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6期
 天花情错之龙韧/苏家公子[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3-30 11:24:5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59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契子
梦境中虚无的土地,缭绕的仙雾,还有大片大片的花朵。细一看每一朵竟惊人的相似。
墨绿的枝干,宽扁的叶子,细长的向天而生的花瓣,密密麻麻的排列了一层又一层。橘红的色彩在这飘渺的境地散发出坚韧的生命色彩。
她呆呆的望着似已瞧痴了。这到底是什么花为何年年出现在她梦中。

春日的风柔和又轻快的跑过整个荒湛山。花儿们迎风舒展,大片树木柔柔的摆动枝丫算作招呼,鸟儿们欢快的唱出自己的歌谣。就是这般春意融融的午后,一声巨响却突兀的从山顶发出。
只见那层层树木之后两个身影飘忽。一个青衫男子悠然的倚在大树上,银色的长发在风中舞的飘逸,俊秀的脸上一双淡绿色眸子如宝石般闪出灼人光彩,又有一种幽幽震慑人心的威严深邃。此刻正懒懒的看向站在对面树上的红裙女子。
这女子衣裙些许狼狈,如墨的长发尽数披散在身后,洁净的瓜子脸上五官精致,特别是那一双眸子,不大却闪亮如繁星,充满灵性。
“第三百一十一战”那男子面无表情,眼中却有几分笑意,斜斜的看向女子。
“步飞惊!”女子双目一瞪,反手抽出插进树身的长剑凌空向步飞惊刺去。步飞惊连眼都懒得抬,伸出修长的手臂轻轻一挥,那长剑竟似长了眼般直接改变方向,再次刺进树身。
“苏人鱼啊苏人鱼,你要我说多少次才明白,你永远不可能打败我,永远见不到青龙。”懒散到冷漠的声音刺激了苏人鱼的耳膜。
眼见步飞惊如昔般飞身下树,要离开。苏人鱼突然双脚使力,直攻步飞惊后心,步飞惊一个转身轻易躲过,怎知苏人鱼早料他会躲过飞快收身,将长剑直直抛出,步飞惊长袖一甩。长剑便跌落在地,但还未喘息苏人鱼的双掌已击出,慌忙闪身,回以左掌,苏人鱼双掌击在步飞惊的左掌之上,一股强劲的内力夹带着撕人身心的狂风将她重重击出,眼看就要高空落下,那罪魁祸首却稳稳的接住了她。
“第三百一十一败!”躺在步飞惊怀中,苏人鱼受挫的低下美丽的面庞。那表情些许委屈,些许难过,让人瞧了不禁有些心疼。“不过,我才不会放弃!我一定会打败你见到青龙的”明明刚才还很受伤的样子瞬间却又复活般露出坚毅而乐观的面庞。
那冷漠的面容终于丝丝融化,浅浅牵动嘴角。轻轻的放下她点头“奉陪到底!”
“好!我去寻吃食。”苏人鱼抬头望了望天色,转身走向远方。步飞惊眯着眼睛望着那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进步了不少啊!”脑中却俱是一年前初遇的画面。

那年篱落花开到奢靡,他如昔般站在高高的荒湛山顶俯视大地。风将他的长发连同思绪吹向未知的境地,一个清脆的女声却打断了他的神游。
“敢问公子青龙可是在此居住?”他有些不悦的回头,便看到了她。鹅黄衣裙,一双眼睛说不出的聪慧。懒懒的转过头继续让思绪飘忽。
“你是守护青龙的步飞惊!”恍然大悟般,她的声音掩不住兴奋。
“青龙岂非你这等凡夫能见,走吧!”背身而立,将目光射向苍茫大地。为何总有这等无聊之人前来寻龙,青龙的神力不是为了实现他们的贪婪。兀自沉思,一张脸却突兀冒到了他的面前,不禁一惊,微微后退。然后是她一连串的笑声。
“我一定要见青龙。”
“要见青龙先打败我!”
“好,我叫苏人鱼,一定会打败你,见到青龙,你记住了!”
