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4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处处吻/苏无衣
 2008-11-10 14:18:2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36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一吻便救一个人。
  拯救的体温。
  你曾捐给何人?
  
    Fisrt kiss  

  莫莫跟那个男生第一次遇见,是在KTV包厢里头。
  包厢号808。
  是莫莫的二十岁生日,她想要点不同的庆祝方式,于是谢绝了所有好友的聚会邀请,亦未索求任何人的陪伴,一个人跑到KTV点了一堆吃食,开麦唱温岚的《祝我生日快乐》。
  生活偶尔需要一点矫情。莫莫唱着歌,有点伤感,眼泪就快要掉下来。
  她真是个有点奇怪的女孩儿。
  是不是因为这样,林至真才拒绝她的告白呢?
  她想了一下,马上停下来吃东西,鸡肉牛肉小火腿沙拉还有火辣辣的麻辣烫,大口大口地吃下去。
  喔喔喔!幸福得想要流泪呢。她一边吃一边笑,一仰头把眼睛里的泪水逼回去。
  就在这个当口,包厢门被打开,一个男生跌跌撞撞闯进来,连看也不看莫莫一眼,倒在了沙发上。
  莫莫左手拿话筒右手拿筷子,嘴里一包肉,眼睛睁得老大。
  发生什么事了?她拿筷子指着那个男生,嘴里唔唔唔含糊不清,于是赶紧嚼嚼嚼,咽下去,然后开口问:“你你你,你哪条道上的?”
  包厢里只有屏幕里的歌声回荡。
  “喂!”莫莫跳起来,那男生埋头躺在沙发上居然一动不动,她走过去拿筷子戳戳戳,戳他的脸颊。
  “啊啊啊!”男生突然大吼一声跳起来,“无间道,哥们我混无间道,给我点歌!”
  莫莫吓得倒退三尺,“你是谁?”
  “我是K歌之王!”
  “你去死!”
  “我浴火重生!”
  莫莫冒出了冷汗,仔细一看,男生满脸通红,一身酒气,明显是喝醉了。她拉开包厢门就喊:“服务员!”
  头还来不及伸出去,手还停留在门把上,整个人就被扯了回去撞上了一个胸膛。
  她愕然抬头,下一秒便被抵在了门背后,男生的头低下来鼻尖与她的相触,呼吸扑到她的脸上滚烫滚烫,迷蒙的眼神里只见一片混沌。
  服务员应声赶来,看到这个场面,嗫嚅着:“请问……”
  莫莫被囚在男生的怀中,快被吓呆了,只知道回答:“他……他……”脸颊却突然觉得冰凉。
  是男生在哭。
  “她是我的女友,她要跟我分手……”他用一种万分纠结的语气低声说着。
  莫莫的心一痛。
  她明明不是男生所说的那个她,为什么看到这样痛苦的脸会有莫名的熟悉感? 
  好可怜。
  她快流出眼泪了。
  于是她一踮脚,轻轻吻上近在咫尺的唇。
  咸咸的……
  旁观的服务员汗汗的……
  
  Next kiss
  
  有些人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比如范小西。
  有些人是“照着镜子就生气”,比如……莫莫还是算不到这个行列啦……
  “莫宝你是猪吗?”小西坐在饭桌的对面,吹着刚涂的指甲,瞄着正在大快朵颐的莫莫。
  “我不是。”莫莫没空理她,慕斯蛋糕美味得让她想上天堂。
  “猪你是莫宝吗?”小西抽了抽嘴角,开始欣赏自己的指甲。
  “对,我是。”莫莫随口就应,半晌反应过来,“啊”的一声,怒视起身扎头发的小西。
  小西讪笑一声,捏了捏她的鼻子,“快点换衣服,联谊时间快到了。”
  莫莫看着眼前的半块慕斯蛋糕,恋恋不舍地舔舔舌头。
  “还想被林至真看扁吗?”小西生气了。
  莫莫愣了愣,便起身仔细将蛋糕装好,放进了寝室里的小冰箱。接着小握拳一下,表情坚定道:“今天就咖色短套衫配七分裤加小羊皮靴子。”
  “什么路线?”
  “装可爱。”莫莫理了理自己齐整的妹妹头。
  
