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6期
 皆大欢喜/姜绿兮[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3-30 11:33:5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05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这是一次相亲。确切的说,是一次有点另类的相亲。
男女主角当然都没有任何问题,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的。
女孩子看起来很年轻,留着长长的华丽卷发,衬托得人看起来洋娃娃一样可爱。粉嫩的粉红色眼影加上果冻一样诱人的水亮唇彩,与身上一袭蓬松的淡粉玫瑰公主洋装搭配起来,清新甜美一如夏日雨后含苞待放的玫瑰花蕾。
而男主角当然也不会令大家失望。无论是身高、样貌还是衣着都足以搭配着玉树临风这个词语的男子,有着温柔和煦的优雅笑容,目光虽矜贵,却一点都不会让人有盛气凌人之感。墨绿色的休闲西装使他更显出几分翠竹般的清贵。
这样的两个人,无论是放在觥筹交错的舞会、温情款款的咖啡厅还是高贵奢华的西餐馆中都会是无比优美协调的画面。
只是此时,他们身处的环境——
实在是相当诡异。
下面,就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一天前,来探寻一下这次相亲背后的故事。

孟珉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他此刻面临的重大抉择。
左手边,是一个白色的信封,上面端正的字体透露出里面书信的主要内容——辞呈。如果他选择了这个,不但意味着他要告别自己钟爱的事业,还表示他即将继承自家声名显赫的武馆,从此成为天行武馆有史以来最不牢靠的中流砥柱。
右手边,是一叠五颜六色的纸张资料。从最上面的那一页可以看出,资料上罗列着姓名年龄职业家庭等等内容,并配有一张女孩子巧笑倩兮的照片。没错,这些显然都是用来相亲的档案。如果他选择了这个,就不得不放弃自由的单身生活,结婚生子,并以此为筹码争取到起码五年的“缓刑”时间。
俗话说“早死早超生”,古人云“威武不能屈”,有诗言“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然而面对这个两难的抉择,孟珉还是在经过了长达五秒钟的深思熟虑后,狠狠拍了下大腿,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相亲结婚这条长期抗战的道路。
笑话!继承武馆他还焉能保全自己这条小命?气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嘛,适时适度采取迂回的战术才是明智的选择。
再说他已经计划好了,他家世代习武,他就不信这些家人收集来的相亲候选人中连个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女中豪杰都没有。一旦找到了心中的壮士,他一定会想法设法将她拐进自家大门,并让她接替自己成为天行武馆的当家人。
这个主意简直太Perfect了!孟珉YY的过程中脸上就流露出了与其清雅孤高的形象纯然不符的白痴笑容。如果这副德行被人看到,恐怕会哗啦啦碎一地玻璃心或眼镜片吧?
果断地撕掉那封言不由衷的辞呈,他翻开了全家人一起精挑细选出的资料,开始了他的第一轮海选。他命中注定的新娘(或者说是“救世主”)就藏在这里!
第一页,任教于音乐学院附中的钢琴教师,出身音乐世家,父亲是国家级指挥大师,母亲则……打住!显然不符合他的要求!PASS掉。
接下来是老姐的大学校友,呃,外科医生……看来孟熙已经预见到了一旦成为武馆继承人,一个常年随行的私人医生就会是他最需要的伴侣了!不——要!
继续,美食杂志的资深记者……不行!
哗!这个不是那个谁谁吗?当平面模特的那位……嗯!真是漂亮,不过可惜,也不行!
再来是花艺师、会计、律师……
奇怪了!他们家往来的不都是习武的彪悍人中吗?怎么连一个武艺超群相亲对象都拣不出来?介绍来的似乎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娇女!
孟珉烦躁地将资料丢在茶几上,对家人的办事能力产生了相当大的质疑。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原本被放在最后一页的白色纸张,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在这个恰到好处的时机轻飘飘地落下来……随手抄起这页连照片都没有贴的资料,孟珉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顿时如遭雷击地坐直了身体!“对!就是这个!”
孟家公子初次相亲的对象,正式敲定!
警察世家的邱小南雀开屏选,大获全胜!
