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6期
 畅销小说PART TWO/公孙羽[花花故事本-浪漫穿越]
 2009-3-30 10:35:21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31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5、一笔失窃的黄金
“一条巧舌,胜过战国纵横家,这句我可以理解,”墨白和兰竹一路走一路闲话,“可是一柄长剑,胜过李白的诗行,这是什么意思?”墨白追问。
兰竹面露尴尬之色,期期艾艾的,“大约,是拿李白的诗的气势如虹,来比拟我的剑法。”
墨白呆了呆,然后狂笑。
兰竹羞红了脸,“这句话并不是我自己喊出来的呀。”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其实这个比方也不算太差,如果从通感这个角度来理解的话,哈哈!”墨白说着双手按在嘴上,又闷笑了一会儿,想起了兰竹的“为恶履历”,觉得有趣,便又逐一细问他。
兰竹一条一条细心地解释:
曾用屋瓦砸坏隔壁花农一盆名贵牡丹,为此争吵一日——最后赔了花农十两纹银;
又曾在某茶馆喝完茶吃完点心听完书不给钱——给了一块玉佩作为打赏;
曾经被人拉进青楼,后来嫌弃里面姑娘太丑,而把整座楼都砸了——那是因为突然遇到仇家,当场开打……
“仇家?和上次那个笨脸女人是一伙的?”墨白打断兰竹,“你到底招惹了什么人?”她担心他。
“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墨白叉腰道。
兰竹无奈,只好说,“事关一大笔黄金。”
哗!武侠小说的永恒主题终于出现了,宝藏!墨白来了精神,“什么黄金?”
“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要泄漏出去。”
“我天天和你粘在一起,我哪里有机会去告诉别人?”墨白说。
“天天粘……在一起?”兰竹小声地重复墨白的话。
“这样还不算粘?”墨白说完抱住兰竹的一条手臂。
两人正在玩闹,一行打扮鲜明又齐整的人急匆匆的迎着墨白和兰竹走来。

16、你可以不看这本书
“周香主飞鸽传书说兰竹兰大侠也带着作恶履历投诚,灵王特意派我们来接兰大侠进总坛。”
兰竹对眼前一票华服年轻人团团一揖。
墨白发现这队年轻人每一个的肤色都极白,可以去拍玉兰油广告,并且眉眼都长得很细致很好看,可以去代言美宝莲睫毛膏,墨白琢磨,大概本书作者在这里用了“面如冠玉眉目如画”这种泛泛的描写。
“你们都是那个什么白灵王的近身侍卫?”墨白很婆妈地追问。
“正是。”
“每天伺候他衣食起居?”墨白继续问。
“正是。”
“有时还要伺候他入浴?”墨白再接再厉地问。
“正是。”
兰竹轻轻咳嗽了一声,试图制止墨白的喋喋不休。
“是不是还要侍寝?”墨白高声惨叫起来。如今BL文是大势所趋,这种正规大出版社出版的小说也不能免俗地打擦边球来吸引读者眼球!“兰竹,我们还是不要入魔教了?”墨白心有余悸地低喊,万一那个什么白灵王看上了兰竹的仙姿玉容和他玩虐恋那一套,虐身虐心,那还得了?兰竹横看是小受,竖看还是小受呀!
兰竹忍无可忍,伸手捂住墨白的嘴,拖着她朝总坛走去。一边走一边贴在她耳边解释,“不是你臆测的那样!你BL小说看多了,满脑子都是菊花!”
墨白瞪圆眼睛看着兰竹,如果她此刻可以说话,她一定会冲着兰竹大嚷,大神,你太厉害了,你确定你是小白书的男猪脚么?
“白灵王是南清国第一高手,因缘际会下得到上古秘籍太阳花宝典……”
太阳花宝典?葵花宝典?欲练神功,举刀自宫?