他微微一愣,看向这个身形瘦弱,眼神却无比坚定的女子。那是怎样的表情,自信的连面容都发出光彩。多少不自量力之人曾在他面前如此夸口,但没有一个人说的这般笃定。微微伸出手掌,任由风儿在指间穿梭“那就试试!”
那是第一战,他用了半招不到便将她击飞出三里之外。看着那飞出的身影眼中不免几分鄙薄,和那些夸口之人一般。

翌日,同样的地点,同样的目光,唯一不同的是那手臂之上的丑陋伤口。坚定的目光带着笑意,长剑出手飞快刺向他。
这是第二战,依旧不到半招将她击飞。望着那飞出的身影想着明天就不会再有人扰他清净了。可是第三天,那坚韧的目光再次出现,还有那满身伤口。他的心不禁微微一震。
第三战他用了半招。那身影再次被击飞之时他却伸手拉回了她,连自己都惊讶自己的举动,但看着那感激的目光所有疑惑便消失无踪。
如此往复,似在培养一个敌人一般,一次次击败,一次次救回,只是不愿那娇弱的身体再出现伤痕。却不想渐渐沉醉在她坚定的目光和柔韧的笑容中,再难割舍。
想到这里不禁飞扬起唇角,千百年的孤寂让他变脆弱了吗,脆弱到需要一个人类的陪伴。

隐没的林间小路上苏人鱼怏怏的自言自语“第三百一十一败!”心头不禁一阵闷火,真想让他见识一下自己终极秘术的厉害,可师傅却交代,只有在保卫心爱之人时才可使用。
无奈,每日只能拼命练习手法招式,如此缓慢的进度何年才可打败步飞惊。沉重的叹息,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寻找食物。
不过,有这么个俊逸之人相伴也不错啊!思量至此脸不禁微微一红。永远记得第一次见他,他那么神情悠远的站在高高的山顶之上,风将他的长发与衣衫吹的猎猎作响,恍然间她以为自己见到了九天仙人。只是那眸子却似极了坚冰,那一股理所当然的轻蔑更让她愤怒。
握了握随身的香囊,那宝蓝的缎面上一朵怪异的橘色花朵开的灿烂。我一定要去天界看那一片韧花海!
春日虽说是万物复苏,生机盎然,但能充饥的东西当真是少的可怜。肉食动物她吃的实在难以下咽,如今野果倒成了难寻的美味。忽然眼前一亮,那溪畔的酸枣树上,一颗一颗闪出诱人色泽的,不正是寻了多日的美味。
欣喜的扑上前,一摸竟沾满了水,看看了清幽的小溪。难道是什么东西将溪水溅落在了上面?几丝疑惑却难敌胃部抽动。不过如此甚好,连洗都省了!她感谢着那未知的生物敞开胃口。
天一点一点的变得昏黄,她这才悠悠的朝居住的山洞走去。夕阳将她的身影拖得老长,她昏昏欲睡的未曾发现在自己的身影之上,一个巨大的黑影飞旋而起。

清晨的阳光透过细微的裂缝照射在苏人鱼脸上,一阵阵吵闹的鸟鸣将她从深沉的梦魇[中唤醒。她想像往常一样翻身坐起,身体却一软狼狈跌倒
怎么回事,四肢无力,连意识都些许模糊!艰难的用手支撑起身体。来此将近一年,身体一直很好啊,是太疲累了吧!兀自想着艰难的站起身,但是今天还是要去应战!冷汗大颗滴落的苍白面容上露出灼人的金色笑容。
步飞惊背身立在断崖之上,身后的脚步声一点一点的靠近,不同于往日的坚定,些许虚浮。不用问便知是她。一闪而逝的笑容滑过面庞,不待回头双手便招来一股强劲的寒风,旋转的风影带着划破大地的锋利向苏人鱼飞去。步飞惊依旧背身,他知道她可以躲过,这一招她在一个月前便已破解。只是大战前的热身,他些许自得的想。
然而身后并未如昔般出现那反击的长剑,只有一声沉闷的声响刺激着他的感官,疑惑的回头。
万物是否在瞬间失去了生机,连风儿都消失无踪,为什么明明无风,他的后背却生出巨大的寒意。
只见苏人鱼静静的躺在冰冷的土地之上,浑身都是风影割出的伤口。那些血液若冲破牢笼的鸟儿迫不及待的离开她的身体。而那双永远透漏坚毅的眸子此刻却静静的闭着,长长的睫毛若一只濒死的蝴蝶一动不动的停留在眼皮之上。
怎会!怎会!她不是可以轻易躲过吗?不相信的看着,飞快的闪到苏人鱼身旁,试探的伸出手去触碰她的身体。“好烫!”触电般的收回手,将她的身体托起,黑紫色的唇,白若纸张的脸,火一样烧灼的身体,她中毒了!