资料上写着:
姓名:邱小南
生日:12月3日
职业:警察
特长:射击、擒拿、柔道
爱好:打人
……
再也找不到什么人比这个女孩子更加完美地适合他了!
孟珉飘飘然地拿着资料兀自笑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一个身材颀长威风凛凛的冷艳美女站在自己的面前。
虽然动机不纯,但这看起来也算是个皆大欢喜的开端了。
不是吗?
所谓皆大欢喜,最重要的一个条件莫过于我们故事的女主角也同样要对这个安排感到欢欣雀跃。
刚刚得到要去和天行武馆的未来继承人相亲的通知之时,邱小南的感觉是奇怪和不可思议。甫一毕业,老妈就开始给她安排一次又一次的相亲,每次介绍她的情况时,她妈妈都会用很啰嗦地语言阐述她的特长和爱好,简单的一个“打人”还要说成什么“以达成对某些问题的共识为目的与人进行武术上的简单切磋”。这次她趁人不备将妈妈写给介绍人的资料偷换成了自己写的那一份,本以为能逃过了被当成猴子参观的命运,没想到竟然还是被约见了。
后来听说相亲的对象是大名鼎鼎的天行武馆的继承人,她明白大概是自己那份颇有英雄气概的简历恰好投其所好了。算了算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准相亲之后还可以找个地方和他切磋一下呢!
本来这样的想法已经让她对这次相亲有了一点点期待,没想到老妈居然以避免她搞砸第二十七次相亲为理由,挟持她到美容沙龙要来一次“偷梁换柱”的大改造。
恶狠狠地扯着印满粉色玫瑰花的蓬蓬裙摆,她指着上面的花边抗议:“别开玩笑了,我这辈子穿过的衣服加起来都没有这条鬼裙子上面的蕾丝多!”
正在思考鞋子搭配的邱妈妈林茜闻言抬头看了看,“我会记得回家把你衣柜里的衣服都换成比这个蕾丝还要多的类型。”
“这么软趴趴的裙子不适合我啦!”邱小南换上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妈妈,“相亲完了我还要回去值班,这副德性被外人看到我干脆就不要活了!”
“你可以带上要换的衣服……”不用看也知道女儿的脸上绝对是阴谋得逞的表情,“不过,如果你在相亲前换下来……嗯,你可以试试看。”
在邱家最恐怖的人,既不是在武术协会德高望重的邱家老爷子邱德年,也不是在警界任高官的邱爸爸邱厉行,当然邱小南的两个屡立大功的哥哥邱东和邱北更谈不上,看似秀气斯文的林茜,才真是集所有恐怖因素于一身的隐藏BOSS型人物。
和发起脾气来可以轻易拍碎一张桌子的老妈作对,那是一种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邱小南当然不会这样做。她只好点头哈腰地表示,在见面前绝对不会脱下这套里三层外三层堪比蛋糕的公主裙。
林茜把选好的鞋子款式交代给躲在角落生怕邱小南暴走起来误伤到自己的店长,然后指挥着陪同前来的两个准儿媳:“小茹,小惠,麻烦你们帮助化妆师给小南上妆好吗?”
身为邱小南的闺蜜,冉卿茹和楚惠绝对是在精神上站在好友这一边的,可另外一边是未来的婆婆耶,自然要讨好地勤快一点。于是,两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二话不说,一左一右地架起了邱小南的胳膊,止住了她的挣扎不休。
在三个人的努力之下,邱小南终于是打扮妥当。化妆师心灵手巧,淡雅的自然妆不但消弭了她眉眼间的英气,还平添了几分妩媚的风情。
“这谁啊?”看着镜中熟悉又陌生的人影,邱小南刚要说什么,就被林茜扣了一顶长长的卷发在头上,“干吗给我戴这种鬼东西?”她不由怪叫,伸手就想扯下来。
她的手被一巴掌拍下来,林茜笑得很“和蔼”,“干吗给你戴?难道要放任你顶着像是狗啃出来一样的头发去搞砸这次相亲吗?”