难道这个白灵王是个太监?墨白松下一口气来,忽然又想到畅销小说里的太监一般都超级BT,而且BL的倾向更严重,兰竹撞到他手里,最后还不被整得支离破碎?墨白想到这里,用力掐了兰竹的手臂一把,兰竹吃痛,松开手,墨白趁机大叫,“兰竹,我们快走,我不能让你见那个白灵王!TNND,连名字都这么邪!你知不知道白灵是谁?哎,你一定不知道!快!和我走!”墨白毅然决然地要保护兰竹不受侵害。
兰竹却不肯挪步,墨白艰难地拖着他的手臂想将他拉走。
“小白,小白,听我说,你听我说。”兰竹用温和的语调,忍耐地说,“如果你不喜欢,你可以不看这本书,但,这里,是我的世界。我没有选择。”兰竹轻轻褪开墨白的手。
墨白被兰竹说得怔住,墨白忽然想起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那种无能为力,她因此才沉迷于小说中的世界,即使知道这个世界错漏百出,荒天下之大谬,但这里可供她逃避,她逃到了这里,在这里找乐子找刺激,可是这里对兰竹而言,是他的现实世界,面对无良作者的摆布,他只有委从。因为在小说的世界里,尤其是小白写的小说,作者就是上帝。“我……我不能不看这本书!我舍不得你!”墨白说着又用力抱住兰竹的手臂。

17、白灵王
墨白抱着兰竹的手臂,跟随那票锦衣华服面色如玉貌美如花的小厮(or侍卫)走近一座气魄很宏大但歪歪斜斜似乎随时会倒塌的白石头宫殿。墨白正费尽心思筹谋,如何才能令兰竹逃脱那个什么白灵王的魔爪,所以也就无暇去计较这座魔教总坛实质上是一座略微形似于雅典神庙的石头建筑,并且比比萨斜塔还要歪。其实,这座石头大宫殿实在歪得情有可原,因为在小说里,白纸黑字写着:占地数百亩,由十多根合抱的圆柱支撑。
占地几百亩,就十根柱子撑着,就算那些柱子都是镀锌钢的,也撑不住呀,非歪不可!
兰竹和墨白走进歪殿,立即有玉面小厮殷勤地给兰竹引座又奉茶,无人搭理墨白,墨白毫不在乎,找了个邻近兰竹的座位,俯身仔细看了看座上人的面目,然后拎起来一脚踹飞,取而代之地一屁股坐倒。原本座上那个人断线的风筝一样飞远。
兰竹大惊,“小白,不要胡闹!”
“没事啦!”墨白一边喝茶一边摆手,“那人面目模糊,嘴巴粘成一条缝,可见是个龙套角色,你没见我一脚踹他出去,他连吭都不吭一声?你在看看周围的人,谁管他的死活?”
兰竹四面环顾了一下,果然各人忙着各人的事情,似乎刚才有个人被踹飞根本不曾发生过。
“由此可见,做人一定要力争上游!做龙套不如去死!你看过卡夫卡的变形记吗?要不,果戈理的套中人?要不,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墨白又开始大发谬论,过了一会儿,墨白发现自己的高论无人理会,兰竹正忙着冲东南西北四个方面微笑,向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打招呼。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狗腿?”
“没办法,我的角色设定就是个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人。”兰竹保持笑容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墨白刚要反诘,设定你八面玲珑,你就要冲八个方向打躬作揖?陡然一阵礼乐大作,墨白惊得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拜托!铺垫!铺垫!铺垫!
白灵王在十几个眉目如画衣衫华美的年轻后生的簇拥下走了出来。墨白觉得白灵王枯瘦且华美,但墨白一时间说不清灵王到底枯瘦华美在什么地方,估计又是无良加无才的作者落笔无悔地写下:枯瘦但华美,这五个大字,如此不负责任的外貌描写,害得墨白对这个初出场的人物难有确切的印象。
墨白只好动用自己的想象力来完善这个人物。灵王神态间有股冷幽幽的阴郁,像摆放在黑缎上的蓝宝石。他的瘦有种圣洁之气,令人想起绝食多天的释迦牟尼,不算绝顶好看的脸上有种明澈的神态,十分特别。
“原来这位就是兰竹兰少侠。”灵王朗声一笑,说。
“这个小攻真爱拿架子,别人都称呼你为兰大侠,他偏称你为少侠!你快称呼他一声小白灵王,或者白小灵王,千万不能在这种人面前示弱!!”墨白拼命强调,“不然你就完了!绝对要保持意志的坚毅!兰竹,我不要你当小受呀!”墨白哀呼。
“多谢灵王缪赞。”兰竹风度翩翩抱拳笑道。
墨白恨得在桌子下踢了兰竹一脚,“你还对他笑?你这个多向插座!”
