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5期
 牙痛/书盈锦袖[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1-17 10:29:1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48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牙痛/书盈锦袖
牙痛是一种常见疾病。其表现为:牙龈红肿、遇冷热刺激痛、面颊部肿胀等。  
凡经历此劫者均恨不得一拔而快之,而对于某些人来说,拔牙,还不如递把菜刀赐她自裁来得痛快。  
(——本文作者泣记之)  

在学生饭堂的人来人往里,冯决翊与莫斐荷端着好不容易抢挤到手的饭菜,坐在饭桌上。今天有莫斐荷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但莫斐荷却一味地拨着饭粒,提不起半点精神来。  
冯决翊身为她的已经交往了一年的恋人,自然要关心她的身心健康成长,看见此情此景,不由停了筷子,“你怎么啦?饭堂里的阿姨们又没有洗干净青菜?”  
莫斐荷扁着嘴,无精打采地说:“我牙痛……”  
冯决翊说道:“我早就叫你不要吃那么多巧克力了啦,你就是不听,这下子可好了——放学后你给我去看牙医去!”
莫斐荷大声否决与抗议,一想到牙医手中闪亮的寒光,她就不寒而粟,于是匆匆扒了几口饭,“我们先吃饭再说……”
“怎么了?”发现莫斐荷漂亮的面孔开始扭曲,冯决翊不禁开始慌乱了起来。   
莫斐荷捂着脸颊,诉说着连食物也无法下咽的悲哀:“好……好痛……”   
冯决翊叹息了一声,拿过一边顺手买来的面包,细心地撕成碎片放入开水里浸软了,“来吃这个吧。”
莫斐荷一扭头,很有志气地说道:“我不要!你大鱼大肉,我却吃开水浸馒头,你说这公平吗?”
冯决翊皱眉,拍桌,“你到底想怎么样?”
莫斐荷扁嘴,委屈,“好嘛,我就知道你要开始嫌弃我了,本来就是嘛,我又没有隔壁的阿花学习成绩好,又没有高年级的珠珠学姐时髦漂亮,更没有低年级的小红学妹乖巧可爱……”   
冯决翊知道这家伙这刻的小媳妇样是摆出来用以欺骗世人的,心里叮嘱了自己一百遍不可以心软后,对她板起了脸孔,“你一定要去看牙医,不看不行。”  
莫斐荷别转过脸,“哼,我就是不去看牙医,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冯决翊闲闲地开口:“我是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我以后都不借作业给你抄了。”          
莫斐荷心里惊了一惊,但还是决定将对抗牙医到底,“顶多我以后自己写作业。”
冯决翊说道:“也不借CD给你了。”
莫斐荷心里噎了一噎:“顶多……顶多我以后自己买!”
冯决翊说道:“连考试也不借卷子给你抄了。”
莫斐荷:“不能这样的,你欺负我……”
冯决翊说道:“那也是因为你逃避问题——对了,上次我借给你的钱呢?现在到期限还给我了。”  
莫斐荷:“……我去看牙医好了……我去看还不成吗?”  
  