邱小南讪讪地放下手,继续任由她们几人在自己身上大做文章。
最后,她被架上了一双足有十厘米高的高跟鞋,哭天抢地地被送去了约好的地方。
这个故事对她来说,有了一个不算完美的开篇。
接下来会怎样?
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我们的故事回到刚开始的时候。
介绍人集合了男方、女方及女方家长对相亲场所的要求,选择了一个集合了“武馆”、“Club”和“咖啡厅”的功能于一身的地方——巨石酒吧。
这是一家搏击俱乐部的附属酒吧。半地下式的阴暗环境取代了以往相亲地点温暖的氛围,服务生看起来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凶狠模样,送过来的餐单上也根本找不到平日在咖啡店里看到的“卡布奇诺”、“提拉米苏”这些精致的名字,而是罗列着诸如“烧刀子”和“血腥玛丽”这样明显不该放在一起的酒水名字。
搞不清楚状况的菜鸟介绍人只来得及给两人做个简单的介绍,就被笑得格外明媚的邱家妈妈“温柔”地请出去进行“以达成对某些问题的共识为目的的简单切磋”了。
两个年轻的当事人面面相觑,在心中评估着对方的分数。
孟珉觉得很失望。心目中英武的美女警官形象被眼前这个穿了高跟鞋看起来才勉强到达一六五的小丫头破坏殆尽。一身洋娃娃的装束配上漂亮卷发,若以挑选女朋友的视角来评估,当然可以取得不错的成绩,但显然不是一个可以帮他抗起一座武馆这样沉重包袱的人选。即使是出身警察世家,她似乎也还是像母亲的部分比较多。
这次相亲白来了。他在心中沮丧地断定。但是由自己主动提出的相亲总不好随便走人,只能继续陪着笑脸打发时间。
邱小南当然看不出来孟珉心中如意算盘被打破所引发出的灰暗情绪,她自己的心情也没有明朗到哪里。不是说是武馆的继承人吗?怎么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就“很小受”的家伙!看那一双手,白皙得跟泡椒凤爪一样,再看那张脸,斯文得好像从聊斋里撕下来的书生图片,还是那种被女鬼纠缠了很久的类型。总之是个与她心中武林高手的形象有着天南海北的差距的家伙!
本来还想切磋一下的!一定是没戏了!看他这幅白面书生的模样,估计被她轻轻一推就倒在地上吐血了。
“唉……”两个人同时在心里失望地叹了口气。
既然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一次会面,也就用不着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假象骗取分数了。
邱小南四下观望了一番,发觉已经妈妈还没有回来,放心地长出一口气,“哎,我说,咱们差不多可以散了吧?”
咦?孟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还娇娇怯怯的小女生怎么一转脸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只见她大咧咧地抓过桌子上的纸巾盒,抽出几张面纸用力将自己脸上的浓妆抹掉,“啧啧,这些家伙还真把我的脸当成调色盘了,这到底刷上了几种颜色啊?”看着纸上的五彩斑斓,邱小南不禁感叹道。
身为职业插画师的家伙完全呆怔地看着面前的女生暴力地从她的眼皮上揪下那两帘扇子般的假睫毛,完全凭直觉地回答:“七种……”
专心和唇彩做斗争的邱小南并没有理会孟珉给出的正确答案,当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粗鲁举止不但没有将对方吓住,还让他的嘴角开始隐约浮现出饶有兴味的微笑。
眼前的女孩子已经褪尽铅华色彩,露出本来的健康小麦色皮肤,一双大眼睛即使没有假睫毛和眼影的衬托也依旧灵活有神,自然上扬的唇因为擦掉唇彩的动作过于粗鲁而显出健康的颜色。与刚才精致美丽的娃娃截然不同,却有着另一种风情。
这样粗犷的举止才是她的真面目。孟珉的心底渐渐燃起的那缕微弱的希望之光,被期待催发得更为明亮。或许,他的选择的确没有错。
可就是在这男主角刚刚开始进入角色的时候,专门用来搅局以引发故事的高潮或转折的配角,跳出来了!
“谁?谁是天行武馆的孟珉?出来!给老子看看!”
