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5期
 地球假日/萧十一[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1-17 10:45:31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23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地球假日/萧十一
慕小春跑步到达地铁站时,已经确定自己今天又要迟到了。
他沮丧地望着缓缓离站的地铁,不用看旁边的显示屏,也能准确地报出现在的时间以及下一班地铁的时间。
只差五分钟!慕小春沮丧得想撞墙,于是真的扶住身旁的墙壁,模拟天天在QQ上收到发出的撞墙GIF图片,一头撞了上去。
“哎呀!”
“扑哧!”
慕小春把自己撞得晕头转向,一边闭着眼揉搓额头一边雪雪呼痛,偏偏这时候还听到笑声,他大怒睁眼,一眼看到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孩子,穿着粉红色的短裙,粉红色的凉鞋,娃娃头上还别着一枚粉红色的发卡……从头到脚粉红得一塌糊涂。
可是,虽然她从头到脚粉红得一塌糊涂,但她仍是一个长得很可爱很可爱的女孩子。
于是慕小春怒不起来了。于是慕小春的脸红了。
“你、你好。”他红着脸,扭扭捏捏地搓着书包的肩带,含羞带怯地低头,猛地抬头偷瞄那女孩子一眼,低下头窃笑,又猛地抬头偷瞄她一眼。
他偷看的时候,那女孩子也歪着头,好奇地看着他,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旁边候车的大人偶尔瞥向这边,年轻的男孩子和女孩子眼里只有彼此,都是会心一笑,注意力转移到晨报的新闻上。
慕小春看到第三眼,那女孩子终于开口了。
她的嗓音还带着更小的女孩子的娇软,糯糯地问:“好玩吗?”
“啊?”慕小春被这句没头没脑的问话弄懵了,短暂地忘了害羞,“你说什么?”
女孩子又歪着头看了看他,她的头发似乎带着天然卷,软软地覆在白皙的额头和颈项上。
她伸出一只同样雪白的手,贴在慕小春刚刚撞过的墙壁上,头颈向前伸了伸,又问道:“你这样,好玩吗?”
慕小春一愣,明白了,人家根本是在嘲笑他!
仿佛耳边听到“腾”一声响,刚刚熄灭的怒火死灰复燃,少年敏感的自尊遭到挑衅,哪里还顾得面前的是不是可爱少女!
慕小春握紧拳头,涨红了脸,低吼道:“你是白痴吗?你自己去试试,就知道好玩不好玩了!”
吼声被淹没在徐徐进站的地铁发出的噪音中,慕小春也不管那女孩子听没听到,甩书包甩头甩衣袂,潇洒地跳到黄线外。
他没回头,也就没看到那女孩子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地铁门打开,人流交错进出,慕小春虽然十五岁便长到了一七六厘米,却只是长骨架子,体重实在没什么分量,抢不到好位置,被挤到门边紧紧贴住。
他的脸贴在透明的玻璃上,正好能看见已经空无一人的月台,不,还有一个人。
那个粉红色少女。
慕小春看着那女孩子站在他曾经站过的墙边,伸出一只手扶墙,姿势与他当初一模一样。
难道——慕小春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不会吧!
地铁启动,耳边响起机械的播报声,那女孩子以和他一模一样的动作,将头撞向了墙壁。
然后,她的脑袋,掉了下来。
地铁“哐当哐当”地驰出站口。
那个……是幻觉吧?
应该是幻觉吧?
肯定是幻觉吧?那个女孩子的头骨碌碌在光滑的地砖上滚动,天然卷的发丝随着滚动的频率飘飞飘飞……
“啊啊啊——”慕小春狠狠一拳捶在自己肩上,打断了逐渐变成恐怖片的回想,他本来想打头,一拳挥到中途,硬生生改变方向。
幸好反应及时,他庆幸地摸了摸后颈,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正想着呢,“啪”一声,后脑挨了一掌。
“谁打我?”慕小春怒,扭过头,却是班主任老刘站在他身后,看来比他更怒。
“慕小春,迟到罚站还不老实,鬼叫什么?”
