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5期
 跟你道一句早安/咕噜[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1-17 10:16:5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19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跟你道一句早安/咕噜

瓦当,是一只鬼魂。
好吧,不是鬼魂,是一个见习天使。
什么是见习天使?
这个他也不知道,反正,她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就是这样介绍自己的。
虽然说是见习天使,但是,她跟他印象中的不一样,没有翅膀——对,她真的没有翅膀,连身上穿的也不是雪白无瑕的性感希腊裙,而是一点看头都没有的黑色的中性服装,脚上还踩着颜色绚烂的溜冰鞋……不过,以她那种平板的身材,估计也性感不起来。而且,她连光环都没有!
飞,飞不起来。
相貌,普通得害他幻想破灭。
除了一双大大的眼睛,其他乏善可陈,而根据她自己说的,作为一名实习天使,她必须完成一个任务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天使。可是,让人心寒的是,她居然连自己要做什么任务都不知道,只听说内容是要守在他身边便匆匆地赶了过来。
“笨蛋!”
而每每想到这里,他就很想对这个侵入者翻白眼。
要知道,一个正值血气方刚年纪的男生,而且还是在艺术系里难得一见、有傲人的183cm身高的帅哥,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受女生的欢迎!可是,他却必须在约会的时候忍受身边跟着个大油饼,亲热时还得被一双过千瓦的大眼睛兴致勃勃地看着——天知道,这是件多么扫兴的事情!
“麦浩灰,只要你协助我完成任务,我不就可以离开了吗?”
听听,这是人话吗?
“我是天使,实习天使,那当然不是人话!”
好吧,这傻瓜实习天使还有一个让人吐血的坏习惯,那就是窃听他的想法!
“我不是傻瓜实习天使,请你下次务必称呼我为‘爱与美的化身的可爱实习天使’!”
太自恋的人往往会遭人唾弃,尤其是爱说教的那种。
而坐在学校的快餐店里,看着窗外来往的人潮是他解闷的习惯。
这时,一个长得甜美的女生与同伴走了进来,卷曲的长发随着她的步伐晃动着耀眼的弧度。
而餐厅里其他的男生,霎时嫉妒地瞪着他看。
因为,这个女生,是人文系的校花,大家公认的美女,同时,也是他的女朋友——至少,昨天以前是的。
才这般想着,视线与她交汇,可是,她却在看到他的一刹落荒而逃。
看着她夺门而去的瞬间,不禁想起昨天跟她提出分手时的情景。看着她那双通红的眼睛,本来以为她会当场哭出来的,可是,她却只是默默地看着他,默默地听着他提出分手,然后,默默地看着他离开。
想到这里,他不禁看向坐在一边的傻瓜见习天使,只见她,出神地看着他的前女友在校道上狼狈奔走的背影。
“真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女生为什么会喜欢你?”
听到她这么说,他习惯性地耸肩。然后,不禁想起,第一次遇到她时,他刚好在跟他的前前任女友提出分手,而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也是这一句。
真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女生为什么会喜欢你?
他,能不能也提出同样一个疑问?
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明知道他只是拿她们消遣或排解时间,她们还是要傻傻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他的儿戏?
“迟早有一天,你会为被你甩掉的女生哭的。”
对于那种爱说教的人,他通常会直接无视她的存在,这个见习天使当然也不例外。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家伙冲到他的面前来。
厚厚的镜片反射着他不以为然的脸,这个家伙他记得,正是他的前女友的青梅竹马。
“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玩弄莎莎的感情?”
似乎骂他还不够,他直接就近抄起面前的杯子,往他头上一泼,“嘭”的一声把杯子放下,转身追了出去。
而他,无视身边的其他目光,只是庆幸杯子里的是白开水而不是有颜色的饮料,不然身上的白色衬衫铁定报废。不过,这衬衫其实都穿两年多了,报废也没什么,只是,难得不适合穿白衬衫的他居然穿着合身又好看,才舍不得丢的。
“接下来要去哪里?”
