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7期
 渎神/萧十一[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5-28 14:15:1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83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安妮,你说这世上真的有神吗?”金发的小小少年在奔跑中突然停步,问着前方的小少女。 
  “当然有,我们神官说过,神就住在天上,他们的国家叫天国。” 
  “是吗?真想去看看啊。”少年喃喃道,抬头望向天空。 
  他的同伴转过身,正遇到一阵风从绿野尽头吹来,茂密的草丛向同一个方向倾倒,阳光毫无遮拦地照在少年身上。 
  “修伊斯……”少女恐慌地看着金发的少年越来越透明的面孔,看着他像一个脆弱的气泡般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贤者!醒醒!贤者!” 
  安妮,现在被神官赐名麦达亚,雾隐国有史以来最年轻也最胆大妄为,既不像女人也不像贤者,偏偏既是女人又是贤者的她蓦然睁开眼,漆黑的瞳仁盯住上方的穹顶,神殿高高的天窗半开着,拼凑成棋盘状的玻璃透进朦胧变形的阳光。 
  ……又是梦吗? 
  她闭了闭眼,疲倦地道:“罗依,现在是什么时候?” 
  “早上九点了。”侍童罗依恭恭敬敬地回答,叫醒了贤者,立刻垂手退到一旁。 
  “外面怎么样?” 
  “侍神学院和皇隐学宫的学生仍在皇宫广场上绝食静坐,皇帝的卫队守在旁边,皇帝本人和军队都没有动静。” 
  “废话。”麦达亚坐起身,一边套上宽大的白袍一面没好气地道:“伊底亚斯王子就是靠军方的力量才登上皇位,你凭什么指望军队会背叛他?” 
  她拉上头套,将一头半长不短的黑发和鼻梁下的半张脸遮住,只露出一双罕见的纯黑眼眸。 
  站起身,她朝着供在神殿正中的神像随随便便行了个礼,几步走上去,在神像脚下掏摸一阵,摸出一把枪来。 
  “贤者!”罗依倒抽一口冷气:“您又……这是从辰星国走私来的吧?被外面知道了可不得了!您还把它藏在神像……神会震怒,会降罪我们——” 
  “闭嘴!”麦达亚低叱一声,成功止住侍童的歇斯底里。 
  她垂眸看了看那柄枪。现今大陆上五国并立,和平的局面已经维持了三千年,除了精于制造武器的辰星国,其余各国都把枪支列为违禁品,尤其在崇尚神力的雾隐国,平民携枪者杀无赦。如果被人知道神挑选的贤者居然携带走私枪支,后果不堪设想。 
  麦达亚胡乱把枪塞进白袍底下,低声嘟囔道:“要不是神官丁点法力都不肯传给我,我何必要这玩意儿?总不能让我空手去送死吧?” 
  “走吧,罗依。”她转过身,背对着高高俯视众生的神像,大踏步走向神殿大门。 
  “我们去会会传说中的‘神之子’吧!” 
  
  雾隐国“神隐宫”前的广场上,数千名白袍的侍神学院修习生和黑袍的皇隐学宫学生井然有序地坐成数个方队,远远望去黑白分明,正是象征神迹的棋盘图案。着深蓝色军服的卫队团团包围住皇宫与学生们对峙,整个一触即发的局面安静得甚至听不到一声咳嗽。 
  皇帝陛下最亲信的青年武官,皇宫侍卫长彼德站在宫门内的长廊上望向广场。烈日炎炎,不时有学生支持不住晕倒,立刻有人上来将他扶下,再补上他的位置。 
  彼德轻轻叹息一声。 
  “侍卫长。” 
  彼德回过头,在身后呼唤他的是一个半秃的中年男子,往常飞扬跋扈的神态被沮丧代替,倒显得比平时顺眼些。 
  “左丞相。”彼德向他行礼,被他一把抓住手臂。 
  “侍卫长……”左丞相舔了舔嘴唇,艰涩地问:“陛下……还是不肯见贤者吗?” 
