欢的原因。
  “林飞晗……”细柔的声音带着心疼唤起他的名字。
  林飞晗陡然睁开眼,惊跳起来,狼狈地收拾着暴露在她面前不完美的表情,“你,是你。”修长的手指捂住惊慌的神情,突然意识到这些行为是多么的徒劳无功时,他惨淡一笑,恨透了这样的自己。
  “我以为现在是上课时间。”他禁不住地抱怨道。
  “是啊,那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来看风景。”
  “好拙的借口哦。”小小噘着嘴吐他的槽。
  是是是,但他总不能告诉她,是因为他同父异母的顽劣哥哥意外身亡,他那个十几年不曾搭理他的父亲突然要求他认祖归宗,他觉得心情烦躁压抑才跷课出来透透气吧。他只想在她面前保持一份君子般的高贵,不想让这混乱不堪的身世让她怜悯他。
  真是糟糕的家庭故事,偷情产下的不被期待的小孩,一百万解决的麻烦,十几年不闻不问,因为失去了继承人,不得不让他回去。之所以对他还有期待,是因为他这些年努力维持着这张温柔谦和的贵气笑容以及一张极其优异的成绩单,让父亲觉得他尚有成材的余地。
  “我听说你哥哥的事了。”坐在他身旁,她觑着他俊美的侧脸,心跳不由控制地加速,“你父亲是为了这件事来找你的?”
  他面色一沉,失去了一贯平和的神采,“你的确知道我不少事情。”而且是那些隐晦不堪的事情,让他赤裸裸地暴露在自己最在乎的人面前,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生气了?”
  “你不会知道一个人的伤疤被人狠狠揭开的那种疼痛的感觉。那些不管我多么努力,都无法改变的过去,我一直用优秀来掩盖的过去,事实就是事实,就算我最后继承了林家的一切,我也是个丑陋的私生子。我知道,你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即使做到最好又如何,别人对他最直接的印象就是——啊,那个林高官的私生子。
  而据他所知,萧氏的大老板,她的父亲,是最看重门风的古董老爷。
  “你是个丑陋的私生子,我是个糟糕的书呆子,这个世界果然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的完美对不对?”她在他诧异的凝望下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进入雍德之前,我一个朋友也没有。在我的生命里,只有学习。每天弹钢琴、读书、插花、礼仪,妈妈教出来的萧小小很端庄,在所有社交场所,我都很耀眼。可是进入雍德后,我发现其他人的生活很多彩,很自在。我羡慕啊,学她们放荡不羁的行为,接近她们,可是现在我才知道,我始终不是她们,学不来那些东西。但总会有人接受我这样什么都不懂的人对不对?就算我不知道什么叫做BL、SM,什么叫河蟹清水文,总会有人因为我是我,所以喜欢我。”
  “林飞晗,就算你是私生子又怎么样,如果有人因为你的身世而远离你,说明他不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对不对?戴着再完美的面具,它也只是面具而已,如果你只是让人接受了你的面具的话,那么真正的你就被人遗忘了。为了别人失去自己,很不值得。”
  听完她的话,半天他才缓缓合地上惊愕张开的嘴,以免形象彻底损坏,“我不是很懂……”他低着头,轻声说道。
  “没事啦,我也是经过很久才明白的。”她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其实她想说的是,人都是有一定悟性的,听不懂是他没有慧根。
  “不是,我是不懂上课时间你怎么会跑来跟我说这些。”星眸灿亮漾出笑意,“我跟你很熟吗?”
  现在才考虑熟不熟的问题是不是晚了点?额头出现三根黑线,十分不齿某人过河拆桥的行为。
“我也是来看风景的,正巧遇到有人躲在这里伤神,就顺便地抚慰一下,免得他跳湖自尽。我以后还要来这里读书呢,有人自杀会让我心理产生阴影的。”
  “这个借口真拙。”他学着她,连噘嘴的神态也摹拟得十分相似。
  坏人!她爬起来,觉得自己为了这种人而跷课纯属浪费宝贵青春。拜托,继续戴上你的面具滚一边去吧。
  “忘了恭喜你,这次钢琴大赛你又是第一名。”平静的夏风将他柔雅的话语带到她的耳边,撩起心湖层层涟漪。
  她转身望进他一潭幽泉的眼底,里面闪动的异样情潮叫她红了耳根,不自在地别开眼,说道:“我跟你很熟吗,谁要你来恭喜?”
  俊气挺拔的少年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在绿色的夏季生意盎然。他肯定是最有资格对她说恭喜的一个人,她的每一场比赛他都不会错过,每一次比赛的结果他都最急于知道,一年的时间里,他收藏了所有关于她演出的海报杂志,连他都惊骇于自己对她的痴迷。
  他甚至担心她一个人回家,一有时间就会悄悄追随在她身后,陪着她慢慢回家,所以才会出现几次在书店的“巧遇”。因为太过在意,怕自己浓烈的喜欢吓跑了她,他一年里从来不敢与她说话,甚至想,这样一份炙热的感情,就深深埋在心底也好。
  只是现在,他不想错过,只想抓住她的手,试一试。如果她也对他有一点点的在意……
“我有两张钢琴演奏会的票,你明天有空吗?”终于说出憋了一天的想望,不再是拿着票,对着空气练习。
  “我跟你很熟吗?”
年轻的脸庞闻言顿时失去神采。
她“扑哧”一笑,“不过嘛,既然是钢琴演奏会,我还是有点兴趣的。”
  林飞晗愕然地瞪着她越走越远的身影,手中攥着的票因汗水而有些潮湿。突然,一扫阴霾,他欢喜地大声叫道:“小小,明天中午我在你家门口等你!你听到了没有?”
  安啦,叫得那么大声,全世界都听到了!
  钢琴声悠悠,畅快地划下一条条美丽的乐带,谱写出夏日午后灿烂明亮的爱情物语。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3-18 17:45:04 - cialis
-----------------------------------------------------
Hello!
http://aieopxy.com/osoxvtv/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2-25 20:24:07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opeyixa.com/qvoxvva/1.html";>cialis</a> ,
cialis - 2010-2-23 8:11:03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cialis - 2010-2-22 16:02:42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cialis - 2009-11-6 3:08:58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vr/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25, 共 2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