“刘老师,我……啊啊啊啊——”慕小春飞快收起怒火,换上一张嬉皮笑脸,刚想狡辩,却一眼望见老刘身后的另一个人。
从头到脚充斥着粉红色,天然卷的短发包围着小巧的心形脸庞,少少几绺贴住白皙的颈项,看起来很可爱很可爱的女孩子。
“啊啊啊啊——”
“闭嘴!慕小春你到底在鬼叫什么?”
他他他……就是见“鬼”才叫啊!
班主任又是毫不留情的一掌,如同按下了电灯开关,慕小春的叫声戛然而止。
他抚着总有“要断掉”错觉的后颈,惊恐地看一眼那女孩子,看向班主任,又看向那女孩子。
班主任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也不要他罚站了,拽着他进了教室,一边示意那女孩子跟进来。
站在讲台上,班主任向全班同学宣布:“这位是今天转学来的同学,大家要团结友爱地和新同学相处,帮助新同学尽快适应新环境。”
那女孩子甜甜地笑着,糯糯地道:“大家好,我的名字叫柯雅雅,很高兴来到这里……”
慕小春站在一旁傻傻地听着,张大的嘴巴也忘了合上,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淌。
怎么看柯雅雅都是很普通的女孩子啊,向全班讲话会害羞脸红,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她身上,皮肤被照得半透明,脸上浅浅的汗毛纤毫毕现,地面上也有影子。
所以……她是人不是鬼对吧?
所以,他在地铁里看到她的头掉在地上滚啊滚也只是幻觉,对吧对吧?
慕小春的心情豁然开朗,当班主任恩准他回到座位上时,更是欢欣雀跃。
他舒舒服服地坐到自己最后一排的位置,看着全班同学的背影,身旁又坐下一个人。
他侧转头,看见柯雅雅。
柯雅雅也正看着他。
班主任在上面道:“柯雅雅同学先坐在慕小春同学旁边,过几天我们再重新调整全班的座位。”
慕小春看着柯雅雅,女孩子的娃娃头伸手就能触到,天然卷的发梢,粉红色的发卡。
班主任宣布上课,转过身在黑板上板书。
慕小春的心跳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他想,怪了,我明明不害怕呀。
柯雅雅笑着,细声细气地开口:“真开心啊,原来我们是同学。”
慕小春吞了口口水,只觉得心跳得像要破胸而出,急忙抬手捂住胸口,没话找话道:“还有个笑话,今天早上我挤地铁被挤昏了头,居然看到你撞到墙上,还把脑袋撞得掉在地上滚啊滚……哈哈,好笑吧?”
他讲话的时候,柯雅雅一直笑眯眯地看着他,等他讲完了,笑得正欢,她伸手抓住自己的头发,轻轻往上一提,脑袋便轻而易举地和脖子分离开来,眼睛仍然笑得像一对弯弯的月牙,开口说话间露出小颗小颗的雪白牙齿,声音也依然娇软甜糯。
“你看到的,是这样吗?”
“啊啊啊啊——”
“慕小春,你给我站到操场上去!”
当可怜的慕小春一个人站在偌大的操场上,在春寒料峭的冷风中瑟瑟发抖,又看到柯雅雅像一片粉红色的云彩向他飘过来时,他再也受不了了。
“呜呜呜呜……你还没完了……呜呜呜呜……干吗老缠着我……呜呜呜呜……鬼了不起啊……呜呜呜呜……不待这么欺负人的……”他连害怕都忘了,只顾着哭,拿袖子擦狂飙的眼泪鼻涕。
也不知哭了多久,放学铃声早就响过了,班主任也不知是气得忘了还是故意无视他这个顽劣的学生,太阳慢慢地向着西边落下。
慕小春蹲在地上哭,柯雅雅站在他面前,夕阳在她身后,她的影子就铺陈在他的脚边。
仍然是活生生的,人类的影子。衣衫在风中飘扬的方向,短短的娃娃头,天然卷的发梢,小巧精致的发卡……
慕小春忽然有一种奇特的悲哀的感觉,他甚至不知道这种悲哀的由来,它只是不请自来,如同将暮未暮的天空中,无声地飞翔过的一群不知名的鸟。
如同它们投在地面上的,由浅灰色渐渐转成黑色,最终淹没在一天一地黑暗中的影子。
……夜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柯雅雅的声音在他头顶上响起,第二声近了些,第三声已经近在耳边。
慕小春睁开被泪水糊满的双眼,柯雅雅的脸上满是懊恼。
“我不知道地球人害怕这个,这在我们那里是很常见的事。”
“……‘地球人’?”