因为他们是在相亲,自然选择了比较僻静的角落。这个位置靠近墙角的小天窗,不易被打扰到。现在这个位置的优越性更加充分地表现出来,可以看到站在大门口叫嚣的来人,而不会被注意到。
邱小南疑惑地调回视线,上下打量对面的人,“他是谁?你怎么得罪他了?”
无辜的男主角摊摊手,一脸莫名其妙,刚酝酿出来的情绪消弭无形,“他都不认识我,我就更不认识他了。”
站在门前的大汉犹如一丛硕大的灌木。虽然个字可能还没有孟珉高,但体型至少比他“宽阔”两个尺码,看起来比他壮硕许多。光亮的秃头、恶狠狠的眼神再加上一点品味都没有的廉价花衬衫,俨然是卡通中反派小喽啰的常见扮相。
“那他找你干吗?”看这样子就知道绝对不是为了单纯的喝喝茶聊聊天。
摇摇头,孟珉的眼神比小白兔还茫然。
“即然这样,我帮你解决掉他好了!”不等他反应过来,邱小南已经解开了腰带,褪下了那条漂亮有余灵活不足的半身蓬蓬裙,裙下藏着早就换好了的牛仔短裤,再奋力蹬掉脚上那两只三寸高跟鞋,最后一把扯掉了头上牵牵绊绊的假发套,随手一丢,正好扔在了孟珉的头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用了还不到五秒钟的时间,令孟珉看得目瞪口呆,连长发扣在自己的头上都忘记取下来。
这、这还真是个惊喜不断的相亲。
他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来得及抓住兴奋中的小南的衣摆,“喂!你干吗?”
一分钟前的小公主此刻已经化身为正义女侠,一心想着要除暴安良守护柔弱的小王子,她回头对他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
衣角从他的手中被用力扯了出来,她已经冲了出去。明明该男生说出的台词,被她熟练无比地说出来。
这实在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可以装出柔情似水的模样,把耀眼如火焰般的真性情都隐藏掉。而在危难之时,却不愿继续躲在别人的身后,而是勇敢地冲向前去守护所有人。
孟珉很不合时宜地笑起来。
不知道这是不是别人所说的一见钟情。他只知道,命中注定的那场不能错过的邂逅,他遇见了。
邱小南,就是那个他想守护一辈子的人。
此时,本来相亲的目的是什么,似乎已经不再重要了……
身高永远是邱小南最心痛的问题。就因为这不足一米六的身高,让她从小饱受歧视!
上学时候,因为身高的问题,从来没有坐过第一排以后的位置。
考学时候,因为身高的问题,身为柔道少年组三连冠的女子组冠军却被从小憧憬的警校拒之门外。
就业时候,因为身高的问题,连进警察局当个小小的文员都要靠老爸走后门……
回顾她的一生,就是一连串由身高引发的血淋淋的悲剧啊!
现在,面前这个粗壮的大猩猩,长那么高的个子就已经够让她心怀妒恨了,竟然还敢口无遮拦地说出她生命中的禁句?!
“怎么是这么一个矮冬瓜?”大猩猩很是吃惊,不等小南让他付出侮辱她身高的代价,他就说出了更加过分的推测,“你就是孟珉?不是吧?”
无论怎么看,她好歹也是个女生吧!出离愤怒的邱小南三步两步上前,扬手就甩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她出手很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本小姐是女的!”
完全是出于无聊来挑衅的男人根本没想到半路会忽然蹦出了一个搅局的小丫头,还让他出了这样大的洋相。“你个臭丫头!”他冲上去,两人在身高体型上都很悬殊,看起来就好像一只过分肥胖的秃鹰扑向了娇小的野兔。
小南不慌不忙地侧身避过,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就你这样的三脚猫,也好意思出来跟人家挑战?”她笑吟吟地问,刚从他身边闪过时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显然是被酒精麻痹了本来就很粗大的神经,才会这样不知死活地跑来挑衅。
大猩猩已经忘记自己本来是想找孟珉挑战的,一心只想给这个一点都看不出是女生的丫头点颜色看看,无奈酒喝得实在有点多,使他的脚步略显浮软。他折回来再次扑向小南。
虽然锲而不舍的精神很可嘉,但小南不打算一直把时间耗在一个酒鬼身上,她还要赶回去上班呢。于是她稍微伏低身体,看准时机抓向了大汉的衣领,轻轻松松就使出了柔道的制胜法宝——一记非常漂亮的过肩摔。
猩猩男瞬间就摔在地板上结束了他的初次亮相。
“好!”有人鼓掌加油,是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孟家大少爷。
有些得意忘形的小南冲他挥挥手,蹦蹦跳跳地回到他身边,“喂,你不是天行武馆的继承人吗?好歹也要学点功夫啦!就算不指望你保护别人,至少也要可以自保啊!”
