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7期
 单人床永远回不来/风自在[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5-28 14:13:4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34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鲁天成是个傻瓜,明明恐高得要死却敢站在鳌峰大桥上往下跳,为了在女朋友面前显摆自己的英勇气概,他甚至拒绝保险栓,只将两只脚套在细细的钢绳上。
想死也不是这么逞能法。我咬牙切齿,夺过保险栓狠狠地勒住他的腰。一直认为男子是没有腰身的,除非瘦成排骨,否则就与曲线这个词绝缘。可是在拴保险的时候我的手指触到了鲁天成的腰部,结实的没有一丝赘肉的腰与臀形成分明的曲线,完美而不张扬。于是我顺手摸了一把,隔着棉质圆领衫感觉那充满力量的肌肉。
我的动作很隐晦,表情控制得一本正经,鲁天成只顾在那里跟张琪说话,根本不管我偷偷揩油。也是,从小到大,我们一路打摸滚爬没少肢体上的接触,久而久之就忽略了性别,自然的好似自己给自己挠痒。
鲁天成还在那里罗嗦,大约是在跟张琪耍赖,说,我要是真的跳下去,你要怎么奖励我。
我看不下去了,一脚踹上他弹力十足的屁股,在他完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将他给踢出桥身,直落波涛汹涌的江面。然后咧了咧嘴,在张琪震惊的目光中飞身而下。
真是刺激的游戏。我前脚刚跳下去张琪后脚就迫不急待地跟了下来,耳边一直尖叫不断,有男声,也有女声,鲁天成的声音竟然是最响的。事后我逮着机会就一直嘲笑他,就你那熊样还跳极呢。
鲁天成那天也怪了,我刚一开口吐槽,他立即垮下脸三两下就将我扔出包厢。以前我们开过更过荒唐的玩笑,甚至还分享过一条被子,可是如今,他长得人模人样了就开始见色忘友见不得我的嘻皮笑脸了。
我靠在包厢外偷偷抽烟,耳边不时地传来鲁天成夸张的大笑声,整个晚上就听到他兴奋过头的大嗓门。
包厢的隔音效果不太好,鲁天成笑了一阵我忽然听到宁玉山的声音,他说,咬咬怎么去了那么久,我去找找看。
没事没事,那小子准犯瘾了。
看,鲁天成多了解我。他知道我在干什么,也从来不阻止。我们十六岁时第一次偷烟抽,他咳得脸红脖子粗,而我却老神在在地吐着烟雾。之后,他发狠地猛抽,发誓一定要学会以雪前耻。他将所有的零用钱都拿来买香烟,各种各样的牌子,从几块钱到十几块钱,再后来他工作了就抽几十块一包的。终于学会了,还会玩着花样吐烟圈在我面前显摆。
宁玉山推门而出时我掐灭烟头,随手扔进一旁的花盆里,然后拍拍手作势正往里走,与他错身而过时我听到他小声地说了句,女孩子还是不要抽烟的好。
跟你没关系。我差一点暴了粗口,在鲁天成那儿受的瘪屈直想找个发泄口,可是我忍住了,与张琪相比,我缺少的仅止是一点点女人味。
进去的时候鲁天成正鬼哭狼嚎地吼着张宇的歌,我看到他有力的胳膊环过张琪纤细的腰将她搂在胸前,亲昵的令人妒火中烧。我一瓶接一瓶地喝着喜力,喝饱了就借着酒劲冲过去将两人掰开,大叫着兄弟,我一定要跟你干一杯。祝你们新婚快乐。
有人在耳边说,咬咬你喝醉了,天成跟张琪还没结婚呢。
鲁天成却乐呵呵地笑歪了嘴,好好,新婚快乐。咬咬,今天你总算说了句人话。

鲁天成六块腹肌的好身材是靠练出来的。
早晨六点,我换好运动装跑去隔壁将门擂得嗵嗵作响,没有人来开门,我从门前脚垫下翻出钥匙熟门熟路地开锁进屋。鲁天成有祼睡的习惯,我一脚踢开卧室的门,还没等大饱眼福,一床薄被就扑头盖脸地兜头罩了下来。我怪叫一声急忙扯开,而鲁天成却早已手脚麻利地套好了四脚平裤。
搞什么,从小看到大,有什么好稀罕的。