  彼德一愣,见他不时瞄向窗外,恍然道:“难道左丞相的公子也……” 
  左丞相点了点头,期盼地望着他。 
  彼德心下也代他难过,却不敢表示什么,默默地行礼后转身走开。 
  走得远了,回头仍见左丞相痴痴凝望着窗外。 
  “咣咣。”彼德轻轻敲响房门。 
  “进来。”一个柔和悦耳的声音道,仿佛竖琴流泄而出的最华丽的音乐。 
  房门推开,窗前的男子微笑着转过头道:“你来晚了,彼德。” 
  男子这一笑,从窗口透进的阳光似乎更灿亮了几分,角落里的灰尘清晰可见地翻滚着,这间普普通通的书房突然华丽得像金碧辉煌的殿堂。 
  彼德深吸口气,即使日日相见,他仍是会为对方的美貌与气度震摄。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神之子”的力量。 
  “陛下。”彼德躬身道:“臣去巡视广场了。” 
  伊底亚斯皇帝眉梢一挑,笑道:“有什么感想吗?” 
  彼德迅速抬头看他一眼,又低下头,轻道:“臣看到那些孩子……臣不知该不该佩服他们……” 
  “哦?”皇帝踱步到案前坐下,手指在书案上轻轻敲击:“彼德也认为朕应该屈从他们,召见那个所谓神选择的贤者?” 
  “陛下,只是见一见他就能化解这一场灾难!” 
  皇帝发出一阵动听如音乐的笑声,抬起一双晴空般湛蓝的眼眸盯住他,轻柔地道:“你用‘灾难’来形容这一切。老好彼德,可见你不是不明白,是你的善良蒙蔽了你的智慧。灾难是无可避免的,就像雾隐国累积了三千年的神权与皇权的矛盾,只需要一个把矛盾激化为冲突的借口……”皇帝用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抚眉骨,笑道:“就像我一直说的,所谓神,只是人类做出某种自己也不相信的行为的借口。” 
  
  麦达亚带着罗依来到广场上,学生们很快认出她,整齐的队伍开始骚动起来。 
  麦达亚挥动双手示意他们安静,自己走上广场正中的升旗台。 
  她抬头看了眼象征雾隐国至高无上皇权的黄金旗,轻蔑地一笑,扬声道:“神的孩子们,你们还能坚守你们的信仰吗?” 
  底下的学生狂热地齐声叫道:“能!” 
  “你们不会辜负神的信任吗?” 
  “绝不!” 
  “神需要你们的血肉,神需要你们的灵魂,神需要你们背弃亲人与国家,神需要你们绝对的忠诚,你们的回答是什么?” 
  暴晒在烈日下的学生们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身体虚弱,精神却异常亢奋,拼尽全身力气喊道:“我们舍弃,我们献出,我们只忠于神!” 
  数千人齐声高喊,气势可谓排山倒海,连训练有素的卫兵都不禁面面相觑。 
  “很好。”麦达亚面罩下的脸在微笑,黑眸冷冷地望着那群已被她牢牢掌握的孩子。 
  侍神学院和皇隐学宫的学生都是侍神院士和贵族的子弟,他们出了事,整个雾隐国的根基都会震动。看他们的样子,最多还能坚持两个小时。 
  她转头望向皇宫的方向,右手敲在左臂上,在宽大的袍袖遮掩下,做了一个粗俗的手势。 
  就看看我们谁能撑到最后吧,皇帝陛下! 
  
  皇宫书房内,伊底亚斯皇帝含笑望着升旗台上的身影,捕捉到她最后的小动作,眉梢轻轻一扬。 
  “彼德。” 
  “陛下。” 
  “那些贵族和侍神院的院士们怎样了?” 
  彼德微怔了一下。 
  “因为陛下吩咐这几天不见人,我把他们一律挡在宫外了。不过据臣的属下回报,几位院士和贵族曾出现在右丞相府。” 
  “嗯,不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啊。”皇帝仍是笑着,悠然道:“彼德,雾隐国是大陆五国中唯一一个能够由侍神院和贵族联合弹劾皇帝的国家,这是我们三千年来引以为傲的民主……可是,民主真的值得骄傲吗?” 