兰竹听不懂墨白乱七八糟在骂什么,轻轻横了她一眼,眼中有制止之意。
墨白立即醉倒在兰竹的眼波之下,“好吧,看在你在上班的份上。哎,我也知道我骂你多向插座是我不对,你不过要做好你的本职工作而已。自从进入大机器生产时代,每个劳动者都不同程度地被物化了……”
白灵王和兰竹又你来我往寒暄了几句,墨白始终担心白灵王会对兰竹生发觊觎之心,忍无可忍跳起来跑到兰竹椅子后面从后面将他紧紧抱住,还一脸“此男乃本姑娘私有物品的”的BH表情。
岂料这个白灵王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他只管目不转睛看着兰竹,对粘在兰竹身边的墨白视而不见。墨白恼羞成怒,md,什么人呀,竟敢当她透明的?消失!快点给我消失!墨白在心里念咒。但百试不爽的大魔咒第一次失效。墨白不免泄气,看来这个白灵王是本书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对整部小说的发展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她不能随便忽略他,除非她弃书不读。

18、男配们粉墨登场
歪殿虽然阔大,但也快被人填满,不断有面目模糊之人走来走去,并且做一些令人打呵欠的无聊动作,墨白很有经验地选择漠视,龙套角色,作者节省笔墨也是情有可原的,总不能拿金庸的标准来要求小白作者。
白灵王招呼完兰竹后,又开始招呼别的人,兰竹和白灵王的目光不再有交集,墨白松下一口气来。
“这个白灵王竟然没有看中你?难道他不贪恋男色?”墨白不由替兰竹抱起屈来。
“谁告诉你白灵王是gay?”兰竹小声反诘。
骤听古装打扮的兰竹口里冒出英文单词,墨白不免呆了呆,“我猜的呀。”
“就有你这种读者一再歪曲作者的意思。”兰竹忽然站到作者一边。
“喂,好好一个大男人找那么多长相秀美的男孩伺候他的生活起居,不引人遐想联翩么?我会想错,是我的理解能力有问题,还是作者自己笔力不逮?”墨白越讲大声,越大声就越觉得自己有道理。
兰竹试图让她放低音量,墨白很跋扈地跳起来,朝天一指,“我就说白灵王是个queer!谁敢把我怎么的?在这里,最大最无敌的人可是本姑娘我!”
墨白话音刚落,屁股上已经挨了一脚,痛得她眉毛眼睛鼻子皱缩到一起。
“本少爷说,你再诋毁白灵王,下一脚就落在你的脸上!”
墨白愤然转身,看到一张脸,雪白又怪异的一张脸,秀长乌黑一对眼,距离极近,眼睑内弯,下巴极薄极尖,鼻尖也像女子一样细致,墨白忽然想起了一种动物,狐狸,不,不够准确,是小狐狸。只有狐狸崽子才能长出如此天真又妩媚的脸。
墨白不由自主对帅哥绽放笑容,同时她很想告诉他,虽然他身上的衣服看上去不伦不类,好像抄了TOMFORD的设计,但那个V领的深度真是开得恰到好处,完全展示出这位帅哥颈项间的美。
墨白深深吸了一口口水,屁股忽然不那么痛了。墨白讨好地冲笑得像只小狐狸的帅哥说,“我并没有诋毁的意思。”
帅哥面色稍霁,“我一般不打女生,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一般也不帮女生揉屁股,还请见谅。”
你好有幽默感哦!而且还是冷幽默!墨白差点儿这样呐喊出来,“好说,好说。如果我早知道你和白灵王是一对,我再也不会胡乱说话的。”墨白不怕死地表明心迹。
狐狸脸帅哥出手如电,兰竹施救不及,墨白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个大耳刮子。
兰竹把墨白拉到一边,“你怎么乱说话?那种狠角色你也敢随意乱招惹。”
“唉!”墨白长叹一声,“他太帅了,我一时保持不住,脑子全乱了,我哪里知道我自己在说什么。”
果然为了吸引女性读者,设定不同的帅哥角色是极端有效的。
“要是我知道第二章会冒出如此帅的男配,我肯定不会那么快对你一见钟情。”墨白发自内心地感慨。
兰竹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刚刚被人踢了屁股甩了耳光的墨白竟然还是不肯保持低调,忽然爬到凳子上站着,同时手搭凉棚,急切朝前看去。口中不住低念,“天啦天啦天啦,要爆炸了要燃烧了,I’MONFIRE!”
