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7期
 月亮月亮亮堂堂/淇奥[花花故事本-浪漫穿越]
 2009-5-27 10:06:4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87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夜色无边。
细细的风吹过来,空气中仿佛拂过晚香玉的气息。
周遭虫儿吱吱,吟唱出低低的乐曲。
纪斯人微微挑眉,眼睛仿佛熠熠生辉,脸上全是让人难以违逆他意愿的神色:“你没听懂我说的话?”
薄晓瞪圆了眼睛,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注意到自己头顶上遥远的月亮,又大又圆,仿佛一轮玉盘。
“回魂!”他弹指,正正好点在她的眉心。
“唔!”薄晓生气了,一边伸指揉着自己的眉心一边怒瞪他:“你干吗又打我?”
“我哪有?是你太笨了好不好?”他一副睥睨的神色看着她。
“你又说我笨……原本很想气势万千地抗议,结果被他眼睛一瞪,她很没出息地把剩下的半句话给吞了回去。
什么嘛,又用这样的表情看着她,摆明了就是欺负她不敢在他面前嚣张是不是?
纪斯人看着她一脸愤然又憋屈的样子,手上微一用力,随即将她压坐在那花架之上。
“你干什么?”薄晓慌乱地抬头,却正好对上他俯下的脸。
脸型完美,下巴微尖。漆黑的眼眸近在咫尺。
薄唇扯出几许不耐烦,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呼吸相触。
“怦怦……”有什么东西在紧张地跳动,她突然觉得口感舌燥,紧张的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
“我再说一遍,”纪斯人伸指捏了下她尖尖的下巴,“和我交往。”
淡淡地宣布,很狂妄自大的语气,径直下着断言,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我……”薄晓被他冷眼一扫,自动消音。
“纪大会长,外找!”远远地突然传来这样的声音,“快点出来!”
纪斯人欲言又止,回头朝远处看了一眼,学校礼堂内,音乐声隐隐传来,门开着,影影绰绰的光线晃动。
叹了口气,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薄晓身上:“等我!”
凭什么要她等他……啊啊啊!
薄晓不可思议地瞠大了眼睛,看着那突然贴近自己的容颜,感觉到自己唇上仿佛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
一触即分。
有些甜蜜,有些茫然,有些愤怒。
他像拍小狗那样拍了拍她的头:“我马上就回来。”
薄晓彻底被惹毛了,瞅着他离开后立马跳离那花架,咬牙切齿:“纪斯人,你凭什么居然这样就、就……”
就这样夺走了她在心中幻想过无数次的浪漫初吻?!
太过分了!
不要以为她好欺负,就老是欺压她!
恨恨地抬头,看着那月亮,她磨牙不已:“纪斯人,要是时光倒流,我一定要你好看,看你还那么嚣张不!”
淡蓝色的月亮依旧无言挂在空中,只在不经意的时候,似乎那么微微地亮了一下。

“啊!”一声尖叫,爆发于清晨五点。
路德高校的女生宿舍4楼第3个房间内,所有的人全部因为这一声尖叫而被吓醒。
“出了什么事?”众人惊慌四顾。
薄晓从上铺探出头来,昏头昏脑地指着墙壁上的挂历:“今天9月17号?”
“没错,你没事吧?”下铺的舍友终于回魂,瞪她,“大小姐,昨天军训那么辛苦,现在才5点,你可不可以老实一会儿?”
薄晓张口结舌了一会儿,点头,然后缩回脑袋。她一定是在做梦。
不然的话,明明昨天她还在过5月12,今天怎么可能过9月17?
昨天她因为不爽纪斯人那家伙的话,所以偷偷跑回宿舍睡大觉,怎么一觉睡醒,却突然发现墙壁上的挂历居然变成了去年的那幅?
9月17?
军训?
“军……军训?!”她猛地弹起来,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拜托……让我们多睡一会好不好?”舍友再次有气无力地抱怨。
“军训?”她不死心地看向舍友。
一个点头。两个点头。三个……薄晓彻底懵了。
许久之后,她终于喃喃开口:“如果不是我现在疯了,就是我还没有睡醒,再不然就是……”
就是她,在不知道出现了什么契机之下,正式而华丽丽地……茫然穿越了……

穿越到了之前的时间里,你将会选择做什么?