孟珉揉了揉她头上修剪得参差不齐的短发,笑着说:“不是有英雄出手相救吗?怎么样?需要我以身相许么?”
“才不要!你这么软趴趴,当你女朋友太没有安全感了!男人啊,是不可以只看脸蛋的……”她说得老气横秋。
刚刚还陌生的两个人,已经在不觉间可以轻松地聊天开玩笑了,孟珉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

有酒瓶被打碎的声音。
是不甘心就此退场的配角猩猩男从别人的桌子上拎起一个酒瓶敲碎,气势汹汹地再次冲过来。
两个人回过头,就看到他如同一团硕大的黑云一般压过来,玻璃瓶锋利的缺口闪动着绿色的幽光。
小南摆出了防守的姿势,正要大喝一声将他制服,就被孟珉按住了双肩,轻轻带向身后。“喂……你干吗?”她不明所以,这家伙不要命啦?以为自己是电影里的功夫明星而那个酒瓶子其实是糖做的扎一下也没问题吗?
“给我一个证明自己不是只有脸蛋的机会好吗?”孟珉冲她眨眨眼,继续挡在她前面。
挥舞着酒瓶子的男人已经就在眼前,充当凶器的破瓶子划破空气发出“嗖嗖”的声音,而孟珉却一点也不惊慌,倒是他身后的小南,一直蹦着想要挡到他前面去。
真是一个打击男人自尊心的小丫头!
孟珉回头对她说:“放心,没事的。”
说完,他就伸手向前,轻巧地执住对方拿着酒瓶那只手的手腕,似乎只是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住的一样不费吹灰之力,紧接着手一紧再向上一提,酒瓶子就在猩猩男的惨叫声中落了地。另一只手凌厉地成拳击向对方的腹部,“下次不要玩这么危险的东西。”他微笑地告诫着再次倒在地上的可怜虫。全过程比小南的过肩摔还要轻松简单。周围爆发出了一阵掌声。
邱小南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不知不觉间眼睛已经变成了跳动的红心。“好帅……”
真不愧是孟家的继承人啊!这才是大隐于市的高人应该有的样子!
刚刚还被划分在小白脸的范畴中的孟珉在邱小南的眼中的形象瞬间就开始散发出耀眼的金光,一个筋斗云就越升到了偶像的行列中。
“来来!我们来比划比划吧!”主动牵起他的手,邱小南谄媚的眼神如果配上一条晃动的尾巴就是更加完美的忠犬形象了。
“邱——小——南!”忽然冒出来的就是隐藏型的终极大BOSS邱妈妈,她绝对不是路人乙丙丁之类的三流配角,出场就会引发剧情新一轮的高潮起伏,“你怎么又是这副德性了!”
完蛋了!邱小南下意识躲到了孟珉的身后,丝毫没有发觉这已经是第二次,藏到他身后了。

刚刚料理完了搞砸了女儿第二十七次相亲的菜鸟介绍人,回来之后就看到本来打扮的美美的女儿再次恢复了假小子的形象,地上平躺着一个碍眼的家伙,相亲的男主角正哭笑不得地被抓着要往外面拖。
这样的情景,很难不让林茜刚刚平息的怒火再次升腾。
邱小南!你死定了!
邱家妈妈决定清理门户!
