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7期
 情,醉人/咕噜[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5-28 14:20:0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11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哇!来人啊!采花贼啊!”
  夜深人静,但京城里有名的慕容家慕容三小姐的闺房里却传来了一声丫鬟的尖叫,随后,脚步声凌乱着,家丁们匆匆赶至,却见慕容三小姐的闺房里窜出一抹飞影,而侍侯慕容三小姐的丫鬟青青则脸色唰白地跌坐在房门边。
  “哪里逃!快追!”
  长得魁梧的护院嚷嚷着调配人手,但是那抹飞影早已经窜上了琉璃瓦顶,直奔往城西去了。
  停步林间,那人忍不住噗嗤大笑,却见身后追来一抹流影。
  出鞘的剑,剑刃是意外的通体泛白,直指向蒙着黑纱刚从慕容家逃出的采花贼。
  “白雪宝剑?”
  那采花贼倒眼厉得紧,一看那剑马上揣摩出来人的身份:“大名鼎鼎的新科武状元、御前神捕、白雪剑——‘天下第一快剑’何落痕?”
  声音是沙哑得刺耳的,让看上去一丝不苟的何落痕忍不住皱了皱眉。
  “哪来的小贼,居然连慕容家都敢抢?”
  “啊?”
  那采花贼笑倒,无视何落痕的严肃:“阁下功夫是好,耳力则难以恭维。难道,你还不知道在下在慕容家做了什么事情?”
  见何落痕不说话,采花贼笑道:“我去采花喔。”
  何落痕的脸色明显瞬间一变,却让那边的采花贼显得更兴奋:“采的正是阁下刚刚递了退婚书的慕容家三小姐慕容无梦。”
  凌厉的剑招猛地逼近,快得几乎看不到影子,那采花贼倒像是早有准备,闪避得虽然吃力,但也没有让何落痕伤到分毫。
  “怎么,那是阁下不要的女人,让别人尝点甜头没关系吧?”
  采花贼的脸虽被蒙住,但听声音就知道笑腻得紧。
  江湖上众所周知,这何落痕的父辈与在京城里的权贵之家慕容世家素有交情,更在家道中落前与慕容三小姐定下指腹为婚之盟,可不知道怎么了,这一直寄住在慕容家的何落痕好不容易在科举中考上了武状元入朝拜五品,当上了神捕,明明很清楚自己有了慕容家在朝中的势力,娶到慕容三小姐后就等于拥有了平步青云之机,却偏偏在三日前单方面提出了退婚,此忘恩负义之举震惊了朝野,却难得慕容家不嫌弃地留他继续住下。
  “大胆狂徒!”
  何落痕一咬牙,手中的剑招猛然一转,在腕间旋动出白影,再攻击过来时,竟是招招杀机,那采花贼惊叫一声,剑已经逼近了胸膛,连忙旋步一转,却听到“嘶”地一声,胸前的衣服被割碎了开去,而何落痕的剑,也在采花贼惊慌失措的一瞬无声地搁到了瘦弱纤细的脖子间。
  “还哪里逃!”
  剑一挑,挑去蒙面黑纱的一刹,也勾去了采花贼的发带,那如绢般柔顺的发,瞬间落下,带着七分妩媚地落在那看起来比一般男子要纤瘦的脊背上。
  “你是……姑娘。”
  奇怪的视学效果,让何落痕一愣,而就在这时,那采花贼转过头来。
  那张小脸,五官精细别致,居然也出落得刹是动人。
  心里一乱,何落痕连忙别开视线,却注意到她的手正环在胸前那隐约裸露的曲线上。
  清咳一声,他摘掉自己身上的夜色外套,递过去:“姑娘,我不知道你出于什么动机去骚扰慕容三小姐,但是,希望不要有下一次。”
  “你为什么要把外套给我。”
  不知道是不是面纱被揭掉的关系,那姑娘的声音不再沙哑,反倒有着一股薄荷般的清爽之感。
  “自然是因为……”
  “你看到了我的身体!”
  那姑娘抢白的飞快,何落痕脸色赧然,不自然地别过脸去:“姑娘先把披风披上罢。”
  “你看到了我的身体!”