他瞪大眼睛像看怪物一样望着我说,这种话以后可别随便乱说。
尽管我死活不愿承认张琪的影响,但鲁天成的反映却令人不得不正视彼此间急剧滑坡的亲密。他说,咬咬,你以后不要随便来我家,钥匙我也不会再放在脚垫下了。
我还傻傻地问他为什么。
他的回答简直令我吐血到死,他说,你不想打开门后看到我跟别人打架吧。
在北方,打架有更深刻到耐人寻味的含义,通常情况下事件的主角只有两个,一个男人一个女人,通常情况下事件的地点不是在床上就是在地上。
我愣在当场,在他走进卫生间洗漱时我还缓不过神来。
想将我当作垃圾一样撇得一干二净,这算是疏远吗?我咬咬牙,故作轻松地说,不来就不来呗,你快点,我们去跑步。
他咬着牙刷从卫生间伸出头来,口齿不清地回答,我一会儿要去接琪琪,我们约好去吃早点。
好,祝你越吃越肥。
完全被遗弃了,从此鲁天成只属于一个叫张琪的女人,包括他那六块腹肌的健美体形以及每天早上的晨练时光,或许还有更多属于我们的年少记忆以及来不及谱写的未来。

小时候我一直不会扎小辫,于是妈妈就用她拙劣的手艺给我剪短发,我穿着宽大的短裤跟汗衫,成天追着鲁天成跑前跑后。那时我是大院里公认的野小子,甚至到了五六岁,还有人将我误认作男孩。有一次我跟隔壁院的孩子打架输了,被他们抽得眼角青了一大块,我不敢回家就偷偷躲到鲁天成的床底下,躲了好几个小时最后竟爬在床下睡着了。到了晚上,我饿醒了,实在受不了就偷偷地哭,鲁天成光着腚跳下床将我拖出来,拿厨房里的剩饭给我吃,然后让我跟他挤一张被窝。如今想起来,鲁天成祼睡的习惯果然是从小养成的。
一直到上小学,我们关系已经好到形影不离了,甚至上厕所也要勾肩搭背一路同行。第一次进男厕所,看到男生的小便池新奇不已,但也意识到男生有的东西我没有,无法像他们一样排泄人体废弃物。那一次被某个眼尖的男生发现我的性别,一状告到老师那里,于是,我模糊了七年的性别得以纠正。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与鲁天成逐日深厚的感情,他不将我当女孩子,我也不把他当男孩子,曾经一段时间我们同吃同睡如胶似漆。直到成年后,彼此的行为才有所收敛。如果不是张琪的出现,或许,我们还会一直习惯彼此的存在。
张琪是自己撞上来的。那一天晚上,她穿一袭连身白裙,头发笔直地披在身后,在人迹罕至的小巷中惊惶失措地撞进鲁天成的怀里。那时候我才知道男人都是有英雄气概的,他们都喜欢用女人的柔弱衬托出自己的强壮。那一晚,鲁天成一人单挑三个流氓,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满地找牙,我从来不知道他竟如此神勇。原来,男人的潜能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射线,就跟被激发出的肾上腺素一样,你永远也搞不清楚他的爆发力有多强。很遗憾,我没有充当催化剂的能力,这是青梅竹马唯一的坏处。 

自从那天被鲁天成扫地出门后我就一直上火,满嘴起大泡,额头上还鼓了好几颗小疙瘩。宁玉山开了家颇具规模的医院,除了鲁天成就数他跟我最要好,平常有什么小毛小病我也就毫不客气地跑去“公费医疗”。拎了一大堆免费的黄连上青片,牛黄解毒丸之类的去火药,大摇大摆地坐在宁玉山的办公室里玩电脑,隔了一道门,听他在外面像模像样地训话,我嘿嘿直笑,想打电话告诉鲁天成。
用宁玉山办公室的电话拨通了鲁天成的手机,接通后竟然传来张琪的声音,我鬼使神差地没有出声,也没有挂断,只是听她在那边同样沉默着。
一定会很好玩了,我知道女人的心胸,是爱的肯定狭窄,宽阔的绝对不是爱。
搁下电话,我没心没肺地继续打游戏。没一会儿,电话就响了,是鲁天成的号码,我没动弹,但是一个恍惚间差一点被几个妖物围攻致死,我皱眉拼命地按着鼠标,“喀嗒” “喀嗒”每一声都重重地敲击着心脏。