率先走进墨白视线的是个冷面帅哥,肤色古铜,肌肉纠结,赤身裹着银甲,因为他太帅太酷了,墨白完全忘记了要去挑剔他的造型完全是照抄电影三百斯巴达,以及他手中所持乃罗马砍刀,而眼下这个故事分明是架空古代背景的中国武侠悬疑小说。
“他是谁?”墨白压低声音,很虔诚地问。
“铁暴龙。”兰竹没好气地说。
“好怪的名字!不过我喜欢!很有爱!”墨白说着用力吸了一大口快滴出来的口水。
第二个进入墨白视线的是一个身着红装的散发美少年,他头顶上盘了一个小小的发髻,绕着发髻系了一条和衣服同色的缎带,双手藏在袖中,只露出嫩白的指尖,一副害羞胆怯的模样。
“哦!男装SD娃娃真人版!”墨白欢呼起来。
“玄红,道童。”兰竹不等墨白问,自动说。
道童?那身漂亮得像晚礼服的红裙是道袍?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中国历史上哪朝哪代出现过带燕尾的道装?
墨白来不及挑剔什么,最后一位姗姗来迟的帅哥猛烈地撞入墨白疯狂猎艳的视野。
他姗姗来迟是有足够理由的,他右臂拄着一根龙头杖,左腿膝盖下竟是空荡荡的。绝美的脸,愤世嫉俗的眼神。
墨白感动得几乎流泪,她最萌残缺美了。
“步乾浅,银龙步。……墨白,你流血了!”兰竹惊道,一把将墨白从椅子上拉下来,伸手捂住她忽然流血不止的鼻子。

19.抢了女猪脚的戏份
灵王清了清嗓子,很生硬地开始介绍,每年中秋端午春节分三次选拔俊彦之才加入魔教。
墨白彻底听呆了,还中秋端午春节?这到底是武选英才,还是特意搞出来的庆祝节日的助兴节目?
在场所有人纷纷露出敬服的表情,似乎对白灵王的话深以为然,就连兰竹也随着众人一起频频点头。
“你不觉得他的话很蠢?”墨白小声抱怨。
“嘘。”
白灵王终于宣布比武开始,他话音刚落,歪殿内立即呼啦啦站起七八百个人,一起大声应“是”,包括兰竹在内。
墨白吓得立即捂住耳朵。同时又想,加入魔教而已,有多了不起?怎么这么多人打破头来争?难道真的是工作难找?
白灵王又说,“此次共有五个空缺,分别是左右护法,刑堂堂堂主,钱庄掌领,侍卫总长。”
墨白又听呆了,呵呵,竟然一下空出这么多个重要职位?之前的魔教官员真是不容易,都身兼数职,超负荷办公呐。
“望各位努力争取,同时此乃比武选贤,请各位点到即止。”
众人高声称诺,墨白再度差点儿被震晕过去。
比武开始,乒乒乓乓一通乱打持续了不过五分钟时间,很快就仅剩兰竹和另外四帅锅硕果仅存地站在歪殿正中央,这个过渡情节也太草率粗糙了,墨白在心里挑剔,不过她也很想赶快看到五大绝世美男斗武的场面。因为兰竹是如假包换的男主,墨白根本不必担心他会在比武中出什么意外,而且天天对着他有点审美疲劳,兰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贡献另外四位新鲜帅哥:铁暴龙,玄红,步乾浅和一出现就踢了她屁股打了她耳光的白小邪。
白灵王清了清嗓子,又开始照本宣科地讲台词:“下面就由胜出的五位英才各展雄风,决出最后的胜利。”白灵王一边讲话一边又露出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似乎他深知他所说的话无聊乏味弱智,但他不得不说,就像新闻播音员,哪里可能发自内心热爱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但还是不得不激情洋溢地演播,因此这就是生存之道。
墨白不由多看了白灵王几眼,心里涌起怪怪的感觉,她忽然想起兰竹屡次冷不丁冒英文,好像他和她其实来自同一个地方,受过同样的教育。
外表最娇美天真的玄红不等白灵王正式说开始,道袍后的燕尾拖地一甩,数道白芒似被撩起的灰尘一样朝分站四个角落的兰竹等人激射而去。
白小邪横掠出去,铁暴龙则是一个旱地拔葱忽然离地而起,步乾浅行动不便,只能举起龙头杖聊做抵挡,兰竹忽然窜到步乾浅身前,双臂一推,一道气墙阻开了玄红偷袭发射的芒针,叮咚,叮咚,两声脆响后,地上多了两根细长的发针。
白小邪铁暴龙不忿玄红偷袭,对视一眼,达成默契,联手攻击他。玄红被追得满场乱跑,口中不住讨饶:“哥哥们,哥哥们,小弟只是一时贪玩,并无害人之意。”
“少装可怜,谁不知道你一身是毒?”
