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5期
 可惜明年花更好/隐玺[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1-17 10:18:2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6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可惜明年花更好(隐玺)

这满山的杏花,开成了一片粉红,东风徐来,吹得满地落英作雪飞,是真海洋还是幻?
“今年的杏花开得竟比往年更灿烂。”倚着栏杆的惜月拈起落在发梢上的花瓣喃道。
“只是……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了吧。”
一出生就被判定活不过十七岁的人,还能奢求些什么呢?能再见一次这绝景已是上天的恩宠了。
杏花再起,漫天作舞,隔绝了远处同是赏花人的喧闹,惜月这一隅独自成了一方天地。
透过这一道帘幕,惜月瞥见远处走过一对年轻夫妇,她的心轻轻抽了一下,痛感直传到双眸,一滴清泪,在她未发觉时,已落到了地上绢绡般的杏瓣上。
扶着美艳少妇的那个青衫男子正是曾与他有婚约的祝哥哥——祝风,也是她自小钟意的对象。孩童时的她爱拉着他的手对他痴痴地笑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而祝哥哥总是笑着揉揉她的头,却从来不回答她。
那时候的她不懂,若不是十二岁那年偶尔听双亲为她的病叹息,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她是个一出生生命就开始进入倒数的人。若不是……若不是如此,现在的他也许已快快乐乐地嫁给心爱的祝哥哥为妻了。
命运就是如此,一个偶然也许会改变许多人的一生。
而她——便是上天开的一个最大的玩笑。
那之后过了两年,祝哥哥来跟她解除婚约,理由是他爱上了临镇的黄家小姐,他并没有编造任何的理由,也没有牵扯到她的病上,只是淡淡地说了那一句。也许,没有必要吧。惜月想,他也许早就笃定她不会反对。
当时她只轻轻地点了点头,道一声知道了,再没有别的话。她不会反对,她没那个权利,因为她与她的祝哥哥从来只有婚约的牵绊,他从未爱过她,而只是把她当作一个多病的小妹妹。身为一个妹妹,除了笑着给予祝福,还能怎样呢?
她也那么做了,笑着最后一次拉起祝哥哥的手,道,答应我,你要永远幸福。再也无法执子之手,再也不可能与子偕老了,就在那一刻,她认清了这个事实。
她永远记得他那时的眼神,原本略带歉意的眸子在听了她的话后,笑得融成了一湾春水,他最后一次揉揉她的头,笑道,你也是哟。
这是祝哥哥第一次回答她,怕,也是最后一次了吧。幸福?远得如天边的星斗,她小时候曾发痴地想要摘到悬于天际的那点点璀璨,可无论她如何的奔跑总不能与它拉近丝毫,最后她跌倒在泥泞之中。那是她第一次知道,许多东西是永远不可能属于她的。
祝哥哥是个好人,这样,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了,一个人的悲伤总好过三个人的不幸。
从那以后,她与祝哥哥的生命便再也没了交集。
这件事,并没有对她造成多大的影响,她一样的生病,吃药。只是她多了一个习惯,她喜欢在夜阑人静、宇宙俱寂的时刻,靠在窗前,任凄冷的月光散落在她苍白的脸上,就这么站着,呆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只是有时会觉得脸上一片湿凉,有时心中一阵绞痛。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声音,轻轻地喊着——相思与君绝,相思与君绝,相思与君绝。