“啊,请允许我重新自我介绍。我来自距离地球一千两百五十四万光年的‘@&#△□◇◎※☆№§’(快速发出一堆奇怪的音节)星的‘§№☆○※◎◇□△#&@’(又一堆奇怪的音节)国,是国王的女儿。我的名字叫‘☆○※◇□△#’(最后三个音节很像‘柯雅雅’)。”
慕小春的表情又变成了呆瓜一号,大张的嘴巴淌出口水。
“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外星人。
“……你有证据吗?”
“‘证据’?”柯雅雅歪着头重复,疑惑地问道:“那是什么?”
慕小春解释道:“意思就是,要让我相信你真的是外星人,你不能光用嘴巴说,你得拿出点实际的东西来。比如地球没有你们圈圈叉叉星才有的土特产啊,比如地球人不会做你们圈圈叉叉星人才会做的事啊……”
“像这样吗?”
慕小春沉默。
柯雅雅眯眯笑。
“……行了,我相信你不是地球人,你是圈圈叉叉星的公主。”
“哦。”
慕小春二度沉默。
柯雅雅笑眯眯。
“喂。”
“嗯?”
“我说我相信你了。”
“嗯嗯,我很高兴呢。”
“……那就给我把脑袋放回脖子上!”
那天夜里,春寒料峭的冷风吹了一整夜,慕小春和柯雅雅呆在空旷的操场上吹着风,聊着天。
柯雅雅告诉慕小春,她不单是她们圈圈叉叉国的公主,更是未来的王位继承人,她的母亲将在她十六岁生日的当天将王位传给她,而那个日子,按地球历计算,就在七天后。
柯雅雅说,她离家出走的目的,是希望在变成承担整个国家重任的国王之前,变成大人之前,给自己一个最后的假期。
她驾驶着个人飞行器在茫茫宇宙中航行,偶然间发现了地球。这颗水蓝色的星球美得像一个梦境,引得她不由自主偏移了航线,穿过大气层,降落下来。
她运用飞船中的智能电脑搜集这个星球的资料,发现这个星球上存在着与圈圈叉叉星极为相似的高等智慧生物。惊喜之下,她开始学习这种生物的语言,并把自己的外形稍作伪装,试图以同类的身份接近了解他们。
“我做足功课以后,随机选择了你们一处集结地点,用空间转移将自己送了过去。我还清楚记得当时激动的心情,我甚至是闭着眼完成空间转移。当我睁开眼,我就看见你在撞墙。”
慕小春蹲在地上,抬头看着站在他身前的柯雅雅。操场外围的观众席有灯光远远的渗过来,柯雅雅的弯弯眉眼,柯雅雅的唇角,柯雅雅的笑容,都像蒙着一层晕光。
“我第一眼看见的人,是你呢,小春。”
慕小春就这样看着柯雅雅,看着这个来自一千两百五十四万光年外的,很可爱很可爱的女孩儿。
仿佛听到了天空中传来的,翅膀扇动的声音。
第二天,慕小春的父母和焦急的班主任一起找到学校来,母亲红了眼眶,不苟言笑的父亲掩不住满脸喜色,一贯对他疾言厉色的老刘亲自向他道歉。班主任以为他像以前一样滑头,不等放学就自己先溜回家,没想到他这么实诚,居然一直等在操场上。
老刘诚恳地表示将改变自己按惯有印象判断人的不良习惯,父母亲在旁边欣慰地旁听,慕小春一脸端正严肃,眼光却不时飞向远处,直到柯雅雅从观众席的椅背后探出头,对他笑了笑。
之后的一星期,经过慕小春的严重抗议,柯雅雅终于换下了那身粉红色,穿上了和慕小春一样的蓝色校服,只留下了那只小小的粉红色发卡。
他们依旧上学。他们上课,笔记记得一塌糊涂,从不举手向老师提问,被抽起回答时结结巴巴,老师出错时带头起哄,留作业时大声哀号……如同两个最普通的十五岁中学生。
老刘渐渐又对慕小春疾言厉声,怒斥他带坏了柯雅雅,强调一定要给柯雅雅换座位,尽快给柯雅雅换座位,星期一就给她换座位。
慕小春无可不可,柯雅雅用糯糯的声音笑着,说:“星期一我就不在了,他根本不会记得有过我这个学生,他会忘了我……小春,你也会忘了我吗?”