“废话少说!”
白小邪和铁暴龙一人一句,都是怒形于色。
因为兰竹出手相帮,才不致被玄红毒针射中的步乾浅忽然怨毒地看了兰竹一眼,恨声道:“谁要你救我?”
“我……”兰竹张口结舌。
墨白看得满心欢喜,步乾浅这个人物果然残得够味道,身残心残,性格这么偏激别扭,好看呀!
步乾浅忽然拨开龙头杖龙须处的机括,龙头杖一裂为二,中间露出一根两端包金的齐眉棍,步乾浅丢开拐杖,持杖在手,一只脚金鸡独立,稳若泰山。
“出招吧!”步乾浅怒视兰竹。
“我……”兰竹试图解释。
步乾浅恶狠狠地抿嘴笑起来,“好!”他不再说话,一棍朝兰竹当头劈去。兰竹见他手下毫不留情,不得不接招,两人斗在一处。
兰竹的剑法极飘逸轻灵,而步乾浅必须使用齐眉棍点地借力,才能顺利移动,他的棍法虽然沉稳犀利彪悍,但不可避免地迟缓,必须以守为主,同时因为肢体残躯,行动不便,步乾浅的姿态始终笨拙滑稽,但他招招尽力而搏,不给敌人留丝毫余地,亦不给自己留丝毫余地,渐渐的,他挪转困难的躯体,在墨白眼中变得悲壮起来,墨白简直不忍心再看下去。
东逃西窜躲避铁暴龙和白小邪追杀的玄红一路跑一路用各种腔调各种方式大叫救命。
“天啦,我做错了什么呀?我才十六呀,怎么能让我命绝于此?”
“哎呀,你们也太狠心了,没看到我是花朵般的美少年么?这样追打我!到底是何居心?”
“我已经道过歉了,你们还要怎么样呢,难道以身相许么?”
“呜呜,我好可怜,为何动物保护协会,哦,不对,妇协领导呢?我还是儿童呀!打我就是虐待儿童呀!”
“……”
墨白几乎被眼前这团忽前忽后忽上忽下的红影晃花眼,终于铁暴龙和白小邪一左一右捉住玄红,这才令他安定了下来。
玄红被捉后,竟然毫不反抗,只是一屁股赖在地上,然后放声大哭,两只脚还在地上一前一后地猛蹭,玄红的身材矮小瘦弱,动作协调感又极好,模仿幼童动作看上去虽然滑稽,但一点也不难看。铁暴龙和白小邪见他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不免面面相觑,无可奈何地撒开手,不再和他多做计较。
玄红的双手一获自由,立即满脸乱抓,又抹眼泪又擦鼻涕的,铁暴龙和白小邪嫌弃他龌龊,都转脸不看他,墨白丝毫不嫌,她可是最爱看呕吐的照片和视频,鼻涕拉糊算什么,天生丽质的帅哥就算流鼻涕也是好看的,比如眼前这个玄红。
玄红本来化了很妖冶的装,不过他年轻,皮肤晶莹通透,那么浓厚的脂粉盖在脸上,只令他显出一种清秀的浓艳。玄红双手在脸上乱搓,搓出一手红泥,墨白不免在心里慨叹,古代的化妆品的质量果然不好,就在墨白慨叹的时候,玄红忽然抬起泪盈于睫的湛亮大眼,露出一丝诡谲似猫的笑,同时双手连弹,铁暴龙和白小邪不愧为身经百战的高手,虽然未曾防备,但还是堪堪避开,不过周遭坐的比较近的人就遭殃了,墨白亲眼看到玄红弹出的红丸落在一个人鞋面上,顷刻间在鞋面上腐出一个洞来,那个洞还迅速变大变深,那人杀猪般哀号,原来他的那只脚竟然被蚀出一个圆洞来,发黑的血水带着臭气汩汩涌出。墨白看得胆战心惊,想到之前铁暴龙和白小邪骂玄红的话,谁不知道你一身都是毒!
果然,玄红全身都是毒,竟然擦在脸上的胭脂水粉也带毒?太恐怖了?为何他自己无恙?