去拯救世界?
可惜美国的9·11事件不发生在今年,就算是,她也出不了国。
要不,去搞房地产大赚一笔?
很可惜,虽然她知道在这一年内房价飞速上涨,但是到目前为止,她还只是个学生,没有本钱去买座房子来玩玩。
那么,她要做什么?
要不……
“同学!”身后不远处突然有人喊她。
冷淡的嗓音,带着些许的疏离和傲然。
仿佛场景回放,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地点,熟悉的时间。
她慢慢回过头去,男生俊美的容颜顿时跃入她的视线。
脸型完美,下巴微尖,凤眼微眯,鼻子嘴巴无一处不精致美观。
瘦、高,很玉树临风的感觉。
“就是你,没听到吗?我在跟你说话。”见她傻呆呆的模样,男生仿佛有点不耐烦地再次开口。
薄晓慢慢眯起了眼睛,唇角慢慢浮现出了一抹很诡异的笑容。
她终于知道……时光倒流的好处了。
“你没听到我跟你说话?”男生终于大步走了过来,修长手指在额上按了一下,掠去微微的汗意。
“我听到了,”她试着大胆直视他的眼睛,眯眯笑,“纪大会长,喊小的有什么事?”
纪斯人的眉忍不住一动。
他是学生会会长没错,但是“纪大会长”这么调侃的称呼,还真没有人这么喊过他。
为什么他居然会觉得……有那么一丝熟悉?但是明明大家都喊他“纪会长”或是“会长”而已……
“你是新生?”他皱眉看着她身上的军训服,再看看她叼着一根棒棒糖的模样,再次皱了皱眉。
“废话,除了新生,谁穿这么丑的衣服?”薄晓指着自己身上的军训服开口,心里头却在暗笑。
上帝,哈里路亚!
原来她穿越到这里,就是为了改写她自入学后初次遇到纪斯人这个混蛋就产生了敬畏感以至于从此以后被他吃的死死的命运?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她简直不知道要多感谢这莫名其妙的穿越!
纪斯人看她笑的一脸灿烂,忍不住凤眼一眯,冷冷开口:“这就是你对待学长的说话态度?”
怎样?又想用气势压倒她?
可惜,没穿越之前,她可是怕的要死,但是现在……
“学长,你有什么话就说,如果只是因为看到我的头发很漂亮,所以才想跟我说话的话,那我就给你机会好了。”她微微扬眉,极大方地笑了一笑,随手一拨长发,流光潋滟的仿佛一幅上好的黑缎。
对面的男生顿时面上微红,看样子有点恼羞成怒:“你在胡说什么?”
“那你就当我胡说好了。”满不在乎地将棒棒糖叨在口中,她慢条斯理地将头发旋了两下,然后戴好和军训服配套的帽子,随即对他嫣然一笑,“既然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完话,她连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极潇洒大方地挑了个方向,从他的视线中走了出去。
走了一段路,悄悄回头。
纪斯人居然还站在那个地方?!
她终于忍不住,闷笑不已。
纪斯人啊纪斯人,没想到会这样碰一鼻子灰吧?
换了是以前的她也绝对想不到,纪斯人,这个一贯很有气势很容易给人压力的学生会会长大人,居然有……恋发癖?

换言之,是纪斯人先喜欢上她的,至于她喜欢上纪斯人这种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完全是被他强迫的……
嗯,就算是她心甘情愿,但是最初的最初,却是他有一下没一下地……那个,勾引……
啊呸!这词还真难听。
但是对于纪大会长的步步紧逼的行为,她还真想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
比如此刻,他再度拦截住还没有加入学生会的她,拖她去做苦工。
薄晓很无奈地盯着面前的画纸:“真的要画?”
“当然。”纪斯人对着她要笑不笑的扬了下眉。
换了没穿越之前的这个时候的她,就是被这个卑鄙小人押到学生会后,借机……以教她画画为名,行腹黑之实。
没错,纪斯人他就是一个腹黑男!
薄晓学他要笑不笑的样子:“难道你不会画?”