突然听到傻瓜见习天使这么问,他略略想了想,“回家。”
其实,他已经好久没有回家了,虽然,他的家就在学校附近。但是,他总能找到许多借口不回去,但明天就是暑假,宿舍要关闭,他是不得不回去了。
“哇!好多画哦!”耳边顿时一阵尖叫。
这才想起,由于他念的是寄宿学校,所以,这是瓦当第一次进入他的房间。
看着她这边摸摸,那边看看的样子,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惊世秘密似的,他不禁轻笑。其实,他的房间并不特别,跟同年纪的男生一样,混乱、会在床底下藏臭袜或成人刊物,但唯一不同的是,在角落里,放满了画工粗糙不讲章法的肖像画。而且,这些肖像画里,画的都是同一个人。
并且在每一幅画中,都有着同样灿烂的微笑。
“都是你画的?这个女生是谁?”
突然听到瓦当好奇的声音,看着她依然沉迷在画里的背影,他走过去,随手拉起掉落在地上的白布,把画盖上。
“为什么盖上?”
“因为不想看到那样的蠢笑。”
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他从床底下抽出了珍藏已久的成人刊物,正想窝床上好好欣赏,却因为身边多了个缠人的油饼而不得不分神。
“不要眼巴巴地看着我。”
“你说的蠢笑,是这个笑法?”
可恶的见习天使,突然咧嘴笑了起来,不管是嘴巴弯起的弧度或是左唇边浅浅的笑窝,都居然模仿得惟妙惟肖。
“你难道就不能让我有一点私人空间吗?”
“可以啊!”
不管你对她发脾气还是生气地骂她,她都不痒不痛。而面对着那皮皮的笑和皮皮的脸,他开始觉得,她比较适合去当恶魔。
“来,我们想办法去完成你的任务。”
而且他终于知道,如果不协助她完成任务,他迟早会被她的粗线条给气得升天。所以,现在!他百分之一百五十地愿意协助她!
“那么,先告诉我,那个女生是谁?”
即使盖上了白布,她的眼睛还是不死心地看着那边。
“为什么要告诉你?”
“既然任务是与你有关,或许伟大的神派我来到你的身边,就是为了要我解开你的心结!”
大大的眼睛,闪烁着欠揍的光,而他,突然笑了,“你的意思是,只要我的心结解开了,你就能离开?”
她快乐地点头。
“而你认为,我的心结是画里的人?”
拼命再拼命地点头。
“好。”
面对他的爽快,她疑惑地侧着头,却见他二话不说地把画全部丢到了纸箱里,又抱着那沉沉的纸箱往楼下走去。
“喂,你在干什么?”
“把它烧了,不就一了百了了?”
“说做就做”一向是他的座右铭。
话音一落,他就把整个纸箱抛进了焚烧炉里。
焚烧炉里,炉火极猛,纸箱很快就烧了起来——连同里面的画。
而他,满意地看着这个情景,转向身边的她,却见她出神地看着被燃烧的画,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焚烧炉里,画被焚烧发出了无聊的响声。
而被风吹动的树梢,树叶沙沙地作响。
这时,她转了过来。
以为她又要对他说教,于是,他挑眉等着。不料,她却突然笑了,那笑法,如那画中的女孩。
“我走了。”
他意外地眨眼,可她,居然真的在他的面前消失了。
瞄了一眼仍然在焚烧的画,他转身走回空无一人的家,心安理得地摊在床上看他的珍藏。
是真的消失了还是骗他?
不过,那个傻瓜见习天使连飞都不会,就更别说法术了。只是,她突然消失,身边少了那聒噪的声音,总觉得安静得太可怕了,害他连看书的兴致都没有。
翻身下床,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里面赫然是一幅小小的画。
“我就知道你没有全烧了!”
