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5期
 人鱼公主的秘密/姜绿兮[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1-17 10:23:4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00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人鱼公主的秘密(姜绿兮)

粉红色的童话中,王子与公主幸福快乐直到天长地久。虚幻的情节经过华丽辞藻装饰打磨,被瑰丽色彩勾勒填充,就可在纸张图画间千秋万代永垂不朽,向后人炫耀完美爱情的熠熠光辉。
而这并不是真正的爱情。
有时候,他们选择放弃长相厮守,却是因为还如此相爱。
我并不是故事的主角,但是却了解所有的秘密,于是理所当然以我之音,叙我所见,言我所感,在故事真正结束的时候,将这一切娓娓道来……

早上,刚走进办公室我就接到了裴铭俭的电话,将电话打到这里,表示他此时的身份是我的客户,而不是朋友。
可听到他的委托,我还是忍不住吃惊地打断他:“你开什么玩笑?”理智告诉我,我的耳朵听到的就是事实,可情感却拒绝接受残忍的真相。
“我没有开玩笑。”电话那头的他显得镇定从容,声音里甚至还能透出微微的笑意,好像说的只是一件道听途说的谣言,“我想请你作为我的代理律师,去向乐甯解除婚约。”
勉强让自己咽下那句已经滑到舌尖的“为什么”,我从专业的角度机械性地复述着法律条文,“订婚并没有法律上的约束力,只有双方自愿才能履行。一方解除也不必取得对方同意,所以并不需要律师出面。”
“这我知道。可耽误了她多年青春,怎么说也要在物质上有所补偿,财产让渡方面的事要劳烦你了。”彼端提出了他请律师出面的理由,寥寥几句就驳回了我的推辞,“我把文件传真给你,希望你尽快动身。谢谢。”
不等我再说什么,他就挂上了电话。这烫手山芋就这么扔到了我手上,于公于私都让我没法推脱。
搁下电话,我怔怔地盯着桌旁的地球仪。
裴铭俭和乐甯分别置身的城池,这样看来只相隔一片矢车菊一般的蔚蓝海水。而就是这美丽的距离,在七年的光阴里将一段美丽的爱情,幻化成了美丽的传说。

飞机即将降落,我收拾好手里的文件闭上眼睛。
这几份文件代表了裴铭俭对乐甯最后的关心。他结束了他的爱情,却对昔日的爱人于心不忍,只好用数额庞大的金钱来弥补,换得自己良心上的平和。这就是爱情最后的模样。
即使诗人们用华美的语言将它歌颂成天顶上最美好的星辰,爱情也终究会有堕下云端的一天,燃尽最后的光彩化为轻缈的尘埃。烟火红尘,最温暖也最残忍,一点一滴,将真爱磨砺成碎片。
我与乐甯素昧平生,但是曾经在裴铭俭的桌子上看到过她的照片。黑色大理石办公桌上,突兀地摆放着橙黄色围有太阳花的相框,给冷硬的办公环境中添了一抹奇异的温暖。相框中的女孩,有着足以令阳光失色的灿烂笑容。裴铭俭向我介绍说“这个就是乐甯”的时候,眼睛里简直盛满了璀璨的星辉。那时我想:这个一定就是最纯粹的真爱。
可是到头来,真爱依旧变成了几页薄薄的纸张。
随着机身的倾斜,抑滞的压力沉甸甸地覆上我的胸口,似乎是一种悼念的深痛。

