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6期
 蓝月之夜/逸剪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3-30 11:28:4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10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传说,在那森林的尽头,有一幢古老的房子。
房子里住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肤色莹白,黑发如绸。
她手持一朵蓝玫瑰,在月下轻歌曼吟。
声音带一点沙哑,将人迷惑。
“你可曾听过一个故事,关于蓝玫瑰……”
每个进到那屋子的年轻男子,都没有出来过。
有见识的老人说,那吸血鬼在等待她的情人。在她的情人到来之前,她会吸光每一个年轻男子的血。
圆月的时候,妖娆的蓝玫瑰在月光下静静盛放。
据说,那是吸血鬼恋人的眼泪。
卡妙是一个奇特的吸血鬼。之所以说奇特,不是因为他生为吸血鬼家族第一百三十代传人的身份,而是因为他是一只不喜欢吸血的吸血鬼。
呃,吸血鬼不喜欢吸血,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让卡妙最丢脸的事莫过于因为挨饿而虚弱地昏倒。
他不喜欢吸血嘛,除了实在饥渴难耐的时候喝过自己的血,和十三岁那年被迫喝下过一只兔子的血,基本上,他是个失败的吸血鬼。
用他祖奶奶的话来说:“你简直是丢尽我们吸血鬼家族的脸!”
虽然不喜欢吸血,好歹也拥有不老之身,在这世间晃荡了百年,还和初来乍到的时候一样单纯白痴。
于是,偶尔会有人在月光下看到个苍白俊美的男子现形,指甲修长,泛着黑色潋滟的光。
也不必害怕,那是我们不喜欢吸血的吸血鬼卡妙。
这日,卡妙飘到了一个山村。然后,看见了她。
伊素从卡妙身边走过,停留在他站的石块上。
手里拿着一篮子衣衫,像是要在湖里漂洗的模样。
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粗布衣裳,洗的有些发白,上面点缀着文雅的蓝色花纹。头发墨黑如绸,盘着简单的髻,脸容清秀,没有脂粉。
卡妙知道她看不见他。否则此刻这张脸上不是那么平静的表情吧,应该惊怕才对。
他伸着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像忽然起了性子的孩子,渴望逗一逗她。
伊素只是感觉有微风拂过,轻轻捋了捋自己耳边的散发。
她蹲下身,在石块上展开衣裳。
吸引卡妙的是她脸上的表情,那一抹笑容虽然平淡,但温馨的感觉仿佛发自胸臆,眼底眉梢还有隐隐的柔情。看着那件衣裳,她的目光便不一样。
卡妙看到那是件男人的衣裳。
莫名的,空洞了许久的心,有一些不一样的情愫注入。
卡妙看她仔细又温柔的洗着那件衣服,脸上宛如春风的笑,将三朵鲜花摆在衣服上一起轻轻的拍打,仿佛要将这香气揉进衣物。
那细细的密密的柔情,顺着她的拍打融进他心里,一点一滴,一点一滴。
卡妙发出幽然的叹息,修长的手指穿过自己披散的乌发,记不清多少年了,这种细密温柔的感情注入心底,缓缓的。
看着她洗完衣服,提着篮子离开,他不由自主地跟在了她身后。
卡妙知道了她的名字,伊素。她的丈夫维塔,是镇上的老师。
清瘦的读书人,总穿着一件墨色的长袍。那日她洗的,正是他的衣服。
不知不觉的,这样偷偷看了伊素三个月。除了偶尔烦恼肚子饿不想吸血之外,多数的时间卡妙非常快乐。
他从没这样期待的心情想去看一个人。
伊素和普通的妇人没什么两样,丈夫出门教书,她便在家里洗衣做饭,缝缝补补,做着一切的家事。
他们夫妻,相敬如宾。
卡妙只有从她眉眼里蕴藏的温柔与不动声色的喜悦,才能看出她对丈夫深厚的情。
伊素其实很爱他,但她的丈夫,似乎无所觉。
卡妙一直在旁边看着,幽幽叹息了好几次。
因为好几次看到她的丈夫,那个读书人维塔,对着晚霞喊另一个名字,琪拉。维塔叫着那个名字的时候,是那么温柔,眼神里带点炽热,近乎偏执的炽热,那是对自己的妻,从未有过的。
在一旁看着的卡妙,为那叫伊素的女子叹息。她知道吗?知道她的丈夫心里记着的是另一个人。
卡妙有时会对那个男人生气,身边的伊素这么好,为什么他还要念着另外一个女人?为什么他还要对她这样的冷淡,伤她的心呢?