  
  联谊定在校外一个小饭馆。到地头发现只有大强一个人等在那里。
  “你带初中生来参观联谊现场吗?”大强对着小西桀桀怪笑。
  莫莫睁大眼睛,一脸无辜又疑惑的样子,她转头问小西:“闻到臭味没有?”
  小西皱起鼻子,配合她伸出手来扇了扇,“谁没刷牙呢?”
  莫莫又皱眉,“男生居然都迟到?!”
  “是你们早到了半小时。”大强坏笑,“过来帮我布置一下。”
  小西闲闲地亮出白玉般修长双手,十个粉红的指甲晶莹可爱形状完美,上面点缀细碎的白色花瓣,像被风吹过的雪樱花。
  她眉一挑,“忍心看见它们被破坏吗?”
  大强毫不迟疑地将视线转向了莫莫,莫莫翻了个白眼,叹了一口气。
  美貌永远是女人的利器。
  难道我现在手无寸铁?莫莫为自己这个想法吃了一惊,她赶紧拍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清醒过来。
  “这次都来的哪些人?”小西端坐在包厢中如垂帘听政的老佛爷,面带微笑。
  “放心吧,绝对满足你们花痴的需求。”大强撇嘴,“倒是你们女生,再来几个幼儿园小朋友样的,我可不能保证人气。”
  中箭了!莫莫倒退一步捧住心口,好毒的一箭啊……
  小西瞪了大强一眼,伸过手来摸了摸莫莫的头,像安抚小狗。
  “不要气馁,莫莫!大不了空手夺白刃!”莫莫小小地握一下拳,对自己说,“没有外表的利器,就靠内功取胜,哼哼。”
  “照样拿下。”她得意地翘起嘴角,无意识地将话说出了口。
  “哦?你想拿下谁?”温润的嗓音在头顶响起,带着笑如春风般和煦。
  莫莫整个人震了一下,呆呆回头望,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男生站在了她的身后,正低头望着她。
  斯文的脸,单凤眼,单薄的唇线。她呆呆地望着,吞了吞口水挤出一个笑容。
  “林至真,你怎么会在这里?”
  
  
  晚饭过后。
  五男五女分两面对坐,大强算是主办人,不断引话题说笑话逗得气氛火热。
小西甩甩头发眨眨眼再一笑,她对面的三个男生就已经被俘虏。而剩下的女生见机行事都将手中的丘比特之箭对准了最顺眼的林至真。
林至真却只是一边闲闲喝茶一边礼貌地回答几句问话。
  只有莫莫被晾在了一边。
  然而莫莫并没有时间去沉浸在当壁花的悲伤。
  她一边嗑瓜子一边喝茶叉点心然后削苹果剥橘子啃香蕉……一边偷偷瞄着林至真那边的状况。
  万箭穿心吧林至真,啊哈哈哈哈!莫莫在心里邪恶地笑。
  “怎么莫莫话这么少呢?”林至真像是有感应到,突然朝她抛来一个微笑,彬彬有礼的模样。
  莫莫被攻了个措手不及,满嘴的食物还来不及咽下去,刚开口就呛了一下。
  说不出话来,她的脸有点红了。
  “因为莫宝的心理活动多,怎么林大少爷有意见吗?”小西把手里的茶杯放下来,在底座上磕得清脆一声响。
  “哪里,不会,是我失礼了。”
  “哈哈哈,对了对了,我们换场地出去走走吧,今晚月色很好,去湖边看新开的桃花吧。”大强赶紧打圆场。
  众人纷纷响应,大概都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自由发挥,不要限制在固定的座位上了。
  于是一行人边走边笑离开饭馆。
  

