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7期
 鞠·骨董宠物店/针叶[花花故事本-漫画读本]
 2009-5-27 10:16:0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638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第十六回——鳃皱
北雍山,一道风自山尖掠过,拂地而走……
医院最近不太安宁。
医院其实一直都不会太安宁。
钾原医院,无论从占地面积、医疗设备还是财团雄资上比较,都堪称雍芜市“第一大”,况且,还有大量的钻石级医师领军其中。不过,这雍芜市第一大医院近来发生了一些恐怖事件。
是“一些”,不是“一件”哦。
哼,不是他要偷偷嘀咕,医院是突发恐怖事情的密集地,这很正常……蹲在漆黑黑阴影里的某只小帅哥郁闷地咬着大拇指。
竖瞳在黑暗中扩大成椭圆,俊美的侧面小轮廓让熟知他的人轻易就能辨认出:他是骨董店的资深小伙计符沙。不过,这个地方熟知他的人不多,基本上等于零。
郁闷归郁闷,符沙感官的触觉和灵敏度却调到最高。
这里是钾原医院没错,问题是——他没病没痛,为什么在这儿,还是凌晨一点?
归根究底,要从三天前说起。
日期倒数,三,二,一,停!
最近很多惨闻。
新闻时时报导,雍芜市内已有数十名年轻男女遭人杀害,案发地在钾原医院周边范围,死者无一例外被人剖开胸膛,惨不忍睹。其实,剖开胸膛还是保守的说法,数十名死者的前胸骨全部不见了,看过尸体的人会发现,死者胸部的肋骨骨架就像被利刀削掉一样,满地血腥,内脏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但除了心脏失踪,其他内脏却完好无损。只是,没人能面不改色地盯着那些尸体超过两分钟,也就没人会发现那些尸体身体两侧的骨头显现出一种平滑的切面,那的的确确是被利刃——切割的——痕迹。
只取胸骨……肋骨……想起来有点发怵……
“啪达!”符沙咬在嘴角的泡芙滚落在地板上,他干咽一口唾液,拿眼角偷觑米大人。怎么办,他好紧张!
早在泡芙落地时,米寿便向他送来一眼,见小家伙歪头后又快速低下头,奇问:“怎么了,符沙?”
两手食指点点点……三分钟后,符沙蹭到米寿腿边,悄问:“米大人,如卿姐是不是很喜欢骨董收藏?”
“是。”
“那,如卿姐是不是很想要蝶魔的肋骨?”符沙指向收藏展架,“那种那种,就是像镂空蝴蝶的肋骨。”
“是呀。”米寿点头。
“那……”符沙举起手中的报纸,指着报屁股上的一小块文字,悄悄再悄悄:“米大人,你说这些人……这些人的肋骨……”
米寿一讶,忍俊不禁,昂头大笑。这小家伙,吓糊涂了么!
随后,鞠如卿接到一通电话,再随后,符沙住进了钾原医院。
为什么住院的是他?
入院三天,符沙只知道如卿姐让他查钾原医院里隐藏着何种生物,但不知道如卿姐为什么会帮钾原医院。如卿姐的情绪沸点指数非常高,轻易不会有情绪流露,除非,遇到难寻或罕见的骨骼,可是钾原医院董事长只是一通电话,竟然打动了如卿姐,让她毫不迟疑应肯下来,这让他不得不猜测:医院董事长肯定是异骨人,也许与如卿姐早有约定,时间一到自动送上骨骼。
默忖间,一波气流的异动警醒他。
医院中心地带是一片小树林,他此时所蹲之地正是离小树林最近的病房顶楼。入院三天以来,他将整个钾原医院晃荡遍,最后将目标锁定在这片小树林。寻着异动的气流望去,不必太费劲就能捕捉到一抹飞快移动的黑影。
有翅膀的,是鸟。
那只鸟在树林上空盘旋一圈后,俯冲而下,符沙趁此时机飞跃而起,凭着家族引以为傲的弹跳力倏然出现在鸟的上方,曲肘直劈,劈中鸟的劲后脊骨。一道刺耳厉号,鸟下坠数十米后突然震翅而起,欲侧飞升空。但符沙怎会给它机会,身体下落的同时,他骑上鸟背,双手从它翅下穿过,向上一折,让它飞无可飞。