然而,他生气又有什么用。他只是一个不能现形的吸血鬼,甚至连空气都不如。有时见她偷偷落泪,他都冲动的想去擦拭她的眼泪。
伸出手,自己的手穿过了伊素的脸颊,渴望碰一碰她,卡妙才愕然省悟自己根本碰不到她。
深深的懊恼和伤感盘绕上来,他只能无助地看着她。
快过年的时候,维塔生病了。
已经是寒冬,维塔潺弱的躺在床上。人枯瘦的只剩骨架,那双凹陷的眼时常呆呆的望着一个地方。
卡妙坐在他床边,听的到他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呼喊那个女人的名字,琪拉,还是琪拉。
看着伊素忙来忙去,因害怕失去维塔流下的眼泪,看着她苦苦地哀求大夫一定要救救她的丈夫。看着她将自己仅有的首饰全都当了,只为替他买些更好的药材。
而维塔却恹恹的一心求死。
这个时候,卡妙很想去了结他的生命。这个不珍惜伊素的男人,只盼望着死亡带他去见他的琪拉,又是何其不幸呢?
他在他床边冷冷的看他,他以为死了就能见到所爱之人?
“想和我做个交换么?”看着维塔的灵魂从他的身体里走出来,卡妙站在了他面前,望着他。
维塔看到他的时候吓了一大跳,俊美的几乎鬼魅的脸,苍白的脸孔,和那墨色的乌发,还有他纤长尖锐的指甲。
“你是吸血鬼?”维塔带着颤音问。
卡妙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如果你不想活了,给我你的身体,因为我需要它。交换的条件是,我让你见到你的琪拉。”
听到琪拉名字的时候,维塔整个眼睛都发了光。
“你能让我见到琪拉?她已经死了很多年了……我听说吸血鬼可以让人永生,条件是把那个人也变成吸血鬼?”维塔像是着了魔的,炽热的眼睛紧紧盯着卡妙。
寒冷的炉灶边,伊素正在抹眼泪。
炉上熬着药,苦涩的药味弥漫了屋内,憔悴而又苦闷的味道。
看着她一滴一滴落下的眼泪,卡妙心疼,伸出手去接,那湿热的泪水落在他掌心,他分明是感觉到了,然而穿过手掌,掉在了地上,很快隐没在泥土里,他接不到。
胸臆间忽然涌起巨大的痛苦,直觉的伸手去搂她,想把她紧紧抱在自己怀里,想擦干她的眼泪,让她不再哭泣,却,什么都碰不到。
隔着空气,看她穿过自己的身体,一点湿热落在了自己的手心。
卡妙惊愕的发现,那竟是自己的眼泪。
伊素,伊素……他唤她,用尽了全力唤她,她听不到,一点声音也没有。
伊素抱着维塔的身体悲伤的流泪,她呢喃着他的名字,一声一声深切地唤他,“维塔……维塔,你醒醒啊……不要丢下我……”
她苦苦的哀求。
维塔的身体一点一点冷下去,眼看着就快成为冰冷的尸体。
卡妙慢慢地走近她,对着她宛若梨花的脆弱面容看了许久,伸出手,抱住了她,即便什么也触摸不到,他还是以他的方式抱住了她。
他紧紧地紧紧地抱着她,将头埋在她发间,情不自禁地低喃,不会,我不会留你一个人,不会啊……
深深地看她,然后闭上眼,缓缓地进到她怀里的那具身体。
这个并不属于他的身体,卡妙的进入很艰难。然而,他忍着那些莫名的疼痛,死死地进占进去。
他要这个身体,他要。
他想要陪着伊素,想看着她的笑容,而不是眼泪。
伊素惊喜的流泪,发现维塔醒过来了。他睁开了眼!他在看她!