刚走出通道,裴家的司机就迎上来将我接出机场。裴铭俭做事一向谨慎周全,早已将我的行程打点妥当,我需要操心的无非是等见到乐甯后要如何开口告诉她实情。
可惜直到人已置身于裴家的书房里,我依旧没有想出可以委婉地表达出残忍事实的语句。
书房的桌子上也摆放着两人的照片。照片上的时间显示,这是七年前所拍摄的。
裴铭俭与乐甯身处人潮川流的机场,但喧嚣并没有打乱他们的世界。两个人十指相扣,凝望着对方,眼中只有彼此的身影。
这是毋庸置疑的相爱,让我想起小时候在诗经里读到过的句子:执子之手。
可下一句是什么?
“江律师,乐小姐来了。” 裴家的管家恭谨地敲门后通报,将我的思绪打断。
此时,乐甯站在门前,带着浅浅的微笑与我对视。
我点头,向她自我介绍:“乐甯小姐,你好,我是江悉,裴铭俭先生委托我来的……”至于此行的目的,我并没有直接说出口。
“您好。”她似乎比照片上要瘦很多,但是微笑一如照片上的那样,温暖明媚。
我恍惚觉得有什么东西,似曾相识。
我们在沙发前坐下,管家带上门离去,将一室宁静扣在房中。
我深呼吸,然后将文件夹中的文件取出,罗列到她的面前,“乐小姐,我作为裴铭俭先生的代理律师,这次来是替他向您提出解除婚约的。”想不到什么迂回的客套,我只好挂上专业的表情,一字一句将事实说清楚。
乐甯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她像是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只微微低下头,视线落在了几份文件上。没有大吵大闹或崩溃恸哭,脸上的表情甚至都没像我所想那般瞬间如昙花凋零。她一张一张翻看,动作轻缓,每一个字都仔细看过。时间从她的指间流淌而过,七年的思念与等待,换成了几份苍白的纸页。
她的反应太过平和,让我侥幸地猜测,或许她也同裴铭俭一样,已经对昔日的誓言失去了温度,“乐小姐,裴先生说这是他的一点心意。希望您能接受。”
片刻后,她抬起头,恬然浅笑,这笑容仿佛被笼罩在融融柔光里,看不真切,“对不起,我不接受。”她将文件送回我的面前,“您恐怕白跑一趟了,很抱歉。”
面对干脆利落的拒绝,我只能把残忍的事实说明白:“恕我直言,婚约是不受法律保护的,现在裴先生不是在向您要求解除婚约,而是他已经单方面这样决定了。所以这些……您还是收下吧!”
“江律师,这些东西我都不要。”她伸出右手,端详着无名指上一枚精致的镂空白金指环,“七年前他离开的时候,把裴家世代相传的戒指戴在我手上,告诉我今生今世都不能摘下来。既然他提出分手,就让他亲自来把这枚戒指给我摘下来。这个就是我的要求,请帮我转达,谢谢。”
说完她站起身,径直离开。
我摘下眼镜按了按鼻梁,视线再次落在那幅照片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时想不起来的诗句浮上心头。
执手偕老,可遇不可求的幸福,原来只是梦想……

裴铭俭似乎消失了。
手机关机,一直没有回公司,家里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连发过去的E-mail也石沉大海。
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电话给Daniel,他是裴铭俭的私人医生,除了他我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能知道裴铭俭的行踪了。
他在确认我身份之后给出的结果,终于解开了所有的谜题。
我怔怔地挂上了电话,陷入沉思。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是不想,而是怕会牵绊住对方的脚步,只好放手,只好用一时的伤痛去换得对方一世的飞翔。原来,这才是一切的真相。
带着沉甸甸的思绪,我走回了书房。
书房里亮着几盏投影灯,将光柱打上墙壁上的照片。乐甯就坐在书桌前的窗台上,手中拿着一本厚厚的册子,视线停留在照片上。
我站在门前,有些进退两难。并不知实情的她或许心中还有怨恨吧,可如果知道了实情,她又会如何?
忽然,她的声音幽幽地响起,似乎是和我说话,但更像是在对自己倾诉:“感情这种事,开始和结束都没什么道理可讲。我们认识了十年,分别了七年,走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是我不相信,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就算是分手,他也会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她翻开手里的书本,指尖摩挲着纸页。借着窗外的月色,我依稀看出似乎那是一本画册,“这些年来,他忙,没时间回来,我心脏不好,也过不去。可即使一直没见,他也会每年寄一张我的画像回来。他总是画我微笑的样子,因为我笑的样子最漂亮。我不相信三个月前还能凭着记忆画出画像的人,说变心就变心了。”她抬起头看我,眼中泛起粼粼水光,“江律师,请你告诉我,他究竟怎么了?”
裴铭俭终究还是失算了。他以为一刀两断会让乐甯伤心失落到忘记他,却没想到这样漏洞百出的计策根本瞒不过相爱多年的恋人。我咬了咬牙,终于据实以报:“裴铭俭他,生病了……”

原发性视神经萎缩。
一种遗传性视神经病。
症状很简单,就是突然性的失明。而且,没有治疗的方法。
我不知道裴铭俭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的世界失去了全部的光明后,是用怎样的心情给我打了电话,一字一句,告诉我他对自己最珍爱的未婚妻的安排。我也不知道,乐甯会用怎样的心情去接受这个惨淡的事实。
他们本是童话中公主与王子一样的角色,却在命运的摆布下失去了童话中甜美的结局。
长久的沉默过去了,时间漫漫无声地流淌成一条哭泣的河流。
乐甯的脸藏在漆黑的夜色中,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只听得她说:“我要去看他。”
“他在瑞士。我尽快帮你办手续。”这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帮他们做的事了。