若不是今天偶遇,也许她这一生都不会再见到祝哥哥了。今日一见,恍如隔世呵。
惜月轻轻擦拭了下湿润的眼角。
该回去了,留在马车中的丫头小华该等急了,再留下去——也只是徒增伤悲而已。
哎,人道花无百日红,可怜侬比花命薄。落红犹可为花泥,不知侬芳魂归何方。
“就这么放弃了?”
一声微弱的话语,似从天外传来,沙沙,如风拂杏枝。
“谁?”惜月伫足轻问。
嗒,嗒,嗒,嗒,一只银色小兽跳到惜月身前。
这小兽狗般大小,眉宇间却散发出如帝王般的高贵气质,一双紫眸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望着她。
“狐狸?”
“你竟认得我。”
那白狐未动,答的话却传入了惜月耳中
“狐仙?”惜月淡笑,“我还未死,却已有人来勾魂了吗?”
“你不怕我?”
白狐趴在地上,风中传来它慵懒的声音。
“反正都是一死,怎么死不一样呢?”
白狐未答,只站起身来。
风,在一刹那间大了起来,地上的花瓣皆起,绕着他们围成了一圈,他们渐渐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
惜月惊奇于身边的一切,再回头时,已没有了白狐,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俊美到邪魅的男子。
“动心了没有?”那男子噙着笑问,“我可比祝风帅多了。”
惜月抿嘴不语。
“真是无趣得很。”
那男子满不在乎地顺着银色的头发。
“你要做什么?”
“我来找你做笔交易,”男子道,“我是要勾你的魂不错,不过,在此之前,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比如……我可以让你嫁给你的祝哥哥,并且和他过完一生。”
“怎么可能?”惜月嗤笑。
“别不相信,我欺花在狐族可是有头有脸的,”他不正经地说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愿不愿意,可就在你的一念之间。”
惜月盯了欺花半晌,终是敌不过心中的期盼而答应了他。
在她说完好的话音刚落,就见眼前一片杏花凌乱,其他的,便再也不见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惜月睁开眼时,已安坐在喜房中,一片红绢,是她所见的全部世界。
不久后,一个男人走到了她的身前,挑开了她的盖头。
惜儿,我终于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
是祝哥哥。
真的,是祝哥哥,笑得一脸灿烂无邪的祝哥哥,那笑如五月的阳光照在红比胭脂的杏花上,那笑……就如他们初逢那日的一般。
有了这个笑容,就算让她就此死去,她也含笑九泉了。
怎么哭了?
修长的手指抚上惜月的脸颊
只是想起我们的初遇,你可还记得?她拉起他的手仰头笑问。
八年前,白云山上杏花遍野。她与家人一同上山赏花,却不小心与父母走散,独自徘徊于杏花林中。恰逢她此时发病,当时她真以为她就要死了,吓得她号啕大哭。就在这时,她被一个白衣少年救了,那就是祝哥哥。具体的情况,她已不复记忆,有几次她试着回想,却总在想起前就沉入睡梦之中了。但她记得就是那一次,他对她说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认真得如起誓般,她一直牢牢记着这句话。
祝风将她揽入怀中,轻轻亲吻她的唇。
当然记得,你是要与我偕老之人,你的一切,我都记得。
祝风在惜月的耳畔呢喃。


今年花胜去年红。
不觉,桌上的点心已落上了几片杏花。
淘气的孩童,将花盘与枣糕一起吃下。
笛儿,不可以这样。惜月轻斥七岁的稚儿。
小孩子淘气,惜儿,不要动气,你现在又有了身孕,别伤了胎气。祝风对靠在他怀中的妻子道。
已经十年了,好快,我竟活了那么长。惜月眼波流动,柔声说。
你答应我要与我过一辈子的,我怎可让你违约。温柔的夫君轻吻妻子的耳际。
却见高贵稳重的少妇带着少女般的顽皮表情向着他眨眼睛。
怎么?
祝哥哥,我觉得你和我成亲后变得与以前不同了。
哪里不同?
以前,你总是把我当妹妹般,你明知道我那么爱你,你却要和我退婚,去娶黄家小姐,你可知道我有多心伤?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受了那么多苦。祝风将头埋入惜月发间轻声忏悔。
道什么歉,都那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知道你现在一心一意地爱着我,我就很满足了。惜月拉起夫君的手,放在隆起的小腹上,两颗心随着腹中胎儿的心跳一起跳动。
你给了我那么多,又给了我两个那么可爱的宝贝,我比以前不知幸福多少。她接着说。
我爱你。
发间传来轻轻的一声。
惜月的心狠狠地跳了下,不知该作何反应,只是愣愣地呆着。
等她反应过来时,腹上多了一双略脏的小手。
妹妹。
那稚嫩的童声这样叫着。
——是笛儿。