“维塔……”她颤颤的叫他的名,激动的讲不出话来。
他黑色的眼睛深沉而漂亮,那样定定的望她,似乎从未有过如此专注的眼神,就像,一直望到她心里。
伊素的心瓣上仿佛被摘了一小瓣,那样轻轻颤了一颤,涌进一些喜悦一些甜蜜。他从没这样看过她啊。
见她眼泪又流溢下来,卡妙伸出一只手,轻轻拭上了她的面颊。
温温的,光滑的皮肤,很细腻很柔软的触感,他终于碰到了她。
指尖忍不住的轻颤了一下,停在她美丽的眼。
“伊素……”卡妙幽幽的唤她,这一声,似乎已等了千年。
美好的时光仿佛一下子来临。
伊素很快乐,因为心爱的人的改变。
他对自己很好,那种真正发自内心的温柔与关心,是伊素期盼了好久好久的。
“素素,快来!”卡妙在窗外向她招了招手,打断了伊素的思绪。
眼中映入他的笑脸,白衣如素,那温柔可以将她融化。
“你手上拿的什么?”她看清他手上,那是一只斑斓的风筝。
“风筝呀,你不是说想玩吗?”卡妙的笑容里参杂了一丝孩子气,语气宠溺。
伊素心神荡漾,她说了他就做吗?
“傻瓜,快来!”卡妙牵了她的手,拉着她飞跑起来。
银铃的笑声撒满园子。伊素牵着手中的线绳,风筝飞得高高。
看一眼身边的卡妙,默默许愿,如果可以,她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住,让他的温柔和深情也永远停住。
像是知道她的心思,卡妙的手包裹上来,握住了她的手。手掌相贴,一起牵着那根线绳。
蝴蝶摸样的风筝在空中尽情的飞舞,伊素的眼神却定在了卡妙身上,再不能移开分毫。
他深邃的眼望着她,
“别一直看我。”她小声地抗议。
“为什么?”他笑的狡黠。
“我会紧张。”伊素红着脸,低下头。
温暖的嘴唇贴了过来,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他从怀中掏出一样闪亮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
“什么?”伊素有几分好奇地问。
“给你的。我想它戴在你的头上一定非常漂亮,所以就买了。”
那是一件珍珠的头饰。他将它放在了她手心。
伊素细细看着,光滑明润的颜色,散发着清雅的光芒,抬头对上他的眼,深情而又怜惜的。
灼热的感觉又在眼里翻滚,她吸了吸鼻子,只看着他,说不出一句话来。珠子被紧紧攥进了手心,可以感觉到疼痛,但疼痛却美好的不值一提。
这是他第一次买东西给她,无比珍惜的感觉。
“维塔……”轻轻喊他的名,被他搂进了怀里,靠在那宽厚的肩膀。
闭上眼,别无所求了,这是她一生依靠的怀抱啊。
紧紧搂她在怀中,那满溢的情感似乎填满了卡妙心中所有空白,多少年空洞的飘零,有了归处。
唯那一声呼唤,让卡妙闭合的眼睛微微颤动,笑容里带着苍白与苦涩。
我是卡妙,不是维塔啊。
他是那么体贴温柔,用从未有过的深情厚意爱着她。
伊素心里虽有满满的幸福,但也藏着隐隐的担心。
因为维塔的脸色一直苍白,虽然从那重病恢复了过来,但脸色再未回到从前那种红润。
他也仿佛很厌倦阳光,白天的时候总喜欢呆在屋子里。
虽是如此,身边这个人,这双手却始终温柔地牵着自己。深邃迷人的眼,也始终蕴含深情地落在自己身上。
伊素有时被他看得羞涩,想要避开,却被他紧紧拉住,下一刻温柔的吻就落到自己嘴唇。
“维塔,我爱你。”她抵着他修长的身体,轻轻抱住了他的腰。
卡妙没有回应,伊素有些奇怪的抬头看他。
他黑色的眸里虽温柔,但却仿佛闪过一丝黯然。
“怎么了?”她怔了一下,有些担心地问。
他无声的摇了摇头。
忍耐是侵蚀人意志的恶魔。
卡妙感到不舒服,那种不舒服不是因为饥饿,而是面对鲜活血液时的冲动。
伊素的血也一定像她的人,温暖甜美。
他闭上眼睛,从心底深处厌恶自己的这种冲动。虽然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本能。
这种本能在她喊着他维塔的时候,尤为深切。
如果他把伊素变为和他一样的同类,那么,她是否就会了解现在和她相爱着的,是另一个人,不是维塔。
吸血鬼把他的情人也变为吸血鬼,是永生的。
他们都是这样来找伴的。
但是,变为吸血鬼的伊素,也要和他一样靠吸食鲜血度日么?