墨白正在纳闷,玄红忽然双臂上举,衣袖顺势朝肩膀处倒落,他玉白的双手完整地显露出来,墨白这才看清他嫩笋尖般的十根手指的指尖竟然都做了美甲,戴着颜色粉亮的假的水晶指甲。
这个作者实在太有“想象力”了!墨白吞了口吐沫,在心里“赞叹”。她光顾着给小白作者挑毛病,没留神身边每个人都如避鬼神猛兽般,一起起身后撤。铁暴龙和白小邪也如临大敌般绷紧了面皮。兰竹正全神贯注和步乾浅拆招,无暇他顾。
玄红双手一交握,铁暴龙和白小邪两个立即绷紧全身肌肉,玄红的绝招就是,指镖,也就是他的假指甲,若被他射出的指镖碰破一点点皮,立即就会一命呜呼。
玄红却没有发射指镖,把交握的两只手打开,并且很自在的微微一笑,铁暴龙和白小邪搞不清楚他又在玩什么花样,玄红已经从腰间拔出了一个粉扑。
“暴雨梨花雾!”铁暴龙一边嚷一边急闪。
暴雨梨花雾?干脆叫暴雨梨花针不是更好?墨白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白小邪被墨白的笑声干扰了一下,闪避得慢了点,眼见玄红手腕一抖,粉扑上雪白的毒粉已经随风荡来,白小邪没空多想,一把拽起离自己最近的墨白,朝自己身前一挡。
墨白被拎得双脚离地,身不由主地前后摇摆,像挂在铁钉上一具死尸。墨白心想,这个白小邪未免也太邪了!竟然拿她当挡箭牌替死鬼?她好歹也算是弱质纤纤的美女,体重不足九十斤哦!不过性格如此残忍的帅哥,她喜欢!
墨白持续地发花痴,浑然不觉危险将至。
“墨白,小心!”兰竹不顾一切地大喊,步乾浅瞅到破绽,一棍敲在兰竹左肩的琵琶骨上。兰竹痛得眉毛绞在一起。
墨白这才想起玄红刚刚不知道弹了点什么,就害得人脚上烂出一个透穿的大窟窿,她被他粉扑抖出来的粉扑中,会如何?正在这么想,鼻中忽然一痒,墨白克制不住,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墨白明白她怕是已经中毒,只是不知她作为读者大人,是否可以对这种可怕的毒药免疫。
“啊!好痛!”墨白感到鼻腔连向口腔的部分火烧一样的痛,不由放声狂喊。
玄红也愣了一下。
墨白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死在一本书里,可是那股灼痛正迅速的蔓延,似乎要延进她的体内,彻底把她毒死。
“张口!”玄红断然说。
墨白心想,她疼得一直惨呼,想闭口都很难吧?
玄红忽然舌尖一卷,红唇随之噘起。
墨白愤恨地想,美男果然不能招惹,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拗造型扮妩媚?
一道红光忽然从玄红噘起的红唇中喷出,准头十足地落入墨白大张的嘴里。墨白感觉到那是一粒药丸,极水滑,不知是否因为沾了玄红的口水。想到这里,墨白立即忘掉自己中了剧毒,可能马上翘辫子,她只管YY玄红口喷解药,她口接之,距离这么遥远的间接kiss,实在太有创意了!实在太香艳了,天啦,她又要流鼻血了。
兰竹不再手下留情,几招击溃步乾浅,不顾自己肩伤,奔到墨白身边,紧张地捏住她的手,问:“小白,你还好么?”
“我——”墨白刚要说我喉咙好痛,像卡了一万根鱼刺,可是她忽然意识到那难耐的疼痛奇迹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很好!”墨白雀跃地说,同时还兴奋地冲不远处的玄红挥舞双手,“果然美男也是有讲义气的,不可一概而论了。”墨白太高兴了,没留意一直表现得古灵精怪的玄红竟然显露出束手无策凄凄惶惶的蠢样。
“我可不好呢!”十分不悦的声音在墨白的背后冷冷地响起,墨白缓缓缓缓地转身,她忽然想到口喷解药这么经典的情节应该是作者特意为女主的出场精心设计的,却被她这个局外人抢先体验了。
墨白终于把脸转到了背后,她看到了女主。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09-10-6 19:22:05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rr/1.html ;,cialis,
期待 - 2009-7-26 20:50:46 - 猫
-----------------------------------------------------
为啥没连呢?我好想再看下去55555555555555555555
期待 - 2009-7-26 20:44:13 - 猫
-----------------------------------------------------
为啥没连呢?我好想再看下去55555555555555555555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29, 共 1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