啪!鸟头砸地,在树林里扬起好大一片枯叶尘灰。
在砸地前,符沙早已跃开。
今晚月色充足,他环顾树林,梢叶交错,树杆笔挺,说不清哪里不对劲,但本能却感到一丝诡异。将视线定在三米外挣扎的鸟身上,近距离目测:这家伙从头到尾差不多有一人长,单边翅翼约两米,全身羽毛棕黑色,头上有冠状蓑羽。
伏趴在地的黑鸟挣扎半天,突然抬起头。
“啊呀——”尖叫,来自符沙。
穿着小号病人服,衣袖卷到臂弯以上的符小帅哥花容失色,倒跃三米,金眸竖瞳完全扩张成滚圆。
人……人脸?那只鸟居然长着一张人类的脸,还是很妖艳的那种。
那脸,白皙,诡异,黑而飞扬的眉,黄色的眼珠,眼眶狭长,眼圈一周的皮肤是蓝色,尾角微微上翘,一眼看去,仿佛“片叶掩目纹”,唇鼻长得恰到好处,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只是,不知这鸟的头顶有没有长头发,符沙只看到高冠状的蓑羽,像戴了一顶插满羽毛的帽子,不见耳朵。
人面黑鸟瞪了符沙片刻,挺身跳起,突然向他扑去。符沙手忙脚乱向后退,不料那鸟却在扑上来的一刹那转向,扇翅向高空冲去。
糟了糟了……符沙撑地跳起,忽地,一道利风自耳边刮过,直冲飞空数米高的黑鸟。利风似有灵性,在树杆间旋转、翻扑、紧攒,月光下,似一只无形巨掌将黑鸟凌空捉住,再狠狠向地面一丢——
“咦呜——”暴戾的鸣号,黑鸟再度腹部砸地,当然,脸也免不了与地面亲吻的命运。
符沙回头,身后,眸若点漆的梼杌之王正缓缓放松五指,垂下手。
黑鸟这次很快站起来,嘴一张,射出一道长索直袭米寿,符沙闻风闪跃,五指凌空一握,将那道长索牢牢捏在手中。
滑——这是他的第一触觉。
湿溜溜,粘满黏液——这是他的第二触觉。
好恶心……想也不想,符沙将长索向前一带,突然狠力一扯,将人面黑鸟扯向自己,同时放开长索,在人面黑鸟跌冲而来的一瞬跃上它的背,扣住一只翅膀狠狠向地面摔去。
砸地三次,就不信这家伙不晕。
事实证明,人面黑鸟真的很耐砸。长索攻击三次,它又被砸了三次。也因此,符沙终于明白那湿溜溜的长索是它的舌头。第四次,它终于揪到机会,趁符沙将视线调向米寿时,两只漆黑的尖爪遽然扣环住符沙肩头,将他拉离地面。
米寿站在原地,伸手在戴于右耳的牙式通话机上按了一下。他微抬着头,眯眼注视月色夜空,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烟。
眼看人面黑鸟将飞过树林顶层,符沙反手扣住肩头两爪,双腿向上一劈,黑鸟吃痛,两爪一松,符沙趁机跳上它的背。
月色下,金眸瞪圆,凶性大发。
黑鸟已飞出树林顶梢,符沙跃到它头颈处,手握拳形,那拳外隐隐包裹着一层兽爪气息,对准黑鸟的后脑,快、狠、准,用力击下。看似一拳,实则五拳。刹时,黑鸟软了翅膀,飞快坠地。
咚——非常可观的肉体砸地身。
符沙从鸟背跳下来,恰好跳到慢步走近的米寿身边。
漆色的眸在他肩头一荡,确定他没受伤,米寿这才点燃早已叼在嘴角的烟。点燃烟后,他不吸,只在尾端轻轻一吹,一缕浅青色的烟雾从燃烧的前端缓缓飘出。
“米大人……咦?”米大人抽烟?凶性渐渐散去的符沙只是单纯地瞪大眼,鼓起腮。
呀,呀,抽烟的米大人好帅……不过,厨房里的米大人也帅,打扫收藏的米大人也帅,喝茶的米大人也帅,迎客的米大人也帅,微笑的米大人也帅,不笑的米大人也帅,白天的米大人也帅,月光下的米大人也帅……
“符沙?”趁着烟雾散开的时间,米寿伸手在发呆的小帅哥眼前晃了晃。
瞬间回神,符沙好感动:“米大人今天怎么会来医院?”米大人一定感应到他有危险,于是在梦中突然警醒,赶来救他,一定是一定是。
“我天天都在。”
“呃?”也就是说,他这三天在医院里晃荡兼嘀咕的呆笨行为米大人全部看在眼里?