快要到湖边了,莫莫脸上的潮红还没有退掉,她走在队伍的末尾,突然有些茫然自己在做些什么。
  这样着急地来联谊,心想着一定要赶快跟某个人在一起才行,然后突然见到林至真,一下子就心慌意乱。
  从一开始就做错了呢。
  又像个笨蛋一样了吧。她这样想着,笑了一下,摸了摸口袋里有没有零食在。
  完美!居然还有一块巧克力。
  迫不及待地撕开包装,正准备整块扔进嘴巴,一个长发女生擦肩而过,狠狠地撞了她一下。
  “啊!救命啊!”莫莫看着地上被踩得扁扁的巧克力惨叫了出来。
  一群人听到她的叫声停了脚步往回看,撞上她的女生也停了下来,看见她一脸沉痛的样子翻了个白眼。
  “撞到你不好意思,但是有必要叫救命吗?”女生很鄙视的语气。
  莫莫快哭了,指着地上巧克力的残骸,扁嘴道:“我替它叫的啊!”
  众人无语。
  “无聊!”那女生口气很冲,转身要走。
  从她身后追来一个男生,一把拉住她的手,“你要戒指我就送你戒指,为什么现在你又不肯收?”
  男生的脸色惨白,像是失血过多的人,莫莫看了看,觉得有几分熟悉。
  “因为我讨厌你!我不喜欢你啊!你不要再自作多情缠着我了好不好?真是够了,你好无聊!”女生大力甩开那人的手,厉声斥责,一张本来还不错的面孔变得有些狰狞。
  那个男生低了低头,慢慢松开手,又摊开另一只手的手心,一个小小的蓝丝绒首饰盒躺在上面。他轻声说:“我明白了,那么就算是个纪念品,你收下它。”
  男生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女生却仍在迟疑。
  莫莫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突然抬脚踢了踢那个女生的靴子,笑着露出两个酒窝可爱的模样,“喂,你想不想看看更无聊的事情?”
  女生瞪住她。
  莫莫凑身上前,一甩手将那个手心里的戒指抛到了空中,化成了一道美丽的弧线,最后“扑通”一声轻响,消失在粼粼湖波之中。而后旋身一踮脚,浅浅地碰触了一下男生苍白的唇。
  “这次总算没有咸味,不过温度真低。”莫莫笑起来,“又见面了呢。”
  