轻轻的拥她在怀,第一次这样靠近一个人类,苍茫的心中忽然一种异样的感觉,未待他弄清那究竟是什么,巨大的歉疚却翻腾着溢满了心胸。对不起,我当回头看看的!灼热的鲜血从他制造的伤口中放肆的奔涌,染红了他淡青的长袍。突然间心好痛,仿佛有人拿了利刃在上面一笔一划的刻字,每一笔引得心血涟涟滴落。这是为什么。他握紧胸口,忍不住轻皱眉头。
救她,当务之急是救她!心底的声音飘忽而来,让他慌乱的神经抓住了一条绳索。翻开那紧闭的眼睛,无恙!可是鼻息却若有若无,人,是这般脆弱的生物啊。望着那紧闭的双眼他忽然恨起自己。低垂下明亮的眼眸,忽然一惊,颤抖着望那双手。只见一条黑色的暗线自胳膊蜿蜒而下,一点一点的蔓延。“龙刹!”眉目不由一凝,飞身带她奔向居所。

无边无际的黑暗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原本洁净的世界突兀的就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深渊。
这是哪里?苏人鱼试探的迈出脚步,似踏在虚空处一般脚下没有让人安心的土地。伸出手茫然摸索,想要找寻墙壁,可黑色的风嘲笑着刮过她白皙的手,能抓住的只有虚无。
先前是和步飞惊打斗的啊,但身体突然发热似未躲过他的风影。啊!难不成我已经死了!突然了悟般,她的心一凉,难道这里是地府?可是我的愿望还未达成,我不能死啊,谁,谁来救救我,救救我!
放声求救,但虚无的黑暗里只有自己的声音回响出诡异的腔调。我不能死!迈开步伐疯狂奔跑,求生的欲望熊熊燃烧出巨大的力量。忽然那黑暗的一点点微光出现,欣喜的狂奔过去,身体不由一僵。
花,成片成片的韧花,橘红的色彩,高高直起的花瓣,嫩绿的花枝迸发出希望。这是从小就出现在梦境中的花啊,每次孤单失落,受伤疼痛,这些花便似朋友般出现在梦境。虽不曾言语却散发安慰坚韧的希望
她苦苦追寻,终于从那云游的老道口中知晓此花名韧,乃仙花,只开仙境!她来寻龙正是为了这片梦中花海成真。
这也是梦吗,颤抖的伸出手想去触碰,一个飘忽的声音却充斥了黑暗。
“苏人鱼,苏人鱼……”她的脚下突然撕裂出光明,身体重重跌落。

艰难的睁开双眼,一团模糊的淡青便覆盖了视线。
“步飞惊!”惊讶的坐起身看着正在煎药的步飞惊,那背影一怔,缓缓的回头,苏人鱼不由一惊,那原本清冷卓然的面庞为何如此憔悴。
“快躺下,你的伤还未好!”依旧淡漠的话语却似与往日有些不同。不过经他一说才发现自己浑身是伤,彻骨的疼痛顷刻就席卷了全身。还是失去意识好些!