这是多恐怖的想法啊!
卡妙的手指都颤抖起来,不!他绝不要他的伊素变成那样!
他是这样爱她,这样渴望她幸福快乐,这份纯粹唯一的心意,是他漂荡许久,最珍贵的东西。
伊素的梦境很奇怪,她在一个阴森森的地方看到了维塔。
她有些害怕地向他跑过去,喊他的名字。
维塔回头了,但他的眼睛里没有温柔,没有情意,那样漠漠而疏远的看她,仿佛又变得和从前一样。
伊素开始觉得惊恐,“维塔,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我?”
维塔冷淡地看了她一眼,“我已经死了。”
伊素捂住自己颤抖的唇,不敢置信地看他。
“你……你说什么?我们不是在一起么……一直在一起?”
“那不是我!”维塔的眼神冰冷,青白的脸上有一股狰狞的气势,“那个吸血鬼,是他杀了我!占有我的身体!他杀了我!”
“不!”伊素惊恐地喊叫起来。
“不信么?你可以去看看,在月圆之时,他的背上会显出一朵蓝色的玫瑰来,那是他们吸血家族的烙印。伊素,小心自己,他下一个目标就是你。”维塔阴沉的声音响在她耳畔。
月夜下,他睡得美好沉静。
伊素的呼吸有些急促。轻轻的翻身,细细看他的反应。
他依旧熟睡。
她深吸一口气,将油灯挪近了些,然后轻轻的慢慢的翻起他的衣服。
呼吸越加急促,当一朵奇诡的蓝玫瑰赫然映在那皎白的月光下时,她的呼吸凝滞了。
那蓝色的玫瑰盘踞在他后背,肌肤被月光照得有些莹白,深蓝的颜色透着莹莹诡异的光,伴随着他的呼吸,似乎是有生命的。
油灯从她手上掉落下来,砸在地上,瞬间熄灭。
黑暗里,月光仍照着背上那美丽诡异的花。
伊素的眼泪掉落下来,一颗一颗,犹如断线的珍珠,她捂住了自己的嘴,把哭泣隐没在寂静里。
啊,他快要饿死了。
卡妙躲在屋里。因为饥饿,更加无法忍受外面的阳光。
乘伊素不注意的时候,再偷偷割破手腕喝一点自己的血吧。
他叹气地想,但是这种饮血的方法,只怕天上地下就此一个。
啊,好丢脸!
他愤愤,如果自己不是吸血鬼就好了。如果是个正常的人,那样就可以一直快乐的和伊素在一起。
眼睛里透出温柔来,脉脉地望向窗外那个身影。
她正在花园里摘玫瑰吧。
嘴角还残留着一丝鲜血,来不及擦去。
卡妙看到伊素苍白惊愕的面孔。
瞬间,天地如凝结。
“素……”颤抖地喊她的名字,想伸出手。
她却一直后退,后退。
卡妙顾不得自己还在流血的手腕,朝她靠近。
眼前亮过的寒光,却将他的脚步锁在了那里。
那冷冽的光来自伊素的手,紧握着一把匕首!