瘪了……郁闷了……
米寿拍拍他的头,长指轻弹,将带着闪亮火星的烟扔上半空,树林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火星在半空中停顿,突然四射开去,像油线引燃的网状物。
火网一燃一闪,转眼消失。经由火网带出的东西,却不得不停人怵目。
林木间竟有一个用肋骨搭建的巨巢。层层肋骨交叠在一起,其间混搭着一些树干枝叶,白白绿绿黑黑,组成一个半圆形、倾斜45度的鸟巢。
“如卿,”米寿抬头,耳边的通话机上蓝光一闪,将此地发生的一切尽数传回骨董店,“我们要一起收拾这些吗?”
“不必。”鞠如卿的声音从牙式通话机中传来,“我可没答应帮他收拾垃圾。”
“这个巢怎么办?打碎?”米寿缓缓走了几步。
“费不费力?”鞠如卿询问。
“如果只是单纯的打碎它,不麻烦。”
“行啊,你高兴就好。”软软的磁音一如既往的宠溺,“打碎巢,把东西带回来,我通知那家伙去收拾。”
趁米寿与鞠如卿通话,符沙留心四周,兼顾趴在地上的人面黑鸟。
身为骨董店的资深小伙计,他完全可以做到宠辱不惊。
凌晨三点的鞠·骨董宠物店。
见了人面黑鸟,鞠如卿展现出少有的热情。店里,已惊醒的宠物聚集在厅内看热闹,半梦半醒的宠物有的趴在沙发上,有的直接缩在地上,也都撑着眼皮看热闹,至于没醒的……不用理会。
妖艳的脸还处于昏迷状态,鞠如卿拿出一只两寸高的绿纹细腰瓶,揭开,在人脸的鼻子下摇了摇。
一缕暗香浮起,“片叶掩目纹”动了动,缓缓张开,露出半颗黄色的眼珠。没有焦距的视线,表明人脸黑鸟的意识仍然不太清醒。
“如卿姐,它是什么?”符沙有点惭愧自己的“孤陋寡闻”。
“勾芒。”两指夹着绿纹细腰瓶,鞠如卿解惑,“妖界生物,人面鸟身,居住在妖界一处称为‘凶犁丘’的地方。它以人肋筑巢,偏爱吃人心。古中国时,勾芒被人类尊为‘东海之神’。后来人类不知怎么回事,又改称龙族为海神。”摇摇头,鞠如卿讽笑,“海和龙族没什么关系。他们才不会整天蹲在海下面。”
神话,呵呵……神经质的话。
“它也是宠物?”符沙躲到鞠如卿身后,从她肩边探出半颗脑袋。
“对,它算是上古宠物的一种,就像熊罴、貔、貅……哦,对了,符沙,貔,貅,这是两种不同的动物,人类将它们合为一体,是个大大的误传。”
“熊皮?皮?休?”就字音理解,符沙的小脑袋闪出三个问号。
鞠如卿无言,直接跳过这种小细节。她盯着渐渐清醒的勾芒,沉吟不语。上古宠物极难驯养,对它们而言,被驯养,也就意味着臣服。除了妖界凶犁丘,勾芒一般不会出现在其他地方,除非……
六界通道出了问题。
“如卿姐,难道新闻上说的人类被害惨案,都是它……”符沙指指慢慢站起来、扇着翅膀打量骨董店的家伙。
“呃?”鞠如卿怔了怔,无辜的表情似在说:她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
“不是它吗?它的巢都是用肋骨架出来的。”符沙吞口水,摸脸,脸上全是一粒粒的小疙瘩。好在没血,不然他一定晕。
灰眸敛笑,鞠如卿不负责任地回答:“是吧……”
“它们是一种残暴的宠物。”符沙结论。这种人脸鸟身的东西竟然被古人称为“神”,哼,哪里像?还是米大人最帅,米大人最好,米大人魅力无边。
“残暴?”鞠如卿因他的话偏头,勾芒也因它的话停止打量骨董店,蓝色的眼纹,黄色的眼珠,狠狠瞪他。鞠如卿瞧了眼缓缓抬起巨翅的勾芒,捂嘴呵笑,捏捏搁在肩头的小脸,轻道:“你为什么觉得它……残暴?”
“它把人切开,还把他们的心脏……”光是想到那种惨况他就恶心,满地腥血……噫,晕死了晕死了。
“呵呵……哈哈哈……”鞠如卿终是笑倒在沙发上。魅颜暖如和风,灰色水眸却瞥了勾芒一眼,冰冷的,蜇骨寒心。巨大的黑色羽翅在这一瞥下缓缓收起,人脸的表情有些不甘,头高高昂起,却也不再有什么动作。笑够,鞠如卿想了想,自沙发上坐起,魅颜靠近符沙的小帅脸,曲指,瞄准额心,狠狠一弹:“勾芒吃东西,就像人类剥开螃蟹的壳一样。这么比喻,符沙能理解吗?”