浓烈的药味在不大的石室里弥散开来,苏人鱼目光游走过空洞的石室,眼神突然变得温暖“多谢你救我!”话刚出口,一碗冒着热气的药便出现在面前。
“你怎会中了龙刹之毒?”
“我中毒了?我只知道我吃了溪畔的酸枣……”她努力回想,默然回神却发现那绿色的眸子正出神的望着自己。“你看我做什么?”双颊红晕的喊出声,却不知步飞惊看到了平生最美好的画面。
“因为很好看!”直直的道出心中所想,步飞惊微笑的看她。喜欢便说出来,虚伪的隐藏只是不忠于自己的犯罪,他就是这般直白之人。
很真实的一句话,却让苏人鱼呛到,药水眼泪一同被呛了出来。
“怎么了?很烫吗?”接过她手中的碗轻轻的吹气,清淡的气息随着游风抚过苏人鱼的面庞,心轻微跳错了节拍。
“对不起伤到你!”重新递上药碗,苏人鱼愣神的接过。第一次如此接近他,虽然平日里每天争斗,却从未想过这样的相处。每次他都是那般高高在上,虽然心存喜欢却不可靠近。然而此刻,这样亲密接触让人心思不由混乱,心突然跳的好快,仿佛要破胸而出。慌忙仰头喝药来挡住红的发烫的脸颊。

月洒下它曼妙的轻纱,为世间披上一层朦胧的暧昧。苏人鱼静静躺着,看那跳动的火苗随着思绪飘忽。
步飞惊自外走了进来。夜微凉,他淡青的长袍已被水汽打的湿润,背身坐在火前淡淡询问。
“还痛吗?”
“多谢,已无大碍。”
“如此甚好。你为何来寻青龙?”
“有想要达成的事情。”
“如果不能达成呢?”
“一定会的!”
坚定的声音带着偏执的自信,让步飞惊忍不住回头。跳耀的火光将苏人鱼的面容映的灼人。到底是怎样的力量让她这般自信,他忍不住想要探寻,但现实却还是沉默。虽然不舍,但为了她的安危必须让她离开。刚想开口,苏人鱼却抢了先。
“你会寂寞吗?千百年孤身守着青龙,会寂寞吧!”只是轻微的话语却在步飞惊心中激起巨大的海浪。
寂寞吗?叩心自问,每日守望相同的风景,独身一人仰望苍茫天地,看年华将寂寞融入身体。是否曾在那样凄凉的夜晚质问苍天,为何要让他如此孤独的存活,为何给他这般残忍的宿命……
但这一切都无人知晓,无人想要了解他的内心,他注定成为孤独的战利品。然而这个温暖的女子轻叩他的心门,他慌乱不堪。只能转过身沉默。
“如不嫌弃,待我达成心愿便回来陪你可好?”
柴火燃烧发出劈啪声响,温润的橘红涂满了石室。步飞惊的世界第一次看到这般温暖的色彩,异样的情感满溢胸中。些许迟钝的转过头,那坚定的眼神,泛红的面颊,唇角间淡淡笑意竟赛过天界仙子,忍不住想要揽她入怀,一声巨大的鸣叫却突兀响起,连大地都忍不住震颤。
“怎么了?”苏人鱼双手撑地,伤口轻微疼痛。
“来了!”低沉的声音不同于往日的悠然,步飞惊豁然站起身“你还能跑吧,顺着石室背后的小路一直往下就可以出山了,快走!”明明刚刚还那般温柔,瞬间却似变了个人,一股危机感不由在空气中弥漫。
“怎么回事?”
“青龙每隔百年逢一劫,若度过便平安百年,反之便死去。如今百年已到,灾星上门。你快走吧!”步飞惊言语简单,说罢深深的望了苏人鱼一眼飞身向室外冲去。

不待步飞惊靠近,一股强劲的霸气便刮了过来。慌忙双手合十直指向天来定住身体,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眼前。嘴角撇出一抹笑意,这样的战争他进行了十余次早已习惯。散开双手,手势交融变换“天禁!”
