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5期
 名冠天下/乐琳琅 [花花故事本-人气连载]
 2009-1-17 10:09:4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812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名冠天下
如贵妃在门外恭送太后离开,而后回到仪心殿内,猝然发现玉榻上遗落了一枚玉石宝印,玉石表面的天然纹理竟是飞凤翔云的形态,印面阳文刻有“御绶”二字,是正宫娘娘才有资格拥有的御绶宝印。她上前捡起宝印,匆匆奔至殿外,却见太后所乘的凤辇已顺着御道绕入正德殿的东门,此时想追已晚矣。
握着那枚沉甸甸的御绶宝印,望向正德殿,如贵妃喃喃自语:“姑妈,您是故意把它留在我这儿的吗?可是金枝上不止栖了一只凤凰啊!男人总是风流薄幸,我如何能拴得住皇上的心?”迷茫的目光转而望向园中点点飘絮,一声轻叹弹落风中,“男子多情亦是无情,无情最是伤人!倘若能将光阴逆转,回到三年前,如意宁愿骗他饮下一杯鸩酒,再将他封入冰棺,伴我一生一世!”留不住他的心也要留住他的人!
在忍受相思煎熬后的今日,她心中只盼自己当初的决定不会出错,他的一缕心思是系在京城、系在朝廷、系在天子身上的,他会回来的!终有一天,那个风华绝代的人儿会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到那时,已为人妇、或许已母仪天下的她该笑还是该哭?
牵惹情怀处,怎忍细思量?
仪心殿花园里,残花与粉泪,零落两簌簌。

“太后、太后!皇上已宽衣就寝……”
“大胆奴才!敢挡太后玉驾,推出去,褫衣廷杖!”
内务府总管与正德殿的小太监起了冲突。守在殿外的一品带刀侍卫看到太后领着一拨人怒气冲冲地走过来,慌忙跪地请安,毕恭毕敬地打开大殿正门。
正德殿内垂着帷幔,几名宫娥秉烛肃立,忽见太后怒冲冲闯进来,便慌忙跪拜下去,左右侍婢挑了幔帐,太后走到乌木金箔的龙榻前,听着榻上阵阵打鼾声,当即端起宫女捧在手中的一盏参茶,“哗啦”泼洒出去。
温茶泼在脸上,神龙天子从梦中惊醒,睁开眼看到一脸怒容的老太后就站在面前,天子吃了一惊,慌忙掀被坐起,穿上宫女递来的袍子、靴子,以参茶漱了口、以金盆花露洗了脸,这才走下龙榻,躬身唤道:“母后,您是亲自来催朕上朝的吗?朕只是小歇片刻,误不了早朝的。”
“昨日,宫中一场赤沣雅乐贺寿盛宴,南苑又是一场狩猎宴席,皇上玩得尽兴了吧?”太后隐忍怒气,坐到酸枝红木椅上,“听说昨夜皇上还跟人打了个赌?是赢了还是输了?”
神龙天子打起了哈哈:“母后,朕赢了个美人儿!”
“好、好、好!”太后稳住心神,不动声色地问,“皇上还记得先帝秘籍和太祖训放在什么地方吗?”
天子闻言一怔,猜不透太后为何突然提到太祖训,心中略为忐忑,当即命内侍太监从帝王藏书的琅缳阁中取来先帝秘籍和太祖训,呈给太后。
太后接过这两本绢帛玉册,翻到其中一页,指着几行朱笔圈划的字,道:“请皇上给哀家念一念先帝秘籍与太祖训中的这几句话。”
两本绢帛玉册一直被密封在琅缳阁中,天子虽然知道帝王家有这两件宝贝,平日里却无暇去翻阅册中记载的内容,今日太后发了话,他这才接来两本玉册,念出了先帝御笔书下的几行字:“太祖训——太祖生逢乱世,神州群雄并起,八方诸侯与太祖一同逐鹿中原,太祖心怀英雄之志,曾亲临泰山封禅,于泰山之巅偶遇一位乘鹤而来的仙人,获帝王兵书一册、九龙玉佩一枚,从而大展鸿图,九合诸侯,开辟神龙皇朝,曾以九龙玉佩为皇室至高权符。太祖年迈龙钟后,立有遗训,凡继承皇家正统的子孙,需将九龙玉佩代代相传,不得遗失或刻意损毁……”念着念着,声音渐渐变小。
看着有些心虚不宁的皇儿,太后绷着脸催促道:“念啊!把帝王秘籍里的那几行字也念出来。”
天子迫不得已,念了下去:“帝王秘籍之神龙……命脉篇?”陡然心惊,他凝神细看册上密密麻麻的一行字,“神龙皇朝兴衰命脉系于太祖所得的那枚九龙玉佩之中,此物为九头龙护体的昆冈白玉,玉中隐有八字天书,金鳞龙身实则勾勒着一幅藏宝图,当年太组起兵的军饷钱粮均取之于地图上标示的神龙山中,此乃神龙皇朝的金库宝藏!若以十八根龙须刺入龙身一片逆鳞,便可取出皇宫秘道的构造图,危难之时可保全皇家血脉!龙爪抓扣的九颗‘火烧云’石珠与龙口含的龙珠用力击敲后,龙珠迸发光芒,形成一种图纹,太祖当年所获的帝王兵书便会重现踪迹!先帝遗训——此物万不可落入他人手中,否则神龙皇朝必将遭受颠覆之难、灭顶之灾,江山不保,皇族血脉危矣!”