乐甯等待签证批复的时候,我启程去探望裴铭俭。
拿着Daniel给的资料,我很快就找到了他。
医院的草坪上,他坐在轮椅上,目光似乎投向很远的地方,虽然已经看不到了天空的色彩。
我走过去,问:“怎么没告诉我?”
他显然是一惊,迟疑地问:“甯?”但立刻摇头,露出一个微笑,“江悉,你还真是神通广大,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
“就因为你的病,所以你才选择和乐甯分手?你以为这样就能让她死心了?你觉得这样瞒着她,就是对她最好的安排吗?”我没有理会他说什么,只把我想说的全都说出来。
“我不想拖累她。”裴铭俭的答复很简单,“从小我就跟自己说,永远都要保护好她。即使是不能保护她,至少也不能成为她的包袱。我希望让她得到最好的一切,所以这就是对她最好的安排。”
“不要随便决定他人的命运。”我走到他的轮椅前,蹲下来,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清瘦了几分的英俊面容,心底微微动容,“她都知道了,她要来看你。”
裴铭俭的面孔褪下颜色,没有焦距的眼中流露出焦躁,“是你在随便决定我们的命运!我不想她因为同情而勉强自己和一个瞎子过一辈子,我宁愿她永远守着记忆中的裴铭俭过一辈子也不想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
从不曾看过温文尔雅的裴铭俭如此愤怒,我握住他捏紧的拳,“你把乐甯想得太单纯了。你以为你说一句不再爱了,她就会收回所有的感情,不再爱你了?你错了。如果你们的感情简单到说一句不爱了就可以结束,就不会持续这么久的时间。乐甯是个成年人了,她有自己的分析能力,就凭你在她生日时送她的画,她就能感受到你对她的爱。”他的手开始放松了,“把选择的权利交给她,放弃或在一起,交给她去选择。从你把戒指戴在她手上的那天起,她就已经在心里把自己当成了你的妻子,所以尊重她的选择吧。”
我屏息等待着他的回应,终于,他微微点头,眼中的焦躁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忧伤。

我以为我能见证一段命途多舛的爱情最终走向幸福,可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我们却并没有等到乐甯的到来。
心中的希望越大,所得到的失望也就越会呈几何倍数增长。
三个月了,这次换乐甯消失了。
裴铭俭嘴上不说,但我还是从他日复一日的消瘦中看到了他的失望。
我不相信乐甯就这样一走了之。从不肯相信,到不愿相信,再到后来,事实让我不得不相信。
这天清晨,当我来到裴铭俭的病房时,看到他正坐在清晨的晨曦中,把玩着手中一抹银色的亮彩,“在干吗?”我扬声问。
他似是一惊,手中的物件“叮”一声落了地,骨碌碌地滚向我,撞上我的脚尖,停下来。
是那枚镂空花纹的戒指。
乐甯曾那样坚决地要裴铭俭亲手摘下来的戒指,此时,正静悄悄地停在我面前的地板上,闪耀着低调的银光。
“她……来了?”
“她来了。请护士把戒指还给了我。”裴铭俭将脸转向我,似乎是如释重负的语气,可我分明从他的眼中看到了隐约的伤感……
我捡起了地上的戒指,攥在手中,戒指上冰冷的花纹深深印入我的掌心。我轻轻走到了他的轮椅旁,在他身边蹲下来,仰起头看进他的眼中。
阳光在他的身后拂来,他的轮廓画上羽化的柔光,总觉得说出来都会玷污一段美丽爱情的语句忽然从心底某个柔软角落里冒出头,缓缓伸展枝叶形成了一株绿意盎然的植物。
“裴铭俭,”我的声音出奇平静,从声音里根本听不出我的脸上已经莫名爬满了泪水,“如果有可能的话,可以让我戴上这个戒指吗?”
裴铭俭的嘴角滑过寂寥的笑容,“江悉,我不能。”
“为什么?”
回忆穿过层层雾气,我曾经努力深埋在心底的一切在他们的爱情已经画上句号之后才终于解开了封印。
“裴铭俭,我一直都爱着你……”