“难道你不会画?”纪斯人挑眉,放下手中的书,朝她走过来。
薄晓的心突然跳了一下。
因为她突然想到了以前,如果剧本按照正常发展的话,纪斯人马上就要提议教她画了。但是……
她现在可不是以前的她,因为这场穿越,她最大的受惠之处,就是从纪斯人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虽然以前的她很没用地被吃了豆腐,但是现在的她……吃他的豆腐还差不多!
于是微笑摇头:“不,我会,你要是不会的话,我甚至可以教你。”
“你教我?”纪斯人果然诧异地挑起了眉。
薄晓顿时在心中大笑。
就知道他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但是没想到纪斯人随即却笑了起来:“你教我?好,我跟你学!”
薄晓拧眉看,心里的小算盘拨的“啪啪”响,同他对望了片刻后也笑了起来:“好啊。”
“那你要怎么教我?”纪斯人眉毛一敛,压住眼中的锋芒。
“那你希望我怎么教你?”薄晓哼一声,跟他杠上。
都说人不可能踏进同一条河流,她,薄晓,也坚决相信自己不可能再次陷入他刻意的围追堵截中。
所以她无所谓地轻笑,随即耸了一下肩膀。
“既然要教,自然要亲手才是最好。”纪斯人勾唇一笑,随手将画笔塞进了她的手中。
薄晓拿起那笔挟在手指间打了个漂亮的转,防备性地盯着他过分漂亮的眼睛。
“怎么了?”纪斯人的声音仿佛就近在耳边似的。
她突然觉得耳上微微的烫,微微的热,一点点而已,不仔细的话,甚至都感觉不到。
见鬼了,不是已经接受过一次这样的诱惑,怎么现在场景重现,她居然还这么不争气?
于是,敛心凝神,她要笑不笑:“没什么。”
“既然如此,我们开始吧。”纪斯人突然握住了她的手。
“你做什么……”薄晓顿时叫了起来,但是随即便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反手一握,随即将纪斯人推坐在桌边,“想要我教的话,自然要乖乖坐好。”
纪斯人不懂声色,只是侧过脸看了看她,黑色瞳孔定定地与她对视了片刻,随即回过头去:“我已经坐好了。”
虽然不过是那短短瞬间的对视,但是薄晓却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再次紧张起来,一颗心怦怦乱跳的乱七八糟。
真是再次见鬼了。
她努力控制心神,回想穿越之前,那个时候纪斯人是怎么样对她的……
将画笔塞进他的手中,她咬一咬牙,依然握住了他的手。
纪斯人有双很好看的手,手指细长,骨架纤瘦却很漂亮,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是她喜欢的类型。
最讨厌男生留长指甲……会不会就是因为这样,所以那个时候她傻呆呆地没有推开他?
“怎么了?”纪斯人的声音突然跳进她的耳朵里。
薄晓猛地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盯着他的手指再次发起呆来,连忙慌乱地摇头:“没事!”
纪斯人的眼瞳黑到深不见底,看着她的那种表情让她不自觉地有些心虚。
索性伸手过去蒙在他的眼睛上,她有点恼羞成怒:“画画要专心!”
“好像不专心的是你吧?”纪斯人的口吻淡淡的,但是怎么听,却都觉得含着些许莫名其妙的笑意。
薄晓在心中暗自发狠。
纪斯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以为现在这时间还是属于你嚣张圈地的时间吗?本姑娘这次穿越,怎么着也要捞回一把才行!
所以她一不做二不休,紧紧握住了纪斯人的手,微微俯下身去,在那画纸上落下了第一笔。
画笔拖着蓝色的水粉在白纸上曳出一道颤抖的弯弧,和她原先的意图完全不同。
薄晓视而不见,继续下一笔。
不知道为什么,她只觉得纪斯人的手指越来越烫,而自己的耳朵也可是越来越热。
贝齿暗咬红唇,她无意中侧眸,却看到纪斯人难得的笑容,活像不安好心的黄鼠狼。
他居然……一副甘愿被她轻薄吃豆腐的模样?
果然果然,他之前根本就是故意的!
她绝对是蠢到家了,就算是她想变被动为主动,吃亏的那个总是她没错吧?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67, 共 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