啪嗒!两本绢帛玉册从手中跌落下去,神龙天子骇然震愣在那里,半晌回不过神来。
“皇上明不明白当年先帝为何将皇位传给八个皇子中排行老四的你?”太后上前两步,以一个母亲慈爱而又严厉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孩子,“八个皇子当中,就数你二皇兄最像先帝,行事果断,雷厉风行,先帝却只给他封了个戍守边关的镇远大将军的头衔,把皇位传给了八个皇子中性情最温和的你。祖宗浴血拼来的江山,先帝是盼着一个仁慈的君主来稳固它!可是,天下太平了,文恬武嬉,连你这个当皇帝的也学会了声色犬马,把太祖训和先帝秘籍深锁在琅缳阁,从不去细细研读。如今可好,连祖宗传下的九龙玉佩也被你儿戏般押为赌注,输给了别人,你如何能告慰列祖列宗在天之灵?”
神龙天子汗如雨下,自责道:“是朕错了。”
“现在认错又有什么用?”太后又气又恨,“九龙玉佩深具灵性,只有心怀王霸雄图之士、经天纬地之才,才能拥有它,进而成就一番霸业,你却将它送到了狼子野心的蛮夷使节手中!你可知道九个头一个龙身寓意着什么吗?”
“朕……不知。”
“九州大统,一匡天下!你把这八个字送给了突耶!”太后声色俱厉,“你得了一个美人,输的却是祖宗基业、锦绣江山,输的是金銮殿上的那张龙椅!”
神龙天子面如土色,颓然跌坐在龙榻上,追悔莫及,“这、这可如何是好?”
“这个节骨眼上,你也该拿出帝王的气魄,别总是一副温和软弱的性子!还不快些派人到皇家驿站,从突耶使节手中夺回九龙玉佩!”
经太后一番提点,神龙天子这才恍然大悟,急唤侍卫统领入殿,命他速去提督府领三百名精兵,重重包围皇家驿站,活捉哈剌,夺回九龙玉佩。

侍卫统领奉旨匆匆离去,一炷香的工夫,他又回来了,领着驿站一名小吏来到正德殿,跪禀:“皇上,奴才在九龙门外恰巧看到驻守皇家驿站的小吏手持金字牌,欲求见皇上,有急事禀报。”
驿站小吏跪在大殿上,将一封封了蜡的信函举过头顶,大声禀告:“皇上,六国使节突然不辞而别,离开京城已有三个时辰,只留下书信一封。”
神龙天子闻言大惊,慌忙接过太监呈上来的那封信函,放到火烛上将蜡封的口子溶开,取出信封内一纸书函,大致看了看,这竟是一封六国使节联名上奏的挑战书,函中明确告之——哈剌使节已命人将赢得的那枚九龙玉佩带回突耶藏了起来,秘而不宣,并将一张秘藏玉佩的地图分割成六张,六国使节手中各持一张,均已踏上了回国的商船。中原天子如若想拿回九龙玉佩,就必须凭借中原人士的实力赢过六国使节在昨夜一场狩猎宴席中派手下能人展示的几种绝技!
此番中原天子派出的将士如能打败身怀绝技的六国武士神将,才能得到一张完整的地图,九龙玉佩方可完璧归赵。反之,中原之士再次落败,就休想拿回九龙玉佩!