  “陛下是说——”彼德惊得瞪大眼:“他们居然敢——” 
  “当然敢。”伊底亚斯皇帝的笑容充满嘲讽:“你忘了吗?我这个来历不明的王子从来没有得到他们的承认,对他们来讲,我只是军方推出来的一个傀儡。” 
  “不!陛下是‘神之子’啊!”彼德激动地道:“是雾隐国当之无愧的国君!” 
  “外面那些孩子才是真正的‘神之子’,至于我……”只怕是时刻想要弑神的“逆子”……皇帝左手撑在案上,缓缓站直身,瞥一眼侍卫长的面红耳赤,转头望向窗外。 
  “朕改变主意了,你去传那位贤者进来,朕忽然想听听,‘神’又想向他可怜的孩子要求什么。” 
  
  在数千示威者的欢呼中,皇宫卫队分成两列,滚出红色地毯,侍卫长彼德当先领路,皇帝以国宾礼仪将贤者麦达亚请进了皇宫。 
  罗伊被留在宫外,他指挥着学生们暂时不要离去,以防皇帝对贤者有意外举动。 
  麦达亚先还捺着性子跟在彼德后面徐徐而行,很快焦躁起来,不停催促,彼德只好带着她穿近道来到大殿前。 
  “吱——呀——”裹着黄金皮的沉重殿门无风自敞,彼德先一步跨进去,躬身道:“陛下,贤者麦达亚已经到了。” 
  麦达亚没他那么恭敬,进殿后四下一望,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也不管周围的侍从抽气声不断,两条腿伸直了搁在另一张椅上,这才抬头望向皇帝。 
  一眼望去,心下又低咒一声。 
  原来皇帝端坐在大殿正中的高台上,头戴冠冕,冠前垂下密密的珍珠链,像一个珍珠面幕,将脸遮得严严实实。 
  麦达亚在心里骂,装神弄鬼的家伙! 
  她倒没有想到,以白袍上的面罩遮住半张脸的自己也光明不到哪儿去。 
  “伊底亚斯皇帝陛下?”她问了句废话,接着道:“我以神的名义来向你要一件东西。” 
  侍立一旁的彼德惊讶地偷觑了眼皇帝,陛下说对了,“神”的贤者果然是来索要某物。 
  “‘神’想要什么?”当皇帝优美的声音在殿内回荡,仿佛空气的涟漪也有了颜色,一圈一圈花瓣般艳丽地铺陈开去。 
  麦达亚直接道:“雾隐国的镇国之宝——水心。” 
  话音刚落,大殿内众人同时倒抽一口冷气。 
  “彼德。”皇帝平静地道:“你把他们都带下去。” 
  彼德行了个礼,带着一众侍从退下,细心地掩上殿门。 
  大殿内只余下两个人。 
  皇帝抚摸着座椅扶手上精美的纹饰,轻柔地道:“水心是我雾隐国三千年前开国、立国之宝,与国运同存,凭什么你一句话,我就得给你呢,安妮?” 
  麦达亚不耐烦地道:“又不是我要,是神——”她陡然醒悟:“你叫我什么?” 
  抬头望去,皇帝掀起冠冕前的珍珠帘,湛蓝色的眼睛静静地凝视着她,唇边带着一个似曾相识的微笑。 
  “你、你是——”麦达亚震惊得结结巴巴。 
  “居然忘了我吗?真让人伤心啊。” 
  麦达亚从椅上跳下来,急步蹿上高台,抓住皇帝的肩膀,仔细的瞧那张脸。 
  “天,真的是你!修依斯!你还活着!” 
  皇帝微笑着,一把扯掉头上的冠冕,也不管头皮剧痛,一直微笑着。 
  “好久不见了,安妮,我亲爱的……朋友。”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0, 共 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