突然又听到瓦当的声音,他为心底快速闪过的惊喜吓了一跳,但还没有反应过来把手中的画塞回抽屉,她已经伸手一抢,硬是将画举到他的面前来示威般地晃了晃。
而他,瞪着她依然模仿得惟妙惟肖的笑容,只好把画里的女生与他的故事告诉她。
其实,他怀疑他跟这个女生真的拥有故事。
因为,他们只是普通的中学同学,同班三年,真正交谈的次数不超过十个指头,往往只是普通地客套地打招呼。
记得就在初三那年,父母闹离婚,每天每天回到家里,总是被哭声谩骂声所折磨着,可是,回到学校,到了班上,总能听见她用灿烂的微笑说着:“早啊。”
或许是对他说的又或许是对别人的,反正,只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却格外的温暖。
后来,上了高中大家不同校,也就没有见过这个女生了。而父母终在一年前办好了离婚,只是,两人都不愿意抚养他。幸好他也到了不用监护人的年纪,于是他独自留在这个只剩下他曾经拥有过幸福的家里。只是,面对着安静的四面墙时,却偶然,会想起这个女生的笑容,所以,才会把那笑容画下来,并不知不觉地,越画越多。而这么无聊又丢脸的事情,就像是在暗恋别人又不敢开口似的,所以,他才不想对这个傻瓜见习天使提起。
“怎么一副失望的样子,该不会你以为我喜欢这个女生?”
看到她一脸的失望,他就忍不住想打击她,“好了,故事也听完了,你认为这心结解开了没有?到底什么时候走?”
“那你不接受其他女生,是因为你父母的关系?”
“我举双手承认,是的。”
看她低着头,把玩着手里的画,一副懊恼的样子,他不知不觉地蹲下来,抬头看着她皱得像苦瓜的小脸,“如果你的任务是要帮助我重拾对爱情的信心,那么,太困难了。”
因为,他根本不相信爱情。
像他的父母,当初就是不顾家人反对,自由恋爱结婚的,但到头来,还不是一样男的外遇女的爬墙?
爱情是什么?
爱情根本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你的样子看起来很可恶。”
瓦当这么说着,突然又异想天开地问:“如果让你再见到那个女生,不知道会怎样?”
“别开玩笑了,都几百年不联系的人了。”
他把自己抛回床上,而她,跟着爬上床来,双手托腮,半眯着眼看过来,似乎不打算就此打住。
“放弃吧,我连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都忘记了。”
双手打开,他无聊地看着天花板。而她,居然也倒在床上,学着他打开双手,看着天花板的眼睛,眨啊眨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
她突然转过脸来,他连忙别过脸去,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为什么怕她知道他在看她?
“如果死去以前也不曾真正地谈过恋爱,会很可怜的。”
“放心,我有做身体检查,医生说我身壮如牛,不可能暴毙。”
一记白眼丢过去,却见她躲开了他的注视。奇怪的感觉,渐渐地涌上了心头。不过,他一直不是体贴的人,所以,当然也不会问这个傻瓜见习天使的笨脑袋在为什么而烦恼。
只是,在夜里,半梦半醒间,却依稀听见她在跟什么人说话的声音。
那交谈的声音,很轻很轻,所以,并没有听真切,只能模糊地听见了其中一句。
“我知道,我没有心软,我只是希望他能够在最后试一次。”
是在说他吗?
试什么?
他试着张开双眼,可是,等他清醒过来时,却只看到她独自站在墙前,看着那曾经摆放着画的角落出神着。
“笨蛋,你在那看什么?”
突然听到他的声音,她愣了愣,转过来抱歉地一笑,“吵醒你了?”
“喂。”
他瞪着她的笑,忍不住反感地道:“不要再学她的笑容了。”
再学得怎么像,他也不会因此动了去见那女孩子的念头。
而她,愣了愣,挠头,没有说什么。可是,轻抿着唇带着歉意的模样,却让他的脑海里飞快地闪过什么画面。
是什么呢?