蟹黄味美,要吃它,就得剥开它的背壳,借助细勺,佐以调料。
人类,也一样。就如并竹所言,人类不过是裸虫,这么多虫,饕餮一下又有何不可。勾芒猎食人心,以翅尖的利羽削开前肋骨,再以舌尖取食。对它而言,享尽美味后,剩下的,就是垃圾。
吞……吞口水……芝士小美男连连点头,完全理解。不过,还有一件事要解决。他看看自己的病号装,探问:“如卿姐,我可以出院了吧?”
“当然可以。”
“如卿姐为什么帮钾原医院?”
“董事长是骨董店的客人呀。”
“没有收藏交换吗?”
“这次没有。”唇香轻吐,在符沙脸上轻轻一吻。交换的确没有,勾芒就有呀,虽然上古宠物难买难卖,不过,作为骨董店的宠物储备之一也算不错。
第二天,米寿为符沙办理出院手续,这让符沙雀跃不已。临走前,邻床的一位老婆婆以自认为欣慰的表情对他说:“小朋友,真羡慕你们的年轻体质啊,病这么快就好了。”
符沙撇嘴,忍下这人的倚老卖老。翻翻床前的挂牌,他一怔:米大人给他的入院理由居然是肠炎。
肠炎啊……噫,这种理由真让他干扁。不是他要偷偷嘀咕,吃什么他都能消化,只要是熟的。
约定之一:勾芒不可以在雍芜市范围内猎食。
约定之二:骨董店为它提供在人界的居住地。
从此,勾芒成为鞠·骨董宠物店的“钻石级”宠物储备之一,鞠如卿将二楼一间空房送给它居住。
因为辛苦筑起的巢被米寿打碎,又因被符沙打晕,初入店时,勾芒还存在着小小不满,它展翅扇飞蒙甲,结果被现出原形的阿尔咬伤脖子。翅风将收藏展架上的书卷得东歪西倒,米寿瞪着自己前一分钟才整理过的收藏架,不知从哪儿取出一根红色长绳,将勾芒的两只翅膀缚成一对火鸡翅,让它只能跳,不能飞。
尽管这个样子,它在店里还一边跳一边瞪那四只整理狗便便的狞猫姐弟。四姐弟倒是乖,老二欧塔回瞪过去,多多多罗和欧C笑眯眯看它,芄则被它吓回原形,“哇”一声跳进多多多罗怀里。
勾芒瞪够了狞猫姐弟,改瞪拖地的符沙。资深小伙计荣宠不惊,等到地面光洁如镜时,他找出一只蓝色水笔,在那张妖艳的人脸上涂涂画画。结果,勾芒干净的额上多出一朵花,脸上一边一个蓝色叉叉,唇下还“长”了三条蓝色小胡须。
骨董店店主由着它们,不置可否。
打打闹闹,也算是增进感情的一种方式。
尽管心喜,鞠如卿对它的出现依然有一丝隐隐的担忧。勾芒现临人界,六界通道的异动是唯一原因。什么事造成“漫道”的扭曲,将它牵引到雍芜市,她很好奇。
钾原医院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树林里打碎的肋骨巢怎么收拾,如何向人类的媒体解释,是医院董事长的事,与骨董店无关。
距离“勾芒事件”三天后,雍芜市又发生一起怪事。
这件怪事在人类眼中是一起车祸——连环撞——
车祸发生在雍芜市南部的紫蓟路十字街口。绿灯后,排在第一位的那辆巨大型集装货车驶到十字路口,原本,它按道行驶,不会出问题,可在它经过十字街口却还未驶入前方的直行道时,车头突然一拐,撞上街心分隔行人的花坛。花坛内竖有电杆,电杆倒塌,压坏侧方马路的数车小车,而跟在集装货车后面的车辆因为它的突然拐弯,通通撞了上去,一辆接一辆,五颜六色,像压汉堡包一样。就算中间的车辆惊险万分地刹下来,也被后面冲上来的车辆推撞向前,挤压得不成形状。
里面的人?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隐形窗纱 - 2015-6-21 1:14:53 - 隐形窗纱
-----------------------------------------------------
不错的文章,内容十全十美.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隐形窗纱  http://www.hanhaichuangsha.com/
cialis - 2009-11-6 3:07:15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vr/1.html ;,cialis,
cheap cialis - 2009-9-27 10:45:32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vqx/1.html ;,cheap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63, 共 1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