“我什么都没有做啊!我是无辜的!”邱小南和妈妈把孟珉当成了障碍物玩起了你追我跑的游戏。
正要拔腿就跑的小南忽然被人抓住了,孟珉看似单薄的手臂,竟然将她牢牢地禁锢在身前,“你放手啦!”她连蹦带跳地挣扎着。
“阿姨!刚才是小南帮我解了围。”孟珉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上传出来,“初次见面就这样说可能有些仓促,但是我希望能与小南开始交往,请您放心将女儿交给我。”
跳豆一样的家伙顿时石化,动作僵硬地仰起脸,瞪目结舌地看着他。“你、你在说什么?”
仰起的视线,正好将目光斜落在他的下颌处,从这个角度看到的孟珉,有着犀利而流畅的脸部线条。抿成一线的唇严肃恭谨,说明刚刚说出的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第一次感觉到,心脏在平白无故的时候,也可能条乱成剧烈运动后的节拍,脸颊也会随之涌上一阵阵的热气。
“欸?”林茜都没有想到原本认为已经彻底没戏的相亲竟然会有这样突破性的进展,“你没有被她打到脑袋吧?”她实在不能不做出这样的推测。
孟珉哭笑不得,只好低下头看向还被自己揽在怀中的小南,“我们交往试试看,好吗?”
被温脉的眼神和低柔的声音所鼓惑,小南几乎是怔怔地点了点头,“好,不过……”她还有但书。
“什么?”
“你要先陪我过几招。”
孟珉脸上的笑意更盛,已经预见到了自己与她的未来,注定会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惊喜,而他对这样的生活,满心期待。“好,没问题。”
皆大欢喜,多么美好的画面。
偏偏有人对自己的出场次数仍然心存不满,执意跳出来再次破坏美感。
嘴里喷吐着色彩缤纷的脏话,已经被男女主角双双修理过的大猩猩再次不知死活地扑过来,他的目标是看起来比较好欺负一点的小南。
不知死活的家伙!还敢送上门来找死!孟珉再次将刚出炉的新科女友护在身后,握紧的拳已经随时准备好再与这个家伙的肚子来一次最亲密的接触了。
“咚——”物体与人体相接触发出了并不清脆的声响。
还没有等跳梁小丑扑上来,邱家妈妈的皮包就已经狠狠地敲上了他的鼻梁!
这些人太不像话了!这种时刻出来搅局,那就不要怪她手下不留情了!
摇晃着再次摔倒在地上的家伙第三次出镜同样没有好下场,只不过平添了两道鼻血而已。
邱小南从孟珉的身后探出头,摇头晃脑地叹息说:“太没用了!这么快就倒地上起不来了……哎?诶诶?你怎么了?”
说话间,刚才还英勇无比的白马王子已经瘫软地倒在了她的身上——
“晕血?!”努力控制了几秒钟,邱小南还是忍不住喷笑出来,“你一个大男人还能晕血到昏倒?哈哈哈哈!”
躺在病床上的孟珉本来堪比雪白床单的脸上炸开了红晕,“所以我才讨厌和武馆的事打交道!”
想到刚才他眼神迷离地瘫倒到地上的样子,小南又捶着病床上气不接下气地笑了一阵子,才终于擦着眼泪坐直身体,“你放心吧!今后我会守护着你的!”她摸摸他的脸承诺着。
“你同意了?!”孟珉还以为自己的表白注定会因为后来的丢脸事件而告吹,不想居然真的成功了。
“当然咯!”小南笑得双眼眯成一条缝,“和你在一起多好啊!有人跟我玩陪我打还能在我老妈发飙时候护着我……”
孟珉伸手摸了摸她短短的头发,眼神温柔地缠绕在她的身边。
“最重要的是,明明打架比我厉害,却永远也赢不了我!”
“嗯?为什么?”如果说比试的话他当然会让着她,可小南不像是会喜欢被这样保护的女孩子啊。
“要是我赢不了你就咬破手指,一下子就把你放到了!哈哈哈!”
不等他抓住自己,小南已经灵敏地跳开了。清脆的笑声和着夏日的清风,撒满病房的每一个角落。
我们都会在不经意的时候与属于自己的甜美爱情邂逅,然后用一生的时间,去守护它!
幸福,如是而已。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38, 共 1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