“既然醒了,不如陪我聊天?”
“你以为我是你,不必睡觉的吗?”
他瞪了她一眼,无视她的失望,窝回床上。可是,她那带着歉意的模样,却在梦里一再出现,害他无论如何也睡不安稳。
结果,第二天睡到中午后,他才被电话的铃声吵醒。

“麦浩灰!我的大班长,总算找到你了!”才接电话,对方劈头就说着:“同学聚会,你来不来?”
他挠头,听着对方噼里啪啦的话,还没想起对方是什么人,对方已经把时间地点告诉他并挂掉电话了。
打了个哈欠,把话筒放下,转身看到她满脸期待的样子,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好心,居然这样说道:“想去?”
她拼命地点头。
“好吧,一起去。”
本想掐掐她的脸,可是手却穿了过去,这才想起她是灵体,跟自己不一样。
或许是因为一天二十四小时与她待在一起,时间久了,所以他才会忘记她其实不是人,不自觉地,把她当成了普通的女生。
一个……唱歌走调的女生。
自从知道聚会的地点是KTV后,她就一直在哼破得不成调的曲子,而且基本上都是好几年前的曲子。并且,这些曲子基本上都是GIGI的歌,尤其是那首《胆小鬼》,他听她哼着,都几乎耳朵长茧了。
似乎,她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流行曲。
这般想着,他们已经到了聚会的那间KTV。
推开门,他马上就被一堆人围住,而看着那些脸孔,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同学聚会居然是中学同学的聚会。
KTV包房里幽暗着,每个人的脸在射灯的照射下恍惚跳跃。
一轮又一轮的互相寒暄后,是比较学校比较专业,然后,又聊到以后的打算。
话题很无聊,也有女生借着久未见面大胆地靠过来问这问那的,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聚会的地点是KTV,却没有人唱歌,只是让电脑智能点播,播出一首接一首或新或经典的歌曲,倒是啤酒喝了一打又一打,让人精神更显恍惚。
音乐又换,有点熟悉的旋律让他突然想起似乎进来以后就没有看到瓦当。
那家伙去哪了?
“是《胆小鬼》!”
身边的女生突然诧异地低呼,引起了他的注意。
“蔻彤最喜欢这首歌了。”
注意到他疑惑的目光,那个女生连忙解释道:“麦浩灰,你大概还不知道吧?蔻彤现在……哎!”
蔻彤?是谁?
“说起蔻彤,怪可怜的。”又一个女生围了过来,边喝酒边说道:“那天被喜欢的人拒绝了以后,居然傻乎乎的,在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到……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在怪你,我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那个人是你……”
他意外地看着那个女生,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这时,又有人跑过来打圆场,大家开始把话题拉开。
只是……
蔻彤这个名字,却在他的心里慢慢地深刻起来。
“失陪一下。”
虽然气氛仍然热烈,但是心里再也热闹不起来。他走出去,四处寻找瓦当,只想赶快回家。
酒,真的喝得有点过头了。
KTV外的世界,旖旎多姿的夜灯,在眼前跳跃、盘旋。
喉头突然一酸,他冲到灯柱下忍不住吐了起来,而奇怪的画面,在脑海深处晃动再晃动……
蔻彤……
不由得缓缓想起了记忆深处无法遗忘的脸,那唇部轻轻弯起的弧度,左边浅浅的酒窝,还有那一声清甜简单的“早啊”……
然后,是父母正式签署离婚协议的下午,他独自走在街上,在公园里偶然遇到了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女生。
他们不小心撞在一起,那女生手上的书全部落在地上。
于是,他蹲下,心不在焉地帮她把书捡起来。而那个女生,在接过他递来的书后,突然开口,说一直很喜欢他,而他,把父母闹离婚以来的所有怨气一股脑儿地发泄在那个女生的身上,说了很多很过分的话。结果,那个女生忍着眼睛里的泪水,轻轻地抿了抿唇,带着歉意地冲他笑了笑,便慌慌张张地跑了,连书掉在地上也没有回头捡……
身后,突然听到轴轮滚动的声音。
打断的思绪,又因为转头的一刹清晰起来。
眼前,瓦当手里紧紧地拽住了一柄大得可怕的镰刀,披散的发在灯光下反射着奇异的绿,而发间,隐约地看到一个骷髅头耳环。
发现他的注视,她抿了抿唇,唇上弯出了僵硬的弧度,那带着歉意的笑法,与刚刚回忆起来的那个女生的笑法,完全叠合了,震惊了他的瞳孔。
“你……不是见习天使?”
