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7期
 爱在少年时/书盈锦袖[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5-28 14:10:4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26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老去的李商宜总欢喜在每天傍晚用过晚饭后,搬一张小小的折凳到树阴下独自歇息。而他的老伴往往拿着外套出来,唠叨要他不要坐到太晚小心风凉。自己刚满五岁的小孙女也会跑过来,偎依停留在自己的身边,让他给她讲述他以前经历过的江湖,他以前经历过的江湖事。
“有什么可说的?你爷爷在很小的时候你的曾祖母就死了,曾祖父也不敢认你爷爷——他家里的正房可是凶得要命,不准他在外面纳妾的。你爷爷的爹爹虽然是京城里的首富,你爷爷却常常穷到一年里吃不一次上白米饭……”说着说着,他的脸上也不禁流露出了近似于怀念的微笑。是啊,他们那时这么穷,环境这么困窘,自己到底是怎么样才撑过来的呢?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李商宜的母亲早已经死去,他才十二岁的年纪,身边除了赵苹如外再无别的朋友。赵苹如也是失却了双亲的孤女,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常常是一起去觅食,睡同一处地方。虽然男女有别,但在困窘面前,这分别的界线竟也不得不渐渐地模糊了。
他们一向是贫穷的,贫穷到只适宜住在破庙里,那时的李商宜每次总是嗟叹:“日后我若有了钱,一定要买一间下雨从不漏水的大房子。”
赵苹如说道:“做人不要那么贪心,你看看我们现在暂时还有一片瓦遮头,这比起别的人来说,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而且你又忘记我对你说过什么话了。凡事要发挥想象,该忽视的时候就要忽视,只要雨还没有完全地落到自己身上,你就闭一闭眼睛,想象这是一座金碧辉煌完全不会漏水的宫殿不就成了?”
说着,她已从怀里掏出的二块冷硬的馒头,那是他们的晚餐。
赵苹如拍拍地上铺着的稻草,示意李商宜也坐下:“开饭了。”
李商宜无精打采地坐下:“又是馒头。”
赵苹如把掰开的馒头分了一半给他:“有得吃便吃,与其吱吱歪歪这么多废话,还不如省些口水,你以为开水就不要钱了吗?”
李商宜愁苦地凝视着手里食物半晌,说道:“看来,我们真的很穷……”
“……老大,请不用说得好像你今天才知道这项事实一样好不好……”
李商宜无奈,拿馒头入口勉强啃了几下:“这实在难吃得很——下次买烧饼回来好不好?”
“你疯了么?一个铜板可以买二只大馒头或三只小馒头,但却只能买得到一个烧饼,这么奢侈的要求你也敢提出来?!”
李商宜挣扎着:“你看看别人天天大鱼大肉的……”
“有的别人不但出生在世袭乞儿家庭,而且还是瞎子呢。”
“……你还真懂得安慰自己。”
“人要是不懂得安慰自己的话,想要满足也蛮难的——这样吧,如果你真的想吃烧饼想得发疯的话,那么把馒头拍扁成饼状,然后一边想象它是烧饼一边啃不就成了?”
“……那按你这么说,如果我想吃鸡腿的话,就把馒头搓圆成球状,用一根木棍插进去,一边啃一边想象它是鸡腿,如果我想吃鱼的话,就捏成鱼状,然后插一些木刺进去,一边啃一边拔刺对不?”
“你真是孺子可教也——唉?你的那块馒头还没有吃完么,不嫌弃的话,就让我来示范一下教你如何将一块馒头吃成牛肉吧。”
李商宜把那块馒头韩喉咙里一扔:“多谢你的好意了,我自己领会就好。”
赵苹如为失去的机会叹了一声,随着她的叹息而来的是雷声,还有风声,窗棂掀动着发出啪啪声响。
又要下雨了。
李商宜说道:“老天终于舍得下雨了,今天一点风都没有,闷得贼死。“
赵苹如却去寻找他们那唯一一只的木盆,放在庙门口前准备接雨水:“看来我们又省了一次去山上取泉水回来的功夫了。”
这庙里唯一的一口井水早已经干涸,他们平日里若想洗澡饮水,非得走到半公里外的山上取回不可。
生活真不能说不是一件艰苦的事。
赵苹如却是微笑:“我们可真够幸运的,今天居然不是在下冰雹,要不可得给活活冻死了。”
李商宜说道:“我开始越来越佩服你自我安慰的本事了,这六月天里那会下什么冰雹?”
非但如此,遭遇了雨天的稻草,还会散发出一种难忍的霉味,不过他们也早已经习惯于把那味道想象成臭豆腐或腐乳了。
雨声开始渐渐变轻,越来越轻,滴嗒声徘徊着,似一折歌艳笙丽的戏剧演到了尽头,却仍不甘心落幕,一味地低回辗转,无限惆怅。午夜里他听见赵苹如低低的叹息,不由问道:“你还没有睡着?”
“废话,我又没有说梦话的习惯。”
“真难得听到你也有叹气的时候。”
“是啊,今晚下这么大的雨,洗过的衣服肯定很难晾干了……”
“……你就为了这点小事辗转反侧?”
“谁说是小事?你以为我们有很多件替换的衣服么?”
李商宜又翻了一下身子,声音里似是忐忑:“那边的人要我回去。”
她微微一怔,这才意会到“那边”指的是李家,“怎么会这么突然……”
“我哥……就是我爹正室生的儿子,他死了。”
“……这样啊……”
“是死在一个叫翠环的女人身边。大夫说他是得了梅毒。”
所以李家的需要另一个子息来光大门户,那么现实而传统的压力,连父亲的正妻也不得不屈服。
赵苹如赌气也似的一扯被子——不,是一扯稻草裹住身体:“那很好呀,以后你就是富少了,以后走在路上见面时不要装作不认识我就好。”
“喂!”
“什么事?”
“你的‘被子’落入我的嘴巴里了啦!”
“……”
“苹如。”
“嗯?”
“我喜欢你……”
“ZZZZ……”
“……这么快就睡着了啊。”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3, 共 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