  Last kiss
  
  月色很好,淡淡幽光洒在湖面。湖面有薄薄的雾气浮动,更增添几分朦胧的美丽。
  “还没找到吗?”抱怨的声音出自莫莫的嘴里,她正坐在湖边一块巨大的岩石上,腿上放着一盒薯片,一边喀嚓喀嚓一边说话。
  没有人回答,安静的夜晚只有湖水被搅动的声响回应着她。
  “这样很闷啊,你找来找去找不到,又不聊聊天。”莫莫仍一片一片往嘴里扔薯片,“再说现在不过四月份,湖水还很凉吧?”她抬腕看看表,指针指向了一点,他们两个已经在这里耗了快四个小时。
  喀嚓喀嚓。
  “你不跟我说说话我吃东西就会很快啊,等下又要去买补给品了,还好附近就有便利店。”
  喀嚓喀嚓。
  “不然我们互相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叫莫莫,大二,你呢?”
  喀嚓喀嚓。
  男生终于直起腰来,慢慢蹚水过来走到岩石边,手一撑坐了上来。他抢过莫莫手里还剩小半盒的薯片,直接一口气倒进了自己的嘴巴。
  莫莫张大嘴惊讶地望着他,太多薯片含在嘴里,把脸颊撑得鼓鼓的,像只青蛙。偏偏他长得浓眉大眼鼻梁挺直格外俊朗,于是看起来只觉得可爱。
  “朕要封你为高手高手高高手。”莫莫看着他大口嚼着薯片,吞了吞口水,无奈地说道。
  男生终于把满嘴的食物咽了下去,又夺过莫莫手里的盒装牛奶一口饮尽,擦了擦嘴,突然仰天大吼一声:“啊——”
  莫莫被吓得站起身来打他的手臂,“吓死人啊!”
  他轻蔑的眼神睇过来,“你是死人啊?”
  “不是也会被你吓死啊!”
  “嗤”的一声后,男生不做声了,仰天躺在大石头上静静望着星空,卷起的裤脚湿淋淋的,尚在滴水。
  “不找了?”莫莫晃了晃已经空扁的牛奶盒,终于停下了征战零食的旅程。
  “已经找不到了,算了。”男生的声音低低的,有几分沙哑。
  莫莫跟着他躺下来。石头有些凉意,透过毛衣和短外套沁入背脊,天空中星子寥寥,月光太亮的缘故,它们便隐匿了。
  “我很难过。”莫莫过了一会儿,终于开口打破沉默。
  “相信你才有鬼。”
  “相信我吧,世界无奇不有啊,有鬼又没什么了不起。”
  男生像被自己的口水噎住了,半晌才回答:“我败给你了……”
  “要不要我赔你一个戒指?”
  “没必要。”
  “因为太便宜了吗?”
  “喂……只是没必要而已,现在拿了戒指也没用了,正好让我清醒一点。”
  “对了,强吻陌生人是你的爱好吗?”男生的口气很悠闲的,像在讨论天气。
  莫莫的耳根有些发热。
  “那只是……”她看着天空慢慢说话,“那只是从以前某个时刻我站在一个人的面前被狠狠拒绝的时候开始,我就在想,那一瞬间我脸上是怎样的表情呢……是丑陋的吗……扭曲的吗……痛苦而愤恨的吗……一直在想,那最难堪的一瞬间,我是不是对着自己喜欢的人露出了最难看的表情呢?后来遇见你,我才知道,原来并不丑陋,也不难看,只是有无法抑制的悲伤与遗憾罢了。”
  “所以,想安慰我?”
  “是我自己……”莫莫摇摇头甩掉未说完的话语,跳起身来朝他伸出手,“嘿,你叫什么?”
  男生也伸出手来浅浅一握,撇嘴一笑,“夏北,物理系二年级。”他站起身跳下石头,“该回去了,先送你。”
  莫莫抬手指向五米开外的宿舍楼,翘起嘴角,“有必要吗?”
  夏北便朝她挥挥手,跑向了自己的宿舍楼,跑了一段距离后又回过身来。
  “很温暖……所以……谢谢。”他笑得像个大孩子,脸红红的。
  莫莫自己一个人慢慢踱回去,在楼下停车棚,看见一个清瘦的人影站在那里,微微低着头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侧脸的轮廓是如此令人心动的完美。
  她走过去,那人抬起头,月光恰巧地映入他的眼眸,光华流动,迷人至极。
  莫莫呆呆地看着他,林至真微微笑起来,“莫莫,我等你好久了。”
  
  
  “你没药救了,莫宝。”小西拿手指使劲点她的额头,恨不得一指禅将她速速点醒。
  莫莫只会傻笑。
  “乖,我请你吃大餐,随便你吃什么都可以,包你一个月的早餐,只求你不要落入他的手掌心了好不好?”小西威逼不成改利诱。
  莫莫柔柔地抱住她,“小西,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但是,你最了解的对不对?我喜欢林至真有很久了。”
  从初三开始,追着他考上义中,而后又追着他进了A大,眼睛里一直只有他,心里只有他,他是太阳,她围绕着不停旋转。
  直到她终于有勇气明确告白,他却简单又轻快地回答说对不起的一刻,她才猛地被甩出惯性轨道,在一片混沌中飘飘荡荡。
  始终找不到终点。
  而突然林至真又回头来对她说,想和她在一起。
  他终于伸出手来拉住她,她怎么能放弃重回轨道的机会?
  莫莫神采焕发。
  她把妹妹头的刘海夹起来别上去,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她脱了七分裤换上碎花裙配长靴,描绘好细致的妆容,去林至真楼下等他,然后挽着他的手,甜甜笑着去课堂。
  她原本就熟悉林至真的起居作息,她知晓该在什么地点什么时刻等到他,说他想听的话陪他做想做的事,那个性格奇怪的莫莫,变得安静又乖巧。
  林至真笑着感叹她简直是完美女朋友。
  “莫莫怎么变这么漂亮了?”同学也打趣着。
  “谢谢。”莫莫甜甜回答。
  对人客气笑容可掬,你越来越美丽,人人都说NICE、NICE。
  偶尔在教学楼居然会遇到来上公共大课的夏北,夏北总是斜睨林至真一眼,又对着莫莫撇撇嘴,不以为然的模样,这时林至真会把她的手从手臂上拿下来,握在手心,然后十指相扣。
  莫莫幸福到昏眩。 
  就这样子过了一个月,在某一天莫莫突然感冒了。
  病来得又急又快,吃了药仍然咳嗽喷嚏不停,莫莫戴上口罩到林至真楼下等他,对他说因为怕传染给他,所以这几天暂时不见面。
  她呆呆地等了一阵,不见林至真出现,打他手机无人接听,打宿舍电话说是不在。
  头有点晕,整个人都犯困,她正准备放弃,这时看见林至真骑着自行车过来,车后还坐着一个长发女孩儿。林至真突然一刹车回过头去,那个女孩子便从后面圈住他的脖子,贴上他的唇。
  有春风拂面,楼区的桃花开得灿灿的,氤氲着微微的香气。这样的场景,真像小说里写的一样美好又浪漫。
  莫莫蹲坐在阴影处,浊重地呼吸。
  