  那姑娘异常坚持着,何落痕叹气,只得承认:“在下刚刚不知道姑娘是女的,所以……抱歉了。”
  感觉手上的外套被接了过去,他好不容易想松一口气,却听到那姑娘说道:“你觉得……我的身体跟慕容三小姐的比较,谁比较好?”
  何落痕诧异地瞪过去,却见那姑娘居然手拿外套,任着那胸前的曲线裸露在他的眼前。
  脸上一红,他连忙别过脸去:“姑娘,请你庄重些。”
  其实,他根本连慕容三小姐都没有见过,只是远远地见到过那娉婷的身影,又如何……不,他不能去想象慕容三小姐的体态,那样对慕容三小姐是一种亵渎!
  “反正都让你看到了,庄重与否有什么关系?”
  十分的得理不饶人,那姑娘绕到他的面前,双手捧住他的脸,逼着他去正视自己:“快说,你觉得谁的比较好?”
  “姑娘到底是谁?”
  那姑娘眯了眯眼,良久地,才说道:“等你下次捉到我再说。”
  “什么……”
  还没反应过来,那姑娘的手一杨,一股异样的香气源源地被吸进了鼻翼——是江湖上最下三滥的迷魂香!
  脚一软,何落痕单膝跪倒在地上,只能以剑强撑着身体。
  而那名姑娘,在他面前得意地笑着,转身离开,却又在走出五步之后突然转过身来,巧笑道:“还是告诉你吧,我叫紫夜。”
  说罢,便施展轻灵如燕般的轻功,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而何落痕,努力地调整内息,在半柱香以后才终于可以勉强地站起来。眯眼看着那茫茫无人的夜色半晌,他转身,往慕容府的方向走去。
  让采花贼跑掉,慕容老爷自然发了一顿脾气。
  “你真不知道那个采花贼是谁?”
  何落痕沉默着,不知道为什么,身为神捕的他居然包庇一个采花贼——一个叫紫夜的姑娘。
  “你可知道我的无梦被吓得连我都不肯见?”
  慕容老爷一拳敲到茶几上,茶水洒了满桌,就在这时,慕容三小姐的丫鬟青青嗫嚅地走进了正厅:“老爷,三小姐她刚刚……”
  “三小姐又怎么了!”
  青青像是被慕容老爷的脾气吓到,连忙禀告:“三小姐说,那采花贼自称‘紫夜’。”
  “紫夜?!”
  慕容老爷气腾腾地眯眼,瞪向沉默地何落痕:“听到了?还不赶快去通缉这个紫夜?”
  他沉默地点头,领命照办,而正因为如此,“采花贼紫夜”之名,因为慕容家的关系,很快就传遍了京城。但是,自那次以后,紫夜却没有再出现过,时间过得飞快,可就在关于慕容三小姐被采花贼轻薄的事情慢慢地被人们遗忘之际,紫夜又出现了,深夜里,把慕容家闹得鸡飞狗跳的。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紫夜故意的,何落痕又在城西树林截住了她。不过,应该是她故意的,因为以她那轻灵如燕连他都得甘拜下风的轻功,在事发后才追过来的他不可能追得上她的逃跑速度,而且,他才追过来,她就笑盈盈地转过头来说道:“今天月色正好,我们秉烛夜谈如何?”
  看着她自动拉掉脸上蒙面的黑纱,往不远处的树下走去,他沉默片刻,跟上去。
  似乎是早有准备。
  看着她从树丛里翻出包袱,又从包袱里翻出深色的毯子铺在地上,接着在上面忙着布置烛台和香炉,居然还有茶点,他不禁皱眉。
  “你为什么又要出现?”
  “为什么呢?”
  她转头,也是一脸懊恼的样子,然后,把精致碟子里的糕点递到他的面前。
  “不要再骚扰慕容三小姐。”
  “听你的口吻,似乎蛮关心人家的,那么为什么要退婚呢?”
  见他不接受糕点,她徐徐地放回毯子上,坐好,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那事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啊……”
  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她看着他,水意盈盈的眸子里装满了笑意:“为什么你会觉得与我无关呢?身为你未过门的妻子,我想应该是有关的……”
  他脸色一变,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不小心看到的……
  “姑娘,在下没有娶妻的打算。”
  “原来你拒绝的不是慕容三小姐,而是全天下的女子?”