此话一出,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惊雷阵阵,一片巨大的阴云中一张金光闪闪的光网洒下,飘忽着直直将那庞然大物扣住。那庞然大物挣扎扭动拼命摆脱,那金网随了它的挣扎越收越紧,一阵阵电雷相辅夹击。
步飞惊一笑,这九龙网是千年龙筋和九天玄雷相溶而成,任何妖物一旦被囚再难脱身只能等死,看来又可平安百年了。轻叹着转身,冷不防一只巨爪呼啸而来,身体突然一个激灵,左肩便被生生剜去一块。使人眩晕的痛如洪水猛兽般飞扑而来,再看那妖物奋力一挣,那牢不可破的九龙网竟爆破开来,丝丝光线落地消融,消失无踪。
似激怒了那妖物,那妖物不顾自身鲜血淋漓,狂奔着向步飞惊压来。这妖物身体笨重,少说也得千斤,这一压不死也残废。步飞惊慌忙敛起心神一个猛退,那妖物便压了空,好好的一片土地竟被压陷百米深。
“好险!”还未松气,那巨爪再次挥来,腿,右腿一阵剧痛。大半条腿竟在瞬间被抓满了伤痕,状如残絮,不能再移动。那妖物乘胜追击再次千斤压顶,重重向他压来。
结束了吗?这孤寂,这生命?淡淡的想着,一根白绫却迅速缠住了他的腰,不弱的力道飞快将他拉出,那妖物再次扑空,呆呆回头,便看到了那坚定的目光。

苏人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两丈高,一丈宽的身形,似熊却长着猪的鼻子,头顶一对小小龙角闪出锋利的光泽,这是?
“笨蛋,不是让你走的吗!”步飞惊扯着嗓子喊。苏人鱼回神惊讶看他,从未见过他发火!
看到她严重的疑惑心中不免吃惊。千百年的时光早已抹去他所有的棱角,相同的时光已然让他的心平静的再激不起涟漪为何在她面前却一而再的动怒呢。但容不得多想,那妖物再次袭来。
苏人鱼横在他的身前,目光凛冽的直视那妖物,手中长剑发出夺目光彩。一把推开她“快走,你根本不是它的对手。”步飞惊愤怒了,无谓的牺牲什么都换不到,这个女子疯了吗,即便见到青龙失了性命又有何用。
苏人鱼缓缓的起身,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姿势,那么坚定的挡在步飞惊身前。以一个保护着的姿态向妖物冲去。长剑狠狠刺进妖物后背,妖物咆哮着将她一把甩飞,步飞惊动用最后的念力,强忍疼痛用自己的身体做肉垫接住了她。
“快走,留着命不定还可见到青龙。”单手揽她入怀急急的说。
“不走,我不要你死!”坚定的声音透露巨大的勇气。
步飞惊震惊的看着苏人鱼离开他的怀抱,一步一步坚定的走向妖物,良久呆呆的问“为什么?”
“喜欢,喜欢你,想要和你一起去看那片韧花仙海。”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消失苏人鱼合并双腿,张开双臂一个转身,迅速转开圈来,无声的风似被召唤,越来越多的聚集在她周围,漫野的树木竟被连根拔起卷入风中。那妖物愣神,苏人鱼看准时机“终极风破”飞速冲向那妖物。
狂风迅速将妖物包围,一阵惊天惨叫响彻大地,整个荒湛山忍不住轻微战栗。步飞惊双目大睁,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庞然大物如九龙网般被风流撕扯成万千碎片,血液如同一场暴雨倾盆而下,闻之欲吐的血腥之气瞬间包裹了整个荒湛山。
随着那恶心的肉块,苏人鱼的身体缓缓落了下来,步飞惊心中一紧,忍痛飞身接住了她。望着那紧闭的双眼,心中一阵温暖。这到底是怎样的女子,为何总是让人不经意的感动,震惊,不由得被征服?
十一
苏人鱼艰难的睁开眼,一条蜿蜒了整个荒湛山的青色巨龙便出现在眼前“青,青龙!”惊讶的喊出声,终于,终于见到了啊!