花褪残红青杏小。
几番风雨,打得本就是美人迟暮的杏花更加奄奄一息,映着屋内昏暗的灯火更显凄凉。
屋内,儿女们围着病重的老妇伤悲啜泣。
已有些迷蒙的眼,无力地看向站在门边的老人。
老人走过来,拉起老妇枯槁的手
惜儿,你要说什么?已有许多年,老人不再这样叫老妇人了。
惜儿,惜儿……老妇微笑着气若游丝地重复着。
我——终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谢谢你。她这样与老人说。
谢我什么,是我该谢你,伴我这许多年。
不,是我——我要谢谢你,谢——谢你给我一个如此美妙的梦,欺花。
如一个霹雳打得欺花不能动弹。
你——什么时候——
祝哥哥从不叫我惜儿。惜月如斯答道。
那你为什么不揭穿?欺花用双手包住了惜月冰凉的手。
就算是个梦也好啊。惜月的话越来越轻,最后到几乎不可闻,和祝哥哥在一起的美梦,就算是自欺欺人,我——也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他答应我的,答应我的。
欺花将惜月抱在怀中。
惜月双唇微动。
谢谢你,欺花。这——是她最后和他说的话。
谢谢吗?
他嘲笑着。


一阵带着残花的狂风吹来,直吹得天翻地覆,山河变色,一切景物在风中销毁弥散,化为尘埃。
风平静下来,已变了天地。
几十年光阴,只是一梦南柯。
天未变,杏花未变。
只……人已不再。
那个依然是二八少女的惜月静静躺在欺花怀中,若不是嘴角挂着一丝鲜红,真要让人以为她只是睡着了。
那绝美的男子轻抚着她的脸,她的发,如恋人般爱抚。
“惜儿,这是你的报复吗?报复我抹了你的记忆。所以,才只记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记住‘惜儿’,却不记得那个要与你偕老的人吗?惜儿,我的惜儿。”


“你哭什么?”
刚出狐洞的欺花问面前哭泣的人类女孩。
“我、我找不到家了。”
小女孩抽噎着。
“那你去我家好不好?”
单纯的少年这样说,并向小女孩伸出了手,“你叫什么?”
“惜月,爹娘都叫我月儿。”
“惜儿,以后只准我这么叫你。”
“哇,好漂亮。”
小惜月沉溺在狐洞的美景中,不知,她听到了没有。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欺花拿着糖逗小惜月,让她跟着念。
“执子之手,与子……惜儿记不住。”
“与子偕老,再说一遍。”
欺花命令着。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小女孩有些不高兴。
“真乖。”
欺花将糖放入惜月半张的小口中,然后,轻吻了惜月的额头。


“欺花哥哥,惜儿不走,惜儿不走。”
狐族长老拉着惜月,要将她送回人界。
“惜儿,记住我,我会去找你的,一定。”受制的欺花向愈走愈远的惜月喊道。
“惜儿,我不是要你别忘了我的吗?”
几瓣杏花飘落,落在惜月白色的裙上,映着西斜的落日,幻化成了虚幻的颜色。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欧阳修《浪淘沙》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0:26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我不喜欢悲剧 - 2009-3-19 8:54:20 - 冷落繁华
-----------------------------------------------------
每次读书都像自己身临其境,所以不喜欢悲剧,那会让我心酸,那会让我感觉那个悲情的主角就是自己。
....... - 2009-2-26 15:50:04 - 沐天晴
-----------------------------------------------------
唉,为何要有那样的结局??
很感人是没错啦,
可是,看到有点伤感..
写得很好,加油,加油,GOGOGO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10, 共 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