一直认为她不像天使,但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正面问过她。
“抱歉,我是幽冥界的使者,死神特遣队的见习死神1032。”
见习死神……
“如果死去以前也不曾真正地谈过恋爱,会很可怜的。”
他想,他终于明白她那句话的意思了,“你真正的任务,是来把我的灵魂带走?”
“很抱歉,是的。”
她的掌心,徐徐抬起,里面赫然出现了一个沙漏,然后,当沙漏悬浮起来,她双手握紧死神镰刀的刀柄,在他的面前缓缓地举起。
而他,看着她的脸,突然漫不经心地开口:“我能够问一个问题吗?”
她愣了愣,放下镰刀。
“如果我真的在你把我的灵魂带走前爱上了画里面的女孩子,你会怎么办?”
“我会尽力达成你的心愿。”她答得顺口,但也惋惜地道:“可惜,你错过了机会,你说你根本不爱……”
“不,我爱她。”
他真的很笨,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才相信自己原来也会爱上别人。为什么要把那女孩子的笑容都画在纸上的原因,他终于想起来了。
因为,那天他拒绝了那女孩的告白,看到她的书掉在地上于是追上去的时候,刚好目睹了那女孩被车撞飞的一瞬,他亲眼看着那女孩的身体在空中如何落下,看着血淋淋的红是如何从她的身上流淌出来。
后来,他把女孩送进了医院,看着护士医生急匆匆地把她推进了手术室,又看着她被白布覆着脸被推出来……
然后,他进了大学。
他的每一个“前”任女朋友,都会拥有甜美的笑容,浅浅的酒窝……
每段恋情开始的时候,他都会很投入,可是,渐渐地,越是深入他越是觉得心里的空虚无法填补,一切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原来,并不是因为他不认真,而是因为他太认真了,所以,才会轻易地发现对方不是他想要的人。
想到这里,他踉跄着走到正因为他的话而失神的瓦当面前。
“让我看你的真面目。”
听了他的话,瓦当反射地向后一滑,把死神镰刀紧紧地拽在手里,挡在彼此之间。
“难道到了最后,你也不愿意让我见见你吗?蔻彤?”
“不,我是瓦当,不是蔻彤!”
他伸出手,想拉住她。可是,她却突然看了悬浮在半空的沙漏一眼,握住,旋过身去飞快地溜走。
凌乱的记忆,混乱的夜。
脚踩溜冰鞋,她的速度快得根本追不上,而酒精,终于使他无力地跌坐在地上。但是,一咬牙,他还是踉跄着追过去……
“见习死神1032。”
而盲目溜行的她,终于让同样穿着黑色中性服装的女死神截停,“你没有完成任务,看到了吗,沙漏里的沙已经快要掉光了。”
发色,是金黄色的,意味着这名死神的灵力在她之上,所以,她只好紧紧地拽住手中的沙漏,“能……放过他吗?”