挑战书的字里行间,流露出挑衅般的狂妄嚣张与明显的轻蔑嘲讽意味!六国使节明着是故作大方,给了中原人士一次公平较量的机会,实则是为六国争取了一段时间来破解九龙玉佩当中隐藏的秘密。一旦掌握了九龙玉佩的奥妙玄机,获得藏宝图与帝王兵书,突耶便会联合其余五个邻国,依照九头龙逆鳞中所获的一张皇宫秘道构造图,直捣黄龙!到那时,神龙皇朝的江山社稷都将落入异族强虏手中,神龙子民势必沦为亡国奴!
想想这可怕的后果,神龙天子惊出一身冷汗。
太后看罢书函,更是怒不可遏,“这些刁滑贼子分明早有预谋,不知从何处得知九龙玉佩的玄机奥秘,觊觎中原一片大好河山,公然挑衅!皇上,您还等什么?速速发兵吧!将那些蛮夷小卒打个落花流水!”  神龙天子挥挥手,命大殿内的闲杂人等统统退出殿外,这才向太后小声说道:“这一仗,打不得!”
“什么?”太后震怒,“太平盛世里,你这温和的性子还有些用处,可眼下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磨蹭什么?”
“母后息怒!”神龙天子无奈地翻转信封,指着上面几行不起眼的蝇头小字,苦叹,“昨夜哈剌命人献艺时,只说那是一名突耶女子,朕错将她当成了突耶的舞伎名伶,何曾料到这个突耶女子竟贵为公主!您看,哈剌在信封上清清楚楚点明了她的身份,还有她身上的皇族标记——婆罗门花!他反咬了朕一口,说昨日并不是将公主相赠,而是朕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亲口答应与突耶和亲,接纳了突耶国的公主,那枚九龙玉佩是被当作和亲信物、朕的聘礼,由六国使节作为见证带回去的。此事不出三日,必将传于民间,朕此时如若发兵强攻,又不能道明其中缘由、不得将九龙玉佩的秘密外传,这一仗打得名不正言不顺的,岂不落了把柄,势必遭到世人耻笑,笑朕明明答应与突耶和亲,一转眼又发兵攻打突耶,朕岂不就成了出尔反尔的小人?”
好个刁滑巧诈的突耶使节,精心设下了一个圈套,献出一位公主,却将神龙天子置于两难的境地!
“江山社稷与你个人的荣辱名誉,孰轻孰重?”太后厉声质问。
神龙天子温温吞吞地答:“九五至尊岂可失了颜面?况且,朕只需接了六国的挑战书,正大光明地派人去六国竞技,赢了,同样能拿回九龙玉佩。如此一来,既能兵不血刃,又能圆满解决事端,岂不是两全其美?”
“你钻了人家一个圈套尚未觉悟,又想跳进另一个圈套吗?贼人既然想出下挑战书这个法子来拖延时日,足以证实他们有九成把握赢得与中原之士第二个回合的较量!即使胜算渺茫,你还要拿江山社稷去冒这个险吗?”太后一语点明利害得失。
神龙天子默然片刻,猝然打开殿门,命侍卫统领入殿,当着太后的面下了一道圣旨:“朕意已决!七日之后,朝中议事。届时,朕要看到三朝元老、翰林学士、五品以上的文臣武将,统统上朝,与朕共谋良策!”  
圣旨已下,太后已无回天之力,只得隐忍怒气,退而求其次:“那个突耶女子,皇上打算如何处置?”
“朕既已采取和平之策解决事端,当然不能处决了这位突耶国的公主,朕会赐她一个淑妃身份。七日后,朝堂之上一旦拟定了良策,朕会择良辰命人送去明珠、霞帔,让她在永宁……天香殿受朕临幸!”
江山和美人,鱼与熊掌,两者皆不可抛。
一个风流帝王,一个红颜祸水,二者凑合到一起,还保得住江山?太后恼也无用,急也无用,劝也无用,万般无奈地长叹一声:“糊涂啊!”一拂袖,离开了正德殿。
看着母后悻悻然离去,神龙天子坐在龙榻上认真反省:“朕的心肠是不是太软了?”
近身服侍皇上的太监慌忙跪下,答:“皇上仁慈,朝野人人称颂皇上乃有德之君!”
“哦?”天子展颜一笑。
太监不失时机地溜须拍马:“七日后,五品以上的官员都要来京城为皇上分忧,皇宫里头可就热闹了。届时,有列位臣公为皇上分忧,皇上何愁寻不到良策?”
天子听来宽心不少,“嗯”了一声,脑海里突然一个闪念,不由得失声惊呼:“不好!”也顾不得穿上鞋子,居然赤着脚奔出殿外……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 共 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