  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兴致跟他聊天,一点紧张感都没有,他忍不住懊恼地眯了眯眼:“你应该知道我是捕快?”
  “知道啊,小小的五品官员,卖命给慕容家的一条狗。”
  见他铁青着脸,紫夜忍不住掩唇一笑:“生气了?别人说你是慕容家的一条狗时,怎么不见你生气?”
  是的,他生气了。
  明明不该如此,却因为说这话的人是眼前的这名姑娘而感到生气。
  “对了,慕容家的狗,要抓我回去跟主人领命么?”
  她还在说!
  “在下今晚没有见过姑娘,希望姑娘以后也不要再出现在在下的面前!”
  他转过身去,懊恼不打一处来。
  “你不把我抓回去?”
  他咬牙,飞快地离开。
  而看着他的背影,紫夜轻哼了声,抬头仰望着渐渐被浓云所遮的明月,轻笑了,那笑容,带着点缥缈的味儿,如幻动人。
  当他忍不住转头时,看到的正是她的唇轻轻漾起的一刹。
  
  当回到慕容府后,自然还是被慕容老爷数落了一遭。
  自从家道中落就被慕容家所照顾,并且,慕容老爷还为他寻觅最好的师傅教导最好的武功,恩同再造,欠落的,已经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偿还的债,所以,在可以自立门户以后,他还是留在慕容家,纵使被外面的人偷骂是慕容家养的一条狗,还是默默地承受了下来。
  至于慕容三小姐……
  经过慕容三小姐那雅致的院子,他默默地看向漆黑的里头。
  一而再地被紫夜所骚扰,只听下人偷偷地传说慕容三小姐被吓得不敢再踏出闺门半步,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其实,他想告诉慕容三小姐,那紫夜与她同属女子,一切只是无关重要的玩笑,可,他才刚给人家写了退婚书,实在不便去与慕容三小姐接触,而且……总觉得那套说辞是在为紫夜开脱,为了那个……说话、行为都大胆得叫他深刻的姑娘。
  想起紫夜,心情就格外怪异。
  尤其当紫夜说到他是慕容家养的一条狗时,他真的感觉很生气,很委屈。自从娘死后,被慕容家照顾以后,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想对谁吐苦水或撒娇的感觉了。
  而且,以他这个年纪,也再不适合做这些事了。
  正想离开,却突然听到慕容三小姐的房间里头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难道……又是紫夜那家伙?
  他心里暗惊,连忙轻轻地走近,以指点破窗纸,果然看到房内有模糊的人影在床边晃动——那背影,绝对是紫夜的!
  于是,他无声地闯入,以快得看不见的步法来到了那在床边鬼鬼祟祟的人的身后,猛地捂住了对方的嘴巴。可是,他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床上根本空无一人,而纵使视野模糊,还是看到了对方只着里衣,胸前敞开,露出了……
  “你觉得……我的身体跟慕容三小姐的比较,谁比较好?”
  猛地忆起紫夜说过的话,他连忙松手,背过身去,而身后,响起了一阵手忙脚乱地整理衣物的声音。
  久久地,沉默在蔓延着。
  “抱歉了,慕容三小姐……”
  说罢,他急匆匆地离开。
  不得安稳的梦里,不知因何反复地出现着紫夜的脸,梦见了紫夜一脸气呼呼地瞪着他看,不停地重复着:“你觉得……我的身体跟慕容三小姐的比较,谁比较好?”
  而自从紫夜这一闹,不但“采花贼紫夜”的名号又传开了,连慕容三小姐慕容无梦的名誉也给毁了。
  本来,在他写了退婚书以后,凭着慕容家在朝中的影响力,上门向慕容三小姐求婚的名门望族还是络绎不绝地,但是,第二次遭到了采花贼的轻薄后,慕容家的影响力再大,名门望族们还是觉得丢不起那种脸,不敢讨这样的媳妇回家,因为,谁知道会不会买一送一,多了个便宜儿子?