“放过他就等于毁了你,你认为我会怎么选择?把沙漏给我。”
那名死神向她伸出了手,但她仍然死死地拽住了沙漏。
这个沙漏,是任务计时器。
如果在沙完全漏光而负责这个任务的死神仍然没有把任务完成,那么任务的对象就会从死亡的名单上逃脱,但作为代价,负责任务的死神就会形神俱灭。
但同时,这个沙漏还是执法权力的象征。
如果不接触沙漏,任务以外的死神是没有权利把活人的灵魂带走的。所以,她咬紧唇,无论如何也要在沙漏里的沙漏光以前把沙漏握紧。
“你应该没有以前的记忆的。”
那名金发死神的话,让她茫然地摇了摇头。
是的,她应该没有以前的记忆,可是,当看到那些画以后,记忆却奇迹般地涌上心头,在他说不爱她的时候,她甚至想掉眼泪。
“你答应过我绝对不会心软的。”
注意到沙漏里的沙快漏光了,她连忙后退,以对话分散对方的注意力:“小二姐姐,请你理解我。要不要为他形神俱灭,是我的选择,请你尊重这个选择,好吗?”
“可是你只是见习死神,你还没有……”
她不知道那金发死神在紧张什么,但是在对话间,沙漏的沙渐渐地全部落在了下层。而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浑身灵光闪现,从清晰,渐渐地化为了氲氲……
“蔻彤!”
他的声音,在恍惚的一刹进入了涣散的神志。
她错愕地回头,用最真实的面貌,在消失前冲着他微微一笑……
而他,愣在原地,看着空荡荡的夜街,久久地失神着,任由泪水在脸上放肆着。
 “迟早有一天,你会为被你甩掉的女生哭的。”
原来,这句话是真的,但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所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死神?”
医院里,绿油油的草地上,被轮椅推着的女孩半信半疑地眨着眼,而男孩,正是麦浩灰,听了女孩的话,他只笑不语。
坦白说,他本来也不相信有死神这回事,可是,死神却真的出现了,还唤醒了他紧紧锁在心底的爱情。那晚,看着她居然消失在面前,他恍惚地回到了KTV的包厢里 ,看到提醒了他那段往事的女生,连忙追问蔻彤死后葬在哪里,不料,却遭到那个女生的白眼。
“谁告诉你蔻彤死了?”
那女生气呼呼地把酒杯搁到桌上,酒洒了满桌,“蔻彤只是昏迷,你少诅咒她了,她一定会……”
才说着,那女生的手机就响了,没想到听完电话后,那女生的酒醉也醒了,当场吆喝道:“好消息,各位!蔻彤居然在三分钟前醒过来了!她真的醒过来了!”
“到底有没有死神啊?”
女孩的声音,把他从记忆中唤醒。
“怎么可能有。”
他挑眉,看着女孩皱着的眉头,突然说道:“小彤,出院后想做什么?”
发现女孩的脸猛地一红,却迟迟不说话,于是,他装作伤脑筋地道:“还以为你想跟我约会,原来不是吗?”
“不,我想跟你约……”
发现他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女孩气呼呼地别过脸去,“算了,你那么多女朋友,就不要陪我了吧!”
他听出了酸味,笑嘻嘻地俯身到女孩的耳边,“可是会对我说‘早啊’让我心动的人,只有你啊。”
女孩红着脸,瞪着他的嬉皮笑脸,良久地,才冲着他做了个鬼脸。
而坐在树上的金发死神,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总算又帮你处理了一件投诉个案。”
身后是一个红发死神,正屁颠地笑着,“吓死我了,真以为见习死神1032会形神俱灭。如果真那样,我一定会愧疚一辈子的!”
“这句话我都听腻了,每次勾错了灵魂你都说这句话!”金发死神忍不住皱眉,补充道:“幸好她的身体刚好清醒过来,不然身体未死而灵魂先散,看你怎么跟上面交代!还有,别以为事情就这样结了,你还得写报告,为什么麦浩灰可以从死亡册上逃了过去等等。”
说罢,也不理会身后烦人的唉唉叫,金发死神看着树下畅谈甚欢的两人,笑了。
爱情是什么?或许,爱情就是跟你道一句早安。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5, 共 1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