下课后,他们来到了牙科。  
莫斐荷坐在椅子上,紧张得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突然站起来, “决翊,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洗的衣服还没有收,我先回去了……”   
冯决翊把她按回椅子里,“不用担心,拔牙这种事很快就会搞定的,到时候你回家再收衣服也不迟。”   
莫斐荷又想出了一个理由,再度起身,“但是……今天早上的碗我还没有洗呢……”
冯决翊再度按下她的身体,“不用担心,拔牙这种事真的很快就会搞定的,到时候你回去再洗也不迟。”  
莫斐荷再度地再度起身,“D百货今天最后一天搞特价哦,特制冰琪淋买二磅送一磅。”
冯决翊再度地再度按下,“我来……不帮你买……”
莫斐荷哀叹了一声,为什么他还是那么精明呢?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出现了,他面无表情地走近,“我要拔牙了,你把嘴巴张大。”   
炽热的灯光照在莫斐荷的脸上,刺得眼睛涩痛。她开始联想到了待审询的犯人,待上碟的鱼和待宰的猪,心里恐惧不已。   
医务室里,突然爆发出了超越人类极限的惨叫声音。  
“啊——”  
莫斐荷吓了一跳,“我……我都没有开始尖叫,你叫什么?”  
牙医面无表情地说:“我就是怕你叫得太大声,影响形象,所以预先帮你叫几声,顺便练一练肺活量。”  
莫斐荷:“……”  
冯决翊:“……”   
  然后……  
“啊啊!”   
  再度超越人类极限的惨叫声音,医生倒吸着冷气, “你……你你你你……你踩到我脚了……”  
莫斐荷:(被他的狰狞脸孔吓到)“我只是太紧张了……”  
冯决翊握住恋人的手,冷冷地看着牙医,“你有意见吗?”  
牙医:“没……没有……”  
然后的然后……   
“啊啊啊……”   
第三次超越人类的极限。(被超了这么多次还能算是极限吗?)   
可怜的牙医倒吸着冷气,指着莫斐荷,“你……你咬我?!”   
莫斐荷很委屈地说道:“我实在是太太太太紧张了嘛……咦?你手臂上怎么没有牙齿印?”   
如梦初醒的牙医这才转身去看自己的手臂——对喔,为什么他一点都没有疼痛的感觉呢?
站在他身后的冯决翊伸出手臂,好一排罪恶的齿痕,“那是因为被你咬到的人,不是他而是我。”他转头看向牙医,“你也不见得比别人疼痛多少,只是你叫得比别人大声一点而已。”   
莫斐荷的表情充满了怜悯,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冯决翊走向牙医诊所的大门:“好可怜的孩子,不要怕,我们快点回家去吧……”   
冯决翊把她给拖了回来,“你还没有拔牙呢。”一把把她按倒在座位上。
莫斐荷饱含着热泪说道:“我不要……”  
牙医也含着泪水,“我也不要……”  
冯决翊冷酷地开口:“长痛不如短痛,你就忍忍吧。”他转头对牙医说:“你放心,医疗费我会付两倍的。”(多出的一倍是给你的精神损失费……)  
  
十分钟后,被拔去一只牙齿的莫斐荷泪水涟涟地走出牙医诊所哮,“谁说拔牙不痛的?说这话的人都是骗子!”  
冯决翊安慰她:“那我们今天去百货公司里买买二磅送一磅的冰琪淋蛋糕吧。”  
莫斐荷高兴得跳起来抱住他的脖子,“我就知道你最好人了。”  
冯决翊挣扎着,“松手啦,你再这样紧紧地箍下去你的男朋友就要断气了。”  
莫斐荷忙松了手,脸上也染了一层晕红。
冯决翊看着她的羞涩,露出了一种微妙的笑意,“你说,我这么好人,是不是应该得到什么奖励?”  
莫斐荷踢动着脚下的小石子,溅出一点又一点的尘泥,低头看着那一点尘泥薄薄地沾在裤腿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冯决翊扳过她的身子,那种微妙的笑意越扩越大,“真的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嗯?”  
莫斐荷荷扭过头去,“我说不知道就不知道啦。”  
然后一个吻落了下来, 热的,深的,呼吸交缠间似是有无数繁星荡漾,荡漾在眼睛里,荡漾在心底里。让她炽热到昏眩的纠缠间,她却一把推开了他,“我……我突然之间觉得牙齿又开始痛了。”  
冯决翊十分不满,表情像一只刚被打断进食的动物,皱着眉毛,“那是你的心理作用,我们继续吧。”  
莫斐荷一把推开他伸过来的手臂,自顾自地从手袋里掏出一面镜子,细细端详了半晌,终于爆出咆哮:“那个黄绿医生!他居然拔错了我的牙齿!”  
冯决翊回头,看了看已经关门下闸的诊所大门,拍着她的肩头,“不要生气,生气很容易老的,明天我们再来拔一次牙便是了。”  
“那冰琪淋蛋糕……”  
“当然是没有了。”  
“……牙痛我恨你!”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ww - 2009-3-29 17:01:25 - RiLa
-----------------------------------------------------
很好看
精彩
- 2009-2-19 21:51:24 - 琳雪儿
-----------------------------------------------------
作者把文章安排得起伏跌宕,让人感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并且语言幽默!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67, 共 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