她的手在颤抖,眼睛发红,那里面有水莹莹的光泽滚动,就快要落下来。
“你、你果然、果然是……”她紧咬着嘴唇,原本玫瑰色的唇瓣现在变作青白。
那极度忧伤和惊骇的表情,像一只冰箭不断搅到他心里。
“我不是维塔。”卡妙看着她,怔怔地说出这句话。
“你……你杀了他?”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深深地看她,“他要和琪拉在一起,而我想要他的身体。”
伊素忽然捂住耳朵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不!我不要听!”
“我爱你,伊素!我只能选择这种方法和你在一起。”卡妙上前紧紧的握住她双肩,眼神里满满的疼惜和痛苦。
她被动地看他。
“我爱你。”他苍白微薄的嘴唇,轻轻吐着这三个字,犹如咒语。
“你叫什么名字?”伊素的眼蒙着雾气,怔怔地问他。
“卡妙。”温柔的眼神,似要将她融化。
变化,只在一瞬。
纠缠的眼神还来不及分离,另一道身影迅速的冲出,锋利的寒光在眼前闪过。
只听到卡妙的一声闷哼,他的身体便在她眼前缓缓倒下,眼里的深情甚至还来不及褪去。
他的身上插着一把刀,鲜红的液体正顺着那刀不断的流下,灼伤了她的眼。
“不!”伊素揪心痛呼。
维塔阴郁地看着他们。
“你……”卡妙倒在地上,神情复杂地看着维塔。
“我需要你的血。你吸了我的血,把我变成了鬼,与琪拉相逢。但我们想要更多,只有饮了你的血,变成吸血鬼,我与琪拉才可以永生,才能永远在一起!再没有人能分开我们!所以,你必须死。”
卡妙的脸越来越苍白,他渐渐变为自己原本的样子。
伊素看着地上那面容俊美,苍白如雪的男子,他的眼睛是蔚蓝色的,指甲乌黑而细长,却没有一点可怖,因为他温柔的眼神一如既往。
“卡妙!”她蹲下身,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卡妙想笑一笑,但眼里有晶莹滚烫的东西落下来,“素素,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你……你会有一点喜欢我……喜欢我的样子么?”他深深地看她,执着地问。
伊素的手指温柔地抚上他面颊,“我喜欢,喜欢你的样子。”
他笑了,慢慢地闭上眼。
维塔冷冷地看着他们,见卡妙闭上了眼,便慢慢地走过去,一把推开他身边的伊素。
“你让开!念在过去的情分,我并不想伤害你。我要的是他的血。”
他说罢,不再看伊素,蹲下了身,去收集卡妙的鲜血。
这是他和琪拉永远在一起的保证。只要喝了他的血,他们两个都变为吸血鬼,从此便可永远相随。
心里的喜悦还来不及蔓延,背上的剧痛几乎让他摔倒。
他瞪大了眼,惊愕的回头,神情恐怖地看着身后的伊素。
那是一缕极柔和的月光。
伊素背月而立,清新美丽,而她手上却握着一把匕首。
冷冽的光,印着汩汩的鲜血。
维塔不敢置信地看她,身体因疼痛而颤抖,“你……”
“这是牧师给我的殉者刀,用来对付死魂最有效。维塔,你这个魔鬼,给我滚回地狱去!”她尖叫着,将手里的匕首又刺深了几分……
“不……”维塔惊恐地看她,声音嘶哑。
伊素不再看他一眼,而是缓缓走到卡妙身边。
手指拂过他的长发,他的脸颊。
沾起一缕鲜血,轻尝一点,再慢慢地饮入。就仿佛在尝最甜美的甘露,就着缠绵细密的吻。
伊素柔情的眼定在卡妙身上,
“若不饮下你的血,如何等待你千年……这下我与你成了同类,千年后你还会记得我吗?而这漫长的岁月,我会忆着你,等待每一天……”
月光下,一抹清寂的身影,唱着婆娑的歌。
等待情人的吸血鬼,不败的蓝玫瑰和晶莹的眼泪,融在了夜色里。没有知晓后来的故事……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好看 - 2009-7-8 3:17:12 - 可可
-----------------------------------------------------
多曲折的故事,好看!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86, 共 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