  
  晚上,莫莫约了林至真在湖边见面。
  林至真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探了探,关心地问:“没发烧吧?”
  莫莫还是戴着大口罩,隐去大部分脸孔,表情似乎都藏了起来。她没有看林至真,摇摇头后,一直注视着湖面。
  说是湖,其实不过是很早之前学校人工开凿的一个池塘,后来经过种种变迁,水越来越浅,水面却还颇为宽阔,于是大家便敷衍地称它为湖。
  也许所有美好,不过都是敷衍而成。太过认真,往往只能看到裂痕。
  这时已经入夜,四周建筑的灯影倒映在湖面,青色的天空昏暗的树影,微风过时,涟漪便一圈一圈荡开。
  “怎么看得这么入神?找我出来有话要说吗?”林至真看着莫莫的侧脸,唇畔仍有惯常的笑意。
  “林至真……”莫莫开口,有浓重的鼻音,叫出了他的名字,她却不知道该往下说什么了。
  明明,明明她有很多话要跟他说,有许多问题要问他。
  却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还有什么意义。说给他听了又如何,问清楚了又如何?她的情意,积累得那么多那么重,一下子怎么可能清得了仓?
  亦舒说,你若真爱一个人,内心酸涩,反而说不出话来,甜言蜜语,多数说给不相干的人听。
  那么她还能说什么?
  莫莫脑子里空荡荡的,良久想起来,在很久之前,小西问过她的一个问题。
  那时她不在意,也没有回答,现在,是不是该追寻一下答案?
  “林至真……我们认识了这么久,交往也快有一个月,你……”莫莫终于回头看着林至真的眼睛,问:“你可曾记得我的手机号码?”
  林至真没有回答,莫莫的眼泪如水一般淌下来。
  林至真轻轻叹口气,俯身贴近她的脸。
  原本应该有多么激烈的心跳呢,梦中渴望到想要死掉的温度终于贴上自己的唇,却因为厚厚的口罩相隔而无法体会柔软的触觉。
  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有一个念头,有谁可以让荡漾着的湖水迅速上升,漫过堤岸,赐予她灭顶之灾……
  STOP!
  “砰啪”一声响,什么东西砸上了谁的脑袋?
  “煽情到此为止!”莫莫一挥手将一个礼盒袋甩到了林至真头上,刚刚还在掉眼泪的眼睛现在已经精神满满地瞪得老大,她叉起腰手点着林至真的鼻子道:“送你一盒脑白金当分手礼物给你补补脑子,才十一个数字这么多年你还记不牢,超怀疑你有弱智倾向,趁着还年轻赶紧去检查啊,不然中年就得痴呆症你就完蛋了林至真!”
  挥挥手,莫莫扬长而去,林至真站在原地彻底石化。
  不远处本来极力忍耐着的偷笑声,此时再也抑制不住地爆发出来。
  