“你要什么?”苍茫而深刻的声音仿佛来自天际,回响在荒湛山的各个角落,说不出的大气。
“我,我要你的心!”迟疑着终于开口。那是心中重复了千百遍的梦啊,那云游道士的话语还回响在耳边。
“荒湛有龙,其心天成,得之可任行于天地!”她要去天界看那梦中花海,虽然对青龙可能残忍了些。怯怯的望向那巨大的头颅,她等于在要它的命。
步飞惊的心在一瞬间呆滞了,就在刚刚接住苏人鱼的那一刻他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喜欢,喜欢着她啊,喜欢那坚定的眼神,喜欢那柔韧的笑容,喜欢那不放弃不妥协的坚韧信念。想要和她在一起,一起看这荒湛山的日升月落,那样一定很温暖很幸福吧。
可是只能是梦境吧,原来自己百年之劫不是那妖物而是这情劫啊。呵,有什么关系,她也喜欢着自己啊。自己喜欢之人同样爱恋自己,这一生怕也就无憾了吧。
只要你喜欢,要什么我都给你!
十二
苏人鱼震惊的看着那锋利的龙爪穿透身体,一枚鲜亮跳动的红色宝石便血淋淋的出现在眼前。青龙剧烈的喘息将心放在苏人鱼手中,颓然倒地。苏人鱼颤抖的看向那心,只见红闪闪的心脏中心,一行残破的伤口拼凑出熟悉的字眼。
双手一沉,那龙心便滚落在地。苏人鱼却顾不得了,用尽真气飞向青龙“飞惊,步飞惊!”顿时青芒大盛,巨大的光晕之后,步飞惊淡青色的身体静静的出现,胸口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刺的人不敢睁眼。
那滚落在一旁的龙心之上,残碎的伤口血淋淋的是一个名字,苏人鱼!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拉他的手,我不要看花了,不要了,飞惊你醒醒好不好,我不要了,我们一起在这里生活,你醒醒好不好。“哭泣的声音换不到爱人的生命,无比坚定的梦想在爱人面前不过一缕青烟。”一口鲜血郁结从胸口溢出,和步飞惊的心血交融。耳边是师傅的告诫
终极之术,伤遍内脏形同废人,若用真气,直接丧命!
十三
“要死了吗?”感受着生命的流失,苏人鱼喃喃自语,紧紧的握住爱人的双手,视线开始模糊。
忽然那大片的韧花海再次出现,半空回旋起安心的梵音。她惊奇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融合变换成一根细长的花径,双手加宽加扁,变成叶子。这,这是怎么了?
一个细微的步伐将她目光牵引。只见一个白衣男子似凭空出现,弯腰捡起那遗落的龙心,转过身,倾城的面容让人不仅眩晕。
无视她的目光,男子靠近她将龙心放在她的头顶,一股无形的温暖竟将龙心融入了她的大脑。飞惊!她忍不住喊出声,明确的感受到步飞惊微弱的气息。就在此刻她的身体完全变化,竟幻化成了一株韧花。
“天界有情花,因果入凡尘,轮回终将尽,情花自归位。”男子轻声念诵,微笑看她“你乃情花之韧,不过现在当称龙韧。”此话一落,那原本清幽的花蕊中突兀冒出一个芯子,火红火红的朝天,似极了欲飞的长龙。
“这样便可生世相伴了吧!”男子语气欣慰。苏人鱼为人的意识逐渐流散。
“你是谁?”在最后的意识消失之际听到那天籁的声音。
“吾乃天界司花圣使!”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扑公子—— - 2009-8-29 16:32:26 - 千千
-----------------------------------------------------
公子哇,好久不见。为么好久不见,不知道——
呼呼,先听过广播剧版,再来看滴飘过——
扑公子—— - 2009-8-29 16:30:49 - 千千
-----------------------------------------------------
公子哇,好久不见。为么好久不见,不知道——
呼呼,先听过广播剧版,再来看滴飘过——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6, 共 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