宁玉山开门进来接电话,我装作波澜不惊地埋头电脑游戏,耳朵却竖得老高,听他在那里半真半假地斡旋,间接地承认刚刚的电话是他打的,理由是新买的房子要请鲁天成设计。
很完美的借口,但是却很诡异。我唯恐天下不乱地大声叫道,你什么时候买房子了。
他急忙挂断电话,恶狠狠地瞪着我,我却无所谓地笑了。
然而,我不知道宁玉山真的买了房子,就在城西新开发的私家花园,那儿原本是一片小山丘,温州来的开发商用了两年的时间将那里夷为平地,之后大兴土木建了全城第一个依山傍水的别墅区。在一切还没改变之前,我跟鲁天成就以那里为每天晨练的终点,他很喜欢那儿的环境,甚至还选出采光良好的一幢别墅,说是等建成一定要订下。可是当我再打趣地问他,啥时候买别墅时,他却笑呤呤地将张琪推了出来。
我们打算在市中心买房,离琪琪上班的地方也近一点。
还真是体贴,我以前没发现,鲁天成对女人真是有心。
宁玉山的新宅还是毛坯,墙壁全是坑坑洼洼的水泥灰,完全看不出好坏来,可张琪却一直赞不绝口,大夸这房子光线好,面积大,还有一块能开Part的露台,满心满眼都是羡慕。
是谁说过女人都爱慕虚荣来着,张琪一个房间接一个房间地欣赏,鲁天成明显的有点挂不住面子,闷闷地跑到露台去抽烟。我幸灾乐祸地跟过去,故意火上浇油道,看来张琪很喜欢这里嘛。
私家花园的房子好是好,却不接受按揭,一幢小别墅上下两层合起来有一百多坪,加上花园与车库,没有几百万绝对拿不下,然而这对领固定薪水的鲁天成来说简直是可望而不及的。
鲁天成没回话,他反身靠在栏杆上,叼着烟,阳光从背后透过来,将他的影子压到我的身上,而他的目光却跟随着张琪的身影在挣扎。我忽然清楚地认识到,无论如何,鲁天成也不会用那种目光来看我。即爱又恨,那是对心爱之人痛恨又无奈的感情。而他看我,只是波澜不惊的平静,仿佛我跟他只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
我忽然之间失去理智,一大步就跨到鲁天成的面前,扑上去亲他的唇。他咬在口中的烟掉下来,将我的棉质T恤烫出一个大洞,滚烫的烟灰烙伤了我的胸,还有底下那颗丧失动力的心脏。
几乎是反射性地,鲁天成一把挥开我,力道大得令我趔趄着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哭了,号啕着不管不顾地放声大哭。我多希望鲁天成这个没心肝的男人能好言劝慰,我发誓只要他走过来,甚至不用道歉,我就会立即止住哭泣。然而他只是冷漠地越过我,拉起张琪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
宁玉山问我,鲁天成有什么好?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他有我好吗?
我只管哭,女人的权利就是靠哭泣来逃避一切。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heap cialis - 2009-9-27 10:44:54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vqx/1.html ;,cheap cialis,
buy cialis - 2009-9-23 12:40:30 - cialis
-----------------------------------------------------
Hello!
http://apxyieo.com/qyoxay/1.html ;,buy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3.75, 共 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