  Endless kiss
  
  莫莫再次回到学校的时候,右手手腕上缠着一圈厚厚的绷带,引起议论纷纷。
  小西拉着她去宿舍楼下的便利店买零食,店员大叔一见她眼泪都快飙出来,“招财猫!你可算回来了!”
  莫莫汗,挠挠头拣了几包小零嘴,正准备付账,一抬头看到大叔一脸“我懂你”的表情,闭着眼睛摇了摇头,然后伸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不够的,你拿的那些远远不够你吃的,我懂,你继续不用客气啊继续啊……”大叔内心的¥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
  小西抽了抽嘴角,拎回乖乖听话去买东西的莫莫,三下两下付了账,把莫莫拖出了便利店。
  “走,去上课,你逃了两节课老师都发通缉令了,想被当吗?”小西咬牙切齿。
  “啧,怕什么,PASS的不是共产党员!”莫莫把齐整的刘海甩了甩,骄傲的模样。
  小西瞪她一眼,无语地拉着她往教学楼赶,半路突然一个女生挡住两人的道路。
  “姓莫的,还以为你能占着林至真多久呢,才一个月就被甩了,真是没什么用呢,哦活活活。”
  小西走在前面,一脚横踹过去,“姓程的,让路!”
  气势凛然力道剽悍,小西俨然如黑道女王驾临。
  女生“啊”的一声娇呼跌倒在人行道中间,一边回头反驳:“我不姓程!”
  “你不是程咬金你鼻子里插什么葱来挡道啊?”
  “人家哪有插葱啊?!”
  “没插葱你还想装蒜?!滚开!”小西拉着莫莫就继续赶路,那副火急火燎的样子有点不像平常的范小西。
  “下辈子会当总统夫人吗?”莫莫一边任她拖着前行,一边偏头眨着眼睛问小西。
  “什么东西?”小西没反应过来。
  “你不是赶着去投胎吗?”莫莫窃笑。
  小西翻了个白眼,不理她不理她,速速赶路,速速把她转交,转交给某个说愿意接收她的笨蛋。
  终于踏进了教室门,莫莫一抬头,看见夏北就站在第二排正中央,挥手朝她们笑。
  莫莫的心怦地一跳。
  可恶。
  是不是这些长得好看的人们最中意的事情,就是随心所欲地挥动自己的利器一路斩杀?
  她简直毫无招架之力。
  
  
  晚上九点半。
  莫莫提着一盒热呼呼的麻辣烫,一纸袋卤菜两盒牛奶走到湖边。那块大岩石,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空着等到她来,吃吃喝喝到半夜。
  这么好的地方,难道没有人跟她一样好眼光发现它?
  “嘿咻嘿咻。”她手脚并用爬上石头,摊开食物,准备饱餐一顿。
  “叩叩——”石头另一侧传来两声轻响。
  “上来啊。”莫莫头也不抬,说完话便把方便筷一掰,开始进攻。
一旁夏北手一撑便坐了上来,带了罐啤酒。
  “来来来吃吃吃,不用客气。”莫莫被辣得呼呼喘气,一边还招呼夏北一同分享。
  “喂,莫宝。”
  “说。”
  “你手腕上那绷带怎么回事?还有消失那三天去哪儿了?”
  什么时候他们这么熟了?还跟着小西叫她莫宝,就凭着半个月一起吃宵夜的交情?
  足够了。莫莫在心里傻笑。
  她停下了筷子,仰头看星星,嘴被辣得红通通的,眼眶也辣红了,苹果脸鼓鼓的,很好捏的样子。
  “我坐火车去看海,本来以为会很美。谁知道海水看起来灰扑扑的,沙滩很脏,天是银灰色的,没有美丽的色彩。那样宽广的水面时而汹涌的波浪,让人有快被卷进去的昏眩感。我在礁石上对着大海坐了一天,脑子里想的,却是我们学校的这一洼浅水。”
  “我果然不适合做很深刻的事情,不适合欣赏太有深度的事物。”莫莫回头对着夏北笑了笑,眼里有光芒,星星点点。
  “手腕呢?”夏北终于决定不要再忍耐,两手一伸,捏着莫莫的脸颊往两边揉揉揉。
  “秘密。”莫莫有点脸红,拿起身边的易拉罐抿了一口,又拿起筷子继续进攻那一大兜食物。
  “我没见过比你更能吃的女生了。”夏北仰头喝了一口啤酒,惬意地叹了叹气。
  “合意的食物要多吃,违心的话要少说。这是我们家家训哦。”
  夏北看了看她,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把她的妹妹头揉乱,“真是奇怪的家训,难怪培养出你这么奇怪的女生。”
  莫莫咬着筷子瞅着夏北,眼睛亮晶晶的。
  她知道每个人都觉得她是怪胎,但是夏北是第一个当面讲出来的人。
  夏北好诚实哦!莫莫眼睛发光了。
  夏北看了她一眼,吓得被啤酒呛了一下,他一边咳嗽一边往后退,“莫宝你眼睛都发绿光了,吃这么多了你还饿?”
  “怎么会。”莫莫笑一下,酒窝露出来。
  夏北恶一声:“好假。”
  喔喔喔,又只有夏北说出来了耶,连她自己在镜子里看到的时候都觉得超假的笑容,却从来没有人当面说过。
  “夏北——”莫莫拖长音调,傻乎乎地笑,“亲亲……”
  在任何人都来不及防备的情况下,莫莫一转身扑倒了夏北,吻了上去。
  