慕小春心想:靠,你都决定到时候消去我的记忆了你还问我会不会忘了你!
可是柯雅雅歪着头看着他,天然卷的发梢贴着白皙的颈项,头上还有一枚粉红色的发卡。
他便第三度沉默。
星期六,柯雅雅花了一天时间整理收集到的资料和数据。
星期天一大早,柯雅雅设定好了消除地球人与她有关记忆的定时程序,然后去找慕小春。
奇怪,他们没有事先约定,柯雅雅找到学校操场时,慕小春却正坐在观众席最高层的台阶上等着她。
柯雅雅抬高头与他相视,这是第一次,她抬头,慕小春低头。
她看到慕小春的脸,十五岁少年不带半点瑕疵的青春,慕小春的头发很黑,慕小春的眼睛很亮,慕小春的鼻梁很挺,慕小春的嘴唇弧度柔和……慕小春在对她微笑。
柯雅雅便也眉眼弯弯地微笑了出来。
为了庆祝柯雅雅生日,慕小春带她去了游乐园。
他们进鬼屋,有鬼提着头出现时,慕小春打了个响指,柯雅雅应声摘下自己的头,鬼吭都没吭一声,直接被吓昏过去。
他们吃冰淇淋,柯雅雅嫌冷;他们吃火锅,柯雅雅嫌热;他们吃棉花糖,柯雅雅嫌麻烦。
慕小春今天脾气出奇的好,好声好气地问她,你到底想要什么?
柯雅雅一眨不眨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笑眯眯地指向旁边,那个。
慕小春看了一眼,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钱,跟那个小孩子换了吃剩一半的爆米花。
后来他们去坐海盗船,坐原子滑车,坐云霄飞车。
慕小春一路尖叫,柯雅雅很开心地吃着爆米花,听慕小春叫得破了音,便歪着头看着他笑,也学他叫。爆米花漾出来,卷进疾驰的风中打在慕小春脸上,很甜很幸福的奶油香味。
慕小春睁眼看着铺满他整个视野的爆米花,忽然想起小时候看到的一场雪。南方下雪很稀少,那是他唯一见过的一场雪,可是那时候他太小太小,小到如今已记不清,那是一场真实的下过的雪,还是一个梦境。
或许每个人都有这样分不清真假的记忆吧,它们就像梦境一般美得令你沉醉,却天亮就会消逝。
比如柯雅雅梦境里的水蓝色地球,比如他梦境里的雪。
再比如,很久很久以后,他时不时会想起的一个很可爱很可爱的女孩子,她天然卷的发梢贴在白皙的颈项上,她小小的粉红色发卡。
爆米花打在了慕小春的眼睛上,很疼。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耳边呼呼风声,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与地铁相似的,“哐当哐当”的车轮与铁轨的摩擦声。
渐渐地,归于无声。
因为他唯一想听到的,身旁的那个声音,消失了。
慕小春握着不知何时躺在他掌心的一件东西,仅凭触感他也知道它小巧的形状,知道它的颜色,知道它曾经在那个女孩子的头上待过。
他不敢睁开眼睛,他知道,他睁眼便会遗忘。
但他也知道,他终会睁开眼睛,也终会遗忘。
那时候,他肯定会奇怪,他明明不认识那个梦境中的女孩子,为什么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呢?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36, 共 1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