  当然,上门求亲的人还是有的,只是,都是些不入流的官员,在朝中没有势力没有背景,官位连他这个慕容家所养的狗也不如,慕容老爷自然是不会把宝贝的闺女交到那种只想攀附权贵的人手上了。
  而本来,为了维护慕容三小姐的清誉,他该把紫夜是姑娘的真相公诸于世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不出口,也不忍心毁掉紫夜的未来,那姑娘,不过十五十六的年华,或许只是一时贪玩才会这样,应该不会再出现了——他这样告诉自己着,为自己不停地找借口。
  可是,紫夜又出现了。
  “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罢手,不要再骚扰慕容三小姐了!”
  赶赴城西树林,他劈头就怒吼道。
  “你看了慕容三小姐的身体。”
  紫夜突然转过头来,瞪着他,就如同在每个纠缠他的梦里一般地,以一种气呼呼的眼神无声地控诉着什么。
  心里一乱,他别过脸去,不知为何,比起在日后面对慕容三小姐那不可避免的尴尬,他更害怕被她知道这件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时就在外头看着!”
  那晚她果然去而复返!
  “你为什么如此冥顽不灵?难道你不知道慕容三小姐的名节都毁在你手上了吗!”
  他真的很生气,她怎么可以这样的顽劣?但他更生气的,是为她担心的自己!她害慕容三小姐丢了名节,已经让慕容老爷气得火冒三丈,慕容府里的戒备是一日一日地森严,一切都是为了把她生擒下来!可她呢,是的,这三次她都避过了巡逻的护院,那是走运!但下一次呢?谁敢保证还会如此的幸运?
  “我就是要毁她的名节,怎样?”
  “你……”
  他气得说不出话来,猛地举起手,差点就要甩她一个耳光了!但最后,他收起手,尽量心平气和地对她说:“慕容三小姐到底得罪你什么了?不管出于任何理由,都不该把一个姑娘的名节拿来报复。”
  “她抢了我喜欢的人,难道我还能沉默?”
  “她……抢了你喜欢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这般说,他心里顿时一乱,又是这种奇怪的感觉,跟上次听到她说他是慕容家所养的狗一般的……心痛!
  “那你……应该找你那个变了心的情郎,而不是慕容三小姐。”
  “我不是找了吗?”
  他那跳得沉重的心跳猛地乱了乱,意外地看着她绯红的脸色。
  可她,不肯再说下去,转头就施展轻功离开,只余下那乱人心跳的话语,让他久久地回不过神来。
  原来……紫夜喜欢他。
  怪不得……
  怪不得从一开始,就对于他写退婚书的事情那么介怀,怪不得动不动就拿自己跟慕容三小姐比较,怪不得……说到自己有去找那变心的情郎时,脸红得那么的可爱……
  害他,在梦里总是梦见她那绯红的小脸。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夏日的午后,慕容老爷的怒喝猛地让他收紧了心神。
  暗恼着自己近日的失常,他沉默地看着双手负后,走在他前面的慕容老爷。
  “我要你,三日内找媒人登门求亲。”
  他意外地在心里“啊”了一声,而慕容老爷径自说道:“都是那个可恶的采花贼,把我可怜的无梦的名声全部败坏了!”
  “可是……我已经按照您的意思写了退婚书。”
  好不容易地,他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可慕容老爷转头,怒瞪着他:“与其把无梦许配给那些五品以下没有背景没有家世的人,倒不如许配给你!”
  他无法思考,只能不停地回想起当日慕容老爷逼他写退婚书时的晓以大意——因为慕容家是他何落痕的恩人,不能背负瞧不起他没背景没势力的势利眼恶名,于是,自然要他这个白吃白住受尽了慕容家恩惠的人以还恩的方式背负起忘恩负义的臭名!
  可是,现在慕容老爷却要他娶慕容无梦?!
  “我希望能在百日内完婚,媒人方面你就找京城里最有名的黄媒婆吧,办得得体些,不要冤了我家无梦,也不要丢了慕容家的脸,懂了没有!”
  完全是吩咐的口吻,慕容老爷说完要说的话,转身就走。
  而他,茫然地伫立在百花盛放的院子里,只觉得心里空空的,再也想不起紫夜那生动的小脸,却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听见她以不屑的口吻说道:“对了,慕容家的狗,要抓我回去跟主人领命么?”
  知道了他要娶慕容三小姐的消息后,她,会来找他吗?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04, 共 2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