  
  “你喝酒了?”小西忍住笑,合上面前的单词书,走过去想把莫莫从被子里拖出来。
  “我怎么知道他的啤酒就放在我旁边啦!”莫莫懊恼得要命。
  “你一沾酒就乱亲人的毛病怎么还没改啊?”
  “也不是乱亲啊……”莫莫小小声地嗫嚅着。
  这时有人敲门,小西走过去一看,是包裹快递。
  “这是什么啊?”小西一边签收包裹,一边问窝在被窝里不肯出来的莫莫。
  “自己拆开看不就知道了。”莫莫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小西望着包成一团的被窝皱了皱眉,然后把包裹拆开来。
  “什么嘛,一大盒口香糖。”小西把包裹单翻过来仔细看看,“喂,莫宝,夏北送给你的!”
  莫莫从床上一跃而起,把口香糖抢了过去,霎时脸上红晕遍布。
  盒子背面用方便胶贴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虽然很尴尬,但是有了三次经验之后,我想我也有义务提醒你了——下次记得先嚼口香糖。”
  “啊啊啊啊啊啊——”莫莫仰天惨叫,“我要移民去火星了,不要拦我千万不要拦我——”
  “你不想有下次了?”小西笑得把小虎牙都露了出来,一脸的幸灾乐祸。
  莫莫哀怨地咬着被角,问小西:“数数有多少片?”
  “怎么?”
  莫莫用被子遮住一大半脸,“嚼完不就没下次了?”
  小西“噗”的一下喷笑出来,没等她应声,站在门口的快递员走了进来。棒球帽拿下,赫然出现夏北的面孔。
  莫莫呆住了,地缝在哪里?
  夏北挠挠头,有些脸红。
  “担心这个干吗,我家……我家就是生产口香糖的。”
  
   关于绷带的真相
  
  “1234,2234,3234,再来一次。
  瘦手臂吖瘦手臂,再努力吖再努力。
  1234,2234,转个圆圈,再来一次……”
  莫莫手举哑铃,上上下下大汗淋漓。
  “啊!”一声惨叫。
  “砰!”一声闷响。
  “小西……”莫莫扁着嘴要哭了,“扭到手腕了啦……”
  
  关于结局
  
  世界上数也数不清的情侣中,有这样的例子吗?
  因为亲上瘾便自然而然地呆一块儿了……
  “你们很不纯洁,不想理你们。”小西昂起她骄傲的头颅走出宿舍,打扮得美美的去参加下一场联谊PARTY,留下两只呆瓜在房间相顾无言,唯有傻笑。
  阳光透过窗洒下一地的金黄。夏北把莫莫圈在怀里,莫莫整个人几乎挂在他身上,两人慢慢跳舞,旋转旋转……笑声盈满房间。
  什么时候会彼此告白?
  不去想。
  因为世界上最浪漫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
  而是——在一起。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笑喷饭了 - 2012-7-1 13:20:18 - 妖仔仔
-----------------------------------------------------
我了个乖乖,好玩要死咧。。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12, 共 2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