暗恋是一种,生长在心间的植物。
有着藤蔓一样的形态,有着淡绿色的心形叶片,有着隐秘星碎的花蕊,躲在不见天日的地方,幽幽吐露着萦绕的淡香。
早在很久以前,这种植物就在我的心底扎下根来,此后的光阴里,蔓蔓长成一片浩瀚的绿色海洋。
最初的相遇,他绅士地扶起了摔倒在电梯前的我,他的微笑,挡住了所有幸灾乐祸的目光。我听到了种子落地的声音。
接下来,我成为了他的公司的法律顾问。当初刚刚执业的我暗自窃喜地以为是一段发生在我身上的仙履奇缘,并想方设法让所有人都赞同我站在他的身边……
裴铭俭却好像没有发现我做的一切。
一次,我终于找到机会将他灌醉,他却只是拿出一直珍藏在皮夹中的乐甯的照片,向我述说着他们之间的爱情。他告诉我:“我永远都不会像爱她一样去爱别人了,即使是与她再相似的人,也都不是她。”那时我的脸上一定是一片火烧过一样的红,第二天就剪掉了刚刚烫好的,与乐甯一般无二的长长卷发。
他知道的,一直都知道。裴铭俭心思缜密,怎么会猜不透一个小丫头的鬼主意呢?
他并没有拆穿我的暗恋,亦没有要求事务所换来别的律师。他知道我会明白,会重新找到生活中更重要的东西。
失恋会让人一夕成长,穿越所有的失落,涅槃重生。
我终于放弃,暗恋只是暗恋,并不需要长成一株耀眼的葵花。
而如今发生的这一切,让我看到些许的希望,或许我的暗恋,终于可以守得云开月明了……

我走出病房,靠在关起的房门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
当鼓起全部的勇气,我才离开了门的倚靠,转身准备离开。
而就在这时,我看见了一个人。
很瘦。瘦得形销骨立,仿佛一阵风就会将她风化成烟。脸色也是惨白得吓人,似乎已经没有血液来给她的脸上提供一点点的色泽。那头曾经让我妒忌不已的长发也已经消失了踪影,被修剪得极短。
乐甯。
竟然是她?!居然是她!
就在几步之遥的地方,静静看着我,脸上浮现出虚无缥缈的笑容。
看到她的笑,我恍惚了一下。莫非一切都是我的一场梦?
命运并不曾开过任何一个残忍的玩笑,她没有做出什么伤人的选择,钟表上的时针和分针都停留在最恰到好处的地方,让我可以见证童话故事一般温暖而美好的情节。
我握紧拳,有什么东西硬硬地硌疼了掌心。我迟钝地忆起,是那枚被当成承诺的戒指。
瞬间就好像到了十二点,我清醒过来。一切都是真的存在的,只有所谓的爱情才是魔法变幻出的浮光片影。
“你还来做什么?”我一字一顿地问,“既然你已经选择离开,就请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了!”
乐甯静默无语地站在楼道的窗边,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我的话。此时阳光明媚,大片倾洒在她的身边,让她置身于光耀之中。
我很难不去恨她。恨她辜负了最深爱她的人,恨她背弃了最真挚的誓言,恨她伤害了我最爱的人……于是我把藏在身后的手举给她看,当初曾经在她指间驻留了多年的戒指,此刻在我的手上熠熠生辉,“我们就要结婚了,请你离开吧!”
我仔细地观察着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却只捕捉到了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她向我微微欠身,然后一语不发地转身离开。
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我想喊住她,可声音却凝固在嗓子里,怎么都出不来,于是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直走远。有护士上来扶住她,带着她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她怎么了?我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的地方!乐甯竟然也住进了医院,她怎么了?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0:38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 - - 2009-3-22 2:09:19 - 绿
-----------------------------------------------------
把眼睛给男主这个推测好恐怖……小晴童鞋你是后妈啊~

他这个病嘛,据说以现在的医学条件还是不可能治愈的~所以,喜剧是不可能的~~

想看结局 - 2009-3-18 20:03:10 - 林小晴
-----------------------------------------------------
好想看完结局,乐甯不会把眼睛给了男主吧?
淡淡的惋惜 - 2009-2-2 15:42:03 - 冰晓
-----------------------------------------------------
绿,
故事总是有种淡淡的惋惜在其中,不知道这个故事是否是喜剧结尾,期待……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11, 共 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